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難得,終於有人過關了。」貓頭鷹用不友善的語氣對我們挖苦道:「還在池子裡的人,快點抓魚,別浪費我的時間。」

 

這貓頭鷹的口氣怎麼這麼糟啊?聽到牠的嘲諷,我悶悶的低頭盯著池面,準備捕捉獵物。

 

但是,在身邊飛舞的黑蟲卻不斷干擾著我,雖然那些蟲子並不會攻擊人,可是,牠們會發出細微而又尖銳的聲音,讓人無法靜下心來,不管我怎麼揮手驅離,牠們還是不離開,心裡的煩躁度也跟著不斷提升。

 

「討厭!走開!」我不耐煩的揮著手,拼命想讓蟲子離我遠一點,可是總是徒勞無功。

 

「喂!我可不想等你們一個晚上!」貓頭鷹的身旁突然出現一只大懷錶,飄在半空中。「我再給你們一小時,時間到了就算淘汰!」

 

「迪亞!靜下心來!」站在岸上的夜伢開口叫著。「別讓蟲子干擾妳。」

 

唉……我也知道,抓魚時不可以讓自己受到外物影響,可是,就還是會分心咩……我無奈的嘆口氣。

 

『女人,妳的定力還真糟糕,大爺我不是讓妳做過很多禪定訓練了嗎?』原本在睡覺的狂,突然開口對我說道:『妳看看麗莎,她沒受過訓練,可是她的穩定度比妳好上幾倍。』

 

聽到狂這麼說,我回頭望向麗莎,她一動也不動的望著泥池,對於身邊不斷干擾的黑蟲,她完全沒有理會。

 

『要是妳五分鐘之內沒有抓到魚,回去之後訓練加倍。』狂對我威脅的道,隨後,他又窩回帽子裡頭睡覺了。

 

哼,不過就是抓一條魚,我不用五分鐘就能搞定!被狂這麼一激,我也火大了。閉起眼睛,凝聚精神,試著將蟲子的聲音排除在外。

 

在心靈沉澱的當下,我聽到泥漿中傳出細微的游動聲,睜開眼,正巧瞥見身旁有一個物體游過,快速出手往泥池裡一抓,池面因我的動作濺起一些泥漿……

 

「呦?是個可愛的小姑娘呀?我好久沒見到人了!」被我抓到的魚,在我手上竟也不掙扎,只是很高興的跟我攀談著。「小姑娘,今年幾歲啊?有沒有男朋友?喜歡抓魚嗎?三圍多少?身長多長?」

 

這隻魚未免也太沒有警覺性了吧?被我抓到還不快想辦法掙扎脫身?我有點啼笑皆非的望著牠。

 

不過,這樣也好,我只需要注意避開氣泡區,不用分心注意手上的魚會不會逃走。

 

在我緩步走向岸邊的同時,身後再度傳來了聲響,轉頭望去,歐羅也抓著一尾魚緩步走向岸上,他手上的魚沒有開口說話,似乎是暈了過去般。

 

現在,泥漿池裡就剩下麗莎跟希杰,麗莎依然專注的盯著泥狀水面,希杰則是站在她身邊不到五步的距離,但是,希杰並沒有忙著抓魚,而是一直留意著麗莎四周的狀況,提防任何一個可能會傷害到她的東西。

 

「希杰,你先上去吧。」明白希杰在等著自己,麗莎開口對他說道。

 

「不,我……」希杰才想婉拒,但是麗莎卻早一步截住他的話。

 

「不用擔心我,我一定會抓到魚。」麗莎的視線仍舊直盯著池面,說話的語氣極為堅決。「我絕對會過關。」

 

察覺麗莎的態度跟以往不同,希杰沉默了會,隨後,他像是明白了她的想法,笑著點頭答應。「我先上去等妳。」

 

說完話希杰轉身往回走,回程途中,他隨手往泥漿裡頭一撈,一尾魚就被他抓在手上,奇異的是,那魚竟然沒有開口說任何話,仔細一看,希杰的手直接抓在魚的嘴巴上,讓牠完全無法開口。

 

「這招真是不錯!這樣就可以不用聽這些魚一直唸了。」我開玩笑的對他說道:「真不愧是蒼熊族,抓魚很有一套喔!」

 

「沒有啦!」希杰不好意思的笑笑。「我們小時候,最喜歡玩的遊戲就是到河邊抓魚,我們國家的人都很會捕魚喔!」

 

