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都準備好了嗎?要出發了喔!今天的任務目的地有點遠呢!」蜜亞對我們喊道。

又是任務,真煩人。我撇了撇嘴。

雖然在蜜亞加入小隊後,出任務變得很簡單、很方便,我們只要前往目的地就好,其他東西蜜亞都會幫我們準備好,但是還是很討厭啊!

儘管現在是秋天,可是太陽還是很刺眼啊,這種天氣就該窩在室內打電動才對。

「要去哪裡啊?」艾希好奇的問著,他總是比我有活力,也比我喜歡外出。

如果說我能忍受十分鐘的豔陽曝曬,他肯定能忍受二十分鐘!他比我喜歡陽光,也比我耐熱。

「西北邊的『薩由城』,聽說那裡出現新品種的怪物。」

聽到城市的名字,我楞了一下。

「薩由城?我們就是在那裡出生的喔!」艾希瞪大雙眼,一臉驚喜萬分。

回到那裡,為什麼要開心呢?我不解的看著弟弟。

「咦?那邊是你們的家啊?」蜜亞詫異的驚呼。

「不是家,是地盤。」我糾正著她。

不管是依照辭典的定義還是一般人的理解,那種地方才不能算是「家」,那裡就只是我們曾經棲息過的「地盤」而已。

「地盤?」蜜亞露出無法理解的表情。

也對,她才進入裡世界沒多久,很多東西都不是很瞭解呢!

我跟艾希是「unknown」,意思是「未知的、陌生的型態」,聯盟的官方說法是「新型變異生物」。

說得淺白一點,我跟艾希就是──無法確定血統與種族、不知道從哪裡突然冒出來的傢伙。

打從我們有記憶開始,我跟艾希就是長成現在這個樣子……或許外表更年輕一些,更矮一些,但我很肯定,我們並沒有經歷大多數種族都會有的「幼兒期」。

至於我們是怎麼「誕生」的,這件事情到現在都還是個謎,唯一能確定的是,像我們這樣的物種雖然罕見,但在裡世界裡也不算獨一無二。

薩由城是一個邊域城市,「適者生存」是這座城市的生存規則,聯盟的保護法律在薩由城並不適用。

我還記得,在我跟弟弟誕生的第三天,一個男人撿了我們,他本來是想把我們賣掉,但來發現我跟艾希什麼都不懂、什麼都不會,沒有人會要一對這樣的廢物,所以他的販賣計畫並沒有成功。

值得慶幸的是,這傢伙並不是吃人的種族,而那些喜歡吃人肉的客戶,偏好年輕女人與稚嫩的嬰兒,所以就算想把我們當成肉食賣出,他也找不到客戶。

養了我們幾天後,那傢伙終於磨盡了耐心,覺得我們是在浪費他的糧食,毒打我們一頓後,又將我們丟回了街上。

當然,我們也不是隨便讓人欺壓的軟柿子,雖然力量微薄,但還是把他的一隻手臂電焦了,往後那傢伙只能當獨臂人了。

薩由城的瘋子很多,打架、殺人的事件層出不窮,就像吃飯、喝水一樣正常,我們算是很幸運,雖然遇到好幾次危險,但最後都能死裡逃生,不像一些倒楣蛋,屍體直接成了動物的糧食、植物的肥料。

就這樣,經歷了十次、二十次、一百次、兩百次……數也數不清的戰鬥之後,我跟艾希學會了作戰,知道該怎麼讓自己在險境生存下來,知道挨打時要避開哪些要害部位,知道攻擊時要朝哪裡下手才能一擊斃命,知道該怎麼奪取想要的東西……

