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池」北方魔王的棲息之地,位於魔界大陸的最北端,那裡沒有河流、沒有植物、動物,任何一種帶有生氣的東西全不存在,這裡唯一有的,僅僅只是碎石遍野的荒蕪,時間像是被凝結住,這裡看不見四季的轉換。

 

在這片荒地中,唯一可以勉強當作地標的物體,是一座高聳入天的山峰,就像是被人強行挪到這裡,很不搭調的立在這片大地上,黑池,就位於那山的頂端。

 

靛藍色的天空非常清澈、乾淨,繽紛的極光如同紗霧般在山頭閃耀,要不是有惱人的魔物干擾,眼前這樣的景象,也算是值得讚嘆的美景。

 

「八魁殺!」站在飛行龍身上,狂揮刀吶喊著,在刀氣衝擊過後,數隻偷襲他們的魔物被轟掉了腦袋。

 

從進入這北方邊境開始,他們就不斷遭受到魔物攻擊,像是耐力戰一般,剛解決完一批,另一批聞到血腥味的魔物又跟著出現,一路上幾乎無法好好休息。

 

「還沒有到嗎?」坐在由飛行龍駕著的馬車內,麗莎掀開窗簾探頭往外看。

 

「快到了,大約再過半小時就會抵達黑池入口。」坐在前方擔任駕馭者的厄爾克,評估了一下路程回答道。

 

「嗯。」麗莎離開窗口邊,重新坐回她的位置。

 

麗莎的座位旁擺著一個大玻璃瓶,瓶子的大小如同一個酒甕般,移動時,需要用兩隻手抱住才行,綠色的藥水隨著馬車的行動晃蕩,一顆發光的球體浸泡在藥水裡。

 

魔王鯨,你再撐一下,我一定會救你……麗莎摸著瓶身,在心中發誓道。

 

「喀嘎!喀嘎!」隨著奇怪的吼叫聲出現,遠處的天空又出現一群飛行魔怪。

 

「嘖!怎麼又來了?」狂瞪著那群數量龐大的魔物,回頭對車裡的三藏喊道:「喂!三藏,你要不要用那招叫做什麼淨什麼的法術,一次將這群魔物解決,省的大爺我浪費力氣……」

 

「是『淨天地法咒』。」三藏從馬車裡頭走出來,糾正的回答道。

 

站在駕駛旁邊的位置,三藏望著逐漸追近的魔物,雙手開始合掌結印,口中唸出咒語。「萬法自然˙晦氣驅散˙八方威神˙使我自然˙斬妖伏邪˙殺鬼萬千˙凶穢消散˙除萬苦惡˙淨萬物源˙行菩薩道˙渡萬惡果……」

 

咒語唸完後,三藏的手印發出金色光芒,光芒化成無數的劍朝著魔物射去,在一陣慘叫、哀號聲過後,那群魔物連馬車的邊都沒沾上,就沒了性命。

 

處裡完魔物後,三藏放鬆的伸了個懶腰,望著週遭的景色地笑道:「這裡還真是漂亮,要是……」

 

話還沒說完,飛行龍突然快速側了下身子,像是在閃躲什麼般,無預警的轉換飛行軌道,馬車跟著牠的動作連帶起了大幅度的搖晃,三藏跟狂沒站穩,兩人同時被摔飛出去,往下掉的時候,狂機警攀住了飛行龍的腳,撐住自己的身子,但三藏沒有東西可抓,整個人不斷的往下掉。

 

「小心點,山的周圍有強大的亂流籠罩。」察覺狀況不對,厄爾克努力穩住馬車,對眾人警告道:「你們抓穩了!」

 

厄爾克讓飛行龍轉了個彎,快速往下俯衝,想要接住三藏。

 

同一時間,三藏想要使出飛行術或者漂浮術穩住自己,但是,四周那忽左忽右的風壓讓他無法施展身手,不過,就算他使出魔法也沒有用,在這樣強大又沒有定向的風勢之下,他仍舊會被吹的東倒西歪。

 

「親愛的!」在接近三藏身邊時,姬從馬車內衝出來,朝他拋出繩子想將他綁住,但是,那繩子的長度不夠,連三藏的邊都沒沾到,他仍然持續下墜。

 

「可惡!」無計可施的三藏,生氣的咒罵了聲,同時不滿的唸道:「從這麼高摔下去,我一定會粉身碎骨,到時候要收屍就困難了。」

 

