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狗雙手揮舞著狼牙棒,朝著地鼠立足的地方用力擊落,「砰磅!」巨大的撞擊聲傳出,地面被擊出一些碎石,地鼠在狼牙棒落下前便已經先行跳開,順著狼牙棒直衝而上,站在大狗肩膀上,加長的爪子對著大狗脖子擊去。

 

「喀、喀……」狗的脖子被爪子切斷,頭顱跟著落在地上。

 

「咯咯咯……真有趣,」見到眼前的情勢,烏龜笑了出來,一點也沒有處於下風的模樣,「看來妳對使用魔法操縱東西很有一套,咯咯咯……」

 

雖然被烏龜稱讚,但是,相較於烏龜的輕鬆模樣,我可就顯得吃力許多。

 

沒想到,用魔法操縱東西竟然這麼累!雖然才剛開始,可是我的背部已經全是汗水,身體也因為耗用過多體力而開始顫抖。

 

用魔法操縱物品,首先要做好「定」的動作,也就是維持住操縱物的形體,維持形體耗費的精神跟體力,可是比讓操縱物行動還要辛苦數倍。

 

「咯咯咯,看來,老龜我要認真點跟妳打了……」烏龜手一揮,那顆掉落的狗頭從自地上飛起,準確的接回頸子。

 

大狗再度展開攻擊,這次,它的速度比剛剛快上一倍,才一眨眼的時間,它就已經現身在地鼠面前,狼牙棒迎面擊下,地鼠勉強躲過,但有一隻腿被它打斷,我連忙操縱地鼠讓它鑽入地底,躲開對方接下來的攻擊。

 

「咯咯咯,好像太用力了……」烏龜望著地鼠那條已經變成碎塊的腿,有點得意的笑笑。「這樣子好像就組裝不回去了,咯咯咯……」

 

「失去一隻腳,真的有點不公平。」我同樣回了個笑給烏龜。「要不然,你也將腳給去掉吧。」

 

趁烏龜還沒發現我的企圖,我讓地鼠從大狗腳旁鑽了出來,朝著大狗的腳發動連續攻擊,大狗的雙腳同樣被地鼠擊成碎塊,無法站立的它隨即倒在地上,本來,我想讓地鼠趁勝追擊,給大狗一記致命傷害,可是,烏龜的動作比我快一步,牠讓大狗飛上天空,躲過地鼠的攻擊。

 

原來,烏龜讓大狗裝上翅膀,是有這樣的用意……我看著飛到半空的大狗,開始感到頭痛了。原以為那對骨翼只是裝飾品,沒想到,竟然也能用它飛翔,這是我萬萬沒有想到的事情。

 

「咯咯咯,真是好險啊,咯咯咯……」烏龜依然笑著,在牠的笑聲過後,空中的大狗朝地面張開嘴巴,無數顆火炎彈自它嘴裡發出。

 

糟糕!我連忙讓地鼠再度鑽回地底,但是,我從魔法在操縱物身上的分布情形得知,地鼠有半邊身體被火炎彈炸毀了。

 

「咯咯咯,怎麼了?妳組裝這隻老鼠的目的,只是要讓它鑽地嗎?」烏龜諷刺的對我挑釁道:「這樣可就不好玩了,咯咯咯……」

 

烏龜說話時,牠的大狗持續對地面發動攻擊,轟向地面的火焰彈沒有間斷過,我根本沒有出手反擊的機會。

 

「咯咯咯,妳想跟老龜比賽耐力嗎?」烏龜見我沒有任何反應,又跟著對我說道:「老龜我的魔力可是能夠持續發動三個月,咯咯咯,我看妳可能連三小時都撐不到吧?」

 

呵……這隻烏龜估算的還真準,我是已經撐的很吃力了,再這樣下去,我一定會因為魔力耗盡無法戰鬥……

 

「唉……我也想反擊啊!」我佯裝可憐模樣的對烏龜說道:「可是,你又不稍微停止一下攻擊,我的地鼠一鑽出地面,不就等於送死嗎?那我還不如在洞裡面耗著,能拖多久算多久。」

 

