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快走。」勉強奪回意識的季薰,眼泛淚光的催促。

沒見過這麼頑強的傢伙,竟然還想抵抗?

她的掙扎只維持了幾秒鐘,黑羽律子很快又重新掌控了她的意識。

舉起刀,當她準備再度發動攻擊時,旁邊突然竄出一抹黑影,將季薰擊倒。

沒料到半途會殺出程咬金,黑羽律子大感不滿。

「放開那個孩子。」虛無飄渺的聲音從黑影中傳出。

冷哼一聲,季薰再度發動攻擊,只不過這次她的目標是闇影。

攻防之間,明顯可以看出黑影對季薰諸多手下留情,行動上顯得小心翼翼,但,被操縱的季薰,卻招招攻向要害、毫不留情。

儘管如此,黑影還是從中找到空檔,將季薰撂倒在地。

當闇影想要趁機對季薰施加禁錮時,季薰反而施展雷電反擊,來不及閃避,黑影直接被雷擊命中。

墨色的身子因電光閃了幾閃,出現了兩個模糊的疊影。

沒有錯過這個時機,季薰又轟出了一記雷彈。

「啊──」

這次的攻擊讓疊影脫離,除了影子本身的形體之外,草地上還躺了一男一女。

見到倒地的兩人,季薰瞬間停住了動作。

「爸……媽?」喃喃地,她喚出對方的身份。

怎麼又掙脫了?該死的傢伙!

接連被季薰抵抗,黑羽律子大為光火,立刻加重了力量,打算重新掌控她的意識。

「妳……休想。」

這一次季薰並沒有如她所願,反而是以更加強大的力量對她進行反制。

「滾!」

發出一聲怒吼之後,黑羽律子的意識被她逐出,她的反擊威力連帶重創了黑羽律子,讓對方遭受到不小的傷害。

在季薰順利掙脫後,身心俱疲的她立刻暈了過去。

 

