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歡迎光臨!」

門一開,待在外頭等待的玩家隨即快速擁入,我們跟其他NPC服務生全都高聲招呼著。

「歡迎,需要我為您服務嗎?」

「如果各位想要兌換籌碼,可以到入門的左右兩邊兌換,也可以跟在場的任何一個服務員兌換……」

「要是不清楚想玩什麼,我先帶你們到處參觀,跟你們介紹吧!」

「想要玩麻將的玩家請跟我來……」

開始營業不到半天,賭場裡頭已經人聲鼎沸、幾乎快被人群擠滿,但,進入賭場的人潮還是沒有停歇。

也因為大量湧入的客人,我們全部的人都忙得不可開交,恨不得有三頭六臂可以使用。

「為什麼打工不能使用分身術呢?」我感嘆的埋怨,「要是能用那就方便多了。」

「因為用分身術打工會破壞遊戲平衡。」遙日解釋的回道:「如果使出分身術大量打工的話,一個人就可以領二十份薪水,分身術是屬於戰鬥系的技能,有些生活系的玩家就算想學也無法學,這樣對那些沒辦法學分身術的玩家不公平。」

「是,我知道了,感謝遙日大人的說明。」我苦笑的回答道。

「小、小姐,你們這邊有吃的嗎?我想喝飲料。」一名坐在輪盤桌台前的男生,朝我招手。

「有的。」我朝他點頭笑笑並快步走了過去。

我從手上拿著的控制面板叫出菜單,長方體狀的螢幕就這麼漂浮在控制面板上。

「請問您要點些什麼?」

「呃,我要這個、這個,還有……這個。」男生隨手在上頭指了幾樣。

「好的。」我動作俐落的在面板上點了幾下,進行訂單確認跟收款的動作,隨後,一道道的餐點陸續從面板上頭浮現。

我往靠近那名男生的輪盤桌面一拉,一個漂浮式的餐盤隨之出現,將餐點放置在餐盤上頭後,我朝對方點頭笑笑,說聲「祝您用餐愉快」之後,隨即準備轉身離開。

「呃,請、請等一下。」那人又叫住了我。

「還有什麼事嗎?」轉過身,我保持著禮貌的微笑問道。

「我叫作麥可丁。」男生緊張的搓著雙手,「請、請問妳……妳是不是叫做韃羅貓。」

「你認識我?」這真是令我感到訝異了。

「嗯,我、我有在收集妳的照片,不、不過我不是那種怪怪的人,我、我只是覺得妳很厲害。」麥可丁急的頭上冒出大量的汗水。

「謝謝。」

「那邊那位小姐,可以請妳過來一下嗎?」旁邊的玩家朝我招手叫道。

「好。」

朝對方喊了聲,正準備過去服務時,麥可丁卻沒有停止話題的意願,繼續往下說道。

「那個……如果可以,我可以跟妳做個朋友嗎?」

「可以。」我不假思索的點頭。

然而,麥可丁卻像是沒聽見我的回答,仍然自顧自的說道:「要、要是不方便,那就算了,我還是會繼續支持妳……」

不得以,我只好又重複了一次。「我沒有不方便,要當朋友當然可以。」

「欸?真、真的嗎?」他雙眼放光的問。

「嗯,真的。」我認真的點頭:「改天一起去打怪吧!」

「好、好。」男生激動的笑著回應,「那、那我們現在可不可以拍一張合照,做個紀念?」

「呃……抱歉,我正在工作,並不是很方便。」我歉然的婉拒了。

「只要一下就好。」對方不死心的說道。

「抱歉,我……」

「貓,我需要人幫忙,妳可以跟我過來一下嗎?」天神樂適時出現,為我解了圍。

「好。」

我朝那位客人點頭道別,隨即跟著天神樂離開。

一直到走遠之後,我這才鬆口氣的長呼一聲。

「這是第幾個了?」天神樂笑問著我。

「不知道。」我無奈的聳肩。

從開始到現在,幾乎每服務幾桌客人,就會出現這樣的一個人物,開玩笑的、認真的、想追求的、想做朋友的……各式各樣的狀況應有盡有。

不過,其他人的狀況也沒有好到哪去,公會裡頭的紅人都被人群包圍,紫玥、非凡子、焰星、痞子殺手、遙日、黑戰士、絕對殺戮……

最出人意外的是,黑戰士竟然是最受歡迎的人!