「咯咯咯,也對。」烏龜得意的笑著,肥肥的雙手還不斷拍著牠的龜肚。「好,為了能玩的更有趣,我就等妳的地鼠出來再攻擊,咯咯咯……」

 

「真是非常感謝。」我用著極為燦爛的笑容對烏龜笑著。

 

大狗才一停下攻擊,地洞立即飛出一個影子,筆直的衝向大狗,並且直接擊中它的胸口,定眼一瞧,那個攻擊的物體是條尾巴。

 

「咯咯咯,妳用老鼠尾巴刺它?」烏龜見到那個攻擊物體,笑的快要翻過去。「要是用來對付其他魔物,或許會有用,不過,那是隻骷髏狗啊!根本不會痛!」

 

如同烏龜所說的,狗是由骨頭拼湊成,沒有血肉,尾巴只是穿過大狗胸口骨頭縫隙,懸掛在它身上。

 

「好了,輪到我發動攻擊囉!」我笑嘻嘻的對烏龜說道,並且,快速唸起了咒語。

 

眼前的大狗開始自胸口凝結成冰,冰氣迅速蔓延至大狗全身,連同骨翼也被凍結,無法繼續飛行的大狗,狼狽的摔落地面,跟著,我的地鼠趁機鑽出洞,衝上前給大狗最後一擊,將它擊成粉末。

 

「這、這……」看到自己莫名的被打敗,烏龜驚愕的連嘴都合不上。「為什麼會這樣?為什麼它會結冰,妳作弊!妳沒有透過操縱物進行戰鬥!」

 

「人類有一句話叫做『斷尾求生』,」我緩步走向打鬥場,從那灰燼堆裡拿出一條細線,細線的另一端連結在地鼠身上。「雖然這兩個意思有些不一樣,不過方法差不多……」

 

「斷什麼尾?這跟那條尾巴有什麼關係?」烏龜完全無法接受的反駁道。

 

「這是剛剛綁在尾巴上的線,」我開始對烏龜說出剛剛的戰略:「我讓地鼠發出凝結咒語,藉由這條線來傳輸冰氣到狗的身上,接下來的情況,應該不用我多說了吧?」

 

「哈哈哈,老龜,你竟然輸了!」一直在旁邊觀戰的貓頭鷹,毫不留情的取笑道:「你未免也太大意了吧!」

 

「咯咯咯,真有趣的戰鬥方法,老龜我輸的心服口服。」烏龜被這樣嘲諷,沒有生氣的神色,依舊笑的開心。「妳過關了,咯咯咯……」

 

 

測試到此告一段落,場邊的角落處突然出現七、八隻小烏龜,牠們嘴裡發出「嘿呦、嘿呦」的叫喊聲,手上拿著各式的清掃用具,用小碎步跑向場地,開始打掃、修補地面。經過小烏龜們的整理,場地恢復成原先的模樣,好像剛剛的戰鬥沒有發生過。

                                                                                                                  

雖然我已經過關了,但心情還是無法放輕鬆,接下來,就輪到麗莎了……我回頭望著她,發現她已經在骨頭區那邊組裝操縱物了。

 

麗莎的操縱物是一隻雙頭翼龍,而烏龜則是一個拿著盾跟巨釜的骷髏人。

 

兩者的戰鬥很快就展開了,雙頭翼龍揮舞著尾巴,重重打向骷髏人,骷髏人伸手靈巧的跳過攻擊,它繞到雙頭翼龍身後,高舉手上的斧頭,狠狠往尾巴砍了幾下,雙頭翼龍的尾巴就這樣被砍碎。

 

不干示弱,雙頭翼龍張大口咬去骷髏人拿盾的手,但是,那斷手很快就給接了回去,骷髏人依舊沒有損傷。

 

情況不太妙……我望著眼前的情況,心中感到非常不安。到目前為止,麗莎所發動的攻擊完全無效。

 

「咯咯咯,這條龍怎麼行動有點慢?」烏龜望著跟不上骷髏人動作的雙頭翼龍,取笑的說道:「操縱這樣大型物體,可是需要耗費很多的力量,妳挑錯操縱物了,咯咯咯……」

 