惡劣的環境可以讓人迅速成長,這是世上不變的真理。

也不知道過了多久,我跟艾希在薩由城逐漸有了名氣,有了自己的地盤,很少有人敢闖到我們的領域作亂。

再然後,聯盟的人來了。

從他們的眼裡,我看到了鄙視、厭惡還有一些弄不清楚的情緒。

他們說會供應我們吃住,要我們跟他們走。

薩由城的食物很稀少,雖然我跟艾希不一定要吃東西,只要能補充能源,一樣能存活下來,但我們還是跟他們離開了。

薩由城我們早就待膩了,老早就想到城外的世界看看,這群人來的正是時候。

跟他們走並不代表我們信任這些人,這只是很簡單的「利用」關係,達成目的後,這些人也就不重要了。

當我們到了他們說的聯盟總部後,幾個穿著白袍的人帶我們去洗澡與吃飯。

打自出生以來,我跟艾希從沒洗澡過,沒人教我們維護身體清潔,而且薩由城的水也是很珍貴的物資,很少人會奢侈的拿來洗澡。

他們用了很多、很多水與清洗劑刷洗我們,站在浴缸裡,看著順著身體流淌而下的黑色污水,其實覺得蠻驚奇的。

那水比我見過的任何一條臭水溝還要黑。

那些人看著我們皺眉,是因為覺得我們太髒了?──這樣的念頭在我腦中一閃而過。

艾希回頭看著我,在他眼裡,我讀出同樣的想法。

洗乾淨後,我跟艾希被換上了同樣的衣服,他們讓我們站到鏡子前,那是我們第一次看清楚自己的模樣。

或者該說,第一次看見自己乾淨的模樣。

「哇喔!沒想到是這麼可愛的兩個孩子!」

「皮膚很白啊,剛才看到的時候還以為是黑皮膚咧!」

「髮色很漂亮呢!像碧綠的葉子。」

穿著白袍的幾個人笑著說道,從他們的語氣聽來,這些話好像是稱讚的意思,至少我感受不到惡意的電波。

雖然不知道他們究竟想做什麼,但目前這些人沒有攻擊的意念,這讓艾希的警戒稍微放鬆了一些。

『奧勒,他們好像……還不錯?』艾希以心電感應與我對話。

他的防備心向來沒有我重,第一眼判定對方沒有惡意時,他很容易就卸下心防、親近對方,這一點實在很不好。

『你忘了之前的教訓嗎?』我皺眉看著他。

之前就是有人掌握了艾希這種性格,設下圈套,刻意親近他,要不是我發現情況不對,他早就……

『可是他們給的東西好好吃,我以前都沒吃過。』艾希吃著那些人拿來的,一種叫做「巧克力冰淇淋」的東西。

『說不定他們在裡頭下了毒!』我板著臉回道。

我沒有吃我的那一份冰淇淋,要是有事情發生,至少我還能救艾希離開。

『奧勒,這個冰淇淋好好吃耶!你也吃嘛!』艾希眨著橙紅色眼瞳,一臉希冀的看著我。

『笨蛋,要是我吃了,兩個人都中毒了,那要怎麼逃出去?』我沒好氣的瞪他一眼。

『可是……要是我被毒死了,就只剩下你一個人了耶!』他咬著下唇,一臉無辜的望著我,『你要一個人活著嗎?這樣會很寂寞呢!』

『……』

說得也是,要是艾希死了,那我還活著做什麼呢?沒有艾希的世界太無聊了。

抿了抿嘴,我拿起湯匙,挖了一口半融化的冰淇淋吃下。

唔,好奇怪的口感,冷冷、軟軟,還有一種我沒嚐過的味道,後來我才知道,那種味道叫做「甜」。

『好吃吧?』艾希雙眸發亮的笑著,嘴角高高地彎起。

『嗯。』

『能夠吃到這麼好吃的東西,就算中毒也沒關係,我是這麼認為的喔!』他用著相當樂觀的語氣說道:『只要我們在一起,活著或死掉又有什麼關係呢?』

『笨蛋。』我沒好氣的瞪他一眼,『這點食物就能收買你的命,未免也太不值錢了。』

雖然嘴上反駁著,但是艾希的後半句話我其實很認同。

從一開始,我們的世界就只有我們,只要不被分開,其他的事情其實也沒什麼好在意的。

那些穿白袍的人對我們很照顧,給我們住很舒服的房間,吃很多好吃的東西,在我們住進聯盟這個地方幾天後,我們被安排進行一些測試,他們在我們身上裝了一些機器,說是要用它觀察我們的身體狀況。

