也許該歸功於遊戲的便利設計吧!不過才短短的一、兩天時間,原本只有兩層樓的商會多加了一層樓,那是新戰神專屬的VIP樓層,專門供新戰神成員休息、聊天、開會使用。

也因為有了這個樓層,我們不用可憐兮兮的用屏風充當隔間,在別人的眾目睽睽之下吃飯。

「……妳那位朋友真是纏人,一直纏著我們兩個不放,」刺客大口喝乾一杯酒之後,向我埋怨道:「要不是後來伯爵跟她說我們已經有公會了,我看她還會繼續黏著我們。」

聽到這番埋怨,我尷尬的笑笑,並為她的行為找合宜的理由:「那是因為黎恩她在他們公會的工作,就是負責找新人加入,所以……」

我的話說到一半,遙日也跟著接口解釋:「黎恩大概是覺得你們兩個能力不錯,所以才會希望你們加入吧。」

「託她的福,我今天總算見識到什麼叫做翻臉比翻書快了。」伯爵手上端著高腳玻璃酒杯,苦笑道:「前一秒是溫柔、可愛的模樣,當我跟她說我們有公會時,她的臉色立刻冷了下來,態度也從熱情轉變成冷淡。」

「欸?她當場在你們面前變臉?」月雪櫻好奇的問著我。

「她沒有表現的很明顯啦,不過……」刺客語氣遲疑的停頓了一下:「整個態度還是可以讓人察覺她不高興。」

「也許該說,她表面功夫做的不夠好。」伯爵下了這樣的註解。

「對了,我聽焰星說你們公會建了賭場,什麼時候打算開放啊?」格鬥天丸突然開口詢問道。

「賭場已經佈置的差不多,」賭場的負責人仲澐說道:「大約再過一小時就可以開始營業。」

「那麼,等一下我們就去賭場參觀看看吧!」格鬥天丸對他們公會的成員提議道。

「我們這樣整團公會帶過去,消費有打折嗎?」麗蓮娜單手托腮,搖晃著耳朵問著。

「大家都是朋友,當然會給予不錯的折扣。」仲澐點頭回應著。

「既然是公會的賭場成立,」非凡子開口詢問道:「晚點大家要不要一起過去賭場看看?」

「當然!」沒等其他人回答,痞子殺手率先開口:「這可是公會的大事耶!這麼重要的開幕儀式,新戰神全部成員一定要到齊才行啊!」

「痞子,你說的太誇張了吧?」紫玥不以為然的朝他笑笑。「難道我們沒有全部到齊,這間賭場就會倒掉嗎?」

NoNoNo,我親愛的女王,話可不是這麼說,」痞子殺手朝她搖手笑笑,「重點是全員出席的氣勢跟那份感覺!feelingyou knowfeeling是很重要滴!」

「痞子會長說的沒錯!feeling很重要!」拉布拉點頭如搗蒜的附和。

黑戰士也在這時開口道:「不管是什麼樣的店,剛開幕的那幾天真的很重要,要是一開始就能夠大受歡迎,以後在經營上也會輕鬆許多。」

「說的非常好!」獲得黑戰士的認同,痞子殺手的情緒更顯高漲:「這樣吧!為了吸引人氣,我先發一則全體通告,將這個消息傳給線上的每一個玩家!」

「不用了。」焰星制止了他,臉上出現一抹高深莫測的笑。「我已經發出訊息了。」

「喲喲!真不愧是我們的副會長大人,辦事效率就是那麼的好!」痞子殺手開心搭著他的肩膀。

「好說。」焰星順手一拍,將痞子擱在他肩上的手拍落。

過了一分鐘,我們幾個就聽到系統的廣播通知。

「公告:新戰神公會專屬的賭場即將在一小時後開幕,歡迎各位玩家一同前往遊玩,賭場中將會有帥氣的、美艷的、純真的、可愛的NPC為大家服務,另外還備有各式各樣的餐點飲料供應,同時,為了表達我們公會的誠意,在賭場開幕的第一個星期,新戰神所有成員也會在賭場充當服務生,希望能陪伴大家度過愉快而美好的時光……」

