透過敏銳的洞察能力,冥王跟界王神察覺到上頭的懸崖邊逐漸起了騷動,似乎,往山頂聚集的人群越來越多了。

 

「先上去吧。」界王神讓夜伢的雙臂搭上自己肩膀,蹲著的雙腿一個使力,便將夜伢給揹了起來。

 

聽到界王神說的話,冥王抬頭往上看去,站在這萬丈深淵的底部,冥王就算窮極眼力,他也只能看到陡峭、險峻的高壁,以及尚未被兩邊山壁遮住的一線天。

 

看著那近乎筆直的峭壁,冥王又望向因為揹人而陀起身體的界王神,好意的對他說道:「讓我來背吧。」

 

界王神聽見冥王這話,不置可否的笑了出來,他搖頭婉拒道:「你可別小看我這老頭,這種小山對我來說還不成問題。」

 

話一說完,界王神就三步併兩步的躍上山壁,腳尖蹬著壁面些微往外突出的石塊,一塊飛過一塊,那輕盈的步伐有如奔走於平地一樣,冥王見到他這模樣,唇邊自然的畫出一道弧線,快步的跟了上去。

 

當兩人躍上峰頂時,首先映入眼簾的,是一個爭執的火爆場面。

 

「這一切都是你計畫的對不對?」化為人形的狂,憤怒揪著派斯的領子大吼:「你明知道幕後主使者是誰,你早已經安排好要在婚禮抓斐洛,為什麼你都不說?為什麼要將他們騙來參加這個計畫?迪亞跟夜伢是被你這傢伙害死的!」

 

舉起手,狂一拳揍向派斯,那猛烈的力道讓派斯往後摔在地上,青了一塊的嘴角滲出血絲,但,派斯臉上沒有任何表情,伸手抹去那血漬之後,他再度站起。

 

「碰!」沒等派斯站穩,狂又是一個拳頭過去,這次,派斯勉強穩住身子不讓自己再跌下,挺直腰桿,承受著狂緊接而來的拳。

 

面對狂一波又一波的攻擊,派斯沒有任何防禦,像是想要贖罪般,他任由狂的拳頭一個個打在身上。

 

「王、王子……」圍在一旁的手下見到這情景,擔憂的想要上前制止,但是,早在他們爆發口角時,派斯就已經下命不准他們插手干預,他們也只好握緊拳忍耐著。

 

「你們不勸勸他嗎?那個人快將王子給打死了!」

 

「很遺憾讓你們的朋友失去性命,可是,這件事情不能完全怪罪王子啊!」

 

無法出手的侍衛們,將希望寄託於歐羅等人,可惜,他們的請求得不到回應。

 

歐羅只是冷眼倚在樹旁,像是在觀看又像是在沉思,果力多坐在歐羅身旁的樹下,將頭埋在雙膝之間,同樣不搭理。

 

再將視線往其他人望去,麗莎跪坐在迪亞身旁,手上拿著一塊白手絹,用著極為輕柔的動作,為迪亞拭去臉上的血漬跟打鬥中沾染到的髒污,隨後,麗莎又從腰間拿出一把銀質小梳子,仔細為迪亞整理凌亂的頭髮,舉手投足間,充滿著沉默而又悲傷的氛圍,斗大的淚水也不斷自麗莎的眼眶滴落。

 

希杰站在麗莎身後,像是發洩般,用力捶打著四周的大石塊,一顆擊碎了就再換一顆,就算雙手全受傷出血也不停止,彷彿是想藉由身體的疼來忘卻心中的痛。

 

當迪亞被斐洛抓走,夜伢跟派斯追出來時,他們幾個也立刻跟上,而三藏跟姬則是留在皇宮照顧受傷的魔王鯨。

 

在他們到達時,只見現場殘留激烈的打鬥痕跡,派斯一動也不動的站在懸崖邊,而迪亞倒在血泊中,夜伢……不見蹤影。

 

