叼著她,三頭犬衝到二樓的陽台處,哈蒂嘉尾隨在後。

「雖然空間小了點,不過應該還夠我們玩遊戲。」哈蒂嘉示意三頭犬將蜜亞放下。

雖是被叼著跑,蜜亞身上只有沾染三頭犬的口水,並沒有被咬傷。然而,心裡的恐懼卻遠大於傷害。

「不、不要過來。」她嚇得渾身發抖,不斷後退,直到退到陽台的矮牆邊為止。

無路可退的她,只好緊貼牆邊,試圖拉遠自己跟三頭犬的距離,哪怕只有一公分也好。

「等等喔!我先做一下事前預備。」哈蒂嘉像變魔術一樣,拿出一根跟她差不多等高的手杖。

雙手揮舞著魔法杖,她嘴裡念念有詞,在半空中畫出魔法陣,金色粉末往魔法陣中心處灑落,陣形逐漸擴大,直到成為半圓形屏壁包覆住整個陽台,在陽台形成一個特殊的異空間。

「妳、妳做了什麼?」蜜亞不安的發問。

「異空間啊!這樣才不會有人來打擾我們嘛!」她理所當然的回話。

「……所以我也沒辦法(逃)出去?」蜜亞心驚的追問。

「啊呵呵呵,妳真有趣。」側著頭,哈蒂嘉彎眼笑著,「等遊戲結束我當然就會解除異空間啊!」

我現在就想逃跑啊!蜜亞在心底慘叫。

「好了,不要聊天了,快點召喚妳的寵物出來對打。」隨著哈蒂嘉的這聲催促,三頭犬也發出了恐怖的低吼。

「我、我不會……」她嚇得臉色蒼白,淚水在眼眶打轉。

「哎呀呀,不試試看怎麼會知道呢?」哈蒂嘉催促她進行召喚。

「這裡沒有召喚陣跟媒介物。」蜜亞找了藉口。

「啊咧咧?克莉絲汀沒跟妳說嗎?」嘟著嘴,哈蒂嘉秀眉微蹙,「那些東西不過是一個表面儀式,重要的是『心』,只要有心,人人都可以成為美好的召喚師!」

「……如果真那麼簡單,街上不就魔物滿街跑了?」蜜亞不客氣地吐槽。

「嗚呼呼,妳這麼說也有道理,所以天賦才能還是很重要的呢!」哈蒂嘉贊同的點頭。「不過我相信妳一定可以!」

又是相信……翻翻白眼,蜜亞這句話已經聽過無數次了。

「為什麼妳覺得我可以?」

「直覺囉!」她回的乾脆。

「……」

「好啦!快點、快點,不要再拖時間了。」她連聲催促。

硬著頭皮,蜜亞唸出了一長串咒語,發動召喚術,彩色光芒自她身邊泛出,在地上形成召喚陣,光芒如同霓虹燈般的閃爍,幾秒後,光芒消失了,地上沒有物品出現。

「妳看,我真的不行。」蜜亞暗暗鬆了口氣,希望可以藉此脫身。

「嗯哼,好像真是這樣。」哈蒂嘉安靜了幾秒,「也許還是需要一點危機才行?」

「呃?」蜜亞突然有種不好的預感。

「也許逼妳一下,就能召喚成功了。」哈蒂嘉拍拍三頭犬,讓牠準備發動攻擊。

「汪汪汪汪!」三頭犬逐步逼近,嘴角滴著銀白色的唾液,目光腥紅。

「小、小三乖,我知道你很乖,我、我也很喜歡狗,我們不是朋友嗎?我想你應該不會咬朋友吧?」她可憐兮兮的哀求,試圖動之以情。

「汪汪嗚汪汪汪汪!」三頭犬發出一連串的吠叫。

「不要!走開!走開!」

膽顫心驚的她,爬上了陽台的矮牆,她本想跨過矮牆找尋方式逃生,卻被哈蒂嘉的魔法屏障擋住。

「放我出去,放我出去!」蜜亞不斷敲打壁面。「救、救命,有沒有人能救救我?札克、札克你在哪裡?救命!」

不自覺地,她呼喚著不在現場的札克。

「哎呀呀,有時間叫札克,不如快點進行召喚。」哈蒂嘉好心的勸告。

「我真的不會。」蜜亞被她逼哭了,斗大的淚水直落。「為什麼一定要這樣?我跟妳又不認識,為什麼非要打來打去?」

「因為人家很無聊嘛!我想玩遊戲。」哈蒂嘉一派天真無邪的道:「而且妳是克莉絲汀的學生,應該很有趣!」

依照她對克莉絲汀的認識,她所收的學生向來都很特殊,有些人是個性與想法上的獨特,有些人則是有與生俱來的天賦本能。

而,能讓固執又任性的克莉絲汀,破例再收學生的蜜亞,哈蒂嘉自然對她更感興趣了。

這個孩子究竟有什麼特別的地方呢?哈蒂嘉希望能見識到出乎她意料的狀況。

「走開!走開!不要過來!」趴在空間屏壁上,蜜亞不斷向外求援,「救命啊、有沒有人能救救我?」

「妳就只會叫救命嗎?」哈蒂嘉頗感無奈的皺眉。

「汪!」三頭犬無預警的撲上前,嚇得她沿著圍牆竄逃。