「要再接近一點!」姬回頭對厄爾克喊道。

 

「不行!要是太接近,飛行龍的風壓反而加快他掉落的速度!」厄爾克朝姬喊了回去。

 

「可是,我的繩子不夠長!沒辦法綁住他!」姬焦躁的喊了回來。突然,一個身影衝出馬車,毫不猶豫的跳下馬車。

 

「果力多!」看清楚跳出馬車,現在正不斷往下墜落的那個人,厄爾克擔心的對他喊著。

 

飄在空中的果力多,對厄爾克比了一個向下的手勢,厄爾克雖然不是很清楚他的打算,但是還是操縱著馬車往下直衝,一直到兩人的下方才穩住。

 

果力多不斷在空中調整姿勢,讓自己接近三藏,當他拉住三藏的手時,一個三角狀的東西自果力多背部展開,同時,果力多在倆人身邊放出數個龍捲風,將不斷襲來的氣流給擋下,俐落的操縱著三角形飛行物,果力多跟三藏緩緩飛向馬車,小心而又謹慎的在馬車頂蓋上降落。

 

「親愛的!你沒事吧?」等兩人自馬車頂端爬下來之後,姬開心的抱住三藏。「剛剛真是嚇死我了!」

 

「很棒的身手。」厄爾克讚賞的對果力多笑著,同時也為了他的平安而鬆了口氣。

 

「下面有一大群魔物衝上來了,你要快點往上飛。」果力多對厄爾克說道。他在降落時,正巧看見棲息於山壁的魔物傾巢而出,快速衝向馬車這裡。

 

「好,你們要抓好了!」厄爾克立刻指揮飛行龍往上衝去,馬車跟山壁呈平行走向,自山底追趕上來的魔物不斷發出尖銳又吵雜的吼叫聲。

 

「碰!」馬車突然被撞擊了幾下,車上的幾個人連忙抓住車身,避免上自己摔落,回頭一看,幾隻速度較快的魔物,已經咬上馬車的尾端,並且不斷用力拉扯著。

 

被咬住之後,馬車的速度跟著慢了下來,其他幾隻魔物出現在馬車身旁。

 

「風中血櫻!」白色的櫻花花瓣自果力多手中發出,靠近他身側的魔物全被櫻花射落。

 

狂快步自飛行龍身上衝下,躍上馬車直奔尾端,在摔落前,狂出手抓住車尾的桿子穩住自己,另隻手揮刀將咬住車子的魔物全給砍了。

 

望著下方不斷逼近的魔物,狂迅速翻了個身,衝回馬車前頭,對厄爾克喊著。「快點!那些傢伙快追上來了!」

 

「我也想加快速度啊!可是,這已經是飛行龍的極限了!」厄爾克雖然嘴上這麼回道,但他還是不斷揮著手中的鞭子,希望能催促飛行龍再加快一些。

 

但,就算飛行龍的速度是所有魔物中最快的,拖著馬車及眾人的牠,怎麼可能快的過奮力追趕的魔物,很快的,馬車跟飛行龍就被魔物群給包圍住了。

 

「就差一點……」厄爾克望著不到一百公尺的山頂,手上的鞭子更是不停的揮動。

 

「你們這些臭傢伙,給大爺我滾開!」狂連連發出攻擊,將試圖想接近馬車的魔物擊落,其他人也紛紛發出攻擊咒語應戰。

 

「住手!」待在馬車裡頭保護瓶子的麗莎,突然發出一聲尖叫,眾人回頭看去,瞧見一隻身材細長的魔怪,半身趴在馬車側邊,頭部已經從窗戶鑽進馬車裡面。

 

「麗莎!」姬才想衝回馬車內幫忙,一道雷電從車子裡頭放出,將那隻魔物擊成焦炭,在魔物摔落時,牠口中的玻璃瓶跟著掉出來。

 

「糟了!」見到瓶子掉出車外,眾人心驚的大叫一聲。

 

危急之際,馬車的窗口跟著探出一個身子,迅速用兩手抱住了瓶身,看著探出大半身體,似乎就要摔出去的麗莎,姬連忙鑽進車裡將她拉回,由於姬的力道一個過大,她跟麗莎雙雙往後跌倒在地上。

 

「呼……」坐在地上的兩人,驚魂未定的喘著氣,即使已經安全了,麗莎還是緊緊抱著瓶子不放。

 

