急速甩尾過後,跑車不偏不倚停在他們附近,車門一開,一身大紅洋裝的克莉絲汀現身眾人面前。

「克莉絲汀!好久不見,妳想不想我啊?我好想妳呢!」笑嘻嘻地,哈蒂嘉開心的向她揮手打招呼。

「哈蒂嘉,聽說妳在玩我的人?」叉著腰,克莉絲汀沒有多做客套,直接開門見山的質問。

「真是的,沒想到連凱特也變了,竟然會去打小報告。」嘟嘴埋怨了一句,哈蒂嘉絞著手指,「人家又沒對她做什麼,只是找她陪我玩而已啊!」

「沒做什麼?」湛藍眼眸往蜜亞掃去,「難道她身上的血跡是裝飾品?」

「那是小三咬的!」哈蒂嘉將錯推給三頭犬。

「嗚汪……」垂著頭,三頭犬發出委屈的呻吟。

「哈蒂嘉,我不是跟妳說過,不可以玩我的學生?怎麼妳老是說不聽?」克莉絲汀沒好氣的數落。

「我無聊嘛!才讓她陪我這個老人家玩玩、解解悶。」哈蒂嘉露出甜美的微笑,「而且,妳的學生不也就是我的學生嗎?」

「不一樣!」克莉絲汀斷然否決,「妳是我的老師,蜜亞是我的學生,這是兩碼子事,妳休想混在一起!」

「咦?」乍聽到這個消息,蜜亞詫異的瞪大眼,「哈蒂嘉是克莉絲汀的老師?」

「是啊,所以這樣連接起來,我也算是妳的老師呢!」哈蒂嘉興高采烈的接口。「以後見到我妳也要叫我老師喔!不要像克莉斯汀還有凱特那樣,沒禮貌,直接叫我名字,一點都不尊師重道。」

「我是凝視黑暗、背離聖光的術士,不需要尊師重道。」金髮一甩,克莉絲汀才不理會她這項指控。

「克莉絲汀好過份!真是太傷我的心了,我們是好朋友呢!好東西就要跟好朋友分享啊!」哈蒂嘉掩面泣訴,「人家有好玩的遊戲都會找妳一起玩,妳竟然、妳竟然有好玩的不給我玩!」

