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

 

「……祈求著遠古黑暗的力量,從燃燒的煉獄之中,從黑暗深處,高傲的惡魔啊,我將與你締結契約……」

魔法陣發出七彩的耀眼光芒,亮晃晃地,讓人幾乎睜不開眼,幾秒過後,光芒逐漸削減,來自地底的聲響,悠遠的傳來。

站在魔法陣外,蜜亞聚精會神的靜心等待,光芒中,一隻召喚物從地底鑽出。

「喵~~」

「咕嘎?」綠皮小怪扁眼瞧著那生物。

……這是什麼?

「很像是貓……的動物。」蜜亞尷尬的笑笑。

被召喚出的生物,是一隻貓頭、兔子身體的生物,被召喚出之後,牠茫然的發了一會呆,而後又驚慌失措的到處逃竄。

「喔呵呵,好可愛、好可愛!是小貓兔耶!」哈蒂嘉開心的追著那生物玩耍。

「咕嘎嘎嘎、呱嘎嘎嘎……」綠皮小怪朝她發出抗議的聲音。

「嗚呼呼?我、我又不是在玩,只是在逗貓兔嘛!」哈蒂嘉吐舌笑笑。

「嘎嘎嘎、呱嘎嘎嘎。」

「我知道我是蜜亞的導師啊,哎喲呦,上課不用這麼嚴肅,放輕鬆點不是很好?」

「呱呱嘎嘎嘎。」綠皮小怪們一徑的搖頭。

「哎喲、哎喲,你們真的一點幽默感都沒有。」嘟著嘴,哈蒂嘉一彈指,那隻貓兔就被魔法陣給吸了回去。

原本克莉絲汀信誓旦旦的說,決不讓哈蒂嘉「染指」蜜亞,讓她對蜜亞進行教學,然而,遊戲中的新副本一開放,克莉絲汀就將心思全放在新副本出團的事情上頭,對於蜜亞的教學指導,也就十分乾脆的丟給哈蒂嘉跟綠皮小怪們接手。

「蜜亞、蜜亞、蜜亞,我們再來一次吧!」哈蒂嘉笑嘻嘻的催促,「這次要給我大大隻的、很兇很兇的召喚物喔!就算召喚不出惡魔,至少也來一隻獅子或老虎吧!」

「可是獅子很恐怖。」蜜亞滿臉不情願。

「嗚呼呼,不會啦!獅子哪會恐怖,獅子很乖的呢!」

「獅子會咬人。」蜜亞嘟嘴反駁。

「那是因為妳會害怕,動物都這樣啊!妳要是害怕牠們、討厭牠們,牠們也就會討厭妳,還會欺負妳,動物其實很聰明又奸詐呢!哈蒂嘉說出似是而非的論調:「所以啊,不管以後妳遇見什麼,都不可以表現出害怕的一面,要裝出比牠們還兇、還厲害的樣子,這樣就不會被欺負了!」

「是這樣嗎?」蜜亞有點被說服了。

「啊咧咧,對了、對了!我們來召喚魔界的角獅吧!」哈蒂嘉提議道:「角獅好可愛呢!角短短的、小小隻的、毛茸茸的,我好喜歡角獅!」

「好。」聽到哈蒂嘉這樣的形容詞,蜜亞自然也不會認為那是多危險的生物。

然而,她錯了……

「這、這是什麼?」見到召喚出的生物,蜜亞直覺自己又召喚錯誤了。

出現的生物幾乎要塞滿整個房間,頭上長著兩隻短角,獠牙大口,鬃毛是近乎夏日夕陽般的橙紅色澤。

「角獅啊!蜜亞好棒!一次就成功了呢!」哈蒂嘉開心拍手稱讚。

「妳不是說牠……小小隻?」看著面前比她還高上兩倍的龐然大物,蜜亞臉色慘白。

「是很小隻啊!」哈蒂嘉理所當然的回:「跟劍龍、噴火龍比起來,牠很小。」

「誰叫妳拿恐龍來比啊?」蜜亞想對哈蒂嘉大吼,但畏懼於角獅在場,生怕驚擾了牠,她只有發出跟蚊子聲響差不多的抗議。

角獅一登場,綠皮小怪們嚇得縮起身子,窩在蜜亞腳邊。

「哈、哈蒂嘉,角獅……真的很溫和嗎?」蜜亞深感不妙。

之前她照換出惡魔時,這些綠皮小怪還無所畏懼的在惡魔身邊跑跑跳跳,甚至還在克莉絲丁一聲令下,將惡魔給打回地獄去,而現在,他們竟然全都在發抖?

