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抱歉,因為黎恩她突然說要找我陪她去買衣服,所以……』聽到我們在公會頻道的對話,月雪櫻歉然的回覆道:『我會盡快趕回去。』

『不用了,有貓過來幫忙就好了,這樣人手就夠了。』遙日不假思索的回道:『妳跟她在外面慢慢逛吧。』

『可是我們已經說好要輪流排班工作,我……』月雪櫻對此顯得有些遲疑。

『這種小事不用在意,』仲澐體貼的說道:『大家來這邊是為了要玩遊戲,打工只是因應情況的行動,並不是強制要求大家都要這麼做。』

『早在妳之前,就已經有兩個人丟著工作不管了。』絕對殺戮意有所指的道:『他們都不覺得內疚,妳也不用耿耿於懷。』

『但是……』

『賭場現在的宣傳已經進行的差不多,』焰星插嘴說道:『也該讓大家回歸到正常遊戲生活的時候了。』

『這陣子辛苦大家了。』仲澐向我們道謝,並說出目前的情況跟打算,『晚一點我會再去添購幾個NPC服務生進來,請大家就再幫忙今天一天吧。』

『了解。』

『既然這是最後一天大家一起工作,我還是趕回去幫忙好了。』月雪櫻的語氣中透著些沮喪。

『應該不需要吧,反正已經是最後一天,目前的人手也夠。』也許遙日沒有這樣的想法,但這些話在旁人聽來,似乎是透著拒絕。

『可是這是最後一天了,以後大家就又會分散行動,沒辦法像現在這樣一起工作、一起聊天……』月雪櫻的語氣中透著苦悶。

『沒有這麼嚴重吧?』遙日無法理解月雪櫻的話,語調平淡的反駁道:『在這之前,大家也都是一起行動啊,想要解任務也只說一聲,有空的人也都會……』

『才沒有!大家都是各自一個小團體活動!』月雪櫻的語氣突然轉為激動:『雖然可以互相邀約一起解任務,可是任務結束之後,沒有交集的圈子就還是沒有交集,就像你永遠是找貓一起……』

話說到一半,月雪櫻察覺到話說的不妥,隨即強迫的止住。

公會頻道也因此陷入短暫的沉默,我想,大部分的人都已經知道月雪櫻想表達的是什麼,唯有某位……

『一起什麼?』遙日追問著,『妳怎麼話說到一半就停下了?』

『……』對於遙日的追問,月雪櫻只是用沉默回應。

『小櫻的意思是,我們的公會活動太少了。』非凡子出面替她解了圍:『就像之前說的,大家要一同行動才能培養默契跟凝聚力,不過目前我們都是各做各的事情。』

『的確,我們公會好像沒有什麼對外活動,這樣很難為公會進行宣傳。』焰星隨口提議道:『要不然,我去跟幾家公會丟戰帖,跟他們打幾場公會戰,順便提升一下知名度好了。』

『除了戰鬥之外,我們也多參加一些官方的比賽,』遙日提出另一項建議。『要是得到前三名,公會的名稱就會出現在官網上面,這也是一種不錯的宣傳。』

『這主意不錯!』痞子殺手立刻表示贊同:『這樣吧!等一下大家就穿著制服拍幾張團體照,晚一點我將它貼上商會,這樣一來,其它來商會的玩家說不定也會因為照片到賭場……』

『你其實是想要將照片賣掉吧?』紫玥直接戳破痞子殺手心底的盤算。

『當然!』痞子殺手回的理直氣壯:『這樣一來,除了做宣傳之外,還可以順便賺一些錢,有什麼不好?』

『為了賺錢,你還真是無所不用其極。』絕對殺戮語氣無奈的數落道。

『好啦、好啦!就這麼說定了!』痞子殺手快速下了結論,『小櫻,妳買完東西要快點趕回來,我們會等妳滴!』

『呃……好。』也許是因為之前的失言,月雪櫻的回答透著些許尷尬,但也有一種卸下緊張的感覺。

『好了、好了,這些事情就等以後再進行企畫,』非凡子插嘴嚷道:『貓啊,妳再不過來幫忙,我就要累跨了。』

『馬上過去,你再撐一下。』

我笑著回應了聲,隨即跳上河面上飄過面前的一枚葉子,踩著加速鈕快速前進。

沿途經過的區域全都是高朋滿座、人聲鼎沸。

到了D區,本以為我會見到兩個人忙的團團狀的情況,但是卻發現這裡也只不過是忙碌了點,還不至於讓人應付不過來,除了幾位需要點餐、換籌碼的客人外,其他人都專注在自己的遊戲上頭。