「我還以為非凡子會是最搶手的人呢。」

望著被團團包圍的黑戰士與非凡子,兩人周圍的人數,很明顯是黑戰士略勝一籌。

只不過,非凡子身邊清一色是女生,而黑戰士身邊除了女生之外,還有不少男玩家匯聚。

「畢竟黑戰士是武器製造排行榜上,名列前十名的武器製造師,不少人都想要請他製造武器,大家當然會繞著他打轉。」天神樂說出理由。

「前十名?這是什麼時候發生的事?我怎麼沒聽他說過?」

「我也是前幾天才看到的,」天神樂也是一臉不知情的模樣,「他真的很厲害,竟然在這麼短的時間就上榜了。」

「黑戰士的手藝跟設計構想本來就很優秀,」焰星突然出現在我們身旁,笑道:「只要加上一些商業性的炒作,很容易就能竄紅,要上排行榜也不是什麼難事。」

這樣聽來,這件事情的幕後黑手似乎就是焰星吶……

「不好意思,我們這邊想要點餐,有人可以過來一下嗎?」

「好,馬上來!」天神樂朝客人喊了回去。

「服務生在不在?這裡要換籌碼!」

「好,我馬上過去。」我回應了聲。

「辛苦了。」臨走時,天神樂對我提醒的說道:「要是又被纏上,儘管找我去解圍。」

「嗯,一起加油吧!」

「嗯。」

彼此為對方打氣了下,隨即分頭進行自己的工作。

「請問有什麼事能為您效勞?」我詢問著玩家。

「我的籌碼沒了,可以請妳幫我更換嗎?」

「好的,請問你要換多少籌碼?」

「十萬。」

將控制面板進行功能切換後,我在籌碼兌換的選單上填上客人要的金額。

「請你將手放在這面板上幾秒鐘。」我將控制面板遞上前。

在他將手覆蓋上、扣款成功之後,一個裝著籌碼的袋子自面板上頭浮現。

「籌碼更換完成,祝您玩的愉快。」我將物品交給對方,並禮貌性的點頭微笑。

「欸、那位小姐,可以請妳來一下嗎?」

剛處理完眼前客人的事情,隨即又有人召喚我。

呼,怎麼一點休息時間都不給啊?我在心底暗暗埋怨了下,但臉上還是揚起笑容朝客人走去。

還沒看清楚對方,我便開口說出一串今天已經說了一百多遍的台詞。

「你好,請問有什麼需要……欸?是你們啊?」

瞧見熟悉的臉孔,我訝異的笑著。

「嗨。」熊族戰士動作有些僵硬的朝我點了點頭。

「妳好,還記得我們嗎?」坐在熊族戰士附近的幾位女生笑問道。

招呼我過來的這桌客人,坐著魯大以及他的幾位朋友,也就是之前在解阿光任務時,在廢墟遇見的幾個人。

「我記得你們,之前曾經在廢墟那邊見過。」我笑嘻嘻的說道。

「我們好像一直沒有自我介紹?我是美琪,她是愛咪。」其中一個女生開口為眾人說了遍名字,「旁邊的兩個男生一個叫做碳烤章魚、一個叫做賓果。」

「我是韃羅貓,好久不見,最近都在忙些什麼?」

「打怪、打地城、解任務……」美琪屈指數著,「有時候還會去玩一些生活系的東西,像是打鐵、做衣服、種花種菜這類。」

「我們今天本來要去地獄那邊玩,」碳烤章魚接口說道:「後來聽到你們賭場開幕的消息,魯大就說要過來這邊看看。」

「是啊,他說要來幫你們捧捧場。」愛咪也跟著點頭附和。

「喔?沒想到你竟然會特地跑來關照我們賭場,謝啦!」我朝魯大笑了笑。

