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當我還在發楞時,公會頻道傳來痞子殺手的叫喊聲。

『貓、小櫻,妳們在哪裡?黑戰士說他晚一點要下線工作了,妳們現在先趕回來拍團體照吧!』

『好,我、我就在附近,我馬上回去。』

答覆之後,月雪櫻擦去臉上的淚水,整理一下自身儀容後,隨即跟夜音黎恩一同往賭場的方向走去。

『貓呢?親愛的貓貓在哪裡?』痞子殺手嘻嘻哈哈的笑道:『親愛的貓貓聽到請回答!妳親愛的痞子殺手正在用愛呼喚妳~~』

『痞子,我正在買東西,還要再過幾分鐘才能回去。』目送著兩人離去的背影,我語調平緩的說道。

現在的我不能回去,不能出現在其他人面前,我需要調適心情,也需要一點時間讓自己找回笑容。

『瞭解!妳要盡快趕回來喔!痞子等妳、愛妳喔──啊啊啊啊!』

痞子最後的尾音突然轉成不明慘叫。

『都已經跟你催幾次了?非要女王我出手提醒你嗎?』紫玥氣呼呼的聲音傳來。『輪到你放牌了啦!只顧著聊天!整個速度都被你拖下了!』

『好、好啦,女王,妳的頭髮都氣到豎起來了,冷靜、冷靜啊……』

『貓,我再過一小時才要離開,妳慢慢來沒關係。』黑戰士開口說道。

『嗯。』

聽著他們的吵吵鬧鬧,我靠著巷子的牆壁,緩緩坐下。

「嘎啦啦?主人,妳怎麼了?」發現我異常的沉默,暴雷擔心的詢問。

「沒事。」

我朝它笑了笑,順手一撈,將它抱進懷中。

懷裡的暴雷沒有任何溫度,摸起來涼涼的、軟軟的,要不是它在我懷裡動來動去,我可能會以為我抱著的是一顆球。

「嘎?主人?」

「讓我抱一下,只要一會就好。」

「嘎啦啦,暴雷會乖乖讓主人抱著。」

閉上雙眼,將額頭靠著暴雷,我們兩個就這麼安靜了好長一段時間。

「小姐,妳沒事吧?身體不舒服嗎?」一個帶有關心的聲音傳來,說話者是一名男生。

「沒有,我只是在休息。」

抬起頭,這才赫然發現開口詢問的人是仲澐。

「貓,原來是妳啊。」認出了我,仲澐臉帶困惑的問:「妳怎麼會坐在小巷子裡?」

「我……逛街逛累了,所以就在這邊休息一下。」我緩緩站起身,尷尬的笑笑。

「嘎啦啦,暴雷跟主人都逛街逛的好累喔!」暴雷在我鬆手時從我懷中飛出。

「如果累了可以回賭場休息啊,在這邊休息應該沒有賭場舒服吧。」仲澐笑著回道。

「沒辦法,我的腳好酸,沒力氣撐回賭場了。」我裝作無辜的笑笑,「你呢?你怎麼會在這裡?」

「我正要去採購NPC,」仲澐說出他的行程,「經過這裡的時候,發現有人坐在這邊,我以為是身體不舒服,所以過來關心一下。」

「你會不會想太多了?」我輕笑的說道:「遊戲中怎麼可能會有人不舒服啊?」

「說的也是,我將遊戲跟現實搞混了。」儘管被我取笑,仲澐臉上沒有任何尷尬反應,反而是坦率的笑著。

「那麼,我要去商店了,妳也快回去跟其他人會合吧。」他轉身準備離開。

「欸,我跟你一起去買NPC吧。」我追上前,主動要求道。

停住腳步,仲澐遲疑的打量著我,本以為他會詢問我理由,或者用「其他人都在等妳,妳還是先回去」的理由答覆我,然而,他卻只是朝我點頭微笑,說了一聲「走吧」,便不再多說。

這種不多問、不多說的反應,讓我已經在腦中想好的應對理由失去功用,雖然感到訝異,但也著實讓我鬆了口氣。

也許是因為我跟他不熟、交情還不夠,所以他對我也不會做出過多的關心,詢問或其他的話語也一併省去……

不管是哪樣的原因,這種不多做探問的態度,正是我現在需要的。

現在的我,只是想要有一個人陪著,不見得要暢談我的苦悶跟心事,只要待在我的身邊,跟我有一搭沒一搭的聊著,幫我將注意力從煩心的事上轉移,這樣就好。

 