我又不是玩具……蜜亞臉冒黑線。

「不要裝哭,這招對我沒用。」瞇起眼,克莉絲汀可沒被她給騙了。「不管妳怎麼說,蜜亞是我的人,妳休想跟我搶。」

「喂喂喂!妳們兩個說夠了沒有?什麼妳的、我的?」被冷落在旁,札克憤怒的插嘴:「搞清楚,老子才是蜜亞的監護人!」

「監護人又怎樣?有什麼好得意的?」瞄他一眼,克莉絲汀不以為然的反駁。

「就是說嘛!不過是在文件上掛個名字,就當你擁有所有權?哼哼,真不知道該說你天真還是蠢呢!」哈蒂嘉搖了搖頭,語氣頗感無奈。

「我想白癡的成分居多。」克莉絲汀尖酸的附和。

兩人如出一轍的態度,讓蜜亞後知後覺的理解,為什麼她會對初次見面的哈蒂嘉會有種熟悉感了。

這兩個人根本是雙胞胎吧!一樣的極度自我中心、一樣的任性!她頭疼的扶額。

「你們這兩個臭女人!」札克氣得牙關喀喀作響。「老子非劈了妳們不可!」

「就憑你?」面露譏笑,克莉絲汀頗不以為然。

「敢輕視老子,等一下可別趴地求饒!」札克握緊彎刀。

「算了,反正最近也挺無聊的,本小姐就陪你玩玩。」唸動咒語,克莉絲汀發動召喚陣,召喚出一隻牛形魔物應戰。

「哞!」尾巴冒著火焰,腳蹄往地上跺了幾下,地面隨之晃動。

「要玩嗎?我也要一起玩!」哈蒂嘉開心的叫嚷。「小三,該上場了。」

哈蒂嘉手上的長杖輕揮,三頭犬的身形頓時壯大幾倍,幾乎要跟火牛的體積相等。

相較於兩人氣勢凌人的召喚物,札克雖然沒有寵物,卻有一個對他忠心耿耿、崇拜至極的手下。

「親愛的隊長大人!我回來了!為了你,我從遙遠的天邊回來了!」身上又增加幾處傷痕的他,威風凜凜的站在札克前方,雙手叉腰。

「哼!有我克里夫在此,妳們休想趁我不在欺負我家隊長大……哇啊──」

「少擋路!」一腳將他踩倒,札克率先朝哈蒂嘉發動攻擊。

「吼汪!」

三頭犬護主的攔在前方,一顆頭咬住了札克的彎刀,另外兩顆頭打算趁機進攻,卻被札克一腳踩上頭頂,一個空翻後,順勢抽刀脫身。

「就只有你們兩個玩怎麼可以呢?」克莉絲汀加入陣容,頂替札克的位置,讓火牛與三頭犬進行纏鬥。

「隊長大人!請讓我也參加吧!」

快速爬起,克里夫衝上前,擋住克莉絲汀的魔法攻擊,四個人外加兩隻寵物就這麼打成一團,連帶毀壞不少公物。

「你們不要打架,不要打。」蜜亞擔憂的叫嚷,卻沒人理會。

「讓他們打吧,妳阻止不了。」李維語氣平淡的勸道。

「不行,那怎麼可以!」蜜亞滿臉焦躁,「他們破壞了那麼多公物,等一下一定會被罰很多錢,札克這個月的薪水已經被扣掉一半了,克莉絲汀又在放長假,這樣他們要怎麼生活?」

「原來妳是在擔心生活費?」李維有些意外,「我還以為妳是擔心他們會受傷。」

「札克每天都在受傷啊!那已經是家常便飯了。」蜜亞理直氣壯的回答:「再說,他們受傷我還可以幫忙治療,可是他們毀壞那些公物,我不會修復啊!」

「磅!」才說著,一尊雕像就被砸毀了。

「天、天啊!那雕像看起來很貴。」蜜亞心驚的瞪大眼。

「若那尊雕像是贗品,價格大約在三、四十萬上下。」李維憑著記憶回道:「若是真品,價格要一百五十幾萬。」

「什麼?這麼貴!」蜜亞開始祈求那是假貨。

「碰碰磅!」幾個大型盆栽被毀。

「那、那要多少錢?」

「植物不貴,估計總價約莫五萬元。」

聽到這樣的回答,蜜亞這才稍稍鬆了口氣。

「可是花盆一個要價五萬,剛才毀了五個,所以是二十五萬。」

「為什麼花盆這麼貴?」蜜亞驚呼。

「那是特別訂製的花盆。」

緊接在花盆之後,噴泉水池、人工造景等物也一一被摧毀,更別提草皮、花圃等物。

聽著李維報出的金額逐項往上累計,蜜亞緊張的直冒冷汗,一顆心都快跳出來了。

唯一值得慶幸的是──現場沒有人員傷亡。

儘管位置位於聯盟總部的側門,平日進出的行人還是很多,那些本想從這裡經過的路人,一見到他們打鬥的模樣,紛紛驚慌的繞門而行,不敢拿自己的小命開玩笑。

最後,就在他們將圍牆打出大洞,還將門口裝飾用的銅像炸飛後,蜜亞終於忍不住發怒了。

「住手!全部住手!」她氣急敗壞的大吼:「你們幾個,全部都去面壁思過!」

這聲令下,所有人像被一股力量拉著,刷地一聲,全部「滑」向圍牆牆壁面壁,一個不小心,還有人因衝力過猛,直接撞上了壁面,發出一聲好大的聲響。

「痛……」摀著鼻子,札克痛的想蹲下,雙腿卻只能僵直的站立。

「嗚呼呼,撞到頭了。」摸著額頭上的大包,哈蒂嘉疼得直掉淚。

比起兩人,克里斯的狀況更糟,他整個人黏在牆壁上,撞上牆壁時,他就像是被丟到牆壁麻糬一樣,啪地一聲散開,而後又重新聚合,現在成了黏在上頭的裝飾品,完全無法自「拔」。

四個人之中,唯一完好無缺的就只有克莉絲汀,在撞上之前,她先伸手撐在牆壁前,緩和衝力,讓自己與壁面隔開。

「你們幾個大人真是太糟糕了!」蜜亞走到他們面前,憤怒地責備,「看看這裡被你們弄成什麼樣子?」

被她這麼一吼,幾個人這才冷靜地環顧四周。

「唔呼呼?不錯啊!感覺空曠很多呢!」哈蒂嘉對現下的環境頗為滿意。「有一種戰亂過後的滄桑美感喔!」

那是什麼鬼美感?蜜亞臉冒黑線。

「這樣也好,我早就覺得這邊該翻新了。」克莉絲汀開始構思她的規劃:「花圃種那些不知道名字的花做什麼?種玫瑰不是很好嗎?右邊種紅玫瑰,左邊種一些罌粟花,雕像換成石像鬼,可以當裝飾又可以兼任守衛,多好!」