「我才不是特地跑來,我只是……想說過來參觀一下。」魯大用著略帶結巴的語氣反駁。

這兩個意思不是差不多?我有些啼笑皆非的望著他。

「欸,妳們女生都穿這樣的制服啊?」賓果上下打量著我的服裝。

「這個好像是……女僕的服裝?」美琪用一種帶有肯定的問句問道。

「嗯。」我尷尬的點頭笑笑,順手整理了下裙擺:「感覺很怪,對吧?」

「不會啊,妳穿這樣很好看!」

「對啊、很有女人味喔!」
幾個人笑嘻嘻的點頭稱讚。

「嗯,妳穿這樣還蠻……正常的。」魯大別過頭,眼神漂移的回道。

正常?難道還會有不正常的嗎?不想在字面上打轉,我索性將話題轉開。 

「有沒有什麼需要我為你們服務的?」

「我想要吃東西。」

「我想要換籌碼。」

幾個人分說出他們的要求,在一一處理後,我確認性的再度詢問了次。

「還有別的事情嗎?」

「沒了。」

「謝謝妳啦!」

「那我要去忙了喔!祝你們玩的愉快。」

「呃……問妳一下,那個東西要怎麼玩?」魯大指著附近擺成一列的吃角子老虎機。

「這個很簡單,我教你……」

領著他到機台前方,我進行了一次操作示範,順帶說明了相關的遊戲規則。

「……這樣,懂了嗎?」

「嗯。」魯大點了點頭。

「那你試試看……」

「不好意思,請問這邊要去哪邊點餐?」

就在魯大操縱機台嘗試時,我們身後傳來了問話聲。

「跟我點餐就行了。」我迅速轉過身,沒有清楚對方的樣貌,只是低著頭,快速將菜單目錄叫了出來。

「請問你要什麼?」望著目錄上的菜色,我詢問著對方。

「貓?」

「抱歉,我們這邊沒有賣那種東西。」聽到這樣的名稱,我直覺反應的回道。

這樣的回答,引來了對方連串的笑聲。

「貓,皇甫是在叫妳的名字啦。」佐佐伊的聲音緊接在笑聲之後出現。

「啊,是你們啊?」聽到這樣的稱呼,我這才抬頭看清楚對方的身分。

「剛剛沒有仔細看清楚。」我不好意思的笑笑,順帶問道:「只有你們兩個人來嗎?」

「不,我們公會的人都來了,他們都在那邊。」皇甫離火指向另一個地方。

乘龍御天公會的成員佔據了賭場一角,一群人玩的興高采烈、笑聲連連。

「他們玩的還真……激烈。」

「是啊,他們一瘋起來就會完全忘記身邊的一切。」皇甫離火聳肩回道。

「你們怎麼不跟公會的人一起玩,反而在這邊遊蕩?」我反問道。

「我們兩個都對賭博沒什麼興趣。」佐佐伊朝我一攤手,狀似無奈的苦笑:「剛好黎恩說肚子餓、想要吃東西,我們就趁這機會離開,順便到處逛了一會……」

「你們要買什麼東西?」我指著菜單的目錄詢問道。

因為考量到還有公會其他成員,所以他們購買了大量的飲料跟食物,數量多的他們兩個人差點搬不動。

「需要我幫忙嗎?」看著他們手上堆高的餐點,我伸手上前,準備幫皇甫離火分擔一些東西。

「我來幫皇甫哥拿就好了。」

一隻纖細的手從旁制止了我,夜音黎恩出現我面前,陪伴在她身旁的是月雪櫻。

「黎恩,妳不是跟他們在玩牌嗎?」皇甫離火有些不解的問。

「因為一直等不到你,所以我就出來找你們啊。」