我們來到位於玩家商區某一個邊緣地帶,眼前立著一座金字塔,規模比真正的金字塔小了一號,但還是比附近的商家高出三、四層樓,金字塔的門口是一個長方形開口,門前趴著一隻人面獅身的怪物看守。

一走進裡頭,迎面吹來一陣涼氣,金字塔的內部極為寬敞,陽光自頂處折射而下,將裡面照個通亮。

「歡迎光臨。」如同埃及豔后打扮的女店員現身招呼我們。

「我們想要購買服務生跟保鑣。」仲澐說出了目的。

「跟我來吧。」

埃及豔后朝我們眨了眨畫有明顯眼線的大眼睛,撩撥了下烏黑長髮,扭著纖細的腰身走開。

跟隨她走到一處空曠的房間,房間的牆壁跟地板雕刻著奇特的壁畫,四根發光的奇特角柱立在房間角落,柱子裡頭飄浮著一顆小型的金字塔。

埃及豔后往牆面上某一塊方磚按下,隨著她的動作,不遠處的一面牆壁隨即分成兩半,上半部往上、下半部往下的迅速收入,無數個NPC從牆裡頭走了出來,在房間的空地上排列整齊,等待我們挑選。

「挑你想要的NPC吧。」埃及豔后用慵懶的聲音說道。

雖然說要挑選,不過眼前的NPC數量還真是多啊!每個都有它的特色,可愛、嬌媚、氣質、性感……還真是讓人看的眼花撩亂。

「我要這個、這個、這個……」像是早已經構想好了,仲澐沒有絲毫猶豫,一連點選了五個NPC服務生。

「接下來是保鑣。」

埃及豔后拍了兩下手,那群NPC隨即走回原先的牆壁裡,待埃及豔后按下另一塊方磚後,牆壁再度合上,同時,另一面牆壁開啟。

走出的保鏢有高有矮、有壯有瘦,各式各樣的種族都有,因為是要尋找保鑣,所以NPC身上會顯示自身的能力與擅長招式供人參考。

「挑選吧。」埃及豔后朝我們揮了兩下手。「挑你們喜歡的保鏢。」

跟之前相同,仲澐快速做出了選擇,不過,當他選出五名NPC之後,他突然遲疑的停頓住。

「怎麼了?」我好奇的上前詢問。

「嘎啦啦,仲澐在發呆?」發現他沒有任何動靜,暴雷跟著上前查看。

「這個熊族戰士跟虎族戰士兩個的戰力差不多。」他說出他猶豫的原因。「不過兩個人又各有所長,很難進行挑選。」

「唔……不能夠實際打一場進行測試嗎?」我反問道。

「可以。」埃及豔后開口回答著。

「那就來進行測試吧!」我示意要仲澐退開。

「小心點。」在不會遭受波及的地方站定後,仲澐提醒了聲。

埃及豔后又拍了幾下手,沒有被選上的NPC全數退回原本的牆裡,只留下被挑中的幾名。

「要開始了喔。」埃及豔后對我提醒了聲,隨即下達作戰指令。

「吼~~」

熊族跟虎族各發出一聲撼動人心的爆吼聲,兩人抓著手上的巨斧,以及頂端有圓形帶尖刺的晨星鎚朝我衝來,因為只是想進行測試,所以我也沒有拿出武器,就只是赤手空拳應戰。

當對方一斧頭劈下,石磚地板隨即被劈出了一個缺口,我輕輕縱身一躍,跳到了對方的斧頭上。

「磅!」

虎族戰士趁機一鎚子打下,我側身一閃,那晨星鎚不偏不倚打中即將提起的斧頭,晨星鎚擊落的力道硬生生將斧頭從熊族戰士的手震開。

「吼喔喔喔喔!」

攻擊不成,兩個戰士隨即又轉身朝我發動攻擊。

這一次,我跳上了虎族戰士的頭頂,熊族戰士想也不想的一拳揮來,直擊虎族戰士的臉,拳勁讓虎族戰士重重的摔倒在地。

就這樣來來回回觀察了幾次後,最後我選定了虎族戰士。

「就攻擊力上,兩個不分軒輊,不過熊族的有點笨笨的,虎族的應變能力比較好。」我說出了我觀測的結論。

「其實,最佳的保鏢應該是妳才對。」仲澐笑著對我說道。

聽到仲澐這樣的說法,我也同樣笑了出來。「抱歉啦,我對保鑣這工作沒興趣,不過有空的時候我可以去賭場晃晃,幫忙巡查一下。」

「嘎啦啦,暴雷也會跟去幫忙!」

「那就這麼說定了,往後請多多關照小店。」仲澐順著我的話接口。
「小店?」我反駁的笑道:「那間賭場可是目前最豪華的吧!你這句話要是讓痞子聽到,他一定會跟你煩個沒完……」