面對這樣的景象,眾人心中升起不詳的預感,上前質問派斯之後,他們得到最不想要的答案。

 

震驚、心痛、憤怒……種種複雜的情緒,盈滿他們的心中。

 

「你以為你不回手,大爺我就不會打你?」狂的怒吼聲傳來,派斯不肯回手的態度,讓他的火氣更大了。

 

「……」派斯沉默的望著狂,琉璃般的藍眸凝聚著極深沉的悲傷。

 

不可否認,是派斯故意設計迪亞他們參與這項計畫。要想釣出斐洛這隻老狐狸,就必須用最誘惑他的餌來釣,而,迪亞正是最合適的人選。

 

之前,當他聽到迪亞說,偷聽到厄爾克父子的談話,發現有幕後主使者時,他嚇了一跳,的確是有幕後主使者,但是,那晚跟厄爾克他們談話的人,是他。

 

沒想到,迪亞竟然能在他們三個沒有發現的情況下行動!這是派斯當時的訝異,同時,他也為這件事情感到高興。

 

用這樣的靈敏反應對付斐洛雖然還是不足,但是,至少迪亞受傷的機率會小一點。抱持著這樣的想法,派斯鬆下了對迪亞的注意力。

 

但,也就是因為這份鬆懈,以至於發生迪亞跑去找庫馬,卻被他們抓住,被灌下蛇面曼陀羅的毒藥,最後,變成現在這樣的發展……這是派斯始料未及的事情,如果可以,他真想代替他們兩人死去。

 

「說話啊!為什麼不說話?」面對不吭聲的派斯,狂更加生氣了。

 

要是派斯疼的哼出聲,或者臉上出現痛苦的表情,說不定還能消減狂心中的怒火,讓他下手輕些,但,派斯卻用一種面具般的木然表情,以及不吭聲的沉默來回應,這模樣更是惹火了狂。

 

「該死的傢伙!」望著一臉狼狽、一身是血的派斯,狂再度高舉拳頭,面對狂即將再度揮出的拳,派斯只是閉起眼,等待。

 

但,這拳卻沒有落下。

 

等了一會,卻遲遲沒有承受到狂的拳頭,派斯困惑的睜開眼,卻見到狂的視線直盯著懸崖邊,他跟著轉頭望去,發現那裡站著一名老者與一名年輕人,老者的身上還揹著一個人。

 

「界王神……」派斯見到老者,脫口說出對方的名諱。

 

當初,派斯掉下山崖時就是界王神救了他,那時候,他也才從界王神口中知道,界王神每隔一段時間就會在底下的深谷進行修練,而這個六獠絕谷之所以不能使用魔法,也是因為他設下斷絕陣法的關係。

 

魔族人依賴魔法維生,要是發現這邊無法使用魔法,他們便不敢擅自接近,如此一來,界王神也不用擔心會遭受打擾。

 

在夜伢落下山崖時,派斯也在心中暗暗祈禱,希望他能幸運的被界王神救起,沒想到,這番祈禱果然成真。

 

界王神肩上的那個人應該是夜伢吧?他的氣息似乎很微弱……派斯從那人的衣著,判斷出對方的身分,瞧著一動也不動的他,派斯心裡起了擔憂。

 

「你是來收迪亞魂魄的嗎?」見到冥王出現,狂腦中立刻竄起這個念頭,他鬆手將派斯往後一推,惡狠狠的盯著冥王,眼神銳利的可以殺人。

 

「收魂?」冥王納悶的環顧著四周,最後瞧見了躺在地上的迪亞。

 

原來是這樣啊!笑容取代了冥王臉上的困惑表情。

 

雖然是個很不錯的武士,不過,他好像不太了解所謂的權責劃分啊……冥王真是有種哭笑不得的無奈。

 

他可是掌管冥界的冥王,就算對方是迪亞,她也不過就是個鬼魂,哪裡需要冥王親自出馬,特地前來收魂?再說,就算他想收,他也收不了啊……想到這裡,冥王臉上的笑容又加深許多。

