經歷過角獅事件之後,蜜亞對召喚術的排斥感更大了,而哈蒂嘉也不勉強她,轉而開始教導她魔法。

「來,照我剛才跟妳說的方式,朝這邊進行攻擊。」站在攻擊標靶旁邊,哈蒂嘉催促道。

「那個……我們可以用其他東西代替標靶嗎?」蜜亞有些為難。

被哈蒂嘉用來當標靶的物體,是克莉絲汀養在庭院的石像怪。

「哎呀呀,有什麼關係?打碎了我再幫它拼回去就好啊!」哈蒂嘉頗不以為然。

「那樣還是不太好,石像怪會痛。」蜜亞尷尬的苦笑。

「啊啦啦?好吧好吧!聽妳的。」在蜜亞堅持之下,哈蒂嘉這才釋放石像怪,改拿了花瓶當標靶。

「哈蒂嘉,那個花瓶很貴……」蜜亞又有意見了。

「嘖嘖!妳不過是一個十幾歲的小女孩,怎麼個性這麼婆婆媽媽?」

「我已經十三歲了。」蜜亞更正道。

跟札克相遇後已經過了將近一年,期間,蜜亞自己默默的過了一次生日,沒有跟任何人說。

「隨便、隨便,十三歲也好、十五歲也好,都只是個還沒發育的小孩子。」哈蒂嘉將花瓶換過,改成水桶當標靶。

「打吧!」

「那個……」

「又怎麼了?難道水桶也很貴?它鑲金的嗎?」哈蒂嘉有些不耐煩的翻翻白眼。

「不、不是啦!我是想說,請妳稍微站遠一點。」擔心會不小心誤傷到她,蜜亞尷尬的請求。

「放心吧!憑妳的本事,想傷到我非常有難度。」哈蒂嘉不以為意的揮手。

「是。」

依著哈蒂嘉的指示,蜜亞念動咒語、甩動魔杖,朝水桶發出攻擊。

魔杖頂端發出微弱的火光,如同一顆小火球,飄飄蕩蕩地,在半空中上上下下的飄了幾下,而後啪地綻出火花,消失,連標靶的邊都沒沾上。

「嗚呼呼,瞧,還飛不到一半的距離呢!」哈蒂嘉搖頭苦笑,「這種拇指大的小火球怎麼能傷得了我呢?再試一次。」

「好。」

有了初次的經驗,蜜亞壯大膽子,又發出了一顆火球,這次的球體較先前大上幾公分,飛的路徑也拉長了一點點,不過最終下場與初次相同。

「再試十次。」哈蒂嘉讓她繼續練習。

十次不成,就再試十次、二十次、三十次,直到蜜亞揮魔杖揮得手酸,汗水淋漓,疲憊不堪。

「我、我不行了。」她垮著臉求饒。

「哎呀呀,不過才兩小時,妳就累了?體力不太好呢!」哈蒂嘉有些無奈的笑笑。

「這太難了啦!」蜜亞嘟著嘴。

「是太難,還是妳不想學?」哈蒂嘉語氣尖銳的反問。

「我想學啊!可是就是學不會,我本來就不是聰明的人。」蜜亞感到有些委屈。

她明明很努力了,現在手臂都快舉不起來了,竟然還被對方說成自己是不想學,她已經很認真了!