「抱著這麼大的瓶子,行動很不方便,將它收入空間指環吧!」姬將手上的一枚戒指脫下,上頭鑲著一顆拇指大小的珠子,姬唸動收納咒語之後,玻璃瓶就被吸入戒指中。

 

「這就交給妳了。」姬將戒指交到麗莎手中。

 

「謝謝。」麗莎瞧著戒指中的縮小影像,向姬道謝之後,便將戒指戴在手上。

 

「大家快到前面!準備跳車!」在前方駕駛的厄爾克對眾人大喊,麗莎跟姬聽見他的話立刻走到前頭。

 

「等一下,我會讓馬車衝過山頂,經過接近山頂的時候,大家要把握時機跳車,落地之後要立刻藏身在附近的草叢裡。」厄爾克說出他的計畫。「讓魔物繼續追馬車,我們才不會被魔物纏住。」

 

「好。」眾人臉色嚴肅的望著眼前的山頂。

 

起跳的時機要是沒有抓準,跳的太快,跟山頂的距離差太遠,就會摔下山崖,跳的太慢就會在落地時被魔物攻擊,不管是哪個遭遇,對他們往後的旅途來說都是不利的。

 

用著忐忑不安的心情,眾人直盯著越來越接近的地面,凝神觀察地面環境,思索著藏身地點,以及跳車時機。

 

當沿著山壁平行直衝的馬車,躍過那山頂時,厄爾克對著眾人喊道:「跳!」

 

依著厄爾克的話,車上的他們同時跳下馬車,在落地之後迅速藏身到草叢裡,而那群魔物果真像厄爾克計劃的那般,追逐直衝天際的馬車,沒有注意到跳車的他們,待魔物追遠了,他們才從藏身的地方站起身。

 

「你們還真慢。」眾人的身後突然傳來熟悉的聲音。回頭一看,迪亞等人出現在他們後方。

 

「麗莎,妳有沒有受傷?」希杰上前為麗莎拍去裙上的灰塵,擔心的打量她。

 

「你們……」麗莎驚愕的望著出現所有人,完全無法理解,為什麼迪亞他們能比自己更早到達這裡。

 

 

我望著麗莎瞪大眼睛,呆愣愣的模樣,當然明白她心裡的困惑。「是冥王送我們過來的。」

 

「冥王?」麗莎往四周瞧了下,沒看見冥王的蹤影,疑惑的問:「他在哪裡?」

 

「他沒有跟我們一起過來。」我回答道。

 

當派斯王子詢問冥王,要不要跟我們一起過來時,冥王說,這裡的狀況我們能夠應付,不需要他多此一舉。而,原本想跟我們一起來黑池的派斯,因為臨時有事情要忙,也沒辦法跟過來。

 

「迪亞,你們的傷都好了?」姬看到我跟夜伢身上的繃帶、包紮都拆下了,好奇的問。

 

「是啊!我跟夜伢在藥池泡了一天,身上的傷都已經好了。」為了證實我的話,我還特地揮了幾下刀,展示給他們看。

 

狂變回兔子模樣,回到我的斗篷中休息,對我說道:『既然妳來了,接下來的事情就交給妳,大爺我要睡覺了。』

 

「辛苦了。」我笑著對狂說道。

 

雖然狂嘴上沒說,我也知道,要狂維持一天一夜的人形模樣,是一個很大的負擔,一路上又要不斷跟魔物戰鬥,他現在應該累壞了吧……

 

『……』沒有回答,窩回帽子的狂,很快就睡著了。

 

「聽說,這裡所進行的尊者測試,一共有四個關卡。」歐羅望著黑池的入口處說道:「前三個關卡是由魔王鯨的手下負責,最後一個關卡就是魔王鯨自己。」

 

「這麼說,如果跟他們說明我們的來意,應該就可以直接通過?」三藏像是鬆了口氣的笑開了。「畢竟我們又不是為了要成為尊者,跑來這邊考試的。」

 

「也許這個辦法行的通,」夜伢帶點同意的點頭,跟著又叮嚀的道:「不過,除了這些關卡之外,我們不確定還有哪些危險,大家還是小心點。」

 

雖然冥王跟我們說,裡面的關卡不算刁難,換個角度來看還挺有趣的,但是,每個人對「困難」的定義都不同,也許,在他這樣的高手看來算是輕鬆,對我們而言可就……

 

