貓,她真的離開了。

她……不會再回來了嗎?真的不再回來了嗎?

 

一想起前兩天的爭執,貓離去時對自己說的話,遙日的心口就像被人緊緊糾住一樣。

「遙日,你,真的讓我很失望,非常、非常的失望。」

還記得貓對自己說出這句話時,她臉上雖然是笑著的,可是眼神卻很悲傷,就像是已經徹底灰心、放棄了自己一樣。

那表情、那眼神一直重複的在遙日腦中浮現,每次一想起,遙日就有一種無法言喻的感覺。

胸口好悶,心臟微微發疼,好像就連呼吸都很困難……

要是貓真的不回來了,那該怎麼辦?

「反正她已經說要跟你『拆夥』了,回不回來遊戲,其實都已經無所謂了吧?」

焰星,或者該說是浪人,此時正斜靠在他的工作椅上,單手支著下巴,視線直盯著面前的工作螢幕。

「可是……」遙日坐在附近的沙發上,神情苦悶而糾結。

「別可是了,」焰星打斷了他的話,「你將你的晚餐吃完,然後回家休息。」

他隨手往鍵盤上敲了幾下,檔案的某些段落做上註解,順手關上了眼前的檔案,隨後又開起下一份資料觀看。

遙日面前的玻璃茶几上,放置著一份看起來十分美味可口的餐點,經過長時間的閒置,飯菜原先的香氣、熱氣已經散失。

「我吃不下。」

遙日搖頭拒絕,他現在連吃下一口的食慾都沒有。

「你今天一整天都沒吃東西,難道你是打算要餓昏在我這裡?」

停下手邊的工作,焰星轉身正視著他。

早上,焰星醒來後,照慣例開啟了通訊系統、連結上了網路,也意外收到來自遙日的訊息。

『如果你醒了,就開門一下。』

開門?帶著幾分狐疑,他緩緩將大門打開。

「嗯?什麼都沒有啊。」望著空無一物的屋外,焰星困惑的皺眉。

難道遙日也學會了痞子殺手整人、開玩笑的方式,故意捉弄他嗎?

