擔心夜裡遭遇偷襲,札克他們刻意選擇了隱密的洞穴當作休憩之地。

「外面……好像很不平靜。」聽著外頭的動靜,古羅‧松風縮了縮身子。

入夜至今,外頭的騷動聲始終沒有平息。

「這樣也好,那些人直接被淘汰,我們說不定可以得到優勝喔!」艾希滿懷希望,目光洋溢著憧憬。「要是能得到優勝,獎金有好多耶!還有額外的薪水,我要拿那些錢去買電動玩具還有零食!」

「還有冰淇淋。」奧勒補充道。

「對對!」艾希笑吟吟的點頭,「然後還要買好多材料,叫蜜亞作一大堆、一大堆烤布丁!我要吃布丁吃到飽!」

「李維,蜜亞他們那邊狀況如何?」札克有些擔心對方的狀況。

不知道為什麼,他從剛才開始就有一種心神不寧的感覺。

「他們離開了原本駐紮的地方。」李維分析數值之後回答:「因為距離過遠,回傳的訊號有些微弱,不過應該很安全。」

「真神奇,我第一次看到札克會擔心別人呢!」艾希揶揄的笑道:「雖然老是說蜜亞很麻煩、很討厭小鬼,可是心裡卻疼她疼的要命,對吧?」

「不愧是監護人札克。」奧勒露出跟艾希相同的狡笑。

「哎呀呀,這座小島晚上有點涼,蜜亞那小鬼不知道會不會感冒?」模仿札克的口氣,艾希開始編造旁白,「晚餐不知道那小鬼有沒有吃飽,啊,不知道有沒有人照顧她,身為監護人的我好擔心……」