「妳不笨,妳擁有很棒的天賦。」哈蒂嘉遞給她手帕,「我不否認學習這種事情,跟天賦、智商有關,但是除去先天上的條件,信念也是很重要的一環。蜜亞,妳真的想學嗎?」

凝視著她,哈蒂嘉深深望入她的眼睛。

「想,我想學,我是認真的!」她點頭如搗蒜。

「就算這些東西學會了,可能會傷害到別人?」

「我……」蜜亞迴避哈蒂嘉的視線,陷入猶豫。

「不用回答我,妳只要給你自己答案就好。」哈蒂嘉止住了她的話,「今天就練習到這裡吧!妳差不多該去找凱特了。」

「……」

在哈蒂嘉離開後,蜜亞為了這個問題陷入苦思,哈蒂嘉的提問也正是她所擔心的情況。

我真的……想學嗎?蜜亞問著自己。

當她學習到新知識時,她感到十分開心,她想要知道更多、見識更多,她很喜歡學習,但,另一方面,她也害怕著這些學習。

似乎,學得越多、懂得越多,她擁有的力量也就越多。

她害怕「力量」,她見識過力量造成的毀滅──在她還不知道該克制自己的時候。

孤兒院是她的家,而那個「家」曾經一度差點被拆除。

還記得動工的那天,是一個風和日麗的天氣,怪手與推土機排在前院,身材壯碩的工人群聚在門口。

他們被趕出孤兒院,連行李都還不及收,那名地主對他們咆哮,說他們這群孤兒比街邊的垃圾不如。

地主讓手下們攔住他們的行動,要他們眼睜睜看著孤兒院被拆毀。

憤怒至極的她,對地主以及其他人進行了詛咒,她毀壞了那些拆卸機具,讓那些人痛苦不堪的倒地呻吟,晴朗的天空瞬間烏雲密佈,狂風大起,嚇得他們不斷討饒,只是被怒氣蒙蔽理智的她,完全沒有饒恕的意願……

若不是瑪利亞修女即時制止,她恐怕就要變成殺人犯了。

但,她還是傷了人,那幾個人在床上躺了幾個月,還因此丟掉工作,她感到很愧疚。

在這場風波過後,瑪麗亞修女跟地主進行過幾次交涉,後來對方才勉強同意賣地給孤兒院,讓他們免去搬遷的窘境。

明明她搞糟了整件事,孤兒院的同伴卻將她當成正義的英雄,只有修女們與蜜亞自己知道事情的真相。

而後,孤兒院有幾名修女離開了,表面上她們是被派遣至其他地方服務,實際上,她們是因為畏懼蜜亞的能力,所有知道真相的大人之中,只有瑪麗亞修女完全地接納與包容她。

札克是第二人……

「妳會害怕對吧?害怕擁有力量的自己。」收拾著手術用具,凱特反問著。

「嗯。」蜜亞點頭回應,沒有否認。「我不想……傷害任何一個人。」

「我瞭解,我以前也一樣。」凱特拿起一把手術刀進行消毒。「但是,很多時候並不是妳不想,事情就不會發生。」

「我不明白妳的意思。」她困惑的皺眉。

「蜜亞,妳覺得這是什麼刀?用途是什麼?」凱特將手術刀在她面前晃了晃。

「開刀用的……七號手術刀。」不明白凱特的問句,她回的有些遲疑。

「用來救人的?」凱特追問。

「是啊!」這是毋庸置疑的答案。

「是嗎?」凱特露出意味不明的輕笑,「雖然是名為手術刀,可它也可以用來殺人喔!」

「……」

「妳知道嗎啡嗎?」

「知道,那是毒品。」

「雖然是害人的毒品,可是它也被當成醫療藥品使用,同樣的,有些被研發來救命的藥品,它的副作用有時候甚至比毒藥恐怖。妳覺得,哪些是好的哪些是壞的呢?」

「……」沒深思過這些問題,蜜亞再度沉默了。

「魔法只是工具,就像手術刀、藥品一樣,使用者的意念才重要,拿著一把刀,妳可以選擇用它來進行手術、切菜料理,也可以選擇用它殺人,但,在妳選擇要怎麼作之前,手上是不是先要拿著一把刀?」

「必須……先有一把刀?」聽著這番說詞,蜜亞有些困惑又好像有些似懂非懂。

「別心急,花點時間想想吧!妳遲早會明白的。」凱特朝她笑笑,順手將開刀器具擺放入工具盒中。

「凱特醫官,這是剛才送來的公文。」古羅‧松風拿著一份文件走來。

接過手,凱特花了一些時間閱讀。

「蜜亞,妳要不要參加聯盟這次的野外活動?」她突然開口提議。

「野外活動?」

「野地實戰訓練營。」凱特晃晃手上的公文,「聯盟一年一度的內部交流活動,主要是讓平日沒時間來往的成員,有一個跨部門合作的機會,也順便讓內勤人員練練身手,免得荒廢技能。」

