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完了。」遙日走回他原本的位置坐下,順口問道:「下一場該誰?」
也就在他的問話出現後,我們這才回過神來。
「這……到底是什麼公會啊?為什麼會這麼的……慘?」痞子殺手充滿錯愕的問。
「這個問題應該是我們要問你的吧?」紫玥斜睨了他一眼:「連對方底細都沒摸清楚就答應進行比賽,如果遇上高手那還好玩,遇到這種的……你是讓我們來發呆的啊?」
「我、我也不知道……」痞子殺手一臉苦悶的回過頭,朝對方喊著:「老大啊,拜託,你們不要這樣整我啊,不要再隱藏實力了,大家好好打一場吧!算我求你們了。」
聽到痞子殺手這番說詞,誤以為他是故意在諷刺,對方的成員全生氣的瞪大眼,放聲叫囂道。
「囂張什麼!等一下絕對會要你們好看!」
「贏了兩場就這麼狂妄,神氣什麼啊……」
「呵呵,沒關係,你們儘管生氣。」面對眾怒,痞子殺手完全不以為意:「生氣才能爆發戰鬥力,你們要加油。」
大概是害怕被自家隊友「嚴懲」,痞子殺手反過來為對方打氣著。
「還好黑戰士還沒來,或者乾脆叫他別過來好了。」說著,紫玥隨即發了密語給他。
「真無趣。」絕對殺戮有些無聊的打了個呵欠。
「嘎啦啦,好無聊,好無聊,對手真是糟糕……」暴雷像遊魂一樣的在我們附近飄來飄去。
「照這情況看來,就算對方全部上場,也不見得會是多麼值得期待的對戰。」焰星語調平淡的說道。
「他們出來跟人挑戰,難道都沒有先衡量過自己的實力嗎?」遙日不解的問。
「大概是他們情勢評估錯誤吧。」仲澐猜測的回道。
「他們公會長來跟我談的時候,還說他們的成員每個都很強。」痞子殺手有些苦悶的說道:「說什麼他們的目標是稱霸所有公會,成為公會戰力排行的第一名。」
「他們未免也太高估自己了吧?」非凡子有些無法置信的搖頭。
「這種人我們之前不是見多了嗎?」紫玥輕笑的說道:「通常會自己誇耀自己厲害的人,十成有九成不能相信。」
「嘎?這就是所謂的『信心大過於實力』嗎?」暴雷說出有些狠毒的評語。
這樣聽起來,下一場大概還是一個無聊的比賽吧……
『貓,我是黎恩。』夜音黎恩突然傳來密語給我:『我想去商會拿個東西,可是皇甫哥不想陪我去,妳可以陪我去嗎?』
『好啊。』
雖然不清楚為什麼夜音黎恩會約我一起行動,不過與其待在這裡發呆,還不如到處去逛逛走走。
跟其他人交代了下行蹤,我隨即跟著夜音黎恩離開會場。
 
夜音黎恩帶著我傳送到一條陌生的街道,雖然同樣都是商會街,不過這邊的建築物大多偏向西洋建築,跟痞子他那邊的商會街不太一樣。
「我們要去哪個商會啊?」望著週遭陌生的景物,我好奇的詢問道。
「現在要去我朋友開的商會,他說有東西要給我,要我過來跟他拿。」夜音黎恩快步朝某間中型商會走去。
比起痞子殺手商會的外觀跟裝飾,這家商會就顯得中規中矩多了,感覺就像是一個普通店家的模樣。
「貓,妳在這邊等我一下,我馬上出來。」
沒有讓我跟著她進去,夜音黎恩要我待在門外等候。
「好。」
「嘎啦啦,好多商店喔!」暴雷好奇的到處張望。「主人,暴雷肚子餓,我們去吃東西?」
「先忍耐一下,等黎恩出來我們再去吃大餐。」
「嘎……好。」
本來以為夜音黎恩只是拿個東西,應該很快就可以出來。沒想到我在外面一等就是十多分鐘過去。
「嘎啦啦,好慢啊、好久啊,暴雷肚子餓扁扁了……」暴雷開始等的有些不耐煩。
「是啊,怎麼會進去那麼久都還沒出來?」我也開始感到有些納悶了。
正當我猶豫著要不要進去找人時,一群男生從商會裡頭走出來,我反射性的讓開,不想擋到他們的去路,沒想到對方卻反過來團團將我圍住。