「現在就剩麗莎了。」夜伢望著池中的麗莎。

 

沒有太多擔心,希杰信心滿滿的笑著說:「麗莎她絕對沒問題。」

 

站在池中央的她,眼睛眨也沒眨的凝視著池面,像雕像般等待一陣子之後,麗莎終於展開動作,她快速伸出雙手探入泥中,當她抽回手時,一尾活蹦亂跳的魚出現在她手上,但是,還沒抓穩,那魚就從她手上溜回泥池,麗莎不放棄的追上前,不停的出手捕捉,怪魚則是狡猾的忽左忽右竄逃。

 

啊啊啊……難怪今天額頭一直跳,原來是有人要抓我啊!」在泥池中逃命的怪魚,邊游邊埋怨的唸道:「我今年犯太歲了嗎?怎麼會有人想要抓這麼善良的我?我可是從來沒做過壞事啊!該不會是世界末日要到了……

 

這隻魚未免也想太多了吧?望著那尾不斷碎碎念的魚,我突然覺得有點好笑。

 

「啪!」麗莎突然出手用力一揮,將那魚給打到岸上,魚在地上不斷跳動掙扎著。

 

「這樣算是過關吧?」麗莎問著貓頭鷹。

 

「這個嘛……」貓頭鷹望著地面的魚,似乎不是很認同這樣的方式。「妳是用打的將魚給打上來,又不是出手去……」

 

「麗莎!小心!」希杰看到麗莎身邊突然冒出大泡泡,擔心的對她大叫。

 

「少煩我……」麗莎像是有滿肚子的怒氣無從發洩,她身邊發出網狀般的電流,一道道的電流直劈入泥中,跟著,一尾大嘴魚被她從泥漿中轟向天空。

 

「哇……好帥!」看著摔落在岸邊,被雷轟成焦碳的大嘴魚,我真是想為麗莎鼓掌叫好。

 

「關主,你最好別浪費本公主的時間。」麗莎臉色轉為陰沉,一股殺氣從她身上發出。

 

好恐怖的感覺……望著怒火快要具形化的麗莎,我連忙拉遠跟貓頭鷹的距離,深怕憤怒的麗莎會發動一陣亂雷劈下,待在貓頭鷹附近的我會被誤殺。

 

「呃……」貓頭鷹眼中明白閃過害怕的神情,跟著,牠強自鎮定的咳了幾聲,挺直胸膛,讓自己提升些氣勢,「好吧!看在妳努力抓魚份上,我就讓妳過關啦!」

 

「太棒了!」希杰笑著上前迎接麗莎。

 

「走走走,我帶你們到第二關去。」貓頭鷹拍拍翅膀,往一旁的小路飛去。

 

我們幾個在貓頭鷹的領路下,繼續朝下個關卡移動,而果力多他們幾個被淘汰的人,就拜託姬幫忙照顧了。

 

 

越走,我們四周的氣溫越低,加上剛剛在泥漿中活動,身上現在又濕又黏又重,真是讓人難受的不得了。

 

我放出火球圍繞在四周,想將讓身體暖和點,順便將身上的泥給烤乾,這樣至少會減輕些重量,少了水分的泥塊也比較容易剝除。

 

四周的景物逐漸轉換,原先繁多翠綠的植物逐漸減少,最後只剩下些沒有任何葉子,如同枯枝般的樹木。

 

走著,我們來到一個冰塊做的圍牆前方,那矮牆只到我們的腰部位置,透過圍牆上空往裡頭看去,裡面是一個由冰塊構成的地方。冰磚鋪成的地板、冰做成的桌椅、漂亮的冰雕,冰塊疊砌成的一個半圓型小屋,就連屋子旁邊的樹木也是由冰所構成。

 

「快進來!」貓頭鷹率先飛了進去,我們則是尾隨在後。

 

那道圍牆像是分隔兩個世界,尤其是進入裡面之後,這種感覺更是加深許多,這裡的每樣東西都被等比例縮小,大約只有正常物品的一半而已,而眼前的冰塊房子更是只到我們胸口的高度。

 

好小的屋子,能住人嗎?站在門口,我還可以看見堆砌屋頂的冰塊形狀呢!