黑池的入口處,凝聚著灰濛濛的濃霧,讓人看不清裡面的狀況,沒有人知道,在那裡面等著我們的是什麼,不安的緊張感跟著湧上心頭。

 

「進去吧。」沒有猶豫或遲疑,麗莎快步走向入口。

 

在我們走入濃霧區時,發現裡面的氣溫比外面低了些,霧氣滲著沁人的涼意,讓人不由得縮了一下身子。

 

雖然這霧氣不至於讓我們看不清週遭環境,但,視力的確是深受影響,在距離十步以外的景物全是朦朧一片,我們只能提高警覺,小心翼翼的往前邁進。

 

「大家小心點,別走散了。」走在前頭的夜伢,對我們低聲提醒道。

 

「嗯。」我點頭回應道。要是在這片霧中走散,那下場恐怕會很慘。

 

「咯咯咯……這次來的是人類啊,從來沒有人類通過尊者考驗……」

 

「我看,他們很快就會失敗離開了……」

 

「吱吱,那、那真是太可惜了,在下希望他們能撐久一點,吱吱……」

 

當我們逐步往裡面走時,耳邊隱約聽見細微的談論聲,那聲音像是自四面八方傳來,在這濃霧的某一角落,有人正監視著我們。

 

「請問你們是魔王鯨的手下嗎?」濃霧中,無法查出對方的位置,麗莎索性開口大聲喊道:「魔王鯨受傷了,我們帶他回來黑池治療……」

 

「吱吱,鯨魚大人受傷了?吱吱,真的嗎?糟糕,這下怎麼辦?吱吱吱吱……」

 

「笨鼠!他們是騙你的!說謊也不打草稿,鯨魚大人怎麼可能受傷?」

 

「吱吱?是、是騙在下的?那鯨魚大人沒事?吱吱,太好了……」

 

「咯咯咯,這個謊話還真是有趣,你們是我見過最有創意的人。」

 

「我才沒有說謊!」麗莎生氣的放聲大罵:「鯨魚現在已經變回元神狀態,要是再不回黑池裡,他就會死!難道你們要看著他死去嗎?」

 

麗莎的這番話讓對方沉默了會,而後,其中一個聲音再度響起。

 

「要進入黑池,就必須通過考驗,這是鯨魚大人訂下的規矩,就算你們說的是真的,我們也還是要進行關卡測試……」

 

「哪有人這樣!」我無法置信的喊著:「要是時間拖延太久,魔王鯨就……」

 

「如果你們有拯救鯨魚大人的決心,」對方冷冷的打斷我的話,「那麼你們應該會努力縮短時間吧?」

 

「這未免也太奇怪了吧?這是什麼歪理啊!」我真是無法相信,他們竟然會將規定看的比鯨魚重要!

 

「吱吱,實在是很抱歉,雖然在下很想幫你們,可是……」另一個細微的聲音響起,對方歉然的對我們說道:「我們必須要遵照鯨魚大人的命令行事,吱吱……」

 

談話中,不遠處有一個漂浮在半空的黑影緩緩向我們靠近,在對方接近後,連帶出現一閃一閃的紅色光點,才在好奇那是什麼東西時,濃霧中的聲音又傳來了。

 

「你們就跟著燈籠過來吧!」

 

燈籠?這時,那物體也已經到達我們面前。果真像霧中的聲音所說的,那是一隻頭頂上長著一根觸角,觸角上掛著一顆燈籠的魚。

 

那隻燈籠魚游到我們面前之後,隨即轉了個彎,緩緩朝牠來時的方向回去,我們幾個互望一眼,隨即跟在燈籠魚後頭走去。

 

走了約莫十分鐘,四周的霧氣逐漸散去,我們站在一個綠意昂然的地方,周圍的植物有些還高過我們的膝蓋,深色的地面帶點潮濕,我們的腳在地上踩出一公分深的印子。

 

「你們的動作未免也太慢了吧?」在我們左手邊,一根傾倒的斷木上,出現一隻白色貓頭鷹。

 

「廢話不多說。」貓頭鷹揮動幾下翅膀,我們面前就出現數雙手套。「把手套戴上,到前面的池子去抓魚,不准使用魔法!」

 

抓魚?我們幾個狐疑的拿起手套,再往裡頭走了幾步,眼前出現一個深褐色的泥漿池,池子的上空飛著一群群黑色小蟲,看起來就像是無數朵小黑雲,在空中不停移動一般。

 

「這裡面……」望著那濃稠的泥漿,我真是有點懷疑。一般來說,魚不都是生活在清澈的水裡嗎?