夜音黎恩將兩人手上的東西拿下一些,部分遞給月雪櫻。

「小櫻,可以請妳幫我拿一下嗎?」她笑容甜美的問。

「喔……好。」月雪櫻輕點了下頭,隨即將部份物品接過手。

「好了,我們走吧!」夜音黎恩開口催促道,語末又補了句:「對了,晚一點我想請小櫻帶我到處參觀,你們要一起來嗎?」

「欸?」聽到夜音黎恩這麼說,月雪櫻有些詫異的張口,她本想回些什麼,卻又在遲疑的時候將話給吞下了。

「嗯,也好。」不想參與賭博的兩人隨即點頭答應。

「那我們先將東西拿去給其他人,葉赫拉他們一直在喊餓呢!」夜音黎恩催促著離開。

臨走時,皇甫離火突然回頭對我說道。

「貓,妳穿這樣很好看,我剛剛還以為我認錯人了。」

「其實妳應該多買些這樣的衣服,」佐佐伊玩笑似的接口:「妳平常穿的那套衣服太中性了,沒辦法表現出可愛的一面。」

被人這樣稱讚當然是很令人高興,但是,在我接觸到夜音黎恩冰冷的視線時,那份喜悅就好像被人冰凍了一般。

目送他們離開後,美琪跟愛咪突然湊近至我身邊。

「那群人是誰啊?」

「我朋友。」我簡短的回答道。

「我好像見過他們耶,不過忘記是在哪邊見到的……」

「他們是乘龍御天公會的會長跟副會長,兩個人認識的朋友很多,也許妳們是在打怪時見過吧?」我隨口猜測著。

「對!我想起來了。」愛咪拍了下手,笑道:「之前我們兩個人打地城時一直沒法過關,他們剛好路過,就順便幫了我們一下。」

「沒錯、沒錯!我印象最深的是那個女生!」美琪跟著附和道:「那個女生當時也跟他們在一起……那女生的態度很糟糕,那時候我還差點跟她吵起來呢!」

「為什麼會吵架?」

「詳細情況我忘了。」美琪無所謂的嘟著嘴。「印象中好像是她說話很令人討厭、態度很傲慢,那種感覺好像是……怕其他女生會搶走她身邊的男生,對女生防備的不得了。」

「貓,妳跟她很要好嗎?」愛咪確認的問著。

我還沒回答,美琪就立刻插嘴道:「應該沒有吧,妳沒發現她剛才要走的時候,還瞪了貓一眼嗎?」

「耶?是嗎?」沒有察覺這細微動作的愛咪,詫異的問。

「呃,我沒注意耶,應該沒有吧?」不想在這件事情上加油添醋,我只能尷尬的敷衍。

聽到我這麼回,美琪輕哼一聲,冷語道:「她大概是對陌生人都這樣吧。」

「算了,反正跟她又不熟,別理她,我們繼續玩。」愛咪將對話停住,沒有繼續討論夜音黎恩的打算。

「祝你們玩的愉快,我先去忙了。」

跟她們道別後,我隨即又被其他玩家找了過去。

 

接下來的幾天,賭場還是如同第一天開場的熱鬧,我們幾個也同樣忙的團團轉,雖然很累人不過也很快樂……

在招呼陌生的玩家時,會因此結交不少朋友,目前為止,我的好友名單中加入的好友數量已經直逼三百人,這也算是一種新的收穫。

這段期間中,凌依、艾奎、北宮夜雪、黃泉鎖鏈等人也都有前來捧場,不過,不知道是不是因為賭場設計的太過舒適,之前說對賭博沒興趣的皇甫離火跟佐佐伊,在第一次來過之後,接下來幾天竟然一有空就會跑來這裡閒坐、聊天,而身為工作人員的痞子殺手跟紫玥,竟雙雙墮入賭博當中……