「可是我不是聯盟的人。」蜜亞有些猶豫。

「今年醫護人員嚴重不足,我會另外找些學院的學生跟外界人才幫忙,妳當然也可以。」

「蜜亞小甜心,我聽到了,妳也想參加這次的野地實戰訓練營啊?」淡雅的古龍香水味傳來,喬治亞帶笑的聲音傳來。

「要參加的話,就加入我的小隊吧!」他向蜜亞提出邀約,「身為克莉絲汀的學生,我相信妳在我的小隊會更有發揮的潛力,我可以帶領妳取得勝利,贏得榮耀!」

「喬治亞,你好。」蜜亞朝他回以苦笑。「身體有好點了嗎?傷勢都恢復了嗎?」

「那當然,我可是一名血統高貴的吸血鬼。」喬治亞自豪的道:「一般人需要一兩個月才能復原的傷勢,我只需要休養十天就可以了。」

「那今天來是要……複診嗎?」

「不,我是為了妳。」喬治亞朝她拋了個媚眼。

若換成其他崇拜他的女生,這眼神早就已經虜走她們的芳心,為他神魂顛倒了,然而,蜜亞只是驚恐的退了幾步。

雖然喬治亞擋去了她大半視線,可他擋不住窗外投射而來的嫉妒目光。儘管蜜亞只是個孩子,對男女之情尚未理解,但,經歷過一次吃醋女性的「洗禮」之後,她再怎麼單純也知道「大人世界的愛情」很恐怖,就連小孩子也包容不下。

「喬治亞,不准你再靠近蜜亞。」凱特制止他的逼近,替蜜亞解了圍:「別忘記前幾天你的仰慕者衝進來,威脅說要用硫酸毀她的容。」

「啊,那件事情真是抱歉,我聽到消息之後,已經嚴肅的警告過她們了,她們向我保證以後絕不再犯。」

「難怪今天她們只站在外面觀看,沒有衝進來……」古羅‧松風理解的點頭。

「來,這個是我的道歉禮。」喬治亞從懷中拿出一個精巧可愛的盒子,「希望那次的事件沒有造成妳的陰影。」

「巧克力?」看著盒子的內容物,蜜亞又驚又喜。「謝謝,謝謝你。」

「喜歡嗎?」喬治亞回以優雅的微笑,「比起妳受到的驚嚇來說,這項禮物其實很微不足道。」

「其實我還好啦!」蜜亞尷尬的笑笑,「我比較擔心那個女生有沒有被嚇到。」

那天,當那女生發瘋似的衝進來時,醫療站裡所有人都被嚇得不知所措,包括蜜亞,剛巧那時候凱特正在開刀房為人開刀,完全不知道外面的情況。

見到對方對她大吼大叫,又威脅說要拿硫酸潑她,蜜亞其實很害怕、很想逃,但,當時她正在為病患治療,要是她中途跑掉,後果可能不堪設想。

也不知道是哪裡來的勇氣,蜜亞罵了對方一頓,要對方離開、不要騷擾病患,不然就要讓她嚐嚐下地獄的恐怖,當然,對方沒將她的話放在心上,甚至還破壞醫療站的器具、毆打傷患,蜜亞一時氣不過,就真的讓對方下地獄去了。