「對啊,魔界的幾個魔王裡頭,牠的個性算是最好的呢!」

「……魔王?」蜜亞真希望她聽錯了這個詞。

「喔呵呵,對啊,角獅是魔王喔!妳真是很厲害耶!一般人很少夠召喚出魔王,沒想到妳一次就成功了!好棒!」哈蒂嘉燦爛的朝她笑著。

「哈、哈蒂嘉,現在要怎麼將牠弄回去?」蜜亞開始害怕了。

趁著角獅才剛被召喚出來,意識尚未清醒時,她想要快點將這個燙手山芋丟回摩界。

「啊咧咧?妳不留下嗎?牠是魔王耶!多少人想跟牠締結契約都沒辦法,既然都找來了,就順便結個契約嘛!」哈蒂嘉面露惋惜。

「妳要妳拿去好了。」蜜亞還想多活幾年。

「吼~~」角獅突然發出一聲低鳴,聲音低沉宏亮,撼動著眾人的心房。

「哈蒂嘉,快!快將牠弄回去!牠要醒了!」蜜亞急躁的催促。

「好吧!妳跟著我念。」哈蒂嘉開始念出一連串的古語,不知道意思的蜜亞,只能學著那些音念誦。

待咒語結束,角獅身上發出火紅色的亮光。

「快,趁現在!」

「咦?什麼?」

還沒搞清楚狀況,蜜亞就被哈蒂嘉拉著手,往角獅的前腳拍下。

「嗚呼呼,契約終於完成,真是好累。」哈蒂嘉以手當扇,為自己搧風。

「咦咦?契約?」蜜亞差點嚇暈過去,「我是說要將牠送回去,不是要締結契約啊!」

「哎呀呀,好不容易拐到角獅魔王,就這麼讓牠回去太可惜了。」

「可是妳將牠留下來,要是牠生氣了怎麼辦?要是牠咬人怎麼辦?」

「放心、放心,寵物不會對契約主人不利的啦!」哈蒂嘉說得雲淡風輕。

「那其他人呢?」她又不是一個人生活,其他人的安危怎麼辦?