隨手撥了遙日的電話,準備問清狀況,卻在電話撥通時,他聽見旁邊傳來另一個陌生的鈴聲。

回頭望去,他意外見到遙日縮在門旁邊睡覺。

「唔……」被電話鈴聲吵醒的遙日,揉了揉惺忪的雙眼,緩緩站起身。

「浪人,早安。」

早什麼啊?焰星真是對他的行為感到哭笑不得。

「你在這邊待多久了?」

「現在幾點?」遙日反問。

「早上十點多。」

「喔,那我在這裡睡了五個小時左右。」遙日說出了完整的回答。

「……進來吧。」焰星無奈又無言的將他拉了進去。

在他將遙日撿入屋裡,為他泡了一杯熱牛奶、灑上營養麥片讓他當早餐之後,遙日就開始談起關於貓的事情,從早到晚,完全不顯疲憊。

「貓就這麼離開遊戲,難道你們不會擔心嗎?」

「不會。」揉了揉太陽穴,焰星真是覺得累了。

「為什麼?她是你們的夥伴,為什麼你們……」

「她也是你的夥伴吧。」焰星糾正著他。「而且『聽說』這位伙伴是因為跟你吵架,所以才會離開遊戲。」

儘管焰星的語氣沒有絲毫怒氣,但在聽到這種近似指責的語氣後,遙日還是難過的低下頭。

「對不起。」

「為什麼要跟我道歉?」焰星臉上出現輕笑,「你覺得是你的錯?」

「嗯。」遙日點頭。

「錯在哪裡?」

「我不應該只聽片面之詞,不應該不信任貓……」

「所以你認為,貓跟那群人之間的事情,是對方不對?貓完全沒有錯?」

「我……」遙日為了這個問題遲疑了幾秒鐘,「我還沒有去調查原因,所以不曉得是誰對誰錯。」

「既然這樣,為什麼你要道歉?」焰星追著問題發問:「如果打架那件事情是貓先去挑釁對方,身為遊戲管理人員,你出面制止本來就是應該的。」

「可是貓說是對方……」

「貓說的話,你相信嗎?你能夠百分之百的相信嗎?」

「我……不曉得。」

遙日彷彿是做錯事的小孩,一逕的低著頭,回話的聲音也越說越小,焰星這時也停止了追問。

「算了,事情都已經發生了,多說無益,你該回去了」焰星對他下了逐客令。

「你能不能告訴我,該怎麼做才能讓貓回來?」遙日心急的追問。

「找貓回來之前,你先想清楚你們之間的關係吧。」

「我跟貓的……關係?」這句話讓遙日感到糊塗了。

「你先把貓的定位釐清,然後再去找貓說明白,」見到遙日一臉茫然,焰星索性附加了舉例。

「如果你將貓當成是工作上的夥伴,那麼你就應該跟她將工作條規說清楚,能做什麼、不能做什麼,為什麼你會在那個當下制止她,為什麼你會爭執發生時譴責她,而不是責備對方……」

「這些我有跟她說了。」遙日反駁的回答。

「所以你『只是』將貓當成工作夥伴?」焰星挑著眉,質疑的反問。

「我……」

「如果只是這樣,那你為什麼要特地在一早跑來找我?」焰星雙手交疊胸前,語氣一如往常的淡漠、平靜,但用詞卻顯得有些咄咄逼人。

「不過就是個工作人員,不過就是個兼差的GM,工作做不好就將她開除,還有什麼好討論的?有必要花你一整天的時間,在這邊為她的事情煩惱嗎?」

「我不是、我……」

「要是你怕立人那邊不好解釋,由我去跟他說。」

「不是這樣,我不是因為立人……」

「不是立人,那你是在擔心公會其他人嗎?」沒有停歇,焰星緊跟著原因說下,「這點你可以放心,沒有人會去限制朋友玩遊戲,要是貓不想待在零度領域,我們也不會……」

「不是、不是、不是,我不是因為這些事情!」

為了不讓焰星繼續中斷自己的話,為了能清楚表達出自己的想法,遙日加大了音量大吼,語氣中透露出明顯的焦躁不安。

「我、我……雖然我不明白為什麼,可是、可是我就是不希望看到貓消失不見!我不管其他人怎麼想……立人、痞子、紫玥或是你們任何一個人,那些我全部都不在乎,我只是想要跟貓道歉,我不想要她離開!」

遙日大口喘著氣,剛才的那一段話,彷彿是用了他全身的力量爆發出來。

「真難得,你竟然生氣了。」相對於遙日的滿臉怒容,焰星反而是露出笑容。

「對不起,我不應該對你亂發脾氣。」在發洩過後,遙日又拾回了一些理性。

「無所謂,反正我很少看到你有心情起伏的時候,這樣很有趣。」焰星促狹的笑笑,語氣也較先前溫和許多。

「……難道你是故意在捉弄我?」遙日反應性的問道。

「想要解決你的困擾,就回去想想我剛才說的話吧。」沒有回答,焰星只是又重複了一次建議。

「你是說……貓的定位?」

「沒錯,你先確定你對貓是抱持著什麼樣的想法,然後再反過來審查自己,對貓應該要有什麼樣的態度,等一切你都清楚、明白之後,你就會知道問題出在哪裡,然後再去跟貓好好談,瞭解?」

「嗯,我知道了。」

「好了,你該回去休息了。」

送遙日來到門口,目送他離開後,焰星回到工作室,開啟了另外幾個資料檔,那是某兩位玩家的遊戲記錄資料。

在貓的人物被刪除的隔天,焰星就已經察覺狀況不對勁。

據焰星對貓的認識,他知道她不是那種會因為吵架,憤而刪除人物、一走了之的人,然而,這次的情況卻是吵架吵到一半,她隨即下線而且立刻將角色刪除,這完全不符合她的行事作風。

焰星本想直接向她問清楚狀況,卻發現她將所有通訊全數關閉,他知道,貓做出這樣的舉動就是表示,「她現在什麼都不想說、也不想談」。

沒辦法,他只好從旁尋找資料,順帶請立人注意一下貓的狀況。

在尋找線索時,他意外發現,不僅只是貓的人物跟寵物被刪除,她在遊戲中的資料檔也消失了。

一般而言,如果是玩家自己刪除人物,過往的資料也還是會保留在系統主機內,除非是遊戲內部人員進行了刪除動作……

但是,為什麼要這麼做?

