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哪裡特別啊?」拖著下巴,季薰悶聲埋怨,「不過就是個可以海扁主人的式神而已。」

「亞瑟他們要過來了嗎?」在闇影走後,蓋爾突然開口詢問。

「還沒,他們處理完其他媒介之後才會來找我們,要我們在這邊等。」

「嗯。」撐起身體,蓋爾倚著山壁坐起。

「你……還好嗎?」季薰看著纏在他腹部的繃帶,上頭滲出了血跡。

「不好。」蓋爾回的乾脆。

「對不起。」她歉然的賠罪。

「妳打贏了我,沒必要道歉。」在他們的世界中,弱者臣服強者,這是很自然的事情。

「我只是對於被妳徹底壓制的這件事,一時還無法接受。」他摸摸口袋,掏出了香煙抽著。

太丟臉了,身為N.K.的首領,竟然如此狼狽。望著吐出的灰白色煙霧,他的心底鬱結著苦悶。

「那是因為你對我手下留情,要不然你肯定可以贏過我。」季薰尷尬的安慰。

「……」沉默地望著季薰,他很清楚事情並不是那樣。

起初,他的確想要在不殺死季薰的情況下,將她制服,但是在他發現季薰力量比他強大時,他起了殺意,像他們這種待在上位的人,絕不可能允許有任何一絲可能的威脅性存在。

那時候他真的是用了全力,想要殺死季薰,無視亞瑟的命令。

然而,最後的結果,卻是他徹底被季薰的氣勢震懾住,除了亞瑟之外,這還是他第一次感到畏懼。

「怎麼了嗎?」發現蓋爾一直盯著自己看,季薰感到不自在。

「我很討厭妳。」蓋爾語氣平淡的說道:「如果不是因為亞瑟,我根本不可能跟妳相處。」

「我知道。」季薰早在一開始就發現了,對方看她的目光始終帶著敵意。

「我可以問一個問題嗎?」

「說。」

「為什麼討厭我?」這一點讓她想了很久,卻還是想不出原因,「是因為我的言行舉止,還是有其他原因?」

「如果我說,我只是單純的討厭人類呢?」蓋爾語氣淡漠的回應。「人類這個種族,自私、膽小、貪婪……明明只是沒什麼力量生物,卻十分自以為是。」

「原來是這樣啊……」季薰鬆了口氣的笑開。

「為什麼妳還笑的出來?」他大感不解,「我可是在批評妳的種族,也包括妳。」

「那又沒有關係。」季薰倒不覺得這有什麼不好,「就像有些人天生討厭吃青椒一樣,那是很自然的生理反應。我本來還擔心,我是不是做了什麼讓你討厭的事情,還好不是那樣。」

「就結果來說,兩者都一樣。」蓋爾可不認為這兩者有什麼不同,討厭就是討厭,不管是有理由還是沒有理由。

「也許吧!」季薰不以為意的笑笑,「說不定是因為我比較能接受這個理由,畢竟被人突然說討厭,感覺還是會怪怪的吧?」她隨手抓抓頭髮,面露苦笑。

「……」瞧著她這副模樣,蓋爾真不知道該怎麼回應才好。

討厭人類的那種說法,其實只是他刻意要讓她討厭的說辭,事實上,他排斥她的理由,是另一項因素。

「天快亮了耶!」季薰起身走到山洞外頭,漆黑的天色逐漸轉藍,日出的光芒在遠處山峰上露出些許。

「早上的空氣好新鮮!」

季薰活動著筋骨,作了幾次深呼吸,臉上是滿足而愉快的笑容,看得出來,她很享受這難得地清晨時光。

正當她眺望遠處天空的美景時,一旁的樹林裡突然傳來細微的腳步聲。

咦?他們那麼快就拆除媒介了嗎?順著聲音來源望去,季薰看到一道人影從樹林裡走出。

翠綠的樹蔭襯著對方修長的身影,藍色頭髮迎風搖曳,右眼佩帶著眼罩,完好的左眼是漂亮的紫色。

「你、你是路易士?」望著來人,季薰瞪大雙眼,訝異萬分。「你是路易士對吧!」她確認的發問,語氣激動。

她曾經想過或許他們會再度相遇,但是她沒想到兩人這麼快就重逢了。

「你的眼睛怎麼了?怎麼會受傷?」

她記得古巴黎時期的他,雙眼還是完好的,只是額頭上有道傷疤,然而,現在的路易士,額頭的刀疤沒了,眼睛卻反而受傷了。

「妳是誰?」對方微皺著眉頭,目光透出困惑。

在對方反問後,季薰才意外想起,雖然對她來說只是幾天前的事情,但是對路易士來說,卻已經是長久以前的過往。

都過那麼久了,怎麼可能還記得我。她對自己的遲鈍感到尷尬。

「妳……」路易士還想繼續追問,季薰連忙打斷他的話。

「抱歉,我認錯人了,你跟我一位朋友很像。」她說出最常聽到的藉口。

「認錯人?但是妳叫的『路易士』是我的名字。」他沒有就此相信。

「呃,是、是嗎?真巧,原來你也叫做路易士啊!這真是一個很不錯的名字對吧?」季薰打哈哈的笑著,順勢扯開話題。「你也是上山來運動的嗎?山上空氣很不錯呢!」

「不是。」路易士否認的回道,目光同時移向站在山洞前的蓋爾,「我來調查一些東西。」

糟糕,我都忘了他是L組織的人,該不會是發現結界被破壞才……記起這件事,季薰的心頭一涼。

雖然她之前曾經打贏過他一次,但那不代表她現在還能贏過對方,經歷過那麼慢長的時間,人總是會成長的吶!

