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場畢業考兼聯盟測驗,不及格的學生一共有三千多人,佔了總人數的四分之一,聽到有這麼多人失敗,夏綠蒂等人嚇了一大跳,心底暗暗慶幸自己不是其中的一人。

一離開測驗場,蜜亞隨即拉著札克衝到潔西卡面前,請她安排專機,迅速送她與札克以及南宮狩回聯盟總部。

抵達總部後,蜜亞立刻將札克的情況跟古羅.松風說了,讓他對札克進行各項身體檢查,而南宮狩則是將他收集到的數據複製成兩份,一份給古羅.松風進行分析,另一份則是拿給研究室裡的幾位前輩,請他們搜尋資料庫裡相符的數值。

這一忙,就足足忙了三天三夜。

而這三天裡,蜜亞除了陪伴在札克身旁之外,就是跟古羅.松風討論札克的病情。

與先前幾天一樣,札克陷入昏迷的時間越來越多,唯一讓蜜亞稍微安心一點的是,聯盟的醫療設備很優秀,稀釋過後的生命原液被當成點滴,全天無休地輸入札克體內,讓他能夠穩定地活著。

生命原液是從精靈族的生命樹萃取出來的液體,若是在平常狀態,一滴生命原液的能量,就足夠灌爆一個人,這「灌爆」可不是誇張的形容詞,而是「動詞」,身體是一種容器,裡頭盛裝的就是生命的能量,試想一下,要是一下子將一堆氣體灌入氣球,那是什麼樣的後果?

生命原液的能量很強大,一個不小心,救人反而會變成殺人,就連聯盟最傑出的治療師凱特,在使用它的時候也是相當謹慎。

在古羅.松風的審慎規劃與南宮狩精細的計算下,輸入的液體與札克流逝的生命能量相等,在他體內形成恰到好處的平衡。

然而,為了避免出錯,古羅.松風可說是時時刻刻在觀察札克的狀態,幾乎每三小時就調整一次生命原液的輸入份量,治療上相當小心。

「蜜亞、古羅!你們知道克莉絲汀跟聖法瑪在哪裡嗎?」潔西卡出現在醫療室內,語氣帶著些急迫地問。

「不知道。」蜜亞搖頭。

她回到總部後,整個心思都放在札克身上,別說克莉絲汀了,就連E-23小隊的其他成員,她也沒去留意他們的動向。

「她們兩位應該還在北城郊外。」古羅.松風猜測的回道:「前陣子克莉絲汀榮譽顧問找了聖法瑪小姐一同出門,說要在北城郊外的聯盟備用土地上建造醫療分院,上星期北城分院已經落成了,凱特老師他們也都轉去那裡進行復健治療。」

「原來是這樣啊!難怪我總覺得醫院少了很多人。」潔西卡後知後覺的點頭。

「凱特他們的復健還順利嗎?」蜜亞問道。

想起自己回來之後,一心只擔心著札克的情況,竟然還沒去探望過凱特等人,她突然覺得十分內疚。

「很順利,那邊的復健設備都是目前最新的機器,各項器材都相當完善。」說到這裡,古羅.松風像是想起什麼,神色變得有些詭異。

「怎麼了嗎?」察覺到他的神色不對,蜜亞與潔西卡隨即緊張起來。

「那個……接下來的話只是我的個人觀感,但我絕對沒有毀謗克莉絲汀榮譽顧問的意思,純粹是個人喜好的問題,妳們千萬不要誤會。」回答之前,古羅.松風先緊張地解釋,直到蜜亞與潔西卡面露茫然地點頭,他這才又繼續說下。

「克莉絲汀榮譽顧問……似乎很喜歡骨頭。」他尷尬地漲紅了臉,「聽說克莉絲汀榮譽顧問在表世界參觀過一座骸骨教堂,據說她很喜歡那座教堂的設計,回到裡世界之後,她自己也曾經試著模仿、建造,不過最後沒有成功,現在有了聖法瑪小姐的異能輔助,她就一發不可收拾的……」

