距離「亡靈暴動」事件已經過了一年八個月,鷹眼傑克這群海盜也當了一年八個月的聯盟成員。

他們並不是自成一隊或是併入札克的E-23小隊,海盜們經過登記、報到與測驗之後,他們被打散混入其他分隊。

這樣舉動有一半原因是為了監控他們,省得他們到處惹事生非──就連札克自己也不相信,他的這群海盜兄弟會「循規蹈矩」、「服從命令」,所以這樣的安排肯定是必須且必要的。

在大航海的那個年代,有些人是因為生活所逼,不得已才成為海盜,但更多的人是因為性格關係,喜歡逞兇鬥狠、四處尋求刺激與冒險,這才自願性地成為海盜。

一開始,札克因為擔心這群兄弟們不適應現代的情況,只要一有空就會跑去找他們,盡力讓他們融入聯盟的生活。

不得不說,海盜們的適應能力還真是相當不錯,除去開頭十幾天的「學習期」,後來他們的表現幾乎與現代人沒什麼兩樣。

執行任務時也一樣,雖然剛開始總是有些生澀、不盡完美,但也沒有出過什麼大紕漏,再加上他們的戰鬥經驗豐富,在戰場上的表現遠比剛從學校出來的畢業生還要出色。

就在眾人都以為,日子將會和平、順利的持續下去時,狀況發生了……

「札克,不好了!」蜜亞氣喘吁吁地衝入小隊辦公室,此時的她已經是E-23小隊的一員。

「傑克船長還有你的那群兄弟,他們偷了飛艇還有物資跑掉了!」她激動地朝札克嚷著。

被偷走的海空兩用飛艇雖然不是最頂尖的,但卻是用途最廣、最受歡迎的一款,除了飛艇之外,鷹眼傑克他們還偷走將近一個大倉庫的物資,光是罐頭食物就夠他們吃上兩、三年。

這樣的舉措很明顯是在向聯盟的眾人宣告:「我們走了,不回來了,不再當聯盟職員了。」

「喔……」坐在沙發上看報紙的札克,頭也不抬的應了一聲,表示他聽到了。

「喔?」蜜亞瞪大金眸,「他們走了耶!不會再回來了,你就只是說一聲『喔』?」

「嗯,很正常啊,他們不是那種會在一個地方待很久的人。」札克點頭回道,目光仍停在報紙上。

「正常?」蜜亞呆愣住了。

來辦公室之前,她預想過札克可能會出現的反應,像是:激動、憤怒、傷心、失望等等,而眼前這種「理所當然」的淡然,絕對不在她的設想範圍內。

「你早就知道他們要走了?」札克都已經表現的這麼明白,要是她還想不通,那她肯定是個遲鈍的笨蛋。

「嗯。」札克的目光終於從報紙上移開,「他們能夠忍這麼久,我還蠻訝異的,還以為他們真的想在陸地上生活,現在才發現,船長他們其實是想學習『技術』,畢竟海盜不能沒船嘛!」

所以鷹眼傑克他們才會留在聯盟,在學習現代知識之外,還學了修船與駕船的技術。

「你……你該不會也有參與吧?」蜜亞質疑的看著他。

札克視他們為「兄弟」,而他們卻連聲招呼也不打,逕自走人,他怎麼可能一點都不生氣?他可是「被拋棄」的人啊!

札克故作神秘的笑了笑,沒有回答,但這樣的舉動已經足以讓蜜亞浮想翩翩。

她的目光一轉,望向一直沒有開口說話的E-23小隊其他成員。

「其他人也有幫忙吧?」她雙手交疊胸前,挑眉說道:「讓我猜猜……李維負責處理監控設備還有中央控制系統。」

就算海盜們再聰明、再厲害,也不可能一年多就能入侵聯盟的中控系統,切斷警戒裝置、打開由電腦控制著的門鎖,所以他們一定需要外援,而電腦水準高超的李維,便是最好的人遠。

被蜜亞指名的李維,端起咖啡喝了一口,而後又繼續在筆記型電腦上敲敲打打,確認他剛才入侵主系統的痕跡已經全數抹消。

「除了李維之外,克里夫也應該有幫忙吧?例如盜取鑰匙之類?」蜜亞的目光移向坐在札克對面的他。

克里夫回以一個迷人的微笑,手上把玩著一把看起來頗有年代的古董匕首,刀柄處是以整根的象牙製成,與刀身接合的部位用了金、銀雙色絲線纏繞,上頭還鑲嵌著相當罕見的冰色寶石,製作手工相當精緻──這是鷹眼傑克臨離去時,贈送給他的禮物。