烏龜說的這話沒有錯,這兩者在戰鬥上,雙頭翼龍的速度明顯追不上骷髏人,雖然骷髏人體型較小、出手力道不重,但是,它卻可以利用速度,採用打帶跑戰術,逐漸加深對雙頭翼龍的傷害。

 

麗莎沒有回答烏龜的話,現在的她,已經將全部的注意力放在打鬥上,表情專注而又認真,汗水不斷從她的臉頰滴落,部分頭髮隨著汗水沾在她臉頰、頸子上。

 

她繼續操縱雙頭翼龍攻擊骷髏人,兩者打了幾分鐘之後,行動較為緩慢的雙頭翼龍被骷髏人砍下了翅膀。

 

「咯咯咯,好可憐啊,需要老龜我先停下來,讓妳將翅膀裝上去嗎?」

 

「不用。」麗莎表情平淡的望著烏龜:「你最好專心點,本公主可不希望你輸給我的時候,又說是因為一時大意……」

 

「咯咯咯,妳說的這句話真是好好笑,」烏龜笑的直接趴在地上,雙手還不住的捶地,他的力道讓整個地面引起一陣陣細微的振動。

 

「那麼,如妳所願,我就再認真一點點好了。」等到烏龜止住了笑,牠隨手一揮,場上的骷髏人一個箭步衝上前,將雙頭翼龍其中一個頭給砍下。

 

「咯咯咯,現在雙頭翼龍便成單頭龍了!」烏龜瞧著場上殘缺的龍,諷刺的笑著:「可憐啊,翅膀跟頭都沒了,咯咯咯……」

 

見到那已經幾乎快要不成龍型的龍,我望著神色依舊冷靜的她,實在是不曉得她到底在做什麼打算。

 

麗莎……妳應該有對策吧?我心裡感到有些不安。

 

「咯咯咯,妳要認輸了嗎?」烏龜再度停下手來,指著台上的狀況問道。

 

「你是在說你嗎?」麗莎臉上出現一抹甜笑。雖然目前居於劣勢,但是,她的眼神卻沒有透出任何沮喪,反倒是閃耀著自信的光芒。

 

「老龜,你可別大意,她可沒有像她外表那樣好欺負。」看出其中端睨的貓頭鷹,開口警告著烏龜。

 

「咯咯咯,沒想到你竟然會稱讚人啊?貓頭鷹。」烏龜頗為意外的望著貓頭鷹,同時,牠也接納了貓頭鷹的話,說道:「既然你都這麼說了,我就快點解決它吧……」

 

烏龜指揮著骷髏人,讓它正面衝向雙頭翼龍,對準雙頭翼龍胸口的中央處砍下。

 

結束了嗎?見到這情景,我緊張的望向麗莎。雖然說,就算麗莎沒有過關,鯨魚還是可以由我帶去黑池治療,可是,麗莎似乎將這關卡當成是對自己的測試,依照她的自尊心,她絕對會有很大的挫敗感。

 

「喀喀!」一聲奇怪聲響傳出,場上的對戰有了意外的發展。

 

依照骷髏人的力道,它應該能順利將雙頭翼龍坎成兩半,但是,才砍了一半的距離,那斧頭像是被卡住一般,無法往下繼續前進,也無法抽出。

 

「我早就猜到你會這麼做,所以,我事先將胸口的部份骨頭變成鐵塊了。」麗莎臉上露出甜笑,「該輪到我了。」

 

發現狀況不妙,烏龜才想讓骷髏人退開,雙頭翼龍早一步抱住了它,不讓它掙脫,緊接著,雙頭翼龍張大口,自口中發出一道巨大光束直衝上天,在光芒消失於天際的瞬間,天色立刻轉暗,在幾聲雷響過後,一道巨大的閃電轟下,直接將雙頭翼龍跟骷髏人劈成灰燼。

 

「咯咯咯,同歸於盡?妳想要再比一次嗎?」烏龜用著不以為然的神情,向麗莎問道。

 

「不,她贏了。」貓頭鷹對烏龜說道:「她還有一顆頭留在場上。」

 

「留顆頭有什麼用?」烏龜不認同的望著場上,剛剛被骷髏人砍下的頭顱。

 

