躺在遊戲蛋裡盡情哭了一段時間,將所有的情緒發洩完畢後,我才起身走去浴室,將自己的狼狽模樣洗淨。

雖然有點算是被迫離開遊戲,但,既然在裡頭待的不愉快,我……決定離開。

為了讓情緒不再被挑起、為了不再對這個遊戲留戀、為了不讓自己多做猶豫,我索性封鎖了所有聯絡方式,不讓任何人找到我。

至少,目前這幾天,我不想讓任何人找到。

現在的我,不想聽任何詢問、不想跟任何人談論、不想為所有的事情解釋……我只想讓自己好好的休息,我想要一個完全安靜的空間。

這一自我封閉,就是好幾天時間過去。

這段期間中,我每天過著看書、看電視、聽音樂的日子,完全不碰網路。

儘管心中也經常動搖,想上線看看朋友、想跟他們聊天、想知道他們的近況……但,最後我還是全忍了下來。

老哥似乎也發現到我的異狀,雖然他在我面前什麼也沒提、什麼也沒問,但,我想……他應該有從旁聽到一些事情。

要不然,向來只關在工作室的他,卻在我離開遊戲後,突然頻繁的現身在我面前,跟我有一搭沒一搭聊著瑣事,後來竟然還吆喝著要我幫他整理資料,以前的他可是從來不讓我插手工作的!

「芥伶,那份企劃表妳打好了沒有?」老哥跑進我房間問道。

「好了。」

我將一疊列印好的文件交到他手上。

「謝啦!」老哥翻閱著文件,逐一檢查內容。

「下次要我幫你整理這些,我要收費。」我沒好氣的道。

為了整理他丟給我的這堆資料,我可是連忙兩天才搞定,快累死了。

「好啊。」老哥答應的十分爽快。「以後所有的開會資料、企劃書,都讓妳幫我整理,一份給妳五千聯幣。」

「……不要。」

雖然老哥給的錢真是不少,可是我實在是不想再去碰那堆煩人的東西了。

「就算幫我一個忙吧。」老哥可憐兮兮的望著我。「我這陣子都快被這堆東西搞死了,難道妳沒發現我的黑眼圈變重、臉色變憔悴了嗎?」

「你一直都是這樣子不是嗎?」我毫不猶豫的反駁:「再說,這些企劃案是你們工作室跟遊戲公司內部的資料,我是個外人,碰這些不是很妥當。」

「哎呦,沒關係啦!其他人也說可以啊……」

「你已經問過他們了?」聽到老哥這樣的說詞,我質疑的反問。

「我、我的意思是說,焰星他們都認識妳,跟妳也算是朋友,他們不會在意這些啦!」老哥一臉不自然的朝我笑笑。

總覺得怪怪的……老哥的態度讓我感到有點不尋常。

「你該不會是跟『某人』聯手在做些什麼計畫吧?」

「啊?什麼某人?妳在說什麼啊?」老哥隨手抓著凌亂的頭髮,視線開始飄移。

「你說呢?」

我直勾勾的盯著他,等待他跟我坦白。

雖然說我將通訊方式關閉,不過,焰星他知道我家的位置,在我消失的這幾天,他不可能不聞不問,就算他想這麼做,其他人也不可能放任他不採取任何行動,目前我能過的這麼平靜,想必是「有人」將他們擋住,不讓他們來騷擾我,能做到這一點的人,除了老哥,我想不出有其他人選。