「有什麼事嗎?」覺得氣氛有些奇怪,我開口問道。
「我們要去打怪,妳要不要跟我們一起去?」對方突然對我提出邀約。
「不了,我在等我朋友。」我婉拒的回道。
「欸,別這樣啊,一起去玩玩。」
「我們只是想跟妳做個朋友,再說,這是在網路上,我們能對妳做什麼?不用害怕啦!」
「抱歉,我真的在等人。」
「喂,妳很跩喔,我們幾個這麼禮貌的約妳,妳竟然連個面子都不給?」
「是怎樣?以為自己長的很美、很可愛嗎?」
對方臉色一變,突然粗暴的出手推了我一把。
沒有預防的我,就這麼跌跌撞撞的退了幾步。
「嘎啦啦,主人,妳沒事吧?」暴雷擔心的望著我。
「妳以為妳是誰啊?約妳是看的起妳,少在那邊自以為是……」對方逐步逼近了我,語帶威脅的道。
「……」面對這樣的狀況,我只是靜靜的望著他們,沒有做出任何回應。
「怎麼?幹嘛不說話?嚇到了嗎?」對方的臉上出現一個惡劣的笑。
害怕?以為這樣的威脅就能嚇到我嗎?我唇邊起了一抹笑,反問:「你們其實是故意找碴的吧?」
這種威脅我早在狙擊手見多了,身為一個女生,待在一個以男性為主的遊戲中,有時候會因為性別的關係遭人排擠,那時候對方使用的手段可是更加惡劣,現在他們這種威脅不過是小兒科罷了。
「呃……」這種一針見血的質問,讓他們微愣了下。
「雖然不知道你們為什麼要針對我,不過如果你們想打,我也可以奉陪。」
我在手上聚出一枚氣功彈,初步預估,對付這些人應該用上五枚氣功彈就能搞定。
「還蠻有膽識的,那就來打一場吧!」
對方快速拿出武器,準備跟我好好打上一場。
「橫掃千軍!」
我快速旋了個身,手上的氣功彈因為離心力的關係拉長,行經過的地方化成了一道金色弧線,將附近幾個人打退。
「果然不是好惹的人物。」對方不以為意的笑了笑。
果然?聽到這種帶著些篤定的說法,我感到有些奇怪,還以為這只是臨時起意的挑釁,可是照這話聽來……這些人早就將我當成目標?
為什麼會這樣?我又沒有惹到人。我一邊忙著應付他們,一邊想著可能的敵人。
「欸!那樣東西可以拿出來用了。」
對方隨手一揮,另外兩人抓著一張大網,自附近商會的屋頂跳下,將我困在網子裡面。
「嘿嘿,這下子妳逃不掉了吧?」對方迅速朝我包圍過來,似乎是想要將我毒打一番。
該死,竟然栽在這種情況……我設法想要掙脫,但網子纏的很緊,幾乎將我所有的行動限制住。
「嘎啦啦,主人危險!暴雷保護妳!」暴雷朝那群人發出雷電,不斷將他們逼退。
「嘖!真是煩人的東西!」
「先把它解決啦!」
其中一人對它施放出冰凍術,將暴雷凍成冰塊,無法飛行的它就這麼摔落地上,掉在我前方。
「去死吧!」
另一人舉起榔頭,準備朝暴雷敲下。
「不行!」
我急忙移動身體,想要撲過去以身體護住它,但,被網住的我卻無法移動半分,只能眼睜睜看的暴雷在我面前被人敲碎,死亡。
「該死的,你們這些該死的傢伙!」
我朝他們發火的咆嘯,並在手中重新聚出一個氣功彈。
「碰!」
一個鐵棍突然擊落,將我聚集到一半的氣功彈打散,也連帶讓我的左手臂重傷。
「好險,差點又讓妳放出絕招了。」對方笑嘻嘻的說道。
「你們……」我睜著發紅的眼,咬牙切齒的瞪著他們。
「嘎啦啦,主人,暴雷碎掉了,死翹翹了。」變成亡靈的暴雷,忍著淚水對我說道:「對不起,暴雷沒辦法保護主人。」
「暴雷……」發現它到死了還惦記著我的安危,我的心跟著揪起。
「嘖嘖,真是好感人啊~~」
「別難過,等一下我們就讓你們在地獄團聚。」
幾個人舉高了武器,準備朝我揮下,本以為他們會一招就讓我斃命,沒想到他們卻像是故意般,一邊痛毆我、一邊又對我施行治療,似乎是打算讓我承受無盡的痛苦。
該死的,就不要被我拖身,要不然我一定加倍回報你們!