「傳說中的刀子嘴豆腐心。」奧勒一針見血的附和道。

「你們兩個……是不是晚上打算幫忙值夜?」札克額爆青筋、咬牙切齒的質問,要不是乾糧吃完了,他真想用它來塞住他們的嘴巴。

「才不要,那是你們大人的事。」一遇到這種問題,艾希馬上將身份降回小孩,「喔喔,我突然覺得好累,先去睡了喔!」

「我也是。」

兄弟倆抓出自己的睡袋,窩在靠近山壁的位置睡覺。

「隊長大人應該也累了吧?請快去休息吧!」克里夫貼心的催促,「上半夜就交給我留守,李維負責下半夜。」

「嗯。」

「要是隊長大人覺得冷,只要說一聲,小的願意充當隊長大人的棉被……」克里夫面露害羞的說。

「你離老子遠一點!不准靠近老子三公尺以內,不然我就扁你!」全身起雞皮疙瘩的札克,立刻下達保持距離的命令。

「隊長大人請放心,我會負起保護你安全的職責!」克里夫信誓旦旦的說完後,隨即走向洞口邊進行看守。

抓著睡袋,札克刻意選了離他較遠的位置睡下,白天的疲憊,讓他很快就入睡。

半夢半醒之間,他夢見了蜜亞以及她的團隊。

他們遭遇埋伏,一群又一群的蒙面人包圍住他們,畢竟喬治亞的團隊是精英小隊,就算遇上這樣的困境,他們的能力也足以應付。

然而,當蒙面人變身成蟲族、向他們噴灑綠色汁液後,情勢立刻逆轉。

沾染到那些綠色汁液,不少成員紛紛受傷掛彩,更慘的是,那些汁液有毒,在侵蝕皮膚後,毒液順著傷口侵入,逐漸麻痺他們的神經……

『走開!不要過來!走開!』儘管惶恐不安,蜜亞還是試圖保護受傷隊員,用盡力氣,拖著他們往後退離。

最後,他們退至一座山洞的底部,幾名法師張設了異空間結界,勉強擋住蟲族的追擊。

可是這種方法也只能抵擋一陣子,蟲族很快就會突破防線,衝入裡頭進行獵殺。

情勢稍微安全後,蜜亞立刻為隊員們進行急救,不過分配到的醫療物品中,只有中和劑、沒有解毒液,隊員們仍然需要立即就醫。

疲倦的坐在地上,所有人陷入一陣靜默。

『札克、札克,救救我們。』縮著身子,蜜亞小聲的乞求。『快點過來,不是說,只要我叫你,你就會來嗎?』晶瑩的淚水自她臉龐滑落。

『碰!碰碰碰!』結界外的蟲族,開始進攻結界壁,打算用武力手段瓦解它。

面對這樣的情況,所有人亂成一團。

『沒有受傷的跟我來,我們去引開那些蟲怪。』不想坐以待斃,喬治亞下達命令。

『不行!太危險了。』蜜亞拉住他的手,『再等一下,等一下應該就會有人來救我們。』

『等人救?誰會來?』隊員們嗤之以鼻。『現在這種時候,其他人應該在休息了。』

『就算有人會來,等他們來我們也早就被這些蟲族吃掉了!』

『碰!』結界壁崩毀,蟲族衝進他們的藏身地,雙方再度展開激戰。

夢境,到此完結。

氣喘吁吁的爬起身,札克的額頭滿是冷汗。

那夢境太過真實,蜜亞驚恐的叫喊、戰鬥的砍殺聲,至今還在他耳邊迴響。

「怎麼了?你的臉色很難看。」負責下半夜守夜的李維問道。

「李維,馬上追查蜜亞的下落,快!」

不安地,他想起身,手臂上卻異常沈重,低頭一瞧,發現克里夫正抓著他手臂沉睡。

「老子不是叫你離遠一點!」發怒的札克,一腳將克里夫踩扁。

「啊啊!」被踩在腳底下的克里夫發出慘叫:「我、我只是想看一下隊長大人睡覺的樣子,結果、結果因為隊長大人睡覺的容貌太過香甜,我也就忍不住跟著睡……」

「克里夫!」札克氣得頭頂快要冒煙了。

「我、我沒有偷襲隊長大人!」他連忙替自己澄清,「我很乖!」

「你這個該死的傢伙!」札克才想痛揍他一頓,蜜亞的求救聲止住了他的行動。

『札克、札克!救命!救──』

「蜜亞!」他焦躁的對著空氣大喊:「在哪裡,妳在哪裡!」

「札克,你好吵。」揉著眼睛,艾希不滿的埋怨。他的叫聲將所有人都吵醒了。

「隊、隊長大人,你怎麼了?」

沒有理會他們,札克繼續呼喚著蜜亞。

「蜜亞,有沒有聽到我的話?妳在哪裡,回答我!」

『札克!』

一聲高分貝的尖叫傳出,連帶牽動了札克的情緒。

「該死!」

他憤怒的往外衝去,打算進行搜索。

「札克,你要去哪裡?」

「隊長大人!」

所有人跟著他跑出洞穴外,卻只見到札克瞬間消失在他們面前。

「咦?札克他……人呢?」艾希瞪大雙眼,無法置信的問。

「消失了?」奧勒滿臉驚訝。

「隊長大人怎麼會、怎麼會突然……」

「他在蜜亞那裡。」結束追蹤的李維,走出了洞穴,「雖然不明白為什麼他會瞬間被傳送,可是札克現在確實在蜜亞身邊。」

「蜜亞該不會遇到危險了吧?」古羅‧松風擔心的追問。

「應該是。」李維猜測的道:「我偵測到他們身邊有很多異常波動,似乎正在進行打鬥。」

「那我們還在等什麼!快點去救人啊!」克里夫急躁的催促,「李維,座標位置在哪裡?」

「西北方……」

 

※  ※  ※  ※

 

「蜜亞!放開我!」喬治亞試圖衝向外頭,「若不能突圍,我們就會在這裡滅團!」

「不行、不可以!我們好不容易安全了,你又要出去送死嗎?」死命拉著對方的衣服,蜜亞說什麼也不肯放手。

他們花了九牛二虎之力,好容易從剛才的洞穴逃脫成功,但,緊追不捨的蟲族,將他們困在一間破舊的小木屋裡,依靠著法師們殘餘的力量,他們再度張設異空間結界。

「身為隊長,就該保護整個團隊!那是我的職責!」

「保護歸保護,沒人要你送死啊!」力量不夠的蜜亞,從雙手拉著他的衣服,變成整個人抱住他的手臂,「急救藥品已經快用完了,只剩下一點點,要是你受重傷,我可能沒辦法治療你!」

