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宴會當天──

 

陽光暖暖,綠草青青,蔚藍的天空飄著如羽毛般的雲朵,為了晚上的慶祝宴會,每個學生都興高采烈的準備著。

  

「妳今天宴會要穿什麼??」

  

「我還沒決定耶……衣櫥裡的衣服看來看去沒有一件是我喜歡的。」

  

又是在說宴會的事,能不能換個話題啊?不知道為什麼,我一聽到宴會兩個字就不自覺的反感,大概是因為小時候參加的那場宴會有關吧……

  

還記得四歲的時候,我出席了我的第一場宴會,宴會地點……好像是在王宮吧!詳細的經過記不清楚了,印象中好像是在宴會中發生了很討厭的事情,導致我現在對宴會這種東西很討厭,唉……童年的悲慘回憶竟然導致長大後心裡的陰影,這應該說是我的心太過脆弱了嗎??有人說少女的心總是脆弱的,這句話一點也沒錯……

  

……噁……這種話說了連自己都想吐,還是少在那邊假純真了,聽那些女生說八卦還比較好玩。

  

「妳知不知道夜伢學長的舞伴是誰?」

  

「沒聽說耶……不過我猜……會不會是麗莎?」

  

「有可能喔……畢竟她跟他們住在一起……」

  

錯了,同學……麗莎早就決定要跟希杰一起出席了。

 

不過也難怪她們會將麗莎跟夜伢聯想在一起,畢竟,我們那個宿舍只有她一個是女的,她是唯一一個可疑人選。

 

先前曾經說過,各個學院都有學院專屬的宿舍,但是,學生除了住在自己學院的宿舍之外,他們還可以選擇搬到距離教室較遠的獨棟宿舍居住,不論年級、學院皆可以住再同一棟宿舍裡,我們所住的宿舍就是這種情況。

 

 

【嗶!嗶!學園快報!就在剛剛負責宴會開舞的夜伢同學宣佈,今晚他將會在宴會場尋找他的開舞舞伴,這可是難得的好機會,請各位女同學要好好把握!!!】

  

「夜伢學長要當場找舞伴?真的嗎?!」聽到消息的女生們又是興奮又是訝異。

  

「那個……我突然想到我還有事,我先走了。」

  

「我、我也是。」

  

在得知夜伢打算當場找人共舞時,女生們急急忙忙的跑回自己房間離開,每個人都想將自己裝扮的更漂亮,希望在舞會上能獲得夜伢的青睞。

  

呼……終於走了,真是吵死了。我本來是想在樹上睡個午覺,沒想到這群女生竟然在這棵樹下聊天,害我只能悶在樹上被迫聽著,本來還以為可以聽到好玩的八卦,沒想到她們談的全都是宴會的事情,這真是太……無聊了!!

  

「迪亞哥哥你坐在樹上做什麼?」希杰突然出現在樹下好奇的看著我。

  

怪了,他是怎麼找到我的?我記得我沒跟別人說我要到這裡啊。「你怎麼知道我在這裡?」

  

「因為這裡有迪亞哥哥的味道嘛……」希杰動作迅速的攀到樹上坐在我身旁。

  

味道?什麼味道啊?該不會是汗臭味吧?我悄悄的聞了一下身體,還好,身上並沒有什麼難聞的怪味。「你找我有什麼事?」

  

「麗莎姊姊在忙不能陪我,所以我就出來找你玩。」

  

「她還沒忙完?」我記得她從聽到消息開始就在準備參加宴會的東西,都已經兩天了還沒準備好??