 

見到冥王莫名的笑了出來,狂直覺認定他真的有這個打算,懾人心魄的殺氣火速在狂的身邊凝聚,那份叫人窒息的壓迫感,令在場的眾人也跟著微微發顫。

 

「好大的壓迫感!身體好像快被壓碎,好難過……」魔族手下們像是承受不住那份強勁,紛紛直往後退,他們的臉也因為感到痛苦而出現扭曲表情。

 

在這股強大殺氣的範圍內,要是沒有使用魔法屏障或習武的內氣抵擋,恐怕在幾分鐘之內,就會被這股氣給震碎心肺而死。

 

「快使用防禦屏障。」派斯對他們叮囑道。

 

一般來說,遇見這樣的情況,第一個反應就該是張啟屏障防禦,可是,不知道這些手下是不是被這樣的景象嚇傻了,竟然還呆呆的承受這一切,這讓派斯不由得皺起眉頭。

 

現在的魔族人除了魔法還可以之外,其他應變能力都遠不如人類,這是生活變的安逸,所帶來的壞處吧……派斯望著在一開始就立刻展開防禦的歐羅等人,心中無奈的感嘆著。

 

在一開始發現氣氛不對時,歐羅跟果力多就起了警戒,在這股殺氣發出的同時,也張開了防禦屏障。

 

而原本在旁對著石塊發洩的希杰,一察覺氣氛不對,也立刻衝到麗莎身邊,為她張起防護屏障,屏障的範圍連帶包覆住迪亞,即使她已經氣絕,希杰仍然不希望她受到任何傷害。

 

「看來,你的功力又進步了。」在這股強大的壓迫感之下,冥王臉上笑容不減,姿態輕鬆的往前走了兩步,山頂上吹襲的風搭上狂發出的氣流,風勢跟著加強了些,冥王那身藏青色長袍被大風吹的陣陣飛舞,烏黑的髮絲也在風中飄揚。

 

「嘿!這傢伙不簡單!」見到狂所發出的這股氣勢,界王神讚賞的笑笑。

 

見到界王神發出獵物般的眼神盯著狂瞧,冥王提防的說了句。「他屬於冥界。」

 

夜伢跟狂本來是冥王看中的助手人選,現在夜伢已經被界王神給要走了,眼前這位人稱「傲氣殺神」的武士,可不能再讓界王神給佔去了。

 

「嘖嘖!天下死人都歸你管,你就不能多送幾個給我嗎?」已經跟冥王要到夜伢的界王神,無賴的喊道。

 

「這個恐怕不行,抱歉了。」冥王臉上依舊是笑著的,但是語氣卻是讓人不能反抗的堅決。

 

死人雖多,能勝任工作的人材可不多見啊!要不然,瑞也不用一天到晚為冥界的事情在外奔波。冥王在心中想著。

 

要是將狂抓回冥界,那麼瑞的工作量應該就會少一些吧?對於瑞盡心為自己工作的舉動,冥王是感激的,也因為這份體恤,讓他當下真的興起要捉拿狂的念頭。

 

可惜,此次出行有任務在身……一想到還有任務要執行,冥王只好壓下這想法。

 

「算了、算了!」聽到冥王拒絕的語氣,界王神當然識相的打消這念頭,「這小子就不跟你搶……」

 

「放你個屁!什麼你的我的!」狂聽到兩人一來一往的對話,原本的怒火更加上升了。「不管是迪亞還是本大爺,都不可能跟你到冥界那個鳥地方!」

 

「喲?這隻鬼的脾氣還真是糟糕啊!」雖然嘴上牢騷的嘮叨著,但界王神的表情卻是一副看好戲的模樣,「蠢小子,我勸你最好別招惹他,雖然這傢伙總是一副和善模樣,要是讓他發起火來,可是比什麼都還要恐怖。」

 

「界王神,你說這話,實在是太過抬舉我了。」冥王臉上的笑容更加深了些,臉上倒也沒有什麼怒氣出現。

 