先前為了醫治隊員,她耗用大量的治癒力量,現在不管是誰受傷,對她來說都是一種負擔。

「無所謂!只要能成功,就算要我死我也心甘情願!」喬治亞試圖扳開蜜亞的手。

「不可以!你再等一下,札克、札克已經要來救我們了!」蜜亞方才確實聽到了札克的聲音。

「等他救?」喬治亞面露輕蔑,「就算他真的能趕到,像他那種突變妖異,他能作什麼?」

「老子能做的事情肯定比你這個娘娘腔多。」札克的聲音冷冷傳來。

「札、札克!」

意外見到他現身,喜出望外的蜜亞突然鬆手,失去拉扯的力道,喬治亞重心不穩的往前跌倒。

「你、你這個傢伙從哪來的?」喬治亞大為驚愕,照理說,他們張設了異空間之後,除非張設者允許,要不然,應該沒人可以任意進出才是。

事實上,札克自己也不清楚他是怎麼出現在這個地方,腦中唯一存有的印象,就只是他衝出洞穴,然後下一秒他就出現在此了。

當然,他不可能這麼老實的照實說出。

「怎樣?老子就是有辦法進來,嚇到你們這群『精英」了嗎?」他嘻皮笑臉的揶揄。

打從他現身後,那些坐在地上休息的團員全都瞪大眼,萬分驚訝的瞪著他猛瞧。

「札克!」蜜亞飛撲到他懷中,「太好了,你終於來了,我好害怕。」

「哭什麼?老子說到做到。」溫熱的眼淚沾濕了他的衣服,札克揉亂她的頭髮,「只要妳遇到危險,叫老子一聲,我馬上就會出現。」

「但是我剛才叫了好多聲。」蜜亞嘟嘴回道。

「那、那是因為老子剛才在睡覺,沒聽到。」他尷尬的反駁:「囉唆的小鬼,老子睡覺睡到一半就衝過來,妳還在不滿意什麼?」

「沒有。見到你,我覺得好高興。」笑嘻嘻地,蜜亞將臉埋在他的胸前,感受他的溫暖。

「好了,老子要開始忙了。」拍拍她的背,札克示意她退遠。

「你想怎麼作?」喬治亞皺眉詢問。

「還用說嗎?當然是殺出去。」抽出彎刀,他笑容燦爛的道。

「我跟你去!」蜜亞毛遂自薦,「我可以幫你治療。」

「不准!」札克一口回絕,「我討厭小鬼在旁邊礙手礙腳。」

「我才不會!」蜜亞不滿的嘟嘴,「我會幫你的忙!你會需要我的!」

「幫?除了治療之外,妳還會什麼?」札克嘲弄似的瞧著她,「老子現在要的是能戰鬥的幫手,不是一個要老子保護的拖油瓶。」

雖然他沒有陪在她身旁看著她學習,也不代表他對她的狀況一無所知。

「我、我、我會召喚。」小小聲地,蜜亞逞強的回嘴。

「召喚?」札克不以為然的笑了,「妳確定妳能找出我需要的幫手?」

「我……」

「等、等等,為什麼妳不阻止他?」發現蜜亞態度截然不同,喬治亞狐疑的質問。

「為什麼要阻止?」蜜亞困惑的反問。

「為什麼?」若不是要保持紳士風度,喬治亞真會回她一記白眼,「剛才我要出去,妳不是拼命不讓我行動?」

「因為札克不一樣。」蜜亞理所當然的回道。

「哪裡不一樣?」喬治亞可瞧不出對方有什麼獨到之處。

「因為老子比你強。」札克自傲的揚笑,「蜜亞非~~常信任老子,覺得老子一定可以救你們出去。」

「胡扯!」喬治亞壓根不信,「你不過是一名不入流的小隊隊長,像你這樣的人,聯盟多得是!」

「喔?那要不要來比比看啊?」札克挑釁的道。

「正有此意!」

「你、你們不要吵架。」蜜亞急忙擋在兩人之間。

「就拿外面那群蟲怪來賭吧!」札克指指在屋外徘徊的蟲族。「看誰殺的多,誰就贏了!」

「沒問題!」

「要是老子贏了,以後你不准來騷擾蜜亞,有多遠滾多遠!」

「要是我獲勝,蜜亞就屬於我,你不准接近她!」喬治亞說出相似的條件。

「怎麼又來了?為什麼我必須聽你們的話?」蜜亞氣得跺腳。

「小鬼,放心吧!老子絕對會贏。」