  

「我剛剛要出來的時候看到麗莎姊姊在選耳環,麗莎姊姊她好挑剔喔……她將幾個很漂亮的耳環擺在桌子上,一邊看還一邊唸說……黑色感覺很高雅可是又不夠出色,白色雖然很顯眼可是跟髮飾感覺好像不太對……可是我覺得那些耳環都很漂亮啊……」

  

果然是麗莎的作風,一切打扮全都要達到完美的標準。有時候我還真佩服她這種追求完美的毅力與決心。

  

「本來我是想找夜伢大哥練習魔法,可是我看他好像心情很不好,所以不敢去煩他……」

  

呵!真難得,今晚最受矚目的人竟然會心情不好?「他怎麼了?像他那樣優秀的人也會遇到麻煩嗎?」

  

沒聽出我話中的酸意,希杰還是一派天真的笑著。「應該是在煩舞伴的事情吧,校長也真是的,竟然硬要夜伢大哥當開舞的人……」

  

「他不是已經決定要當場找舞伴了嗎?」

  

「那也是沒辦法中的辦法啊……夜伢大哥根本沒有舞伴的人選,當然只能當場找人。」

  

「沒舞伴人選?怎麼可能!只要他開口說一聲,鐵定一堆女生搶著要當他的舞伴。」這傢伙的眼睛肯定是長在頭頂上。

  

「夜伢大哥才不想跟那些女生跳舞呢!」希杰說到這邊臉上浮現一個調皮的笑。「跟你說一個秘密喔……雖然夜伢大哥好像什麼都不怕,其實啊……他最怕的就是女生了,每次只要見到女生出現他就會立刻閃的遠遠的。」

  

啊哈!!沒想到他竟然有這樣的弱點啊……嘿嘿嘿……既然知道了這一點,我怎能不好好的利用一下呢?本來我不打算參加宴會的,不過現在……本小姐決定要參加了!好期待宴會的到來啊!我的熱血又沸騰起來了!!!

  

正當跟希杰愉快的聊著天時,眼角瞄見歐羅跟一個女生站在不遠處的花園。「咦?歐羅怎麼在那邊?他旁邊那個女生好像是火鶴紅同學……」

  

「火鶴紅?」希杰完全聽不懂我說的話。

  

「心學的獅子頭老師對她的稱呼啦……她是南學院的一年級新生。」

  

女生在說完話之後就離開,留下歐羅一個人站在花園中。

  

「歐羅看起來好像不是很高興耶……」希杰打量著他說著。

  

說的也是,平常歐羅總是一臉溫和的微笑,可是現在卻一點笑容也沒有,只可惜我們跟他離的太遠,根本不清楚他們究竟在聊什麼。「不知道火鶴紅同學跟他說了些什麼?」

  

「女生跟歐羅說,希望你能好好考慮一下,今天晚上我等你的答覆,然後就走了。」

  

「這麼遠你都聽的到?」我們少說跟他們的距離也有一百公尺,希杰竟然能聽到那麼遠的談話,這未免也太神奇了吧!

  

「我們家的人聽力都很好。」

  

你們家還真是神奇的家族啊……力氣大、嗅覺靈敏、聽力又好……了不起、了不起。

  

「不知道那個女生要歐羅答覆她什麼事?」

  

嗯,我想想啊……今晚、考慮、答覆……我思索著希杰剛剛轉述的話,開始猜測著她的目的。「該不會是在跟歐羅說今晚宴會的事情吧?說不定她想當歐羅的舞伴喔。」

  

「歐羅往這邊走過來了,我們過去問他不就知道了嗎?」希杰一溜煙的跳下樹。

  

喂、喂……沒有人在偷聽人家說話之後還跑去問當事者的啦……看到希杰已經向歐羅跑了過去,不得已,我只好跟著他跳下樹。

  

看著我們兩個出現,歐羅先是一楞隨即又恢復他原先的笑容。「你們怎麼會在這?不用準備參加宴會的東西嗎?」

  

去!又不是主角,有什麼好準備的?既然要問,那就開門見山的問吧!「你剛剛跟那個女生也是在討論宴會的事情嗎?」

  

希杰這時也是興沖沖的追問。「那女生說要你好好考慮,晚上等你的答覆,她是要歐羅考慮什麼啊?」

  

