次日一早,我抱著忐忑不安的心情登入遊戲。

今天就是人物要被刪除的日子,不曉得他們刪了沒……

在等待登入遊戲的時間中,我的心情一直七上八下、充滿擔憂,在我順利登入遊戲之後,這才稍微鬆了一口氣。

也許他們要過了今天才會刪掉吧?我猜測的想著。

上線不久,我隨即收到了來自夜音黎恩的密語。

『貓,我接了一個團隊任務,現在還差一個人,妳可不可以幫幫我?』

『……』這樣的邀約讓我沉默了。

要婉拒,還是要答應呢?

我跟夜音黎恩之間的相處,始終都不算融洽,對於她的作為,雖然不到厭惡,但也不會讓我有想要接近她、當她朋友的想法,只是,這點負面情緒也不至於讓我在她向我求助時,惡劣的不願出手幫忙……

就是因為心情處於中間的模糊地帶,導致我無法斷然做出決定。

『貓,拜託、拜託,我知道以前我對妳的態度不是很好,可是這個任務對我真的很重要,現在就差一個人,我認識的一些朋友又還沒有上線,我真的找不到人幫忙……』

『……好吧,我這就過去。』經不住她的懇求,我還是答應了。

『太好了,謝謝囉!我們現在在痞子殺手的商會裡補充裝備……』

『嗯,我馬上到。』

當我傳輸到商會時,發現遙日跟月雪櫻也同在那裡。

原本正在跟遙日開心談笑的月雪櫻,在見到我時神色顯得有些尷尬,而遙日則是開心的朝我走來。

「貓,妳怎麼來了?」

「夜音黎恩說要解任務,少一個人幫忙,我就過來幫她了。」

「貓,真是非常感謝妳~~來,這杯飲料請妳喝。」夜音黎恩將一個小杯子遞給我。「我還要再買一些東西,妳先等一下,我買好之後就馬上出發。」

「好。」

我一口將飲料喝乾,同時,心裡也開始為自己的參與感到後悔。

也許我不應該來的,如果我沒有出現在這裡,小櫻跟遙日應該就能更愉快的相處……

昨天聽到月雪櫻的想法之後,我真是很同情她、也很想幫她,只是苦無機會。

現在,就算我現在想離開,也已經來不及了。

等待夜音黎恩採購完畢後,遙日隨即叫出浮動部屋,載著眾人前往任務的目的地──紅土大陸與紫玉天城的交界處。

當我們越過紫玉天城,進入與紅土大陸的交界處時,天色突然轉暗,厚重的烏雲將天空遮蔽,雨水綿密不斷的落下,大雨讓四周景物變成灰濛濛的一片。

交界處呈現一片荒蕪的狀態,一眼望去,只見到處充滿奇怪的大坑洞,有些坑洞裡頭還會冒出陣陣白煙,雨水讓整個地面成了泥濘一片……

在這樣的雨勢中行走了一會,我們來到一座奇怪的高山底下,這座山像是被人從中剖成了兩半,硬生生開出中間的一條山路讓人行走。

山路的路面還算寬敞,大約有兩條街道合併的寬度,路面並不是平坦的水平線,而是往下略帶傾斜的斜坡。

在山道裡頭往左右兩邊打量,只見赤紅色的壁面平滑無比,且極度陡峭,抬頭往上觀看時,遼闊的天空被兩側山壁裁剪成了一線天。

「欸?那是什麼?」

在我抬頭往上觀看時,突然見到有幾個黑點迅速落下。

還沒來得及反應,那物體已經在浮動部屋周圍砸下,同時也激起一陣泥水與污泥,其中一、兩個物體還砸中了浮動部屋,造成浮動部屋嚴重的晃動,毫無提防的我們,頓時摔的東倒西歪。