每隔幾天我們就會更換一間房間檢查,每一間房間放置的機器都不一樣。

使用那些機器的同時,我們也會被要求做各種動作,像是跑步、打架、釋放電力、睡覺、吃東西等等。

大部分的檢查都讓我們很不舒服,那些電波的干擾太強,每次檢測過後我跟艾希都會頭暈腦脹,很難過。

除了使用那些機器之外,他們還剪了我們一些頭髮、指甲跟口水,用有長長尖刺的針筒抽我們的血,叫我們把尿尿裝在杯子裡給他們,這些也就算了,他們竟然還收集我們的糞便!

這些傢伙簡直比薩由城的人還像瘋子!

就在我跟艾希開始考慮要不要逃跑時,他們停止了這些檢測,也讓我們鬆了一口氣。

「你們要不要加入聯盟?」

有一天,穿白袍的人這麼問我們。

「之前跟你們講解過裡世界的概況,經過檢測,你們被判定為『unknown』,聯盟對於你們這樣的族群,目前是採取保護措施,當然,這是在確認你們並沒有惡意或危害的情況下。你們現在已經被認可為裡世界的公民,可以在這個城市自由地生存,但是你們現在還這麼小,不管是找工作或賺錢都不容易,看過你們之前的表現後,我認為你們具有進入聯盟的基本水準,要是加入聯盟,你們就能領薪水……」

對方說了一長串後,留給我們兩天的考慮時間,然後就離開了。

『奧勒,他的意思是問我們要不要留下嗎?』艾希一臉茫然的看著我。

『嗯。』我點頭,『留下,或者離開。』

其實那個人話裡還有其他意思,但我沒有跟艾希講明,畢竟我們能選擇的也只有留下。

就算選擇離開,他們也會監控我們的動向,要是我們又像以前那樣搶劫或殺人,他們肯定會殺了我們。

畢竟他們是在「確認我們沒有惡意或危害的情況下」,才會在法規的限制下保護「unknown」。

真是令人不爽啊,這些人講話老是彎彎繞繞,好像故意設個陷阱讓人跳一樣。

兩天後,我們給出了對方想要的答案,得到對方滿意的微笑。

哼。

加入聯盟的生活,並沒有我們想像中的那麼輕鬆,我們的戰鬥能力不高,比起那些可以一拳打穿牆壁、一腳踢斷大樹的怪物,我們真的是弱得可以,若不看體力、速度和力量,只是用特殊能力做比較,我們的電能量同樣搬不上檯面,儘管可以製造出護盾,但這護盾空間很小、又很脆弱,隨便一拳就可以擊碎,若把電力作為攻擊手段,雖然可以電焦對方,但整段過程卻也要花上好幾分鐘時間。

敵人可不會乖乖站著不動,讓我們順利的把他電成焦炭!

因為這樣,我們被那些隊伍推來推去,沒有人想收留我們,最後,我們被踢入E-23小隊,算是變相的被當成廢物拋棄。

在我們加入E-23小隊時,辦公室除了我們以外,還有一個叫做札克的怪人。

那個傢伙聽說是在表世界撿到的,通過檢查後就加入了聯盟。

我們本來以為他跟我們一樣,都是別人不要的廢物,沒想到他其實很厲害。

聯盟的任務大多是團隊或兩、三人搭檔進行,很少有個人任務,可是他卻能一個人去執行那些任務,雖然經常受重傷回來,可是他的生命力真的很強!我還沒見過這種怎麼也打不死的傢伙。