「失敗的定義,是無法再繼續戰鬥。」麗莎搬出剛剛烏龜說的規則。「我留在場上的頭還可以行動,算是有戰鬥能力。」說著,麗莎讓那顆頭在場上隨便滾動了下,當作是示範。

 

「咯咯咯,沒想到妳竟然能夠利用這個弱勢進行逆轉,真是太有趣了……」烏龜笑的更開心了,牠開始挪動牠的身體轉成站立姿勢,隨後他收起四肢。「今天的戰鬥真是太有趣了,咯咯咯,老龜我好久沒有這麼高興……」

 

說完話,烏龜的頭一縮,立著的龜殼突然向我們滾過來,地面因為龜殼滾動的動作產生大震動,滾到我們面前時,龜殼「碰」的一聲倒回平面,我跟麗莎差點因為這個強烈地震跌倒。

 

真是恐怖……我心驚的望著烏龜,要是牠剛剛再晚一點停下,我們兩個就會被牠壓成人肉餅了。

 

「咯咯咯,上來吧!」烏龜探出牠的頭跟四肢,指著牠的背部說道:「老龜我載你們去黑池。」

 

「呦?真難得,你竟然要載她們過去。」貓頭鷹也在此時拍拍翅膀飛了起來,警告的說道:「最好抓緊,要不然會被摔出去。」

 

摔出去?烏龜的速度應該不快吧?帶著狐疑的心情,我跟麗莎爬上烏龜的背部。

 

「咯咯咯,坐穩,要走了!」烏龜的話才剛說完,週遭的牆壁突然湧出數道大水柱,我們所站立的地面立刻被水給淹沒。

 

烏龜載著我們漂浮在水面上,隨著水勢不斷往上升高,很快的,我們到了最頂點,也就是整個洞窟的頂端,烏龜載著我們緩緩游向邊緣處,接近邊緣時,我們才發現,山坡另一邊,是個非常、非常、非常陡峭的坡地……

 

「烏龜該不會是想要……」我望著眼前幾乎快要呈現直角的坡度,心驚的跟麗莎互看一眼,兩人不約而同的抓緊龜殼邊緣。

 

「咯咯咯,準備好了嗎?」烏龜用著極興奮的語氣對我們說道,同時,已經到達飽和的水面也開始不斷往外奔流,在坡地形成一條天然水道。

 

「烏龜先生,其實你不用背我們啦,我們可以自己用走的……」麗莎用著顫抖的聲音對牠說道。

 

「是啊、是啊!」我也跟著拼命點頭附和道:「背著我們行動,你應該會很吃力吧?不如……」

 

「咯咯咯,抓穩,要衝浪了……」烏龜沒有理會我們的話,牠爬上邊緣處,後腳使勁一蹬,我們便順著水流急速衝下那斜坡。

 

「啊啊啊啊啊啊……」

 

沿途的景物在眼前一閃而過,腦中除了空白還是空白,在心臟快要嚇停的同時,我跟麗莎只能不顧形象的發出慘叫。

 

『吵死了!大爺我……』狂被我們的尖叫聲吵醒,生氣的從帽子鑽出來,本想破口大罵的他,卻差點被我們往下狂飆的速度摔出斗篷,他連忙伸手抓住我的肩膀,不讓自己飛走。

 

『這、這是怎麼回事?』看清楚自身的情況之後,狂憤怒的指著烏龜,怒罵道:『妳們不是要闖關?幹嘛跟這隻烏龜跑來玩水?』

 

「誰在玩啊!你看到我們哪個人的表情是在笑?」我生氣的對他吼了回去。他真是個搞不清楚狀況的傢伙!