當她再度清醒時,她發現自己躺在先前的山洞,山洞外頭的天空星光閃耀,時間已經是深夜時分。

黑影坐在她前方為營火添加木柴,溫暖的火光照亮山洞,也驅除了夜晚的寒冷。

緩緩坐起身,她往四周張望了下,發現蓋爾躺在一旁休息,身上的傷口已經進行了包紮。

「影子大……」反射性地,她張口喊出之前的稱謂,話到嘴邊卻又臨時打住。

聽到她的叫喚,影子回過頭來,輕手摸著她的頭。

「你是……爸爸跟媽媽,對吧?」她小心翼翼的探問,生怕那是一場夢。

「沒錯。」對方給予篤定的回答。

得到回應,季薰鼻頭一酸,眼淚瞬間掉了下來。

「我、我好想你們。」

輕輕地,她的雙親將她擁入懷中,讓她盡情的嚎啕大哭,直到聲嘶力竭。

「對不起,一直沒辦法跟妳相認……這段時間辛苦妳了。」

「不、不會。」搖著頭,她好不容易才穩住情緒。「你們發生什麼事了?為什麼會變成這樣?既然一直在我身邊,為什麼不跟我說?我、我還以為你們……」

好不容易跟家人重聚,季薰有好多好多問題想問,然而,一開口,她的眼淚又因為這些疑問掉落,話說到最後全都變得含含糊糊,哭腔濃厚。

「我們也很想早點跟妳相聚,只是……」

雙親發出沈重的嘆息,緩緩將事情的始末說出。

因為L組織的脅迫,他們成為L組織研究室裡的成員,在一次機緣下,他們逃離了那個地方,隱居到這個小島來。

本以為他們可以一家三口過著安穩的日子,沒想到有一天,L組織的人找上門來,對方威脅兩人,若想要乖乖活下去,就要配合他們的計畫,殺了魈。

當時的季薰十分年幼,擔心L組織對季薰不利,他們也只好點頭答應。

然而,L組織為了保證他們兩個絕對服從命令,硬逼著兩人吃了藥物,那是一種會讓人瞬間提昇力量,但會喪失心智、腦中只剩下殺戮的藥。

「後來的結果妳應該知道了,我們根本不是魈的對手。」

「嗯。」季薰輕咬著下唇,心中浮現父母親死亡的景象。

那段經歷,她在艾蒙提供的影片上看過了。

「不要責怪魈,就算當時他沒有殺了我們,我們也會因為藥物喪命。L組織根本就沒想過讓我們活著,他給我們吃下的藥,在藥效過後如果沒有繼續服用,身體就會瞬間衰敗潰爛。」

「……」聽到這樣的下場,季薰憤怒地握緊拳頭,心口隱隱作痛。

「如果這樣就可以終結性命,那也就算了,那個藥劑最恐怖的一點,就是它會讓人突變成妖異,並且只聽從L組織的命令,供他們驅使。」

「也因為這樣,我們請求魈殺了我們,並且摧毀我們的靈魂。無論如何,我們都不想變成那麼悽慘的下場……」

在死亡之前,兩人請魈代為守護季薰,但,魈沒有答應,相反地,他將兩人殘缺的魂魄收入自己的闇影之中,讓他們吸取闇影的力量,藉此延續性命。

「我們從沒想過他會做出這種事情,被L組織追捕的他,照理說應該要斷絕一切可能會被發現的線索,出手救我們只會讓他的處境更加艱難。」

「對他而言,我們只是奉了L組織的命令,前去追殺他的陌生人,他願意答應我們的要求,將我們的靈魂摧毀,這樣就已經是仁至義盡了。」

最初兩人聽到魈的傳聞時,他們以為他是一個無情冷血、殺人不眨眼的屠夫,沒想到實際接觸後,才發現他是一個極為溫柔的人。

只不過,破碎的魂魄十分脆弱,在靈魂還沒有修復完全之前,他們不能脫離闇影。

「那件事情發生後我們本來想要立刻回家看妳,但是因為靈體太過虛弱,別說回家了,我們連說話的力氣也沒有,每天就只能耐著性子,努力調養靈體。」

「原來是這樣。」

季薰終於明白,為什麼之前影子大叔完全不開口說話,他不是不想,而是不能。

在雙親的解釋下,過往的困惑以疑問終於逐漸釐清,那段模糊的過去,就像是重新找回碎片的拼圖,慢慢地拼湊成一副清晰的景象。

「接下來的事情妳也都知道了,我們變成妳的影子大叔,而妳又因為尚漓的關係,認識了魈,現在則是成為了他的式神……」

「嗯。」季薰下意識的點頭回應,而後又像是想起什麼般的抬起頭來。

「你、你們說這是魈的闇影,那、那我跟影子大叔,不、跟你們聊的那些事情……他該不會全都知道吧?」

一想到她曾經跟影子大叔說過的諸多秘密,還有在他面前哭泣、撒嬌的種種過往,季薰的臉瞬間紅了起來。

「這個妳可以放心,魈並沒有調閱闇影的記憶,也不會去探問我們跟妳的任何事情。」

身為闇影的主人、又是兩人救命恩人的魈,就算想要知道所有事情,他們兩人也無權阻止,然而對方對他們卻十分尊重,除非兩人主動提起,要不然他絕不會開口過問。

「沒有就好。」季薰小小的鬆了一口氣,但,雙親接下來的話讓他冒出了冷汗。

「不過我們會跟他聊妳的事,像是妳小時候因為尿床哭了,因為不想吃苦瓜,就用離家出走威脅我們,還有妳小學時曾經偷偷暗戀過班長……」

「你、你們跟他說這些做什麼啊!」她臉上一陣青一陣白。

「說那些有什麼奇怪的?」雙親回得理直氣壯,「妳是我們的孩子啊!當家長的跟別人炫耀自己的孩子,那是很正常的事情吧!」

「可、可是也不用說那些吧!」她惱怒的回嘴,「哪有人會跟別人說那種丟臉的事!」

「又沒有關係,反正那些都是過去的事情。」雙親不以為意的笑笑。

「很有關係!」她咬牙切齒的說道:「你、你們這樣,叫我以後怎麼面對他啊!」她無奈的抱頭大喊。

「放心,魈是個很紳士、很體貼的好人。」兩人笑嘻嘻的擔保。

「騙人。」季薰想也不想的立刻否決,依照她跟魈相處的情況看來,那個人根本是個喜歡捉弄人的壞蛋!

