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怎麼進攻強盜窩呢?在我衝出藏身的樹林時,這才記起我並沒有擬定任何計畫。
完全沒有任何計畫就直衝敵人的巢穴,這實在不是我會做的蠢事,要不是因為不想被捲入皇甫離火跟夜音黎恩的爭執,我也不會匆忙跑開……
然而,就在我想先找的地方躲藏,好好盤算計策時,一名強盜突然從房屋裡頭走了出來,恰好跟我面對面相望。
「妳……」
在他發出第一個音時,我便已經立刻衝上前,徒手將他的脖子一扭,讓他一命嗚呼,這個倒楣鬼的身子就這麼倒在黃土中。
呼~~好險。我慶幸的長呼了一口氣。
還是先找個地方躲著吧。正當我這麼盤算時,身旁傳來了一個粗聲粗氣的說話聲。
「喂!妳是誰?為什麼會出現在這裡?」
隨著詢問聲傳來,我聽到了抽刀的聲響。
本來想要像之前那人一樣,快速而無聲的將他殺死,不過經對方這麼一嚷嚷,其他強盜紛紛從屋裡跑了出來,一群人就這麼包圍住我。
「是誰?誰跑來我們的地盤?」
「嘿!是個小妞啊!」
「這位小姐還真是有勇氣,竟敢跑來我們的地盤撒野?」強盜首領站在門口,雙手交疊在胸前,嘴裡發出邪惡的笑聲。
「真糟糕,還是被發現了啊……」我苦笑著。
「嘎啦啦,被發現了耶!主人,接下來該怎麼辦?」暴雷詢問著接下來的指令。
「既然被發現了,那就直接大鬧一場囉!」
我拿出複合劍盾,連聲開始也沒說,隨即朝身邊的強盜砍去,對方的人頭就這麼被我取下。
「妳這個傢伙……」
「兄弟們!上!我們宰了她!」
發現我殺害了他們的同伴,強盜們瞪著發紅的雙眼,舉起各自的武器一擁而上。
「嘎啦啦,晴天亂雷!」
暴雷使用大型雷電轟向他們,轟隆隆的雷聲不絕於耳,地面被雷電劈出了焦黑色。
「嗚哇──」
被雷電擊中的強盜發出慘叫,一個個的頭髮變成了爆炸頭,頭髮上還冒著煙。
「嘎啦啦,哈哈哈哈,捲捲頭、捲捲頭。」見到強盜們的慘狀,暴雷大肆放聲嘲笑著。
「該死的,我非要宰了你!」
「領死吧!」
幾名強盜拿著武器開始追殺暴雷,而暴雷則是一邊在空中盤旋、一邊朝他們使用魔法攻擊。
「小妞,妳別發呆啊!」
「嘿嘿。就讓我們幾個兄弟陪妳玩玩吧!」
其他強盜將目標對準我,動作一致的蜂擁而上,霎時間,棍棒、大刀、鐵鎚等等不斷朝我揮來。
我蹬腳一跳,讓自己飛至高空,一群人就這麼聚集在我下方,仰望著天空的我不斷咆嘯,趁著他們聚集在一起的大好機會,我聚起一顆氣功彈,朝他們發出,在爆炸聲響過後,地面被我轟出一個坑,來不及躲避的他們就這麼被我打倒在地。
「啪!」一聲清脆的鞭子聲響傳出。
回頭一看,強盜首領手持長鞭,正朝我揮來。
「啪!」
在第二聲鞭子聲響出現時,我的腳便被鞭子給纏住,對方使勁一拉,我便硬生生被他從空中摔到地面,正好跌進了我自己造出的坑洞裡。
可惡……我掙扎的想要脫身,但,對方又一個甩鞭,將我給拋出了坑洞,而後再將我狠狠摔往地面。
「太棒了,首領!就這樣把她摔死吧!」
「讓這個女人嚐嚐苦頭!」
「要好好教訓她!」
聽著手下們的喊聲,強盜首領再度將我拋至空中,準備給我下一波的痛擊。
就在我的身子飛至空中時,我朝對方發出了氣功彈,「轟」的一聲,強盜首領被我擊中胸口,手上的鞭子掉落,我也因此脫困。
本來以為強盜們會生氣的朝我發動攻擊,沒想到他們卻是跑向自家老大身邊,關心著他的傷勢。
「老大你沒事吧?」
「首領,你要撐下去啊!」
「我沒事。」
強盜首領再度站起身,雖然身子有些搖晃,但他還是挺著胸口回道:「我可是首領,首領是不會被輕易打敗的!」
這……什麼跟什麼啊?