「啊!救命!札克札克札克……」一邊慌亂的躲避、逃亡,蜜亞一邊無意識的呼喚,她不清楚自己叫了幾次札克的名,彷彿這樣,才能讓她心安。

「汪汪汪!」三頭犬一爪子抓下,抓傷了她的肩膀。

被逼急了的她,索性轉身趴在壁面上,不斷用力搥打空間結界。

「放我出去!放我出去!札克!札克救我!」

「咦?蜜亞,妳在做什麼?」

意外地,札克現身陽台下方的花園廣場,他與李維、克里夫剛結束任務,提著大包小包返回聯盟。

「札克!札克救我!」見到他出現,蜜亞更為激動。

「蜜亞,妳……」皺眉瞧著她,札克這才發現她所處的陽台有異空間包覆。

「嗷嗚~~」三頭犬撲上,蜜亞急忙閃身,讓牠撲了個空。

「靠!那是什麼鬼東西?」見到三頭犬,札克立即丟下手上的物品,「蜜亞,等我,撐著點!」

「開門!開門開門!」在極度恐懼的情況下,蜜亞瀕臨崩潰,歇斯底里的大吼:「我、我命令你打開!」

應著她這話,空間開啟了一個缺口,趴在屏壁上的她,就這麼直接摔了下去。

「啊咧咧?」沒料到會有這情況,哈蒂嘉錯愕的一愣。

「馬的!」札克咒罵了聲,快速衝上前接人。

幸好,在蜜亞摔至地面之前,札克及時充當肉墊,穩穩的將她抱在懷中。

「札克、札克,好恐怖、好恐怖……」抓著他,蜜亞在他懷中嚎啕大哭。

「沒事了、沒事了。」札克輕拍著她安撫。

「汪汪汪~~」上方傳來三頭犬的吼聲,追著蜜亞,牠也挑了下來。

抱著蜜亞,札克急忙往後退開閃避,落地後的三頭犬,離兩人只有一步之距,張開大口,亮出獠牙,三頭犬準備發動攻擊。

抱著蜜亞的札克,無法抽刀應戰,只好先以自身為盾,將蜜亞護在懷中。

就在三頭犬展開行動的瞬間,旁邊竄出一抹身影,一腳將三頭犬踹退。

「竟敢想咬我家親愛的隊長大人?找死嗎?」站在三頭犬與札克之間,克里夫氣勢凌人的道。

「汪汪汪!」

三頭犬轉移目標,撲向克里夫,凌空躍起,克里夫跳至三頭犬身後,雙手化成液態長繩,交錯纏上了三頭犬的身體與嘴部,將牠牢牢綑起,徹底禁錮住三頭犬的行動。

在三頭犬受制於克里夫的當下,李維單手化槍,朝三頭犬「碰碰碰」地開了幾槍,嗚咽一聲,重傷的三頭犬摔跌在地,癱倒在血泊之中。

「哎呀呀!竟然這麼對待我的小三,你們還真是殘忍。」哈蒂嘉現身眾人面前,「蜜亞很棒呢!很少有人能逃出我的異空間,更別說只是『打開』而不是破壞,妳果然很特別。」

哈蒂嘉面露意味不明的笑,黑眸閃閃發亮,如同盯上獵物的獵人,令蜜亞不由自主的發寒。

「……」害怕的往札克懷裡縮了縮,蜜亞生怕對方又對她做出怪事。

「哈蒂嘉,妳想對她做什麼?」將蜜亞護在身後,札克惡聲質問。

「那麼緊張做什麼?」哈蒂嘉不以為然的斜睨他一眼,「人家只是跟克莉絲汀的學生玩遊戲嘛!難道還要跟你報備?」

「當然要!這小鬼是老子罩的!老子是她的監護人!」札克厲聲警告,「要是妳敢再找她麻煩,老子饒不了妳!」

「監護人?撲哈哈哈哈哈……」哈蒂嘉笑彎了腰,「札克,你進步了,這個笑話好好笑。」

「靠!誰在跟妳開玩笑!不信的話妳不會去查啊?」

「啊咧咧?是真的?真的是真的?」黑眸透出驚奇,哈蒂嘉頗感興趣的瞪大眼,「這孩子究竟有什麼魅力,竟然能讓你們的個性全變了?真想好好研究研究,嗚呼呼,我越來越喜歡她了。」

「哈蒂嘉,不准妳打她的主意!」札克語氣嚴肅的強調。

「如果說,我偏要呢?你能奈我何?」哈蒂嘉抬高下巴,語氣高傲的道。

「那老子就劈了妳!」拔出彎刀,札克準備動手。

「札克,不要。」蜜亞緊緊抓住他衣角,不肯鬆手。

「哈蒂嘉,妳這是在挑釁我家隊長大人嗎?」鬆開對三頭犬的鉗制,克里夫滿臉不悅。

「挑釁?我哪有。」哈蒂嘉滿臉無辜。「我只是在跟他聊天,我最喜歡你們了,怎麼可能會挑釁呢?那多令人不愉快啊!」

「不是就好。」克里夫對她的答案感到滿意,「我可是事先聲明,隊長討厭的人就是我討厭的人,隊長的敵人也是我的敵人,妳要是敢動我親愛的隊長一根寒毛!我就哇啊啊啊啊啊──」