 

「喂!笨鼠!」貓頭鷹飛到屋子前方的小圓桌上,對著裡頭喊道:「我把人帶過來了!快點出來!」

 

「吱吱,請、請等一下,在下正在準備,吱吱……」屋子裡頭傳出細微的答話聲,說話的語氣有些怯懦。

 

緊接在答話聲之後,是一連串東西的撞擊聲響,最後,小屋的門打開了,一隻高度約略到我大腿的老鼠走了出來,牠全身毛髮為深藍色,背部還有兩條淺黃色條紋,腰間繫著一個小袋子,走路的方式跟人類相同,只用兩腳站立行走。

 

「吱吱,各、各位貴賓大家好,在下是冰鼠。」說話時,老鼠向我們深深一鞠躬,用著極有禮貌的態度跟我們打招呼。

 

「你好。」回應著他的動作,我們幾個也同樣向他鞠躬行禮。

 

「吱吱,實在是很不好意思,因為在下只能生活在氣溫較低的地方,」冰鼠的模樣看來極為緊張,縮著身體,雙手也不停的搓動著,彷彿是想藉這樣的動作,降低自己的不安感。「吱吱,你們應該會覺得很冷吧?吱吱,真是很抱歉,在下沒辦法好好招待你們……」

 

「沒、沒關係,你不用為這種事情在意。」被冰鼠用這麼恭謹的態度對待,我們幾個也不由自主的拘束起來。

 

「我的國家跟這邊天氣很像。」見到冰鼠沮喪的模樣,希杰笑著安慰牠:「這樣的天氣很舒服,不會冷啦!」

 

「吱吱,感謝各位大人大量,各位真是好人啊……」冰鼠像是萬分感激,又再一次對我們鞠躬。

 

「哪裡、哪裡……」同樣了,我們也跟著牠,又鞠躬了一次。

 

「笨鼠,你少廢話了!」貓頭鷹似乎是再也看不下去的叫道:「快點進行測試!」

 

「吱吱,好、好的。」冰鼠第三次對我們深深一鞠躬。「真是不好意思,在下竟然拖延了各位的時間,抱歉、抱歉,吱吱。」

 

「不會、不會……」我們第三次對他鞠躬回禮。

 

如果老鼠跟貓頭鷹的個性能綜合,應該會比較好,他們倆個真是非常兩極化啊。我看著眼前的這兩個極端,心裡暗暗想道。

 

「吱吱,麻煩各位到長桌那邊。」冰鼠指著不遠處的長桌對我們說道。

 

隨著冰鼠走到桌旁,牠從腰間的袋子拿出一塊摺疊起來的小布塊,隨手抖了幾下,那小布塊放大了數倍,覆蓋住整個桌面。

 

「吱吱,那麼我們就開始吧!」冰鼠拍了兩下手,桌面上突然出現數十碗冰淇淋,那些冰淇淋有著各種顏色,上頭還用水果、花卉、巧克力等等裝飾,每一碗冰淇淋看上去都非常可口,會讓人有大快朵頤的慾望,只不過……

 

難道牠要我們進行吃冰比賽?我們現在可是冷的要死耶!我看著桌面上的冰淇淋,不由自主的打了個寒顫。

 

「吱吱,規則很簡單,你們只要從這堆冰淇淋裡面,找出真正的冰淇淋,就可以過關了。」冰鼠開心的對我們說道:「吱吱,不過,各位只能從氣味、外觀判斷,不可以試吃,除非你們認定那是真正的冰淇淋,那才可以吃它,吱吱。」

 

找出真正的冰淇淋?我看著五顏六色的冰淇淋,困惑的反問:「那……其他不是冰淇淋的是什麼東西?」

 

「吱吱,大便。」

 

「喔……原來是大……」等等,我沒聽錯吧?為了求證,我又再度問了次:「你說,其他不是冰淇淋的東西,是大便做成的?」

 

「吱吱,是啊!有的是皇冠飛龍的大便,有的是呼拉章魚的大便,」冰鼠開心的為我們介紹大便主人的名字,「另外還有熊森蒼蠅、酸腐青蛙、獨腳壁虎等等,為了怕這些大便會腐敗變臭,在下特地將它們冰凍起來,這些東西在下花了很多時間收集,吱吱!」

 

「你的意思是說,當我們選出真正的冰淇淋時,必須吃掉它?」希杰用著為難的語調問道,我們全部的人也用著害怕的表情望著冰鼠。

 

「吱吱,是啊!真正的冰淇淋是用鮮奶製成,非常好吃喔!」冰鼠完全沒察覺我們的異狀,依然開心的對我們說道。

 

為什麼?為什麼,剛剛第一關是會被大嘴魚做成大便泥球,第二關是叫我們來吃大便?誰能告訴我為什麼?