沒人說這邊要改造,再說,罌粟花不是毒品嗎?聯盟能種那種東西嗎?蜜亞深感無力。

「之前這裡老是擺一堆有看沒有懂的垃圾,看了就礙眼,現在老子好心幫他們清理,聯盟省去這筆清理費,他們應該感激老子。」

「明明是在搞破壞,什麼清理啊!」蜜亞額冒青筋,忍不住發火了。

「你們幾個大人真的很糟糕!做錯事情還不承認,你們嚴重破壞公物了,知不知道?這是要被罰錢、被關的犯罪行為!『對不起』這三個字有很難說出口嗎?」

「呦嘿嘿,沒想到你們兩個養出的孩子,竟然這麼有道德觀念。」哈蒂嘉一臉驚訝。

「什麼叫做『我們兩個養出的孩子』,蜜亞是老子的!」札克抗議著。

「什麼叫做你的?真是厚臉皮。」克莉絲汀不以為然的哼了一聲,「蜜亞是我的學生,我提供她學習教育,三餐也是吃我的,她只不過是住在你家,你就這麼自以為是?」

「臭女人,妳想打架是嗎?」

「想打可以啊!陪你玩玩也好。」

「夠了!吵吵吵,吵不停!」見到兩人不知悔改,蜜亞更為光火,「不要逼我叫你們跪下!你們想在這邊罰跪嗎?」

「……」聽到這聲恐嚇,兩人立刻止了口,他們可不想在公眾場合丟臉。

「札克,你知不知道你這個月薪水剩多少?」

「啊?」突然被問起薪水,札克有些困惑。

「你這個月的薪水被扣的只剩一半,你知道嗎?」

「為什麼?」意外得知此事,札克有些訝異。

「還問我為什麼,我還想問你呢!」蜜亞開始列出他被扣錢的原因,「為什麼又跟人吵架?你覺得你收的警告信還不夠多嗎?又是吵架、又是打架,還有,為什麼我會聽到你私吞公物的事情?」

「胡說八道,誰私吞公物!那些明明是老子找到的東西!」札克沒好氣的回嘴。

「就算是你找到的,你是因公出差,怎麼可以侵佔那些東西呢?那些是聯盟的……」

「蜜亞,我想妳對這件事情有所誤解。」李維開口解釋:「雖然我們隸屬於聯盟,但是聯盟只提供我們薪資,沒有給予小隊必須的經費,為了購買必需品,我們跟聯盟有協定,凡是我們搜尋到的物品,一半回報給聯盟,另一半屬於小隊所有。」