古羅.松風嚥了嚥口水,省略後續的話,雙手更是不安地扳著手指。

「克莉絲汀榮譽顧問所設計的北城分院,全都是以骸骨製成,骸骨病院、骸骨床、骨頭桌子、椅子、衣櫃……很多很多的骨頭。為了搭建這樣的一個環境,克莉絲汀榮譽顧問命人到處搜刮骸骨,足足用了二十架運輸機才運完,那數量真是相當驚人。」

聽著古羅.松風的描述,蜜亞與潔西卡開始想像那樣的場景,表情隨即變得有些僵硬。

「克、克莉絲汀榮譽顧問設計的分院,自然是相當傑出,這一點絕對不容置疑,我護送凱特老師與其他人過去時,有仔細地參觀過,各個環節安排的相當巧妙,非常的舒適、便利,真的很棒!」

古羅.松風非常用力的點頭,像是生怕蜜亞與潔西卡不相信一樣。

「只、只是啊,如果醫院的燈光顏色能換一下,不要用冷藍光或是螢綠光,而是用柔和的色調,感覺會比較好,還有那些病床,我還是比較習慣白色的床單,黑色的床單看起來有一點……兩位要是遇到克莉絲汀榮譽顧問,可不可以向她建議一下?」

古羅.松風用著可憐兮兮的表情央求道。

「蜜亞,這件事情就交給妳了。」潔西卡拍上她的肩膀,很乾脆地將這件麻煩事丟給她。

「妳不是要找克莉絲汀?等一下妳見到她直接跟她說就好了啊!」蜜亞回以甜美笑臉,笑得一臉的天真無邪,輕輕鬆鬆就將這件事情給推了回去。

……為什麼現在的蜜亞看起來很像克莉絲汀?是錯覺吧?古羅.松風揉揉雙眼,試圖將那恐怖的形象抹去。

蜜亞這麼乖巧善良,怎麼可能會像那位惡質而且又相當自我中心的榮譽顧問?嗯,一定是我這幾天太累,看花了眼!啊,善良的精靈女神啊,我這絕對不是在毀謗尊貴的克莉絲汀女王,咳、是克莉絲汀榮譽顧問……

古羅.松風默默地在心底懺悔。

接到蜜亞丟回的麻煩,潔西卡的嘴角抽了抽,雙手一拍,狀似想起什麼般的喊道:「對了!我剛才接到靈魂原野的求救訊息,亡魂領主說有人闖入他們的領地,還對他們投擲了奇怪的東西,不少亡魂因此變得狂暴、嗜殺,他還說那個人用那奇怪的東西控制了不少亡魂……」

「控制靈魂?」古羅.松風詫異地驚呼,「怎麼會有人做出這麼殘忍的事情?太過份了!」

「知道是誰嗎?那個人用了什麼樣的手法?」蜜亞緊接著追問:「有派人過去瞭解狀況了嗎?」

「幕後的那人還不清楚是誰,也不知道對方是用了什麼辦法,亡魂領主他傳來的訊息並沒有說得很清楚,我想他應該也還沒弄清楚狀況吧!亡靈的應變反應總是比較慢。」這句話並不是批評,潔西卡只是就是論事的敘述。

因為懷抱著強大意念而留在世上的亡魂,在時間的洪流下,會逐漸失去對週遭事物的感覺,情緒逐漸變得麻木。

可以說,他們的時間在死去的那一刻就停止不動了,沒有未來、不會隨著時光的腳步前進,就只是活在過往的記憶中,不斷緬懷著過去,也因為這樣,當他們遇到狀況時,反應上自然就顯得相當遲緩。

「目前已經讓監控室的人調動衛星資料,看看能不能從過去的紀錄影像找出蛛絲馬跡,喬治亞的小隊也已經準備就緒,二十分鐘後就會搭乘運輸機出發。」潔西卡說出了目前的安排,「安格羅德總長說,這件事情涉及到靈魂,克莉絲汀對靈魂學的研究是聯盟裡最頂尖的,他想請克莉絲汀跑一趟靈魂原野查看,同時也希望靈魂巡者─聖法瑪小姐能夠從旁給予協助。」