為了查清楚狀況,焰星找來了相關人員詢問,經過工程師的說明,焰星這才了解貓「不告而別」的真正原因。

只是,這個原因只是其中的導火線,最大的癥結還是在「那些事情」跟「那個人」上面。

要讓整場鬧劇落幕,就要找出其中的幕後黑手,人選已經有了,只是……還缺了點讓對方坦承的證據。

幸好,為了避免突發狀況發生,遊戲的記錄檔向來都有兩個備份,一個是內部程式人員都可以自行管理的記錄檔,另一個則是高階主管才能碰觸的檔案。

為了釐清整個狀況,焰星將貓以及對方的紀錄檔找了出來,相互交叉比對,將整件事情釐清。

等待一切準備就緒後,就可以將一切揭曉了……

 

幾日後,新戰神公會的人全聚集在商會的VIP室裡,這次的聚會是為了要將近日的紛擾解決。

「你們找我來有事嗎?」夜音黎恩笑的一臉天真。

「最近我們公會出了點事情,相信妳也聽說了。」焰星開門見山的道。

「嗯?你們說的是哪件事情?」夜音黎恩側著頭反問。

「不管是哪一件事情,妳應該都比我了解才是。」焰星回她一個迷人的笑。「畢竟整件事情是妳規劃出來的,不是嗎?」

「你在胡說什麼?」夜音黎恩斂起笑容,彷彿是受到冤枉的反駁:「為什麼要這樣誣賴我?你有證據嗎?有什麼東西能證明是我做的?」

「既然這樣,能不能請妳將前幾天的遊戲記錄檔分享出來,證實妳『什麼都沒做』呢?」焰星反問道。

「不要!」夜音黎恩回的乾脆:「沒有的事就是沒有,我不須要跟你們證明什麼。」

「既然這樣,那就由我來跟大家分享一些東西好了。」

焰星說完這句話之後,一個大型螢幕隨之出現,一段又一段的影像陸續撥放著。

 

某日,韃羅貓跟夜音黎恩來到某間商店,夜音黎恩要她在外頭等候,而她獨自一人進入店裡。

店裡,一群男生熱絡的跟夜音黎恩打招呼。

「黎恩,好久不見,妳這麼急找我們來這裡做什麼?」

「我被人欺負了。」夜音黎恩嘟著嘴,淚光閃閃的說道。

「誰?誰欺負妳?」

「她在外面。」夜音黎恩帶著眾人來到店門口,「看到沒?那個頭上有十字的女生。」

「她對妳做了什麼?」

「她打我,還搶劫我的寶物,那些東西人家找了好久,剛剛見了面又要我給她錢,還要我不准跟別人說……」

「真惡劣!」

「放心,我們幫妳教訓她!」

「你們不要提到我。」夜音黎恩裝出驚恐的模樣,「要是讓她知道我將事情說了出去,她以後一定會繼續找我麻煩……」

「放心,我們不會扯到妳。」

幾個男生怒沖沖的走出店門,留在店裡的夜音黎恩則是得意的竊笑。

 

× × × × ×

 

「……你們在交界的山道那邊埋伏,等我們經過的時候,你們就丟東西攻擊我們,到時候我會對其他人灑昏睡藥,唯一沒有睡的女生就是目標。」

「先付錢吧。」為首的男生伸手道:「先付一半,事成之後再給另一半。」

「沒問題,但是你們不準跟別人說這件事情。」夜音黎恩警告的說道。

「放心。」

在事情談妥後,隔了幾天,夜音黎恩假借解任務的名義,拜託遙日等人跟她一同前往紅土大陸與紫玉天城的交界處。

當韃羅貓抵達會合地點時,夜音黎恩熱絡的招呼她,並遞給她一杯飲料──一杯攙有解除昏睡藥藥效的飲料。

在他們進入交界處不久,一行人隨即遭受到攻擊,浮動部屋延著傾斜的山道滾動。

在一連串的翻滾中,夜音黎恩趁機會朝其他人灑出了昏睡藥,除了事先喝下解藥的韃羅貓跟她自己之外,其他人都陷入了昏睡……

 