 

「這裡面只有一種魚,不用擔心你們會抓錯,那些飛來飛去的蟲子沒有毒,只會讓人覺得有點煩而已。」貓頭鷹飛到橫臥在泥池上方的木頭上,不耐煩的催促道:「快點,別耽誤我時間。」

 

「要進入這個泥漿池?」果力多指著那冒著泥泡,看起來污穢不堪的泥漿,激動的大叫:「你要本公子進入這個泥漿裡面?」

 

「不想抓的話就回去!」貓頭鷹不甘示弱的朝他吼了回來:「說要救鯨魚大人的人是你們,我可沒有逼你!」

 

這隻貓頭鷹的脾氣還真差……瞧著貓頭鷹發火的模樣,我連忙笑著扯開話題,問道:「請問,為什麼要叫我們抓魚呢?我以為尊者的測試應該會考我們魔法……」

 

「妳懂什麼?」貓頭鷹斜睨著我,用著神氣活現的模樣回道:「在泥漿裡抓魚,可以看出你們的觀察力夠不夠敏銳,出手時,動作的敏捷度,還有等待魚出現的耐心,這樣的關卡可是集一切精華的設計啊!」

 

「……」怎麼感覺這些話,很像是為了這個關卡硬掰出來的?

 

「請問,一個人需要抓幾條魚?」麗莎開口詢問道,她已經戴上手套,站在泥漿池畔,似乎正準備下池子去抓魚。

 

「一條。」貓頭鷹簡短的回道。

 

「抓魚這種小事,交給我來做就好。」厄爾克自告奮勇的對果力多說道:「泥漿實在是不適合你,我會連你的份一起抓上來。」

 

「迪亞,妳們女生待在岸上就好。」夜伢帶起手套,對我說道:「魚就交給我們。」

 

「誰說你們可以幫別人抓魚的?自己下去抓!」貓頭鷹生氣的對我們大罵,隨後,牠說出了關卡的規定:「有抓到魚的人才算過關,沒抓到的人就淘汰!」

 

呃?要自己抓啊?我才在慶幸自己可以不用弄髒衣服呢!無奈的苦笑了下,我戴起手套走入泥漿池裡。

 

池子並沒有我們想像中的深,那高度大約到我們的大腿處而已,只是,畢竟是身在泥漿裡,行走上頗為吃力。

 

「麗莎,小心點。」希杰陪在麗莎身邊,兩人小心翼翼的走入池子裡。

 

「果力多,如果你不想下去,那我陪你在這裡好了。」厄爾克站在果力多身邊,用著體貼的語氣說著。

 

聞言,我回頭望著果力多,我們都知道他無法忍受髒污,所以也沒有人會強迫他下來泥漿裡,現在就看果力多自己的決定了。

 

「不過是個泥漿池,你竟然沒這勇氣下去?」貓頭鷹繼續諷刺著果力多。「你到底是不是個男人啊?」

 

「……」果力多惡狠狠的瞪了貓頭鷹一眼,用著鐵青的臉色,沉默的走向岸邊。

 

他盯著泥漿池看了許久,臉上既是猶豫又像是掙扎,最後,他像是極為憤怒的戴上手套,用著咬牙切齒的表情走入泥池,每走一步,果力多額上的汗水就多上一些,臉上的痛苦表情也越來越深。

 

「你還好吧?要是不舒服就別硬撐。」厄爾克緊跟在果力多身邊,不時的注意他的情況。

 

「站在邊緣做什麼?要走到中間才有魚啦!」貓頭鷹像是幸災樂禍的叫著。

 

「……」果力多再度瞪了貓頭鷹一眼,嫌惡的低頭望著身處的泥漿,用著視死如歸的悲壯神情,緩緩往更深處走去。

 

「果力多他下來了耶……」希杰用著不可思議的語氣說道。

 

「沒想到他能克服心理障礙……」麗莎的話中,透著不知是讚嘆還是驚奇的語調。

 

看著果力多的舉動,我們幾個大感意外,現在還留在岸上的人,就剩下歐羅、三藏跟姬了。

 

「親愛的,我們走吧!」姬開心的拉著三藏的手,準備下來抓魚,但是三藏卻一臉不願意的模樣。

 

「我……可不可以放棄?」三藏苦著臉,帶點掙扎的說道。

 