「……」

面對我的提問,老哥的神情顯得有些游移不定,我們兩人就這麼安靜了好一會。

「算了,你該去工作了。」

發現他似乎沒有坦白的打算,我隨手抓了一本雜誌翻看,打算結束這場談話。

「其他人都來找過我,詢問有關妳的事情,」老哥終於開口了。「不只是遙日跟浪人,非凡子、格鬥天丸……真奇怪,妳什麼時候跟他們混的那麼熟了?」

聽到大家為了我的事情擔心,我的心底泛著感動。

對於我的任性離去,他們能夠這樣的包容,體貼我的難處,只在私下默默關心,這種處處為我著想的舉動,讓我對他們感到更加抱歉。

「對了,那個很霸道的女人也一直在問妳什麼時候回去。」

「霸道的女人?」

「就是那個叫做紫玥的傢伙,她現在幾乎每天纏著我……」

「等等,紫玥?」我中斷了老哥的話:「你怎麼會跟紫玥有聯絡?你們什麼時候認識的?」

「這、這是因為……」老哥神色有些不自然的抓抓頭髮,隨後反過來指責的說道:「這還不都是因為妳!」

「我?」

「對啊!因為妳關閉所有的聯絡方式,所以浪人就將我的通訊號碼告訴她。」老哥一臉冤枉的嚷嚷:「現在她每天都會打電話騷擾我,問妳今天的狀況、心情好不好、做了那些事情……真是的,她只差沒有叫我一天二十四小時都跟在妳身邊,監看你的一舉一動!我真是快被她煩死了。」

「被一個美女騷擾,也是一件好事啊。」我打趣的笑著。

「算了吧!妳老哥我無福消受。」老哥沒好氣的揮揮手,「像她那麼潑辣的女生,我只想躲她躲得遠遠,最好※★◎☆結束以後都別再有牽扯。」

「啊?什麼結束以後?」老哥後段話說的有些含糊,我完全聽不明白。

「我有說什麼嗎?妳聽錯了吧。」老哥打哈哈的對我笑著。

「有點可疑喔,你說話的樣子很奇怪。」我質疑的逼近他,想問出些事情來。

老哥跟著我的動作,警戒的退了兩步,同時還將我交給他的文件擋在身前防衛。

「不可以動用暴力!」

「我有說我要打你嗎?」我沒好氣的白了他一眼,「你該回去工作了。」

「……」老哥沉默了會,而後才又有些遲疑的開口說道:「雖然我不是很清楚妳跟遙日吵架的過程,不過能讓妳氣的不再進入遊戲,我想應該是很嚴重的事情,妳有妳的選擇,我也不想多作干涉,只是……」