雖然安格羅德總長的調度與理由都很正常,但聽在相當瞭解他的蜜亞耳中,就顯得有些古怪。

「她們兩個得罪總長了?」蜜亞低聲詢問。

雖然靈魂原野的情況聽起來很嚴重,但也還沒到需要克莉絲汀這位榮譽顧問出馬的地步,一般都是交由老資歷的聯盟成員處理,像是潔西卡、阿羅約這幾個人就足以應付。

更何況,安格羅德除了點名克莉絲汀之外,還要求要聖法瑪這位靈魂巡者同行,殺雞焉用牛刀?讓這兩位頂尖強者出馬,就算要讓整個靈魂原野消失也綽綽有餘!

「咳!根據安德烈的情報來源,聽說她們兩個用很不和平的手段,制服了安格羅德總長,搶劫了他的點心櫃,還將他冰箱裡的烤布丁全都吃完了。」

「……瞭解。」蜜亞額冒黑線的點頭。

對於這位甜食控總長,這種行為的確是相當令人憤怒,也難怪他會故意公報私仇了。

就在這時,外頭突然傳來一聲尖銳的煞車聲,那刺耳的煞車聲拉得很長,足足有過了十多秒才安靜下來。

「這聲音……」

蜜亞與潔西卡互望一眼,敢將車子開進聯盟總部裡頭,而且還停車停得這麼囂張的,也只有一個人了。

緊接著,克莉絲汀那高亢而得意的笑聲傳入兩人耳中,「不愧是我設計的骷髏跑車,不只外型出色、性能也相當好!」

「瘋子!妳這個白痴、喜歡刺激、沒有神經的瘋子!」同坐一車的哈蒂嘉,揪著克莉絲汀的衣領朝她怒吼,臉色相當難看:「妳以為妳在開戰鬥機嗎?竟然用時速三百的高速行駛!而且過彎還不減速!剛才我如果沒有及時抓住車身,我早就被甩出去了!該死的!以後不准妳開車!聽到沒有!不然我就直接把妳埋了!」

聽到爭執聲,蜜亞與潔西卡立刻朝克莉絲汀等人的方向跑去。

只見一台由骸骨拼裝成的跑車,就這麼停在外頭的庭院,骸骨車門、骸骨車蓋、骸骨方向盤……除了擋風玻璃、後照鏡與車燈之外,其他全都是一根根森白的骨頭,就連車子的輪胎也是骸骨!

「這樣的輪胎能跑嗎?」潔西卡好奇地蹲在輪胎旁打量。

這一瞧,她才發現,這骨頭拼成的輪胎竟然有彈性!似乎是經過某種特殊的手法處理過。

跑車是敞篷車,車上坐著三人,克莉絲汀是駕駛、哈蒂嘉坐在後座,副駕駛座則是聖法瑪。

比起還有力氣罵人哈蒂嘉,聖法瑪的狀態就差了許多,她的臉色原本就相當蒼白,現在更是白的發青,她就這麼目光呆滯的坐著,雙手緊緊抓著車門,指節泛青,指尖甚至掐穿了骸骨車門。

而那些總是環繞在她身旁的藍色魚精,現在全都氣息奄奄、疲軟無力地垂掛在車門上,魚嘴一開一合,一顆顆乳白色氣泡自牠們的嘴裡冒出,看起來活像是生病了一樣。

「聖法瑪,妳、你們還好嗎?」蜜亞關心的看著她與魚精們。

「不。」聖法瑪緩緩地轉頭望向她,失焦的目光這才重新有了焦距,「我,很不好,魚精,非常不好。」

應著她的回答,魚精們紛紛發出虛弱的哀鳴,聽起來像是對克莉絲汀的抗議。

另一邊,哈蒂嘉依舊對克莉絲汀罵罵咧咧,掐在她衣領上的手不斷來回扯動,活像是想將克莉絲汀的脖子搖斷一樣。

「……我一定是腦袋被食腦屍啃了,才會答應讓妳開車!要是早知道妳開車時比那些綠皮小怪還狠,我絕對不會讓妳碰方向盤!瘋子!噢!不行了,我的頭好暈!好像被縫合怪扭下來又縫回去一樣,胃也很難過,好像有一堆三頭巨獸在裡頭打滾,該死,這一切都是妳的錯!」

