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鼠男走上了祭壇,看著那已經變了顏色的靈魂火焰,嘴角流露出陰寒的笑意。

他在懷裡掏了幾下,拿出幾瓶試劑,拔開瓶口的瓶塞後,他將裡頭的紅色液體倒入火焰。

「轟」地一聲,那靈魂火焰就像把水倒入熱油鍋,激起了大量白煙,幾秒後,遮眼的白煙散去,那紫色火焰又恢復成原來的冰藍色。

「咦?火焰的顏色恢復了。」潔西卡眉頭微蹙,她越來越搞不懂對方想做什麼了。

「權杖……」聖法瑪臉色陰鬱,聲音低沉的道。

「啊?什麼?」潔西卡回頭望向聖法瑪,臉色瞬間一變,「聖、聖法瑪,妳要做什麼?」

聖法瑪緊抿著嘴,眼底燃著滔天怒燄。

喪失部份記憶的她,在見到地鼠男的臉時,腦中掠過了些許片段,而後,當地鼠男取出那條「項鍊」、詠唱出那段她再也熟悉不過的咒語時,失去的記憶全數回歸。

背叛、偷襲、盜取……過往的一切她全部想起了。

好,很好,看來我是低估你了,西毛司。

聖法瑪怒極反笑,周身凝聚著強大的黑氣,飄遊在她身邊的魚精,也紛紛張大了嘴,朝著螢幕發出無聲的咆哮,眼瞳赤紅,活像是狂暴化了一般。

「啪!」大螢幕被這股氣勢壓出了裂口,螢幕瞬間一黑,裡頭的景象也消失了。

「啊!螢幕!」

見到設備被破壞,監控室的人發出驚叫,但這場災難還沒結束,緊接著又有爆裂聲響出現,就像在放鞭炮一樣,「啪啪啪」地接連成串。

燈管、螢幕、電腦……監控裡的機器設備全都爆出了火星、冒出黑煙。

要不是蜜亞動作夠快,緊急發出一記「千里冰封」,將監控室的機器全都「冰鎮」住,鎮壓了可能發生的大爆炸,這間監控室甚至是整棟大樓,恐怕就要被摧毀了。

「聖法瑪,住手!」

發現聖法瑪周身的黑氣越來越重,儼然像是要變成了風暴,蜜亞急忙朝她大叫,試圖喚回她的理智。

「我、我會幫妳找到他,絕對會幫妳找到螢幕裡的人,妳先冷靜下來!」

「真的嗎?」聖法瑪瞬間平靜下來,就連魚精們也恢復平常的模樣。

「妳真能幫我找到他?」聖法瑪面露期盼的問,就連那雙無情無感的雙眸,此時也是閃閃發亮。

「真、真的!」被她用閃亮亮的眼神注視著,蜜亞立刻連連點頭,生怕只要她露出遲疑,就會讓她再度暴走。

「要怎麼找?現在馬上去找嗎?」聖法瑪繼續凝視著她,眼底的光芒更閃耀了。

「呃、對!我先去收拾一下東西,然後就陪妳找。」蜜亞額冒冷汗地點頭,她現在有一種被逼迫的壓力。

「等一下就能找到嗎?還是要等到明天?」

「這個……」

「已經找到了。」潔西卡開口替蜜亞解危,「靈魂原野……就是剛才畫面那裡,那裡的亡靈來向我們求救,說是有奇怪的人以奇怪的力量控制了亡靈。」

「既然被控制了,為什麼他們又能向妳求救?」聖法瑪瞬間抓出話裡的破綻。

「求救的人是亡靈君主,他擁有靈魂祭壇的一半控制權。」潔西卡解釋道:「因為有靈魂祭壇給予的力量,他才能壓制對方的力量。」

「但是他也快壓制不住了。」一直沉默不語的克莉絲汀開口說道:「靈魂祭壇的力量已經在逐漸削減。」

如果不是因為這樣,那些厭惡與活人接觸的亡靈,才不會跑來跟聯盟求援。

「主、主人,聖法瑪主人,我終於找到妳了!」

驚喜的聲音自門口傳來,聽到這熟悉的嗓音,蜜亞詫異的回頭望去。

「札克!你醒了?你怎麼沒有待在病房休息?你……」

發現札克竟然已經能下床行走,蜜亞真是又驚又喜,但一看到他那無情無感、近乎冷漠的眼神,蜜亞心底突然覺得他好陌生,彷彿變了一個人。

「主人,我終於找到妳了。」札克邁步走到聖法瑪面前,屈起右腳跪下,向她恭敬地行禮。