「非凡子,你是不是說的太誇張了啊?」我取笑的說道。

「我才沒有誇張。」非凡子一臉無辜的反駁:「叫妳過來的時候,是我們最忙的時候。」

「貓,是妳來的太慢,我們已經將工作處理的差不多了。」遙日跟著叨唸道。

「沒辦法。」我無可奈何的聳肩,「這個區域太遠了,我剛剛已經是高速行駛了,可是那片葉子還是飄的很慢。」

「妳不是有疾行術?用跑的一下子就會抵達這裡了。」遙日說出另一個方式。

「我懶的跑。」我朝他吐舌笑笑。

「那位小姐,麻煩一下,我們要點餐。」臨近的一名女生招手說道。

「好的,馬上過來。」

我快步跑向她與她的同伴,並將菜單的目錄開啟。

「請問要點些什麼?」

「看起來都不錯……」女生甲的目光在菜單上猶疑了好一會,最後才說道:「唔,我要A餐跟冰咖啡,還有巧克力甜甜圈。」

「我要C餐跟啤酒。」男生甲跟著點餐。

「我要……一個焗烤玉米跟冰淇淋。」

「欸,這個炸洋蔥圈看起來不錯,我要加點這個。」男生乙插嘴道。

「我的餐點還要再加一個起司餅。」

「那個看起來也不錯,我也要一個!」

這桌的人一共有十個人,點餐的場面非常混亂,全部的人七嘴八舌的討論、聊天,好不容易為他們點餐、加餐完畢,已經耗費了十多分鐘的時間。

「在確定訂單之前,請各位再看一下自己點的餐點是否有誤。」

我將他們所點的餐點顯示在螢幕上。

「等等,我要改餐點。」其中一個女生嚷著:「感覺A餐不好吃,我要改成D餐。」

「我也要改,我要換掉這個跟這個……」

「我也想要換餐點……」

就這樣,幾乎所有人的餐點重新洗牌了一次,這一拖延,又是十多分鐘過去。

「那麼,再次跟你們確認,請問你們要點的餐點是這樣嗎?」

「嗯嗯,沒錯。」女生點頭回道。

「不好意思,我們這樣改來改去,造成妳的麻煩……」另一個人笑嘻嘻的對我說道。

然而,雖然對方嘴上說著抱歉,臉上的表情跟語氣卻不是這麼一回事,那笑容似乎隱藏著某種情緒。

「沒關係。」我朝他們回了個禮貌的笑,試圖讓自己忽略對方那帶點刻意的舉動。

「那麼,現在要為各位上餐點了。」

依照餐點的順序,我先為將對方座位的餐盤取出,而後將餐點一一放到餐盤上頭。

「欸?妳的頭上有十字……」其中一個女生湊上前打量我,「妳就是那個搶人家男朋友的人啊?」

「不……」

沒等我回應,其他幾個人也跟著附和的嚷嚷。

「原來就是妳啊!妳這個人怎麼這麼惡劣?竟然搶別人的男朋友。」

「明明自己有男朋友了,竟然還想腳踏多條船,妳真是不要臉。」

「那是誤會……」

「什麼誤會!我看妳根本就是故意搶人家的男朋友的吧!」

「哎呦,那是一定的啊,皇甫離火是乘龍御天的公會,人長的帥、又厲害,要是換成我,我也會喜歡上他……」

「真奇怪,她長的又沒特別漂亮,怎麼能釣的到男生?而且一次還兩個。」某個男生戲謔的笑道。

「是啊,真是令人羨慕,我現在連一個男朋友都沒有,欸,妳可不可以教教我,妳是怎麼辦到的?」

「對啊,教一下嘛~~」

看起來,他們應該是故意來找碴的啊……

察覺到這一點,我不做任何回應,只是安靜的將他們要的餐點擺上餐盤。

剩下幾樣擺好就可以離開了。望著剩下的菜色,我在心裡盤算著。

正當我將一杯柳橙汁移向餐盤,準備放下時,旁邊突然伸出一隻手將杯子打落。