「好耶!老大不愧是老大!果然是強者!」
「老大,我們要好好教訓這個惡人,絕對不要放過她!」
「我是惡人?」我有些啼笑皆非的笑道:「你們是強盜耶!你們有什麼資格說我?」
「強盜又怎樣!我們可是正大光明、明目張膽的搶!」
「就是說啊!比起小偷來說,我們可正直多了!」
「……」這樣的辯解還真是令我無言啊。
「兄弟們,用不著跟她多說廢話,」強盜首領臉上出現陰冷的笑:「我們直接使用合體宰了她吧!」
合體?那是啥東西?我困惑的望著他們。
只見強盜們快步衝進屋內並將所有門窗關上,然後是一陣奇怪的碰撞聲、馬達聲傳出,緊接著……房屋動了!
那些房屋竟然自動朝一個定點移動、聚合,而後……
「強盜窩合體技變身!強盜窩合體機器人出動!」
強盜們的聲音從房子裡面傳出,喔,不,不應該再說它是房子了,就像強盜們喊的口號一樣,那些房子竟然組合成一個三層樓高的機器人,在我面前緩緩移動著。
「這、這……」我簡直是不敢相信眼前的狀況。
「嘎啦啦,強盜窩合體機器人出現了!主人要小心喔!被踩到會扁掉!」
「這根本是惡搞!」我無力的放聲大吼:「強盜窩就該有強盜窩的樣子,你們學人家變身做什麼!」
「哇哈哈哈哈,怕了吧!」強盜首領的聲音從機器人內部傳出,他跟其他人出現在窗戶前。
「現在後悔已經來不及了,妳乖乖受死吧!兄弟們,讓她瞧瞧我們團結的力量,踩死她!」
「喔吼吼吼──」
強盜團爆出一陣意義不明的吼叫聲後,合體機器人跟著開始有了動作,一下子甩出手臂朝我揍來,一下子從某的地方拋出網子想要將我困住,一下子又丟出了炸彈想將我炸飛……
我在這陣混亂的攻擊中狼狽閃避,雖然不至於有喪命的危機,但身上還是出現多處傷口。
「嘎啦啦,主人小心,要躲好啊!」暴雷飛在空中,緊張的提醒道。
「我知道。」
「轟碰碰碰……」
才剛站穩腳,機器人又扔下了一堆炸彈,這一次,我被炸彈的暴風威力掃倒,整個人在地上滾了幾圈。
「哇哈哈哈,沒用的傢伙,就只會像老鼠一樣到處躲嗎?」
沒打算給我喘息時間,合體機器人再度拋出了炸彈轟來。
「嘎啦啦,不可以欺負主人!」
暴雷連連朝合體機器人衝出火球、雷電,暫時將它的行動制住。
趁這時機,我雙手上聚出一個大型氣功彈,朝機器人的腳邊轟去。
「轟、碰碰碰……」
失去平衡,合體機器人就這樣被我撂倒在地。
「搞什麼?起來、快起來啊!」
「左腳、右腳怎麼不動啊?誰負責那邊的?還不快點活動!」
強盜們努力的想要爬起,趁他們還在地上掙扎時,我跳到合體機器人身上,透過房子的窗戶,我朝裡面的人冷笑著。
「你以為……就只有你們會丟炸彈嗎?」
「呃……」
我從倉庫中拿出炸符,像是放鞭炮一樣的,從機器人的頭部轟到腳邊,緊接著我抽出長劍,在機器人身上使出一串連環技,往它各個部位進行攻擊。
在最後一劍劈完後,我自機器人身上跳下,下一秒,機器人發出一連串崩壞的聲音,在一陣煙霧過後,它便被我給肢解成一堆廢柴。
等待了會,發現沒有任何人從裡頭爬出,我隨即收起長劍。
「完成,收工。」
當我轉身準備走回浮動部屋時,卻見到其他人出現在我面前。
「真是精彩。」皇甫離火鼓掌稱贊道。
「看吧,我就說她根本不用人幫忙。」夜音黎恩臉上出現一個莫名的笑。「她一個人就可以應付的很好了。」
「是啊。」皇甫離火認同的接口:「看來我之前是低估了貓的能力,真是抱歉。」
「還好啦!我也是被他們打的很慘。」我拍去身上的灰塵,整理著自己的儀容。
「小櫻呢?」遙日環顧四週,不解的問:「任務完成後,她應該會被傳送出來。」
「欸?如果是這樣,為什麼她沒有出現?」初次進行任務的我,同感不解。
正當我打算找尋小櫻的行蹤時,皇甫離火突然朝我大喊了聲。
「危險!」
「什麼?」
回過頭,卻發現皇甫離火已經衝向我,一把將我抱住,並迅速轉了個身。
「欸?」在我還搞不清楚狀況時,耳邊緊接著傳來夜音黎恩的尖叫。
「皇甫哥──」
「碰!」
一聲響亮的槍聲出現,皇甫離火像是中彈的悶吭一聲,隨後他便抱著我跌倒在地上。
還有強盜活著?發覺這一點,我連忙往四周找尋敵人的蹤影。
強盜首領舉著槍,從變成廢材的房屋縫隙中鑽出,咬牙切齒的朝我逼近。
「原來你還活著啊。」我這下總算知道為什麼小櫻沒有出現了,任務還沒達成,人質怎麼可能會被釋放呢?