話還沒說完,克里夫就被札克給踹飛了。

「囉嗦的傢伙,吵死了!」札克氣呼呼的罵:「敢擋老子打架?不想活了!」

「呵呵呵,他飛得好遠呢!應該有幾百公尺吧?」哈蒂嘉手一揮,一個望遠鏡就出現在她手上,朝著遠方眺望。

「啊,他被車子撞到了,然後又飛走了呢!真可憐,不知道他什麼時候才回的來?」

「哈蒂嘉,在妳關心克里夫之前,是不是有更重要的事情要處理?」推了推眼鏡,李維指著地上奄奄一息的三頭犬,「妳的寵物要死了。」

「那就幫我埋了吧!」哈蒂嘉毫不在乎。

「埋了?」蜜亞詫異的瞪大眼,「牠、牠還有呼吸耶!」

「我知道牠有呼吸啊!」哈蒂嘉無奈的聳肩,「可是牠傷成這樣,九成九是活不成了,我的復活術又沒辦法復活寵物,只好埋了牠囉!」

「妳怎麼可以這樣,牠是妳的寵物,為什麼妳完全不在乎牠的死活?」蜜亞忍不住開口抗議。

「不然呢?」攏攏長髮,哈蒂嘉不明白為什麼蜜亞要發這麼大的火,「好幾槍都命中要害,救了也只是延長牠的痛苦,遲早都要死,不如早早讓牠脫離痛苦。」

既然無法挽回,就釋懷的放手,這向來是哈蒂嘉的生存哲學。

「不會的!只要叫凱特來,她一定可以救活牠!」蜜亞信誓旦旦的道。

「就怕牠撐不到那時候。」哈蒂嘉對這想法並不樂觀。

「妳沒有試過怎麼知道?我現在就去叫凱特。」

「我就是知道。」哈蒂嘉攤開右手,掌心處突然出現一個小沙漏,「這是牠殘餘的性命。」沙漏的頂端只剩少許灰黑色細沙。

「依據流逝的速度判斷,大約只剩五分鐘。」李維評估著時間。

「怎麼會這樣……」蜜亞心有不忍。

雖然她跟三頭犬的初次接觸感覺很不好,但,見到牠奄奄一息的趴在自己面前,她無法眼睜睜看著一條生命就此消失,她無法接受……

快步走向前,蜜亞蹲在三頭犬前方,見到她接近,三頭犬發出警戒的低鳴。

「我勸妳不要靠太近。」哈蒂嘉好心勸道:「瀕臨死亡的寵物,凶惡程度會大幅提升。」

哈蒂嘉的勸告她聽了,但蜜亞還是一意孤行。

「不要害怕,我想幫你。」怯怯的伸出手,蜜亞想撫摸對方,卻冷不防地,被對方右側的頭咬住手。

「唔──」蜜亞痛得掉出淚來,但並沒有多做反擊。

「你這隻死狗!老子砍了你!」見到蜜亞被咬,札克頓時火氣上升,舉刀準備砍下。

「不要!」忍著疼痛,蜜亞急忙制止,「不要傷害牠!」

「笨蛋!妳在說什麼鬼話?」札克握緊刀,氣得咬牙切齒,「再不殺了牠,妳的手掌就要被咬掉了!阿呆!」

「咬掉再接回去就好啊!」蜜亞吼了回去。

「什麼?」札克被她這種回答惹的一愣,「白癡!白癡白癡白癡!妳的腦袋在想什麼?接回去?妳以為妳是石頭人?妳是妖怪?搞清楚,妳是人!是人類!」