「既然你是來作調查的,我們就不打擾你了。」勾蓋爾的手臂,季薰急忙想帶他離開。

「等一下。」路易士突然叫住她。

「有、有什麼事嗎?」反射性地,季薰將蓋爾護在身後。

「跟我打一場。」他神色嚴肅的說道。

「你、你在胡說什麼?」季薰臉上的笑容僵了一下,「怎麼突然說要跟我打架?我是女生耶!女生怎麼可能會打架?」

「……」沒有理會她的話,路易士亮出了拳刃。

發現對方已經下定決心,季薰輕嘆一聲。

「跟你打可以,但是你不准我的朋友出手。」她跟著亮出靈刀。

手上的刀跟她以往慣用的武器不同,那是她之前遭受控制時,意外造出的怪異長刀,然而,心思都在對決上頭的季薰,雖然注意到刀形的改變,但也沒多餘的心思理會。

「可以。」路易士同意了她的條件。

「我可沒虛弱到要靠妳保護。」蓋爾將季薰拉開,鐵鍊在他手上出現。

「讓開。」路易士面露不滿,目光如刃,「我只想跟她打,不要礙事。」

「聽到沒有,對方點名我當他對手。」季薰再度走上前。

「……我知道了。」

發現兩人似乎有各自戰鬥的理由,蓋爾也不再多事,逕自退避到一旁,讓出空間給他們進行對決。

凝重的氣氛在季薰與路易士之間蔓延,對峙中的兩人,沒有一方魯莽出手。

奇怪,以前的路易士好像不會等這麼久。時間拖得越長,季薰內心的壓力也就越大。

比起這種考驗耐性的等待,她還比較希望雙方速戰速決,轟轟烈烈的打上一場。

我要搶先發動攻擊嗎?季薰猶豫著。

從對方散發的氣勢看來,她可以肯定路易士的實力晉升不少,她若是貿然攻擊,恐怕會很危險。

「妳不出手嗎?」在她猶豫不決時,路易士發問了。

「呃?」季薰因為他的發問楞了一下,「你在等我嗎?」

「嗯。」對方坦白的點頭,「要是妳不想先出手的話,就由我開始吧!」

話音才落,路易士瞬間消失在季薰眼前,在她還來不及反應時,身邊已經有一道寒氣逼近。

「鏘!」

季薰反射性的舉刀,將對方攻向她頸部的拳刃擋下,刀尖就這麼被擋在五公分處的距離。

好險。季薰暗暗捏了一把冷汗,剛才她根本沒有看清楚對方的進攻方式,只是憑著直覺舉刀。

「反應不錯。」路易士稱讚著,「很少有人能擋下我這一擊。」

是啊,還好有擋住,不然脖子就要被刺穿了。知道真實情況的季薰,對自己的處境感到一絲惶恐。

「妳害怕了?」路易士看穿了她的情緒。

「不是。」季薰回以燦笑,雖然也有部份是因為害怕,然而充斥在她心口的情緒,絕大部分是鬥志。

手上的大刀一轉,她以不遜於路易士的速度展開反擊,然而,她的每一次進攻都被對方輕易擋下,兵器撞擊聲連綿傳出,在森林中一陣又一陣的迴響。

「攻擊方式有點單調。」路易士中肯地說出感想。

「是嗎?」季薰冷不防地朝他轟出幾記火符,雖然大部分都被閃開了,但還是有一兩道火符炸到他。

這樣的情況路易士並不以為意,他隨手拍拍衣服,被炸中的地方出現淡淡地焦煙。

「這樣的變化喜歡嗎?」她揚笑詢問。

「力量太弱。」

路易士身形一閃,直接朝季薰腹部踢了一記,強大的腳勁讓她狠狠摔飛,在山壁上撞出一聲巨響。

「咳咳、咳咳!」受了內傷的她,伏在地上激烈咳著,吐出的鮮血將地面染成深色。

「站起來,妳的實力不只是這樣。」路易士催促著。

「咳咳!把、把人踢飛還、還叫我馬上站起來?咳咳咳!你、你這個人還真惡劣。」努力調整紊亂的氣息,季薰撐在地面的手也沒有閒著,指尖在鮮血染紅的土壤上圈圈繞繞。