「札克?你、你在做什麼?」蜜亞詫異的瞪大雙眼,而其他人也面露困惑的看著他。

「你……」聖法瑪定定地凝望著他,「你是索爾?」

「是的,主人。」

「你怎麼會在這個人身上?」聖法瑪皺眉詢問。

「回主人,我在這個生命體身上開了一條通道,我的意識可以經由通道連接,掌控他……」

「等、等等!你說你現在控制了札克的身體,那札克呢?」聽出了端倪,蜜亞神情驚恐而焦急地問道:「札克的靈魂還在吧?你、你沒對他怎麼樣吧?」

若「索爾」真的殺死了札克,蜜亞真不知道自己會對他做出什麼事情來。

對於蜜亞的詢問,索爾宛若沒有聽見,完全沒有理會,連一個眼神都沒有給她。

「喂!回答我啊!札克呢?難道你、你真的……」殺了他?

一想到札克很可能死了,蜜亞的情緒瞬間起伏劇烈,體內的魔力亂了,周身也開始縈繞出魔力亂流。

「天啊!不會又來了吧?」

「快、快制止她!」

看著眼熟的魔力暴動,監控室的人快速逃到門外,並向還待在室內的克莉絲汀與潔西卡求援,他們可不希望珍貴的監控器材又被轟炸一次啊!

「把札克還給我,把他完好無缺的還來!」瞪著發紅的雙眼,蜜亞臉色難看的命令,「要不然,我會『詛咒』你,毀了你!」

隨著蜜亞的宣告,一股強大的威壓撲向了索爾,讓他建立的「通道」引起了細微的振動。

儘管這動作不會對他構成什麼大影響,但還是讓他暗暗吃驚。

身為幽靈界的擺渡者,他可是擁有開啟「死界通道」的強大力量,就連掌控「冥者權杖」的聖法瑪,在力量方面也是遠不如他,而這位「生界」的小傢伙,竟然能讓他構築的通道產生動搖?

殺了?索爾腦中瞬間閃過這個念頭。

對於「阻礙」他向來不會留情,事實上,身為「船靈」的他,也沒有生者那些麻煩的情感。

他唯一有的,就只是「忠誠」。

專屬於「靈魂巡者」的忠誠。

然而,就在他打算行動時,卻接收到來自聖法瑪的意識。

不准動她!──相當嚴厲的意念,甚至還帶著微微地懲戒威壓,讓他的靈識隱隱泛疼,通道也再度起了漣漪似的顫抖。

「札克他還在對吧?回答我!」蜜亞瞪著眼,眼瞳裡滿溢著焦急。

「他沒死。」聖法瑪替索爾答覆了問題。

「那他……」

「沉睡中。」這句話是索爾回的,他望了聖法瑪一眼,又接著道:「等事情結束,我會把他還給妳。」

「什麼事?你要用札克的身體做什麼?」蜜亞緊張的追問。

「……」索爾再度沉默了。

「你把這段時間的事情說一遍吧!」聖法瑪命令道。

「是。」

在聖法瑪的示意下,索爾以平穩呆板的音調,開始述說聖法瑪莫名離開後,他的所作所為。

在聖法瑪莫名失蹤後,他到處尋找她的下落,在表、裡世界不斷來回穿梭,跨界穿梭是一件相當耗費能量的事情,因為主人不在,他的力量無法獲得積蓄,最後他便開始吸收亡靈與生靈的力量。

生靈最豐富的來源是在大海,儘管索爾主要目標是海洋中的生物,但偶爾也會不小心波及到路過的船隻,札克與他的海盜夥伴便是無辜被波及到的一員。

索爾之所以迴避人類,只是因為聖法瑪不喜歡無故獵取人命,又因為她沒有明令禁止,所以索爾也就沒有刻意挑選,凡是出現在他狩獵範圍裡的,他統統來者不拒,管他是人是魚還是啥東西,只要能提供他力量,他便一併吞噬了。

說起來,札克算是相當「好運」,在索爾吞噬他時,意外發現他的波長與自己相符,很適合當成「替身」使用。

身為船靈,索爾是不能離開船隻的。

於是他便放過札克這條小命,在他身上開了通道、改造了札克的身體體質,抱持著「也許他能遇見聖法瑪」或「聖法瑪應該能察覺到他身上的力量,找到他」的想法,將札克丟上岸去。

