鏡子的影像到此告一段落,見到最後那些畫面,我的心情感到異常沉重,狂在死前的怨,岫在最後清醒時的痛,深深烙在我的腦中……

 

身旁的夜伢默默遞上一條手帕給我,原來,我在不知不覺時,淚水已經流了滿面……

 

另一旁的麗莎則是早已經窩在希杰懷中,哭的無法自己。

 

「姬看不下去了!姬不想再看了!」姬在到決鬥後的畫面時,像是無法忍受般的衝出房間,三藏也快步跟出去安慰她,其他人則是臉色凝重的沉默著。

 

「當我們得知,魀虛已經附身在岫身上成為妖魔,立刻對它展開追捕,」冥王收起鏡子,繼續往下說道:「但是,因為岫是個劍術精湛的高手,搭配上魀虛自身的強大力量,我們在追捕它時吃到不少苦頭,幾次下來都沒能成功抓住它……最後一次行動時,由我跟其他幾名冥界高手出面,合力將它困住,在那次圍捕中,我們將它打成重傷,但是,最後還是被它給逃脫了。」

 

「昨天我已經找到魀虛的下落。」白眼伯伯跟著說出魀虛的下落:「它藏身在我國國境最東邊的『地熱谷』。」

 

「需要派人包圍嗎?」派斯一聽是在自己國家境內,立刻追問道:「大約需要多少人手?」

 

「謝謝你們的好意,貴國只需要限制人民出現在那邊即可。」冥王笑著婉拒道:「這件事情,由我們冥界自行處理。」

 

「這……」派斯猶豫的望向國王。

 

「這樣也好。」國王像是理解冥王想法的笑著。「人派去的再多,也只是去送死……」

 

聽到國王將自己的手下形容成累贅,冥王禮貌性的回道:「我只是不希望引起貴國無謂的傷亡,告訴你們這些事情,只是想讓大家明白這次的狀況。」

 

「冥王的意思是,要我們也別干涉?」夜伢聽出冥王話中的涵義開口問著。

 

「這不是你們能夠干預的事情。」冥王用著簡潔而又肯定的語氣的回答。

 

「可是,依照狂的個性,他一定會衝去找岫……」我苦思著該怎麼勸止他。

 

「不用擔心這一點。」冥王笑著回答道:「這次的圍捕計畫,我很希望能得到狂的參與,以及妳的協助……」

 

「我?」我納悶的指著自己。我能幫上他們什麼忙?

 

「我希望妳能解除跟狂的契約,讓他恢復行動自由。」冥王對我說道。

 

聽到這句像是要將我跟狂所有關係斷絕的話,我不願意的嚷道:「為什麼要解除契約?狂可以附在我身上跟魀虛打……」

 

「妳的程度跟他們差太多,狂的能力會被減弱。」不多做婉轉說詞,冥王一針見血的說道:「解除契約之後,狂才能發揮他原有的實力,這樣他才有勝算。」

 

「……」對於冥王的話,我完全無從回應。

 

剛剛看到他們兩個的對打,的確讓我大感震撼,心裡也明白我跟他們的程度,有如天與地的差別,可是,可是我……

 

「狂對岫所有的招式都瞭如指掌,有他加入,對這次的計畫會有很大的助益。」冥王繼續對我說著他的理由,試圖勸服我:「冥界事務繁多,之前圍捕魀虛的高手都已經投胎轉世,所以這次只有我跟瑞兩人過來,要對付現在的魀虛,實在有點困難……」

 

「除此之外,應該還有其他原因吧?」夜伢用著質疑的語氣追問:「你執意要讓狂參戰,要迪亞解除契約,另一方面是想將狂帶回冥界,對吧?」

 

「我想你們也該知道,狂是被冥界列為黑名單的鬼魂。」冥王表情嚴肅的望著我,試圖讓我理解整個狀況。「他徘徊人界的主要原因,就是因為心裡放不下這份怒氣,所以,我才會想要找他一同解決,讓他解了心中未解的心結,然後跟我們回冥界。」

 

「說了這麼多,你們最終還是要抓他?」麗莎從希杰懷中起身,擔心的往我這邊望了眼。「迪亞,不要解除契約!這樣他們就沒辦法帶走狂了!」

 

狂的離去是必然的,我早就有心理準備,所以,這一點並不會讓我有太多的不捨,只是……

 

「如果狂幫了你們,那你們會取消他的罪狀嗎?」我不安的發問。

 

雖然我不懂冥界的罰則跟律法,可是,狂之前殺傷眾多死神,擾亂冥界秩序,光是這兩點,就足夠他受罰了吧!