 

「吱吱!各位怎麼一直看著在下?」冰鼠看著我們直盯著牠瞧,害羞的低下頭。「這樣在下會很不好意思。」

 

說著,冰鼠從腰間的袋子翻找了會,拿出一塊比袋子還大的乳酪,用它來遮住臉。「吱吱,害羞,吱吱。」

 

「我不認同這個測驗,這關卡未免也太奇怪了!」夜伢的表情變的非常難看,他完全無法認同的嚷著。「為什麼堂堂一個尊者測驗,竟然是測驗吃大便?這跟成為尊者有什麼關係?」

 

「吱吱,在下沒有為難各位的意思,在下是依照鯨魚大人給的測驗題目,設計出這個關卡,吱吱!」冰鼠面帶委屈的回答道,跟著,牠像是發洩般,一口將那大塊乳酪吃進嘴裡,整個臉頰頓時變成兩倍大。

 

「請問,鯨魚給的關卡題目是?」我好奇的問。

 

「吱吱!唔唔唔……」冰鼠聽見我的問題,連忙一口氣將嘴裡的乳酪吞下,看牠吃的那麼急,我真擔心牠會被乳酪噎到。

 

「吱吱,在下收到的題目是『判斷力跟勇氣』,」冰鼠從袋子裡拿出一張紙條,照著上面的文字念著:「判斷力也就是判別斷定事物的能力,鯨魚大人說,身為一個尊者就會經常遇到各式各樣的情況,必須具備良好的判斷力,才能一一解決……」

 

老實說,我覺得魔王鯨的意思應該是,在戰場上面對敵人時的應變能力才對,而不是……分辨食物跟大便的判斷力。

 

「吱吱,勇氣的意思就是,勇往直前無所畏懼的氣魄。」冰鼠繼續解釋著字面的意思。「在下認為,面對未知物體、嘗試不明物體,是一件很需要勇氣的行為,所以,在下才設計出這樣的關卡,吱吱。」

 

是啊,要將大便吃下去,真是需要莫大的勇氣。我只要一想到嚐進嘴巴裡面的東西,不是冰淇淋的話……噁!還是殺了我比較好一點。

 

「吱吱,如果各位已經了解鯨魚大人跟在下的用心,」冰鼠笑著對我們催促道:「那就請各位快點開始吧!吱吱!」

 

「我們先討論一下。」歐羅示意要我們先退到一旁,避開冰鼠之後,歐羅沉著臉色反問道:「你們確定要照牠的話去做嗎?」

 

雖然是問句,但歐羅後頭說出的話,恐怕才是他真正想做的事情。「其實,不進行關卡測試也可以,我們直接攻進黑池,這樣應該比較節省時間。」

 

「我贊成歐羅的話。」夜伢跟歐羅站在同一陣線。「我們來這裡目的是要救鯨魚,並不是真正要進行尊者測驗,我不認為需要參與這種奇怪的測試。」

 

「話是這樣說沒錯,可是……」我猶豫的望向冰鼠。

 

也許,依照歐羅的建議會比較快速,可是,我總覺得好像不太妥當……

 

「我要參加測驗。」麗莎用著肯定的口吻回絕了。

 

「為什麼?」歐羅無法認同的反問:「參加這種無聊的關卡,根本只是在浪費時間!」

 

「因為這裡是鯨魚的地方,鯨魚設定的關卡。」麗莎用著平緩而堅定的語調,說出她的理由:「雖然我們來這裡是為了要救鯨魚,可是,也不能因為這樣就破壞了這裡的制度,我們應該要尊重牠們。」

 

是啊,要是真的硬闖黑池,跟這裡的人打起來,等到鯨魚的傷勢恢復,卻發現他的手下被我們……那時候,我們要怎麼跟他解釋?