「我可是首領,首領是不會被輕易打敗的!」對方用宏亮而自豪的語氣說道。
舉起槍,對方朝我瞄準。
「妳殺了我的兄弟,毀了我們的巢穴,我要殺了妳!」
「嘎啦啦,主人,快閃開!」暴雷朝強盜首領發出雷電干擾,讓他無法立刻開槍射擊。
見到首領被延誤了行動,我立刻自皇甫的懷抱中掙脫,快步衝上前,在對方開槍前砍下了他的腦袋。
「嘎啦啦,主人成功殲滅強盜窩,獲得聲望值五十點,目前聲望值為★☆◎……」
「謝謝。」回過頭,我走回皇甫離火身邊,朝他感激的笑笑。
「不客氣。」
「皇甫哥,你沒事吧?」夜音黎恩一把將我推開,並為皇甫離火施行治療術。
待皇甫離火傷勢痊癒後,夜音黎恩將他自地上扶起,我本來想要上前幫忙,但,夜音黎恩卻惡狠狠的瞪我一眼。
「不用妳多事!」
「……」
不讓我幫我就不幫,幹嘛一副想將我殺了的樣子啊?我悻悻然的收手,順帶往後退了幾步。
「黎恩,貓只是想扶我,妳的反應未免也太過激動了吧?」皇甫離火有點不悅的責備道。
「皇甫哥,你的態度才奇怪吧。」夜音黎恩反過來指責他:「為什麼你要跑去幫她擋子彈?有這個必要嗎?」
「貓好不容易就要完成這項任務,要是在這時候被殺,那她之前的努力不是全白費了?」皇甫離火說出他的理由。
「就算要救,也應該是她的男朋友去救她,」夜音黎恩往遙日的方向掃了眼:「遙日都沒行動了,你這個外人那麼緊張作什麼?」
「不。」被夜音黎恩直接點名的遙日,開口解釋道:「我是覺得那顆子彈對貓來說,應該不是嚴重的威脅,所以我才會沒有上前幫忙。」
「你看!」得到這樣的回答,夜音黎恩更加理直氣壯:「遙日都覺得無所謂了,你幹嘛為她窮緊張?」
「黎恩,看到朋友有危險,出手幫助本來就是正常的事情,為什麼妳……」
「呃?這裡……是哪裡?」月雪櫻的聲音打斷了皇甫離火的話。
在強盜窩消失後,被當成人質的月雪櫻換回了原先的服裝,在一陣光芒中現身,她納悶的打量四周環境,似乎對自己的所在位置有些困惑。
「你們怎麼了?」敏感的察覺氣氛好像有些不對勁,她有些不安的詢問。
「嗯?什麼怎麼了?」我佯裝沒事般的岔開話題:「妳被強盜抓走之後,是被關在哪裡啊?」
「就……一個很像牢籠的地方。」月雪櫻回憶著狀況:「我本來想要嘗試一下,看自己能不能從裡面逃出來,可是不管我怎麼努力就是沒辦法,然後過了一會,我就被傳送來這邊了。」
「辛苦妳了。」遙日朝她點頭說道。
「不、不會,能夠幫上忙,我覺得很高興。」月雪櫻害羞的笑了笑,又緊接著問:「任務有成功嗎?」
「有啊。」我笑嘻嘻的點頭。
「太好了。」月雪櫻開心的笑著:「如果這樣進行個幾次,應該就可以完成了吧?」
原本我也是打算這照樣子繼續進行,然而,公會頻道傳來的通知,讓我的計畫被迫暫時延後。
『嘿!重要事件!新戰神全體成員現在立刻到龍城的決鬥場集合!』痞子殺手說話的語氣中透著興奮。
在痞子殺手說完話後,大家的疑問紛紛冒出。
『怎麼了?』
『為什麼突然說要集合?』
『晚點行嗎?我現在正在解任務。』絕對殺戮詢問著。
『我在幫人修理武器。』黑戰士跟著說道:『沒辦法立刻離開。』
『不行、不行!』痞子殺手堅持的回道:『這是緊急事件,大家要快點過來集合!』
『痞子,說清楚點,到底是什麼事?』絕對殺戮追問著理由。
『嘿嘿!其實啊,是因為剛才突然……』
