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跟格鬥天丸一前一後步上比賽場地,在我們兩人豋場後,觀眾的鼓譟聲也越發激烈。

不同於之前幾次的場景,決鬥場出現另一種新的佈置。

一艘大型的海盜船出現在半空,在海盜船出現後,地面湧現出大量的海水,水流並沒有溢出比賽場外,而是像被無形的圍牆框住一般,全部被侷限在場地裡頭,形成一個方形的海面。

是要我們到海盜船上去嗎?發覺水已經淹至小腿位置,我連忙跳至船上,當我在船帆桿上站定時,格鬥天丸也跟著現身在甲板。

「開始吧!」

他朝我提醒了聲,在他的手腕處立即出現兩個光環,出手一揮,那光環就朝我衝來,在我跳開閃避的同時,那兩道光環精準而輕鬆的將船帆桿切成數段。

我才剛自空中落地,眼角鱉見一道光束射來,看不清楚物體的模樣,僅只是憑藉身體的反射動作做出閃躲,往後跳了幾跳,快速拉出一個安全距離。

站穩腳步後,定眼一看,格鬥天丸的右手出現一把發著強光、呈現半透明狀的長劍,左手則是拿著一面鑲著人頭浮雕的盾牌。

那個圖案怎麼……好眼熟?看著盾牌上的女人頭像,我狐疑的猜想著。

女人的雙眼閉著,頭髮像編成一條條的辮子,蔓延、纏繞在盾牌上頭,整體形貌介於美麗與詭異之間。

沒有給我多餘的時間細想,格鬥天丸手上的長劍一揮,夾帶劍氣的光芒筆直朝我衝來。

我往旁閃開,直衝的劍氣損毀了附近幾個大木箱跟木桶,在一陣撞擊跟塵煙過後,甲板上留下一道極深的缺口,記錄了劍氣所行經的路線。

「阿丸先生,出手的力道請放輕一點,」我笑嘻嘻的對他說道:「要是這艘船毀了,我們就只能在水裡打了。」

「沒關係、沒關係,大丈夫不拘小節,到水裡打也是一種不錯的體驗啊!」格鬥天丸豪氣的對我笑著。

他沒有像其他人一樣,一逮到機會就朝我跑來進攻,而是悠閒的站在原地出手攻擊,同時也等待著我的反擊。

這樣的狀況其實頗令人頭痛,一般而言,不管多完美的高手,在行動時總會有百密一疏、露出破綻的時候,然而,格鬥天丸這種以靜制動,等待我主動進行攻擊的方式,卻能夠引誘我出現失誤。

既然這樣,我就進行連續攻擊,讓他沒辦法應付!

打定主意,我一舉發出大量的散彈波朝格鬥天丸擊去,利用多如繁星的散彈波當屏障,遮掩住自己接下來的偷襲行動。

不料,格鬥天丸手上的盾牌將散彈波輕鬆擋下,發現無法正面進攻,已經衝向他準備出擊的我,硬生生將原本想直接劈下的劍轉了軌道,改往側面斬去。

當我順利命中格鬥天丸握劍的手臂時,他突然將手上的盾牌往地上一敲,大喊一聲。

「石化!」

什麼?不明所以的我微愣了下,行動上慢了幾拍。

在他的命令過後,原本閉著雙眼的女人頭像,突然睜開眼睛,兩道光芒自她眼中發出。

直覺認定絕不可以與光線接觸,我勉強側身閃避,但,左手臂卻還是被光芒給照射到,不到兩秒的時間,我的左手臂就變成了石頭。

「這、這是……」我驚愕的望向格鬥天丸以及那面會發光的盾牌。

「這是『埃癸斯神盾』,從希臘神話改編來的高級武器。」格鬥天丸開心的朝我笑著。

難怪那個頭像會那麼眼熟……我終於想起那個人頭的來歷了。

希臘神話中,有一位叫作美杜莎女生,她是個能用眼睛將別人變成石頭的蛇魔女,某天,一位叫做珀耳修斯的勇士前去討伐她,將她的頭砍下,獻給雅典娜女神,女神便將美杜莎的頭鑲在埃癸斯神盾的中央。