 

『不然呢?』狂大感不解的反問。『妳們跟這隻烏龜在做什麼?』

 

「我跟麗莎過關了,烏龜說要載我們去黑池。」我欲哭無淚的回答道。早知道就不要讓他載了。

 

『她過關了?』狂大感意外的望向麗莎。

 

「我不要玩了啦!好恐怖啊啊啊啊啊啊!」此時的麗莎依舊像個瘋子般尖叫中。

 

看著她這模樣,狂沉默了會,才用著促狹語氣問:『那是什麼關卡?比賽化妝?還是比賽尖叫?』

 

「是魔法戰鬥啦!」我不高興的對狂叫著:「要是你有看到那場戰鬥,你一定會對麗莎刮目相看!」

 

『大爺我現在已經對她的聲音刮目相看了。』狂不耐煩的將頭埋在我肩膀上。『怎麼有人能夠叫成這樣?吵死了!』

 

「咯咯咯,很好玩吧?要不要再加快速度?」烏龜誤解了麗莎尖叫的意思,牠揮動著手腳,讓我們的速度再加快一點。

 

「不要再快了!」發現速度加快了,麗莎更是歇斯底里的大叫:「煞車!你給我煞車!要不然我用火球把你給烤了!」

 

「咯咯咯,這樣才有趣啊……」烏龜沒有理會我們,繼續往下衝刺。

 

衝到山坡底部時,眼前有一條大河等著我們,烏龜順著水流飛進湍急的河裡,落水的強大力道將河面激起極高的水花,烏龜載著我們,順著水流往河的另一頭游去。

 

「呼……」我長長的呼了口氣,緩緩鬆開抓住龜殼的手,手心的膚色變成充血的通紅,掌心上還印出龜殼的紋路痕跡,兩隻手臂也因為用力過度不停的顫抖。

 

「終於安全了……」麗莎整個人趴在龜殼上,像是完全虛脫了一樣。

 

「咯咯咯,好玩嗎?」烏龜一邊向前划行、一邊問著我們。

 

「不好玩!」麗莎氣沖沖的回了這句。

 

「咯咯咯,是嗎?沒關係,等一下會有更有趣的東西。」說著,烏龜像是想要快點展現他所說的東西,加快了划行的速度。

 

『這傢伙說的……該不會是前面那個吧?』狂拍拍我的肩膀,示意要我望向前方。

 

本以為這場浩劫已經結束了,沒想到,眼前等著我們的是……

 

「停!前面是瀑布!快停下!」麗莎激動的提高分貝大叫。

 

是的,在河流的彼端,我們不斷前進的方向,是一個向下奔流的瀑布……忽然間,我覺得自己好像又要再面臨一次死亡。

 

「咯咯咯,放心、放心。」烏龜老神在在、悠悠哉哉的笑著,似乎不認為現在的處境有什麼危險。

 

「要掉下去了!要掉下去了!」麗莎緊張的趴在龜殼上,現在距離瀑布只有三公尺遠。

 

「咯咯咯,下去的速度會有點快,」烏龜對我們笑著提醒道:「你們要抓穩了。」

 

「什麼叫做『有點快』?」聽到烏龜打哈哈的語調,麗莎咬牙切齒的大吼:「這個瀑布是垂直的,是垂直的!我們會直接掉下去!會摔死!」

 

我一把將狂抓至胸前,用斗篷將他包覆住,讓他不會因為下降力道過快而飛了出去,同時對麗莎提醒的喊:「抓穩了!」

 

在掉落瀑布的那一瞬間,我的心臟像是要跳出來一般,快速摔落的速度,讓我整個人騰空飛了起來,要不是伸手緊緊抓住烏龜,我可能就真的要飛出去了!

 

身旁的麗莎已經沒有了聲音,又或者應該說,她沒有多餘的力氣尖叫了,她現在只能將全身的力量用來抓住烏龜。

 

「碰!」一個如同爆炸般的聲音在水面炸開,衝擊力造成的水花足足有一丈高,落下來的水像是傾盆大雨般,將我們從頭到腳洗了一回,現在的狀況跟落水沒什麼兩樣。

 

「咯咯咯,到了。」烏龜笑著對我們說道,牠用著和緩的速度在水面划行。

 

我們坐起身打量四周,眼前是一望無際的遼闊水面,與其說這裡是「池」還不如說是「湖」或者「海」吧!