「啊啊,糟糕,一時口誤。」仲澐無辜的笑笑,「拜託,請不要將這件事情告訴會長大人。」

「那就要看你要用什麼賄賂我囉!」我朝他回了個邪惡的微笑。

「不知道貓小姐想要什麼東西呢?」他反問道。

「這個嘛……」我遲疑的想著。

「嘎啦啦,暴雷要冰淇淋!要吃好多好多的冰淇淋!」暴雷急躁的報上自己想要的東西。

「嗯,就請我跟暴雷吃冰淇淋吧!」我應聲附和著。

「好。」

結束了採購,仲澐隨即帶著我走去另一個店鋪。

「這裡是專賣冰淇淋的店家,種類很多。」他向我介紹著。「妳想吃哪一種口味?」

「我要香草跟薄荷巧克力。」

「嘎啦啦,暴雷每一種都想吃……」見到五顏六色的冰淇淋,暴雷已經饞的快要流出口水了。

應著我跟暴雷的要求,仲澐向店家購買了我們要的冰淇淋口味。

「你不吃嗎?」發現他沒有買自己的份,我追問道。

「我已經很久沒有吃這種東西了。」仲澐搖頭笑笑。

「就是因為很久沒吃,所以才要趁現在回味一下啊!」我反駁道:「你要吃啥,我請你。」

「這……」仲澐望著冰淇淋櫃遲疑了下,「那我就選跟妳一樣的冰淇淋吧。」

「嗯。」

我們一邊吃著冰淇淋、一邊往賭場的方向走去,沿途邊吃邊走、邊逛邊聊,倒也算是愜意。

在一些閒雜的話題說完後,我開始說起以前在狙擊手的種種趣事,而他也一直安靜聽著。

「……那次真是好險,後來我們一群人就將痞子殺手毒打了一頓,要他以後不要亂丟炸藥,痞子雖然口頭上對我們保證以後不再亂來,不過,過陣子他還是照玩不誤。」

「嘎啦啦,炸藥很危險,好孩子不可以亂玩炸藥!」暴雷點頭插嘴道。

「光是聽妳這麼說,我就已經能感受到當時的狀況。」仲澐對我微笑著。「能夠有這樣的夥伴,擁有這樣的回憶,真是令人羨慕。」

「我也覺得很慶幸能遇見他們,」我點頭認同,思緒也飄回了過往。「跟他們一起經歷了好多事情,開心的、不開心的,好多好多……」

「要是以後再遇上不愉快的狀況,就想想這些回憶吧!」仲澐突然對我提出這樣的建議,「妳現在的心情應該比剛才好多了吧?」

突然說出的這句話,讓我為之一愣。原來他早就發現我……

「我不清楚妳是為了什麼事情煩惱,不過,將事情一直悶在心底總不是件好事。」仲澐自顧自的說道:「如果妳無法對那些夥伴開口,不想讓他們為妳擔心,那就來找我吧,雖然我不見得能幫妳解決什麼,不過我至少能當一位好聽眾,聽妳訴苦。」