「服務生?」

「我們要去當服務生?」

聽到後面的幾句話,我們幾個人不約而同的叫了出來。

「剛剛不也說了,開幕的幾天是很重要的關鍵。」焰星推了推眼鏡,笑的一臉燦爛:「畢竟這是全公會的事情,要是大家都能參與賭場的營運,相信會比只用NPC當服務生來的好。」

「可是就專業程度來說,讓NPC當服務生遠比由我們擔任這個職位好。」遙日提出反駁。

「遙日說的沒錯。」天神樂同意的點頭,「既然有NPC服務生,實在是沒有必要還要大家……」

「讓大家來賭場當服務生,是我的點子。」發現眾人不太樂意參予,仲澐連忙開口解釋:「雖然會耽誤到大家的時間,不過,你們不認為可以跟夥伴為了某件事情共同努力,是一種很棒的感覺嗎?公會的人大多是分散行動,很少有聚在一起的時候,趁著這次機會,我希望請大家捨棄一些自己的時間,一起為了推動賭場的營運而奮鬥,我相信這樣的作法可以增加向心力,也讓大家在行動中擁有特別的回憶……」

如同早已經擬定演講稿,仲澐說出了他的想法。

「凝聚向心力?」絕對殺戮唇邊勾起一抹淡笑,「我們本來就很團結。」

「你所說的,應該是以往的戰神吧?」仲澐回給他同樣的微笑。「現在有新成員加入,如果能夠一起從事同一種活動,彼此的默契也比較好培養。」

「大家可以採用排班的方式輪流來賭場幫忙,這樣就不會佔去太多時間。」為了說服我們,焰星補上了方式。

「既然是公會的事情,不參加好像有點說不過去。」黑戰士同意的附和。

聽了解釋後,我們幾個互看了眼,最後才點頭答應。

「那麼,就請大家換衣服吧。」仲澐緊接著催促道。

「換衣服?」

我們幾個再度呈現滿臉問號、一頭霧水的狀況。

「為了讓我們公會的人跟外人有所區隔,也為了讓前來遊玩的玩家快速辨識出服務人員,大家穿上一制的制服會比較妥當。」仲澐解釋著。

就在仲澐的說明後,焰星拿起他的高帽,從裡頭抓出一個由幾隻鐵杆組成的衣架,衣架上頭吊滿了衣服,左半部是男裝、右半部是女裝,衣服顏色清一色是黑色。

見到這麼一大堆東西從小小的帽子裡頭拿出,痞子殺手往他的肩膀拍了兩下。

「焰星,你變魔術的技巧越來越好了。」

焰星順手往他的頭部敲了一記。「這頂帽子是空間倉庫裝備。」

「這衣服好像……是女僕裝?」月雪櫻拿起其中一套,面露訝異的說道。

「它是女僕裝沒錯。」焰星給了一個很肯定的答案。
「你要我們穿這種有一堆蕾絲花邊跟緞帶蝴蝶結的東西?」看清楚衣服的款式後,我的眉頭跟著皺起。

女僕裝上頭滾著蕾絲花邊、下身是短裙,除了這樣的「可愛」造型之外,另外還搭配著由緞帶蝴蝶結裝飾的手套跟長襪。

每一套服裝的款式或多或少有些不同,不過大致的款式跟外形都是雷同的。

相較之下,男生所穿的服裝就正常多了,僅僅只是白襯衫跟黑長褲,襯衫外頭搭著一件合身背心,如此而已。

「為什麼男生就可以穿這種正式制服,我們卻要穿女僕裝?」我抗議的嚷著。

「因為女生的制服中,只有這套服裝感覺還不錯,其他的衣服款式都差強人意。」焰星用一種「我這麼做也是不得已」的語氣說道。