 

在這片湛藍、清澈的水面行走,底下的魚群清晰可見,我們在波光盪漾中輕滑過如鏡的湖面,蒼鬱的樹木將這片湖水環繞,水面泛起的薄霧如同薄紗般,將這份美景妝點的如夢似幻。

 

「好漂亮……」麗莎讚嘆的說道:「難怪魔王鯨之前會說,他所住的黑池是全天下最美的地方……」

 

「咯咯咯,這裡只是黑池外圍的鏡湖,黑池在前面的霧區裡面。」烏龜對我們解說道。

 

「霧區?在哪裡?」我跟麗莎左右張望著,這個湖面雖然有霧,但是這樣的薄霧還不至於能將視線遮去,將東西給隱藏起來。

 

沒有回答,烏龜載著我們緩緩往湖中央游去,在我們還在四下找尋黑池時,一陣濃霧突然襲來,四周頓時成為灰濛濛的一片,我們陷入伸手不見五指的情況。

 

「這是怎麼回事?發生什麼事了?」麗莎慌張的抓住我。

 

『為什麼會突然出現這陣濃霧?』狂也跟著開始警戒起來了。

 

在我們還沒搞清楚發生什麼事情時,眼前突然大放光明,七彩的光芒突然從霧中射出,在我們身邊轉成萬丈光束,而後光束朝著同一個定點集中,在如同屏障般的濃霧上開了一個口。

 

「快點、快點,你的動作太慢了。」貓頭鷹搶在我們前面飛進光裡。

 

「咯咯咯,急什麼,慢慢來就好了……」烏龜載著我們緩緩游向那個開口。

 

穿過那亮的晃眼的通口後,我們彷彿進入了另一個世界,這裡的水面閃耀著黃澄澄的光輝,伸手掬起一些水端詳,意外的發現,那光芒並不是光線折射的效果,是池水本身的顏色。

 

從手縫中流落的液體,是清澈明淨的金黃色,那溫暖而又耀眼的亮光,猶如將太陽融化在水裡般。

 

沒想到,黑池,竟會是個這麼耀眼存在……我在心中深深讚嘆著。

 

往池水內部前進的途中,我們沿途看到了各式各樣造型奇特的石頭,石頭表面沒有任何人工刻鑿的痕跡,全是天然形成,此外,還有從沒見過的樹木生長在水中,那樹身是黑色的,樹枝上沒有任何一片葉子,只有純淨無比的白花,那花朵像葡萄一樣成串開著,一串串垂吊在枝頭上,部分跟水面接觸的花,隨著水波晃動,幾瓣花瓣隨水漂離,妝點在金色水面上。

 

隨後,我們看見提早我們進入的貓頭鷹站在一根斷木上,在斷木旁邊,有著一顆巨大圓滑的七彩石,烏龜也在貓頭鷹附近的水域停下。

 

「咯咯咯,到了。」烏龜簡短的對我們說著。

 

「吱吱,沒想到兩位都過關了,真是可喜可賀。」冰鼠坐著冰塊製成的小船,在水面划行,似乎已經等了我們許久。「請兩位將鯨魚大人的元神放入水中,吱吱!」

 

麗莎聽到烏龜這麼說,立刻對手上的空間指環唸取物咒語,一個發亮的物體從戒指中出現。

 

麗莎小心翼翼的將元神放入水中,那元神一下就沉入水底,不見蹤影。

 

「這樣子就行了嗎?」麗莎擔心著盯著水面,想要試圖看出些情況。「鯨魚什麼時候會恢復啊?」

 

「不知道。」貓頭鷹回的乾脆,完全沒有緊張或擔心的模樣。

 

「咯咯咯,這要看鯨魚大人的傷勢。」烏龜好心的為我們解說道:「傷勢嚴重就要久一點,最長的療傷紀錄好像是三個月吧!傷勢輕微的話,幾分鐘就復原了,咯咯咯……」

 

「剝剝剝剝……」談話中,水面突然冒起一陣大水泡,平靜的池面起了騷動,一陣水花濺起,鯨魚從水中飛躍至半空中,在空中盤旋了圈,才在貓頭鷹旁邊的七彩石上降落。

 

「鯨魚!你傷勢復原了嗎?」我開心的問著他。

 