「真是個笑裡藏刀的傢伙!」狂不悅的啐了口,同時也將手中的刀握緊。

 

「是嗎?」冥王又更往狂逼進一步,語氣中帶點挑釁的說道:「那麼,你要不要幫我將刀給拔出來呢?」

 

說話當中,冥王同樣發出一股跟狂相當的殺氣,兩股氣流相互摩擦、抗衡,誰都不肯退讓,但,在兩人針鋒相對的情形,在旁的人可是叫苦連天,每個人像是快要撐不住般,連連慘叫著。

 

「不行了,我快撐不住了。」

 

「我快要不能呼吸了!救、救命……」

 

「好、好痛苦……」魔族力量較弱的手下,雖然已經張出防護屏障,但是嘴角卻也滲出血來。

 

「怎麼現在的魔族人都這麼弱?」距離兩人最接近的界王神,倒是好整以暇的站在旁邊,一點影響也沒有。

 

「嗯?這邊這幾個還差不多一點。」界王神望著派斯、歐羅、果力多等人,他們是所有人之中,表現較為鎮定,防禦屏障也較強的幾個。

 

但是,雖然他們勉強能保護住自身,不被兩人深沉的力道所傷,他們臉上的表情也明白表示出,他們此刻撐的有點辛苦,尤其是希杰,他除了要保護自己之外,還要保護麗莎跟迪亞,魔法屏障要是保護的範圍越大,施法者的負擔也跟著越大。

 

麗莎原本可以幫忙希杰分擔,但是,此時的她,像個沒了魂的娃娃,只是專注的為迪亞梳理著頭髮,對於週遭發生的事情,完全沒有反應。

 

見到希杰快要撐不住了,歐羅跟果力多快步走到他身邊,兩人共同設立一個巨型屏障,將他們幾個籠罩住。

 

「休息吧。」歐羅語調溫和的對希杰說道。

 

「謝謝。」減去負擔的希杰,邊喘氣邊伸手抹去臉上的汗水。

 

這時,希杰偷空望了眼剛剛出現的兩名陌生人,愕然發現,觀戰的那名老者背上,揹著的人竟然是夜伢!

 

「夜伢大哥!」希杰激動又開心的叫著,但夜伢卻沒有任何動靜。

 

得不到回應,希杰又仔細端詳著夜伢,這一打量,他才發現夜伢的衣服殘破,上頭還有班班血跡,這副糟糕的模樣,讓希杰起了不安與擔憂。

 

「夜伢大哥!你沒事吧?」希杰焦急的想要衝向夜伢,但卻被歐羅叫住。

 

「別去,你現在根本沒辦法安全走到夜伢那裡。」

 

「這小子是你們的同伴?」聽到希杰的叫喚,又見到歐羅跟果力多一臉憂心的模樣,界王神緩步走向他們。

 

來到防護屏障前方時,界王神一個彈指,一個更大的屏障出現,將界王神以及希杰等人全保護在裡頭,原本負責支撐屏障的歐羅跟果力多,則是跟著解除自己的魔法。

 

界王神將背上的夜伢放在迪亞旁邊,同時對一臉不安的眾人說道:「這小子遇見我算他命大,他只要再調養幾天就沒事。」

 

聽見這唯一的好消息,幾個人這才稍稍放心的笑了,但,一想到迪亞的狀況,他們的笑容又再度消去。

 

「呦?這不是精靈巡守的孫子嗎?」打量了一會,界王神略帶意外的喊道:「剛剛聽到她的名字,我還以為只是剛好同名的人,沒想到真是她……」

 

「老伯,你認識迪亞姐姐?」希杰意外的反問。

 

「我跟她爺爺是老交情了。」界王神笑呵呵的回道。

 

「請問你有辦法將她救活嗎?」歐羅急切的追問道。

 

在聽見這名老者的名號之後,歐羅就對他抱持著一絲希望,畢竟這位老者可是界王神,他……應該具有所謂起死回生的神通吧?