哈蒂嘉一手扶著額頭,一手揉著肚子,狀似十分虛弱的倒回座位上。

「噢!為什麼會這樣?我可是從沒生病過呢!現在竟然坐一趟車就覺得頭暈眼花、全身無力,該不會是魔力出現錯亂了吧?」

「妳現在這種狀態叫做『暈車』。」克莉絲汀沒好氣的白她一眼,揉著脖子,左右轉動了幾圈,剛才被哈蒂嘉這樣掐著頸子搖晃,她同樣也不好受。

就在這時,潔西卡的手機響了。

「什麼事?嗯?在靈魂原野查到可疑影像?好,我馬上過去!」

結束通話後,潔西卡將靈魂原野發來的求救訊息跟克莉絲汀等人說了一遍,瞭解情況後,一行人快步走向監控室查看景象。

雖然說是「監控室」但其實它並不是只有一間房間的大小,它的面積足足佔了一個樓層。

聯盟的監控室負責掌控裡世界各地的情況,成員足足有三百多人,偌大的監控室裡頭,有著最高科技的監控設備以及將近五百個光學螢幕,螢幕裡頭顯示著不同的景象,只要花點時間巡視一圈,就能掌握裡世界正在發生的情況。

在監控室的大型主螢幕上,一個影像被特地放大、定格著,直到克莉絲汀等人來到,這個影像才開始播放。

影像紀錄的顯示時間是在九天前,一個薄霧瀰漫的清晨時分,地點是靈魂原野的某處。

大地一片靜寂,就連不用吃飯與睡覺的亡魂,此時也各自停在一個定點,模樣狀似在發呆。

「不是說有找到可疑的人嗎?人呢?」等待了幾秒鐘,潔西卡首先按耐不住性子的追問。

「快出現了,再過三秒。」監控室的負責人回道。

他的聲音才剛落下,畫面上也出現了動靜,在影像邊角處的地上,鬆軟的地面突然隆起一個土堆,緊接著一顆鬼鬼祟祟的半圓物體鑽了出來。

眾人定眼一看,這才發現那是一個戴著斗篷的人頭。

那人沒有貿然從地洞裡起身,而是只露出半顆頭,謹慎地察看四周,露出的半張臉被斗篷的陰影遮住,讓人看不清楚他的樣貌。

「這是什麼鬼東西啊?地鼠族?」潔西卡瞇起雙眼,想要看個仔細,卻是徒勞無功,對方將自己遮得嚴嚴實實,很難清楚他的臉。

就在眾人都對這個人的身份感到好奇時,聖法瑪的神情卻透著迷惘。

「感覺很熟悉,我好像認識他。」她站到螢幕前,神情茫然而困惑地打量影像。

不一會,螢幕裡頭的人確定周圍安全後,爬出了洞穴,隨著他的舉動,斗篷的帽子滑落,露出了他的臉。

那是一張有些滑稽的臉,小平頭髮型、大圓臉、雙下巴、塌鼻子、小耳朵,眼睛呈現倒三角狀,唇上有著兩撇小鬍子,長袍下的肚子也是圓滾滾的凸起。

「呃?胖地鼠?」潔西卡皺了皺眉,「我記得地鼠族都是瘦瘦、矮矮、扁扁的,這傢伙這種身材……有辦法鑽過那些通道嗎?」

眾人的注意力都集中在這名矮胖男子身上,沒有人注意到聖法瑪的臉色微變,向來平靜的眼眸裡逐漸凝聚著風暴。

螢幕裡,只見那名地鼠男子左右張望了一下,而後腳下蹬了幾下,那地洞就自動填平了,連一點痕跡也看不出來。

直到這時,潔西卡等人這才明白,為什麼他們老是找不到人,這麼高明的隱匿手法,就算是聯盟的追蹤高手也拿他沒轍。

地鼠男拿下頸子上的項鍊,短胖的雙手握在古錢幣鍊墜的兩端,他口中喃喃唸咒,一道淡銀色波動自古錢幣發散而出,就像在平靜如鏡的湖水投下一顆石子,那銀色波動呈水紋狀往外擴散。