「至於奧勒與艾希……」蜜亞望向正在吃烤布丁與冰淇淋的兩人,「這麼『有趣』的事情,你們自然也不會退出,我想,倉庫那扇被燒焦的合金大門,應該是兩位的『傑作』吧?」

「唔……那扇門其實不是合金,只是強化鋼鐵。」艾希抬頭回道,嘴邊沾著烤布丁的殘渣。

「很累。」奧勒啃完冰淇淋後,打開了烤布丁享用。

雖然只是毀壞一扇門,但那扇門可是經過特殊強化處理,上頭還繪製著防禦魔紋,要破壞掉可不是那麼簡單呢!

「嗯嗯,真的很累!」艾希附和的點頭,「為了破壞倉庫的門,我們可是耗費了一大半能量呢!後來還差點因為脫力走不動,還好奧勒身上有帶著妳做的烤布丁,流失的能量才能夠補充……」

「……原來我的烤布丁還有『充電』功能啊?真是不錯呢!以後說不定還能替代電能場發電。」蜜亞皮笑肉不笑地回道。

感受到蜜亞語氣中的不悅,奧勒與艾希互望一眼,停止了進食的動作。

「蜜亞,妳好像不太高興?為什麼?」艾希眨著紅橙色雙瞳,有些納悶的問道。

「很生氣。」奧勒以肯定的語句說道。

因為雙子的話,札克等人也紛紛關注她的神情。

「還問我為什麼?你們不覺得你們很過份嗎?」蜜亞抿著唇,一副快要被氣哭的模樣。

「過份?」艾希又眨了眨眼,轉頭望向自家哥哥,「她說的『過份』,是我以為的那個意思嗎?」

「是。」

「那……我們做了什麼『過份』的事情,惹蜜亞生氣?」艾希困惑了。

「……」奧勒低垂眼眸,想了一秒,「沒有留烤布丁給她?」

「呃……」艾希看著桌上一堆吃剩的烤布丁容器,剩下的一個烤布丁在奧勒手上,他已經吃了一口了。

「蜜亞,現在已經是月底了,我的薪水已經花光了,等月初領薪水,我再買好多、好多烤布丁給妳,好不好?」艾希眨著水汪汪的眼眸,像小狗一樣可憐兮兮地央求。

「要不,分妳一半?」奧勒將手上的烤布丁捧高,準備將完好的另一半給她。

「……我不是因為這種事情生氣。」蜜亞無奈的扶額。

這可是她自己製作的甜點,要是想吃,她再去做不就好了?

「傑克船長他們與聯盟簽訂的是『臨時聘僱合約』,隨時都可以離開。」李維推了推鼻樑上的眼鏡,「雖然這次他們走得很匆忙,還『借』走了不少東西,但他們也說了,往後等手頭寬裕時,將會陸續還款。」

他用了「離開」這種脫罪的措辭,而不是「叛逃」或「竊盜」這類的罪名。

不過眾人也都知道傑克船長的「還款」說詞,肯定只是敷衍,誰看過海盜搶走東西後還會付錢的?

「船長他們不屬於這裡,而且也不適合。」札克有些忐忑的開口解釋,儘管行動時他不認為自己的行為有錯,但面對憤怒的蜜亞時,他還是覺得有些愧疚。

「就算我們沒有這麼做,船長他們還是會劫船離開,而且走之前還可能幹一票更大的。」從另一個角度來說,他們其實是在為聯盟減少損失。

「那為什麼瞞著我?」

為什麼瞞著?這個問題不是很明顯嗎?

「他們怕妳反對,擔心妳會阻止。」艾希回道。

「怕妳告狀。」奧勒補充道。

「我怎麼可能會做這種事情!」蜜亞瞪大眼睛叫嚷。

「札克說,妳是守規矩的好孩子,一定不會同意這種違規的事情,而且妳跟克莉絲汀很要好,說不定妳會把這件事情告訴她,這樣船長他們就走不成了。」艾希將札克的話複述了一遍。