痞子殺手才想回答,焰星快他一步將事情全盤說出。
『有一個公會說要來挑戰我們,雖然不清楚他們突然挑戰的目的,不過我們還是接受了,目前還沒確定需要派幾個人上場對打,所以要麻煩你們全都回來。』
『總而言之!』痞子殺手搶回說話權:『這是我們新戰神公會第一次的對外戰鬥,大家一定要好好表現啊!』
『第一次的公會戰啊……』絕對殺戮的聲音透著笑意。『希望能夠很精采。』
『我手上的武器維修進行到一半,不能停下,』黑戰士說出他的難處:『我會盡量快點趕過去,要是需要全員上場,就只好請你們先撐一下了。』
『我們從海上趕回去要一段時間,』紫玥跟著接口:『你們能夠拖延時間就儘量拖一下。』
『了解。』
結束了公會對談,我們轉而向皇甫離火他們說出公會戰的事情,聽完說明後,皇甫離火顯得很感興趣。
「皇甫哥,既然他們要忙,那我們就先回去吧。」夜音黎恩藉故想要拉他離開。
「不介意的話,我可以一起去參觀嗎?」他開口詢問道。
「皇甫哥,那是他們公會的事情,又不關我們的事,我們還是回公會去啦!」夜音黎恩有些不滿的嘟著嘴。
「要是妳有事情要忙,妳就先走吧。」沒有理會夜音黎恩的話,皇甫離火反過來催促她離開。
「……不要,我也要跟你一起去。」夜音黎恩堅持不離開皇甫離火身邊。
「那就一起走吧。」遙日笑著提出邀約。
 
經過了一段時間的飛行,我們再度來到決鬥場,焰星跟痞子殺手正在跟對方的成員討論相關事情。
「嗨!」沒有加入討論的仲澐,見到我們出現,隨即朝我們揮手打招呼。
「打算要怎麼打?」我向他詢問比賽的相關事情。
「現在還沒談定,他們還在商討。」他朝我聳肩笑笑。
「其他人還沒來?」往四周張望了下,發現目前只有我們幾個抵達。
「絕對殺戮已經來了,」仲澐笑著回答道:「他看到還沒有開打,就先離開去補充東西,晚點就會過來。」
「皇甫哥,既然這邊還沒開始,我們先去附近逛逛吧。」夜音黎恩開口邀約道。
「我不想跑來跑去。」皇甫離火拒絕了她。
「要不然,你們先到觀眾席休息吧。」仲澐開口提議著。「現在上面已經坐了不少人,要是再晚一點,可能就沒有好位置了。」
正如仲澐所說,觀眾席上坐了不少觀眾,部分是對方公會的支持者、部分是我們的擁護者,雖然支持的立場不同,不過熱情的程度是相同的。
煙火、彩球、旗幟……所有加油的物品全都出現在觀眾席上面,繽紛而熱鬧的點綴著觀眾席。
「喲呵~~下面的人注意一下,記得閃開啊!」紫玥的聲音從上空傳來。
一個巨大黑影籠罩住我們,抬頭一看,一隻巨大的蝠魟以極快的速度降下,而牠降落的預訂地點則是我們站立的位置。
「快閃!」
我搶第一個自原地跳開,遙日等人跟著移動,但,仲澐的動作卻顯得慢了些。
就在他即將被蝠魟壓扁之際,我衝上前將他帶開,強大的衝力讓我跟他在地上連滾幾圈。
「好險……」我慶幸的長呼了口氣。
「謝謝。」被我壓在草地上的他,對我道謝著。
「你剛剛為什麼不閃啊?」我爬起身,順帶將他拉起。
「我有想要閃開,可能是敏捷度不夠,所以逃離的動作沒辦法很快。」仲澐解釋的回道。
「貓,你們沒事吧?」紫玥等人從蝠魟上面下來,走上前關心著。
「紫玥,妳家的坐騎怎麼好像比以前還大隻啊?」我不解的問著。
記得之前牠只能讓一個人乘坐,現在竟然可以載四個人?而且體積好像比之前大了兩倍。