老哥停頓了下來,並留意著我的表情。

「請繼續。」沒有任何情緒,我只是平靜的等著他繼續說下。

「遙日他真的已經徹底反省了,而且他為了跟妳道歉,做了很多事情,妳好歹也跟他見個面,聽聽他想跟你說什麼吧?」

「聽了又如何?就算這次合好了又怎樣?依照我跟遙日的個性,以後還是會發生這樣的事情。」

光是聆聽、光是道歉並不會產生新的轉機跟有結果,重點是在於雙方本身處事的態度。

「跟遙日成為搭檔以來,我一直很重視他的意見跟想法,但是,儘管我將他當成朋友,他卻根本就不在乎我,全部都只是我單方面的一頭熱,這樣的自己……我覺得很愚蠢。」

「芥伶,妳在胡說什麼?遙日他是真的將妳當成朋友,他也很重視妳……」老哥替遙日辯解著。

「重視?」聽著這話,我笑了。「我也曾經以為,他是將我當成同伴,但是……事實並不是這樣。」

完全的不被在乎,就像是毫無關係的對待,這就是我用心痛換來的真實。

或許我該慶幸,畢竟這份難堪並沒有持續很久。

「芥伶,妳也知道遙日在說話這方面很糟糕,也許他並不是這個意思,他──」

「夠了。」聽到自家哥哥不斷替遙日找藉口,我真是感到極為無奈。

「笨蛋,當一次就夠了,不需要讓自己再笨第二次。」

「妳在說什麼?我只是要妳再給遙日一個機會……」

「不是嗎?」我揚起一抹苦澀的笑,「一直以為他將我當成朋友,一直以為他會站在我這邊,可是不管我做的再多,他還是選擇不相信我,他……」

話說到這裡,我已經無法再往下說。

真難過,胸口又開始隱隱作痛了,每次一回想起這件事情,回想起遙日的態度,總覺得有一股氣鬱悶在心口。

被人漠視的感覺,真的很難受……

「芥伶,妳……該不會是喜歡上遙日了吧?」老哥突然脫口問著。

「你、你在胡說什麼啊?」聽到老哥的這種認定,還真是讓我嚇了一大跳。

「要跟遙日交往也可以啦,他這個人還挺不錯,個性也很單純。」老哥自顧自的說道:「雖然在某方面真是太過固執,但是──」

「並不是這樣!我並不是這個意思!」我直接截斷了老哥的話,不讓他再繼續瞎說下去。

「幹嘛害羞呢?我可是妳的哥哥耶,正所謂『紙包不住火』,這種事情早晚有一天也是要告訴我,用不著對我隱瞞啊。」

什麼跟什麼啊?我真是感到極為無力。「哥,你的成語用法比痞子還糟糕。」

「不過,我希望你們能交往一段時間再結婚,畢竟現在結婚實在是太過年輕了……」

「哥!你到底有沒有在聽我說話啊?」我真想暴打他一頓,讓他清醒一點,「我說沒有就是沒有!我不可能會喜歡他!不可能!」

「沒有嗎?」老哥質疑的反問:「不然妳幹嘛因為他不理妳就這麼難過?」

「那是因為我將他當朋友,可是他卻完全不在乎我啊!」我氣呼呼的大吼:「要是DEUS他們不理你,你不會覺得生氣嗎?」

「不會。」老哥回的極為乾脆,「畢竟我們都是成熟的大人,才不會有像你們這種小孩子的相處模式。」

「你哪一點像成熟的大人?」

「不管是外在或內心都是。」老哥極為有自信的笑著。

「……」我輸了,就算跟他相處近二十年,我還是完全搞不懂他的腦子裡到底裝了啥東西。

「怎麼?無話可說?還是說,妳已經認同我了?」老哥開心的笑著。

「……你給我滾回你的房間去。」

不想跟他多說廢話,我快步將他推出房間。

「欸,妳該不會是因為被我說中感情的事情,所以覺得不好意思?」

「不,這完全是你錯誤的認知。」我沒好氣的反駁。

「是嗎?這可是我最自豪的直覺喔!我以前考試的時候,猜題的命中率是百分百喔!」

「有那種優秀的直覺,那你不會去買樂透啊?」

「比起那種靠運氣的東西,穩定的工作收入更加重要。」老哥一臉認真的回道:「而且,要是中了大獎,我們會被不良份子搶劫,這樣實在是太危險了。」

要是再跟他鬼扯下去,我肯定會忍不住揍人的衝動……

「夠了,你快點去工作啦!」

說完這句話,我立刻將房門關上。

「呼~~」

疲倦的躺在床上,呆呆的望著天花板,過了好一會,心裡一直無法平靜下來,腦中不斷浮現跟其他人一起玩鬧的日子。

跟大家一起打怪、一起吃東西、一起……正當我陷入回想時,老哥說的話突然竄入我腦海。

芥伶,妳該不會是喜歡上遙日了吧?

不!才不是這樣!這種邏輯本身就是一個錯誤!老哥根本是故意捉弄我!他是一個大豬頭!

無法克制的火氣再度冒出,無處發洩的我只好搥打枕頭洩恨。

等等,要是老哥用這種奇怪邏輯跟紫玥他們說,那我不就……

一想到這裡,我突然很想衝進去零度領域,確認事情有沒有變得更糟。

可是……如果這是老哥故意的激將法呢?如果這是他編來騙我的謊言,我這樣不就中計了嗎?

要是我現在跑回零度去,發現其他人並不知道這件事情,然後他們反過來問我問題……

我該怎麼解釋刪除人物的事情?

我該用什麼理由說明這幾天消失的原因?

還有小櫻跟遙日的事情,以及遙日跟我……

不、不對,遙日跟我的事情已經完結了,從此以後,我跟他不會再有任何關係!