影片,到此停止。

「看完了影片,妳有什麼話想說嗎?」焰星反問夜音黎恩。

「那是你胡亂剪接,故意要陷害我的吧!」儘管證據擺在眼前,夜音黎恩依舊不願承認。

「需要我找證人出來嗎?這些影片全是那些幫妳當打手的人提供的。」

「一定是你跟他們串通……」

正當夜音黎恩還想狡辯時,一個嚴肅的沉喝聲截斷了她的話。

「黎恩,妳鬧夠了沒有。」

「皇、皇甫哥?」聽出聲音的主人,夜音黎恩的臉色頓時刷白。

皇甫離火從房間的角落處現身,面色難看的道:「他們已經給了妳台階下,妳還不知道錯,竟然還說出這些亂七八糟的狡辯,難道妳不覺得丟臉嗎?」

「我、我沒……」

「為什麼妳要這麼做?」皇甫離火厲聲質問道:「攻擊黑函、網路上的毀謗留言,找人到賭場鬧事,還有影片上的這些事情,為什麼妳會變成這樣?為什麼妳要做出這些事情……」

「我沒有,這都是他們栽贓的,你不要聽信他們的話。」夜音黎恩驚慌失措的喊道。

「我去找這些人問話的時候,皇甫也在場。」焰星語調平緩的回道。

「我、我……」發現無法再辯解,夜音黎恩這才用委屈的語氣哭喊著:「我也不想這樣啊,可是你跟貓走的那麼近,我怕你會喜歡上她,所以我……」

「所以妳就想辦法將貓逼走,讓她離開遊戲?」紫玥接口說出她的想法。「難道妳以為只要貓不在,皇甫離火就會一直待在妳身邊?他就會喜歡上妳?」

「會!一定會!」夜音黎恩執著而堅定的嚷道:「我相信皇甫哥會喜歡上我,我知道他最後一定會喜歡我!」

見到她這模樣,眾人無奈的互望了眼。

「黎恩,我想有些事情,我必須要跟妳說清楚。」皇甫離火臉色沉重的道:「我跟貓只是朋友,對她並沒有其他的想法……我也一直都將妳當成妹妹,所以……」

「不,不是這樣!」夜音黎恩完全無法接受這樣的說法:「你對我那麼好,怎麼可能只是……」

「真的很抱歉,我對妳真的沒有其他的感情。」

「你怎麼可以這樣說,你怎麼可以……」夜音黎恩滿臉淚水的泣訴,「我討厭你、我恨你!總有一天,我要你因為放棄我而後悔!」

說完這句話,夜音黎恩隨即下線離開。

「黎恩她……好可憐。」大概是因為同為單戀別人的一方,月雪櫻對於夜音黎恩的狀況,有著感同身受的同情。

雖然夜音黎恩的行徑很偏激、很令人生氣,但,只要一想到她的立場,以及她做出這些事情的動機,就又讓人覺得她……可憐、可悲。

「她太傻,也太不了解愛情。」紫玥搖頭回道:「感情不是單方面說了就算,也不是一廂情願的付出就可以,對方對自己很好又如何,誰說只有對待情人才能溫柔體貼?我對可愛的動物、小孩也很溫柔、很貼心啊,難道那些動物是我的情人?」

「這應該不是這樣說的吧……」對於這樣的比喻,月雪櫻只能尷尬的笑笑。

「我只是打個比方,不覺得這個比喻清楚而明顯嗎?」紫玥朝她回了個甜笑,「我是覺得,她已經坦然面對了自己的感情,也向對方表白了,然後對方也給了她明確的回覆,雖然結果不完美,可是這也是一種結局啊,就算當不成情人,當朋友難道就不行?為什麼要執著在那個名分上?」

「……」紫玥的話,讓月雪櫻不知該怎麼回答。

「那是因為她不知道給自己留退路。」非凡子說出了自己的看法:「有些人認為,喜歡上對方就是要跟對方成為男女朋友,要不然就什麼都不是,我倒是覺得如果能將喜歡的這份心情轉換一下,將想法放寬一點,跟對方成為朋友與情侶以外的關係,這樣也不錯……」