「她……她說想要當我的舞伴,希望我能給她答覆。」歐羅臉上出現一絲尷尬。

  

「果然跟迪亞哥哥猜的一樣耶!」希杰笑著看看我又看看他。「你決定要找誰當舞伴了嗎?」

  

「還沒有。」歐羅無奈的搖搖頭。「這真是很麻煩啊。」

  

也難怪他頭痛了,從昨天到現在我見到不少女生來找他,那些全都是想當他舞伴的人,算一算,人數大約有四、五十個呢……

  

「你們的宴會人選決定了嗎?」歐羅反問著我們。

  

「我要跟麗莎姊姊一起參加。」希杰開心的說。

 

「我沒有找人。」我回答著。

  

「迪亞哥哥沒有舞伴嗎?我聽說有好多人都想找你一起參加宴會耶!」希杰一臉不可思議的看著我。

  

要找我一起參加宴會的人當然是有一堆,不過那時候我根本不想參加宴會,而且我跟她們又不熟,只要一想到她們像抓獵物一樣緊抓著我不放……那感覺實在是很恐怖。

  

「要不然,我們一起參加好不好?」希杰開心的拉著我的手提議著。「迪亞哥哥、我、還有麗莎姊姊,我們三個人一起去宴會。」

  

「不用了,我自己一個人去宴會就可以了。」拜託!!要是麗莎知道我要當你跟她的電燈泡,她不殺了我才怪!!

  

「迪亞哥哥不喜歡跟希杰一起去宴會嗎?」希杰的臉沉了下來,嘴也跟著嘟起來,眼睛更是淚汪汪的閃著。

  

喔喔……這閃亮亮的眼睛、無辜、可愛的表情……不!!我不能被他誘惑!!我的命可比那場宴會重要啊!為了我的小命著想,我只好狠下心拒絕他。「希杰,對不起,我比較喜歡一個人參加宴會……」

  

「我知道了……」希杰扁著嘴低頭沉默了會,隨後他快速的轉身跑走。

  

見他難過的跑開,我的心中真是感到難過。

 

對不起,希杰……我真的不想也不忍心拒絕你,可是、可是我還想多活幾年啊!!

  

「他好像很失望。」歐羅看著他遠去的背影說著。

  

我也沒辦法,我也不想這樣拒絕他……我無奈的聳聳肩,對歐羅苦笑著。

  

幾分鐘之後,我聽到了一個咬牙切齒的聲音在呼喚著我。「迪亞!!」

  

我還沒來的及反應,麗莎便迅速的出現在我面前。「今天晚上你跟我們一起參加宴會!」

  

啊??要我跟你們一起去?我沒聽錯吧?「可是……」

  

「沒什麼好可是的!就這麼說定了!聽到沒?」麗莎睜大了雙眼一副咄咄逼人的模樣,語氣更是不容拒絕。

  

好、好可怕!!媽!有人欺負妳女兒啦!!

  

 

──宴會場──

 

【各位同學!!宴會馬上就要開始了!!現在進場的是麗莎公主、希杰同學以及……本年度最有潛力新生、氣質非凡、神秘耀眼的迪亞同學!!他們三個人的搭配真是如同一幅美輪美奐的畫啊!他們身邊的那些人全成了黯淡無光的配角,甜美的麗莎公主今天穿著件粉紅色禮服,她那雪嫩的肌膚簡直吹彈可破……在場的男生請收回你們的口水不要弄髒了新鋪的地毯……】

  

也難怪那些男生會口水流滿地了,她今天的裝扮連我這個女生看了都會心動更何況是男生?真是讓我好忌妒啊!!