幸好在她冷靜下來時,她將對方從地獄裡「撈」了回來,要不後果可能真的不堪設想。

「嗯嗯,這件事情我有聽說。」喬治亞笑吟吟的點頭,「妳真是個勇敢又有才華的女孩,不愧是我看上的人,若不是妳現在太過年輕,我可能真的會愛上妳。」

「我想那樣不太好……」蜜亞臉冒黑線的笑笑,她可不想往後都過著詛咒別人與被別人追殺的命運。

「言歸正傳,我真的很希望妳能加入我的小隊。」喬治亞熱誠的邀約。「我的A─01小隊,成員個個實力堅強、成績優異!」

「喬治亞,我記得你隊上已經有不少優秀的治療師了。」凱特制止的提醒,「我找蜜亞參與活動,為的是要補足隊上治療師不足的隊伍。」

「美麗的凱特,妳誤解我的意思了。」喬治亞朝她搖搖手指,「我希望蜜亞能加入我的小隊,成為隊上固定成員。」

「固定成員?你的意思是說,像你們這樣的聯盟成員?」瞪大眼,蜜亞從沒想過有這種可能性。「我……可以嗎?我還有好多事情不懂,還有好多東西要學。」

但是,如果可以進入聯盟,那我就可以跟札克一起工作!我可以加入他的小隊,跟他一起出差,札克小隊的人手不足,如果我可以加入……

「我想加入,我真的可以加入聯盟嗎?」她滿懷希望地詢問。

「當然……」

「不行。」凱特直接截斷喬治亞的回答,「妳想成為獨當一面的治療師,至少還要再磨個五至七年。」

「五到七年啊?聽起來好像很久……」蜜亞對這麼長久的時間感到焦躁不安。

她甚至希望自己現在就能加入聯盟,成為E─23小隊的一員。

「久?」凱特輕笑著,「妳不過才十幾歲,就算過了七年,妳也不過算是成年而已,時間的流逝比妳想像中來的快。」

「是啊,蜜亞,很多人花了十多年都還不一定能成為聯盟的一員呢!」古羅‧松風笑著回應。

「沒錯!七年的時間其實很短暫。」喬治亞興沖沖的道:「只要妳願意,我隨時都能虛位以待。」

是啊,我來到這裡也已經快一年了,時間真的很快……握緊拳頭,蜜亞確定了她的目標。

「我決定了!我要當E─23小隊的治療師!」

「E─23?為什麼?」喬治亞感到訝異。

「因為札克他們需要治療師啊!」

「札克?他又是誰?」瞇起眼,喬治亞有些困惑。

「札克E─23小隊的隊長!」蜜亞笑嘻嘻的介紹。

「喔!我想起來了,那個老是鬧事、不合群的海盜?」提起他,喬治亞的語氣顯得有些不以為然。「我聽說他的小隊沒什麼成績,而且當隊長的又喜歡混水摸魚,老是喝的醉醺醺。」

「札克他很努力!他只有任務結束才會喝酒!」聽到對方這麼批評札克,蜜亞鼓起腮幫子,氣呼呼的反駁。

「怎麼了?為什麼妳突然這麼生氣?」喬治亞有些不解。

「因為札克是她的監護人。」凱特代為回答。

「原來如此。」喬治亞理解了,「所以妳是為了回報養育的恩情,才會想在他的小隊工作?」

「不是。」蜜亞篤定的搖頭,「我喜歡札克,所以我想加入他的小隊!」

「小甜心,工作跟私人感情不該混為一談。」喬治亞微微變了臉色。「妳是一流的人才,加入一流的隊伍自然是最好的選擇,我的小隊比他們優秀數倍,隊員全部都是頂尖人材,這次的聯盟活動,我的小隊絕對有把握取得優勝、奪下獎金!」

「咦?有獎金?」蜜亞驚喜的瞪大雙眼。「真的嗎?有多少?」

「優勝隊伍可以獲得五十萬獎金,隊伍中成績最優秀的前三名,還會獲得三個月的薪水。」凱特報出了獎賞。

「好多!」蜜亞雙眼登時閃閃發亮。

札克之前薪水被扣了一半,如果可以拿到第一名……

「我的小隊可是這幾年來的冠軍隊伍,那些獎金絕對是我們的囊中物,蜜亞,妳還是多考慮一下,雖然札克是妳的監護人,但是也不見得妳就必須跟他同一個隊伍……」

「那個……」帶點尷尬地,古羅‧松風截斷他的話,「喬治亞先生,蜜亞已經離開了喔!」

「咦?」回過神來的他,有些摸不著頭緒,「她跑去那裡了?」

「大概是去找札克了吧!」坐在辦公桌前,凱特開始閱讀公文。

「像那種個性粗暴的人有什麼好?不過是海上漂來的突變生物!」喬治亞不滿的直抱怨。「隨便想也都知道,加入我的團隊才是最正確的選擇!不管是隊伍成員還是機器設備,我的團隊都有擁有最棒的物資!」

