雪白的雲如羽毛般薄薄的點綴在藍天,一隻如同琉璃般透明的天堂鳥出現在空中,天堂鳥的身後串聯著十數個發著淡淡彩光的大泡泡,每個泡泡中間都由絲線般的麥芽糖連接,學生們以十個為一組坐在泡泡裡。

 

不一會,天堂鳥降落在一座學校的校門前,在所有學生都安全抵達地面之後,天堂鳥與泡泡跟著消失不見。

 

「同學,我們已經到了。」西學院領隊的老師對著學生們說著。「請大家到我這裡集合。」

 

唉……我真是豬頭,竟然那麼輕易就被拐來了。站在『咕納魔』的校門口,我隱約可以聽見裡面野獸的吼叫聲。

 

門口真應該貼張『內有惡犬』的牌子,要不然無辜的人不小心跑進學校怎麼辦?不過,這麼詭異的地方我想也沒人想進去吧。

 

原本應該給人感覺清爽明亮的學校,卻被一大片墨綠色的詭異雲層籠罩,感覺好像一踏進去就再也出不來。

 

「同、同學,我們要準、準備進去了……」帶隊的老師指揮的聲音微微的顫抖著。

 

「老師說話的聲音怎麼在發抖?」同學甲困惑的問。

 

「大概是因為天氣太冷了吧……」同學乙天真的回答。

 

冷?雖然這裡是有點冷,不過,我想老師會發抖絕對不會是因為天氣的關係

 

『連帶隊的都這麼沒氣勢,難怪你們會被看扁。』狂從麗莎手中的小籃子探頭出來嘲笑著。

 

『快點給我躲回去,要不然等一下你被抓去煮來吃,我可救不了你。』

 

『哼!!他們有那種能耐嗎?』雖然嘴上這麼說,但是兔子還是很識相的縮回籃子裡。

 

「歡迎、歡迎。」一名男子嘻皮笑臉的走了出來。「大老遠來到這邊真是辛苦你們了,我叫做伊洛,是負責帶領各位參觀校園的老師。」

 

「伊洛老師,好久不見,最近在忙什麼?」帶隊的老師立刻上前跟他寒喧著。

 

「還能忙什麼?不就是老樣子嗎?」伊洛笑著環顧學生一圈。「你們今年新生人數真多啊。」

 

巡視到最後,伊洛將視線停留在麗莎身上。「麗莎公主,好久不見,妳真是越來越漂亮了。」他緩步向我們走來。

 

聽著這話我好奇的看著麗莎。『妳跟他認識?』

 

『他是我父王的客人,以前常常來王宮找我父王。』麗莎邊回著我邊笑著跟他打招呼。

 

趁他們倆人寒喧之際,我暗自打量著這個名叫伊洛的人。

 

伊洛的髮色為淺咖啡色,長長的頭髮紮成了一條辮子垂在胸前,他的身上穿著一套灰色的長袍,整體看來給人一種古典與溫文之感,雖然他的言行舉止似乎有點輕浮、不正經,但是他臉上的笑容讓人看了心情也跟著好轉起來。

 

「這位是……?」伊洛的視線轉而看向我。

 

「你好,我叫做迪亞˙阿德烈米斯拉契。」

 

「你是阿德烈米斯拉契家的人?」伊洛的眼中閃過一絲訝異的光芒。

 

怎麼了?感覺好像怪怪的?不過這也不能怪他,從我離開家裡到現在,遇到的每個人只要聽到我家的名字就會表情變得很不自然。

 

「青羽近來可好?」伊洛略為緊張的追問著。

 

青羽?這不是老媽的名字嗎?他怎麼會……?從這個陌生人口中聽見老媽的名字還真是讓我有點訝異。「你認識我母親?」

 

「當然,她可是我見過最美麗、最特別的女子,只可惜……」伊洛說到這邊突然停住直盯著我看。「你爸呢?那小子最近過的還好吧?是不是還在種一些奇怪的東西?」

 

「是啊,他研發出很多新口味喔。」

 

「果然還是老樣子,真是搞不懂青羽怎麼會看上他。」伊洛微帶不滿的嘟嚷著。

 