  

【我們再來看看可愛的希杰同學,雖然他只有十歲,但是他那可愛的笑容以及純真的舉動廣受女生們的喜愛,想必,長大以後的他將會引起一場女生的愛情戰爭。】

  

我想那是不可能的,因為到那時候他早就被麗莎藏在她的後宮了,清純少年的悲慘未來,唉……

  

【最後,為大家介紹迪亞同學!廣受各方矚目的他今天還是穿著一襲白色的衣服出席宴會,絲毫不見他有異於平常的打扮,除此之外聽說他連舞伴也沒有找,這種堅持自我、獨樹一格的作風果然是迪亞同學的風格啊!】

  

真誇張,其實我只是懶得打扮而已,反正這場宴會的主要又不是我,我幹嘛要花心思打扮啊。

  

『好了,現在沒妳的事了,妳到旁邊吃東西吧。』麗莎用著心通術跟我說著。

  

切!將我利用完就把我丟到一邊,真是有異性沒人性……算了,反正我來這裡的目的也不是因為她,還是先填飽我的肚子再說。我用著哀怨的眼神瞄她一眼之後便自動的閃到一旁。

  

才靠近餐桌邊,我便看到一隻粉紅兔子正大口吃肉、喝酒著,其他學生都躲的遠遠的,每個人都用一種恐懼的目光看著他。

 

「那隻兔子是不是就是傳說中『食人兔』?!」

 

「是啊!就是他!我聽說他每隔一段時間就要吃人呢!」

 

「真的假的?」

 

「真的!我是聽東學院的一年級說的,一年級那個人是聽西學院的人說的,西學院是從餐廳那邊聽來的!!」

 

 

真是好一個『聽說』啊!謠言果然是越傳越誇張……我搖著頭走向兔子。

 

『你來啦?今天的菜很不錯!這啤酒也非常棒!!』狂坐在餐桌上大口吃菜大口喝酒著。

  

『你什麼時候來的?』剛剛我們要出門的時候希杰到處都找不到狂,還在猜想他會去哪裡,沒想到他早先我們來到宴會場啊。

  

『哼!要是要等你們一起來那本大爺的肚子早就餓扁了。』

  

去!又不是我在拖時間,還不都是麗莎她害的,本來以為她已經準備好了,沒想到到她房間之後還在那邊等了她半個小時,要不是我跟希杰硬將她拖出來,我們可能還要等更久。

  

 

「各位同學!現在進場的是香澄公子!他今天的裝扮真是不同凡響!比他平常的樣子更加耀眼了數倍啊!難怪有那麼多女生為他傾倒著迷!浪漫的舉止、對藝術獨到的眼光奠定了他在女生心中浪漫情人的地位……」

 

  

果力多來了?那傢伙今天也是在房間裡忙了一陣子,不曉得愛漂亮的他會打扮成什麼模樣。

  

當我看到果力多時……我真的只能用「艷光四射」這四個字形容……

  

他穿著一襲火紅色的合身衣裳,領口與袖口部分點綴著一圈純白色的羽毛,一頭金色長髮服貼的散落在肩上,肩上還披著件酒紅色的披風……

  

天啊!他、他真的好帥!好美!好妖艷啊!!雖然說這樣的打扮有點詭異,可是穿在他身上卻覺得再適合不過了!完全就像是他的風格!

  

見到我果力多笑著向我走來。「怎麼了?這麼盛大的場合你竟然打扮的這麼樸素?是不是已經對本公子甘拜下風,不敢再跟本公子比了?」

  

唉……雖然外表變了,可是內心還是改變不了啊……這個自大自戀的傢伙。

  

「現場進場的是向來以溫文儒雅著稱的歐羅!他今天也是盛裝出席,雖然不像先前的香澄公子那樣華麗,但是他那優雅的書卷氣息以及親切笑容擄獲了不少女生的心,讓他穩坐校園情人排行榜前五名!!」

  

咦?歐羅也是一個人來??那火鶴紅同學不就被他拒絕了嗎?雖然跟火鶴紅沒啥交情,不過看在跟她是同學的份上還是小小的為她默哀一秒鐘。

  

