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封面.jpg

 

 

書名:末世風華

副標:重生後的末世

 

金石堂採購網址:https://www.kingstone.com.tw/basics/basics.asp?kmcode=2018561397307&lid=search&actid=wise

博客來還沒上架,要再等等喔!

 

【劇情簡介】

 

擁有治療異能的徐婕,因為治療能力不高,即使身為異能者,日子也同樣過得很艱辛。

在一場為了人類生存而戰的戰役中,眼看著人類這方就要落敗,徐婕挺身而出,拉著蟲皇陪葬。

自爆後,竟然讓她回到末世來臨前,也因這場重生,她多了強悍的新異能,憑著她對末世的了解,這一世,她肯定會過得衣食無缺,當一個幸福快樂、悠哉悠哉地後勤人員……

嗯,這是她的目標,也是一直追求的夢想,至於會不會實現……

一切都是個謎!

 

濃縮版簡介:其實這就是一個重生女帶著未來的知識,協助人類蓬勃發展,讓末世更美好的故事。

 

 

 

第一章 重生後的異能變異

 

 

戰場上,由軍隊和諸多傭兵團組成的戰鬥團隊正在賣力廝殺。

他們的對手是蟲皇,從蟲族出現到現在,唯一一隻進階成功的蟲皇。

這是人類和蟲族最後的戰役。

若能殺死蟲皇,人類的未來就能夠重歸和平,結束這場蔓延了三十幾年的戰役。

若是人類輸了,人類將會變成蟲族的糧食、奴隸和幼蟲的寄生工具。

徐婕曾經看過被幼蟲寄生的人,那些人並不是如同想像中的那樣,瘦得只剩一把骨頭,而是被幼蟲控制著到處找尋東西吃,不管是變異獸、屍體、變異植物甚至是其他蟲族,只要有幼蟲需要的「營養」,他們就會吃。

這些被寄生的人處於半死半活狀態,眼瞳是灰白色,四肢消瘦如柴,肚子異常的鼓脹,像個體型怪異的孕婦,而他們身上的膚色會變成灰白、青白、淺紫、赤銅等顏色,反正都不是正常膚色。

因為肚皮漲得太大,皮膚變成薄薄的一層,裡頭的幼蟲形體隱約可見,還能看到幼蟲蠕動的模樣。

當幼蟲成熟時,牠們會揮舞著利爪,撕裂肚皮離開母體,而後將被寄生的人當成牠們出生後的第一餐糧食吃掉。

參與這場戰役的人,都不希望人類走向這麼悲慘的未來,這也是他們服從軍隊指揮,捨棄生死和個人私利,前來這裡參戰的原因。

「滴答、滴答……」

徐婕摀著胸口的血洞,面無血色,黑眸卻彷彿燃著火焰,燦亮炙熱。

身為後勤兼治療人員的她,原本不需要上戰場,可是當她看到抬回來的傷者越來越少,更多的人都直接死在戰場上時,她還是忍不住衝出後勤營地,奔上戰區。

她不是軍方人員,她只是一名等級不高、沒有加入任何公會的自由雇傭兵。

她參戰的原因起源於國英團的創建者兼精神領袖在媒體上說得一句話:「我希望在我死之前,可以留給後代一個沒有蟲怪、沒有戰爭的世界。」

看著螢幕中那個因為身體受創嚴重,只能坐著輪椅,用各種醫療設備維持生命,外表比其他異能者蒼老很多的人,徐婕莫名地紅了眼眶。

明明對方也沒說什麼煽情的話,也沒發表什麼慷慨激昂的演講,就只是發表一下他的心願罷了,卻讓人想要附和,想要遵從。

她也希望,有生之年,可以看見世界和平。

戰區前線,跟蟲皇軍隊交戰的異能者處於劣勢,似乎就要輸了。

即使如此,卻沒有人放棄。

因為這是一場絕對不能輸的戰鬥,人類退無可退。

所有人拼死地戰鬥,拼命地找尋一絲一毫的獲勝機會。

「有力量異能或是風系異能的人嗎?來個人把我丟過去!丟到蟲皇那裡!」

徐婕殺光身邊的蟲怪,抹去嘴邊嘔出的鮮血,沖著周圍的人喊道。

她現在的力氣僅夠站立,沒辦法讓她衝入激戰的戰圈。

隨著失血越來越多,眼前的景象開始模糊,周圍的戰鬥聲響逐漸遠離……

不!