「不行!」姬一口便回絕了他的請求,「果力多都下去了,為什麼你不去?這樣很不合群喔!」

 

「衣服沾上泥漿,很麻煩耶!」三藏不滿的嚷著:「尤其是泥巴乾掉之後,粘在皮膚上,那真是……」

 

「去!我們也知道這難受啊!可是還不是都下來抓魚了!」聽著三藏這種耍賴般的理由,我冷冷的瞪著他,威脅道:「三藏,你是要自己下來,還是要我叫歐羅踢你下來?」

 

「需要我為你服務嗎?」歐羅面帶親切微笑的問,並且緩步往三藏走去。

 

「呃……」三藏看著逐步接近的歐羅,臉上跟著出現驚慌的表情。「我、我自己下去就好。」

 

「親愛的,走吧!」姬一聽到三藏答應,立刻拖著他跑進泥池裡頭。

 

「嘖!這泥漿怎麼麼難走?」進入池子後的三藏邊走邊抱怨。「不曉得,這附近有沒有水可以洗衣服?」

 

「等你過關之後再來擔心這些事情吧!」貓頭鷹諷刺的對三藏回道。

 

「不過就是抓魚嘛!有什麼難的?找有氣泡冒出來的地方,就有魚了啊!」三藏不置可否的哼了聲,同時像是為了一展身手般,往旁邊冒出大氣泡的地方走去。

 

但是,三藏還沒來得及出手,池子裡頭就突然冒出一張大嘴,將他給吞下了。

 

「三藏!」見到這突如其來的狀況,我們全嚇了一大跳。

 

「親愛的!」姬手忙腳亂的用雙手划著泥漿,想要快點趕到三藏消失的地點。

 

我們幾個也盡全力在泥漿中走動,想要過去救人,但是貓頭鷹卻叫住了我們。

 

「別擔心,那小子沒事,他等一下就會被吐出來了。」

 

吐?我們幾個停下動作,無法理解這話是什麼意思。

 

「噗!」一個不明物體突然衝出泥漿,「啪噠」一聲,落在我們原先站立的地方,定眼一看,那是個大型泥巴球。

 

忽然,泥球晃動了幾下,兩隻黑色的泥巴手跟一顆頭鑽出泥巴,對方像是極為難受的咳著,隨後,他昏沉沉的趴在泥球上,那個可憐的泥人便是三藏,他的臉上、頭髮上全沾著泥巴跟雜草,模樣相當狼狽。

 

「你,淘汰!」貓頭鷹幸災樂禍的笑笑,同時,又假好心的回頭對我們講解道:「這池子裡面有一種喜歡惡作劇的大嘴魚,牠的行動緩慢,但是,張嘴補抓獵物的速度卻非常快,被牠吃下去之後,牠會在口中將你跟泥沙混合在一起,將你做成泥球之後……從屁股的地方射出來,就像是這傢伙一樣啦!」

 

從屁股……那不就是……大X嗎?聽到大嘴魚的怪癖好,我們幾個當下決定遠離有大氣泡的地方。

 

「親愛的,你要不要先從泥堆中出來?」姬擔心的望著三藏,「那個泥巴可能會臭臭的喔。」

 

「……」三藏沒有回答,他像是已經昏過去了。

 

「親愛的?你怎麼了?」姬見到三藏不答話的模樣,擔憂的想往岸上走。

 

「沒抓到魚,上來就算淘汰!」貓頭鷹的話阻止了姬的動作。

 

「你這隻死鳥!」姬見貓頭鷹故意刁難,她怒沖沖的叉腰大罵:「你信不信等一下我將你的毛拔光!」

 

「要是妳敢這麼做,我就將你們全部的人淘汰!」貓頭鷹威脅的回道。

 

「你這該死的傢伙!哪有人關主是這樣當的!」姬這時更加光火了,她瞪著一雙杏眼,怒沖沖的數落著。

 

「姬,妳就先忍忍吧,」我上前柔聲的制止她:「等一下過關之後,我們再去看三藏……」

 

姬沒有回應我,她握著拳頭沉默了會,才開口對我們說道:「迪亞、各位,抱歉了,我想跟我家親愛的同進退。」

 

姬對我們丟下這句話之後,便走上岸,將三藏從泥堆中拉了出來,她從懷中拿出乾淨的手帕,為他清理臉上的髒污。

 

「抓到了!我抓到了!」厄爾克突然叫了起來。

 

我們幾個不約而同朝他的方向望去,厄爾克抓著一條頭大身體小的魚,牠的頭像是被人拍扁一般,兩顆眼睛分的很開,嘴巴寬寬大大的,身體的部分只有頭的一半大,長度約莫一公尺長,頭頂的地方還長了兩根細長的鬚。

 

這魚長的好怪……望著厄爾克抓上來的魚,我有點懷疑,那真的是魚嗎?