正當我拼命咬牙撐著,承受著一波又一波的痛苦時,眼前突然閃過幾道紫紅色的光芒。
「唰、唰、唰……」
在幾聲不明的聲音響起後,我發覺束縛住身體的網子脫落了,緊接著是一個宏亮有力的男生聲音響起。
「你們這樣一群人胡亂欺負一個女生,不覺得很丟臉嗎?」
在這個聲音結束後,緊接著是另一名略帶慵懶的男生說話了。
「為什麼總是有這種喜歡惹事的傢伙存在啊?看了真是礙眼。」
「你們這兩個傢伙是想管閒事嗎?」
發現有人出面攔阻,一群人將目標轉向了兩人。
「如果說,本少爺就是要管呢?」
聲音宏亮的男生往前站了幾步,對方穿著一襲藏青色的日式和服,淡藍色的頭髮略顯凌亂,手上握著一把閃耀著紫紅色光芒的長刀。
「小姐,妳還站的起來嗎?」聲音慵懶的男生,將我從地上攙扶起來。
這名聲音有些慵懶的男生,身上穿著一件合身的西式長外套,裡頭搭著白襯衫,不只是衣著光鮮亮麗,金髮更是梳理的乾淨整齊,跟另一個不修邊幅的夥伴是完全不同的風格,這個人在腰間配著一把軍刀,刀柄部分有著漂亮的獸型裝飾。
「謝謝。」勉強站穩了腳,我朝對方點頭道謝,並拋出一張還魂符為暴雷復活。
「真是礙事的傢伙,把你們一起給解決了!」
「有本事就來吧!」解救我的男生揮舞著長刀,似乎想要好好大打一場。
「等等!」在他出手之前,我開口制止了對方。「我跟他們的帳還沒清,讓我跟他們打。」
我從倉庫中拿出複合劍盾,但是遭受重傷的左手已經無力握緊盾牌,手上的力道一鬆,盾牌便「磅」的一聲掉在地上。
「不要勉強。」金髮男生彎身為我將盾牌拾起,「妳現在的狀況應該是不能打了吧?」
「麻煩你先幫我拿著盾牌吧。」我的唇邊浮現輕笑,極具自信的回道:「跟他們打,根本用不著左手。」
「口氣還真大。」被我這麼輕視,其他人臉上出現不服氣的神情。
「既然妳自己找死,那就別怪我們了。」
「嘎啦啦,主人加油!要為暴雷報仇!」暴雷氣呼呼的嚷著。
「沒問題。」
我握緊長劍朝他們直衝而去,先是一劍刺入其中一人的胸口,而後一個轉身,來到另一個人身邊,劍刃往他的脖子一抹,還來不及發出叫聲,鮮血就這麼從脖子的傷口噴灑出來。
「可惡!」
另外兩人從背後衝向我,我縱身一跳,在空中做出一百八十度的旋轉,朝兩人掃了一記旋踢。
「碰、碰!」
被我直接踢中頭部的他們,隨即倒地不起。
「嘎啦啦!主人小心,有人要偷襲妳!」
在暴雷的喊話聲過後,我突然被一個奇怪的圈圈困住,它的形狀就像游泳圈,但卻比游泳圈小很多,不管我怎麼試圖掙脫,就是無法將它掙開。
「沒辦法動了吧?」場上的最後一人笑嘻嘻的道。
「就算不能動手,我也一樣能解決你。」
我快速朝他衝去,先是一腳踹上他的胸口,再用雙腳夾著他的頸子,在空中轉身一扭,對方的身體跟著我的動作騰空,而後以頭部著地的姿勢摔落,就這樣昏死了過去。
「好一招剪刀腳,真是漂亮。」鼓掌聲跟說話聲從旁傳來,穿著日式服裝的男生順手為我斬除了身上的束縛。
「真是看不出來,這位小姐竟然這麼厲害。」金髮男生跟著朝我走近,手上同時聚起了魔法,為我將傷口治癒。
「貓,不好意思,讓妳久等了,我朋友拖著我聊了一會,直到剛剛才放我離開。」夜音黎恩從商會裡頭出現,笑吟吟的走向我。
「咦?這兩位是妳的朋友嗎?」望著面前的兩人,夜音黎恩好奇的詢問。
「不是。」我澄清的說道:「我遇上了一點麻煩,是他們救了我。」
「欸?」夜音黎恩滿是訝異的驚呼一聲:「我來過這邊幾次,這裡的玩家人都很不錯,怎麼妳會……」
「雖然不知道他們為什麼要針對我,不過他們已經被我解決了。」
「嘎啦啦,還好主人沒事,那群人真是太壞了。」暴雷生氣的罵著。