「沒想到這裡竟然會有這種神話中的武器。」這真是太讓人意外了。

「除了這面埃癸斯神盾,我手上的這把長劍也是大有來歷喔!」格鬥天丸開心的舉起長劍,向我展示著。

「嗯?」我仔細的打量那把長劍,它的外型並不是非常特殊,不過那半透明的劍身及光芒卻十分引人注目。

「聽過亞瑟王的故事嗎?」格鬥天丸沒有直接說出長劍的名字,而是兜個圈問我。

經他這麼一提,我立刻會意過來。

「那是石中劍?」

「是啊!這是改良跟美化過的石中劍,非常漂亮吧!」格鬥天丸輕揮了一下長劍,劍在揮動時還發出類似「嗡」的聲音。

「你……沒有別的武器嗎?」我試探的詢問。

「當然有。」格鬥天丸不假思索的回道:「我的倉庫裡擺滿了各式各樣的武器。」

「那你要不要換個『普通點』的武器再打?」我苦笑的建議道:「用這兩種神話級的兵器對付我,不覺得太殘忍了咩?」

「正因為對手是妳,所以我才會出動這兩件神器啊,」格鬥天丸笑嘻嘻的回道:「妳在我心中的等級,就跟Boss中的Boss差不多吶!」

「這麼說,我還得要感謝你這麼抬舉我?」這樣的說詞真是讓人哭笑不得。

「這是我所表現出的最高敬意。」言談中,格鬥天丸再度發動攻擊。

先是一陣比先前還要強大的劍氣直衝而來,沒有盾牌可以抵擋的我,也只好再度狼狽的閃躲。

在掌握我的走避動線後,格鬥天丸快速祭出埃癸斯神盾。

「石化!」

口令一出,人頭眼睛再度發光,這一次,我的左腳自膝蓋以下全被石化,本想逃跑的我,因為左腳突然變重、無法動彈,讓我整個人狼狽的摔在地上。

「最後一擊。」格鬥天丸舉起長劍準備揮下。

開玩笑,我怎麼可能只出場幾分鐘就被掛掉!

既然現在只剩下右手能動,我索性將長劍拋開,單手發出連串的氣功彈抵擋,設法攔住格鬥天丸的攻擊行動。

在這樣的連番攻擊之下,格鬥天丸的行動暫時受限,趁這時機,我勉強移動已經石化的腳站起。

不能光靠氣功彈,一定要想其他辦法,對了,痞子之前不是有送我……腦中靈光閃過,我突然想到之前痞子殺手送我的小道具。

雖然沒有使用過,也不清楚這些東西的用途,但,記得痞子說過「遇到麻煩時,丟出這些東西一定能脫困」,既然他說的信誓旦旦,那我也只能死馬當活馬醫,跟他賭上一把了!

隨手將那些小道具拋出,在一陣陣煙霧跟光芒乍現後,甲板上出現一隻隻詭異的小生物……

唔……該說是生物嗎?

幾隻外形像是浮游生物的東西,閃爍著粉紅色的光芒、軟趴趴在空中飄著;幾陀青綠色、長著細長雙手跟雙腳的……大便,正充滿朝氣的跑來跑去;還有一種像是大頭外星人的生物,駕駛著小飛碟,一邊發出「喔呵呵」的笑聲,一邊在空中飛舞轉圈。

「這、這到底是什麼東西?」我感到愕然。

現身後,它們隨即一窩蜂的衝向格鬥天丸,從各個角度、各種方位展開攻擊。

雖然外表看起來很軟弱,但是我對它們的攻擊威力還是抱持著期待。

只是,幾分鐘過後,我體會到一個真理──期望越大,失望越大。

就像它們軟弱的外表一般,它們的攻擊力也真是弱的可以,儘管格鬥天丸已經「好心」的不做任何反擊,那些生物卻還是傷不了他半分,只是像個纏人的生物,死命的黏在格鬥天丸身上罷了。

等一下,我一定要好好的扁痞子一頓!我握緊拳頭,惡狠狠的瞪向台下的他。

不知道我此時心情的痞子殺手,在注意到我的視線時,還開心的跟我揮手吶喊。

「貓,沒想到妳還記得我送妳的小道具啊!很不賴對吧!加油!妳一定可以打贏的!」

打贏你的頭!這算什麼道具啊!忍著飛撲下台殺人的衝動,我將注意力轉回場上。

格鬥天丸正將纏在他身上的粉紅色浮游生物抓開,起腳將攔路的大便人踢開,用盾牌將大頭外星人打落……

然而,那些生物就像是打不退、打不死一般,儘管攻擊力低落,不過纏人的功力卻是非常強。

被踢開的大便人會重新聚集在他腳邊,不斷朝他放出惡臭,大頭外星人被打落後,晃晃那顆大頭,再度飛上空中,像蒼蠅一樣的繞在他面前,而粉紅色浮游生物在被格鬥天丸抓開時,身上會釋放出類似麥芽糖狀的黏稠液體,在格鬥天丸身上不斷纏繞,試圖將他的行動黏住。

因為它們的妨礙,格鬥天丸花了很多時間應付這些生物,根本無暇繼續進行這場比賽。

趁這機會偷襲,說不定我可以因此反敗為勝!