「該工作了啦!不要再玩了!」

望著「黏」在麻將桌上的兩人,我真是感到極為無奈。

「再等一下。」

「對、對,等我這把玩起來……」

兩個人緊盯著面前的牌面,頭也不抬的道。

「……這句話我在半小時之前聽過了。」我有一種想要掐死兩人的衝動。

「哎呦,貓,現在我們很忙,妳不要吵啦!」紫玥有點不耐煩的說道。

痞子殺手更是朝我揮了兩下手,「親愛的貓,乖,妳先去旁邊玩……」

「玩個頭!你們要是再這樣下去,我就叫暴雷出來將麻將全部吃光!」我恐嚇著他們,同時也將暴雷從倉庫中找了出來。

「嘎啦啦,主人,暴雷肚子餓~~」才一出場,暴雷就吵著要東西吃。

「不行!不能吃!」

兩人聽到暴雷這樣說,連忙護住身前的麻將。

「暴雷,你絕對不准吃麻將,聽到沒?」

「嘎?」不清楚狀況的暴雷,納悶的望著兩人。

「貓,我們已經快要結束了,妳就讓我們完成這一把吧!」

「對啊!就讓我再玩一下啦!」紫玥用著可憐楚楚的表情道:「剛剛讓它們贏了那麼多,我不要就這麼結束啦!」

「廢話。」我沒好氣的罵了聲,順手指著跟他們同桌的兩名NPC。「你們是在跟NPC玩耶!跟電腦玩怎麼可能會贏?」

「當然可以!我剛剛就贏了幾次!」痞子殺手不服輸的道。

「沒錯,而且我這次很有可能會贏牌!」紫玥跟著附和道。

聽到他們這麼強調,我無奈的長嘆一聲,就在這時候,門口傳來了遙日的叫喚聲。

「貓,門口有人找妳,麻煩妳過來一下。」

「好!」我朝他喊了聲,轉而跟暴雷叮嚀道:「暴雷,你幫我看著他們兩個,這局結束就不要讓他們玩了,要是他們不聽,你就將麻將牌全部吃掉。」

「嘎啦啦,好!暴雷知道!」

當我走到大門處時,發現找我的人是美琪跟愛咪兩人。

「嗨~~妳們今天想玩什麼?」

「貓,我們不是來玩的。」美琪苦笑的回道。

「我們……坐在那上面聊好了。」

愛咪拉著我們兩人的手,往小河走去,搭上其中粉紅色的櫻花花瓣,任由花瓣載著我們在賭場內到處飄移。

「貓,我們最近聽到了一些事情,想要來找妳求證。」美琪一臉認真的說道。

「怎麼了?」

「皇甫離火跟夜音黎恩是情侶嗎?」

「應該……不是吧。」我語帶保留的回道。

雖然知道夜音黎恩很喜歡皇甫離火,可是就我跟他們相處的狀況看來,他們兩個應該不是那樣的感覺……

「不是嗎?」

她們兩個互看了眼,表情有些質疑。

「妳們為什麼突然這麼問啊?」

在我提問後,兩個女生不約而同保持沉默,臉上的神情有些怪異。

「怎麼了?妳們兩個怎麼怪怪的,到底發生什麼事?」無法理解兩人的反應,我追問道。

「我們聽到一個流言,說妳已經有男朋友了,卻故意接近皇甫離火,還破壞他跟夜音黎恩的感情……」

「欸?這是誰說的?」這種奇怪的傳聞讓我大感意外。

「不知道。」兩人同時搖頭。

「我們是在廣場聽到別人說的。」

「聽到時,因為覺得很奇怪,所以才跑來問妳……」

呵,謠言還真是無所不在啊,我對此感到極為無奈。

「貓,需不需要我們幫妳澄清啊?」愛咪緊接著問道。

「要怎麼澄清?」我苦笑著,「難道妳要用廣播跟大家說,這個流言是假的,要大家不要相信?要是真的這麼大費周章處裡這件事情,反而會引起更大的關注,而且就算這樣說了,其他人也不見得會相信我啊。」