 

「可以嗎?」麗莎一聽到能救活迪亞,整個人立刻回過神來,她激動的抓著老者的手,追問道:「老先生,您能救活迪亞嗎?真的嗎?」

 

「我看看。」界王神伸手探了探迪亞的脈搏,又觀察了一下她的身體狀況,隨後,他緩緩的搖頭。「不行……」

 

幾個人見到界王神這般反應,原本萌生的一絲希望跟著消失。

 

「真的……救不了嗎?」麗莎再度恢復到失魂落魄的樣子。

 

雖然狂跟冥王正處於對峙狀態,但是,他在聽到迪亞還有希望救活時,立刻留心聽著界王神的回覆,但,在他聽到答案時,心頭湧起一股濃烈的失落,一個分心,讓冥王找到空隙,趁機一個箭步上前,突破他的防備,一把黑色摺扇抵上狂的喉嚨。

 

扇子沒有開啟,但是,仍可從側身看見扇面繪著金、紅相間的圖案,扇子的柄端有著一束金色流蘇垂下,看起來頗為精緻。

 

雖然只是把扇子,但是,冥王隨身的東西豈會是尋常之物?自摺扇發出的壓迫感,就如同一把利刃抵在喉間。

 

「可惡!」狂才想揮刀反擊,冥王另隻手快速扣住狂的手腕,在冥王的壓制之下,狂竟然無法將刀揮下了。

 

「哼!你這傢伙看起來一副瘦弱樣,沒想到力量卻挺大的嘛!」被制住的狂,咬牙切齒的瞪著冥王,嘴上不饒人的損著。

 

「好說,我的力氣也不過比你強一點而已。」冥王笑著鬆開扣住狂的手。

 

狂才想趁機發動攻擊時,冥王打開手上的摺扇,由左下往右上朝狂一揮,那動作雖輕巧,卻引發了一陣暴風,狂被強大的扇風給吹的老遠,直到撞彎一棵大樹才停下。

 

「臭小子!」狂暴吼一聲,隨即舉刀衝向冥王,見到來勢洶洶的狂,冥王僅僅和緩的說了句。

 

「要是你再纏住我,迪亞可就真的會死了。」

 

這句話讓狂立刻停下動作,那衝力連帶引起一股沙塵,眾人的注意力也同時集中在冥王身上。

 

「迪亞……還沒有死?」狂愣愣的問。

 

「由你剛剛那句話的意思看來,迪亞還沒真的死亡,」派斯帶點欣喜的問道:「也就是說她還有救,我這樣的解讀,對吧?」

 

「嗯。」冥王轉身往迪亞的方向走去。「她現在是呈現假死狀態。」

 

「可、可是,這位老伯說迪亞救不活。」希杰不解的指著身旁的界王神。

 

「我是這樣說沒錯。」界王神帶點捉弄的笑了出來。「她人又還沒死,你要我怎麼救活呢?」

 

聽到界王神的這番話,他們幾個真是覺得又好氣又好笑。

 

「老伯!都什麼時候了,你還跟我們開這樣的玩笑!」麗莎生氣的對他吼著,同時,開心的眼淚也跟著掉了下來,「太好了,迪亞沒事……」

 

「妳這丫頭真是奇怪,一下子生氣、一下子哭。」界王神像是感到有趣般的笑開了。

 

「這應該說她不幸,還是該說她命大呢?」冥王在仔細觀察迪亞狀況之後,唇邊也跟著起了笑容。

 

「這句話怎麼說?」果力多困惑的詢問著。

 

「她之前中了蛇面曼陀羅的毒,對吧?」冥王說出他對迪亞身體情形的觀察,「一般人中了這個毒,要是不知道解毒方法,可就是死路一條,慶幸的是,她在中毒之後遭受到血咒攻擊。」

 

「啊?遭受血咒攻擊,算是好事嗎?」麗莎對魔法現在可也稍有涉獵,血咒可是最惡毒的魔法,發出之後必定置人於死!