不能就這麼死了!

她不甘心的握緊拳頭。

不是畏懼死亡,既然來到戰場,她自然就將生死置之度外了。

她只是不甘心就這麼死去。

明明可能……不、不是可能,她可以戰勝蟲皇,她一定能擊敗牠!她有這份自信!

卻因為差了這麼一段距離,這個想法沒能實現……

她不甘心!

「咳、咳咳……」

吐出喉間不斷湧出的血沫,她望向四周戰鬥中的人。

「把我,丟過去……」

只要把我丟過去,我就能殺了蟲皇!

她以為自己是聲嘶力竭地吶喊,實際上,她發出的聲音細如蚊蠅。

「咳咳!丟我,過、去……」

「丟妳過去?妳想自爆?」耳力超強的異能者聽到她的聲音。

「沒用的,之前丟了能量炸彈,也有不少高階異能者自爆,也只是弄斷蟲皇的腳,刮掉幾片殼……」旁人勸阻道。

「我可以。」徐婕抬手抹去嘴邊的血,眸光堅定的回道:「他們不行,咳咳咳,我、咳咳,我的異能,可以!」

「……」周圍的人沉默了一會。

「我來!」

帶著沙啞的嗓音傳出,身材高大的壯漢走到她身旁,一把拎住她的後腰帶。

「保重。」那人低聲在她耳邊祝福道。

「謝謝。」徐婕微微勾起嘴角。

身體被強大的力量一拉、一甩,在風系異能的協助下,她迅速地飛了出去。

「讓開!所有人都讓開!」

在她的喊聲以及旁人的提醒聲中,圍攻蟲皇的高階異能者們下意識地退開。

這種自殺式攻擊已經出現過好幾次,他們已經退避的相當熟練。

徐婕看著越來越接近的蟲皇,開始默默地凝聚力量。

她的能力雖然是治療,但是不曉得是怎麼回事,她的治療能力就是比同等級的低,不少人都以為她在混水摸魚,捨不得用異能治療傷患,不管她怎麼解釋都沒用,讓她十分無奈。

也因為這樣的誤解,她一直找不到固定的團隊搭檔。

憑著一股不甘心、不願被人看輕的傲氣,她努力鍛鍊自己,讓自己在戰場上能砍殺幾隻怪物,不至於拖別人後腿。

久而久之,眾人都知道她的治療異能很弱,但是身手還不錯,敢拼敢殺,逐漸地,她也就找到幾個兼職合作的團隊。

他們不知道,徐婕還有另一項異能──血爆!

這名稱是徐婕自己取的,這項技能是以她自己的生命力作為交換,把敵人從體內引爆,徐婕遇過得幾次危機,都是靠這項能力從怪物的爪下逃生。

這種「殺敵一千、自損八百」的自殘招式,一直被徐婕藏著,沒有人知道。

想要在末世好好生存,最重要的一點就是保有底牌!

這一點,她一直以來都做得很好。

只是這項隱瞞許久的異能,現在還是要曝光了。

「能讓蟲皇陪葬,也算賺了。」她勾起一抹滿足地淺笑。

只可惜,她沒辦法親眼見到世界恢復和平了。

在蟲皇的前肢刺穿她的身體時,徐婕同時發動了血爆。

「轟──碰碰碰碰碰!」

堪比核爆威力的巨大爆破掀翻了所有人,翻騰如海浪的異能波動讓眾人一退再退,退得慢得直接被震暈過去。

約莫過了三分多鐘,空氣中的強大震盪才慢慢平息。

眾人紛紛望向蟲皇的位置,那裡出現一個直徑一千多米、深度達到兩千多米的巨大深坑。

蟲皇跟自爆的人都消失了。

屍骨無存。

眾人沉默了好一會,其中一名軍人舉手朝深坑行了個軍禮,其他人也跟著做出相同動作。

 

※ ※ ※

 

徐婕以為自己已經死了,但是不知道昏迷了多久,她又重新有了知覺。

迷迷糊糊的睜開眼睛,她嘗試著挪動身體,身上有些疼痛,不過這點痛楚對經歷過諸多險境的她來說,根本不算什麼。

……我沒死?