「喂……」被出賣的札克怒瞪艾希一眼。

「太過分了!」蜜亞一臉委屈的看著他,「你怎麼知道我不會同意?就只是因為這種猜測就把我排除在外,其他人都參與了,就只有我被瞞著……」

「蜜亞,隊長不告訴妳,只是不想將妳牽扯進去。」克里夫替札克緩頰。

「這算什麼理由?我們是隊友吧?是夥伴吧?為什麼不相信我?」

「抱歉,我只是……」札克面露歉然,卻也無法找到合適的說詞,「對不起。」他坦率地認錯。

「要是道歉就能解決,那就不需要聯盟了!」蜜亞氣呼呼的回嘴:「我本來還打算幫船長他們舉辦歡送會的,結果你們竟然讓他們偷偷跑掉!」

「歡、歡送會?」這下子輪到札克等人錯愕了。

「蜜亞也知道他們要走的事情?」艾希好奇的發問。

「嗯,之前亨利還有老麥克有提過,他們還問我要不要一起走呢!」蜜亞點頭回道。

「既然他們都已經說了,那妳剛才怎麼那麼驚訝?」李維不解的追問,她剛才衝進辦公室的神情,不像是早就得到消息的樣子啊!

「他們只是說有打算要走,沒說是什麼時候啊!」蜜亞忿忿不平的回道:「明明說好會告訴我的,結果竟然食言了,虧我那麼信任他們,真是太過分了!」

「我們是前一天才被告知行動時間,他們應該也是臨時被通知的。」札克替那兩人解釋道:「船長的作風就是這樣,總是喜歡出人意表,讓人措手不及。」

蜜亞撇了撇嘴,勉強接受這個答案。

「我本來還打算,從旁幫他們一把,替他們隱瞞離開的事情,結果你們竟然把事情鬧得這麼大。」她責備的瞪著札克。

「這種事情怎麼可能隱瞞?」札克不以為然的挑眉。

如果船長等人只是單純的離開,那也就算了,但是身為海盜,他們怎麼可能沒有船?不管偷的是大船小船、新船舊船,聯盟這邊都會追究責任。

「誰說不行?」蜜亞揚起下巴反駁:「不過就是一些物資跟飛艇,只要在安檢流程上做些『調度』,報廢掉一些『廢品』就行了,誰會去注意『廢棄物』?」

「……」沒料到蜜亞竟然會有這種「偷天換日」的念頭,札克等人震驚的張大嘴。

剛才的話真的是蜜亞說的嗎?那個乖巧、安分、守規矩的蜜亞?

「幹嘛這樣看我?這個方案我覺得是最安全、最低調的,比起你們的行為,不覺得我的計畫比較好嗎?」蜜亞完全沒意識到自己說出驚人的言論。

「咳!的確,這個計畫比較完善。」李維將滑落的墨鏡推回,認同了她的說詞。

「就是嘛!」被人肯定,蜜亞滿意的點頭笑了,「這件事情,克莉絲汀雖然沒有說什麼,可是聯盟總長很生氣,還說要發出緝捕令,要不是我剛好在那邊,把這件事情壓下了,恐怕他們就要變成被裡世界通緝的罪犯了。」

「妳的意思是……總長決定不追究了?」克里夫覺得這是本世紀最不可思議的事情。

那位聯盟總長可是最小氣、最記仇的人,他會這麼輕易地饒了海盜?

「他一開始也不同意。」蜜亞訕訕地笑了笑,「後來我找了幾個人幫忙,然後……咳!跟總長做了一些『善意的溝通』,他就答應了。」

她說的很隱晦,但札克等人全都聽得十分明白。

依據蜜亞的交友情況,能夠在這件事情上給予協助,又能鎮壓住總長的人,除了克莉絲汀之外,就是同樣擁有「榮譽顧問」頭銜的聯盟創始者──先知圖阿納、冰龍族的龍王威廉以及獸族聖女莉莉亞大人,再不然就是克莉絲汀的導師哈蒂嘉,或是跟蜜亞交情很好的聖法瑪……

他們全都是隨便跺一跺腳就能引起裡世界暴動的大人物,聯盟總長雖然貴為前任精靈王,身份與他們相當,但……

單挑總是贏不了群毆的啊!

「雖然沒有實質頭銜,不過……蜜亞其實是裡世界的隱藏BOSS吧?」艾希悄聲對奧勒說道。

有了這些作風強悍又護短的強者當靠山,誰敢違抗她的意思?