 

「關於這一點……」

 

「大爺我才懶得理你們那一套!」狂的聲音從旁傳來,我回頭一看,發現他跟哥哥站在房間的角落處,此時的狂已經化為人形,臉上有著我不熟悉的冷酷表情。

 

「你已經清楚整件事情了嗎?」冥王面帶微笑問道:「願意協助我們嗎?」

 

「這是大爺我跟岫那傢伙的事情!」狂惡狠狠的瞪著冥王,帶著警告意味的說:「你們這些外人用不著多事!」

 

「很高興你願意幫忙。」冥王直接將狂排斥他們的意思給省去:「魀虛的力量又增強了,等契約解除之後,你要先進行幾天修練……」

 

「你認為大爺我打不過岫?」狂的身影一閃,人就現身在冥王身後,一把靈刀順勢架在冥王頸上。「你信不信本大爺會先殺了你?」

 

「不錯,你的程度比我認定的好很多……」冥王嘴邊浮起一抹笑,跟著,他的身體發出亮光,一道圓形的氣自他身上擴散發出,硬生生將狂給彈開。

 

「該死的傢伙!」狂想要再度衝上前,瑞卻早一步現身在他身後,出手架住狂的手臂,讓他無法行動。

 

「不要妄動。」瑞警告的對狂說道。

 

「哥……」我擔心的看著眼前的情況,深怕他們兩個會打起來。

 

「目前,魀虛的力量應該跟我差不多,又或者比我還要高上一些,」冥王收起笑臉,臉色轉為嚴肅與沉重。「戰鬥開始時,我要負責架設隔離屏障,將魀虛封鎖起來,屆時,會由你跟瑞跟魀虛對打,你的能力要提升到跟瑞一樣的程度才行。」

 

「笑話!大爺我比不上這個小子?」狂大為光火的想要掙脫,但是瑞卻牢牢的壓制住他,不讓他得逞。

 

「純粹就刀術來說,你比瑞高上一段。」冥王用眼神示意要瑞放開狂,並開始對狂的分析道:「但是,要是加上魔法,你的確不如他。」

 

「魔法算什麼!大爺我只要用刀就能解決你們!」不甘心被看扁,狂發狠的大罵。

 

冥王用著無可奈何的表情笑笑,他退開了幾步,語調平和的對狂說道:「要是不相信,你們打上一場,就知道結果了。」

 

「好!」狂即刻亮出靈刀,準備跟瑞打上一場。

 

「奉陪。」瑞也跟著擺好陣勢,一手握刀、一手張起魔法護盾。

 

「住手!你們不可以……」我才想要衝上前制止,但是,我的身體突然不能動,低頭一看,冥王手上的摺扇架在我的肩上,光這樣輕鬆的動作,就簡單制住我的行動。

 

「迪亞,妳阻止不了他們,別過去……」冥王再一次強調我的無能為力。

 

眼前的兩人用著雷電般的速度展開戰鬥,我光是要看出他們的速度,就已經感到有些吃力。

 

「這就是程度的差異啊……」我無奈的苦笑著,喉間滿是苦澀的滋味。

 

能力不足、程度不夠,這就是我被隔絕參與的原因,讓我知道整件事情的來龍去脈,只是想讓我願意解除契約……

 

這……真是讓人不甘心!我握緊拳頭,努力壓抑的情緒讓我心口隱隱作痛。

 

突然間,三道黑影闖入兩人的戰鬥,希杰用冰針從中將狂與瑞隔開,歐羅的雙手聚起厚厚的火燄手套,擋住瑞的刀刃,夜伢手上的刀與狂的靈刀架成十字狀相互抗衡。

 

「你們在搗什麼亂!」狂跟瑞的對試被他們三人打斷,臉上明白表現出不滿,憤恨的收刀罵道。

 

「呼……程度果然差很多。」歐羅用著心驚的語氣,大大的呼了口氣,他手上的火焰手套消除之後,雙手佈滿鮮血,傷痕處處,幾隻手指異常腫大。

 

「剛剛我已經用盡全力防備。」歐羅望著自己的手,臉上仍舊是一副不在乎的笑容。「沒想到還是斷了三根手指,幸虧你手下留情……」

 