「謝謝你。」我感激的對他說道。

「嘎啦啦,謝謝你關心我家主人,仲澐真是個好人。」暴雷開心的對他說道:「以後也請多多關照我家主人喔!」

「彼此彼此,往後也要麻煩你們諸多照顧。」仲澐用半認真、半開玩笑的模樣回道。

當我們走進賭場時,其他人已經開始拍照了。

一群人分成幾圈開心的笑鬧,不斷做出一些怪異的拍照姿勢,玩的不亦樂乎。

「嘎啦啦,拍照,暴雷也要拍照!」暴雷快速飛上前搶鏡頭。

見到暴雷出現,正在玩鬧的幾個人轉而望向我。

「貓,妳怎麼來的這麼慢。」痞子殺手朝我快步跑來。

「我在路上遇見仲澐,聽說他要去買NPC,我就跟著他一起過去了。」

「欸?你們兩個竟然私下去約會?」痞子殺手突然怪叫了起來:「太過分了,要約會怎麼不找我一起去?你們兩個排擠我。」

「排擠你個頭。」我往他的額頭敲了一記。「就跟你說是在路上遇到的咩!」

「無論如何,你們的行為已經對我幼小的心靈造成損傷。」痞子理直氣壯的指責道:「所以,貓要跟我進行十六連拍,這樣才能撫平我心理的創傷。」

「十六連拍?那是什麼?」甚少拍照的我,完全不懂這一名詞的意思。

「十六連拍就是連續對著鏡頭做出十六個動作,中間不能中斷。」痞子殺手得意的說明道。

「……聽起來很高難度。」我頭疼的皺眉。

「不會、不會,其實很簡單,妳只要不停換動作就可以了,準備好了沒?要開始了!」

「等、等等,我還沒……」

沒有給我任何的多餘的反應時間,痞子殺手立刻朝他的照相設備下達命令,緊接著就是一連串的閃光閃過,照的我眼冒金星、頭昏眼花。

「喂……我都還沒有準備好你就拍。」我不滿的抗議著。

「沒關係、沒關係,這樣的照片才自然。」痞子殺手笑嘻嘻的回道。

「貓!妳終於回來了,我還沒跟妳拍,快點過來,我們一起拍照!」紫玥朝我招手喊著。

「馬上到!」痞子殺手一把勾住我的手,拉著我跑了過去。

站在紫玥身旁的還有非凡子、鐵色狂想、天神樂和拉布拉。

「拍照、拍照!大家快將姿勢擺好!」痞子殺手在站定位之後,連聲催促著。

此時,他的左手勾著紫玥、右手搭著我的肩膀,笑的一臉燦爛。

「臭痞子!我要跟貓在一起啦!」紫玥一把將他推開,將我往她的方向拉去。

「好好好,我到另一邊。」

位置稍作調整之後,我站在中間,痞子跟紫玥分別站在我的兩旁,一個勾著我的手臂、一個搭著我的肩膀,身後則是站著天神樂等人。

「來!笑一個!」

在閃光閃出之後,他們幾個熟練的進行位置跟動作更換,速度就像有訓練過的一樣,而我,則是一直呆愣愣的站在中間位置。

就這樣拍了幾次,紫玥突然又興致勃勃的提議。

「貓,我們來換別的服裝拍照吧!」

「欸?」我訝異的驚呼一聲:「可是我沒有別的衣服……」

「妳……都沒有買別的衣服?」紫玥用著比我更訝異的表情嚷著。

「嗯,我只有平常的衣服跟賭場制服而已。」

「沒關係!這一切就交給我吧!」痞子殺手自告奮勇的說道:「我這就回商會去找一堆衣服給妳!」

說完,痞子殺手就一溜煙的消失了。

在痞子殺手走後,我們幾個也稍作休息,等待他回來。

隨意往四周張望了下,正好瞧見遙日跟月雪櫻兩個站在不遠處拍照,在接觸到我的視線後,遙日隨即停下了動作,像是有話想說卻又欲言又止的望著我。

站在他身旁的月雪櫻在見到這樣的情況時,隨即低下頭、往旁退了幾步。

「小櫻,你們站近一點啊,我還沒有拍好呢!」夜音黎恩放聲朝他們兩個喊道。

月雪櫻有些為難的望了她一眼,「不用了啦,已經拍很多張了……」

「貓,原來妳在那邊啊?」察覺到我的存在,夜音黎恩朝我笑笑:「我正要幫遙日跟小櫻拍照,妳要一起拍嗎?」

「不用了,你們拍就好。」我禮貌性的回拒。

聽到我這樣的回答,夜音黎恩回給我一個意謂不明的笑容,隨即走向月雪櫻他們。

「遙日,你不要發呆,眼睛看這邊……小櫻,妳不要站那麼遠啦!這樣感覺好怪。」