發現機會出現,我隨即想要移動身子進攻,但,沉重、移動困難的左腳卻提醒了我現實。

這樣子別說是偷襲了,連移動都有困難。現在的我,好像在腳上塗了一層厚重水泥,拖著數公斤的重量在走路一樣。

既然無法移動,我索性改了攻擊方式,在手上聚集出一個大型氣功彈,準備一舉轟掛格鬥天丸。

察覺到我的動作,格鬥天丸也開始加快排除阻礙的行動,他利用盾牌將大頭外星人跟大便人石化,黏在身上的粉紅色浮游生物雖然阻攔了他部分的速度,但,為了搶時間,他也就任憑它們黏著。

就在格鬥天丸舉高盾牌,準備再進行一次石化時,我搶先一步發出氣功彈。

「轟──碰碰碰!」

這威力將格鬥天丸所站立的地方轟出一個大洞,木造的船隻因為承受不了這樣的力量,除了造成相當的毀損之外,部分斷木殘片、木箱木桶更是因此被轟至空中,在失去往上托升的力量之後,那些物品又逐一落下,在受創的甲板上接續砸出大洞,引發不少碰撞聲響。

人呢?仔細檢視週遭的狀況後,我沒有見到格鬥天丸的身影。

剛剛那一擊,堪稱是我發動過最大、最強的氣功彈,然而,光憑那顆氣功彈就能將格鬥天丸解決嗎?

雖然心底真是如此希望,只是,我也明白這絕對是不可能的事情。

「碰!」

附近的海面突然竄起一道大水柱,格鬥天丸藉由水柱的力量停留在半空。

「妳果然是不容小覷的人物。」

他開心的朝我笑著,衣服上充斥著大大小小的傷口,鮮血將大半的衣料染紅,他的肩頭有著一道極大的傷口,殷紅的血自傷口處流下,經過手臂、衣服,最後在指尖、衣角處滴落。

「你的生命力還真強。」我略感無奈的笑笑。

「妳該不會是以為,剛剛那一擊就可以將我給殺了吧?」

「我很希望。」我誠實的點頭。

「哈哈哈,真可惜,如果不是有劍鞘幫我進行緊急治療,我可能真的會如妳所願喔!」

「劍鞘?」

這時,我才發現他配戴在腰間的劍鞘發出異常的藍光,那道水藍色光芒將他整個人包覆住。

武器竟然還可以幫主人療傷?真不愧是神器啊!

「真是不公平。」我埋怨的苦嘆。

「說到公平……」格鬥天丸舉起長劍,臉上笑的燦爛。「現在,該輪到我進行攻擊了吧?」

「如果你不趕時間的話,我們可以先休息一下,喝杯茶再繼續。」我打哈哈的笑著。

「不了,我們還是早早解決會比較好,免的夜長夢多。」

格鬥天丸沉喝一聲,手上的長劍大力劈下,儘管我跟他一個在天空、一個在甲板,相距甚遠,可那自劍端衝出的劍氣卻有如滔天巨浪,凶猛的直撲而來……

「碰、碰碰碰……」

木船被從中切成了兩半,撕裂斷毀的木頭發出如同哀鳴的聲音後,以一種緩慢的速度傾斜,成了兩半的船身一左一右往海面倒下,在海上激起另一波如天高的大浪。

強大的搖晃力量以及衝擊暴風讓我整個人摔在甲板上,並且身不由主的滾了好幾圈,最後,我撞上了船的邊緣,這也才止住了滾動。

糟糕,要是我跟著船掉下水裡,一定會淹死!

望著越來越接近的海平面,我拼命的往高處爬,也就在此時,之前被我丟在一旁的長劍,因為船身傾斜而滾到我身邊。

此時,塵埃跟木屑、木片漫天灑落,幾乎將整艘船給遮蔽,無法見到我的形蹤,格鬥天丸的攻擊也跟著停下。

透過薄灰色的塵煙往外望去,我瞧見一個人影停留在空中。

與其就這樣掉入水中淹死,不如跟他拼一拼!