「這是怎麼回事?怎麼突然有東西砸我們?」月雪櫻趴在地上,難受的嚷著。

「這裡有落石嗎?」我質疑的問著。

「我們遭到攻擊了?」夜音黎恩驚慌的喊道。

「在調查之前,還是先離開這裡再說!」遙日勉強撐住身子,準備對浮動部屋下達命令。

就在這時,一抹幽香從鼻尖飄過,還沒來得及注意,浮動部屋像是撞擊到了地面,並在地上持續不停的滾動,在一陣天旋地轉的晃動中,我們幾個摔的頭暈目眩、分不清楚東南西北。

好不容易浮動部屋停止滾動,我強忍著身上的疼痛與暈眩感起身。

「你們……沒事吧?」

我的問句得不到任何回應,仔細一打量,發現他們三人已經全暈了過去。

「欸,醒醒,遙日、小櫻、黎恩……你們快醒醒。」

然而,不管我怎麼搖晃他們的身體,不管怎麼叫喚他們的名字,他們仍是一動也不動,沒有任何回應。

「怎麼會這樣?遊戲中有昏迷的設定嗎?」我百思不解的皺眉。

沒有多餘的時間可以思考,浮動部屋外頭傳來了撞擊聲,像是有人想要硬闖進來。

「碰!碰!碰!碰……」

透過螢幕往外望去,發現外頭有一群人手拿武器,不斷敲擊浮動部屋的外壁,滂沱的雨勢干擾了視線,讓人瞧不清他們的樣貌。

「這群人是怎麼回事?」

為了預防萬一,我先將暴雷叫了出來,如此一來,要是我被對方給殺了,至少還有它幫我復活。

開了門,我先是對外轟出一顆氣功彈將那群人逼開。

「你們是誰?為什麼要攻擊我們!」擋在浮動部屋前方,我厲聲質問著。

「我們是強盜!」為首的男生笑道:「攻擊你們當然就是為了要搶劫啊!」

「嘎啦啦!壞人!他們是壞人!」暴雷警戒的發出雷電,打算隨時出手攻擊。

「喲?想打嗎?就憑妳一個人也想打贏我們?」

「識相的就自己將東西交出來,不要說我們沒給妳機會。」

我揚起一抹笑,順帶將複合劍盾從倉庫中拿出,學著他們的口氣說道。

「不要說我沒給你們機會,要逃的快逃,不然等一下可就走不了了。」

「真是個囂張的傢伙……」對方嗤之以鼻的回了一個惡笑,起手一揮,命令道。

「兄弟們,殺!」

雨勢如同要為這場戰鬥助興般的加大,一群人迅速將我團團包圍,舉著各自的武器,發狠的朝我攻來。

剛閃過戰戟的偷襲、下一刻就來了大刀刺擊,才將腳下纏身的魔法藤蔓斬斷,上方就來了一張大網,側身從上下夾擊的縫隙逃離,還沒起身,一條長鞭跟著甩來。

「啪、啪、啪……」

一連幾聲清脆的鞭響,讓我狼狽的在泥濘中閃避,鞭子從地上帶起了泥巴,連同雨水雜混,而後又甩進了黏稠的泥漿中。

在另一把斧頭朝我的頭部劈下時,我快速從地面挺身躍起,平劍一揮、一砍,一條臂膀以及一顆人頭落地。

在這種人多勢眾的時刻,只有我一個人的確是顯得勢單力薄,既然要打的精采,那當然也要多些人助勢。

「靈魂˙脫離!」

我使出了分身術,眨眼間,十多個分身隨之出現。幾枚暗器趁機從旁偷襲,正巧被我其中一名分身擋下。

「呼,真是好險。」

要是時機一個沒抓好,我的身上可能就要多出幾個傷口了。

在分身出現後,勝利也就立刻有了分曉,對方的人馬在瞬間潰敗,幾乎全成了亡靈。

「差不多該結束了。」我朝剩餘的幾人走去。

「妳、妳不要過來!」那些人在我逼近的同時連連後退。

「剛才我已經要你們離開了,你們偏不聽,既然要打,那當然是要有頭有尾囉!」我笑嘻嘻的望著他們,故意恐嚇他們。

發覺我沒有罷手的想法,幾個人互看了眼,似乎有點不知所措。

真是笨,不會直接丟出移動符咒逃跑,或者下線離開嗎?