「……聽起來怎麼很像是拋魚餌、釣大魚?」潔西卡低聲說道。

「相較於幽靈船這個大餌,札克這條餌未免也太小了吧?真搞不懂他在想什麼。」蜜亞以差不多的音量嘀咕著。

「我也是這麼覺得。」潔西卡認同的點頭附和,「這種機率簡直比中樂透的機率還小,聖法瑪能夠遇見札克,還真是走了狗屎運。」

「畢竟是船靈,思維上可能不是那麼靈活。」考量到對方的身份與力量,克莉絲汀難得的含蓄。

對於幾人的評論,索爾完全充耳不聞,說完話後就只是靜靜地站在一旁,像僕人一樣的等待差遣。

「我的權杖被偷走了。」聖法瑪的神情淡然,但語氣卻還是透出了一絲冷冽。

「是誰?」索爾的目光一凝,周身泛著刺骨冷意。

「西毛司。」聖法瑪起手輕觸鑲嵌在帽子上的淡綠色寶石,唇邊透出諷刺冷笑,「可惜,他只盜走了一半的權杖。」

「我早就說過這傢伙不可靠。」索爾皺眉回道。

「閒著無聊,有人送上門給我玩,不玩不是太無趣了嗎?」聖法瑪語氣慵懶的笑著。

恢復記憶的她,儘管臉上依舊半點表情都欠奉,但灰眸裡卻多了分慵懶,語氣也透著隨性、嫵媚,與先前無情無感的模樣相差頗大。

看出她的性情變得不同於以往,克莉絲汀與潔西卡互望一眼,並沒有多說什麼,畢竟她們都已經過了追根究底的年紀,不管聖法瑪有什麼變化,只要不會造成危害,那就無妨。

「那傢伙也太差勁了。」聖法瑪似笑非笑的道:「在我身邊潛伏了那麼久,竟然連權杖是項鍊與寶珠結合的都不知道。」

妳不想讓他查到的事情,他又怎麼可能查到?索爾在心底腹誹了下,臉上卻還是一副恭敬模樣。

「主人,妳或許高估了對方的智商。」他回道。

「喔?你心底真是這麼想的?」聖法瑪戲謔地看著他。

雖然無法掌握索爾的意念,但憑著兩人數千年的相處,他心底的嘀咕她又怎能猜不出來呢?

「話說……他這次能得手,也都多虧了你呢!我親愛的索爾。」聖法瑪以纖細灰白的手指捏住他的下巴,逼他抬頭與自己對視。

若不是索爾暗中給予了協助,那隻小老鼠能從她手上盜走項鍊,還間接導致她失憶?哼!

「那傢伙不是主人的對手。」別說遊戲了,他連當主人的踩腳墊都不配。「主人既然選了他做為消遣,為了讓妳玩得盡興,索爾也只好勉為其難的幫點忙。」

所以說,我做的這一切都是為了妳啊!

只是萬萬沒想到,那個猥瑣的爛泥巴,竟然敢對主人下手!嫌活得太久了嗎?

也該說那隻爛老鼠的運氣夠好,他只偷走了一半的權杖,分走了一半的力量,也因為這樣,與權杖能夠建立聯繫的索爾,因為權杖的力量不足,無法順利追蹤他的下落,這也才讓聖法瑪失蹤了那麼久,直到現在才找到人。

「看在這段『旅途』還算有趣的份上,這次就算了。」聖法瑪輕哼一聲,沒打算繼續追究。

「主人,再過半小時,船就抵達這裡了。」找到聖法瑪後,索爾隨即讓幽靈船朝這個方向駛來,目前已經相當接近了。

「我暫時還不想回去。」聖法瑪頭一偏,一臉「我還想在這裡玩」的模樣。

「主人……」索爾無奈的看著她,嘴角勾起一抹寵溺的微笑。

聖法瑪與索爾的互動很正常,但看在蜜亞眼裡,那可就讓她心底陣陣泛酸了。

畢竟索爾可是用札克的身體,在跟聖法瑪「打情罵俏」啊!