「注意!!請各位注意大門口!現在即將進場的是……夜伢同學!」

 

「夜伢來了?!他來了!!」

  

「他今天還是好帥!」

  

哼哼!主角終於來啦?這個人還真會耍心機故意在最後才進場。

  

「夜伢同學今天以一襲純黑的衣服出席宴會,那身黑色合宜的裝扮讓他的的身材更加修長,今晚他的眼神似乎有些憂鬱,臉上也沒什麼笑容,不知道是不是為了舞伴的事情在煩惱呢?」

 

眾人此時的目光焦點全集中在門口,一名穿著一身黑衣的男子緩緩走入,他的眉頭輕蹙,臉上不見笑容,這樣憂鬱的神情深深吸引在場女生的目光,黑色的服裝襯托出他非凡的貴族氣質,優雅而穩重的步伐讓他多了份氣勢,他的出現讓整個宴會場安靜下來,眾人因為他的出現而震懾……

 

 

……雖然很不想稱讚這個討厭鬼……可是,他真的、真的、真的好帥啊!!冷漠的眼神發散著如獵豹一般的傲氣,合身的裝扮讓他的身材更顯修長,他簡直就是極致的藝術傑作!所有美麗事物的精華啊!!

  

「……今晚夜伢的舞伴會是誰呢?哪個幸運的女生會成為他的舞伴呢?請大家拭目以待!」

  

是啊、是啊!!我也好想知道,是誰?到底是哪個女生會成為他的舞伴?當他舞伴的那女生一定會讓其他女生忌妒、怨恨,說不定會半夜偷偷釘小草人詛咒她,一想到那個『幸運兒』會遭受到其他女生火辣辣的怨恨目光,突然覺得好期待、好興奮!!咦??我怎麼好像有點幸災樂禍的感覺??

  

「宴會即將開始!!現在請夜伢同學挑選他的舞伴為我們開舞吧!!」

  

要挑了、要挑了!真是緊張緊張,刺激刺激!呃……怪了,我緊張啥?反正跟我又沒關係,我現在可是個男的,那……我還是閃到一邊準備看戲吧。

  

從人群中退開,我走到窗邊倚著牆壁看著宴會場上的其他人。

  

主持人話一說完,女生們便以夜伢為中心圍成個圈,每個人臉上全是充滿了期待與不安,真可說是人人有信心、個個沒把握啊。

  

再反過來看看夜伢,他那副眉頭深鎖的樣子還真是好笑!!希杰說的果然沒錯!他、很、怕、女、生!!這傢伙大概是小時候被女生欺負過所以現在才這樣!看他一臉恐懼的樣子還真是有種捉弄的快感!!

 

這時候,夜伢突然抬頭望向我這裡,我的視線正好跟他對上,不知道該做什麼反應的我,只好給了他一個『鼓勵』的微笑,而他臉上的表情卻是有點哀怨。

 

喂……幹麼對我做出這種表情啊?又不是我推你入火坑的,我只是站在旁邊看你掉下去而已啊……勇敢點,孩子,雖然第一次總是又緊張、又害怕,你只要牙一咬、忍一忍就會過去了。

 

看他那副假裝鎮定,臉色卻逐漸發白的樣子,這幾天的對他的怨恨全都一掃而空,說實在的,還真是有點『小小』的同情他……另一方面,心中也開始跟著好奇起來……

 

不知道他會選擇哪個女生?雖然不是他心甘情願去選的,但是,能被他邀請的也就表示他喜歡類型大概是那樣子吧……

 

終於,在眾人期盼的眼神中,夜伢走出了他的第一步。

  

很好、很好,你邁開了一小步可是那些女生希望你走的更大步,去吧!孩子!勇敢的走向她們吧!!