「可是也不能這樣隨便別人亂說啊!這對妳的名譽會有很大的傷害耶!」

「沒關係啦!像這種謠言只要不理它,過兩天應該就會自動消失了。」

「難道妳要這樣放過那個亂說話的人?」美琪不是很贊同的皺眉。

「不然能怎麼樣?」我反問她,「我們又不清楚對方是誰,也沒有證據,就算了吧。」

「……」被我這麼一說,兩人也只好點頭答應。

本以為這樣的謠言會逐漸消失,沒想到,不到一天的時間,這謠言伴隨著其他的惡意中傷出現。

在零度領域官網的討論區上,突然爆出了大量奇怪的留言,像是……

絕佳好貨商會賣的東西都很爛,建議大家不要去買!我上次買到一個瑕疵品,他們竟然不讓我更換!

去新戰神的賭場玩時,他們的服務態度超惡劣,只顧著聊天不理人!

新戰神公會的韃羅貓會胡亂打人、亂搶其他玩家的東西,我朋友就被她打了,真是過份……

新戰神有一個額頭上畫十字的女生,明明自己有男朋友了,卻還去勾搭別人的男朋友,害那個男生要跟他女朋友分手。

因為這樣的留言出現,在我上線後,接到不少來自友人的關心,無可奈何之下,我也只好一一跟他們解釋,說明這些事情全是子虛烏有。

本以為公會的其他人會因為這些事情集合討論,不過當我抵達賭場時,他們一如往常,工作的工作、打麻將的打麻將,沒有任何異狀。

「貓,看來妳最近運勢不是很好喔。」見到我,焰星對我搖頭笑道。

「應該不只是我吧?公會也被人家用黑函攻擊了,不是嗎?」我朝他無奈的笑笑。

「公會只是中了流彈,敵軍的目標可是妳。」

「嗯,我知道……」我輕點了下頭。

雖然看起來是在毀謗公會跟商會,不過要是仔細注意,那一篇篇的批評留言中,或多或少都會提到我,就像是以我為主軸發展出的文章。

就在我跟焰星有一搭沒一搭的閒談中,魯大跟美琪等人臉色難看的衝了進來。

「貓,妳聽說了嗎?」一見到我,美琪急忙的開口說道:「我們在官網那邊看到……」

「你們也是因為那些謠言來找我的嗎?」我朝他們輕笑著。

「我聽美琪她們說,有人到處散佈一些不好的謠言,全部都是針對妳。」魯大沉著臉說道。

「那種東西用不著理它。」我輕描淡寫的回應。

「到底是哪個傢伙這麼惡劣?」

「貓,妳是不是有惹到什麼人啊?不然為什麼對方會這樣針對妳?」

「我也不清楚。」

「……真是太過分了,到處散撥謠言也就算了,那個人竟然還鬧到官方的討論版上!」

「你們怎麼知道是同一個人做的?」焰星笑著反問:「又怎麼知道是對方故意鬧事?」

「當然知道啊!那些留言的上傳時間都是連在一起,說話的口氣又是那麼相像,一看就知道是故意的!」

「你們不用這麼生氣吧?」見到幾個人氣憤難忍的模樣,我好言安慰著他們。

「怎麼能不生氣?我最討厭的就是這種小人!」美琪咬牙切齒的道。

「我一定要把那個人揪出來!」魯大用堅定無比的語氣道:「這人實在是太可惡了,就只會躲在別人背後亂搞,絕對不能放過!」

「你們……」

我才想開口阻止,焰星卻暗地裡揪住我的衣服,示意要我不要開口。

等到魯大他們氣沖沖的離開賭場後,我這才回頭追問焰星理由。

「你為什麼不讓我制止他們?」

「與其阻止,還不如讓他們放手去做,至少還能讓他們消消氣。」

「要揪出對方哪有那麼容易,再說就算找到了又怎樣?」

「找到有找到的處理方式,沒找到也有沒找到的作法,妳不用為這種事情擔心。」焰星一派輕鬆的回道。