扁著嘴,蜜亞上前幾步,出手想要拉開兩人,卻被索爾避了過去,還得到對方的一記冷瞪。

明知道眼前的人不是札克,他的一舉一動並不代表札克的意思,但被對方用札克的臉這麼一瞪,蜜亞的心口一疼,像是被人揍了一拳,鈍鈍的痛著。

「把札克還給我。」她握緊拳頭,忍住了差點奪眶而出的眼淚。

「……」索爾淡淡地掃她一眼,沒有理會。

「把札克還來!」音量加大,嗓音裡透出命令口吻。

「……」索爾挑了挑眉,按捺住心底隱隱地念頭。

若不是聖法瑪明令禁止,不准他傷害蜜亞,他剛才早就殺了她了。

索爾雖然收斂了殺意,但蜜亞可沒錯過他眼底掠過的陰狠,那目光再度讓她呼吸一滯。

他不會對札克亂來吧?

蜜亞第一個擔心的是札克,而不是她自己。

畢竟札克現在可是索爾的「人質」,如果他想對札克動什麼手腳,她根本防備不了。

不行!絕對要將他從札克體內驅除出去!

打定主意,蜜亞深吸了一口氣,開始調動體內的魔力。

「我,詛咒你的通道損毀,命令你即刻離開札克!」

話音一落,索爾立刻發現他所構築的通道正在崩塌。

這傢伙……

眼眸一瞇,就算有聖法瑪的命令,索爾也不能放過這個壞他事的混蛋!

「索爾。」聖法瑪警告的聲音再度響起,她自然也察覺到索爾的通道狀態。

「主人,妳已經說過了。」索爾臉上雲淡風輕,宛若剛才泛出殺氣的人不是他一樣。

就算聖法瑪制止了他,但暗地裡動手腳,不傷人卻能將人折磨的死去活來的手段,他可掌握不少。

距離通道完全崩毀還有幾分鐘,索爾的指尖輕點,一縷暗色細絲自指尖釋出,緩緩飄向蜜亞,在眾人都沒察覺到的情況下,纏繞在她的手腕上。

正當索爾打算進行下一步動作時,身體突然不受掌控,那纏上蜜亞的絲線也跟著飄散在空氣中。

宿體的意識醒了?索爾暗暗心驚。

就算通道正在崩毀,但只要他還待在這具身體裡,札克的意識就會被壓制著,不應該醒來才是。

索爾試圖再度壓制對方,再次凝聚絲線,然而,屬於札克的那份力量卻越來越強大,短短幾秒間就壓過了索爾,將他「驅逐出境」!

「唔?」察覺到索爾的離開,聖法瑪美目一挑,似笑非笑地看著札克。

好不容易奪回身體控制權的他,正大口大口的喘著氣,全身冷汗淋漓、臉色慘白,就像溺水者剛被打撈上岸一樣。

「該死的……混蛋!」他惱怒的一抹臉,心底滿溢著不甘。

殺了老子的那些夥伴,現在還想用老子的身體對蜜亞下手,馬的,當老子死了嗎?

「札克、札克是你嗎?」蜜亞又緊張又期盼的望著他。

「廢話!不是老子是誰?」滿腹憤怒的札克,回話的口氣相當冷硬。

沒有因為札克這惡劣的語氣不滿,蜜亞開心地撲入他的懷中,感受著熟悉的懷抱。

「太好了,我還以為你回不來了。」

說完,她便嗚咽地哭了起來,斗大的淚水不斷掉落,哭花了臉。

雖然剛才她表現的很強硬,但她的內心其實相當惶恐,她知道自己的力量拼不過對方,就算她不怕死的全力一搏,她也擔心索爾在惱怒之下,會對札克不利。

「你、你沒事吧?他有沒有對你怎麼樣?你有受傷嗎?」她眨著紅通通的雙眼,抽抽噎噎的問。

對上那雙溢滿關心的金眸,札克的心底一軟,越發對自己的「無能」感到惱怒。

這個傻丫頭,剛才她可是差一點死了啊!