  

「現在,夜伢開始走向女生了,一步、兩步、三步……究竟!他會停在哪個女生面前呢?所有人的目光也跟著他緩緩的移動,他……終於來到一個女生面前!!是她嗎?!」

  

「不好意思,借過一下。」夜伢語調平緩的說出這句話,女生臉上原先洋溢的幸福笑容跟著消失。

  

「喔喔……好像不是她,現在夜伢經過她的身邊,穿過重重的人牆……」

  

呃?看他走路的路線……好像是朝我這邊來耶??我連忙左看看、右看看,我的周圍並沒有女生啊??這小子究竟想做什麼?

  

突然間,我看到夜伢眼中出現的狡詐眼光,原本板著的表情也出現笑容。

  

啊哩……怎麼有一種不好的預感?在他的注視之下,我感到我的背部開始發涼。

  

「夜伢同學終於停下腳步了,他終於停住了!他停在……迪亞同學面前?!不會吧?這究竟是怎一回事?!」

  

「喂,你究竟想作什麼?」看著眾人驚愕的眼光,我的頭皮開始發麻。

  

聽我這麼問,夜伢的臉上出現一抹非常『高深』的笑容,接著,他轉身面對其他人,用著宏亮而又平穩的語調說著。「之前我常常聽到有人將我跟迪亞拿來作比較,不管是功課方面、武術方面我跟他都是旗鼓相當,我個人很喜歡這種良性的競爭,難得今天有這場宴會,我想趁此機會看看迪亞同學的舞姿如何,不知道迪亞同學是否願意與我共舞呢?」

  

什麼?要跟我跳舞?不會吧!!!

 

 

「什麼?!夜伢同學居然想要邀迪亞同學共舞?男生跟男生跳舞?這、這種事情我還是第一次聽說!現在!不知道迪亞同學會如何回應夜伢同學?!」

 

「請問你願意跟我共舞嗎?」夜伢面對著我將話又重複了一次,還跟著作了個邀舞的動作。

 

「……」話都已經說的這麼明了,要是我拒絕不就代表我認輸了嗎?可是……真不甘心啊!!竟然被拿來當作他脫困的棋子!!他真是個陰險狡詐的傢伙!!!

  

帶著不甘心,我跟著他緩緩步上會場中央,悠揚的音樂隨之出現。

  

「雖然說夜伢沒有邀請在場的女生共舞讓人感到遺憾,可是他跟迪亞兩人的舞姿真是迷人啊!身穿黑色衣服的夜伢與一襲白衣的迪亞恰恰形成了對比,如夜的黑以及如雪的白在場中旋繞,明明是初次共舞可是兩人的舞步卻搭配的恰到好處!一點也沒有不和諧的感覺!真是太漂亮了!!」

  

「喂……你這招太卑鄙了吧……竟然利用我擺脫那些女生……」我邊跳著舞邊低聲質問著該死的夜伢。

  

「呵……原來你發現了啊?」夜伢臉上閃過一抹調皮的笑容。「就當作幫我個忙,我實在是對那些女生沒輒啊。」

  

「去!我跟你有什麼交情嗎?為什麼我必須要幫你?!」雖然我平日很重視形象,但是面對這痞子,我也懶得對他客氣。

  

「說實在的……我跟你真的沒啥交情,不過,聽說你不想讓人知道你是女扮男裝進來的喔?要我幫你保守這個秘密……你至少也該做點表示吧?」

  

天啊!!他竟然威脅我?我楞楞的看著他,這還是我生平第一次被人威脅呢!!

 

面對我,夜伢臉上的笑容更加燦爛了,看著他的笑容,我只有一個感想。

 

那笑容不正是傳說中『惡魔的笑容』嗎?沒想到這傢伙除了是個表裡不一的痞子外,他竟然還是個惡魔!他是不是因為詛咒我導致走火入魔被惡魔附身了?神啊!!你快點將這個惡魔打回地獄吧!!

 

 

 

    全站熱搜

    貓邏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