看到他們這麼不知變通,真是讓我感到極為無奈,才正打算收手離開,身旁的暴雷卻突然爆出一聲慘叫。

「嘎──放手!放手!」

迅速回頭一看,發現暴雷被一個獸族男生抓在手上,對方強大的手勁將暴雷抓成扭曲狀,手指深深陷入它的身體。

「嘿嘿,我們從地獄回來了。」除了那名獸族男生之外,其他人也紛紛現身。

「嘎啦啦,主人、主人……」暴雷用痛苦萬分的語調朝我嚷著。

「放開暴雷。」我厲聲的命令道。

「嘖嘖,妳還真兇啊,要是我說我不放,那妳又要怎樣啊?」

對方用著挑釁的笑容回道,他抓住暴雷的手更是故意掐緊。

「嘎、嘎嘎──」暴雷當下痛的大叫。

「你這傢伙……」

我才往前踏出了一步,對方隨即將一把短刀架在暴雷面前。

「要是想救妳的寵物,妳就給我乖一點。」

「我再說一次,放開暴雷。」我忍著怒氣,咬牙切齒的道。

「碰!」

冷不防的,旁邊突然有人一棍子打來,直接擊中了我的頭部,在一陣天旋地轉、難忍的痛楚中,我無力的跪倒在地,殷紅的血沿著臉頰流下,滴入泥水中。

「嘎!主人!主人!」見到我受傷,暴雷生氣的大叫:「不可以欺負我主人!」

在對方沒有留意的時候,暴雷張口咬住了對方的手。

「痛!你這個死傢伙!」

對方抓著暴雷狠狠的往地上一砸,同時起腳狠狠踩了它好幾下。

「住手!」

我才想要起身,背上再度遭受重擊,讓我整個人又倒回泥濘的土裡。

暴雷在發出幾聲慘叫後,隨即沒了聲音,瞧見暴雷已經沒了聲音,對方才像是踢足球一樣,將它踢到我身邊。

「吶!還妳。」對方嘻皮笑臉的道。

「嘎……主人,暴雷好痛、好痛。」化成幽靈的它,滿臉淚水的對我喊疼。

見到暴雷這模樣,心痛挾帶著怒氣竄上我的胸口。

「等一下,我馬上幫你復活。」我從倉庫中拿出還魂符為它復活。

「幹嘛復活呢?反正妳等一下也要跟它一起死。」

說著,對方舉高了木棍,準備再一棒子朝我打下。只可惜,在木棍落下之前,對方的人頭就已經先一步落地了。

隨手將長劍上的鮮血甩開,我沉聲對暴雷說道:「暴雷,他們被我殺死以後,你一定要馬上替他們復活。」

「嘎啦啦,好。」暴雷隨即對被我斬下腦袋的人施展復活術。

「妳……」重新活過來的人,不解的望著我。

下一刻,我的長劍貫穿了對方的胸口,讓他再度嘗到死亡的滋味。

「嘎啦啦,復活、復活!」暴雷再度施展了復活術。

有了之前的經驗,對方一活過來就隨即跑遠。

「現在,該是我們算帳的時候了。」我冷眼望著對方。

用著五秒斬斷一手一腳,二十秒一顆人頭的速度,我展開了大屠殺。

雨勢依然下的猛烈,但,儘管雨水沖刷的力道再大,也無法將濃郁的鮮血沖淡,殷紅的血隨著水流蔓延成紅河,也將我們腳下的土地給染了色。

眼前這個人被我殺過了幾次?七次?十次?好像……數不清了吶……

雖然覺得累了,可是我卻沒有停下來的想法,心底的那股火燄依舊熊熊燃燒著,彷彿有人不斷在我耳邊叨唸。

殺,再殺……

於是,我聽從這樣的指令,一次次的揮劍、一次次的進攻,儘管其中有人想要使出各種手段逃跑,我也沒有給他們任何逃離的機會。

到了最後,那些人索性也不躲了、不打了,只是癱跪在地上求饒。

「求、求求妳,饒了我們吧!求求妳……」

「我們知道錯了,請妳放過我們。」

「饒?」我聽見了我的輕笑。「你們這些人……不值得饒恕。」

才準備要再次揮劍,手卻被人給抓住了。

「貓,妳在做什麼!」遙日憤怒的臉出現在我面前。

「救命!求求你,救救我們!」

見到救星出現,那群人連滾帶爬的窩到他的腳邊。

「這到底是怎麼回事?為什麼妳要攻擊他們?」遙日厲聲質問著。

「……」沒有回答,我只是定定的望著對方。

「天啊!這、這裡好恐怖!」夜音黎恩跟月雪櫻隨後趕到。

「這裡……到底是怎麼了?」

「欸,你們是誰?為什麼會在這邊?」夜音黎恩走到對方身邊詢問著。

「我、我們……」他們滿臉惶恐的望向夜音黎恩,而後又轉頭看著我。

「不要緊張,我們不會對你們怎麼樣,有事情就好好說清楚。」夜音黎恩放軟聲調,安撫的說道。

像是有了勇氣,其中一人指著我大喊。

「是她!都是她!她攻擊我們!」

「欸?貓攻擊你們?無緣無故,貓為什麼要攻擊你們?」月雪櫻訝異的反問。

「是啊,你們要將事情原因說清楚,」夜音黎恩催促的追問:「為什麼貓會無緣無故攻擊你們?」

「我、我們經過這邊,看到路邊有一個奇怪的圓球,一時好奇就過去看看,結果她突然從裡面跑出來,然、然後就開始胡亂打人!」

「她一直說是我們攻擊你們,可是我、我們什麼都沒做啊!」

「對啊,我們一直跟她解釋,可是她什麼都不聽!」