「嗯,等級有999級的大BOSS。」奧勒相當認同的點頭。

儘管兩人是以「悄悄話」溝通,但說話的音量還是讓眾人聽得非常清楚。

李維再度推了推眼鏡,「蜜亞,小隊的任務經費有些不足,辦公室的電腦設備需要進行升級,妳能不能跟總長『討論』一下,請他再提撥一百萬給我們?」

「一百萬不夠吧?」克里夫從善如流的接口。「辦公室的設備也都很老舊了,這套沙發都破了,電視如果能再換大一點就更好了……」

「冰箱也太小了,冰不了很多冰淇淋!」艾希立刻跟進。

「嗯,要換掉!」奧勒跟弟弟站在同一陣線。

看著眼冒精光的他們,蜜亞無奈的扶額,「不合理的要求一律否決!李維,把你需要更換的設備明細給我。」

「謝謝。」李維推了推眼鏡,很快就從電腦中列印了幾張清單給她。

這場「竊盜風波」雖然聯盟總長答應不追究,但他還是小心眼地將這筆帳記在E-23小隊身上,從這天以後,他們的工作量提昇了兩倍,雖然附加的酬庸也跟著賺了不少,但還是讓他們感到有些吃不消。

還好,聯盟總長只是「小小地」發洩一下,刁難了三個月之後,所有生活又回歸到正常軌道上。

而後,時間又過了半年,某天早上,一名身穿黑色制服的快遞員來到E-23小隊的辦公室。

「你好,我是『快快快』快遞公司的快遞員,鷹眼傑克先生聘請我們送貨給E-23小隊。因為貨物太過龐大,要請各位到外頭收貨。」頭戴棒球帽的少年拿出一台黑色機器,用電子筆在上頭勾勾畫畫,進行工作上的流程。

「船長送東西給我們?是什麼?」艾希好奇的發問。

「這個……」他朝貨物名稱與規格看了一眼,「生鮮食品。」回話的表情有些微的扭曲。

「生鮮食品?魚嗎?船長他們改行捕魚了?」艾希偏著頭,一臉不解的問。

「我喜歡螃蟹。」奧勒回道。

「海鮮的話,貝類也不錯,生蠔挺好吃的。」克里夫插嘴道。

「深海魚含有豐富的不飽和脂肪酸、魚油,對身體有很不錯的益處……」李維推了推眼鏡,隨口介紹了幾種肉質鮮嫩的深海魚。

「札克很會煮海鮮料理呢!」蜜亞面露期盼的道:「之前作的海鮮總匯義大利麵好好吃!」

「咳!請各位跟我到外面收貨吧!」快遞員打斷他們的討論,他只想要快點交差,對他們要怎麼料理貨物完全沒興趣。

隨著快遞員來到聯盟的大門廣場,卻只見到來來往往的聯盟成員,並沒看到任何疑似貨物的物品。

「在哪裡啊?我怎麼都沒看到?車子是停在外面嗎?」艾希才想往門口走去,卻被快遞員制止了。

「麻煩請稍等一下。」快遞員按下掛在耳上的對講機開關,「可以降下來了。」

降?E-23小隊等人楞了一下,而後不約而同地抬頭望去。

一艘飛艇出現自高空緩緩降下,它的下方吊著一個長方形物體,直到距離接近了,眾人這才發現那是一個將近兩層樓高的大貨櫃。

當貨櫃落地時,發出了一聲相當沉重且驚人的巨響,離得近的蜜亞等人覺得地面也震動了一下。

看著眼前的巨大貨櫃,E-23小隊以及路過的路人全都瞠目結舌的呆楞著。

「最近總務部有買什麼東西嗎?」聯盟成員甲納悶的問。

「聞起來有海水的氣味,該不會是從海裡打撈起來的東西吧?」對大海相當熟悉迦納揉了揉鼻子,打了個噴嚏,「嘖!這還是極地冰源那邊的海水呢!水裡的冰氣好重。」

「札克,船長他們難道把海裡的魚都抓了嗎?」艾希抓了抓頭髮,一臉的苦惱。「這麼多的魚,要吃多久才吃得完啊?」

「賣掉。」奧勒給了一個不錯的提議。

「貨櫃要開啟了。」快遞員朝聚集過來的眾人喊道:「為了各位的安全,請大家不要站在貨櫃門前面。」

「咦咦?要在這裡卸貨嗎?這怎麼行呢?」蜜亞吃驚的叫嚷,要是將這一貨櫃的海鮮全數倒出,這廣場肯定會被海鮮淹沒的啊!