「啊~~好煩啊!為什麼會這麼啊啊啊啊……」慌亂不安的我,索性將臉埋入枕頭裡亂吼亂叫。

「可惡!不管了!」從床上坐起身,我胡亂抓著頭髮,「要是老哥敢隨便散佈謠言,我就讓他知道什麼叫做地獄!」

然而,儘管打定主意不去想這件事情,它還是會不停自我腦中竄出……

乾脆去找個東西玩,讓自己分心在別的事情上。發楞的望著遊戲蛋,最後,我想到了我能夠前往的地方。

 

「歡迎來到狙擊手……」

「請將我的狀態調整成隱藏模式。」我對系統下達著指示。

在心情陷入一團亂、極度煩悶的時候,我突然想到了以前的總部。

到那邊逛逛也好,要是想活動一下解解悶,也可以用隱藏身分跟其他玩家組隊,對現在的我來說,這裡是一個最適合的藏身地方。

戰神總部的參觀人潮已經減少很多,只剩下三三兩兩的玩家在這邊游蕩、休息。

對於這樣的狀況,我並不感到訝異,畢竟人都已經不在這邊,就算再熱衷,也不至於一直死守這裡。

傳送到總部之後,我正巧接到了系統的訊息。

「您的信箱有留言,是否要讀取?」

「好。」

反正也無事可做,聽聽留言打發時間也不錯。

留言給我的訊息大多是一些老朋友的問候,有一些人因為我們不在這裡,也跟著跳槽到零度領域去玩了。

「……改天我們幾個一起打怪吧!」

聽著這樣的留言訊息,心底又開始動搖。

「繼續為您播放下一則留言──」

「貓,我是焰星。」

欸?焰星為什麼會……突然聽到焰星的聲音,讓我嚇了一大跳。

本以為他是發現我在線上,所以才傳訊息過來,但,當我查詢留言時間之後,發現這是幾天前的訊息。

「我不確定妳會不會回到狙擊手來,但是如果妳聽到留言了,就請妳將它聽完,妳被刪除的人物遙日已經幫妳復原,暴雷因為程式發生問題,沒辦法完整保留,所以只能將它的資料轉移到另一隻寵物裡頭,它的行為模式還是一樣,只是外表改變而已……」

為什麼?他不是說要將它刪除嗎?為什麼還……我完全無法相信遙日會做出這樣的舉動。

「本來我想要帶遙日過去找妳,讓他當面跟妳解釋,但是遙日說不想要造成妳的困擾,他說他想要等妳上線,在遊戲中跟妳道歉,我們也都在等妳回到遊戲……」

我也想回去啊,可是……我不想被你們質問。我苦悶的嘟著嘴。

「還有,我告訴其他人,妳因為要幫立人處理事情,所以沒空進入遊戲,妳可不要害我這個謊言被揭穿。」

真不愧是焰星,做事果然設想周到,連我在顧慮什麼他都知道。聽到焰星為我找了個好理由,我心裡的一些不安暫時鬆下了。

「雖然為妳找了藉口,但我不可能像遙日一樣被動的等待,我只給妳幾天的休息時間,要是妳還不肯回來,那麼我也會採取其他方式……」

欸?後面的話,怎麼聽起來像是在威脅啊?一想到焰星可能會採取的手段,我突然感到一股寒意。

「……對了,不曉得妳會不會去看零度的討論版,妳已經變成大紅人了喔!有空去看看吧!」

大紅人?這、這又發生了什麼事情啊?

雖然很想弄個明白,但是焰星的話卻只說到這裡,實在是讓人感到十分好奇啊!