聽到這種指黑為白的說法,我真是有點哭笑不得。

「這明明就是你們設下的陷阱,你們用亂石打我們的交通工具,想要趁機進行搶劫。」

「貓,這可能是個誤會。」遙日皺眉的說道:「不管怎麼樣,妳……」

「都不應該出手傷人,對吧?」我接著遙日的話說下,心底有著極深的無奈。

在他開口之前,我就已經知道他會對我說出哪些話,然而,我竟然還是抱持希望,希望遙日會站在我這邊,希望他會相信我。

真可笑,我還真是愚蠢啊……我揚起一抹苦澀的笑。

「我本來也不想跟他們打,」忍著心中的失落,我說出引起這場架最重要的原因:「要不是他們挾持暴雷用它威脅我,而且還殺了它,我也不會……」

「那是不小心的!」對方隨即有了辯解之詞:「妳家的寵物突然胡亂攻擊我,我們當然要反擊啊!」

「暴雷才沒有攻擊你們!從頭至尾都沒有!」聽到他們連暴雷也誣賴了,我原本壓下的怒氣再度上揚。

本想要衝上前跟他們理論,但我的手臂卻讓遙日一把揪住。

「就算暴雷不小心被殺死了,妳也用不著對他們動手啊!不過是一隻寵物,就算死了……」

「什麼叫做『不過就是一隻寵物』?」這種豪不在乎的說法,讓我感到心口被人刺了一針。

「就因為它是寵物、因為它是程式,所以消失了也無所謂,是這樣嗎?」

我逼近他質問著。

「貓,妳幹嘛突然發這麼大的脾氣?」遙日一臉困惑的反問:「為什麼妳要這麼激動?」

「是啊,你根本什麼都不懂、什麼都不明白、什麼都不知道……」我退開了幾步,深沉的無奈感襲捲了我。

「貓,妳到底在說什麼?」遙日追問著。

「如果暴雷的程式突然發生錯誤的狀況,你一定會毫不考慮的將它刪除,對吧?」我舉出最直接、最實際的例子問道。

「要看情況,如果可以修復的話就會採取修復。」

「如果不能呢?」

「那就會將它刪除。」

果然,他跟那些系統工程師都是一樣的。

遙日的回答雖然早在我預料之中,但是,聽到時還是會讓人心痛啊……

儘管如此,我卻還是笑著的,我用一抹極淺、極淡的笑容面對遙日。

「跟你認識這麼長的一段時間,你總是將事情分的很清楚,工作就是工作、機器就是機器,就算暴雷跟你再親密,你也只會將它當成是一個程式……如果今天問題發生在我身上,你也會毫不考慮的將我刪除,對吧?」

「貓,妳在胡說什麼?妳是個玩家,又不是程式。」似乎是覺得我在開玩笑,遙日因為這個奇怪的說法笑了。

「的確,我不是程式,在你的邏輯思考中,這項假設是不成立的。」我點頭回應著他。

「換個方式說好了,如果今天我登上了遊戲的黑名單,必須將我的帳號凍結或刪除,你也還是會這麼做對吧?」

「……」這問題讓遙日斂起笑容、沉默了,而這份反應也就代表了他的默認。

我能說什麼呢?這樣的回答、這樣的他,真是令人心寒啊……

「遙日,你,真的讓我很失望,非常、非常的失望。」我用一種極輕的語氣,說出極重的話。

「貓?」

「我不想再跟你在一起,我們……『分手』吧。」

雖然不是情侶,不過在這種眾目睽睽的時刻,我似乎也只能這麼說。

「呃……」

「貓,不要這樣,這只是一場誤會,不用到分手這種地步啊!」一直安靜聆聽的月雪櫻,著急的對我喊道。

「是啊,貓,不要將情況搞得這麼糟,而且你們是同一個公會的人,這樣以後見面會尷尬啊!」夜音黎恩幫腔的道:「再說,你們公會現在不是面臨很多狀況嗎?有人放黑函中傷、還有人跑去商會鬧事,如果現在妳跟遙日又發生爭執……其他人也會覺得很困擾吧?」

「嘎啦啦,主人跟遙日不要吵架,不要──」

暴雷才想飛上前勸阻,卻在飛到一半時化成白光消失了。

「呃?」

訝異的望著面前的狀況,還沒來得及開口詢問,我的面前跟著呈現一片漆黑。

 

「系統通知,您的人物出現狀況,系統工程師已經進行刪除,請您重新創立角色,有任何問題請詢問服務人員……」

被刪除了嗎?

躺在遊戲蛋裡,聽著系統傳來的通知,我沒有立刻離開遊戲蛋,而是繼續待在裡頭休息。

這樣也好,反正我不在了,小櫻就可以試著跟遙日表白,夜音黎恩也不會將我當成她跟皇甫離火的障礙,那些工程師也可以鬆一口氣……

瞧,光是我一個人消失,就能幫助那麼多人呢!想到這裡,我輕聲的笑了。

就這樣吧,暫時讓自己靜一靜,這樣也不錯……

反正我也覺得累了。

好累,真的好累……

閉上眼睛,一顆滾燙的淚水從我眼角滾落。

 

 

    全站熱搜

    貓邏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6)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