趁格鬥天丸還沒注意到我,我撿起了地上的長劍,心中也擬定了一個計畫。

「散彈波!」

先是利用散彈波朝格鬥天丸進行轟炸,跟著我快速衝出、縱身跳起,緊追在散彈波之後,將長劍刺向格鬥天丸。

一道血花自格鬥天丸胸口濺出,但他並沒有分心注意傷勢,而是舉起長劍,左上右下的劈落,一劍就讓我身體分家、成了兩半。

「系統判定:格鬥天丸與韃羅貓的對決,格鬥天丸獲勝。」

「系統判定:『獵惡巡狩隊』公會與『新戰神』公會的比賽,由『獵惡巡狩隊』獲勝。」

在系統的播報聲中,平台自動恢復成最初的模樣,我也從中自動復活,格鬥天丸走到我面前,對我伸出了手。

「妳真的很厲害。」

「你也是。」

我與他握手相視一笑,病在觀眾們的歡呼聲緩步走下台。

「辛苦啦!打的很精采喔!」

比賽結束後,兩個公會的成員同時朝我們聚集過來。

「真是奇怪。」麗蓮娜搖晃著尾巴,在我身邊兜圈打量。「妳的腳不是被變成石頭了嗎?怎麼還能跳那麼高?」

才想回答,遙日就已經先替我說出了答案。

「因為她將自己石化的腳給砍斷,減輕行動上的負荷。」

「欸?真的假的!」聽到這樣的答案,幾個人不可思議的瞪大眼。

「竟然將自己的腳給砍了,妳真有勇氣……」麗蓮娜用著吃驚的語氣道。

「天啊,我完全無法想像那樣的情況。」拉布拉拼命搖著頭,「自己砍自己,不覺得很恐怖嗎?」

「那一定很痛吧?」月雪櫻皺眉的說道。

「還好啦。」我不以為意的笑笑,「在那種情況下,總是要想辦法讓自己生存下去啊。」

「說的好!真不愧是女中豪傑!在戰場上努力求生存,這就是戰士的精神啊!」格鬥天丸讚賞的朝我背部拍了一下,強勁的力道讓我差點往前撲倒。

「好了、好了,大家別站在這邊聊天,」痞子殺手將商會的徽章交到他們手上,笑嘻嘻的道:「轉移到我的商會邊吃邊聊吧!」

「也好。」格鬥天丸停頓了一下,又像是想起什麼般的問:「伯爵跟刺客還沒到嗎?」

「好像是……」

「他們剛剛不是說已經快到了嗎?」麗蓮娜嘟著嘴說道:「都已經打完一場了,人又跑哪去摸魚了?」

「該不會又在半路看到什麼好玩的事情,偷溜去玩了吧?」格鬥天丸臆測的回著。

「有可能……」

這番話讓他們的公會成員一致點頭表示認同。

「欸、欸,不要在別人後面說壞話喔!」一個洪亮的男子聲音笑著反駁:「我們可是趕在比賽開始之前就到了。」

在這個聲音出現之後,另一個慵懶的聲音也跟著傳來。

「會長精采絕倫的比賽,我們怎麼可能錯過?」

回頭望去,發現現身的兩人正是先前替我解圍的他們。

「勇敢的小姐,妳的盾牌忘記拿了。」金髮男生將我的盾牌遞給我。

「你們認識啊?」

看著我們之間的互動,一旁的眾人表情有些納悶。

「嗯,算是認識。」

「剛才忘記跟妳說名字,重新做一下自我介紹吧!」金髮男子率先開口:「我叫做伯爵,獵惡巡狩隊公會的成員。」

「我叫做刺客。」藏青色袍子的男生簡短說道:「妳那個『斷腳求生』的作法真是太猛了,大部分的人都會呆呆的等死,妳卻能即時做出這種反應,簡直就是像動物一樣的求生本能。」

「這麼說來,這種方式跟壁虎倒是有點像。」伯爵笑嘻嘻的接口:「壁虎被人抓住尾巴時,也會自動讓尾巴斷掉逃跑。」

「所以說,我跟壁虎是差不多等級?」這樣的評價真是讓我不知該做何回應。

「此地不宜久留,聊天就先暫停吧。」焰星出面中斷對話。

「是啊,再不走,就要被一堆人圍攻了。」痞子殺手意有所指的提醒道。

聽到這番話,我這才發現觀眾席上有部份觀眾正朝我們飛奔而來,那股氣勢有如千軍萬馬般的浩大。

「這是怎麼一回事?」我訝異的問著。

「誰知道。」紫玥朝我聳聳肩,隨手按下徽章,快速傳送離開。

「不想被踩扁就快走。」絕對殺戮警告了聲,隨後也跟著消失。

衝來的人群見我們一個個消失,隨即出聲大喊。

「他們要離開了!」

「啊啊!女王竟然走掉了!」

「遙日!親愛的遙日!你不要走!」

「焰星!等等!我想跟你拍照!」

「貓──」

真恐怖……我心驚的望著他們。

就在他們距離我不到十公尺的距離,我們快速按下徽章,逃離了那個場合。

    全站熱搜

    貓邏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