「哼!光會耍嘴皮,實際做了才會知道。」

「為什麼不聽我說話?我不要當你們的賭注!我不要不要不要!」握緊粉拳,蜜亞無奈的抗議。

然而,兩人並沒有理會她,離開結界朝蟲族們衝去。

「滾開、滾開、滾開!你們這群煩人的小蟲子!」快速揮舞彎刀,札克穿梭在蟲群們之間。

刀光在皎潔的月色下不停閃爍,「鏘鏘鏘」的兵器撞擊聲不絕於耳,嘴角掛著傲氣的笑,札克朝蟲怪們又劈又砍。

蟲怪的外殼堅硬,可,一遇上札克的蠻力,讓他們自豪的外殼就成了塑膠薄膜,對札克的攻勢毫無抵擋之力,狂放的鬥氣夾帶刀風,氣勢驚人地席捲蟲群,不少蟲怪被砍斷四肢、身軀,鮮血飛濺至半空,在地面噴濺出一圈圈血花。

相較於札克豪邁的砍殺,喬治亞的行動則是如同蜻蜓點水、燕子飛翔般的優雅,他輕巧地在蟲族身上跳躍,行如流水,以看似輕柔的力道,針對蟲怪們的弱點進行攻擊,突破蟲怪的堅硬蟲殼,使之斃命。

「討厭鬼、討厭鬼、討厭鬼!」透過木牆縫隙,看著兩人與蟲怪廝殺,蜜亞滿心不悅。

「每次都不聽我說話,就因為我是小孩子,所以全部的事情就是你說了算嗎?難道我不能自己決定要怎麼作嗎?」

臭札克,我對你來說,就那麼不重要嗎?小嘴翹得老高,蜜亞難過的想哭。

「蟲怪的數量這麼多,他們兩個應付得來嗎?」隊員們顯得有些擔心。

儘管兩人盡力對抗,蟲群的數量卻沒有減少的趨勢。

「快天亮了,如果他們能撐到早上,應該可以等到救援。」其他人滿懷希望的道。

現在的他們,也只能將一切寄託在時間,夜晚的黑幕已經逐漸褪去,清晨的曙光透出,漸漸將天色染白。

「咦?你們看!那邊好像有人!」

在晨光的照耀下,幾抹黑影朝他們直奔而來。

是援軍?或是另一波蟲族?

心臟的跳動亂了規律,眾人忐忑不安的張望。

在對方加入對戰陣容後,結局立刻清楚了。

「是、是蟲族的幫手!」

「天啊!怎麼會這樣!他們到底有多少人?」

「為什麼會突然出現一堆蟲族?他們到底想做什麼?」

這個問題,很快就得到解答。

在新來的一波助力之下,蟲族們攻破異空間結界,將札克與其他隊員團團圍困。

「你們究竟想做什麼?」渾身是傷的喬治亞,面色鐵青的質問:「別忘了,聯盟雖然是中立組織!可是要是你們無故開戰,我們也絕對不會坐以待斃!」

面對質問,蟲族發出一連串尖銳聲響,似乎是回應著喬治亞的問題。

「嘰嘰喳喳的說什麼?」札克不悅的掏掏耳朵,「講話講清楚一點!」

渾身掛彩、身上多處輕重傷的他,憑著不服輸的意志力勉強站立,蜜亞站在他身旁為他施予治療。

豎起尖銳的手指,蟲族領隊指向蜜亞。

「給我。」沙啞地,他用奇怪的腔調說著。

「你們想要這小鬼?」札克從沒料到會是這種情況,「你們耗費這麼大的功夫,派了這麼多人力出馬,就只為了她?」

「……」惶恐地,蜜亞抓緊札克,身子微微顫抖。

「為什麼你們要抓蜜亞?目的為何?」喬治亞質問。

「給我!」沒有回答問題,對方加重語氣強調。

「小鬼,沒想到妳這麼受歡迎啊?」嘴角帶著戲謔的笑,札克拍拍她的頭。「一堆人搶著要妳,不過妳的運氣也真糟糕,吸引到的都是一堆怪咖,蟲族、娘娘腔,還有那兩個脾氣差又任性女人。」

「別將我跟他們混為一談!」喬治亞不滿的抗議。「我是欣賞她的才華!不像你,只會將蜜亞當成沒用的小孩子。」

「她本來就是一個小鬼!」瞇著眼,札克的語氣轉為嚴肅,「就算有才華又怎樣?小孩子就是小孩子,像她這樣的年紀,應該是開開心心的跟同伴玩在一起,不是每天看著噁心巴拉的傷口、想著該怎麼救活對方,她跟我還有你不同,像她這樣的小鬼,根本不需要、也不應該過著提心吊膽的生活!」