「沒問題的,角獅魔王有著跟人一樣的智慧,可以跟牠溝通。」哈蒂嘉完全不以為那是問題。「而且,我知道妳會怕大隻的召喚物,所以剛才我幫你將牠縮小了喔!」

「……縮小?」蜜亞這才仔細瞧了紅光中的角獅,現在的牠就比吉娃娃還大一點而已。

「除非妳為牠解除禁錮,不然牠會一直維持這個模樣喔!小小隻的角獅魔王也很可愛呢!」

「吼~~」紅光散去,從契約混沌中醒來的角獅,有些茫然且狐疑的看著蜜亞等人。

「你、你好。」蜜亞心虛的向牠打招呼。

「……」往蜜亞瞧了瞧,又看看自己的模樣,牠立刻就明白是怎麼一回事了。

「吼!吼吼吼!」憤怒的撲上前,對著蜜亞就是一陣亂抓。

「好痛、好痛!哈蒂嘉,妳不是說牠不會傷害主人?」蜜亞抱頭逃竄,在房間裡亂跑亂繞。

「沒有啊,我是說牠不會對妳不利,意思是牠不會殺妳,沒說不會打妳喔!」哈蒂嘉事不關己的笑道。

「怎麼這樣!」蜜亞發出慘叫。

「快點收服牠,讓牠屈服在妳的力量之下吧!」哈蒂嘉懶洋洋的打了個呵欠,「我累了,先去睡了喔!加油!」

「哈蒂嘉!」

沒有理會蜜亞的叫喚,哈蒂嘉逕自離去。

從這次的事件,蜜亞學到一件事──哈蒂嘉說的話絕對要大打折扣才行。

在房屋裡裡外外追逐了一陣子,經由綠皮小怪們與庭院石像怪群的通力合作,角獅終於被制服了。

與蜜亞締結契約後,角獅不旦身形縮小,就連力量也被束縛,也因如此,蜜亞才能順利脫身。

「對不起、對不起,我不知道哈蒂嘉會做出這種事情。」蹲在客廳的沙發旁,蜜亞將烤布丁推上前,「這是我的賠罪,希望你大人有大量,可以原諒我。」

「吼!」別過頭,角獅不願接受蜜亞的道歉。

「咕嘎嘎嘎、呱嘎呱嘎。」綠皮小怪試圖幫蜜亞說好話。

「吼吼吼!吼吼吼!」而角獅則是表達著牠的憤怒。

聽不懂他們對話的蜜亞,只有安靜的坐在一旁,客廳裡,只聽見「呱嘎嘎」跟「吼吼吼」的聲音。

一個多小時後,克莉絲汀暫時從遊戲中脫身,走下客廳找食物吃。

「這裡……是怎麼一回事?」見到客廳的景象,她不解的詢問。

只見被縮小的角獅坐在沙發,面色憤怒,而蜜亞則是可憐兮兮地縮在一旁,身上有多處被抓傷的傷痕。

「克莉絲汀……」淚眼婆娑地,蜜亞將事情的始末跟她說了一遍。

「哈蒂嘉呢?她怎麼沒幫你處理?」克莉絲汀找尋她的下落。

「她說她累了,回房間去睡覺了。」蜜亞沮喪的道。

「真是的。」抓抓頭髮,克莉絲汀來到角獅面前,以古語跟牠溝通。

從交談的口氣聽來,克莉絲汀似乎又是威脅又是柔性勸說,一人一獅交涉了許久,直到克莉絲汀發火……

「囉唆的傢伙!」抓起桌上的烤布丁,克莉絲汀直接砸向角獅,「以為你是魔王我就要怕你?我的人被你傷成這樣,我還沒跟你算帳,以為是魔王就了不起嗎?你現在只不過是她的契約寵物!信不信我把你作成獅排吃了?」

「吼吼吼吼!吼吼?」

原本憤怒不已角獅,卻在意外吃下烤布丁後,神情與語氣變得平和。

「吼吼吼吼……」

聽到對方的吼聲,克莉絲汀立刻皺緊眉頭,嘟著嘴用古語繼續跟牠溝通。

兩人的音調有時高有時低、有時還會爆出怒吼,聽起來似乎是在協商什麼,只不過這次克莉絲汀似乎佔了較有利的位置。

在克莉絲汀與牠的討價還價之下,整個事件莫名的在「蜜亞每天供應角獅烤布丁吃,角獅就負起保護蜜亞安危,直到蜜亞壽命終結為止。」的條件下落幕。

「煩死了!明明是一隻獅子,學人家吃什麼烤布丁?」

斜掃她一眼,角獅又多吃了幾顆烤布丁後,這才心滿意足的開啟異空間,回到屬於牠的地方。

莫名奇妙地,蜜亞從此擁有了一隻召喚寵物。

「終於解決了。」克莉絲汀像是洩了氣的氣球,癱在沙發椅上。

「對不起,都是因為我,害妳這麼辛苦。」蜜亞歉然的道。

「不關妳的事。」克莉絲汀不以為意的揮揮手。

正當她想喝口水,解解口中乾渴時,門外傳來機車的喇叭聲。

「啊!札克來了,我要走了!」蜜亞笑嘻嘻的道:「札克今天領薪水,我們要去木熊的餐館吃飯。啊,需要幫妳外帶晚餐嗎?」

「不用了,晚點我跟哈蒂嘉出去吃,妳快去吧!」克莉絲汀朝她揮手道別。

「嗯!」

待蜜亞與札克離去後,哈蒂嘉自二樓走下。

「很特別的孩子呢!」她笑著,語氣透出疼愛,「天賦佳、個性好、反應快,只可惜學習上出了問題,嘖嘖!她也不是不會、不懂……」

「只是不肯。」克莉絲汀理解的接話答道。

早在一開始,她就發現了。蜜亞之所以學習進度緩慢,並不是沒才能,而是她有心結,她抗拒著學習。

凡是她認定是具有危險的生物,一律排斥召喚,若不是哈蒂嘉欺騙她角獅的身份,將角獅說成是無害生物,今天恐怕也不會有這場鬧劇發生。

「不打算從旁推一把嗎?」哈蒂嘉笑嘻嘻的問。

「讓她自己決定。」克莉絲汀沒打算插手干預。

蜜亞想學什麼、不想學什麼,她要讓蜜亞自行選擇。

「嗚呼呼,這樣好嗎?」哈蒂嘉不太喜歡這種近乎放任的行為。「她看起來好像只想當治療師,讓這麼優秀的孩子窩在醫療站,真是可惜。」

「當治療師也沒什麼不好,她開心就可以。」克莉絲汀雲淡風輕的道。

「喔呵呵,我不太喜歡這樣,太浪費了……」

「哈蒂嘉,她是我的學生。」克莉絲汀警告著。

「嗚呼呼,人家又沒說要對她怎樣,妳幹麼那麼緊張?」哈蒂嘉笑的燦爛。

「因為妳素行不良。」克莉絲汀沒好氣的反駁。

「哎呀呀,怎麼這樣說人家呢?」哈蒂嘉甜美的笑笑,「看見好的種子,當然會好奇它將來的發展啊!」

「哈蒂嘉……」

「哎呀呀,肚子突然覺得好餓,我們出去吃飯吧!」轉移話題,她拉著克莉絲汀,開開心心的出門。

 

 


    全站熱搜

    貓邏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5)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