真可惜,本來還想藉著個機會拿到一座烈士豐碑的。

徐婕有些惋惜地想著。

念頭一轉,她又察覺到不對勁。

不對,就算我沒死,也應該會被帶回基地治療吧?

怎麼附近都沒人?

再怎麼說,我也是拯救世界的英雄啊!怎麼可能放任我不管?

她沒有立刻起身,而是探出細微地精神力謹慎而隱晦地查探四周,確定周圍沒有任何生物後,這才小心翼翼地推開壓在身上的物品,慢慢坐起身。

「這裡是……」她茫然地環顧四周。

從眼前的陳設來看,這裡應該是一間商店,貨架上的商品倒了一地,砸碎的飲料瓶和罐頭流躺出各種顏色的汁液,窗戶與玻璃門碎裂,天花板塌了幾處。

這樣的場景讓徐婕感到很奇怪,因為在她已經很久沒見到品項這麼多、這麼「復古」的飲料、餅乾等糧食。

在末世中,物資大多掌控在軍方跟大型勢力團體手上,除非用蟲晶、用貢獻點去兌換,或者是去偷去搶,否則是拿不到這些珍貴物資的。

隔了這麼久又再次見到琳瑯滿目的食品──牛奶、果汁、飲料、飲用水、泡麵、點心與餅乾,這讓徐婕不斷吞嚥口水,她都不記得上一次吃到這些東西是什麼時候。

她隨手拿起近處的牛奶,低頭觀看上面的保存期限。

二○二六年十一月三日。

「嘖!竟然是三十幾年前的東西……」徐婕撇撇嘴。

正想把牛奶丟棄,一件被她忽略的事掠過心頭,丟擲的動作隨之一頓。

「不對。」

這牛奶還是冰涼的,裡頭的東西是液體狀,也就是說它才從冷藏櫃拿出來沒多久……

徐婕打開牛奶,聞了聞氣味,又試探的嚐了一口。

很鮮美、很好喝,比那些有異味的飲用水好喝幾百倍!

還沒來得及思考,長期處在飢餓狀態中的她,身體做出的第一個反應就是一口氣把牛奶喝光,免得這牛奶落入別人手裡。

大大呼出一口氣後,她的思緒這才逐漸回籠,想起先前的遭遇。

「我不是應該跟蟲皇同歸於盡了嗎?為什麼會出現在這裡?」

發動血爆時,她並沒有保留餘力,也沒有想過要活下來。

按照她對血爆的瞭解,她可以肯定,蟲皇絕對是死了。

只是她沒想到自己還有睜眼的一天。

她納悶地抓抓頭髮,卻不小心碰到額上的傷口,一抽一抽的疼痛讓她眉頭微皺。

「咦?胸口的傷怎麼好了?」

無意間的低頭讓她發現胸口的血洞不見了,而且她身上的衣服也換了一套,雖然只是尋常的襯衫和牛仔長褲,但是這麼乾淨、這麼完整、嶄新而且沒有絲毫防護力的衣服她已經好久沒有穿到了。

莫名地,她突然覺得好沒有安全感。

#我還是喜歡用蟲殼作成的戰甲戰衣啊!

徐婕有些彆扭地扯了扯衣服,「撕啦」一聲,衣角被她扯開了一個破口。

「這什麼破衣服!一扯就破!」徐婕無語了。

為了不裸奔,她悻悻地鬆開了手,轉而打量起周圍環境。

這裡不是戰場,而且還有這麼多食物,戰友以及那隻像玉雕蜘蛛一樣漂亮的蟲皇也不見蹤影,其他人的屍體也沒見到……

隱約中,徐婕心底冒出一個她自己也無法相信的臆測。

她連忙起身張望,最後終於讓她找到她要找的東西──電子日曆。

「二○二一年十月三十日?」她瞪大雙眼驚呼。

這不就是蟲族發動大規模攻擊的前幾天嗎?