除了個人任務之外,他也常被其他隊伍的隊長指定,找他一起出任務──那些任務通常都是相當難纏,要殺很多怪物的。

雖然我們現在是聯盟的職員,但要是一個月沒有完成五件任務,就沒有薪水可以拿,然而,如果每個月的任務執行量超過一個標準,就會得到額外的獎金。

我們被踢入這個廢棄小隊後,就再也沒有接過任務了。

『他應該賺了很多錢吧?』我有點羨慕他。

『奧勒,我想吃冰淇淋。』艾希扁著嘴說道。

我們已經一個月沒吃飯了,雖然可以依靠吸取電源維持生命力,但是……吃過好吃的甜點後,一段時間沒吃到,還真是讓人很嘴饞啊!

『要不,搶劫他?』我問著。

聯盟只規定不能自相殘殺,可沒說不能搶劫。

『好。』艾希雙眼泛光的點頭。

打定主意,我們行動了……然後被他打個半死。

該死的爛電波,這傢伙怎麼這麼強啊!我跟艾希狼狽地趴在地上,全身痛得連一根手指也無法動彈。

『混帳,下次一定要贏!』艾希咬牙切齒的道。

『嗯!』

只是……不管我們是正面攻擊還是背後偷襲,打了幾十次都還是沒有一次勝利。

『奧勒,我們真的很弱啊……』艾希相當沮喪的道。

『嗯……』我跟著低下頭,心底滿滿的不甘心。

聽說那個人也是「unknown」,為什麼一樣都是「unknown」,他卻那麼厲害?

「奧勒,我好餓。」

「嗯。」

到今天為止,我們已經三個多月沒吃飯了。

「原本以為只需要吸食電能就可以活下去,沒想到還是要食物啊……」艾希感嘆道。

以前在薩由城時,雖然生活過的很艱苦,可是我們也還不至於這麼長時間沒有進食。

「我們會不會餓死啊?不知道餓死是什麼感覺?」艾希低聲地自言自語。

「不知道。」我又沒餓死過,怎麼會知道那是什麼感覺。

就在我們奄奄一息地攤在沙發上時,札克結束任務走進辦公室,身上裹著很多繃帶,衣服全是血,血腥味很濃、很重,混雜著汗臭味跟古怪的氣味。

應該是怪物的臭味吧?我暗暗猜想。

他手上拎著一個大塑膠袋,裡頭裝了滿滿的東西,鼓成很大一包。

「磅!」他直接將那個袋子往桌上一放,發出很大的響聲,而後逕自倒在我們對面的長沙發上睡覺,看也不看我們一眼。

呵,也難怪他懶得理我們,我跟奧勒現在這個樣子,別說偷襲他了,就連揍他一全都沒有力氣。

「奧勒,你有沒有聞到……」艾希不斷吞嚥著口水,橙紅色雙眼泛著光。

在他開口時,我也聞到了。

很香的食物香氣,有炒肉、烤雞以及烤魚之類的香氣。

「……」我們對望一眼,在彼此眼底看到相似的意圖。

『搶!』艾希激動的喊。

『不對,是偷!』我糾正著他。

要是想要吃到東西,絕對不能打草驚蛇,最好是偷偷的拿走一些食物,不要吵醒那個正在睡覺的人。

我與艾希同時點了點頭,同一時間起身。

小心翼翼地靠近塑膠袋,以不發出聲音的動作將袋口拉開,塑膠袋被扯動時發出了細微的聲響,這讓我們同時僵住了動作,目光一致地望向那個人。

那個人好像是累了,他發出細微的鼾聲,微微側過了身子,轉成斜對我們、背對沙發靠背的姿勢。

『為什麼不轉向另一邊啊!』艾希發出了抗議的哀鳴。

幸好他是以心電傳音,要是他就這麼吼出來,我跟他肯定會被這個傢伙再度踢飛。

歷經幾分鐘的努力後,我們終於從袋子裡「摸」出了兩盒便當。

食物一到手,我們立刻衝出辦公室,躲到走廊邊角吃飯。

「呼!充電完成,終於又活過來了。」艾希滿足地拍著肚子,有些意猶未盡的舔著嘴角。

雖然覺得肚子只飽了一半,但這樣的收穫已經夠好了。

「我們還是第一次成功呢!」艾希得意的咧嘴笑著。

「嗯。」我微微低下頭。

是真的「成功」嗎?