「臭焰星,既然都已經留言給我了,不會一次將所有的事情跟我說清楚啊!」

這時候的我,真是有一股暴走的衝動。

「貓?」背後突然傳來一個男生的聲音,「妳是貓,對吧?」

呃?是在叫我嗎?可是聲音聽起來好像有點陌生。

進入遊戲之後,我依照以往的習慣戴上了半罩式面罩,照理說應該是不會有人認出我才是。

緩緩轉過身去,發現站在我身後的男生,臉上也帶著一個半截式面罩,只露出臉的下半部,讓我完全認不出這個人是誰。

「原來真的是妳,我還以為認錯人了。」對方的嘴唇勾起一個好看的弧度。

「請問你是……」

「我是仲澐。」

「欸?為什麼你會在這裡?」發現他出現在狙擊手中,這還真是令我大感訝異。

「我……」仲澐欲言又止的停頓了下,「我朋友推薦我玩這款遊戲,所以就過來看看。」

「你喜歡射擊遊戲?」

光從仲澐在我們公會中的表現看來,實在是看不出來他會對這種遊戲感到興趣。

「我以前唸書的時候,經常跟朋友去玩打靶跟生存遊戲,不過很久沒練習射擊了,恐怕會有點生疏。」

「要是想要練手感,你可以選擇基礎城市槍戰模式。」我朝他回了個笑,「你也可以跟你朋友一起組隊練習。」

「嗯。」

「好了,那我要先走了,你……」才想要道別,他卻攔住了我。

「要是沒有其他事情,可以請妳陪我練習嗎?」

「可是你不是跟你朋友……」

「他們都不在線上。」仲澐語帶苦惱的說道:「我一個人又不知道該做些什麼。」

「嗯,反正也沒什麼事情要忙,我就陪你練習吧。」我爽快的答應著,「你身上有哪些武器?」

「就基礎的手槍而已。」

「那我先帶你去買東西吧!」

領著仲澐來到商店街,我沒有帶他進入遊戲公司設置的商店,而是帶他來到一間玩家開立的店鋪。

踏進店裡時,裡頭已經有幾位玩家在選購商品,負責接待玩家的店員是NPC人員。

幾個外表裝備看起來像是新手的玩家,聚集在武器櫃前方品頭論足。

「這個很棒耶!我喜歡這個跟這個……」

「哇!這個武器的價錢怎麼這麼貴啊!其他玩家都沒有賣這麼貴。」

「因為這裡是黑店啊,東西當然會比外面貴。」另一個男生悄聲的說道。

「既然知道是黑店,為什麼還要來這邊買?」另一名女生不解的追問。

「雖然他的東西貴了一點,不過這裡的武器品質跟功能都很棒!而且妳不是說很喜歡黑戰士嗎?這裡有很多武器都是黑戰士設計的喔!」

「耶!真的嗎?」聽到消息的幾個人開心的歡呼:「這樣的話,一定要買一樣武器才行!」

「我決定了,我要這一把槍!」

「我要這個護具,不曉得它的價錢是多少?」

「嘩!怎麼可能……竟然這麼貴!就算我全部的錢加起來都不夠。」

「天啊!真不愧是遊戲中被稱為最黑的黑店……」

他們真是有趣的一群人。聽到這樣的對話,我不自覺笑了出來。

察覺到還有其他人在場,他們幾個不好意思的降低音量。

「真丟臉,被人聽到了……」

「就跟你們說不要叫的這麼大聲。」

沒有理會他們,我直接走到櫃檯前。「老闆在嗎?」

「老闆說,除非是重要的事情,否則不接見客人。」NPC用平板的語調回答道。

「請跟他說,貓來找他。」

停頓了幾秒,NPC才又將對方的話轉述給我:「老闆說:什麼貓!現在又是哪隻貓跑來了?以為我是什麼愛貓人士啊?這裡可不是寵物店!要養的話我也是養狗、不是養貓!想要討折扣、套交情之前,先掂掂自己的斤兩!最好趁我還沒發火之前快點給我滾!」