一想到剛才他如果來不及制止,蜜亞就會死在自己的手上,札克頓時感到一陣後怕。

他無法想像,若那樣的事情真的發生了,他會有什麼樣的反應。

不自覺地,他將蜜亞抱得更緊了。

差一點點,就差一點點他就失去她了……

「札克?你不舒服嗎?」

察覺到札克的身體緊繃,雙臂微微發顫,體溫也比平常還要低上許多,蜜亞不安地抬頭仰望,卻意外發現他那灰色眼瞳裡滿溢著惶恐、失措與脆弱。

這樣的札克,她還是第一次見到。

一直以來,札克總是給她一種強悍、無所畏懼的觀感,眼前的札克讓她感到不安。

「札克,你還好嗎?我扶你回去休息。」蜜亞拉過他的手臂,往肩上一搭,準備攙扶他回病房。

「我沒事。」札克輕聲安撫,嗓音如同大提琴般低沉柔滑,讓人聽著舒心。

聽到他的回覆,蜜亞心底的不安這才消散。

「不管發生什麼事,我都不會離開妳,至死不渝。」他宛若發誓的宣告道。

聞言,蜜亞先是一愣,而後燦爛而甜美的笑開,小臉更是因此綻放出耀眼神采,金瞳明亮有神。

「我也是,永不離開,至死不渝。」

隨著蜜亞的話音落下,兩人身上突然發出耀眼金光,璀璨光芒凝結成兩束光束,像麻花辮一樣地纏繞住兩人,而後又分成兩股,各自沒入兩人體內。

在金光衝入心口的那一刻,札克和蜜亞同時感受到一股奇異的溫暖湧現,愉悅、滿足、開心等美好情緒充斥著靈魂,身上每一個細胞都像是喝了美酒一樣,暈呼呼、醺醺然,感覺相當舒暢。

「嘖嘖!沒想到竟然能親眼見證到這種奇蹟。」克莉絲汀滿是感嘆的笑道。

「的確很難得,我已經好幾千年沒見到了。」聖法瑪贊同的點頭。

「那是什麼?」潔西卡完全不明白,「他們兩個才發生什麼事了?」

「他們觸發了『靈魂伴侶』的契約。」克莉絲汀回道。

「靈魂伴侶?什麼意思?」潔西卡依舊不明白。

「字面上的意思。」克莉絲汀懶得多作說明。

「恭喜兩位有情人終成眷屬。」聖法瑪戲謔地笑著,「不好意思,你們的締結儀式實在來的太過突然,我來不及準備賀禮,目前就先欠著吧!改日等你們舉行婚禮再補上。」

被她這麼一調侃,札克跟蜜亞雙雙紅了臉。

儘管他們也不明白靈魂伴侶的意思,但腦中卻也浮現隱約的概念,別的不說,就拿剛才光束入體後的改變,兩人彷彿被某種不明力量連接在一起,只要其中一人意念一動,另一人立刻能「心有靈犀」的感受到對方的情感。

後來蜜亞私下查詢了書籍,這才知道,原來「靈魂伴侶」是經過魔法法則認可的配偶,一被認可,魔法法則便會自動生成靈魂契約,這契約類似於「結婚證書」,只不過這份結婚證書的證婚人是法則而已。

靈魂契約的觸發契機不明,只知道所有靈魂伴侶都是「命中注定」的一對,在精神上擁有深刻的共鳴,成為靈魂伴侶後,兩人的命運將會產生堅固的羈絆,生命共享、情感共通。

「報告!」

門外突然出現一名傳訊兵,神色有些慌張。

「東邊一百二十公里處偵測到有一艘大船朝這裡過來,我方要求對方出示身份證明,但對方沒有任何回應……」

「讓它過來。」克莉絲汀打斷對方後續的話。

「要前往靈魂原野的戰機備妥了嗎?」潔西卡接著追問。

「是,已經準備完畢,人員也都已經在機上待命了。」

「那就走吧!」潔西卡邁步往外走去。

「等一下。」克莉絲汀叫住了她,「札克跟蜜亞也一起行動。」

「不行!」蜜亞立刻否決,「札克的身體……」

「等我十五分鐘。」札克打斷了她的話。

他現在還穿著病患的服裝,武器也不在身邊,需要一點時間準備。

「十分鐘,遲了扣薪水。」克莉絲汀惡劣的回道。

「……」沒好氣的瞪她一眼,札克快步離開。

「真是的,身體還這麼虛弱……」蜜亞懊惱的一跺腳,立刻拿出手機聯繫E-23小隊其他成員,讓他們也前往戰機的位置集合。

這一趟任務可不簡單,光是被地鼠男控制住的亡靈,就足以讓他們大傷腦筋,再加上他還盜走了一半的權杖,擁有的力量深不可測。

雖然他們這方有聖法瑪與船靈索爾,但總不能將所有希望都寄託在他們身上,再者,船靈索爾在札克身上可是開了控制的通道,要是他利用札克當犧牲品,讓他跟地鼠男同歸於盡,那該怎麼辦?

雖然E-23小隊的能力可能比不上索爾,但有他們隊友在旁照應,至少可以護得札克周全。

 

 

全站熱搜

貓邏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