「朋友與情侶以外?那是什麼?」月雪櫻不解的反問。

「這個其實有點難以解釋,」非凡子有些為難的笑笑,「簡單來說,其實就是將喜歡的心變得單純,跟對方相處的時候,想要對她好就對她好,不會去介意太多外在的事情,但是也不逾越了友情的界線,跟對方的一切往來都是無條件、無負擔、無所求,也沒有所謂的性別與外在身分拘束……」

「這聽起來好像……很難。」月雪櫻有些苦惱的皺眉。

「是啊,這真是很難。」非凡子點頭笑著。「因為這是一種『放下』,人最難做到的事情,就是改變自己的心,放下喜歡而且想要得到的東西。」

「……」月雪櫻因為這段談話陷入了苦思。

「抱歉,給你們帶來這麼多困擾,」皇甫離火滿臉歉意的陪罪道:「如果我早點發現的話,貓也不會因為這樣離開……」

「不,不是你的關係,是我。」遙日搖頭插嘴道:「貓是因為我才會離開。」

「因為你?」

遙日的這句自白,讓在場的人感到訝異不已。

在遙日還沒說出這件事情之前,他們也對這件事情進行過諸多揣測,不過因為沒有聯繫上韃羅貓,所以一切也只是猜測,但,現在既然遙日主動出面「自首」了,那他們當然非要問個清楚明白不可。

「遙日,這到底是怎麼回事?你說清楚。」紫玥追問著。

「貓是因為生我的氣,所以才會刪除人物離開……」提起此事,遙日就滿心的愧疚。

「不,那件事情不是你的錯。」焰星糾正的反駁道:「雖然貓遲遲不回到遊戲有可能是因為生氣,不過貓不是因為你而刪除人物。」

「等等、等等。」痞子殺手插嘴嚷著,「現在是什麼情況?為什麼你一下子說貓是因為遙日而不回遊戲,一下子又說貓不是因為他刪除人物?」

「焰星,你將這兩件事情解釋清楚。」絕對殺戮催促的開口。

「我會跟你們解釋明白。」焰星回了個苦笑。

他本來就打算要將這整件事情說清楚,不過在他原有的計畫中,參加這場說明的人可沒有這麼多人啊……

「我先讓大家看一段紀錄檔,在這之後我會進行解釋,在聽完說明之前,大家不要太過衝動。」

稍作提醒之後,尚未收起的螢幕上隨即播放出另一個記錄檔,那是在貓離開遊戲之前的片段。

 

「嘎啦啦,主人、主人……」被對方抓住的暴雷,用痛苦萬分的語調喊道。

「要是想救妳的寵物,妳就給我乖一點。」

「我再說一次,放開暴雷。」

在她說話的時候,旁人拾起木棍朝她打去,直接擊中了她的頭部,她也在這樣的攻擊中倒在泥漿裡。

「嘎!主人!主人!不可以欺負我主人!」暴雷生氣的咬了對方的手。

「痛!你這個死傢伙!」

對方將暴雷往地上一砸,發狠的凌虐它。

「住手!」

韃羅貓才想要起身制止,背後卻又遭到一擊,讓她整個人倒回了泥漿裡,她額上的血跟噴濺到臉上的泥巴混合成深色的污物。

 

觀看影片的眾人,在看到這裡時,全都握緊拳頭,臉上是怒不可抑的神情。

影片繼續進行。

 

在韃羅貓展開反擊後,那些人立刻潰不成軍、慘叫連連。

「你們這些人……不值得饒恕。」

才準備要再次揮劍,她的手卻被隨後趕到的遙日給抓住。

「貓,妳在做什麼!」

「救命!求求你,救救我們!」

「這到底是怎麼回事?為什麼妳要攻擊他們?」遙日厲聲問道。

「是她!都是她!她攻擊我們!」

「我、我們經過這邊,看到路邊有一個奇怪的圓球,一時好奇就過去看看,結果她突然從裡面跑出來,然、然後就開始胡亂打人!」

在對方胡亂誣賴的指控下,遙日則是偏向為對方說話,韃羅貓的反駁顯得極為無奈。

「我本來也不想跟他們打,要不是他們挾持暴雷用它威脅我,而且還殺了它,我也不會……」

韃羅貓做出了最後的解釋,只是,這樣的解釋依舊沒有被採信。

面對這樣的情況,韃羅貓臉上的笑容透著無奈與失望,自她前額頭髮滑落的雨水,滑過眼角和臉龐,讓人頓時產生一種錯覺,彷彿那就是她的淚水。

「遙日,你,真的讓我很失望,非常、非常失望。」

「貓?」

「我不想再跟你在一起,我們……『分手』吧。」

「貓,不要這樣,這只是一場誤會,不用搞到這種地步啊!」

「嘎啦啦,主人跟遙日不要吵架,不要──」

就在此時,暴雷化成一道白光消失了,下一秒,韃羅貓也跟著消失。

 