「請等一下,我去找倉庫來裝……」

蜜亞才想離開,快遞員先一步喊住她。

「不用擔心,我們已經做了冷凍處理,不會造成你們的麻煩。」快遞員微微一笑,轉身走到貨櫃旁,按下開啟貨櫃門的開關。

門開啟後,貨櫃得一邊微微往上提高,將裡頭的東西傾倒出來。

「呃……」

看著從貨櫃裡「滑」出來的大冰塊,眾人又是一陣沉默。

那個冰塊跟冰櫃一樣巨大,冰塊裡頭是一隻幾乎要「滿出」冰塊的「長毛獠牙龍象」。

長毛獠牙龍象據說有一部分的龍族血脈,所以牠們的體形是普通長毛象的兩倍,力氣相當強大,一頭撞去可以在冰層上撞出十數公尺的大凹洞。

「不、不是海產嗎?」艾希怔怔地看著眼前的龍象,預期與現實差距過大,讓他的腦袋呈現一片空白。

「我沒說是海產呦!」快遞員調了調帽子,露出相當標準的微笑,「送貨單上是寫著『生鮮食品』。雖然目前將牠冰凍著,但這隻龍象可是『活著』的呢!只是暫時因為低溫冬眠而已。」

「我記得……龍象好像是『保育類動物』?」克里夫望向身旁的李維。

如果真是被劃分在保育類裡頭,那這頭龍象就不能吃了呢!