「謝謝你們救了貓,我是夜音黎恩,」夜音黎恩轉而向他們攀談。「為了感謝你幫助我朋友,我請你們吃東西?」
「不用了,我們只是路過順手幫了一下。」對方婉拒著。
「不用客氣,大家順便交個朋友也不錯。」夜音黎恩露出甜美的笑容。
「雖然很不想婉拒這樣的邀約,但是我們現在還有別的事情要忙,真的沒辦法多待。」
正當夜音黎恩試圖勸服面前的兩人時,公會頻道突然傳來痞子殺手的催促。
『貓,快快快,快回來!』
『有什麼事情嗎?』
『有人指定要跟妳打。』
『啊?你們跟對方增加比賽的場次嗎?』我狐疑的反問:『為什麼要加延長賽啊?』
『不是啦!這次是另一個公會!』痞子殺手急忙的澄清道。
『貓,之前跟那個公會打完之後,有另一個公會說要跟我們打。』紫玥的聲音跟著出現。『這個公會的水準很不錯,目前打了四場,二比二平手。』
『耶?戰況這麼刺激啊?』聽到不分上下的成績,我也開始感到期待了。
『現在是絕對殺戮在跟他們打,下一場對方的公會長指名要跟妳打。』
『指名我?』這就怪了,怎麼會有人突然說要跟我比賽?
『貓,妳忘了嗎?很久以前你們有約定要比一場喔!』非凡子刻意賣關子的說道。
我有跟對方約?這、這就更奇怪了……
『他是誰啊?』
『妳回來看到他就會知道了。』焰星同樣故作玄虛的回道。
『嗯,我知道了,現在立刻趕回去。』
結束公會通話,我轉而向夜音黎恩道別。
「黎恩,抱歉,我們公會有事情要我先回去,妳……」
「沒關係,妳走吧。」
夜音黎恩豪不在意的揮揮手,她的注意力依舊放在那兩人的身上,在我使用傳送離開時,依稀還可以聽到她的聲音。
「你們的身手很好耶,目前有公會嗎?我可以將你們加入朋友名單,以後再……」
原來她是想拉他們進公會啊?我這才明白她一直纏著那兩人的理由。
雖然沒有看過那兩人真正的身手,不過從他們使用的武器跟給人的感覺看來,應該也不是什麼泛泛之輩。
啊啊、我竟然忘記問他們的名字了!好歹人家也救了我,我怎麼……
一邊懊惱著自己的粗心大意,一邊快步衝進比賽會場。
才一進入會場,就聽到激動的吶喊聲、喧嘩聲。
「這是……怎麼回事?」
會場裡面的觀眾人數比起我離開時還要暴增數倍,幾乎可以用人山人海、人滿為患來形容。
「嘎啦啦,好多人、好熱鬧!」暴雷開心的喊著。
比賽場上,絕對殺戮跟對方的選手陷入苦戰,對手是個女生,比較令人意外的是,對方的攻擊方式並不是像一般女生常有的,以靈巧、速度為主,而是直接跟絕對殺戮拼力道。
只見場上一個張著鐵爪、一個揮著人一般高大的鐵鎚,乒乒乓乓的展開劇烈攻防,台上的裝飾品早已被兩人破壞殆盡,就連場地也被兩人弄得爪痕、坑洞處處。
「真厲害……」
本來應該立刻跑去選手預備區跟其他人會合的我,一時看的著迷,索性站在原地觀看,這場對決,最後還是由絕對殺戮獲勝。
兩人的勝負就只是差那麼一點點,要不是在最後女生誤判了情勢,也許就會產生大逆轉,不免讓人覺得女生輸的有些可惜。
當對方自決鬥場上復活後,兩人一同在場上接受觀眾們的喝彩,而後才又一同步下平台。
「打的很不錯喔!非常精采的一場戰鬥!」我開心的朝他們笑著。
「貓,妳的衣服……」
絕對殺戮見到我衣服上還沒消失的血污,有些不解的望著我。
「只是遇到一點麻煩,已經解決了。」
跟絕對殺戮對打的女生走向我,女生的種族跟絕對殺戮一樣,都是豹族,有著漂亮而特殊的紅色瞳孔,身上穿著比基尼式上衣,外頭搭著一件邊緣裝飾著短毛的外套,纖細的腰身下是一件低腰短褲及長統靴,靴子的邊緣同樣有毛邊裝飾。