她還記得,末世發生的那天她正在超商打工,中午用餐過後,發生了一場大地震,隔幾天就開始有蟲怪出現……

徐婕之所以把日期記得這麼熟,是因為這天是學校舉行萬聖節舞會的日子,她跟朋友約好了要去參加,後來她受了傷,就推了約會沒去參加,接著她昏睡四天,醒來後發現自己得到治療的異能。

「我回來了?這是真的嗎?」

她在室內摸索了一圈,最後在員工休息室找到一面大鏡子。

鏡中的她相當年輕,臉圓圓的、有點嬰兒肥,眼睛又黑又亮,皮膚緊實有彈性,左邊額頭有一處傷口,半邊的臉被鮮血染紅……

「真的回來了?」

她捏了捏臉頰,發現的確會痛,白皙的臉上也留下一個紅印。

這是她記憶中的十八歲模樣,而不是末世後,為了生存而歷盡滄桑,活像個中年大嬸的那個她!

身為體質轉變過的異能者,衰老速度會比一般人還要緩慢,異能等級越高,身體機能也會逐漸強化,外貌會越來越年輕、保持在身體最佳狀態,類似於返老還童、青春永駐的作用!

很多中、高階的異能者,即使年紀已經七、八十歲了,外表卻像是二、三十歲,一副風華正茂的模樣。

她也曾經見過一名五十歲左右的中年人,畢恭畢敬地喊一名青年為「爺爺」!

當時,徐婕跟現場其他人的表情都很精彩。

看著鏡中半張臉都是血的自己,她抬手放出異能治療傷口,而後驚喜的發現,她的治療能力強化了!

若是之前的她,要治癒額上的傷口至少要花上一分鐘,現在卻只用了兩秒鐘就讓傷口痊癒了。

唯一叫她納悶的是,她原先的治療光芒是淡藍色,現在卻成了淺綠,這顏色讓徐婕想起被她拉著一起陪葬的蟲皇。

在大戰之前,軍方曾經公佈過蟲皇的能力,軍方說蟲皇具有空間、精神控制和冰系異能,而且本身的毒性強大,卻沒說過牠還有時間異能,不過在開戰後,她從傷患那裡聽說,當他們攻擊蟲皇時,總覺得蟲皇似乎還有速度異能,因為某些時候蟲皇會突然近身,完全沒看清楚牠的速度。

他們猜想,要不是瞬移異能,就是蟲皇爆發時的移動速度會增快。

現在回頭想想,說不定不是瞬移異能,而是時間異能?

掌控時間流速,改變自己和敵人的行動速度之類?

前世,科學家在講述異能種類時,曾經提到「既然有空間異能,或許可以假設,也有時間異能」,不過因為並沒有時間異能者的消息傳出,所以這也只是科學家們的臆測。

如果說,在她自爆時,蟲皇同時發動了時間異能,想要阻止這場爆炸,兩者的異能相沖,引起了時光回溯的黑洞,讓她穿越時空重返過去……

似乎,或許,好像……有這個可能性?

儘管這樣的想法很像小說情節,不真實,卻是目前徐婕能夠想出的答案。

畢竟她也不是科學家,沒有充足的知識做出解釋。

至於這答案的真實性為何……

那重要嗎?

反正她就是好運的重生了嘛!