「……」意外聽見札克的真心告白,蜜亞瞪大雙眼,熱淚盈眶。

刻意疏遠的態度,不是厭惡,而是因為在乎……

原本惶惶不安的心,瞬間被感動的填滿,暖和了她的身心。

「札克。」蜜亞抱緊了他,將臉埋在他懷中,「我要一直跟你在一起,永遠都不分開。」

「嘖!幹麼突然抱這麼緊?熱死了!」眾目睽睽之下,札克有些不自在的將她拉開。

「她,給我!」被他們這麼忽視,蟲族領導者發怒了,「不給,殺!」

「殺?」咧開嘴,札克輕蔑的揚笑,「就憑你們這群小蟲子?」

「札、札克。」聽到對方的威脅,蜜亞害怕的躲到他身後。

「退後,跟其他人站在一起。」他輕手的將她推開,回頭望向其他隊員,「身為聯盟的精英,你們應該不想被一群蟲子看扁吧?要打的就站出來!讓這群小蟲子見識一下聯盟的本事!」

簡單的幾句話,讓眾人重燃鬥志,作戰的氣勢重新凝聚。

團隊分成兩群,無作戰能力的人,被其他夥伴嚴實的護在圓圈中心,眾人一致對外,準備跟蟲群一較高下。

「親愛的隊長大人,我們來了!」克里夫的聲音自蟲群外圍傳來。

「時間剛好!」札克滿意的笑著,「開打!好好教訓這群死蟲子!」

響亮的命令一下,雙方立刻展開激戰。

「雙胞胎負責保護蜜亞他們!」札克下達指示。

「好!」

越過重重人潮,雙子跑至蜜亞等人身旁,張開雙臂,架出了一面極堅固的異空間結界,牢牢保護眾人,不讓他們受到一丁點傷害。

雙方的戰鬥十分激烈,透過透明屏障往外望出,蜜亞見到同伴們努力奮戰,用盡全力,就只是為了保護其他夥伴,讓隊員們脫離這份險境。

「加油、加油!」握緊小小的拳頭,她一次又一次的為他們打氣。

戰鬥中的他們,跌倒了又爬起來,受傷了也只是拼命忍耐,汗水與鮮血溼透了他們的衣服,卻沒有熄滅他們的鬥志。

「啊,小心!」蜜亞小聲驚呼,眼前又一個人倒下,若不是其他人及時上前救援,他恐怕就……

「可惡!如果我身上的毒能解掉。」

無法與同伴並肩作戰,蜜亞身旁的傷患憤恨的捶地,自責著自己的無能為力。

「不管了!就這麼殺出去!」

「出去作什麼?現在出去了也只是造成他們的負擔。」

「該死!如果我能夠再強一點、再厲害一點,就不會還要讓他們保護我……」

聽著他們的無奈、他們的氣憤,蜜亞感同身受。

如果我那時候有好好學習,現在就可以跟札克他們並肩作戰,保護其他人。

不經意間,凱特說過的話在她腦海中響起。

 

魔法只是工具,就像手術刀。

拿著一把刀,妳可以選擇用它來進行手術,也可以選擇用它殺人,但,在妳選擇要怎麼作之前,手上是不是先要拿著一把刀?

 

我必須先有一把刀,才能夠保護……望著自己空無一物的掌心,蜜亞終於懂了。

一直纏在她心底的迷惘與不安,逐漸散去。

「我想要保護,我需要力量。」握緊拳頭,她不再茫然。

需要力量嗎?