「又如何?」凱特淡淡地掃他一眼,「就算你的團隊擁有那些東西,她也還是選擇了札克的小隊。」

「就是這點讓我不明白。」喬治亞眉頭深鎖,「隨便找個路人分析一下,都知道我的團隊才是最具優勢的團隊!不管怎麼衡量都應該要選我的團隊!」

「你跟一個小孩子講什麼分析?」凱特無奈的揉揉額角,「小孩子只有喜歡跟不喜歡兩種選擇而已。」

「所以……她喜歡那個海盜的小隊,不喜歡我的優秀團隊?」喬治亞大感驚愕,「這句話的意思是,身為隊長的我,領導者魅力不夠?」

「不、不,沒人這麼說,喬治亞先生很有領導者風範。」古羅‧松風急忙澄清。

「小孩子分辨得出領導者魅力嗎?」他突兀的追問。

「這……」古羅‧松風苦惱的猶豫幾秒,「我也不確定這件事情,但是小朋友通常會比較喜歡接近有好感的人。」

「所以說,蜜亞因為覺得那個海盜比我有領導者風範,所以對他有好感?」

「呃?您是不是將事情搞混了?」古羅‧松風覺得對方沒將事情釐清。「所謂的好感與領導者風範應該是兩回事,再者,我個人認為,蜜亞不加入你的團隊並不是因為領導的問題……」

古羅‧松風試圖向喬治亞說明清楚,然而對方卻沒將他的話聽進去,自故自地陷入沉思。

「或許就因為她是個孩子,不重視外在條件,才能更真切的看出本質,所以說,我的本質不如那個隊長?」

「呃,您是在問我嗎?我想應該不是這樣。」儘管有些尷尬,古羅‧松風還是耐著性子勸道:「我聽說對方是蜜亞的監護人,也許可能是因為這樣……」

「喂,古羅,他走了。」凱特打斷他的話。「要自言自語的話到外面去,別吵我。」

「真、真的是很抱歉。」尷尬地朝凱特一鞠躬,古羅‧松風雙頰發紅的離去。

 

「札克、札克、札克!」氣喘吁吁地,蜜亞衝入E─23小隊的辦公室裡。

「蜜亞?怎麼了嗎?妳幹嘛跑得那麼急?」艾希好奇的詢問。

「有追兵?」奧勒同感困惑。

「札克呢?札克在哪裡?」她急切的詢問。

「在休息室睡覺。」

聽到這回答,蜜亞立刻往休息室衝去。

「札克、札克!醒醒!」搖晃著睡在沙發上的他,蜜亞心急的喊。

「怎麼了?有敵人攻打進來嗎?」迷迷糊糊地,札克晃晃發暈的腦袋,睡前他才喝了一堆啤酒,現在酒精都還沒退呢!