在末世生活那麼久,她學會的就是「把心放寬、把神經加粗,快樂地生活在當下」,不要去想日後得有的沒的,這樣才能過得舒適隨心。

「除了異能顏色變了、治療力增強,還有沒有其他改變?」

她洗去臉上的血跡,看著鏡中的自己思索道。

想要在末世生存,最重要的就是瞭解自己的能力,並在第一時間掌握周圍環境以及當下能夠使用的工具,這些全是徐婕前世跌跌絆絆,在好心人的指導和自己埋頭琢磨下所得到的寶貴經驗。

現在既然異能改變了,徐婕當然要先瞭解異能的變化情況。

她打工的商店後方有一處廢棄的工地,那裡原本要蓋一座大型商場,後來聽說因為資金不足的關係,工程擱置下來,現在成了廢墟以及流浪漢的聚集地,晚上從那邊經過時,總是要格外小心。

為了掩人耳目,她跑去那裡,確定駐紮在那裡的流浪漢被先前的地震嚇走了,附近都沒有人之後,她花了一小時的時間檢測現在的能力。

這一測試,她驚喜的發現,她的身體素質變好了!

力量增強、彈跳力增加、行動速度也增快很多,遠比前世還要優秀!除此之外,她還多出了一項新異能──絲弦!

這絲弦是以異能憑空凝聚而成,凝聚範圍是她周身五公尺內,若是以後異能晉級了,這控制範圍會繼續增加。

絲弦的彈性跟韌度都非常好,徐婕目前研究出兩種凝結形狀,一個是像蜘蛛網一樣的「絲網」,一個是吉他弦差不多粗細的「弦線」。

絲網具有一定的彈性和韌性,線條跟頭髮一樣纖細,卻具有很強大的承重力;弦線則是比鋼鐵還要堅韌、比刀鋒還要銳利,劈石斷柱完全沒有問題。

有了治療和絲弦這兩項異能,她就等於身兼攻擊、防禦和治療三項能力,徐婕肯定重生後的自己,絕對能過得比前世還要好!

至少,現在的她絕對能達到軍隊跟大型傭兵團的徵招水準,說不定還能成為他們的精英成員!

大型傭兵團給精英成員的待遇可是相當優渥的!

有獨立的住所、豐富的食物和蟲晶,還會發放武器、藥劑和防具……

一想到往後可以過上富裕、舒適的生活,徐婕樂呵呵的傻笑好久,直到手機鈴聲響起,這才把她的思緒拉回。

「小婕!妳那邊還好嗎?我打了好多通電話給妳,妳都沒接,嚇死我了!還以為妳怎麼樣了咧!妳沒事吧……」

薄扁輕巧的粉藍色智能手機傳出清亮的女子聲音,毫不客氣的語氣中透露出急迫的關心。

聽著對方叨叨絮絮的話語,徐婕茫然的看了一下來電顯示:妙妙。

看到這暱稱,徐婕揉著眉心回想了一下,這才從記憶深處挖出對方的身份──王妙茹,她學生時期的好姊妹。

她們是在國中認識的,後來考上同一所高中、同一所大學,而且還待在同一個班級!

這麼多的巧合讓兩人的交往越來越深,感情好的就跟親姐妹一樣,很多小秘密都會跟對方分享。

妙妙的父母也對徐婕很好,見到她總會關心幾句,王媽媽還會經常讓妙妙帶她做的手工餅乾或便當給她吃。

徐婕的雙親過世的早,許多事情都是一個人扛著撐著,王家人給予的關心與愛護讓她相當感動。

只可惜在蟲族發動攻擊後,她先是在家裡昏睡四天,而後又忙著求生、逃命,再加上電訊系統中斷,她根本沒辦法跟妙妙聯繫,等到她終於能夠喘口氣,想要找尋這位好友、關心他們的狀況時,卻已經找不到對方了。

在末世中見識過各種人心,心腸已經變得冷硬的徐婕,能勾起她心底那份柔軟的實在不多,除了曾經幫助過她的人之外,就剩下過往的這位好友了。

「小婕?妳怎麼了?怎麼不說話?不舒服嗎?妳在哪裡?我現在就過去找妳!」

一直等不到徐婕回應,王妙茹著急的詢問,語氣透著濃濃的關心。

「我剛才撞到頭,現在有點暈。」

「要不要去醫院?我跟媽媽正好在外面,可以開車載妳過去。」

「不用、不用,我只是有點瘀青,不需要去醫院,你們也千萬不要去,那裡很危險!」徐婕連忙制止她。

末世發生後,醫院是災情最恐怖的地方,所有在地震中受傷的傷患,被蟲族咬傷的人和莫名暈倒的人都會被送去醫院,在這之後,那些人全會變成喪屍,而醫院也成了煉獄。

「妳怎麼了?為什麼這麼緊張?醫院為什麼不能去?」

王妙茹很困惑,她的這位好友今天很反常啊,難道腦袋撞壞了?