「貓,穿制服是為了要讓人容易辨識,妳就不要計較太多了。」遙日好言勸著我。

「如果只是為了容易辨識,那麼服裝醜一點也無所謂吧?」我開始找理由反駁。

「制服代表著門面,合襯的制服可以為賭場加分不少。」仲澐臉上掛著微笑解釋道:「再說,我覺得焰星選擇的制服很適合各位,妳們幾位穿起來應該很好看。」

「這不是好不好看的問題……」我無奈的皺眉。

「貓該不會是不習慣穿裙子吧?」天神樂臆測的問。

「不是,只是……」我拎高了手上的衣服,「你們不覺得這種衣服太過誇張、可愛嗎?這跟我的風格一點都不搭。」

「會嗎?遊戲中有很多女生都這樣穿啊。」天神樂用理所當然的語氣回道。

「遊戲中的穿著本來就是傾向誇張。」遙日插嘴說道:「再說,貓長的很可愛,穿這種衣服應該很適合。」

「……」

要是這句話由其他人來說,我還能用斥之以鼻的態度反駁,可是,當遙日一臉認真的說出這句話時,我實在是……不知道該怎麼回應啊。

「貓,妳家遙日都這麼說了,妳就不要再害羞了啦!」紫玥用手肘推了推我,笑的一臉曖昧。

害羞個頭,他說的意思跟妳以為的意思根本就是不一樣!我在心中抗議著。

我想,如果將遙日的話加上幾個字,應該就會比較容易理解了──

貓(的人物)長的很可愛,(貓的人物)穿這種衣服應該很適合。

「真是令人羨慕~~這就是所謂的情人眼裡出西施啊!」麗蓮娜用充滿感動的語氣道:「只要是喜歡的人,不管穿什麼都好看。」

誤會,這是一場誤會啦……我突然有種欲哭無淚的感覺。

「女僕裝耶!」拉布拉怪笑了幾聲。「沒想到我竟然能見到妳們穿女僕裝。」

「焰星,Good job!」痞子殺手朝焰星豎起了大拇指,「感謝你做出這種造福我們男生的決定!」

「造福你個頭!」我一把往痞子殺手頭上打下。

「女僕裝是很多男生的最愛裝扮,這一定可以吸引很多客人。」伯爵對這樣的裝扮深感贊同。

「紫玥穿起女僕裝想必是別有風味。」非凡子笑嘻嘻的稱讚道。

「好了。」焰星拍了一下手,笑著催促道:「各位帥哥、美女們,已經快要到開幕時間了,在營業之前,我們要先抵達賭場,仲澐要為大家解說服務員的工作事項,現在請快點進行換裝,準備出發吧!」

在焰星的提醒聲中,我們快速進行了服裝更換,並且使用賭場的徽章轉移,瞬間就抵達了目的地。

 

賭場的外型跟商會有極大的不同,不管是在空間、裝潢或是其他佈置上,賭場的格調遠比商會高出許多。

賭場的入口處立著數根巨大的大理石圓柱,柱面上雕著奇特的遠古圖騰,穿過鏡面燙金大門後,首先見到的是寬敞的接待大廳。

大廳的地板由黑色鏡面磁磚拼成,磁磚上頭以金線繪著線條簡單,卻又很別致的線條圖案,挑高的天花板裝置著藝術照明燈,燈光的光線是近乎古銅金的色調,具有低調的華麗感,在光線的烘托、點綴下,場內的典雅佈置讓人有置身皇宮的錯覺。

除了這般奢華的佈置外,寬廣的會場內還設置了小河,河流繞著賭場各處蜿蜒、交錯,形成了複雜且特殊的水上走道,清澈的水流上飄著一個個被放大的植物,花朵、荷葉、葉子、花瓣等等。