「因為我去找成長魔法藥草給牠吃啊。」紫玥笑嘻嘻的回道:「聽說牠最大可以變成十人座的蝠魟,晚一點我還要再去海上收集藥草。」
「十人座?」
我愕然望向那隻巨大的蝠魟,實在很難想像當它可以乘坐十人時,會是怎樣的一個體積。
「你們等一下還要去嗎?」紫玥回頭望向其他三人。
「可以是可以,不過我要先去補貨。」鐵色狂想點頭回答著。
「抱歉,我想休息了。」天神樂婉拒的回道。
「非凡子呢?」紫玥轉而詢問他。
「當然。」非凡子優雅的對她回了個微笑。「能夠幫上妳的忙,我覺得很高興。」
面對這樣的回答,紫玥只是朝他淺淺一笑。
「嘿!大家都到齊了嗎?」痞子殺手結束討論,快步朝我們跑來。
「絕對殺戮跟黑戰士還沒到。」月雪櫻回答著。
「沒關係、沒關係。」痞子殺手朝我們揮了揮手,催促道:「要開始比賽了,大家先來跟我們的對手打招呼,順便決定上場順序吧!」
跟著痞子殺手的動作,我們幾個走向另一群人,雙方簡單打個招呼後,其中焰星開始說明比賽規則。
「比賽決定採三戰兩勝制,雙方派出相同的人數進行比賽,可以一對一進行,也可以多對多進行,但是因為我們公會人數不多,所以單場最多人數限制為五人,曾經上場比賽過的人還可以繼續進行下一場比賽,這樣有任何問題嗎?」
當焰星問話時,對方公會的人一聲也沒吭,他們的視線全集中在紫玥跟月雪櫻身上,那副色瞇瞇的模樣,讓月雪櫻害怕的退到其他人身後躲著。
被人用這種討厭的目光盯著瞧,紫玥有些不悅的皺眉。「請問誰是公會長?」
「我,我是……」其中一名男生連忙舉手,順帶偷偷抹去差點滴落的口水。
「剛剛我們副會長說的條件你們同意嗎?」紫玥詢問著。
「呃……」對方尷尬的楞了下,他的注意力全集中在紫玥身上,哪裡會注意到焰星所說的話。
「你有其他意見嗎?」見他不回答,紫玥緊接著追問。
「沒、沒有,這樣可以。」
「那就開始派人上場吧!」紫玥回過頭,直接點名道:「我們第一場派出天神樂跟鐵色狂想,你們呢?」
「既然這樣,我們就派出阿力跟普普。」
被派出的兩人自信滿滿的挺起胸膛,彷彿對這場戰役十分有自信。
「請幾位選手上台吧!」焰星催促著道:「其他人就退到選手區觀看比賽。」
「加油吧!」臨離去時,紫玥拍了拍天神樂跟鐵色狂想的肩膀,輕聲的道:「幫我好好教訓一下這幾隻色狼。」
雖然臉上依舊笑的甜美,但紫玥說話的語氣卻是十分冷酷。
「嗯。」兩人苦笑著點頭回應。
當我們坐定後,場上的比賽也即將開始了,因為這是公會戰,所以在開打之前,比賽場地先播放出參賽的公會徽章。
首先登場的是對方的公會徽章……
「吼~~」
在一聲老虎叫聲傳出後,一隻金色老虎出現在比賽場地上,牠甩了甩頭、晃了晃腦袋,張著血盆大口吐出一道火柱,最後,老虎縱身跳到場地中央,在老虎的上空出現閃著七彩光芒的公會名稱。
「這個徽章的感覺很……妙。」我真是不知該如何說出心中的感觸。
「應該說,這個徽章非常閃亮。」焰星客套的說出評語。
「看到這個畫面,突然讓我想到『金光閃閃、瑞氣千條』這句話。」痞子殺手臉上出現不太自然的笑。
緊接著登場的,便是我們新戰神公會的徽章了。