見月雪櫻刻意跟遙日保持距離,夜音黎恩硬是將兩人拉近。

「貓,可以請妳跟我拍幾張合照嗎?」天神樂來到我身旁。

「好啊。」

對著鏡頭,我跟天神樂各自做出了動作,拍了幾張照片後,紫玥的聲音突然傳來。

「卡!你們的動作未免也太僵硬了吧?」她快步走向我們,開始進行動作指導。

「活潑一點、笑的燦爛一點……你們兩個是感情不好啊?幹嘛一副生疏的模樣?又不是陌生人……」

在紫玥的指揮下,我跟天神樂剛開始顯得有些不能適應,不過玩到最後,也都已經鬧成一片、玩開了。

「仲澐,你一個人窩在旁邊作什麼啊?我們兩個還沒合照過,來拍幾張吧!」

發覺他沒有參與這次的拍照行動,一個人站在旁邊觀看,我快步上前將他拉了過來。

「呃,我……」

「注意,看鏡頭,要拍囉!」

「嘎啦啦,暴雷也要拍!暴雷要搶鏡頭!」

「只有兩個人拍怎麼會熱鬧,要人多一點才好玩!」

「我也還沒跟仲澐合拍,我也要!」

在我們擺定姿勢的同時,其他人也很自動的靠了過來,加入拍照的陣容。

「快快快,姿勢快擺好,動作太慢就不等了!」

「來,笑一個!」

「啪、啪、啪、啪……」鎂光燈瞬時閃爍個不停。

「喔喔……這陣閃光未免也太強了吧?」正巧抵達的痞子殺手摀著眼說道:「眼睛差點被閃到瞎掉。」

「嘎啦啦,暴雷的眼睛白花花了。」像是搞不清楚東南西北,暴雷在原地不停的轉圈。

「哈哈哈,沒辦法,因為大家都叫出了自己的拍照系統,人聚集的越多,閃光燈的數量也就越多。」拉布拉笑著說道。

「我找了一些衣服過來,妳們幾個女生交換著穿吧!」痞子殺手丟出一個極大的包袱給我。

攤開一瞧,何止是「一些衣服」,他簡直可以拿這堆服裝上街擺攤了吶!

「怎麼只有女裝?」鐵色狂想不解的追問。

「痞子會長,你忘記拿男生的衣服了。」拉布拉對他「提醒」道。

「廢話!男生又不是重點,隨便拍拍就好,換啥裝啊!」痞子殺手朝他們揮了兩下手。

「痞子會長,雖然說男生只是陪襯,不過……」焰星一把搭上他的肩膀,語氣極為溫和的說道:「還是需要適度的裝飾,不然可是會將整體感覺拉下。」

「這麼說也對。」痞子殺手認同的點頭,隨後將手往前一指。「那你們就回去商會買一些衣服來吧!」

「買?」黑戰士皺眉望向他。「不過是要拍照,只要向商會『借』出來換裝一下就好吧?」

「那也行,那就將衣服的租金給我吧,一件衣服算你們一千元。」痞子殺手將付款機拿了出來。

「這位公會會長,大家都是公會成員,你對男女生的態度未免也差太多了吧?」拉布拉挑著眉頭、不滿的埋怨道:「你應該要男女平等,一視同仁啊。」

「嘎啦啦,不平等,痞子殺手偏心啦!」暴雷變出了一面寫有「抗議」二字的旗子,不斷在他面前揮舞著。

「或許,我們該找會長到旁邊去好好談談。」絕對殺戮冷聲說道。

嘴上說的婉轉,但絕對殺戮在行動上可不是這麼一回事,只見他一把將痞子殺手扛在肩上,頗有一種要去「料理」獵物的意味。

「嘎啦啦,要好好開導會長!」暴雷湊熱鬧的說道。

「欸,等一下嘛~~我只是跟大家開個玩笑。」痞子殺手見風轉舵的嚷著:「我當然不可能忽視各位男會員的權利啦!我這就回去商會拿衣服過來。」

「那就麻煩會長了。」絕對殺戮將他放回地上,痞子殺手隨即進行傳送離開。

待痞子殺手將男生的衣服送來後,整個拍照活動也進入了最熱烈的時候,只見大家拼命換裝、拼命擺姿勢,甚至還拍出了一系列有主題的照片,例如:主人與女僕、公主們與騎士、動物派對、恐怖鬼魅……等等。

整個氣氛熱鬧至極、笑聲連連,可說是成立公會以來,大家第一次玩的這麼輕鬆盡興。

希望大家以後都能一直這麼快樂……我在心裡有著這樣的期望。

 

 

    全站熱搜

    貓邏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