 

「血咒其實不像它表面上的那種壞咒語。」明白麗莎的困惑,冥王向他們解釋道:「這個咒法真正的涵意是,讓中招者的生死轉換,生變死、死變生,迪亞的生命本來就處於瀕死狀態,這咒法正好轉換她體內的狀況。」

 

「既然這樣,為什麼迪亞沒有呼吸,也沒有脈搏?」歐羅說出困惑,在他剛剛到達時,就已經調查過迪亞的身體狀況,也是因為這樣,他們才確認她已經死亡了。

 

「剛才不是說了?她現在是假死狀態。」界王神將躺著的迪亞扶起,讓她成為坐姿。「這是身體為了存活,自動將所有生命活動停止,將所有的能量保存在體內,以延續生命的假死狀態,現在只要灌進足夠的能量給她……」

 

界王神邊說邊將手掌貼在迪亞背部,沉喝了一聲,一股金黃色的光芒自界王神手上蔓延至迪亞全身,原本屈著身體的迪亞跟著挺直腰桿,像是恢復氣力一般。

 

隨後,那金光像是被吸入迪亞體內一般,由強轉弱,在最後一絲光線消失時,迪亞突然猛烈的咳了起來,口中連帶吐出一灘黑血。

 

「迪亞!」見到這情景,麗莎開心的抱住她,「太好了!妳終於沒事了!」

 

「……」沒有回答,因為此時的迪亞又暈了過去,只是,她現在的臉色較先前紅潤,呼吸雖然細微但也逐漸趨於穩定、平緩。

 

「先將他們帶回皇宮休息吧。」派斯走上前,打算將迪亞抱起,但,狂卻搶先一步擋在他前方。

 

「用不著你傢伙抱她!」狂惡狠狠的對他說道,同時,彎身將迪亞抱在自己懷中。

 

面對狂這般拒人於外的排斥舉動,派斯只是尷尬的收回手,說道:「我們走吧。」

 

「走?我剛剛才從深谷下跑上來,現在一把老骨頭都快散了,我可能沒那力氣跟你們走回去,」界王神用著一副很疲倦、想休息的態度說道:「再說,他們兩個現在的身體可經不起奔波。」界王神邊說邊瞧了迪亞跟夜伢一眼。

 

「要不,我派人駕車過來?」派斯詢問著。

 

「不用麻煩,他的意思我明白。」冥王笑著接下話,他將手上的扇子高舉,揮轉了幾圈,一顆顆如粒子模樣的紅光像水波般盪開,接觸到這光芒的人瞬間在原地消失……

 

 

「哇!」寂靜的皇宮大廳傳來三藏驚訝叫聲,瞪著眼前突然出現的一群人,三藏驚魂未定的罵道:「你們要嚇死人啊!也不通知一聲就突然冒出來!」

 

「我們……回來了?」被責罵的眾人則是愣愣的望著四周,同時也對冥王感到萬分敬佩。

 

像這樣讓群眾瞬間移動的魔法,是一種高級的大型魔法,必需具備高等魔法師的能力才能施行,視魔法師能力的高低,移動的人數也有限制,像這樣移動上百人的魔法,至少需要十五名高等魔法師才行,而冥王竟然才揮下扇子就做到了!

 

「三藏,我哥哥跟魔王鯨沒事吧?」見到三藏,麗莎劈頭就問著他們幾個的狀況。

 

先前,三藏跟魔王他們外出,並不真的是出去參觀魔界,而是受派斯所託,前去找蛇面曼陀羅的解藥。

 

「他們體內的毒已經去除一半了,沒什麼大礙。」三藏說到這裡,遲疑的停頓了下,「不過,魔王鯨他……」

 

「魔王鯨怎麼了?」麗莎一見三藏這副模樣,焦急的抓著他問道。

 