 

麗莎的話讓我們陷入沉思,在一片靜默中,希杰突然拉起歐羅跟夜伢兩人的手,笑著說道:「走吧,我們去挑冰淇淋!」

 

帶著無奈的表情,歐羅跟夜伢也沒再反對,他們不情願的移動步伐,走到桌子旁邊。

 

「要怎麼分辨呢?」希杰為難的趴在桌上盯著冰淇淋看。「好像跟平常吃的冰淇淋差不多耶……」

 

希杰一下子聞著冰淇淋的氣味,一下子將冰淇淋轉來轉去的檢查,越打量,希杰的臉就越向冰淇淋貼近,到最後,他的鼻尖幾乎快要碰上冰淇淋了。

 

「希杰,你小心點……」我擔心的提醒他。

 

唉……每個看起來都差不多,這要我怎麼挑啊?我垂頭喪氣的望著桌面上,那些偽裝成冰淇淋的大便,突然有種──想將它砸在地上踩爛的衝動。

 

「這個色澤太過艷麗,不像是冰淇淋。」歐羅將一個紅色冰淇淋挪到旁邊,跟著,他拿起一個白色冰淇淋打量,臉上是極為謹慎的神情。「這個……看起來就正常一點。」

 

「吱吱,你已經選定了嗎?」看到歐羅拿起一碗冰淇淋,冰鼠笑著對他說:「如果確定,就可以拿起旁邊的湯匙試吃看看。」

 

「不。」歐羅一口回絕,他隨手將手上的冰淇淋丟掉。「剛剛拿近時,這冰淇淋有一股很細微的臭味,它不是冰淇淋。」

 

「吱吱?有臭味嗎?」冰鼠臉上出現極為訝異的神情,「你的嗅覺還真敏銳,在下已經將味道給減去不少了,吱吱。」

 

「不,最敏銳的是他。」歐羅指向一旁的希杰,他手上正抱了近十個冰淇淋準備丟棄。

 

「這些都有怪味道,我想,應該都不是冰淇淋。」希杰用著爽朗的笑容對冰鼠笑著。

 

「吱吱,真是厲害啊!」冰鼠眼睛跟著閃出欣賞的光芒。「果然是鯨魚大人的朋友,在下萬分佩服,吱吱。」

 

「這些冰淇淋的形狀,看起來真奇怪……」夜伢面前放著七、八碗冰淇淋,裡頭的冰淇淋形狀,有像是彈珠般大小,有的像是小樹枝形狀,有的是歪七扭八的不規則圓形……

 

「吱吱,在下忘記改變大便的形……」冰鼠說到這邊,立刻摀住自己嘴巴。

 

「是嗎?這樣就好辦了。」夜伢手一揮,面前的冰淇淋就被他清除了。

 

「原來如此,那就先將形狀奇怪的冰淇淋丟掉吧!」聽到辨識的線索,我們也開始一碗碗挑著、丟著。

 

最後,我們面前剩下十三碗冰淇淋,它們每一碗看起來都像真的,現在也正是我們頭痛時刻的開始。

 

「這真是令人頭痛啊……」我們幾個包圍住冰淇淋,為難的猜測著。

 

「等等!」麗莎像是想到什麼般,狐疑的質問冰鼠。「在這十三碗裡頭,該不會只有一碗是真的吧?」

 

耶?要真是麗莎猜測的這樣,那我們一定會有人被淘汰!我擔心的望向冰鼠。牠……應該不會使這種手段吧?

 

「吱吱,不,一共有五碗是真的,正好符合各位的人數。」冰鼠澄清的回答道:「要是各位不相信,測驗結束之後,在下會挑出真正的冰淇淋給你們看。」

 

「嗯,十三碗選五碗,這機率還挺高的……」得到保證之後,我們幾個再度將視線挪回冰淇淋身上。

 

「我先選吧!」希杰自告奮勇的道,他拿起面前的橙色冰淇淋,伴隨我們緊張的目光,吃下第一口……

 

「它……」希杰遲疑了會,臉色也變的不太自然。「不難吃,可是不是冰淇淋。」

 

「吱吱,那是火色獸的大便,牠可是很挑食的喔!」冰鼠興高采烈的對我們解說道:「火色獸只吃火山地帶的海藻,那海藻可是非常珍貴、非常有營養!而且,大便的味道也不錯,對吧?吱吱!」

 

就算再好吃,它也是個大X啊……想到這裡,我突然覺得有點想吐。

 

「嗯。」出乎意外的,希杰認同的點頭,臉上掛著一如往常的笑容。「跟我想像中不一樣,嘴巴都是海藻的味道。」

 

「吱吱,需要水嗎?」冰鼠從他的袋子裡頭抓出一個大茶壺跟幾個杯子。「在下有另外準備水,要給各位漱口用,吱吱。」

 

「不用了。」希杰笑著搖頭說道:「這吃起來像是海藻泥,不會讓人討厭。」

 

希杰,你真是個勇敢的好孩子!看到希杰若無其事的反應,我真想要為他拍手叫好。

 

要換成是我,就算想像那是海藻泥,我也沒辦法在吃下去之後,還能像希杰這樣面不改色!