「不,本王還需要一段時間療養。」恢復原本姿態的鯨魚,心情愉悅的回答道,同時,他也對貓頭鷹他們下達著命令:「在本王療傷的期間,一切事情交給你們打理。」

 

「是。」鯨魚的三名手下同時對鯨魚鞠躬行禮。

 

「鯨魚,我的表現如何?」麗莎突然開口問他。「能夠到達這裡,表示我也具備尊者的實力了吧?」

 

「妳在開什麼玩笑?」沒等鯨魚回答,貓頭鷹就毫不客氣的諷刺道:「妳不過是通過我們三個的關卡,鯨魚大人的關卡還沒對妳們進行測試,考驗根本沒有完成。」

 

「咯咯咯,看樣子,妳對尊者的事情都不清楚啊!咯咯咯,真有趣的傢伙……」烏龜笑的激動,整個身體也跟著開始左右搖動,坐在牠背上的我們差點被牠給晃下水裡。

 

「吱吱,除了我們北方的關卡之外,」冰鼠跟著更進一步為我們介紹道:「還要通過東、西、南三位魔王的試驗關卡,才能得到尊者的稱號。」

 

「聽到了沒?妳想要成為尊者,還早的很。」魔王鯨在他三位手下說完話之後,對麗莎下了這樣的評論。

 

「就算我還沒有成為尊者的資格,至少,我現在的魔法程度算是不錯吧!」麗莎不服氣的反問。

 

聽到麗莎這麼說,我才明白,為什麼一路上麗莎會這麼努力,除了要測試自己的能力之外,她其實是想在跟鯨魚分離時,得到他的認同吧!

 

「妳還差的遠。」魔王鯨毫不客氣的回道。

 

「……」得到這句評語的麗莎,不同以往的態度,她一句話也沒說的低下頭,沒有反駁或辯解的意思。

 

「不過,跟以前比起來,妳的確進步很多……」像是惡作劇般,魔王鯨在隔了一會才又補上這句話,唇邊跟著閃過一抹難以察覺的笑容。

 

雖然這話稱不上是讚美,但也讓麗莎的臉上重新出現笑容。

 

「好了,本王要休息了!」魔王鯨跳下七彩石,準備潛入水中。

 

「等等!」麗莎見到他要離開,急忙叫住他,用著埋怨語氣對他說道:「好歹我費盡辛勞將你送到這裡,你連聲再見也不說嗎?」

 

魔王鯨沉默了,他緩緩轉過身去,似乎是不想理會麗莎的話。

 

「魔王鯨!」麗莎再次出聲喊道,語調中帶著哽咽。

 

麗莎的心情我可以體會,畢竟我們跟魔王鯨相處了這麼久,現在他卻連聲再見也不說,這樣的分離實在是讓人難受……

 

「要是妳真的想成為尊者,」鯨魚在潛入水底前,用著低沉的語調對麗莎說道:「一個月之後,妳再回到這裡來……」跟著,鯨魚就潛入水底,見不著他的蹤影。

 

「魔王鯨!你……」沒有聽到魔王鯨的道別,麗莎生氣的想要跳下水找他理論,但卻被我一把抓住。

 

「別衝動……」我勸著麗莎,勉強拉出一個苦笑道:「也許鯨魚他不好意思說再見……」

 

「蠢蛋,妳還不懂嗎?」貓頭鷹用著無奈的語氣對麗沙說道:「鯨魚大人的意思是要收妳為徒,等他傷勢治療好之後,他要教妳魔法。」

 

「吱吱,這位小姐真是厲害。」冰鼠用著萬般崇拜的眼神望著麗莎。「在下跟隨在鯨魚大人身邊也有四百年了,從沒見過大人收過弟子,吱吱!」

 

「咯咯咯,真難得,鯨魚大人竟然會收徒弟……」烏龜再度笑了起來。「而且大人竟然還會不好意思明說,咯咯咯……」

 

「你們幾個別在本王背後亂說話!」鯨魚的怒吼聲從水底傳出:「還不快出去巡視!」

 

原本平靜的水面,隨著鯨魚的聲音掀起浪濤,一個大浪打來,我們全部的人都被大水淹沒。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貓邏 的頭像
貓邏

貓步慢行

貓邏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