「是真的。」為了讓季薰信服,他們接著說出另一件事。「因為被L組織嚴密追查的關係,魈不能在同一個地方停留過久,但是他為了要讓我們可以陪伴妳成長,這些年他都只在亞洲區行走,而且每隔一段時間就會回到台灣,讓我們可以回家看妳。」

「跟他認識越久,就對他越有好感,他真的是一個很重承諾與感情的人。要是小薰想跟魈結婚,媽媽也不反對喔!」

「妳、妳在胡說什麼?」季薰大感驚愕,她從沒想過話題可以瞬間跳到這裡來。

「既然連性命都可以交給他了,那就表示妳很愛他,不是嗎?」影子微偏著頭,雖然季薰看不到對方表情,卻隱約感覺到母親面露笑意的臉。

「才不是!」她堅決否認,「你們那時候也在場吧?應該知道那種情況下……」

「那種情況下,可是有好幾種其他的選擇喔!」

「……我太笨了,沒想到還有其他方法。」別過臉去,她悶聲回道。

「不行!結婚的事情還是暫緩,爸爸不希望小薰年紀輕輕就結婚了。」

「為什麼不行?她已經成年了。」母親提出反對。

「不行就是不行!」

「給我說出個理由來!要不然我才懶得管你反不反對!」母親強勢的說道。

「……好不容易我們快要可以復原了,難道妳不想跟孩子多相處一會?」父親語透哀怨的說出理由。

「說得也是。」母親這才意識到這一點,「那,季薰還是先別結婚,反正你們的壽命那麼長,沒有意外的話再活上個三、五百年都沒問題,留個幾十年給我們吧!」

「沒錯!就這麼決定。」父親深感同意。

「……在你們做出這個決定之前,應該先問我要不要嫁吧?」季薰額冒黑線。

「為什麼不嫁?」雙親異口同聲的反問:「魈是個不錯的年輕人,爸爸跟媽媽都很喜歡他。」

「你們喜歡是你們的事情!」季薰激動的握緊拳頭。

『小季,你們遇到麻煩了嗎?』突兀地,話題中的主角傳了傳音過來,讓季薰嚇了一大跳。

『幹、幹嘛突然這麼問?』她以不友善的語氣掩飾情緒。

『剛才蓋爾跟亞瑟聯繫,說你們遇到狀況,沒辦法趕過來會合……』

原來他醒著啊……往蓋爾的方向瞧去,對方依舊閉著眼睛睡覺。

『你們的狀況很糟糕嗎?』

『蓋爾受傷了,都是我的錯。』季薰感到十分愧疚,若不是因為她,蓋爾也不會發生這種事情。

『不要想太多,每一個行動都會伴隨意外發生,這一點他也知道,我之前被催眠時,不也是攻擊你們嗎?』

『但是……』你並沒有讓任何人受傷啊!季薰很想這麼回應。

『我跟亞瑟已經將核心摧毀,現在要去拆除其他媒介,你們在原地等一下,我們處理完就過去找你們。』

『嗯。』

得到她的回應,魈並沒有立刻結束通話,反而沉默了幾秒。

『還有什麼事?』耐不住這份安靜,季薰主動開口反問。

『妳……真的沒事嗎?』他有些質疑。『總覺得妳的語氣不太一樣,一開始回話的語氣好像在生氣。』

『那、那是因為……』她往旁邊的黑影掃去一眼,因為雙親提起了結婚的話題,才讓她情緒不穩,這種事情她怎麼說得出口!

『因為什麼?』魈好奇的追問。

『算了,沒事。』她惱怒的抓抓頭髮。

『騙人。』

『囉唆!』被這麼一再追問,季薰惱羞成怒的發火了,『我說沒事就是沒事,就算有事也不關你的事!問那麼多做什麼?去忙你的工作啦!』

怒沖沖地,她結束了通話。

「我們也該回去了。」黑影站起身。「身為魈的式神,總不能離開他太久。」

「有什麼關係,我也一樣沒跟他在一起啊!」季薰捨不得讓雙親離開,希望能再多留他們一會。

「妳不一樣,妳是『特別』的。」留下語意不明的一句話,黑影瞬間消失在暗處。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貓邏 的頭像
貓邏

貓步慢行

貓邏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