與此同時,男子閉上雙眼,像是在感應什麼般,靜靜地在原地站了幾分鐘。

當他再度張開那雙倒三角眼時,臉上露出一個猥瑣的笑容。

選定一個方向後,地鼠男邁步朝那個方位走去,途中曾遇過幾名亡靈,當那些亡靈朝這個入侵者咆嘯,甚至揮舞那乾瘦蒼白的雙手,想要攻擊地鼠男時,地鼠男拿出法杖,朝對方丟出幾個瞬發法術,法術的黑色光芒瞬間將那些亡魂擊潰,可憐的靈魂連一聲慘叫都來不及發出,就這麼化為煙霧散去。

地鼠男就像是在逛自家後花園一般,大搖大擺的走著,這囂張的模樣跟他早先鑽出地洞時,那畏畏縮縮的態度截然不同。

在他行走途中,一些發現他的亡魂充上前試圖攔阻,但亡魂們的下場全都一樣,被黑光擊中後,化為煙霧。

「這傢伙究竟想做什麼?」潔西卡一臉的困惑,在她看來,靈魂原野並沒有值得他人覬覦的地方。

一般來說,像地鼠男這樣強行闖入一個地方,肯定是因為那個區域有他想要得到的東西,而一般情況下,會引起人貪念的也只有「利益」,然而,不管是名、利、或權勢,這些東西根本都沒辦法在靈魂荒野找到。

靈魂荒野是一個相當貧瘠的地方,在這裡活動的都是亡靈,亡靈不需要吃穿、不需要經營謀生,所以這裡沒有財寶、沒有古蹟寶藏,就連土地也沒人開墾耕種,這裡唯一有的東西,就是亡魂,一大堆的亡魂。

就算地鼠男掌控了靈魂荒野又如何?這裡的亡魂並不會聽從他的號令,憑他一個人也不可能統治整個區域。

這樣的疑惑不只潔西卡有,其他觀看影片的人也有同樣的想法,像這種強行入侵某個區域的行為,他們見多了、也看多了,那些人的目的都是為了一個「利」字,只要有足夠的利益,就算是殺頭的生意也會有人做,只是他們不明白,像靈魂荒野這種近乎可說是荒涼的地方,哪裡來的利益可圖?

難道這片土地底下有沒被發現的古代遺跡?

還是說,曾經有人在這裡留下了寶藏?

又或者,這塊地具有豐沛的元素,甚至有可以增進法師力量的元素泉源?

眾多的念頭一一浮現,卻又被逐個否決。

靈魂荒野歸屬聯盟少說也有幾千年了,聯盟在這裡探勘的次數不下百次,要是這塊土地有什麼異常,聯盟不可能沒有發現。

眾人的困惑沒有持續多久,螢幕上的地鼠男就給出了解答。

「那個是……靈魂祭壇?」蜜亞眨了眨眼,有些不確定的說道。

地鼠男此時站在一處場地外圍,灰白色的岩石搭建成矮牆,繞成了一個「ㄇ」字型,矮牆的四個邊角放置著四塊石碑,石碑上雕刻著具有魔力的咒語,除此之外,每塊石碑前方還放置了一個火把形狀的黑色柱體,柱體的頂端是彎月造型,下凹的底端漂浮著一簇青綠色火焰。

靈魂祭壇的佈置莊嚴而簡潔,除了火炬與石碑之外,被矮牆圍繞起來的空地,就只有一個三層式祭壇,祭壇上安置著一個琉璃材質的半圓物體,形狀像是波浪花邊的大盆子,透過半透明的外壁望入,裡頭燃著一團冰藍色火焰。