「這些移動裝置,一樣可以搭乘五個人,」仲澐指著水流上的東西說道:「要是客人想要到處參觀,或者是要到比較遠的地方玩,可以利用這些物品載他們過去。」

「這個能操縱嗎?像是轉彎、加速那一類。」黑戰士提問道。

「它的前方有四個控制鈕,」焰星接口說明:「你們可以用腳踩上頭的按鈕,踩右邊的按鈕就是往右,左邊的按鈕就是往左,上面的紅色是加速紐,下面的綠色鈕是煞車。」

「這……會不會翻倒啊?」看著在河面上飄浮不定的物品,月雪櫻有些不安的問。

「不會。」遙日給了肯定的回答。「這些東西有特別的設計,就算在上面亂動亂跳也沒關係,不會跌到水中。」

「你們找的NPC還真多。」伯爵打量著站在身邊的NPC,笑問:「你們該不會將所有的種族全找齊了吧?」

「差不多。」焰星如實點頭回道。

NPC服務生列成兩排站立在入門左右兩邊,這些NPC服務員全都具有姣好的外表,男的俊、女的美,各式各樣的外型都有,為了區隔方便,這些NPC頭上都飄浮著「NPC服務生」幾個發光字。

「遊戲的金錢設計是屬於帳面扣款制度,金錢並不會在玩家手上出現,」領著我們走入賭場,仲澐一邊走一邊進行說明。

「只不過,賭博最吸引人的地方就是看著自己桌面上的金錢逐漸增多或減少,為了讓玩家擁有確實將金錢掌握在手上的感覺,玩家需要事先在大廳的左右兩邊兌換賭博籌碼,我們的籌碼是採用金幣、銀幣的材質,玩家可以將這些金幣堆砌在賭桌上頭,藉此享受揮霍金錢的快感。」

吃角子老虎機、輪盤、撲克牌桌、麻將桌……任何賭博的工具這裡都一應俱全,為了容納這堆東西,賭場的內部當然是極為寬敞,當我們站在入口處往遠處眺望時,竟然看不到最遠端的景物佈置。