「你太亂來了。」瑞沉聲責備著歐羅,要不是他及時收刀,歐羅的手恐怕就會被他給廢了。

 

「鏘!」夜伢的長刀發出一聲響聲,隨後,刀身斷成兩半。

 

望著手上僅剩一半的長刀,夜伢苦笑道:「看來要去找一把更好的刀了。」

 

「我的長針都碎了。」希杰望著地上,他剛剛為了制止兩人所發出的長針,本以為會刺入他們腳邊的地面,沒想到,全被砍成數段。

 

「想要測試實力差距,用不著跑進去攪和吧?」果力多站在牆邊,用著不以為然的態度說道。

 

「實際用身體去試,才有明確的感覺。」歐羅將嚴重受傷的雙手舉高,對果力多說道:「你的治癒術比我好,幫一下吧!」

 

見到歐羅一副命令的語氣,果力多有點不悅的板著臉。「本公子是你專用的治療師嗎?」

 

不過,嘴上雖是這麼嚷嚷,果力多還是為歐羅治好了雙手。

 

「你們什麼時候要出發?」夜伢望著冥王問道。

 

「七天後。」冥王看出夜伢的意圖,直接了當的問:「你們想跟去?」

 

「出發當天,你可以對我們進行測試,」夜伢對冥王提出要求,「要是我們的戰力還是達不到你的標準,那麼我們就放棄,如何?」

 

「有趣。」冥王笑著點頭答應。「我會拭目以待。」

 

「迪亞……」跟冥王談成條件之後,夜伢回頭望著我。

 

我知道他是要我照著冥王的意思,解除跟狂的附身契約,我也知道這麼做,對狂會比較好,可是,心裡還是有很多不捨……

 

「此次,只是讓狂解決他跟岫的心結,」看出我的猶豫,冥王開口對我說道:「他可以在人界再待上一陣子。」

 

「笑話!大爺我的去留,用不著你來決定!」狂斥之以鼻的道。

 

聽到狂這麼說,我的心情暫時輕鬆一些,至少,在狂要離開的時候,我還可以跟他好好的道別,而不是像現在這樣,讓我感到倉卒不安。

 

「我該怎麼做?」下定決心,我望著冥王問道:「我不知道該怎麼解除……」

 

「將妳的右手貼在他額前。」冥王開始教我解除契約的步驟。「解除的咒語是『與我簽訂契約的亡者,今日我將自由回歸於你,主僕關係就此消滅。』」

 

依著冥王的話,我將手掌貼在狂的額頭,緩緩唸出咒語,狂的身體在咒語唸完時,發出一陣白光,在那刺眼的光芒過後,兔子的軀體落在一旁地上。

 

「這樣輕鬆多了!」狂活動著重獲自由的身體,開新的說道。

 

「走吧。」瑞突然朝狂丟出繩子困住他。「我會好好訓練你。」

 

「臭小子!憑你也想訓練本大爺?」狂使勁的想要掙脫繩子,但卻徒勞無功。

 

「這是困魂繩,凡是被綁住的靈體就絕對掙脫不掉。」冥王笑嘻嘻的對他說道:「要是你不喜歡接受瑞的訓練,由我來磨練你也成,只不過,會比較辛苦喔。」

 

「用不著你們多事!快放開本大爺!」狂氣沖沖的喊著,但是,冥王跟瑞完全不理會他的喊叫,跟我們說聲再見之後便離開了。

 

「看樣子,他應該會被折磨的很慘。」麗莎在他們走後說出這句話。

 

「現在沒時間管他了。」歐羅望著自己的手,臉色凝重的道:「現在我們要想辦法在七天內提昇自己的能力……」

 

「這一點真是很難……」我大感頭痛的說道。

 

「要在這麼短的時間內快速提升力量,並不是辦不到……」白眼伯伯朝我們笑著走來:「如果你們不怕吃苦,我倒是有方法可以願意訓練你們。」

 

「真的?」聽到有訓練方法,我們幾個高興的望著白眼伯伯。

 

「不過,訓練會很辛苦,簡直是生不如死的境界。」白眼伯伯的表情轉為如同鬼魅般的陰沉,「這樣,你們還想接受訓練嗎?」

 

雖然白眼伯伯的表情十分恐怖,可是,我們幾個還是壯起膽子,不要命的點頭回答道:「願意!」

 

「好!現在我們就開始特訓吧!」白眼伯伯領著我們走出房間,對我們展開一連串的特訓。

 

 

    全站熱搜

    貓邏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