「原本是。」李維推了推眼鏡,神情平靜的回道:「後來因為龍象繁衍的過多,造成冰原那邊生態不平衡,七年前已經從保育類劃分出來,可以『季節性』的獵殺。」

至於現在是不是狩獵季節,又或者這頭龍象是不是在合法的情況下捕捉的,這就不重要了。

「龍象肉好吃嗎?」札克一臉茫然的問。

「不知道。」蜜亞同樣一臉的困惑。

「據說肉質還不錯,富含豐富的營養,幼生龍象的肉質較為鮮嫩,成年龍象的肉很有嚼勁。」李維回憶著曾經看過的罕見美食報導,其中就有幾名美食家大讚龍象肉的美味。

「牠的筋適合燉、滷,腹部的肉最為細緻鮮嫩、富含油花,就算拿來生吃也十分美味,聽說會有一種甘甜的味道……」

雖然李維的解說語氣平靜無波,但卻讓人聽得食指大動、胃口大開。

「我們快點把牠解凍了吧!我肚子餓了!」艾希牽著奧勒的手,繞著龍象冰塊兜圈。「我還沒吃過龍象呢!聽說這種東西只有在很高級、很高級的高級餐廳才有?」

「高級七星級餐廳,季節限定特殊料理!」向來總是陰沉著臉的奧勒,此時也難掩激動,一雙橙紅色眼瞳閃閃發亮。

「據說在那種地方點一盤這樣的料理,需要花費一百多萬,而且份量只有八百公克。」李維補充道。

「天啊!那這隻龍象不就能賣好多錢?」蜜亞瞪大眼睛驚呼。

「不能賣!」艾希連忙張開雙臂抱著冰塊,做出護衛狀,但不到幾秒鐘,他便被冰氣凍得直跳腳,貼到冰上的臉頰與手都泛紅了。

「這是船長要給我們吃的東西,不能賣!」他著急的叫嚷,「我沒吃過龍象肉,好不容易有這個機會,絕對、絕對不賣!」

「對,不賣!」奧勒捧住艾希凍冰的手替他取暖,嘴裡連聲附和。

「別那麼緊張,我只是說說而已,沒真的要買。」蜜亞安撫的笑著。

「咳!要是各位驗收後沒有問題,麻煩請幫我在收貨欄上簽名。」快遞員將拿再手裡的黑色機器與電子筆遞上前,札克看也不看的簽下名字。

完成工作後,快遞員縱身在半空做了幾個飛躍,跳上了浮在半空的飛艇,揚長而去。

「這個人的身手真好。」蜜亞讚嘆地說道。

「這間快遞公司的職員水準都相當不錯。」李維意有所指的回道。

「我們快點找人煮龍象吧!」艾希興沖沖地提議,「餐廳的大叔應該會做吧?聽說他以前是七星級餐館的大廚呢!」

「走!」奧勒拉著艾希,想要立刻去將廚師找來。

最後,E-23小隊等人依舊沒有吃到龍象肉,因為那位高貴的聯盟總長以「這是失竊飛艇的賠償費」為由,硬將龍象搶走了。

為此,雙子兄弟倆很是哀怨地埋怨了好幾天,而其他幾人表面上不動聲色,但私下卻是小動作不斷。

在這之後,聯盟總長開始大災小難不斷,像是:走路不小心摔倒、喝水不小心嗆到,放在辦公室冰箱裡的烤布丁被人搬空,無故被系統主機當成入侵的敵人禁閉等等……

拜這位倒楣的聯盟總長所賜,報紙媒體多了不少有趣的新聞可以報導。

「系統主機失常,將安格羅德總長困在自己的辦公室裡,直到兩天後才被人救出,對於系統失常這一點,維修人員檢查過後卻沒發現問題……」

「精靈也會蛀牙?安格羅德總長前幾日因為右邊臉頰紅腫就醫,卻被診斷出右側的蛀牙導致牙齦紅腫,這項檢查報告可說是史無前例,眾所皆知,精靈是大自然的寵兒,具有得天獨厚的優良體質,一般種族常見的小病痛很少在他們身上發現。凱特醫官表示:『我翻閱了近千年來的精靈疾病史,安格羅德總長是第一位罹患齲齒的精靈,這件事情不容小覷,往後我將會限制總長的甜食攝取量。』」

「安格羅德總長又添一意外事故!前日,安格羅德總長在自家休息時,一時心血來潮,跑去花園整理花卉,結果卻不小心弄傷了自己的手……」

新聞媒體相當熱衷於報導安格羅德的倒楣事蹟,現在他只要一離開家裡或是總部,成堆的記者就會像蒼蠅一樣地追上他,他們沒有採訪或上前騷擾,就只是與他保持一段距離,手持紀錄裝置,安靜、乖巧地尾隨在他身邊,等待他下一個倒楣事件來臨。

記者們這麼「配合」的態度讓安格羅德很惱火,但他們又沒做出什麼違規或攻擊的舉動,所以他也無法命人逮捕或趕走他們,就只能鬱悶地瞪他們幾眼,讓他們退得遠一些。

直到克莉絲汀出面協調,讓安格羅德歸還五分之一的龍象肉,以及用各種名義給予E-23小隊補助,這件事才宣告終結。

後來,傑克船長他們又陸續寄了幾次「禮物」回來,每一樣都令人驚奇萬分、全是稀罕之物,像是相當罕見的火焰蜥蜴、黑市高價收購的深海冰晶、某位巫妖的水晶頭骨、被下了黑暗詛咒的匕首等等,很難想像他們究竟是從哪裡找出那些物品。

最後,那些東西自然能收的就收下,不能收下的就直接上繳聯盟,讓他們去處理。

因為海盜們的「出色禮物」,安格羅德總長透過札克與傑克船長聯繫上,將一些麻煩的任務外放給他們,雇傭他們替聯盟辦事,雙方各取其利,合作的相當愉快。

「蜜亞!我上次網購的血色骸骨法杖妳有看到嗎?」

一大清早,克莉絲汀慌張地衝進E-23小隊的辦公室,她花了好幾百萬買到手的血色骸骨法杖,竟然離奇失蹤了!

只可惜,克莉絲汀來得不是時候,E-23小隊辦公室現在正忙成一團。

「刀呢?蜜亞,妳有看到我的刀嗎?」札克在沙發、桌下等處四處翻找。

以前他可是武器從不離身的,但在蜜亞加入小隊後,因為蜜亞將小隊的事物管理的井井有條、井然有序,很多東西只要問一問她,她馬上就會將物品送到他手上。

被蜜亞這麼無微不至的「寵著」,札克自然也就墮落了。

不只是他,E-23小隊其他人也是差不多的處境。

「蜜亞,彈藥不夠了。」李維推了推眼鏡,用著相當無辜的語氣說道。

「不夠了?怎麼會呢?我上星期才補過貨啊!」蜜亞隨手一揮,札克找尋許久的彎刀就飄到他手上了。

「上次的任務用多了一些。」

「用多了?不是告訴你出任務不要亂掃射嗎?把敵人射成蜂窩也就算了,但是要是傷到路人或是有價值的建築物,那可是要賠錢的呢!上次炸壞的那兩棟建築物,賠償費上個月才剛還清……」