這樣的衣著搭配上蜜糖色的肌膚跟火紅色的短髮,比起一些皮膚白皙,以氣質或可愛為主的美女,她便顯得相當獨特,除了給人感覺健美之外還透著些獨特的性感。
「妳好,我叫做麗蓮娜。」女生主動自我介紹道。
「我是韃羅貓。」
「嘎啦啦,我是暴雷,是主人的寵物!」暴雷替我說出補充道。
「原來妳就是韃羅貓啊?我經常聽我們會長提起妳。」
經常提起我?聽到這樣的形容,不免令我覺得有些訝異。
才想詢問,麗蓮娜已經轉向他們公會的休息區,喊道:「會長,你朝思暮想的貓出現了喔!」
朝思暮想?這、這種形容詞未免也……
「麗蓮娜,妳不要說出那種會引起誤會的話啦!」
隨著一名男生的怒吼出現,如雨般的箭矢自空中落下,不過全被麗蓮娜身手敏捷的閃過了。
「阿丸會長,就算我是胡說的,你也用不著這麼激動啊?竟然用箭雨攻擊我這麼柔弱的女生,未免也太殘忍了吧?」麗蓮娜嘻皮笑臉的說道。
「麗蓮娜,妳、妳叫這樣子叫做柔弱?妳不要嚇人了好咩?」
「如果麗蓮娜算柔弱女生,那我們公會的男生大概就像小草一樣弱小了吧。」
面對麗蓮娜的說法,他們坐在休息區的成員毫不給面子的取笑道。
「真過份,我好歹也是個女生,你們不能給我一點面子嗎?」麗蓮娜不滿的抗議著。「一樣都是男生,我覺得他們公會的男生比你們紳士多了!」
「一樣都是女生,我覺得他們公會的女生比妳溫柔多了!」麗蓮娜的夥伴用同樣的話回敬著她。
「你們……」
「好了、好了,大家都少說一句,不要吵了。」另一名男生出現制止這場爭執。
「吵架的源頭還不是因為你。」麗蓮娜反過來指責道:「臭阿丸,虧我好心通知你,你要找的人已經出現了,結果你卻用箭雨回報我?」
「就算要通知,妳也要用正常點的說法吧?」被稱為阿丸的男生苦笑道:「要是妳害我被誤會,說不定我會被貓的哥哥追殺。」
「你……你是格鬥天丸?」
聽到對方提起老哥,我這才認出他的身分。
「欸?妳現在才認出我啊?」格鬥天丸有些無奈的抓抓頭髮。「我的外型應該沒有改變很多吧?」
「……沒有嗎?」我有些無奈的苦笑。
光就頭髮來說,他原本的平頭髮型變成了刺蝟頭,上頭還染上了五顏六色的顏色,身上穿著龐克風格的服裝,手上帶著金屬手環跟指環……不管從那一個角度來說,現實跟遊戲中的他根本是完全不同的風格啊!
「我從沒想過……原來你私底下喜歡龐克風?」我以為他只是個熱愛武術的人而已。
「除了武術之外,我另一個興趣就是聽搖滾樂。」格鬥天丸開朗的朝我笑著。
「嘎啦啦,搖滾樂,rock-and-roll!hey、hey、hey!」暴雷搖來晃去的喊著。
「好了,敘舊就到這邊告一段落,」焰星靜悄悄的出現在我們身旁,催促道:「現在場地已經整理好了,請兩位選手上場吧!」
「貓,妳可要好好加油啊!」絕對殺戮提醒著我,「要是妳贏了這場,我們就獲勝了。」
「相反的,如果是阿丸贏了,那就還是平手局面。」焰星跟著接口道。
「看來我好像身負重任啊。」我開玩笑的說道。
「上場吧!我可是很期待跟妳的比賽。」格鬥天丸一臉期待的笑著。
看樣子,這應該會是一場苦戰吧。我有點無奈的苦笑了下。
「走吧。」
當我將暴雷收入倉庫,準備拿出複合劍盾時,卻意外發現裡頭只剩下長劍。
欸?我的盾牌呢?啊!糟糕……我竟然忘了跟他拿回盾牌!
想起盾牌在之前那位金髮男生身上,而我又忘記跟對方留下聯絡方式,這還真是……
「貓,別發呆,快上場吧!」焰星再度催促著我。
「是……」
我有些無力的回應了聲,缺了武器的我,該怎麼跟格鬥天丸打呢?光用氣功彈好像有點不足啊……
 
 
 

貓邏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