從他眼中一閃而過的怒光看來,看樣子他跟老爸當年應該是情敵,希望他不要遷怒到我身上……

 

「好了,不要一直站在門口聊天,我們快進去吧。」伊洛很自然的勾著我的肩膀往裡面走去。

 

走在咕納魔的校園時,我發現沿路上每個學生全用著詭異的表情盯著我們,感覺上好像我們是即將端上餐桌的料理。

 

『他們的眼神好像有一點……』麗莎擔心的抓緊我的手臂。

 

『別緊張,等一下就知道他們想做什麼了。』老實說我很討厭這種詭異的感覺,我是個直來直往的人,很多事情我希望能夠公開、直接、面對面的解決,現在這學校的人卻剛好相反,感覺上他們好像正在暗處進行一項陰謀,這實在讓我很不爽。

 

「怎麼了?你們的臉色不是很好呢!」伊洛笑嘻嘻的問著。

 

「可能是大家有點累吧。」我隨口回了他,我倒想瞧瞧他們究竟想搞什麼鬼。

 

我們來到一棟大型的黑色建築物前,站在門口隱約可以聽見裡面傳來騷動聲。

 

「這裡是我們的學生相互格鬥競技的地方,大家快進去吧!我們的學生都很期待看到你們。」

 

大門緩緩的打開,裡面的學生見到我們全停下了原本的打鬥,每個人全穿著黑色的衣服,看上去全是黑壓壓的一片。

 

「歡迎你們!!」全部的人見到我們齊聲的大吼著。

 

聽這氣勢感覺不像是高興的歡迎,反倒像是在示威啊……

 

「同、同學們,我們快進去吧。」雖然老師這麼說,可是他卻退到最後面。

 

幹麻怕成這樣?既然都來到這邊,就算想逃也逃不掉了吧?那還不如乾脆一點、大大方方的走進去。領著眾人,我率先進入會場。

 

「真不愧是青羽的孩子,很有膽識。」伊洛跟在我旁邊依舊是一副嘻皮笑臉的樣子。

 

這才不是膽識,我只是很不爽,看這裡每個學生的樣子都好像想要把我們痛揍一頓,可是卻虛偽的硬擠出一個難看的笑臉,真是表裡不一的傢伙!

 

另外,還有一個最重要、最讓我不爽的原因,那就是……這裡竟然沒帥哥!目前見到的人除了伊洛算的上我對帥哥的標準之外,其他沒一個好貨!真是爛透了!啊!!我想要看帥哥啦!

 

「我們競技場每年都會舉行一場競技比賽選拔最優秀的武術人才……」伊洛在旁介紹著。

 

「伊洛老師,難得他們來到我們學校參觀,我們可不可以跟他們進行一場友誼賽互相切磋一下?」一旁突然有個人開口詢問著。

 

「這件事情我當然是贊成啦……不過這也要問看看他們老師的意見。」伊洛笑嘻嘻的將問題丟給我們帶隊的老師。

 

「呃……我……」面對著眾人的目光,老師張口結舌不知該說些什麼。

 

這還用問嗎?站在老師的立場他當然是不希望接受,畢竟他可是負責我們學生安全的人耶……可是現在我們全部的人都被他們包圍住,要是拒絕又不知道對方會不會做出什麼事情來。

 

「同、同學……你們覺得呢?」老師遲疑了好一會,最後轉頭反問著我們。

 

好樣的,竟然將問題丟給我們,你還是不是老師啊?!我忍著心中的怒火表情平淡的看著咕納魔的人。「要進行交流比賽以後有的是機會,我們難得能到這裡參觀,我想要多看看這裡其他的東西。」

 

「只是一場友誼賽花不了多少時間的。」另一邊的人毫不客氣的回著。

 

看這樣子,他們是不肯放過我們了。我斜睨著他們臉上浮現一絲冷笑。「那就請多多指教了。」

 

「比賽的事情就交給男同學吧,女同學請跟我到觀眾席。」伊洛隨即將女同學帶離開會場。

 

「為了節省時間,我們乾脆來進行一場團體戰。」對方的人群中,一名身材高大魁武的男生站出來說話。「在這場上最後留下來的那個學校就獲勝。」

 

哼!!什麼節省時間?這明明就是要打群架!