玻璃杯摔至地面之後,發出幾聲清脆的撞擊聲,之後便裂成碎片,橙黃色的果汁迅速在地板上蔓延開來。

「妳在做什麼?」將杯子打落的女生,突然朝我怒吼、咆嘯:「不過是跟妳開個玩笑,妳有必要摔杯子嗎?」

這樣的音量,引來附近不少人的注目,同一時間,遙日跟非凡子也立刻趕到我身邊。

「貓,這是怎麼回事?」遙日困惑的問。

「沒事。」不想在此時多做解釋,我簡短的敷衍著。

「磅!」

那桌人突然發狠的拍了下桌子,全數站起身,指著我破口大罵。

「什麼叫做沒事?怎麼?做錯事情不敢承認啊?」

「請問……到底發生什麼事情了?」非凡子好言的問道。

「我們不過是在官網上看到那個留言,所以想問一下是不是真的而已,結果她就生氣的摔我們杯子!」

「要是不高興妳可以不用理我們,沒必要耍脾氣吧?」

「各位,我想這其中一定是有誤會……」非凡子體貼的想要替我打圓場,幫我排解這場紛爭。

「貓,妳怎麼可以這麼做?」遙日語帶指責的道:「無論如何,他們畢竟是客人,妳不應該這樣對待他們。」

原本,我的情緒並沒有因為這群無理取鬧的人變糟,但,遙日的這句話卻讓我的心情頓時跌落谷底。

「你認為這是我的錯?」

「當然,畢竟我們現在是服務生──」

遙日的話還沒說完,我便冷聲打斷了他。

「你根本不清楚這件事情,連原因都沒問我,你就認為一定是我的錯?」

「我……」

「當然是妳的錯啊!」對方插嘴道:「我們全部的人都可以作證,妳的態度本來就很不好!」

「各位請冷靜一點……」

非凡子試圖阻止這場紛爭擴大,我隨即用公會頻道制止他。

『非凡子,你讓他們說。』

『嗯?說什麼?』

『貓,你們那邊發生什麼事情?感覺好像有點吵?』

『沒事,我可以自己解決。』

丟出這句話後,我沒有理會身邊的遙日,只是安靜聽著對方對我的評論。

「我看那個謠言一定是真的!不然她怎麼會有這樣的反應?」

「去!明明自己有男朋友,還去勾搭別人的男朋友、搞破壞,爛人!」

「操!沒見過像妳這麼爛的女生,妳是服務員,我們要妳過來幫我們點餐,妳板著臉做什麼?不高興啊?不高興就別作生意啊!」

「沒見過這麼差勁的服務生,動作慢吞吞,點菜點了半小時才搞定……」

眼前的一群人連連罵了十多分鐘才停止,這時,其他客人也都為在我們身邊指指點點。

在他們談話聲漸歇的時候,我這才打破沉默的開口。

「你們說完了嗎?」

「幹嘛?妳想反駁嗎?」

「不,我只是想問你們……為什麼要故意來找碴?」

「哈!怎麼?沒辦法反駁就故意說我們找碴嗎?」

「嘖嘖!污賴、說謊、搶人家男朋友跟發脾氣……妳會的技能還真多啊!」

一群人你一言我一語笑的得意,態度囂張至極。

「是嗎?要不然我們將記錄檔拿出來看看吧,看看整件事情究竟是什麼情況。」

「記、記錄檔?」

幾個人尷尬的互望了眼,似乎忘了還有紀錄檔可以查證這一回事。

「好、好吧!就算剛剛是我們誤會了妳,這件事情我們就不追究了。」

「也許妳只是不小心將飲料打翻,不過,妳勾搭別人的男朋友是事實啊!」

「請問一下,我勾搭了哪個男生?」

「還裝蒜?就是乘龍御天公會的皇甫離火啊!」

「不好意思,請問一下,這件事情是誰告訴你們的?」紫玥出現在我身旁,用著甜美而略帶慵懶的語氣問。