聽到這一串話,先前被我取笑的幾個人也開始悶笑出聲。

「笑小聲一點啦,這樣很沒禮貌耶……」

「我忍不住啊。」

好樣的,這個臭小子竟然用這種口氣跟我說話?壓著脾氣,我暗地發了一個短訊給對方。

「限你三秒鐘現身。    貓。」

短訊才送出,櫃檯後面的房間迅速衝出一個身影。

「貓!真的是妳!我好想妳啊!」商店的老闆──庫黑子開心的撲向我。

我側身一閃,在避開的同時順勢抓住他的衣領,將他架在一旁的牆上。

「沒想到才一陣子不見,你就完全不將我放在眼裡了?」我冷笑的問道:「要我掂掂斤兩?請問一下這位偉大的黑心商人,我在你心中的價值是多少?」

「貓,這是誤會啦。」庫黑子一臉無奈的笑著,「自從你們走了以後,很多人都假借你們的名義,自稱是你們的朋友來跟我敲竹槓,我每天都被煩到不行,所以才……」

「好吧,看你一副可憐兮兮的模樣,我就不多做追究了。」鬆開手,我轉而介紹身邊的人。

「他叫做仲澐,是我的朋友,我帶他過來挑武器。」

「仲……澐?」庫黑子臉上閃過一抹訝異,隨後又恢復正常。

「你認識他?」雖然那樣的表情只有一瞬間,但還是被我察覺了。

「這個嘛~~」庫黑子笑著抓抓頭髮,「我是知道一個叫做仲澐的名人啦!不過,我想應該是同名同姓吧。」

沒有繼續這個話題,我開始逐一挑著架上的武器。

「仲澐,你有擅長的武器嗎?」

「應該是……狙擊槍吧。」

「喔?」聽到他跟我的喜好一樣,這讓我起了較量的心態。

「先試試這把武器吧。」我將一把狙擊槍遞給他。「這是……」

才想說明它的規格跟名稱,仲澐便已經自動接下了話。

「AT21-M24狙擊步槍,它最初基本型是M24狙擊步槍,經過一段時間的改造後,變成了現在這款,最高有效射程是……」

「很瞭解嘛!」我讚賞的對他笑笑。

「虛擬射擊練習場已經定位了,試試吧。」庫黑子指著商店的另一個方向說道。

那邊亮著一個虛擬螢幕,裡頭有一些敵人四處躲藏奔跑。

見狀,仲澐將步槍放置射擊平台上,開始進行狙擊射擊,一個回合下來,他拿到了不錯的分數。

「九十分,不賴喔!」庫黑子稱讚的笑笑。「現在的新人很少有人能夠拿到這分數。」

「換我啦!」

在見識過仲澐的表演之後,我也跟著手癢起來,拿起同款式的狙擊步槍,我也跟著進行了一回合的練習。

「九十八分?貓,看來妳還是有點生疏囉!」庫黑子取笑的道。

「沒辦法,太久沒玩了。」我惋惜的皺眉。

「對了,我聽說你們在零度裡面發展的很不錯,正在積極擴張勢力,妳怎麼會有空回來?」

「我不想說。」懶得多加解釋,我直接拒絕回答這個問題。

「真小氣,難得能夠見面,聊一下又沒有關係……」庫黑子不滿的埋怨著。

「不、不好意思,請問……妳是韃羅貓嗎?」

「嗯。」

「是戰神的韃羅貓?」他們確認性的追問。

「是啊。」

這話一出,他們立刻發出了不小的喧嘩聲。

「天啊!我們竟然見到了本尊!」

「今天來這邊真是來對了!」

「可以請妳跟我們打一場嗎?」其中一名少年進一步提出了要求。

「笨蛋阿杰,你在說什麼啊!我們的技術那麼糟糕,你怎麼可以……」

「對啊,我們現在這麼遜,請貓跟我們打根本就是在浪費她的時間。」

這群人未免也對自己太沒自信了吧?聽著他們的對話,真是讓人感到很無奈。

「我們只是新手,能力差是正常的啊!」名叫阿杰的少年反駁道:「難得有這個機會,怎麼可以因為這樣就放棄?」

「但是要是我們造成貓的困擾,那該怎麼辦?」女生擔心的反問。

「你們的態度的確是讓我覺得很困擾。」我語氣平淡的回道。

「……抱歉。」幾個人紛紛低下頭。

「我這個人啊,最討厭的就是對自己沒有自信的人,想要下戰帖之前,你們至少要先提昇自己的氣勢吧?」

「我、我們的實力雖然不怎麼好,可是難得能夠在這裡遇見妳,我真的很想跟妳站在同一個戰場上!」阿杰一臉認真的說道:「只要一場就好,請妳跟我們比賽一場!」

「好。」我笑著答應道。

「呃?真、真的嗎?」