在影片終止時,眾人陷入一陣寂靜,剛才的影像深深刻印在他們的腦中,揮之不去。

在這樣緊繃、沉悶的氣氛中,天神樂是第一個打破這份沉默的人。

「你……算什麼男朋友?」他語氣冰冷的質問:「既然你是貓的男朋友,你就應該要保護她、袒護她,為什麼卻反過來相信別人?你這樣算什麼啊!」

天神樂一個箭步衝上前,揪著遙日的衣領,發狠的揍了他幾拳。

「阿神,不要!」月雪櫻發出驚恐的尖叫。

「住手,不要這樣。」

其他人迅速衝上前攔阻,場面頓時亂成一團。

「夠了。」絕對殺戮一把將兩人拉開,拉布拉跟鐵色狂想合力將天神樂架到一旁。

「冷靜一點。」痞子殺手安撫的笑道:「年輕人,做事不要這麼衝動。」

「這怎麼能冷靜!」天神樂怒沖沖的罵道:「他竟然用這種態度……你們怎麼能夠這麼冷靜?」

「……」被指責的遙日只是不發一語的低著頭,他的唇角因為剛才的混亂滲出血絲。

「剛才焰星不是已經事先提醒了嗎?」黑戰士往焰星的方向瞄了眼,「等看完影片之後,才要繼續要跟我們說明,等他說完了再做回應也不遲。」

「兄弟啊。」痞子殺手拍了下他的肩膀「就算要殺人,也是要先讓對方說出遺言啊。」

看著這樣的情況,焰星無奈的嘆了口氣。

就是因為會有這種衝突發生,所以他才不想有這麼多的「觀眾」在場啊。

「我想要說的第一件事情是……貓跟遙日並不是真正的情侶。」

這樣的發言,引起部分的人驚訝,而另一部分的人──也就是戰神的幾位伙伴,卻依舊是一派鎮定、若無其事的模樣。

「嘖,就算你們已經猜到了,好歹也裝出一些訝異的表情讓我欣賞一下吧?」焰星有些苦悶的埋怨道。

「你們……都知道?」遙日反過來感到訝異,「是貓跟你們說的嗎?」

「這種事情很容易察覺吧?」紫玥不以為然的回道:「才一段時間不見,她就馬上交了個男朋友,還在我們面前表現出親暱的模樣,這根本就不像她。」

「沒錯、沒錯!」痞子殺手不斷點頭附和,「而且你們兩個的互動非常奇怪,一點都不自然,有些時候就像是刻意裝出來的一樣。」

「焰星,這就是你所謂的理由?」絕對殺戮質疑的反問。

「這根本不能算是解釋!」天神樂餘氣未消的罵道:「就算不是情侶,站在朋友的立場也該信任對方,你以為用這個當作理由,我們就可以不去在意遙日的行為?」

「我已經說過了,貓不是因為遙日才離開,那影片就是證據啊。」焰星滿臉無辜的反問:「難道你們沒有注意到暴雷突然消失,然後貓也跟著消失?」

「是又怎樣,這能代表什麼?」天神樂沒好氣的回道。

「這代表,貓的人物不是她自己刪除的。」焰星說出了另一件事。「我已經去問過了,因為貓的人物出現狀況,所以零度的系統工程師將她的人物刪除,要進行詳細的檢查……」

「貓的人物出現問題?」聽到這件事情,遙日隨即瞪大雙眼。

本來還想繼續追問,可是當他接觸到焰星的「提醒」視線後,他會意的止了口。

「這是真的嗎?」

「你該不會是為了要袒護遙日,所以……」

「我從不袒護任何人。」焰星語氣果決的回道:「要是不相信,你們可以去問貓。」