 

「蠢傢伙!」那怪魚突然開口罵人了:「你們老師有沒有教過你!抓魚不是這樣抓的!我快要被你掐死了!

 

緊接著,那魚用力的扭動身子,掙脫厄爾克的手逃回泥漿裡去,厄爾克則是訝異的呆住了。

 

真是好詭異的魚……我開始在腦中想像,要是我等一下也抓到魚,那魚會對我說什麼?

 

在一片靜默中,麗莎像是唯一保持清醒的人,她指著厄爾克向貓頭鷹詢問道:「像他這樣,抓到魚然後被魚溜走,算不算過關?」

 

「不算!」貓頭鷹給了個很明確的答案。

 

「嗯。」得到答案之後的麗莎,沉默的彎下身,繼續抓魚。

 

看著麗莎的模樣,我突然覺得有點奇怪,平常的她不是這樣的個性,該怎麼說呢……總覺得,她變的好沉穩。

 

是因為要救魔王鯨的關係嗎?我發現,麗莎的表情中透出一種執著,這是以前的她所沒有的表情。

 

「小心點!你不要弄傷我美麗的身體!」一旁又傳來怪魚的聲音了,果力多手上抓著一尾魚,緩緩往岸上走。「像我這樣絕色的魚,可是世上僅有啊!你要是敢弄傷我的尾巴……」

 

這隻魚說話的方式,跟果力多好像……

 

不斷被魚疲勞轟炸,果力多不耐煩的罵了句。「醜傢伙。」

 

「什麼?醜?你竟然說我醜?搞清楚!我可是今年十大美形魚的第一名啊!你這個不識貨的傢伙,沒眼光的蠢人類!你才是醜不拉機……」

 

「本公子是天底下最高貴、最出色、最美的男人。」果力多用著高傲的語氣反駁道。

 

喂……用不著跟魚一般見識吧?看著一人一魚相互鬥嘴的模樣,我們幾個真不知道該不該上前勸架。

 

突然,果力多身旁冒出大氣泡,我們還來不及提醒他注意,他就被大嘴魚給吃進去了。

 

「果力多!我來救你了!」距離他最近的厄爾克衝上前,同樣的情況,他也被吃掉了。

 

不一會,一顆大泥球飛出來了不偏不倚,落在三藏原先那個泥球的旁邊,果力多跟厄爾克被粘在同一個泥球裡。

 

糟糕……果力多會不會氣的大暴走?我擔心的等著他的反應,不過,果力多沒有任何動作,他跟厄爾克都暈了過去。

 

他們該不會是被臭暈的吧?我在心中猜想著,畢竟,被魚從屁股「放」出來,應該不會聞到很好的味道。

 

「我X你的OO!你憑什麼抓我?臭小子!混哪裡的?」又傳來魚的吶喊聲了,這次,抓到魚的人是夜伢。

 

「說話啊!竟敢來我的地盤!不想活了……」魚一逕的大罵著,而夜伢像是充耳未聞般,小心翼翼避開氣泡區走回岸上。

 

「該死的臭傢伙!老子跟你說話你聽到沒?不過是個乳臭未乾的小鬼!竟敢冒犯我!」那魚一邊掙扎,一邊將身上的泥甩到夜伢的身上、臉上,當作發洩。

 

夜伢伸手擦去臉上的泥,額頭冒出青筋,他用著極為冰冷的口吻,對魚說道:「你要是再亂動,我等一下就將你剁成魚漿。」

 

魚一聽到夜伢這麼恐嚇,嚇的立刻改了語氣。「大哥,小弟我只是開開玩笑啦!您大人有大量,就別跟我這蠢魚計較,像我這種生活在泥漿裡的魚,怎麼可能會好吃嘛!對吧,大哥?大哥你別不說話……」

 

就在這魚的阿諛奉承聲下,夜伢終於抵達岸上,順利過關,他也是我們這群人裡,第一個成功的人。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貓邏 的頭像
貓邏

貓步慢行

貓邏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