「札克,我們去參加活動吧!野地實戰訓練營!」蜜亞開心的喊。

「啊?那是什麼鬼東西?」

「野地實戰訓練營啊!你沒參加過嗎?」蜜亞狐疑的反問:「聯盟一年一度的活動。」

「喔,那個啊……」抓抓臉,札克打開桌上的啤酒灌了幾口。

「聽說優勝隊伍有獎金五十萬呢!而且隊員還可以額外獲得三個月的薪水!」蜜亞欣喜的分享這項消息。

「那種事情跟老子無關。」抹去嘴上的酒沫,札克倒回沙發上,繼續埋頭大睡。

「為什麼?你不想參加嗎?」蜜亞搖晃著他,不讓他睡。

「因為我們就算參加了也沒用。」艾希的聲音傳來,「我們人數太少了,參加那種活動一定要跟別人組隊,札克又不喜歡聽別人指揮,去了也只是跟人吵架……」

「札克很不合群。」奧勒聳聳肩膀。

「不是不合群!」札克不滿的反駁:「憑甚麼要那些三腳貓當隊長?為什麼老子就不能當頭?」

「因為對方人數比我們多。」奧勒說出重點。

「讓別人當隊長也沒關係吧?重點是分工合作。」蜜亞皺起眉。

「哼!除非他們能比老子厲害,不然休想騎到老子頭上!」札克絲毫不妥協。

「除了隊長的問題之外,那種活動幾乎都是A階的大團隊獲勝,我們這些臨時組成的雜隊根本不可能獲勝。」

「A階?那是什麼?」

「就是小隊編號啊!」艾希向她提出解釋,「隊伍編號的第一個字母就代表了團隊能力,A代表最厲害、最優秀的團隊,每個進來聯盟的人都想成為Α階的隊員。」

「人材都會讓A階的團隊先挑走,其他的好處也是。」奧勒對此頗有微詞。

「沒有其他辦法嗎?」蜜亞還是存有希望。「優勝有五十萬跟加薪耶……」

「與其將希望放在那種事情上,老子不如多去撈幾艘沈船!」札克沒好氣的回道。

「札克,別這麼說,說不定今年我們有希望喔!」艾希突然詭異的笑了。

「什麼意思?」聽到艾希話中有話,札克有些好奇了。

「這次的活動,我們參與了一點意見。」奧勒罕見的露出微笑。

「以前的規矩是,達成任務的團隊,隊上出局的成員不能超過一半人數,不是嗎?之前我們都是受限在這個項目中,這次我們提出建議,將規矩改為,『隊伍中,只要有一個人達成任務就算獲勝』!這樣的話,就算我們跟一些爛隊伍合併,我們一樣可以『自由行動』。」

「很好!你們兩個的建議太棒了!」札克終於有了鬥志,「這樣一來,老子也不用管那些蠢蛋,只要達成任務就好!」

「所以說,你會參加囉?」蜜亞開心的詢問。

「廢話!這麼棒的獎賞在等老子,老子當然要拿下!」

「喔?你還真是有自信吶?」喬治亞突然現身門口。「有鬥志是好事,沒有才能,至少也該懷抱夢想嘛!」

「喬治亞?你怎麼……」蜜亞對他的出現感到詫異。

「這傢伙是誰?」說話時,札克鼻尖飄過古龍水味,那氣味讓他捏住了鼻子,「噁!大男人還學女人噴香水?真噁心!」

「札克,你怎麼可以這麼說?太沒禮貌了!」蜜亞不滿的抗議。

「原來這裡的隊長就是這種水準啊?不過是一個無禮的傢伙嘛!」被用這種態度對待,喬治亞面露冷笑。

「喬治亞,抱歉,札克他說話惡毒了一點,但他人不壞。」蜜亞替他道歉。

「小鬼,妳跟這個莫名其妙的傢伙道歉作什麼?」札克板起臉,十分不悅。

「真無禮!」喬治亞沉喝一聲,「我可是擁有德古拉伯爵高貴血統的後代,A─01團隊隊長,最受人尊敬、最多人愛戴、成績最優異、女生心中第一名情人的喬治亞‧德古拉!可不是你口中的『莫名傢伙』。」

「說了那麼長一串,不過是一隻吸血鬼嘛!」滔滔耳朵,札克大大打了個呵欠。「連介紹詞也這麼婆婆媽媽,光聽你說話就覺得煩。」

「一『隻』?真無禮的用詞。」喬治亞青筋微爆,「這就是你對人的態度跟禮貌嗎?真是失禮!」

「囉唆,你這個香水男來這裡究竟想做什麼?」札克沒好氣的回問:「如果沒別的事,就快點離開,聞到你這種娘娘腔的香水味,啤酒都變難喝了!」

「你說什麼?娘娘腔?」喬治亞面色更加難看了,「比起你,像我這樣的氣度跟風範,根本就是優質紳士的典範!像你這種海上漂流物,我想禮儀在你身上也是白費,說不定我去跟狗對話,牠還比較聽得懂我說的話。」