「我不是在擔心這個,這有什麼好擔心的?」我沒好氣的瞪了他一眼。「我只是覺得,我們可以不用理會這些謠言,將時間浪費在這些事情上面不覺得很不值得嗎?」

「這是妳的觀點,也是目前我們公會選擇的處理方式,」焰星笑著安撫道:「但是魯大他們這麼做,是出自於對朋友的關心,基於這種情義相挺的立場,妳應該要支持他們才對。」

「……」

「好了,不要苦著一張臉。」焰星輕手捏了捏我的雙頰,「有很多人聽到這件事情之後,特別趕來賭場關心狀況喔,不要讓他們看見妳垂頭喪氣的樣子。」

「現在這種情況下,心情要好也很難啊。」

「妳是在擔心妳跟皇甫離火的緋聞,怕以後不知道該怎麼跟他相處嗎?」焰星臆測的說道:「不用擔心,就像她們兩個說的,整件事情一看就知道是有人刻意造謠……皇甫離火他也很擔心妳會受到影響,一早就趕了過來,向我們詢問妳的狀況。」

「我不是在煩惱我跟他的事情,皇甫他應該不會在意這種事情吧。」我有點啼笑皆非的搖頭,「我是在擔心商會跟賭場的生意會受到影響,雖然流彈的威力不大,不過殺傷力還是有的吧?」

焰星先是為了我這句回答愣了下,而後才又笑著回道:「放心,我們的賭場跟商會在玩家間都有很好的評價,他們才沒有相信那些鬼話。」

「那就好。」有了焰星的保證,我這才安心了。

「對手的身分,妳心裡有譜了嗎?」

「……有人選,可是沒證據。」

目前認識的人之中,對我帶有敵意的人也只有那個人了吧。

『貓,皇甫離火正在跟我玩牌,他要我跟妳說,不要去在意那些八卦。』正在麻將桌上豪賭的紫玥,突然使用公會頻道說道。

緊接在紫玥之後,痞子殺手跟著開口。『哎呀呀,我們被無端中傷也不是第一次了,只不過,這一次攻擊我們的黑函跟謠言,手法實在是很粗糙……』

『的確,跟以前在狙擊手中比起來,那些人的黑函戰術運用比較高明。』不知人在何處的黑戰士,跟著下了評論。

『這一個根本連幼稚園等級都不到,讓人沒有交手的慾望。』絕對殺戮語調冷漠的諷刺道。

『不過也不能任憑對方這樣胡搞下去,總要想個辦法。』天神樂的語氣中透著擔心。

『不要緊。』遙日開口回答道:『剛才遊戲的管理人員已經將那些留言清除了。』

『只是清除留言應該沒有用吧?』鐵色狂想不以為然的反駁:『只要那個人繼續留言,這件事情永遠沒辦法處理。』

『或者……我們請GM處理?』拉布拉提議的開口。

這樣的建議,遙日率先開口否決。『這種事情不在GM的工作範圍中。』

『這種小角色,交給焰星去解決就好了。』紫玥提出了解決人選。

被紫玥點名的他,露出了無奈的笑容。『一有事情就立刻想到我,紫玥女王對我還真是「關照」啊。』

『呵呵……』紫玥甜美的笑聲隨之傳來,『既然感受到我對你的好,那今天就請你幫我代班一天,女王我現在正在廝殺,走不開吶~~』

『貓,妳可以過來D區支援一下嗎?』非凡子開口說道:『這邊人手不足,我已經快要忙瘋了。』

『D區不是有月雪櫻、遙日跟你三個人嗎?人手怎麼會不足?』安排人員分配的仲澐,不解的反問。

『小櫻現在不在,她跟夜音黎恩出去了。』遙日說出人手不足的原因。

欸?小櫻跟黎恩兩人什麼時候變的那麼親膩?雖然對這點感到訝異,但我沒有直接說出口。

 

 

    全站熱搜

    貓邏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