「這裡應該跟最大的棒球場差不多大吧?」拉布拉語帶驚艷的道。

「一開始就用這麼高級的設施,一定花很多錢吧?」月雪櫻詫異的追問。

「我本來想要先用中等賭場,待日後有賺錢時再進行擴建,只是……會長說擴建太過麻煩,既然要做,那就一次完成它。」仲澐用略帶無奈的神情望向痞子殺手。

「小規模經營事業不是我的風格,」痞子殺手萬般豪氣的說道:「要開店就一次做好啊,分段擴建太麻煩了。」

「竟然能夠蓋這麼大的賭場,你還真有錢。」麗蓮娜臉上出現羨慕的表情。

「因為痞子他有經營商會,商會那邊為他賺了不少錢。」遙日說明了痞子的金錢來源。

「對啊,他應該是我們公會裡頭最有錢的人。」我附和的點頭。

「那是過去式。」焰星冷不防的插嘴:「現在的商會完全沒有絲毫存款。」

「咦?不會吧!」我訝異的反問:「商會不是很賺錢嗎?每天都有好多人去買東西不是嗎?」

「因為我將商會的錢全拿來經營賭場了。」痞子殺手回答的語氣中透著得意。

「你將錢全部投入這裡?」黑戰士語帶保留的道:「你不擔心以後會造成虧損嗎?」

「這一點我也勸過會長,」仲澐苦笑的說道:「很遺憾,會長實在是太過固執,儘管我跟他分析過其中的利害關係,他還是不惜下重金執行這項計畫。」

「痞子,你一定要玩這麼大嗎?」對於痞子這樣的決定,我真是感到有些頭疼。

「放心、放心!反正以後就能賺回來了嘛!重要的是經驗!」儘管眾人為他擔心,這位當事者痞子先生還是一副不以為意的模樣。

「說的好!做事情就是要有這樣的氣魄,就跟它賭一場,拼了!」紫玥贊同的拍了拍他的肩頭。

「這種完全沒考慮後果的行動,還真是符合你的作風。」絕對殺戮用一種不知是褒是貶的語氣道。

同時,焰星也將手搭上痞子殺手的肩膀。「希望你在償還負債時,也能夠有這樣的氣勢。」

「欸?什麼負債?」痞子殺手一臉茫然的反問。

「興建這座賭場時,你不是跟我借一千萬嗎?」焰星慢條斯理的說道。

「咦?那不是你要投資賭場的錢嗎?」痞子殺手滿臉驚愕。

「不,那是我借給你的錢。」焰星轉而望向仲澐:「當時仲澐也聽到我們的對話,他可以作證。」

「沒錯。」仲澐點頭回答道:「那時候發現商會金錢不足時,你要焰星補上不足的金額,你們還說好要在十天內還清這筆款項,要不就開始計算利息。」

「我、我有這麼說嗎?」痞子殺手上淌下了冷汗。

「怎麼說我們都是並肩作戰的好友,利息我不會算你太高。」焰星手上突然出現一台計算機,他在上頭快速敲了幾個鍵。

計算告一段落之後,他將計算機遞到痞子面前。

「利息就算你這個價吧。」

「……喔。」痞子殺手愣愣的點頭。

因為計算機上頭的數字只有他們兩個看到,我們並不知道焰星按出了什麼樣的數字,而痞子臉上那一臉茫然的模樣,似乎說明了他不清楚那利息數字是高或低。

大概是知道痞子殺手真的對數字不了解,所以焰星在他點頭答應後,又很「好心」的為他進行解說。

「如果說,你一個月都沒有進行償還動作,本金加上這些利息,就變成……」

焰星的手指快速在計算機上跳著、按著,在他最後一鍵敲下時,痞子殺手頓時瞪大了眼、臉色刷一下的發白。

「這、這未免也太……」

「要是不希望造成這樣的結果,就請你好好工作、招攬客人吧!」焰星回給他一個淺笑。

「可、可是……」

正當痞子還想說些什麼時,一個飄忽而略帶氣音的悠悠女聲傳來。

「真好吶……有錢的公會真好……我們公會好窮……嗚嗚嗚……」

在這樣空曠、光線不算明亮的地方,乍聽到這樣的聲音,我們幾個不自覺起了一陣雞皮疙瘩。

聲音的來源是在格鬥天丸的方向,我們幾個隨即噤了聲、警戒的互望一下,而後才緩緩的、慢慢的轉頭打量。

在一片昏黃的空間中,只見在格鬥天丸的身後上空……飄著一個發著綠光的長髮女生。

「格、格鬥天丸,你、你、你的背後……」

「啊?」格鬥天丸不解的抓抓頭髮。

看到我們幾個一直指著他背後,他便跟著轉過頭,本以為他在見到身後的女生時,會嚇得「哇啊──」的大叫,沒想到他卻是卻無其事的轉回頭,表情極為平靜。

「怎麼了?你們看到什麼?」他困惑的反問我們。

「你、你什麼都沒看到嗎?」紫玥揪著非凡子的手臂,用顫抖的聲音發問。