「當然,因為老子只聽得懂人話。」札克笑著反諷。「狗話當然要說給狗聽。」

「該死的愚蠢狂徒!」握緊拳頭,喬治亞努力壓制火氣。「也不想想自己的身份,竟然這麼不知天高地厚?對我來說,你不過是一隻螻蟻!」

「對老子來說,你不過是一個娘砲!噁心八啦的傢伙!」札克沒好氣的起身,一把揪住對方的衣領。

「說了那麼多廢話,其實你只是想找老子打架吧?好啊!出去打!」他挑釁的揚笑。

「札克,不行!不可以打架!」蜜亞急忙上勸阻,而雙子卻是鼓舞著他們進行。

「好哇!出去外面打吧!我想看、我想看!」艾希歡欣鼓舞的道:「好久沒看到札克大顯身手了!札克加油!」

「海盜跟吸血鬼的對決?有意思。」奧勒露出期待眼神。

「怎樣?來一場吧!輸的人要請贏家吃飯!」札克提出賭約。

「樂意奉陪!」

「不行!不准打架!」站上茶几,蜜亞一把拉開兩人。

「滾開,小鬼!不然我打妳屁股!」札克不喜歡她出面干預。

「札克,我生氣了喔!要是妳再不聽話,我就讓你牙齒痛!」蜜亞祭出威脅。

「妳敢!」札克怒沖沖的瞪著她。

「無意義的打架是不好的行為。」蜜亞堅持道:「而且上次總長有說,要是你再打架、破壞公物,以後你的薪水會被扣20%!你想被扣薪水嗎?」

「扣就扣!老子無所謂!」

「真的無所謂嗎?」蜜亞淚眼汪汪的看著他,「克莉絲汀說,等你以後沒有錢,養不起我的時候,她就要把我帶走,換她當我的監護人,你要讓我被帶走嗎?」

「帶走就帶走啊!像妳這麼囉唆的小鬼,走了最好!」

「札克!」蜜亞氣得淚水直掉,「我們是家人不是嗎?你答應要照顧我的!」

「……」

瞪著蜜亞佈滿淚水的臉蛋,札克就這麼跟她大眼瞪小眼的僵持一會,最後宣告放棄。

「算了、算了!老子睡覺去!」

往沙發上一躺,札克抓起外套蒙住頭。

「蜜亞小甜心,見到妳哭泣真是令我心疼,如果是我,我絕對不會讓你落淚。」喬治亞遞出手帕,「來,讓我替妳擦去淚水吧!」

「謝謝。」

原本埋頭大睡的札克突然跳起身,一把抓過蜜亞,胡亂用袖子替她擦臉,過重的力道讓蜜亞臉孔生疼,鬱悶的情緒卻隨著淚水被擦拭而消失。

「想當老子的小鬼,就不准讓別人替妳擦臉!」他口氣僵硬的命令。

「好。」雖然不理解他火氣的由來,可是蜜亞還是乖乖點頭了。

「喂!娘砲!你到這裡究竟要作什麼?」回過頭,札克質問道。

「我……」喬治亞一愣。

其實他也沒想過他來這裡要作什麼,純粹就只是想來瞧瞧,讓蜜亞拒絕他的邀約,只想加入弱小隊伍的傢伙長什麼模樣。

「喂!怎麼不說話?」

「該不會他也是來搶蜜亞的吧?」艾希狐疑的問。

「咦?應該不是吧?」蜜亞從沒想到會有這種情況。

「難說,畢竟妳有特殊天賦。」奧勒認同著艾希的說法。

「妳還是克莉絲汀的學生,會順發詛咒、又會治療,這很難得的呢!」艾希舉出蜜亞的優勢。

說得也是,如果她能加入我的團隊,那我等於擁有一位極佳的治療師與攻擊手。喬治亞推敲著如意算盤。

「喂!是這樣嗎?你這個娘砲也是為了這個小鬼來的?」札克怒目質問。

「沒錯,我就是來向你下挑戰書!」喬治亞順水推舟的接口,「要是你輸了,蜜亞就屬於我!」