他們的臉上出現不可思議與驚喜的神情。

「我也好久沒玩了,活動一下也不錯。」

「這樣的話,我也加入好了。」庫黑子毛遂自薦的道:「總不能讓妳一個人跟他們打。」

「我又不是一個人,還有仲澐跟我同隊啊。」我指著一旁的他。

「我?」被我點名的他,表情掠過一絲訝異。

「你不想玩嗎?那我找別人……」發現他好像沒有這個意願,我打算尋找其他人選。

「不,我很樂意。」仲澐笑著否認。

「你們三個人要跟我們七個人打?」阿杰的神情有些猶豫。

「這樣好像有一點不公平……」

「怎麼?難道你以為我們三個贏不了你們?」庫黑子沒好氣的瞪他們一眼。「告訴你,光是貓一個人就可以將你們滅掉了!我只是下場陪著玩而已!」

「如果你們覺得人數太少,我就再找一些人過來玩吧。」我附和的說道:「這樣的話可以輪流進行比賽,玩起來也比較過癮。」

「貓,妳打算找誰來玩?」庫黑子好奇的追問。

「不知道。」我笑著聳肩,「我只是打算發訊息給線上的朋友,跟他們說有空的人就過來一起玩,我也不曉得有誰會過來。」

在訊息送出之後,我轉身走向店裡的商品櫃,開始逐一挑選我要的物品。

「庫黑子,我要買這些補給品,算我五折吧!」

「嘖!妳怎麼一回來就坑我啊?」庫黑子無奈的發著牢騷。

「這麼久不見,不坑一下說不過去。」我嘻皮笑臉的回道。

「妳這根本就是吃定我了……」

雖然嘴上埋怨連連,但庫黑子還是應我的要求,給了我很好的折扣。

「你們不買東西嗎?」

發現阿杰他們沒有進行補給的採購,我好奇的反問。

「我們……」他們吞吞吐吐的低著頭,似乎有點為難。

沒有錢嗎?見到他們這模樣,我大致上也有了底。

「想要什麼就拿吧,我送你們。」我笑著對他們說道。

「妳……不要瞧不起人,我們不需要妳的同情!」阿杰生氣的抗議著,「雖然我們很弱、沒錢可以買好的武器,可是還不需要讓對手資助我們!」

「阿杰,你怎麼可以這樣說話。」他身旁的隊友勸著他。

「貓又不是那個意思,你不要這麼衝動啦……」

真糟糕,我好像做了不該做的事情了。我苦惱的笑笑。

雖然常常遇到這樣的狀況,但,因為每次都會有其他成員幫我出面緩頰,所以我到現在還是學不會該怎麼完美的處理。

「貓啊,我不是已經跟妳說過,不要對別人太好嗎?」庫黑子無奈的叨唸道:「看吧!同樣的事情又發生了。」

「抱歉,我忘了。」我回了個苦笑。

「喂,我告訴你們,貓可不是在同情你們。」庫黑子指著我反駁道:「這傢伙對每個人都一樣,就算是不認識的人也是,看見人家缺了東西,她就會主動送給對方,這是她的壞習慣。」

「如果這樣讓你們覺得不愉快,那我向你們道歉。」我接著庫黑子的話說下,「我只是覺得既然我們要進行比賽,在武器跟配備方面,我希望雙方能夠有差不多的資源。」

「……」這樣的說法讓對方陷入了猶豫。

基於自尊,他們不願意接受這樣的好意,但,要是不接受,雙方的武器水準的確差了一大截。

「要是不想收下免費的武器,也許你們可以改成租借的方式。」仲澐提出另一種方式,「跟老闆租下你們喜歡的武器,花費的金額少又可以好好進行比賽,這樣應該不算違背你們的原則吧?」

「這樣……可以嗎?」他們的視線不約而同集中在庫黑子身上。

「嘖!怎麼我每次遇到貓,就會發生虧損呢?」庫黑子埋怨的唸著。

「就當成是幫我一個忙吧!」我笑著央求道。

「只此一次下不為例!」庫黑子沒好氣的答應道:「下次要是妳再找麻煩事給我,我就不給妳折扣了。」

「謝啦!」

在一切準備妥當之後,我們隨即移動到對戰的場地。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貓邏 的頭像
貓邏

貓步慢行

貓邏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8)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