「我看到電視新聞,聽說有很多人莫名其妙暈倒,被送去醫院治療,妳不覺得這樣很奇怪嗎?如果只有一、兩個人暈倒那也就算了,可是暈倒的人數一直往上攀升,我覺得這樣很不對勁……」

半真半假的說詞張口就來,這也是徐婕在末世歷練後得到的成果。

即使現在對王妙茹的記憶殘存不多,情感也所剩無幾,但她還是希望這位過往的知交好友能夠安全地活著。

「我也有看到新聞,記者說,現在已經有五百多人暈倒了!地震發生到現在,也不過是幾小時的時間,還不到半天,這真是太奇怪了。」王妙如立刻認同了她的話。

「對啊,我們這裡雖然還沒有發生這樣的事情,可是我總覺得很不安……」徐婕順著她的話接下,「之前我看一些地質學家說,深層的地層下面有很多未知細菌,這次地震這麼嚴重,說不定那些細菌就被震上來了,那些人可能就是被細菌感染才會暈倒……」

徐婕說得這些,是前世的專家教授唬弄民眾的藉口。

實際上,對於這場末世災難,後世較多人認可的推斷是──蟲族會分泌出某種會導致生物變異的物質,而這些物質因為大地震的關係,從地底的蟲族巢穴被震了出來,散佈到空氣、土壤和水裡頭,人類及其他生物在無意識中吸收了這些不明成份,身體因而產生變化,這才出現了喪屍、變異獸、變異植物等等。

「拜託,妳是不是電影看太多了?要是地底下真的有細菌,之前發生過那麼多次大地震,要感染早就感染了,怎麼可能到現在才出現傳染病?」

王妙茹完全不相信,這種說法太荒誕了。

「不怕一萬、只怕萬一,要是真的出現奇怪的傳染病,那不就糟糕了?我覺得我們應該先待在家裡觀察幾天,確定那些暈倒的人都沒問題,這樣才能放心的去醫院。」徐婕堅持著她的想法,也試圖說服妙妙。

「嗯,妳這麼說也對。對了,我六點過去找妳喔!」王妙茹提醒道。

「找我?」

「對啊!晚上有萬聖節舞會,我們約好要一起去的……妳該不會忘了吧?」王妙茹埋怨地嚷著。

「我有點不舒服,想在家裡休息。」徐婕婉拒了。

蟲族就要發動大規模攻擊了,現在正是最危及的時刻,她要先做好準備才行!

「妳還是不舒服嗎?要不然還是送妳去看醫生吧!」王妙茹關心的說道。

「不用了,我回家躺一下就行了。」語氣頓了頓,徐婕又接著說道:「妙妙,晚一點說不定還會有餘震,這時候出門不安全,妳還是別去學校了,反正接下來還有跨年舞會,不參加這個也行。」

「怎麼妳跟我媽都說同樣的話啊?萬聖節舞會跟跨年又不一樣……」王妙茹無奈的哀號。

聽著她孩子氣的埋怨,徐婕輕聲笑了,「我跟伯母都是關心妳呀!而且我身體不舒服,不能去舞會,難道妳要狠心拋下我,一個人去玩?」她故作委屈的問。

「好吧!我乖乖在家,哪裡都不去,妳不去舞會,我一個人去也沒意思。」王妙茹鬱悶地妥協了。

「還有,跟伯母說,趁現在多儲備一些糧食蔬果、泡麵乾糧、鹽、飲用水、急救用品……對了,還有太陽能產品!太陽能不怕斷電!像是太陽能手電筒、太陽能發電機這些都要多買一點!」