「別開玩笑了!為什麼我要去你那邊?」蜜亞生氣的抗議。「我只想待在札克身邊!我不要加入你的小隊!」

「蜜亞小甜心,聽妳這種口氣,妳似乎已經認定他會輸給我?」喬治亞開心的咧嘴笑著,「妳果然很清楚我的領導者魅力,我的才能與天賦如是如此耀眼,以至於連妳都看得出來。」

這個人在胡說什麼?聯盟的人都習慣不聽人說話的嗎?蜜亞頭疼了。

「老子會輸給你?哈!這是我聽過最好笑的笑話!」被這麼一激,札克豪氣的允諾。「要賭就來!老子才不可能輸給你這種娘娘腔!」

「札、札克,你真的要拿我當賭注?」蜜亞心口一緊,像是遭到重擊。

「很好,那我們就以這次的活動決勝負吧!」喬治亞說出規則,「跟隊伍勝負無關,我跟你,誰先完成任務,誰就是贏家,誰就可以獲得蜜亞!」

「你們怎麼可以擅自決定?我不要……」蜜亞想制止,卻徒勞無功,沒人理她。

「你要是輸了,還要外加給老子半年的薪水!」札克提出附帶條件,一提到賭博,他的興致可高昂了。

「別以為老子是笨蛋,蜜亞本來就是老子的,要打賭你沒拿出點東西來怎麼行?」

「札克!」蜜亞發怒的叫嚷。

「可以!就半年薪水!」

「好!那就這麼說定了!我期待活動當天的到來。」發出歡快的笑聲,喬治亞轉身離去。

「哼!憑這種娘娘腔也想贏老子?還早的很!」札克信心滿滿的揚笑。

「不要掉以輕心,對方可是A階的隊長。」奧勒提醒道。

「是啊,要是你真的不小心輸了,蜜亞就是他的了喔!」艾希說出另一項隱憂,「以後說不定我們就看不到蜜亞了呢!」

「去!老子怎麼可能會輸!」這句話回的有些心虛,札克其實也不清楚對方的能力。

「要是真的輸了呢?你真的要將我送走嗎?」一直被忽視,蜜亞終於委屈的哭了。「為什麼要拿我當賭注?我是東西嗎?你就這麼不在乎我嗎?」

「呃,當然不是。」他粗聲粗氣的反駁:「老子是妳的監護人,絕對不可能讓那個傢伙搶走妳!誰都不准!」

「可是你拿我當賭注!」蜜亞難過的斥責,「有誰會拿家人跟別人打賭的?你根本不在乎我,札克是大笨蛋!我討厭札克!」

哭喊著,蜜亞奪門而出。

「幹嘛這麼大驚小怪,老子又不會輸。」札克煩躁的皺眉。

「你也沒把握贏。」奧勒點出重點。

「蜜亞這次真很難過,她的電波很糟糕。」摀著心口,艾希同情的搖頭,「她真的很重視你吶!要是真的被帶走,說不定她會不想活了呢!」

「笨蛋!胡說什麼!」札克可不想聽到這種事情。

「你很差勁。」奧勒冷著臉指責,「從認識到現在,你今天真的太差勁了,我鄙視你。」

「我也一樣。」艾希聳肩附和,臉上罕見的沒有笑容,「要是你真的將蜜亞輸給那個人,你就不再是我們的隊長。」

「走吧!不要理他。」奧勒拉著艾希的手,準備離去。

「記得去跟蜜亞道歉。」艾希提醒著。「她這次真的、真的很生氣。」

「嘖!一個個都這樣小題大作,道什麼歉?老子又不見得會輸!」

就算輸了,他也不一定會履行約定!

抓抓頭髮,札克也沒打算真的去賠不是,躺回沙發上,他將頭悶著繼續睡覺。

等一下那小鬼應該就沒事了。依照過往的幾次經驗,他如此認定。

 

 

    全站熱搜

    貓邏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