「我們在官網留言板上頭看到的!」

「在官網?」紫玥秀眉微蹙,一臉的困惑:「奇怪了,我今天也有在官網看到那些留言,可是好像沒有一個留言有說出男生的名字跟身分耶……痞子,你有看到嗎?」

「哎哎,不曉得是不是我的眼睛有自動選擇閱讀功能,刻意將皇甫離火這四個字忽略,我也沒看到那個男生的名字。」

被這麼一反駁,他們幾個隨即張口結舌的辯解。

「或、或許是我們從別人那邊聽到的,不是在官網!」

「妳管我們是在哪邊看到或聽到,總之,我們就是有這個印象就是了!」

「那麼,請問你們認識他嗎?」紫玥隨手指著站在她身旁的男生。

「不認識。」

「耶?你們竟然不認識他?他很有名耶!」紫玥佯裝萬分驚訝的說道。

「對啊、對啊!這傢伙超有名的,你們竟然不認識他,」痞子殺手用即為誇張的語氣說道:「你們這樣要怎麼在零度領域混下去啊?」

被兩人這麼一說,他們也感到好奇了。

「他是誰啊?」

痞子殺手一把勾著對方的肩膀,笑道:「這位兄弟,你跟他們說一下名字吧。」

「皇甫離火。」

「……」

聽到皇甫離火報上了名字,他們幾個神色有異的互望了眼,頓時安靜無聲。

「我不知道放出消息的人有什麼用意,也不知道你們特地來這邊搗亂有什麼目的。」皇甫離火用極為陰沉的語氣道:「但是,我要聲明一件事情,我,皇甫離火並沒有任何女朋友!沒、有。」

說話時,他往對方走進了幾步,神情嚴肅的讓人覺得他似乎隨時會殺人一般。

「你們聽到的那些全是虛構出來、胡亂栽贓的事情,韃羅貓是我的好朋友,新戰神公會也是,你們聽清楚了沒有?」

被皇甫離火的氣勢震懾住,那些人臉上流露出驚恐的神情。

「我希望這件事情到此結束,從今以後,我不希望再聽到任何毀謗我朋友的謠言出現,要不然,我絕對會用盡一切的方法,讓造謠生事的人吃到苦頭!」

在皇甫離火的威嚇下,那群人呆滯了一陣子才有了回應。

「你、你那麼兇做什麼!我們也只是聽說而已啊!」

也許是惱羞成怒、也許是想為自己找藉口脫身,他們用更大的音量,企圖營造出比皇甫離火還強的氣勢,狡詐的辯解著。

「對、對嘛!不過是隨口聊聊,怎麼?犯法啊!」

「你們這種行為的確是犯法。」仲澐說出了法律條款:「未經求證就隨意散佈對他人名譽有害的謠言,這樣的人等同於共犯,受害者可以提出告訴……」

「貓,如果妳想告他們的話,我可以當證人。」痞子殺手自動自發的舉手。

「靠!以為搬出法律我就會怕你們?」

「只有像你們這種孬種才會動不動用法律嚇人!沒水準!」

「不過是遊戲中的一點小事,在遊戲裡面解決就好啦!你們卻故意搬出法律嚇人?這樣的話,我們也可以去告你們恐嚇啊。」

「去,不用跟這群小心眼的傢伙多說啦……」

「很遺憾,剛才的行為在法律上並不構成恐嚇的條件。」黑戰士語氣平淡的回道。

「缺乏法律知識的人,真是很可悲。」絕對殺戮開門見山的諷刺道。

「如果你們想要知道什麼才會構成恐嚇,我很樂意提供示範教學。」焰星隨手推了下眼鏡,笑的一臉燦爛。

「雖然常識不足,不過耍嘴皮子的功力倒是不錯。」紫玥回給他們一個冷笑,「從頭到尾都是你們在胡鬧,謊話說的差勁,說不過人就耍賴,平心靜氣、用和平的方式跟你們解釋,結果藉口還一大堆……」