「妳跟我過來看吧。」三藏隨即掉頭離去,麗莎跟希杰則是緊跟在後。

 

「各位想必都累了,請先去房間休息吧。」派斯吩咐手下為他們準備房間,歐羅等人隨即帶著夜伢跟迪亞離去。

 

「派斯王子,我有點事情想跟您的父親談談。」等到所有人離開之後,冥王說出他的來意,「不知道,你可不可以帶我過去找他?」

 

「好的,請跟我……」派斯正打算領著冥王跟界王神,去父親房間時,大廳適時響起國王的聲音。

 

「不知道,冥王找我有什麼事?」國王在兩名隨從的攙扶下,緩步走向他們。

 

「國王您受傷了?」看著國王略顯蒼白的臉色,冥王察覺出他身上有傷。

 

「小傷,不礙事。」國王不在意的笑著揮揮手。

 

魔族人原本就有不錯的自我療傷能力,魔界也有上好的治療藥草,只不過,斐洛的那刀刺的太深、太狠,所以傷口的恢復比較緩慢。

 

「冥王這次出現在魔界,恐怕是有要事在身吧?」國王直接說出自己的臆測,「需要我幫什麼忙呢?」

 

「你有聽說過『魀虛』的事情嗎?」冥王也不多作掩飾,坦白開口說道。

 

「嗯,聽說是把很令人頭痛的妖劍。」畢竟是一國之主,國王對魀虛當然有所耳聞,也知道冥界一直派人找尋它的下落,轉念一想,他會意的問:「那把劍在這裡?」

 

「沒錯,我前陣子收到的情報顯示出,它藏身在貴國的領地,我已經派人去搜查它的下落,」冥王跟著說出自己的來意,「我來這裡只是想向您打探,有沒有發現哪邊出現不尋常的妖氣,或者有奇怪的事件發生。」

 

「這個我倒是沒發現。」國王手支著下巴想了會,隨後又轉頭問著派斯:「最近有奇怪的狀況發生嗎?」

 

「沒有。」派斯照實回覆道。

 

「嗯。」國王點點頭表示了解,雖然說是沒有狀況,但也不表示魀虛不在這裡。

 

「妖氣跟魔氣混在一起,很難發現……」界王神說出自己的想法跟臆測,「還有,如果那傢伙成了魔呢?畢竟,一般的妖物不可能來到魔界吧?」

 

界王神說出的話,正是冥王最擔憂的事情,該待在人界的魀虛竟然能跑到魔界,除了界王神所說的成魔,實在很難做其他聯想……

 

魀虛,真的從妖變魔了嗎?它究竟殺了多少人?吸食了多少力量?冥王雙眉深鎖,為這件事情感到深深苦惱。成了魔的魀虛,可就更難對付。

 

「我會派出人手幫忙協尋,這段時間就請兩位在這住下,讓我好好招待你們。」說著,國王隨即命人為他們兩個準備房間。

 

「不用準備我的房間。」界王神出聲阻止道:「我可不淌這趟渾水。」

 

「何必急著走?」冥王一把將界王神拉住,似乎是不想輕易讓他離開。「你不是要等你的接班人醒來,跟他說出你的打算嗎?」

 

「嘿!我早在他的夢中跟他說清楚啦!」界王神咧嘴對冥王笑著。「可以快點解決的事情就快點解決,拖拖拉拉可是沒辦法成事!」

 

界王神身子一轉,人就掙脫了冥王的手,一陣光芒籠罩住他,整個人便逐漸呈現透明狀。

 

「你難道不擔心,他會當成那是一場夢?」冥王祭出最後一招挽留的手段。

 

「這你就不用擔心,我已經給了他約定的印記了!」界王神臨消失之前,他得意的對冥王笑著說道:「你好自為之吧!我會在遠方為你祈禱!」

 

嘖!溜的還真快,本來還想要他幫些忙……冥王無奈的嘆口氣。

 

看來,要另外想辦法了……

 

 

    全站熱搜

    貓邏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