低沉的聲音在她耳邊響起,在她還未搞清楚狀況時,角獅現身她身旁,龐大的身軀將所有人嚇了一跳。

「怎、怎麼突然跑出一隻獅子?」艾希臉色蒼白的問。

「那、那、那不是獅子。」知道角獅的來歷,幾名法師嚇得全身發抖,瑟縮在一旁。

「角獅?」錯愕的看著牠,蜜亞沒料到對方會現身。

妳的覺悟,是認真的嗎?就算會使妳喪命,妳也想要擁有力量?角獅目光炯炯的盯著她,驚人的氣勢將她籠罩。

「我要的不是殺戮的力量,我想要保護的力量。」沒有迴避視線,蜜亞認真的回答,「我想要保護身邊的所有人!」

力量就是力量,不分殺戮或保護。

「不一樣!」蜜亞篤定的搖頭。「我的刀,要拿來救人!」

沉默的瞪著她看了幾秒,角獅發散出的壓迫感加重不少,讓蜜亞雙腿發抖,幾乎快站不住腳,但她還是倔強的撐了下來。

有趣的人類,本王就將力量借妳……以後要多加一個烤布丁。牠又附加了一個條件。

「沒問題!」蜜亞笑嘻嘻的點頭。

優雅且充滿霸氣的旋身,角獅甩著尾巴走出結界。

「吼~~」足以撼動天地的吼聲一出,所有人全被嚇楞了動作。

「怎麼會……」

「角獅是來幫我們的!」蜜亞朝他們大喊:「大家加油!把蟲族們打倒!」

聽到出現了這麼有利的幫手,眾人士氣大增,氣勢一起,原本處於劣勢的局面立刻有了逆轉。

纏鬥一陣子,聯盟來了幫手,寡不敵眾的情況下,蟲族們就這麼敗下陣來,被聯盟成員團團圍困。

「好好的一場活動被搞成這樣,真令人頭痛。」奧格爾滿臉無奈的嚷嚷。

「就因為我們阻止你們兩族爭鬥,你們就聯合起來,發動這次大規模的襲擊?」望著蟲群們,安德烈面色沈重的質問。

第一起遇襲事件發生不久,安德烈等人就接獲線報,說有大群蟲族入侵這座小島,攻擊原因不明。

為了搜查這件事情,他們花費了一番功夫追蹤線索,後來才發現,前來偷襲的蟲族竟是先前他們出面阻止的兩族。

「嗚呼呼,報仇的力量真偉大。」哈蒂嘉笑嘻嘻的說道:「竟然可以讓兩個不合的族群合作!這該不該算是意外收穫呢?」

「不、不是報復。」配戴上翻譯器,蟲族領導者回道:「我們是為了保護。」

「保護?」這句話讓眾人全摸不著頭緒。

「聯盟並沒有要跟你們開戰的想法,你們用這種手段,是想要保護什麼?」安德烈不信的反問。

「後代。」對方語氣沈重的回道:「經由這次合作,我們發現了彼此的優點、認同了對方,但是我們的友誼才剛開始,內部還是有不少爭執,需要長時間的磨合,爭鬥無法避免。」

「要磨合就去磨啊,關我們聯盟什麼事?」潔西卡生氣的插著腰回道。

「她……」蟲族們的目光聚集在蜜亞身上,「她說,要是我們又開戰,將會滅了我們兩族。」

「呃?我?我有這樣說過嗎?」蜜亞完全不記得她曾經說過這樣的話。

「有,在洞穴裡。」對方篤定的回。

「克莉絲汀……」回想起當初的狀況,札克的目光掃向她。

「咦?是我嗎?應該不是吧?」克莉絲汀裝傻的回笑。

「我想起來了!」蜜亞這才後知後覺的記起,「那時候克莉絲汀說『要是他們不肯和好,我就會將他們全滅了,連蟲卵都不留,讓他們徹底消失』。」

「唔?這麼一說,好像真的有這麼一回事,你們的記性還真好。」沒有任何悔過之意,克莉絲汀依舊輕鬆自若的笑著。

「我懂了。」安德烈終於釐清事情,「你們需要時間瞭解對方,又怕合作初期會產生意見不和之類的小動亂,如果被聯盟知道,依照蜜亞的『恐嚇』,你們擔心兩族真的會被消滅,所以就乾脆先合作除掉她,以免日後面臨滅族危機?」

「是。」對方誠實的點頭。

「奇怪的邏輯。」李維完全無法理解這種構思。「若只是擔心這種事情,只要發一張公文過來,告知他們現在的情況,請聯盟給予適當的協助,所有問題不就可以順利解決了?」

「畢竟是蟲族,想法不是我們所能理解。」奧格爾無奈的聳肩。

「那個……不好意思。」蜜亞尷尬的向他們解釋,「當初會那樣子說,只是希望你們和睦相處,我並沒有真的要做出那種事情,請不用擔心。」

「真的?」對方眼睛閃爍著光芒。

「是真的。」

「請立下誓約,讓我們能夠信任於妳。」對方提出要求。

無可奈何之下,蜜亞也只好照辦,在聯盟高層的協助之下,她與兩族蟲王煞有其事的簽訂友好合約,讓整件事情得於圓滿落幕。

 

 

    全站熱搜

    貓邏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