「靠!要是不爽就來打一場啊!在那邊雞雞歪歪說一堆!」

「有本事就來單挑啦!」

就在對方叫囂的同時,旁邊圍觀的群眾也同時爆出了怒吼。

「用不著跟他們客氣!好好教訓他們一頓啦!」

「開扁啦!直接扁死他們!」

「你們要是不想打,我來!」

「媽咧XXOO,從沒見過這麼欠砍的傢伙!讓俺來收拾他們!」

看不慣的玩家們,迅速包圍住眼前的一群人,發現引起眾怒,他們嚇得臉色發白,其中一人隨即拿出符咒丟出,帶著夥伴迅速逃跑。

「X的咧!竟然溜了!」

「下次讓我再見到他們,我一定要劈死他們!」

「紀錄檔裡面有記下他們的樣子,我們將他們的影像傳到官網,貼在『網路小白區』跟大家公告!」

沒能來得及給對方一個懲治,一群人怒氣難消,索性聚成一圈窩在一旁談論。

「看來,我除了增加服務生之外,還要買一些保鑣型NPC才行。」經過這一次的事件,仲澐在他的採購名單上增加了一樣。

「貓,那些人是故意來找妳麻煩的嗎?」絕對殺戮詢問著。

「妳有得罪誰嗎?」黑戰士跟著追問。

「不知道。」我無所謂的聳肩。

「貓,抱歉。」皇甫離火歉然的望著我,「雖然我不清楚為什麼會有這樣的謠言,但是妳因為我被批評成這樣,我也必須要負一些責任。」

聽到他這麼說,我似笑非笑的望著他,反問:「你真的不知道原因嗎?」

「呃?」沒料到我會這麼說,皇甫離火愕然的楞住了。

「為什麼會有這樣的流言傳出,為什麼會有這種奇怪的事情發生……你這麼聰明,難道沒有察覺任何線索?」

「……」皇甫離火為此沉默了。

「算了,當我沒說。」

不想讓皇甫離火為難,也不想將這份悶氣出在他身上,我結束了這話題。

「已經結束了,大家繼續工作吧。」轉過身,正巧接觸到遙日的視線。

「……」

什麼話都沒說,我只是短暫的望了他一眼,隨即準備從他身旁走過。

「貓……」他叫住了我。

「什麼事。」背對著他,我停下了腳。

「妳……還好吧?」身後傳來的問話透著探詢意味。

「你指的是哪方面?」

「剛剛的事,我、我只是覺得我們是服務員,所以……」

聽到他重提那件事情,而且還是堅持著他的觀點,這讓我拼命壓抑的怒氣重新竄升。

「難道我真的這麼不值得你信任?」我無法控制的,用近乎怒吼的音量質問道:「為什麼你一而再、再而三的相信別人,就是不相信我,不會站在我的立場為我說話?」

第一次見到我這麼生氣,遙日嚇退了兩步。

「我、我不是不信任妳,」他搖著手,著急的想要解釋:「只是我們現在是服務員,我找過一些資料,上面寫說:服務員最重要的工作守則就是『客人永遠是對的』,所以我才會想要先安撫客人……」

「貓,遙日說的也對啦!」紫玥急忙替遙日說話,「服務員本來就是要以服務客人為優先。」

「這件事情都是別人故意搞破壞,」黑戰士跟著出面勸解,「你們兩個要是因此失和,那可就秤了對方的心意了。」

「對方並不是針對我跟他進行挑撥。」我直接了當的反駁道。

「基本上呢,這就是所謂的信任的問題啦!」無視目前的氣氛,痞子殺手嘻皮笑臉的發表道:「不管是朋友、家人、情侶、夫妻……信任都是一個很重要、很重要的事情!如果其中有一方對另一個人沒辦法百分百信任,那就會連帶破壞感情,以後啊……」

「痞子,現在不是讓你發表演說的時候。」焰星一把將他拉開,不讓他再繼續說下。

「欸,等、等等!」不想被拉開,痞子殺手索性雙手抱住焰星的腰,硬是纏著他。

「你,放手。」焰星拿出他的紙牌武器威脅道。

「讓我講一下重點,很短的,只有一句話,讓我說一句就好。」痞子殺手雙手合十,央求著。

「……」沒有回答,焰星用沉默當作回應。

「貓,如果妳要跟遙日分手,那我……」

話還沒說完,焰星一把將手上的紙卡貼在他身上,痞子殺手隨即消失不見。

「好一招殺人不見屍的妙計。」紫玥開玩笑的說道。

「新道具?」黑戰士好奇的追問。

「那是『指定轉移卡』。」焰星順帶說出卡片的功用,「在個地方使用卡片設下定點記號之後,往後只要使用做有記號的卡片,就可以快速移動到那個地方。」

雖然經過痞子殺手這麼一鬧,整個氣氛較為輕鬆一些,但還是無法除去我心中的怒氣。

「阿戮,我跟你換工作區域。」沉著臉,我準備離開。

「貓,我真的不是……」遙日不安的拉住我,不斷試圖跟我解釋。

「放手,我現在不想跟你說話。」

「可是我……」

「遙日,你就先給貓一些時間,等她想跟你談的時候再談吧。」紫玥上前勸著他。

「貓,可以請妳幫我一個忙嗎?」仲澐開口說道:「我請艾奎幫我收集夜明珠,準備要當成賭場的照明裝飾,因為數量很多,他現在才收集了一半,可以請妳過去幫他嗎?」

「貓,妳就出去走走吧。」紫玥開口勸著我,「順便打怪消消氣。」

說的也是,現在的我,真的不想繼續待在賭場裡頭。

「艾奎在哪邊?」

「好像是在湛藍天域附近的小島,我一時想不起來那座島嶼的名字……」仲澐苦思著確實地點。

「我知道那地方,」焰星拿出另一張紙卡:「那邊我有設點,可以直接傳送妳過去。」

在焰星將紙卡貼到我身上時,我眼前的景物也跟著轉換。

 

 

    全站熱搜

    貓邏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