那個人的警覺性向來很高,以前我跟艾希站在十多步外,他都能立刻察覺到我們,現在這麼近的距離,而且我們還弄出了聲音,他竟然都沒發現,也沒起身查看,這實在……

我與艾希互望一眼,兩人想到的是同一件事。

「也許我們這次比較幸運。」艾希含糊的說道,聲音有些不是很肯定。

「嗯。」

這件事情,我跟艾希心照不宣的閉口不談,也不再深入探討下去。

只不過我們想迴避,對方可沒有放過我們的打算。

隔了幾天,那個人突然衝進辦公室,一手一個,把我們拎了出去。

「你要做什麼?」艾希跟我被他提著後領,惱怒的瞪著他。

「缺人。」

「啊?」

他沒有繼續解釋,只是抓著我們走到廣場,那裡停了幾輛大型運輸車,車裡坐滿了人,正準備要出發。

他拎著我們坐上其中一台,這才鬆開揪著我們的手。

「要去哪裡?」我皺眉問道。

「出任務。」他靠著車壁,閉眼休息。

「出任務關我們什麼事?」

雖然很高興有任務做,但被人這樣硬塞工作,還是讓人很討厭啊!

他張開眼睛,灰色眼瞳似笑非笑的看著我們。

「你們吃了我兩個便當,當然要打工抵債。」

「那、那便當是撿來的!」艾希心虛的反駁。

「撿?」他臉上的笑容更大了。

「從桌上撿的。」我嘴硬的附和著。

「喔~原來是這樣啊?撿到的東西就可以佔為己有?」他臉上的笑容更燦爛了,那笑臉讓我們頭皮發麻。

「當、當然!上面又沒有寫名字,當然就、就是我們的。」艾希提起勇氣跟他對瞪,堅持一分鐘後敗下陣來。

「我瞭解了。」他點點頭,而後伸出雙手往我們的肩膀一拍,「從今天開始,你們就是我的手下,以後要叫我札克隊長。」

「啊?」

「憑甚麼!」

「你們是我剛才『撿』來的,自然就是我的。」他痞痞的笑著。

「誰是你撿的啊!胡說八道,我們是被你抓來的!」艾希鼓著腮幫子抗議著。

「你們身上又沒有寫名字,被我撿到自然就是我的,就這麼決定了,抗議無效!」他逕自做了決定,而後又接著閉眼休息。

「你、你這個混蛋!」

我跟艾希撲向他,想要狠揍他一頓,結果卻反過來被他制服了。

「就憑這種身手還想跟老子鬥?再去練個一百年吧!」他很囂張的笑著。

「我一定會打敗你!一定會!」艾希氣沖沖的吼:「我要把你從隊長的位置踢下,換你叫我們隊長!」

「好啊,老子等你。」

這天之後,我們又跟札克打了好幾百次,沒有一次贏他,他這個隊長位置也依舊穩穩坐著。

後來,這個可惡的海盜又不知道去哪裡拐了兩名隊員,一個叫做克里夫、一個叫做李維,這兩個人也都是相當厲害的unknown

拐了他們也就算了,反正這兩個人本來就是聯盟成員,在哪個隊伍都一樣,可是隔了一段時間後,他竟然又從表世界拐來一個小女生!

這、這……他要改行當人口販子嗎?

雖然很不服氣讓這個傢伙當隊長,不過……

『比起人口販子,我覺得札克還是當E-23小隊的隊長比較好。』艾希用語重心長的口氣說道。

『同意。』我點頭。

經過討論,我們決定不跟札克搶隊長的位置了。

但是,總有一天,我們還是要把他打到趴下!

 

 

 

貓邏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