「妳在做什麼?」路易士察覺到情況不對勁,但也沒有因此退避。

「回禮。」

勾上最後一劃,季薰以掌心往地面一擊,一條土龍自地底竄出,龍形朝路易士直奔而去,張大了嘴,一口就將他給吞了。

在雙方撞擊的瞬間,地面激起大量塵土,空中就像掛著一層黃色紗簾一般。

「呼~~」長長吐了口氣,季薰從地上起身。「還活著吧?快點出來。」

望著面前一公尺高的土堆,她開口催促。

隨著她的叫喊,土堆動了動,路易士的手從土堆中伸出,而後是頭部、肩膀,慢慢地從土裡掙脫爬出。

「你這樣子好慘。」見到他卡在土堆裡,渾身塵土的狼狽模樣,季薰笑了出來。

「要不要拉你一把?」走上前,她朝他伸出手。

「……」沒有回應,路易士只是遲疑的盯著她的手。

「現在先停戰。」發現對方猶豫著,季薰只好主動抓住他的手,「要打等你從土裡出來再打,難不成你想卡在這裡等別人來救嗎?」

「我可以自行脫困。」他從沒想過要靠別人援救。

「我都說要幫你了,你還在逞強什麼啊?」季薰不滿的發著牢騷。「要是再囉唆,我就再用一條土龍把你給埋了!」

沒有理會他的意願,季薰費了一番功夫才將他從土堆裡拖出,受了傷又耗費大量體力,讓她累得氣喘吁吁,無力的坐在地上休息。

「妳的名字……」站在她身旁,路易士居高臨下的瞧著她。「欣……不,是季薰,對吧?」他說出了她的名字。

「咦?你還記得?」季薰訝異的瞪大眼,「你的記性還真好。」

「妳的記性比我更好,一看到我就立刻想起我的名字。」路易士不以為然的反駁。

「呃,那不一樣……」季薰尷尬的笑笑,她光是一個月前的事情就記不太住了,怎麼可能像路易士一樣,那麼久已前的事情都還記得?

「既然記得我,為什麼剛才又說妳認錯人?」路易士追著問題質問。

「我以為你已經忘記我了,剛才我叫你的時候,你不是一臉茫然嗎?」

「不,我只是在想妳的名字。」路易士反駁道:「雖然記憶有點模糊,可是我還記得妳,跟妳打過之後,我終於想起妳的名字。」

「你跟我打架,就是為了要想名字?」季薰大感不可思議。「要是剛才我沒閃過你的攻擊那該怎麼辦?」

「不可能。」路易士回的斬釘截鐵,「曾經打敗過我的人,不可能會閃不過我的招式。」

「真感謝你這麼看得起我……」季薰突然有種無力的感覺。「既然已經確認我的名字了,還要繼續打嗎?」

「不。」路易士收起拳刃,「有人來了。」

順著他的話,亞瑟與魈從樹林中出現,兩人的衣著分開前還要髒亂,模樣極其狼狽,看起來像是經歷過不少戰鬥。

當他們見到現場混亂的情況時,眼中閃過一絲警戒。

「小薰,你們沒事吧?」亞瑟確認的問。

「沒事。」

「真難得,竟然連你也來了。」魈似笑非笑的走向路易士。「艾蒙派你跟蹤我們嗎?」

「不,我只是奉命來調查一些東西,不過現在看來,已經沒有必要了。」

「調查?為了這個嗎?」魈拿出一個被毀壞的木偶,在他面前晃了晃,「不過L組織裡應該沒有這方面的人才吧?」

當他們趕至核心處時,原以為會見到佈陣的人,沒想到對方卻是用了遠距離操縱木偶的方式,控制整個噬魂法陣。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貓邏 的頭像
貓邏

貓步慢行

貓邏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