水藍色的龍在比賽場地上空旋繞了幾圈,而後繞成了一顆水球,水球自空中往下掉落,直接撞擊在比賽場地上,球體濺出了一灘金色水花,一陣輕風吹來,飛濺的水花如同風化般,在瞬間散成金色粉塵,飄至高空後又像是水流般的往下傾洩,形成一面金色瀑布,一團黑色火焰自瀑布中央爆出,像是要吞食掉週遭的迅速擴大,整個比賽場地被黑色籠罩後,「新戰神」三個燃著火焰的大字從中浮現。
在我們的徽章現身後,觀眾席上傳來一陣好評。
「嘩~~好棒的徽章。」
「真漂亮,就像動畫一樣……」
「感覺很精緻耶!」
之前我們是在小螢幕觀看,只是覺得樣式很獨特,並沒有多餘的特殊感覺,不過當徽章使用大螢幕播放時,那震撼度跟精細度可就更加的明顯了。
「這個徽章設計的真不錯,整個意境擬造的非常好。」初次見到徽章型態,仲澐讚嘆的說道。
「一樣是使用了金色元素,為什麼兩個感覺會差這麼多呢?」遙日有些不解的搖頭。
「這是個好問題。」痞子殺手一把搭上他的肩膀:「我想,應該是跟公會的素質有極大關聯。」
「與其說是素質問題……」焰星推了推眼鏡,臉上揚起微笑。「還不如說是他們審美觀跟專業度不足吧。」
「嘩!這句話說的也太狠了吧?」隨後現身的拉布拉插嘴道:「又不是每個人都有這種美術專長。」
「就是因為不是每個人都有這種專長,所以零度官方特別開放相關軟體供人下載,只要使用那種軟體,就算是三歲小孩一樣能做出相當好的作品。」焰星補充的說道。
「所以,這樣的成果明白表示他們的用心程度不足。」紫玥接口下了結論:「沒有用心的作品,都是最糟糕。」
「徽章漂不漂亮跟實力無關,也許他們的實力非常好……」遙日才開口說了這句話,場上緊接著傳來了聲音。
「系統判定:第一場公會戰由新戰神公會獲勝。」
「欸?比賽什麼時候開始的?」紫玥訝異的詢問。
「徽章播放完畢之後。」仲澐開口回答道。
「那……不是才剛撥放完嗎?」月雪櫻納悶的反問。
「我們幾個不過閒聊了兩句,它就結束了?」我的印象中,這段時間好像不到一分鐘吧?
「嘎啦啦,咻咻咻就結束了耶!」暴雷在空中飛繞了幾圈。
「只能說,他們公會的實力還真是『令人意外』啊。」焰星搖頭說道。
「這、這是騙人的吧?」受到極大震撼的痞子殺手,無法置信的張大口。
「如果他們只有這種實力,其實不用召集全體出席。」隨後現身的絕對殺戮冷聲的說道:「這種等級的戰鬥,別說是下場打了,光是用看的就已經是在浪費時間。」
「呃……」痞子殺手嚥了口口水,他也沒想到前來踢館、挑戰的公會竟然會這麼弱。
「他們會不會是故意隱藏實力啊?」拉布拉納悶的說道。
就在拉布拉這句話說出口後,對方的公會長同時也傳來了笑聲。
「哈哈哈,第一場比賽我們只是在評估你們的能力,下一場可就不會放水了!我們將要派出最強的魔法高手!」
「嘎?魔法高手要出現了喔!」暴雷滿是緊張的望向我們。
「既然對方是使用魔法的人,那就由遙日上場吧。」焰星提議的說道。
「嗯。」
第二場比賽,在兩個人上場後隨即展開,本以為這一次應該可以看到不錯的戰鬥,但……遙日只放了兩個大型魔法陣,就將對方給轟死了。
「……」這樣的情況,讓我們幾個人全都陷入一片沉默之中。
在這份寂靜中,只聽到暴雷的聲音傳來。
「嘎啦啦,好弱的對手啊。」
的確,真的是很弱……我們一致默默的點頭認同。
 

貓邏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