 

「換我了。」歐羅面色凝重的拿起另一碗冰,深吸一口氣之後,他快速的張口吃下,而後又飛快的吐出來。

 

「唔!」不多說,歐羅立刻將嘴裡的東西吐出來,快速抓起冰鼠遞上的水杯,不斷的用水漱口。

 

嗯,他鐵定是……望著歐羅痛苦的表情,我們幾個心驚的低下頭,瞧著桌面上,偽裝成冰淇淋等著我們吃下的惡魔。

 

唉,我現在突然覺得,在第一關就被淘汰的人好幸福,至少他們不用受到這種痛苦!我好想逃跑啊!

 

接下來,夜伢沉默的拿起一碗冰,臉色像是要跟高手決鬥一樣凝重。那碗冰的顏色是牛奶色,看起來還蠻賞心悅目的,不過,外表只是假象,實際上還是要等到吃進口中才會知道,自己是上天堂還是下地獄。

 

「水……」夜伢才說到第二字,就難受的摀著嘴巴,快速為自己到了一杯水,拼命灌水漱口。

 

嗯,夜伢是下地獄的那個……我看著他臉色蒼白的模樣,心中開始不斷的祈禱,最好別讓我遇到同樣的命運。

 

現在剩下十碗,十碗裡面選五碗,二選一的機會,我的運氣應該沒有那麼背吧?我謹慎的盯著冰淇淋打量,看不出端倪的我,只能憑藉運氣賭一賭了!

 

在我要伸手去拿冰時,麗莎突然叫住了我,並且將兩碗冰淇淋推到我面前,示意要我觀看。「妳看一下……」

 

「怎麼了?」看不出這兩碗冰有什麼不同,我困惑的反問。

 

「右邊碗裡的冰淇淋,冰的邊緣稍微融化成水狀,左邊的碗卻完全沒有溶化的痕跡……」麗莎說出她的觀察之後,略帶希望的望著我。「剛剛冰鼠不是說,他花了很多時間收集這些東西,又說,為了怕這些東西會腐敗變臭,還特地將它們冰凍起來?那麼……

 

「有可能!」經由麗莎的提示,我終於理解她想要說的話。

 

一般來說,經過長時間冷凍的東西,它的水分就會流失,雖然這裡的氣溫很低,可是時間久了,還是會讓冰淇淋融化,但是,經過長期冷凍的東西,已經沒有水份,不會有水出現!

 

「好!我來試試!」我拿起有融化跡象的冰淇淋,用湯匙挖了一口,用著忐忑不安的心情,送進嘴裡……

 

「怎麼樣?」麗莎緊張的問著,而夜伢則是已經為我倒好一杯水,在旁邊等待著我。

 

「好好吃!」我開心的對他們說道。見到我過關,夜伢臉上出現鬆了口氣的笑容。

 

發現推論正確,麗莎也跟著拿起另一個冰淇淋吃下,同樣的,她也過關了。

 

「吱吱,沒想到兩位能夠過關,在下真是太高興了!」冰鼠開心的拿起手帕拭淚。「在下剛剛還在擔心你們會過不了關,無法救鯨魚大人呢!」

 

「剩下兩個人,成績還算不錯。」貓頭鷹見到測試結束,隨即飛到我們面前。「走!到第三關去,失敗的人留下。」

 

「妳們要小心點。」夜伢對我們叮囑道。

 

「嗯,我們一定會努力的!」我信誓旦旦的回答道:「都已經到了最後一關,絕對不能失敗!」

 

「沒錯。」麗莎伸手摸著戒指,毅然決然的說:「我一定要將魔王鯨送到黑池,將他治好!」

 

帶著這樣的決心,我們來到第三關。關卡的地點在一個地勢較高的山坡上,山坡頂端有著一個圓形大凹洞,數根巨大石柱立在那大洞週圍,走進一瞧,才發現那大洞是一個廣場,我們沿著石階走下,這個洞深約三米,洞裡的一切是由灰石堆砌而成。

 

在我們下了最後一個階梯,還在觀望四周時,一個奇怪的笑聲傳來。

 

咯咯咯……沒想到,來這裡的竟然是兩個女孩子?有趣,真有趣,咯咯咯……」

 