「怎麼問?」紫玥沒好氣的白他一眼。「現在全都聯絡不上她,你要我們去哪裡問?」

「貓她現在在幫她哥哥整理資料,過段時間才會上線。」焰星語帶保證的說道:「等她回遊戲之後你們就可以問了。」

「你說的……是真的?」

眾人對此還是感到些許懷疑。

「喂、喂,你們是怎麼了?我為了查出這些事情忙的焦頭爛額,你們卻不相信我?」焰星頭疼的揉著太陽穴,滿是委屈的說道:「怎麼現在大家疑心病變得這麼重啊?」

「那貓什麼時候回來?」天神樂緊接著追問。

「這個問題你們問錯人了吧?你們應該去問她。」焰星朝他們攤手回道:「她什麼時候忙完、什麼時候有空、什麼時候想上線,全看她的心情,反正她一定會回來的啦!」

就在半哄半騙之下,眾人這才相信的離去,焰星這時也才鬆了口氣,趕緊離開遊戲,下線休息。

 

晚點要去找貓,跟她「串供」一下。焰星暗暗提醒著自己。

要是沒有先「知會」貓一聲,到時候他們真的跑去問她原因,那自己恐怕會被其他人剝掉一層皮,不,也許會是連肉跟骨頭都啃掉……

其實,焰星剛才對大家說的話也不算撒謊,他只是小小「扭轉」了一些東西。

貓跟遙日是假情侶,真的。

貓的人物被刪除,是真的。

貓在幫哥哥的忙,也是真的。

只是……貓在生遙日的氣,更是千真萬確。

不過,為了遙日的小命著想,他可不能說出「貓是因為跟遙日鬧翻了,所以遲遲不想回遊戲來」。

要是這麼一說,遙日恐怕就不是捱個幾拳就能夠脫身吶~~

才這樣想著,光學螢幕上就出現了遙日的身影。

「焰星,你剛剛說貓的人物是被刪除的?為什麼?」

好傢伙,你不能讓我喘口氣、休息一下嗎?焰星無奈的翻翻白眼。

「我聽工程師說,貓的人物出現bug,因為無法解決,所以就只能將她的人物刪除……」

bug?」遙日思索了一下,「是跟之前的情況一樣嗎?」

「之前?什麼之前?」焰星腦中毫無任何頭緒。

「就是我之前在進行遊戲檢測時,不是也發生過這樣的事情嗎?那時候貓不知道為什麼跑到未開放的區域中。」

「喔!對,我想起來了。」焰星恍然大悟的拍手。「我不確定是不是這樣的狀況,不過可以從這方面著手去查。」

「這件事情讓我來處理吧。」遙日自告奮勇的說道。

「嗯。」焰星點頭回應了聲,思索了會,又跟著補充的建議著,「查出問題之後,如果可以將貓的人物復原,那是最好不過了,貓她這個人啊,雖然表面上看起來很堅強、很像男生,可是她卻又很重感情,不管是對於她身邊的人、她配戴在身邊的東西,她全都很重視,所以,你儘量想辦法讓一切恢復原狀……」

「難怪那時候她會那麼生氣……」

聽到焰星這樣的說詞,遙日若有所思的喃喃自語。

這段話讓他想起了當時貓對他的質問。

「如果暴雷的程式突然發生錯誤的狀況,你一定會毫不考慮的將它刪除,對吧?」

那時候,貓應該是希望我回答「不會」吧?遙日暗暗猜想著。

只是……有些事情真的是無可奈何的啊,他能做的也只是盡可能將狀況解決。

「對了,遙日,你將定位的問題釐清了嗎?」焰星追問道。

「嗯,我已經全想清楚了。」

「那就加油吧。」

 