 

「解除一切的束縛˙沉睡的靈體啊!聽從我令˙現身降臨!」小聲的念了附身咒,可是狂卻遲遲沒動靜。

 

怎麼回事?狂怎麼沒有附身?轉頭看向他的位置,發現麗莎所待的觀眾席上設了魔法屏障,屏障可以保護觀眾不受到波及、阻隔一切魔法、靈術。

 

糟了,狂只要待在裡面我就沒辦法招換他!!連忙轉身打算向他走去可是卻被一道隱形牆壁擋住。「這是?」

 

「我們的比賽場跟觀眾席全設有屏障,這樣可以避免外人干涉比賽進行,屏障要等到分出勝負之後才會消失。」伊洛的聲音從觀眾席上傳來。

 

哇哩勒!這根本是軟禁嘛!不只是場上的我們,就連觀眾席上的麗莎她們也是被屏障限制住行動。

 

死定了!這下要怎麼辦!不自覺的,我全身開始冒冷汗。

 

「比賽開始!!」

 

聽到開始的聲音,那群猛獸就向我們撲過來。

 

哇……好恐怖、好恐怖!連忙跳了起來踩在他們頭上往人少的地方躲去。

 

「希杰!!」麗莎站在觀眾席上驚慌的叫著。「迪亞!快去幫希杰!!」

 

希杰?他在哪啊?現在全部成了大混戰,我根本沒見到他的人影。

 

不得已,我只好又踩著別人的頭跳到半空搜尋他。「希杰!希杰你在哪?快回答我!!」

 

「迪亞哥哥!!」希杰的聲音自角落邊的人群中傳來。

 

靠!竟然七、八個聯手攻擊他一個!他只是個孩子耶!這些人到底有沒有同情心啊??真是火大!

 

「弦之一字刀!」我一刀就將幾個人斬成兩半。

 

「冰珀光針!!」無數的閃光自希杰手中發出,一眨眼,其他的人頭上、身上全插著滿滿的冰針。

 

「希杰!你沒事吧?」

 

「我沒事,我們快點去幫其他人吧!」希杰說完又快速的衝進人群中。

 

喂……一定要這樣子嗎?說實在的,我比較想躲起來耶。

 

「啊!!」一個滿身是血的同學衝到我面前,跟著倒在我懷中。「救、救我……」

 

「殺!!」一把大斧頭追著那名受傷的同學出現。

 

不假思索,我舉起了刀對著來人劈去。「空龍斬!!」

 

一瞬間,對方就被我切成四大塊。

 

「同學,你還好吧?撐著點!」我搖晃著懷中的男生詢問著。

 

「謝、謝……」那人的笑容到了一半突然僵住,接著整個人便倒地不起。

 

「喂!撐著點!」我拼命扶著他的身體卻發現他已經沒了呼吸,仔細一瞧,發現他的背部中了一隻箭,他……就這樣死在我的懷中。

 

「受死吧!」幾個人拿著武器向我殺來。

 

「迪亞!小心!」觀眾席上傳來麗莎的尖叫聲。

 

這樣就想傷我嗎?在我站起來之後,那些人也成了肉塊。

 

我不知道我有沒有能耐打完這場,但是,我現在真的很想好好教訓他們!!

 

 

場上的混戰依舊,我們學校的同學一個個倒了下去,而我的刀跟斗篷也是不停的滴著鮮紅色的血,似乎,這是一場無止盡的殺戮……

 

一個沒留神,一把劍刺中我左肩,接著又一把刀砍中我的腳。

 

掯!好痛!!沒想到被刺到是這麼痛!真是痛到讓人想罵他祖宗十八代!我捂著傷口跪倒在地上,鮮血不停的自傷口流出。

 

「迪亞哥哥!!」希杰連忙向我跑來。

 

對方學校的人也向我們圍了過來。「哼哼!就剩下你們兩個了。」

 

就剩我們了?看著場上,我這才發現我們學校只剩我跟希杰,而對方卻還有三十多人。

 

「無論如何!我都會保護迪亞哥哥!」希杰擋在我面前語氣堅定的叫。

 

「哈!竟然要一個小孩子保護!你這傢伙未免也太弱了吧!」

 

看著全身傷痕累累的希杰,我突然覺得很心痛,要是我再強一點、厲害一點,事情也就不會變成這樣了。

 

「冰珀光針!!」眼前幾個人被冰針給擊中倒下。

 

「該死的小鬼!去死吧!!」一把大槌子對著他打去,希杰機警的閃過。

 

「希杰!小心!」看著他跟他們的打鬥,我想幫忙卻站不起來。

 

可惡!他一個人怎麼能應付這些人!!