「真的嗎?」蜜亞有些質疑。

「是真的。」克莉絲汀附和的點頭,「這是人數不足十人的小隊特殊條例,十人以上的隊伍才有聯盟提供的隊伍經費。」

「如果是這樣的話,那為什麼札克會被……」

「我大概知道是誰說的。」握緊拳頭,克里夫咬牙切齒的道:「那個領隊也想分一杯羹,要隊長大人給他一些錢,隊長大人不給,所以那傢伙才會捏造這種罪名!」

「如果是這樣,那就該跟他們抗議啊!怎麼可以讓他亂說!」聽到札克被誣陷,蜜亞氣沖沖的道。

「嗚呼呼,蜜亞真是天真的好可愛。」哈蒂嘉輕笑道:「這種小事誰會理你?要靠別人解決,還不如靠自己呢!」

「咦?可是聯盟不是有訂立規定?」若蜜亞沒記錯,聯盟有所謂的聯盟章程與法規。

「那些全是著重在維護聯盟利益與安全的部份,至於個人部份,聯盟傾向讓大家私下解決。」李維聳肩回答。

「聯盟的成員又不是小孩子,難道還要別人一步步教導該做什麼、不該作什麼嗎?」克莉絲汀不以為然的挑眉。

「這裡還真是熱鬧啊!」柔美、好聽的聲音傳來,一名男子緩步朝他們走來。

男子身子纖細、耳朵尖長、五官端正且美麗,柔美中又帶著英氣,絲質布料穿在他身上增添了幾分飄逸。

「精靈?」蜜亞有些詫異。

她知道聯盟就像美國一樣,有著各種不同的族群融合,可,她從沒想過會在這裡見到精靈。

「安格羅德,好久不見!」哈蒂嘉開心的朝他揮手,「嗚呼呼,人家本來想撲過去給你一個擁抱,可是我現在動不了,你不要太難過喔!」

「哈蒂嘉,為什麼妳不能動?」安格羅德有些不解的詢問。

「因為他們兩個惹蜜亞生氣啦!我被波及,就無辜的被罰站了。」哈蒂嘉說得一臉無奈。

「呃……」尷尬地,蜜亞隨即解開對他們的束縛,讓四人能夠自由行動。

「原來妳就是克利絲汀的學生啊?」安格羅德朝她伸出手,「妳好,我是安格羅德,現任聯盟總長。」

「總長?」意外聽到對方的身份,蜜亞詫異的瞪大眼。

「之前就已經聽說過妳的事蹟,一直想要找機會見見妳,今天還真是湊巧,竟然能在這裡遇見。」安格羅德笑的爽朗。

「對不起,他們把這裡弄成這樣。」蜜亞歉然的賠罪,「要重建這裡,應該要花不少錢吧?」她怯怯地探問金額。

「的確是。」安格羅德回以苦笑,「這裡幾乎全毀,要重新修復大概要幾百萬吧?最近的財政狀況又有點吃緊……」

幾百……聽到這種天文數字,蜜亞嚇得臉色慘白,「真的很對不起,請、請你原諒他們,他們不是故意的。」

「不用這麼緊張,雖然聯盟的確會向他們索賠,不過也不一定要全額支付。」安格羅德安撫的笑笑。

「這樣吧!我聽說妳做的烤布丁很好吃,如果妳願意為我製作一個月的烤布丁,維修費我就算他們八折。」

「可以這樣嗎?只要我作烤布丁就可以打折?」蜜亞彷彿見到一線生機。

「安格羅德,你的企圖會不會太明顯了?」克莉絲汀揶揄的揚笑,「怎麼?偷不著就將腦筋動到這裡來了嗎?」

「咳咳!我不明白妳在說什麼。」安格羅德打死不承認他有其他意圖,「我只是聽聞她做的甜點不錯,想讓聯盟其他人也嚐嚐,順帶讓你們減少維修費,這不是一舉兩得嗎?」

「所以你是為了聯盟成員的福利?」克莉絲汀臉上明擺著不信,「你這麼作,不就是在為難蜜亞嗎?她只有一個人、兩隻手,怎麼有辦法作上千個烤布丁給全聯盟的人吃?」

「呃,也不一定要全部,就……給一些高層吧!」安格羅德回的有些心虛。

「高層?」克莉絲汀瞇眼笑著,「如果只是要作給高層吃,這維修費用卻是聯盟買單,嘖嘖!感覺好像有點不妥吶?」

「嗚呼呼?這麼作好像有些公器私用?」哈蒂嘉不贊同的搖頭。「安格羅德,你學壞了喔!」

「呃,我、我是想讓你們減輕負擔,所以才特別找理由給你們……」安格羅德額冒冷汗。

「不需要。」克莉絲汀一口回絕,順帶將蜜亞往身邊一拉,「本小姐什麼沒有,就是錢最多,晚點你讓會計估算過後,將帳單寄給我吧!蜜亞,回去了。」

「可、可是……」蜜亞顯得有些猶豫。

也許克莉絲汀很富有,但札克……

「擔心什麼?帳款算我的。」克莉絲汀拉著她往轎車方向走去。

「札克,晚餐我要吃海鮮義大利麵、酥皮濃湯、奶油燉雞……」邊走,她邊一連串的點餐。

「為什麼老子要煮給妳吃?」札克不滿的抗議。

「因為我幫你付了修理費,你要心存感激的煮飯給本小姐吃。」開了車門,克莉絲汀將蜜亞塞入後座。

「札克,我不要吃義大利麵,我要吃海鮮咖哩飯!」哈蒂嘉追了上去,鑽入副駕駛座。

「對了,克莉絲汀,我放假了,我要住妳家!聽說妳也在放長假對吧?這樣我們就可以一起玩了!」

「不要,為什麼我要讓妳這個麻煩鬼住我家?」克莉絲汀別過臉。

「因為我們是好朋友啊!而且我也可以幫忙妳教蜜亞。」

「不需要。」

「克莉絲汀,別以為妳幫老子付錢老子就是妳的奴才,老子沒叫妳幫我付帳!」站在車窗邊,札克不滿的抗議。

「蜜亞在我家,要是你希望她餓肚子,就不要來吧!」克莉絲汀祭出威脅。

「妳這個死女人,蜜亞下車!」

札克才想將蜜亞「救」出,車子卻先一步揚長而去。

「該死,克莉絲汀妳這個混帳!」對著車子離去的方向,札克恨恨的大罵。





貓邏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