「老龜,你少在那邊裝神秘,快點出來!」貓頭鷹不耐煩的催促道。

 

「咯咯咯,你說這什麼話啊,白鷹,你明明知道我的動作向來不快……」隨著說話聲音,一隻非常巨大的大烏龜現身在我們面前,他的身高幾乎是兩個我疊起來的高度。

 

「咯咯咯,遊戲規則很簡單,看到旁邊的東西沒有?」烏龜指著牠左手邊的地上,那裡堆著小山高的東西,看上去像是各種骨骸,在那堆小山旁邊,還有一個大型木架,架上堆著許多武器。

 

「咯咯咯,這個關卡是測試你們的魔法跟戰鬥能力。」烏龜說出關卡的內容:「打贏我就算過關。」

 

雖然說是打鬥……可是,這跟那堆骨頭有什麼關係?我納悶的看著骨骸堆。

 

「不過,你們也都看到了,老龜我行動不是很方便。」烏龜拍著自己的龜肚對我們說道:「所以,我稍稍更改遊戲方式,全部的人都要用魔法操縱骨骸來戰鬥,咯咯咯……」

 

「用魔法操縱?」麗莎納悶的反問:「請問這是什麼意思?」

 

「咯咯咯,你們先挑選要用來戰鬥的骨骸,用魔法將骨骸各部位串聯起來,用它來代替你們行動、戰鬥,旁邊的武器也隨你們挑選。」

 

解說完之後,烏龜便開始示範給我們看,牠朝著骨骸放出魔法,那堆骨骸山跟著產生騷動,無數根骨頭開始串聯,一隻長著三隻腳的巨型大狗拼組完成。

 

「咯咯咯,除了它的本體之外,你們也可以加上別的東西。」烏龜動了動手,一對骨頭拼裝的骨翼接上大狗的背部。

 

「接下來,武器的挑選也是很重要的喔!咯咯咯……」烏龜隨手一揮,一對狼牙棒飛到大狗手中。

 

原來如此……我看著烏龜示範的動作,心裡大約已經知道該怎麼應戰了,只是,麗莎她……

 

回頭望著麗莎,她的眉頭深鎖,似乎陷入了苦思。

 

「咯咯咯,誰要先來?」烏龜問著我們。

 

「我先。」我開口回答道。

 

搶第一個上場,並不是想逞強或者認為自己有能力過關,我只是希望能夠藉由我跟烏龜的戰鬥,讓麗莎能從中得到應戰的資訊,想出對付烏龜的對策。

 

「加油。」麗莎為我打氣道。

 

「嗯。」我對她回了個笑,隨後走向骨骸堆,從中挑選我要的骨骸。

 

站在骨頭堆前看了許久,又瞧了眼烏龜組成的大黃狗,我開始拼湊起骨頭,一隻動物的雛型逐漸組合完成。

 

「咯咯咯……這是什麼東西啊?老鼠?」烏龜看到我拼裝出的成品,笑的快要翻了過去。「別怪老龜我沒有提醒妳,妳這隻老鼠的體型太小,力量上絕對不是我的對手。」

 

的確,老鼠的身型不到那隻狗的三分之一,戰鬥能力上真的會差很多,不過……

 

「我還沒有完成。」我跟著為老鼠加裝上長爪子,再加上一條長尾巴,組中完成後,我挑了幾件輕巧的武器讓它帶在身上。

 

「咯咯咯,只不過是加上爪子跟尾巴,頂多說牠是一隻地鼠……」烏龜笑的更大聲了。「只要被狼牙棒一擊中,這老鼠的骨頭保證散掉,咯咯咯……」

 

「老龜,廢話那麼多做什麼?」一旁等著觀戰的貓頭鷹催促道:「快點開始吧!」

 

「咯咯咯,好……」烏龜說完話之後,數道光芒從空中落下,交織成一個星形圖案。

 

「咯咯咯,戰鬥範圍只能在這個裡面進行,操縱物跑出這範圍就算輸。」烏龜指揮著大狗進入星形裡面。「打贏的標準很簡單,讓對方的操縱物無法行動,或者讓對方喊出認輸,都算獲勝。」

 

「了解。」我點頭回道,我的操縱物也跟著進到場子裡去。

 

「咯咯咯,對戰……開始!」隨著烏龜一聲令下,場中央的兩隻操縱物也快速衝向對方。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貓邏 的頭像
貓邏

貓步慢行

貓邏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