發現地鼠男的目標是靈魂祭壇,克莉絲汀的臉色微變,掛在嘴角的笑容斂去不少。

「他來這裡做什麼?難道祭壇下面有寶物?」潔西卡並不是很清楚靈魂祭壇的功用,所以她的想法也就侷限在財寶上頭。

站在靈魂祭壇入口處,地鼠男無視周圍靈魂的咆哮與怒吼,用著跟剛才一樣的動作,將頸上的古錢幣墜飾平舉,嘴裡又喃喃念出了一段咒語,詠唱的聲音沙啞且略微尖銳,聽起來有些刺耳。

「這個咒語有什麼用處?」

潔西卡這時也察覺不對勁了,她望向克莉絲汀詢問,希望她能夠給予解答,但後者只是面色凝重的盯著螢幕,而站在一旁的聖法瑪則是一臉慍色,蒼白的雙手握成拳頭,像是在隱忍著什麼。

咒語很長,地鼠男足足唸了兩分多鐘才終結。

古錢幣再度發出亮光,與先前的銀白光輝不同,這次的光芒是如同暮色的紅橙色,光芒形成半圓形結界將地鼠男包裹住,而後古錢幣又放出了一束虹光,朝祭壇上的冰藍色火焰筆直地射去。

盛裝火焰的琉璃容器並沒有阻隔住這道光束,當虹光與火焰接觸時,虹芒瞬間融入了冰藍色焰火裡頭,就像在藍色顏料裡摻入的紅色,那純粹而清澈的冰藍火焰逐漸混雜成紫色火球。

當地鼠男進行這一切動作時,周圍的亡靈發現聖地被侵犯了,個個憤怒的撲向他,但他們枯瘦而尖銳的指尖還沒碰觸到地鼠男,就被保護地鼠男的結界壁給燒成灰燼。

儘管如此,亡靈們還是沒有停下攻擊,仍舊像飛蛾撲火一樣地衝向地鼠男,試圖以這樣的犧牲換取攻擊他的機會。

看著亡靈們無視自身性命、前仆後繼的壯烈模樣,潔西卡不由得皺起雙眉。

「他們在做什麼?明知道打不過,為什麼不先撤退再想辦法?」她不解的問。

「不能退。」克莉絲汀目光冰冷的回道:「這裡是他們的聖地,那個靈魂祭壇上的火焰是所有亡魂的生命之火,要是火焰熄滅了,亡靈一族也會消失。」

「這個地鼠男跟亡靈有仇嗎?」聽完克莉絲汀的解釋,潔西卡第一個想到的是對方想要熄滅火焰,讓靈魂原野上的亡魂消失。

然而,接下來的事情讓她驚愕了,當靈魂祭壇上頭的火焰變成了純粹的紫色時,猛烈攻擊地鼠男的亡靈們瞬間停下動作,他們如同木偶般的靜靜站立著,神情茫然而呆滯。

與此同時,地鼠男發出低沉的嗤笑聲,就如同高高在上的君王,鄙視而輕蔑地掃了亡靈們一眼。

「就憑你們也想跟本大人鬥?呸!」

地鼠男啐了一口,邁開步伐,跨入祭壇的門檻,朝靈魂火焰的方向走去。

「他、他怎麼能進去?」潔西卡詫異地驚呼。

雖然對亡靈的東西不是很瞭解,但她畢竟是聯盟資深成員,經歷的事情多了,見識自然也不弱,靈魂祭壇就跟牛頭族或其他種族的聖地一樣,都有結界或其他力量保護著,一般人是無法擅自闖入的。

見到祭壇的結界被破壞了,克莉絲汀的神情更加嚴肅,當她還是哈蒂嘉的學生時,曾經跟隨哈蒂嘉去過靈魂原野,當時,哈蒂嘉曾帶她站在靈魂祭壇外邊,指著靈魂祭壇的結界符文講解它的威力與作用,直到現在,克莉絲汀仍然記得導師說過的一句話……

「雖然這裡的結界防禦力比不上聯盟,但也只是稍微差了一點,就算是力量強大的黑龍跑來,想要破壞這裡,也要花費不少力氣。」

而現在,那個防禦力只比聯盟的力場結界遜色一些的結界,竟然就在她眼前,輕輕鬆鬆的被人給破除了。

這個地鼠男究竟是誰?他想要做什麼?

 

貓邏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