末世初期,食物和醫療用品是最最珍貴的物資,太陽能產品也是不可或缺的物品,在地震與蟲族發動戰爭後,能源廠和訊號台會遭到破壞,網路以及依靠電能驅使的科技產品將會無法使用,只剩下以太陽能作為動力的環保產品能正常運作。

不過只要熬過開頭這段時間,等到動物和植物發生變異,人類的處境反而會變得輕鬆起來,因為人類可以馴服變異動物,培育變異植物,並從變異植物身上取得食物、醫藥和日常用品的原材料。

「噗哧──妳也太誇張了吧?買這麼多東西,妳是想逃難啊?」王妙茹樂呵呵地笑了。

徐婕扯了扯嘴角,無奈扶額。

確實,在蟲族的入侵戰爭發動之前,大多數人都是這麼樂觀,都天真的以為災難是短暫的,生活很快就會恢復原狀。

沒有人知道,這場變異讓地球的發展拐了個彎,讓人類走向另一種未來。

「發生這麼大的地震,誰知道會不會有後續震波?妳別忘了以前的幾次大地震,停電、停水、缺糧,不做好萬全準備怎麼行?」

徐婕叮囑了她好一番,直到好友保證一定會依照她的話去做,她才結束與她的通話。

 

商店垮了一半,自然也別想營業了,反正老闆也不在店裡,徐婕乾脆收拾了下自己的物品,跑去隔壁街的運動用品店買了幾個最大、最牢固的登山背包,還有睡袋、防水防寒的夾克、運動套裝、登山鞋等等。

買完這些,她又返回打工的超商,將那些保存期限長的食物都裝入大背包,背上揹著一個、兩隻手臂各掛一個,而後又抱著兩箱大瓶裝的礦泉水,步伐輕盈的走回住處,完全沒有揹負重物的沉重感。

她的住處就在工作的商店附近,是死去的父母留給她的一戶套房,位於建築物的五樓位置。

回到家後,她把東西往客廳地上一擱,又立刻轉身出門,繼續到外頭收集往後會用上的物品。

她把銀行裡的存款全數領出,這些錢是要留在身上備用的。

在末世剛開始的幾個月,錢幣依舊有用處、還沒貶值成廢紙,但是再過一段時間,交易方式就變成以物易物,等到進入倖存者基地後,就便成用蟲晶和貢獻點買東西了。

當她買了足夠三個月吃食的物資和各式各樣的用品後,父母留給她的存款和她自己積攢的錢也剩下不多了。

「還缺什麼呢?」

把採買的物資放到客廳桌上,她環顧著擺滿整個客廳的物品,低頭思考著。

「對了!還有武器!」

雖然擁有異能,但是異能也有使用額度,能量用完了就要停手休息,要不就是吸收蟲晶補充,並不是取之不盡、用之不竭。

在世界還沒發生真正的大混亂,還沒被喪屍與蟲怪攻陷的現在,槍械與刀劍仍是管制物品,一般人有錢也買不到,現在能挑的就只有菜刀、西瓜刀、野營工具組這類的東西。

想了想,她跑去賣場買幾組堅固耐用的精鋼菜刀組,除了用來殺怪物之外,平常煮飯、削水果也能用上,另外,她還買了幾個多功能工具組。

這幾個工具組的用途都不一樣,例如:維修工具組是以堅固、耐用、不生鏽的合鋼製成,體積比手掌還大一些,將工具逐次展開後,會得到小刀、開罐器、一字螺絲起子、十字螺絲起子、六角螺絲起子、剪電線鉗、剝線鉗以及剪薄鐵皮的剪子。

別看這種工具組規模不大、似乎沒什麼大用,在末世來臨後,這些工具組可是會變成生活上極為便利的小幫手!

末世的生活就像一切都回歸到手工時代,所有東西都要靠自己製作,要不就是買人家做好的,即使後來部份工廠恢復運行,可是那些工廠生產出來的產品都會先供應軍人、大型傭兵團和城市官員,僅只有一小部份在外流通販售,而且價格都很驚人。

為了不被當成冤大頭,很多勤儉持家的人都變成了手工藝高手!