 

「別只顧著看別人啊……」一個嘲笑的聲音自我面前傳來,亮晃晃的劍光閃過我眼睛。

 

「迪亞哥哥!!」

 

「迪亞!!」

 

耳邊傳來希杰跟麗莎的尖叫聲,此刻我的腦中一片空白,眼睜睜的看著那把劍揮向我,身體卻完全無法作出反應。

 

眨眼間,鮮紅色的血像是火紅的花瓣飄揚在空中,在眼前凌亂的畫面裡,我瞧見一個小小的身軀擋在我面前。

 

那一劍並沒刺中我,而是深深的刺入希杰的身體。

 

「希、希杰……」看著他的衣服迅速被血花染紅,我愣住了。「希杰,你、你沒事吧?」

 

希杰的臉色蒼白卻依舊掛著笑容。「我說過……我會保護迪亞哥哥的……」

 

在對方的刀抽出希杰的身體之後,他緩緩倒了下來,我連忙上前扶住他,可愛的臉蛋沾染著鮮紅色的血,有著天使般純真笑臉的他在我懷中失去了呼吸,看著希杰那慘白的臉色,我的心開始劇烈抽痛。

 

「剩下一個了。」另個人舉起刀準備向我砍下。

 

「夠了。」伊洛制止了他們的動作。「對方已經剩下一個人,勝負已經分出了不是嗎?」

 

「可是我們比賽之前就有說好規則……

 

「不要太過分了,事情要適可而止。」伊洛沉喝一聲。

 

「既然老師都這麼說了,那就算了吧……」其中的一個人心不甘、情不願的說著。

 

適可而止?將我們打成這樣叫做適可而止嗎?「你們給我站住,我有說我要認輸嗎?」

 

雖然我很怕死,而且我也不想死,但是現在這種情況下,我寧願被他們殺了也不要接受這種施捨!忍著腳傷跟肩傷的疼痛,我用長刀支撐著身體緩緩自地上站起。

 

「你現在這樣子還想跟我們打?別笑死人了!」

 

我知道依我目前的狀況絕對沒辦法再打下去,可是希杰的仇我說什麼也要報!!

 

「契約所示˙血為憑依˙無冥神力˙為我之力!!」我緩緩的唸出咒語,跟著,我拿起長刀往手上劃了一刀,傷口流出的血在空中形成一個五星圖。

 

這是我在奶奶的咒語書上看過的密咒『血咒』,聽奶奶說會使用這咒術的人不多,除了施法困難之外,最主要的原因是它是個非常傷身的咒法,弄不好可是會連命都沒了,不過,現在我可管不了那麼多了。

 

「迪亞!快住手!」見到情況不對,伊洛從觀眾席上站了起來,身為老師的他當然知道這咒語的威力,要是真的讓迪亞發出攻擊,在場的所有人絕對無一倖免。

 

住手?可能嗎?他們這樣對待希杰還有那些同學,我有可能放過他們嗎?我可不是那種被打了巴掌還悶不吭聲的爛好人,惹火了我,就算用盡一切手段,我也會讓他們嚐到應有的苦頭!而且是加倍奉還!

 

「對付這種人,用不著這樣傷害自己。」一個熟悉的聲音自門口傳來,聲音中帶著些許的著急與擔憂。

 

「夜伢?」看著門口出現的熟悉身影,我感到非常驚訝。

 

他怎麼會來這裡?他並不是西學院的人啊。他的出現讓我分了心,精神一鬆懈,魔法陣隨之消失,而我也暈了過去。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貓邏 的頭像
貓邏

貓步慢行

貓邏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