嘴上雖然是這麼說,但蜜亞還是從儲物櫃拿出十盒子彈給他。

「蜜亞,烤布丁沒了,我本來想帶一些去路上吃。」艾希嘟著嘴說道。

「我這裡有準備,等一下到了車上我在拿給你。」

「蜜亞,妳有看到我新買的鈴鐺嗎?」克里夫捧著一個箱子,裡頭裝滿他收集的鈴鐺飾品。

「哪一個?紅的、藍的、綠的、紫的?心紋、星紋、太陽紋、彩虹紋?」蜜亞一連串的反問。

比起其他人,克里夫的嗜好算是相當單純,他喜歡配戴、收集不同顏色與款式的鈴鐺頸環與飾品,就像女生喜歡購買各式各樣的衣服、鞋子一樣。

「是金色的呦!上面有玫瑰古銅暗紋,用一個紅黑相間的盒子裝著。」

蜜亞偏著頭想了一下,而後指尖一彈,置物櫃的抽屜裡飄出一個小盒子。

「是這個嗎?我昨天撿到這個盒子,不過我沒看裡頭的東西。」

「就是它,謝啦!」克里夫開心地戴上鈴鐺頸環。

「蜜亞……」克莉絲汀才想說話,卻被蜜亞打斷了。

「大家都準備好了嗎?要出發了喔!今天的任務目的地有點遠呢!」

「要去哪裡啊?」艾希好奇的問。

「西北邊的『薩由城』,聽說那裡出現新品種的怪物。」蜜亞回道。

「蜜亞,妳有看到──」克莉絲汀又想插話,卻再度被打斷。

「薩由城?我們就是在那裡出生的喔!」艾希瞪大雙眼,一臉驚喜萬分的模樣。

「咦?那邊是你們的家啊?」蜜亞意外的驚呼。

「不是家,是地盤。」奧勒糾正道。

「地盤?」蜜亞有些無法理解。

「蜜亞,我的血色骸骨法杖……」

「要去那裡的話,要快點出發,不然到那邊就是晚上了呢!」艾希拉著蜜亞的手往外走,「到車上我再跟妳說我們以前的事情,我們可是在那邊生活好久呢!聯盟的人也是在那邊找到我們的。」

「走吧!」奧勒牽過蜜亞的另一隻手,無視滿臉鬱悶的克莉絲汀,拉著蜜亞往外走。

「蜜亞!」突然間,克莉絲汀撲上前,一把抱住她的腰。

「咦?克莉絲汀,妳什麼時候來的?」蜜亞這才注意到她。

「剛剛。」克莉絲汀一臉委屈得看著她,「妳有沒有看到我的血色骸骨法杖?」

「呃?」蜜亞皺眉想了下,「妳是說那根杖端是一顆血水晶骷髏頭骨,杖身是骨龍骸骨製成的法杖?」

「對、對,就是它,妳有看到嗎?」克莉絲汀連連點頭。

「前天哈蒂嘉跑來找妳,剛好看到那根法杖,她說上面附著很有趣的詛咒,要拿回家好好研究,把它拿走了。她沒跟妳說嗎?」蜜亞皺眉反問。

「……該死的小偷!」克莉絲汀咬牙切齒的哼了一聲,身形一閃,人就瞬間消失了。

「好了,出發吧!」札克收拾妥當後,拎著雙子的後領往旁一丟,宣告似地摟上蜜亞的腰部,領著她往外走去。

「混帳札克,有異性沒人性!」揉著摔疼的臀部,艾希氣沖沖地罵了幾句。

「哼!」奧勒冷哼一聲,邁步追了上去,硬將札克從蜜亞身旁擠開,示威性地朝他挑眉。

「你──」

沒等札克再次動手,艾希很有默契的佔據另一邊,並使出電流屏障,將札克隔離在外,讓他無法近身。

「隊長大人,我來幫你!」克里夫加入了「戰局」,形成二對二的局面。

隨後跟上的李維只是靜靜地看著他們,像裁判一樣,不介入任何一方,讓他們維持著平衡的局面。

看著幾人的吵吵鬧鬧,蜜亞啼笑皆非地搖搖頭,胸口被濃郁而甜蜜的溫暖填得滿滿地。

這裡,是她的「家」,她的歸屬。

她已經不再是那個害怕被拋棄的孤兒,而是擁有朋友、夥伴、家人……以及伴侶的蜜亞。

她是聯盟的成員,是E-23小隊的一份子。

 

 

貓邏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