「應該都沒問題了吧?」

忙了大半天,天色已經入夜,她也覺得有點累。

從衣櫃拿出一套休閒服,她跑去洗了個舒服的熱水澡,浸泡在溫水裡的那種閒逸與放鬆的感覺,讓她幾乎不想從浴缸裡起身。

磨磨蹭蹭地泡了快一小時後,她這才慢吞吞的擦乾身體,穿上衣服。

「嘖嘖!年輕真好,皮膚水水嫩嫩、又滑又細。」

看著鏡中那個肌膚白裡透紅、青春洋溢的自己,徐婕滿意的瞇起眼睛笑了。

「咦?」

徐婕湊到鏡子前,仔細看著頭髮。

原本的黑髮竟在不知不覺中變成漸層的綠,從髮根到髮尾是由濃轉淡,髮根處是鮮亮艷麗的重綠,越往下走顏色越淺,髮尾處則成了嫩嫩的檸檬綠,除此之外,這頭漸層綠髮還摻雜了水藍,像是前幾年很流行的彩虹髮色。

每一根髮絲都透著蓬勃的生命力,就像是洗髮精的廣告說得:「柔柔亮亮、閃閃動人,看得見柔軟,摸得到滑順。」

其實這也不是什麼值得大驚小怪的事情,異能者在異能等級升到一定水準後,就會連帶影響外貌,最常見的就是髮色、膚色、眼瞳顏色和指甲的改變,有些甚至還會連外型都產生變化。

徐婕以前的髮色是黑色中帶著些許的藍,不過那是她的異能提升到三級以後的事情,她現在雖然治療的水準提高了,卻依舊只是一級異能,照理說,應該不會出現變色現象……

抓著濕淋淋的頭髮納悶了一會,她隨後就將這件事情拋到腦後。

不過是頭髮變色嘛!又不是什麼大事,她都已經經歷重生這麼神奇事情了,頭髮換一個顏色又算什麼?

而且這種髮色還挺好看的,就當成免費染髮了!

將頭髮擦到半乾,她從微波爐中拿出預先加熱的速食餐盒,而後又放進兩盒再度加熱,就這麼加熱了七盒後,她抱著這堆晚餐走向客廳沙發,打開電視機,邊看新聞報導邊用餐。

電視新聞不斷重複播報民眾暈倒的消息,半天下來,那些數字已經跳升至上千人,還有人陸續被送往醫院,昏迷數字也不斷攀升中。

新聞還報導了這場地震所造成的災情,不少房屋都倒塌了,道路出現又長又深的裂縫,埋在地底的管線破裂,瓦斯外洩,自來水湧出,部份商場與餐廳發生火災,部份區域停電,還有一些地區出現地層下陷……

畫面裡的遇難者和罹難者親屬驚慌失措、痛哭哀號。

徐婕面無表情地吃著飯,一盒又一盒地飛快吃著。

比這個更慘的情況她在前世都見過,也習以為常了,現在再經歷一遍,心底並沒有太多感觸,反而因為異能變強大了,也知道未來的人類將會戰勝蟲族,對以後的生活只有興奮和期盼。

說來也好笑,返回和平時期後,她卻發現自己對末世更加有歸屬感。

前世末世來臨時,她才十八歲,卻在末世中渡過了三十六年,活在末世裡的時間比和平時期還要多一倍。

雖然末世剛開始的時候不好過,可是在變異植物和變異動物陸續出現後,人類得到的好處也不少,末世究竟是人間煉獄或是環境轉彎後的另一種新生,還真是說不清楚。

至少對於已經習慣末世生活的徐婕來說,末世的生活並沒有電影和小說描述的那麼絕望無助。

怪物橫行,但是人類也有自己的安全堡壘。

人心險惡,卻也能看見真誠質樸的情感。

危險四伏,卻也有和平世界所得不到的特別機遇。

凡事都有兩個面,單看你怎麼去看待它。

吃飽飯,徐婕把速食盒丟了,休息一段時間後,開始進行異能和體能的訓練。

現在的身體太弱了,需要好好鍛鍊才行!

 

 

 

末世風華01_封面.jpg

    全站熱搜

    貓邏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3)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