結束跟焰星的通話之後,遙日立刻著手進行相關調查。

貓上次的那個記錄檔應該還在……遙日在各個資料夾中找尋著。

在他們將貓帶離未開放區域時,他們將她在遊戲主機中的檔案刪除,但是在刪除之前,他們各自在自己的電腦中保留了一份。

如果能找出最初的檔案重新檢查,應該可以查出一些蛛絲馬跡,對了,她現在的記錄檔也需要一併檢查……

為了查出問題點,遙日整整忙了兩天兩夜沒有闔眼,除了最初的資料之外,他甚至還查了當時負責幫忙貓創建角色的人員,最後,終於讓他找到了bug的形成原因。

Bug是出自於暴雷,因為當初身為解答精靈的暴雷進入時,解答精靈的程式跟當時系統主機的更新程式產生干擾,導致它發生異常。

所以貓的人物其實不用刪除,只要將暴雷刪除就可以……

一想到這裡,遙日本來想要立刻著手進行人物的重建,只是他卻又遲疑的停住了。

「什麼叫做『不過就是一隻寵物』?就因為它是寵物、因為它是程式,所以消失了也無所謂,是這樣嗎?」

並不是無所謂,只是這也是沒有辦法的事情啊。遙日苦惱的皺眉。

這一猶豫,就讓他足足沉思了大半天,期間,他不斷思考著有沒有兩全其美的辦法。

如果將暴雷正常的程式,轉移到別的寵物裡面,這樣應該可以行的通,可是……外表改變的暴雷,貓會接受嗎?

猶豫了許久,拿不定主意的他,乾脆跑去詢問立人的意見。

「立人,問你一個問題。」

「唔?你是……遙日?」癱在床上的立人,睡眼惺忪的望著他。「老大啊,現在是凌晨四點多,你會不會太早起了?」

沒有理會立人的質疑,遙日興奮的說道:「立人,我找到造成貓成為bug的原因了,是暴雷、but出在暴雷身上。」

「唔,好、很好,你繼續加油吧。」立人含糊的回應著。

「我現在想要將暴雷的程式轉移到其他寵物中,可是又擔心貓不喜歡這樣的暴雷,你覺得呢?你覺得貓會同意我這麼做嗎?」

「……如果你讓我睡覺,我就同意。」立人用著毫無力氣的語調回道。

「我不是要你同意,我是要知道貓會不會不高興。」

「天啊,你什麼時候成為看我家妹子臉色行動的寵物了?」立人大感無奈的捶著枕頭埋怨。

「我說的是她的寵物暴雷,不是我。」

「我看已經差不多了。」立人小聲的咕嚷著。

「什麼?」

「沒。」不想再繼續說下去,立人飛快換了個話題。「遙日,我問你,你將玻璃杯裡的水倒入馬克杯之後,放在馬克杯裡的水還是水嗎?」

「當然是啊。」

「那就是啦!不過是外表改了,那隻寵物的記憶體還是暴雷啊,我家老妹怎麼可能因為它的外型改變就討厭它?」

「我明白了,那我這就去進行轉換。」

「欸……遙日,等等。」在遙日結束通話前,立人又叫住了他。「雖然我剛剛是這麼說,不過,你找寵物的時候還是要找好看一點,不要找一些又醜又怪的東西給她。」

「好。」

因為立人的建議,遙日又用了數個小時的時間,在檔案裡頭找尋合適的寵物。

貓會喜歡什麼樣的寵物?

兔子?

不行,不夠有氣勢。

獅子?

有氣勢,可是不夠特別。

鱷魚?

不,它摸起來的觸感不好。

狗?

不,太普通了。

想了很久,挑了近百隻寵物,遙日還是找不到合適的種類。

正當遙日又想要再度騷擾立人,向他徵詢意見時,他的腦中突然閃過一個影像。

對了!貓曾經說過「它」很可愛!如果是「它」,貓應該會喜歡……

決定目標後,遙日立刻將程式進行轉換。

當他將一切都完成之後,連著幾天沒有闔眼的他,總算心滿意足的躺到床上。

接下來就是等貓上線、跟她將事情解釋清楚……

可是要是她上線的時候我剛好不在,或者她不想跟我說話,那該怎麼辦?

用留言的方式好了,在官網或者公會裡頭留言,她就會看到了。

對了,在這之前,要先讓她知道角色跟暴雷已經恢復了。

腦中一邊想著種種事情,遙日一邊慢慢陷入熟睡,他滿心期待著當他醒來的時候,貓已經重新回到遊戲中,並且願意聽他說出他想說的話……

 

 

 

    全站熱搜

    貓邏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7)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