「哥……」月雪櫻嚇得臉色發白,整個人藏在鐵色狂想背後。

「看到?看到什麼?」格鬥天丸依舊是丈二金剛摸不著頭緒。

「他們應該是在說貝佳吧。」刺客像是猜到原因,笑著回答道。

「喔!你們是說她啊!」格鬥天丸恍然大悟的轉過身,並朝那位長髮女子招手說道:「貝佳,妳下來一下。」

「……」被稱做貝佳的長髮女生,緩緩自空中降落。

「她是……」

「她叫作貝佳,是我們公會的成員。」格鬥天丸示意要她走到前方向我們打招呼。

「你們好,我是獵惡巡狩隊負責管錢的總務。」說話時,她一直低著頭,聲音也始終保持著輕柔陰沉的模樣。

「吼~~沒事幹嘛飄在空中啊?」發現對方也是玩家,痞子殺手這才釋懷的嚷著。

「我腳痠……用飄的就不用站著了……」

嗯,這個回答好像有點道理。

「那、那妳也不用發出綠光啊。」痞子殺手再度反駁。

「那是技能的特效。」格鬥天丸替她解釋著。

「剛開始看到時,我們也是覺得有點怪,」麗蓮娜笑嘻嘻的道:「不過看久了也就習慣了。」

原來格鬥天丸剛剛沒什麼反應,是因為他早就已經習慣了啊?我這才理解他的返反應為什麼會那麼平靜。

「如果可以,我也不想要綠色。」貝佳輕嘆了一聲,面帶憂鬱的道:「其實我喜歡的顏色是藍色。」

聽到她這麼說,我這才又仔細的看了下她的衣服、身上的飾品一律都是藍色調,各種任何想的到、想不到,深深淺淺的藍色全在她身上,明白顯示了她的喜好。

「切!綠光跟藍光都差不多吧。」痞子殺手不以為然的回道。

「不,綠光的感覺是陰沉。」貝佳往前飄了一小段,微低著頭,語氣認真的道:「藍光則是憂鬱,跟陰沉比較起來,我喜歡憂鬱。」

看著她經過燈光照射後,如同鬼魅般的模樣,我悄悄往後移了些。

我想,就算從綠光換成藍光,那效果應該還是差不多。

「我……嚇到你們了嗎?」貝佳冷不防的飄到痞子面前,詭笑的問。

「那樣的情況下,誰不會被嚇到啊?」痞子殺手毫不掩飾的回答道:「突然冒出來、又用那種口氣說話……對了,妳是什麼時候來的?剛剛好像沒有看到妳?」

痞子殺手的問題丟出之後,貝佳停頓了一會,才幽幽的抬起頭,直勾勾的看著痞子殺手。

「我說話本來就是這個樣子,而且……我一直都在啊。」

「一直都在?」這個回答讓我們感到愕然。

「對啊。」格鬥天丸替她回答道:「一開始我們兩個公會進行比賽時,她就在場了。」

「剛剛吃飯的時候,貝佳也跟我們坐在同一桌啊。」麗蓮娜補充的說著。

「她……跟我們坐同一桌?」我們幾個互望了眼,彼此低聲詢問道。

「妳有發現嗎?」

「沒有耶,你呢?」

「沒注意……」

正當我們還在討論,突然聽到貝佳發出一聲哀愁又無奈的嘆息。

「反正……我就是沒有存在感,就是這麼不起眼……」

「呃,沒、沒有啦!」為了不去傷到她,我們幾個隨即反過來安慰她。

「可能是因為人太多,場面太亂,所以才沒注意到妳。」

「對啊,人那麼多,本來就……」

「謝謝你們的安慰,不過,」貝佳止住了我們的話,「其實我很喜歡這樣……」

「啊?」

這樣的說法,讓我們幾個再度愣住。

「不覺得這種有如鬼魅般的現身方式,毫無存在感的感覺……很棒、很迷人嗎?」貝佳說話的音調在此時上揚了不少。

「……」總覺得……有點無言的感覺。

「咳咳!」像是要轉移氣氛跟話題,仲澐先刻意乾咳兩聲,引起我們的注意後,才開口說道。

「在開幕之前,要請大家先了解一下賭場服務員的工作內容,我先帶大家熟悉環境,然後再來討論工作的分配。」

「在他們學習如何當個服務生時,我帶各位到處參觀吧!」焰星緊接著對格鬥天丸他們提出邀請。

「你不用跟著去學嗎?」麗蓮娜不解的反問。

「仲澐策劃賭場時,我也參與了部份,工作內容大致上已經了解,不需要再學。」

隨後,焰星便帶著格鬥天丸他們踏上河面上的工具飄走,而我們則是跟隨仲澐學習賭場服務員的工作。

在我們大致上都已經了解、熟悉之後,賭場也到了正式開店營業的時間……

 

 

    全站熱搜

    貓邏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