他以食指戳著她的腦袋,蜜亞被他戳得腦袋發暈,頭疼不已。

「討厭!札克是討厭鬼!」痛楚引爆她的怒氣,「你不想幫忙就走開!到牆壁那邊去!」

命令一出口,札克像是被無形引力拉著,咻地一聲,飛到門口圍牆處「黏」著。

「喔喔!順發詛咒耶!真是厲害的技能!蜜亞好棒!」旁觀著這景象,哈蒂嘉驚喜的讚嘆。

「棒個頭!該死的蜜亞,妳竟然叫老子貼牆罰站?」被牆壁牢牢吸住的札克,怒氣更盛,「給老子搞清楚,妳吃老子的、穿老子的、用老子的!妳現在竟然吃裡扒外?等一下老子非好好教訓妳不可!」

「對不起,我不是故意……」話脫口而出後,蜜亞自己也感到深深懊悔。

「親愛的隊長大人!我回來了!」由遠至近,被打飛的克里夫重新奔回。

「克里夫,歡迎回來,你剛才飛好遠呢!」哈蒂嘉笑嘻嘻的向他打招呼。

「是啊!隊長大人的那一腳真是孔武有力,我一下子就飛得好遠!」身上有幾處擦傷的克里夫,毫不在意的笑著,「隊長大人真是太強太厲害了!我好崇拜……咦?隊長大人,您站在這裡做什麼?」

「滾開!信不信等一下我砍了你?」札克將怒氣發洩在他身上。

「能夠死在親愛的隊長大人的手上,這是我的榮幸。」握著札克的手,克里夫一臉認真的道:「但是,隊長大人您要想清楚啊!你那麼忙,當然非常需要得力助手,而我正好是那個最佳人選,要砍這樣的我,您捨得嗎?哎呀,我相信隊……啊啊啊啊──」

話還沒說完,克里夫再度被踢飛。

「吵死人的傢伙,老子已經很火大了,你還在那邊煩!欠揍!」札克惡聲的怒罵:「喂!蜜亞,我警告妳,快點解除妳的命令,不然老子等一下就扁妳!」

「好、我……」

「蜜亞,妳說妳要救小三,現在時間已經快到了喔!」哈蒂嘉晃晃手上的沙漏,上頭只剩一點點細沙。

「糟糕!札克你先等我一下。」

回過頭,顧不得一手還被三頭犬咬著,蜜亞舉起另一隻手,開始進行治療,掌心發出溫暖的金色光輝。

「沒事的,你不會有事。」治療進行時,蜜亞不忘安撫三頭犬。「傷口已經開始恢復了,你會好起來,一定會,聖光會眷顧你,我一定會治好你,相信我。」

安慰的話語似乎是準確傳達了,三頭犬逐漸放鬆警戒,咬著手腕的嘴也鬆開了。

沒有顧慮手上的傷,蜜亞兩隻手全舉在半空,努力治療著三頭犬。傷處的鮮血沿著細緻的肌膚,在手肘處滴落,染紅了半隻手臂。

在蜜亞進行治療時,哈蒂嘉手上的沙漏產生逆流,細沙逐漸往上層流回。

耗費十多分鐘後,三頭犬的傷勢總算治癒,沙漏上層堆了八分滿的灰黑色細沙。確認三頭犬無礙後,蜜亞這才臉色蒼白的倒下,全身冷汗淋漓。

「嗚……」爬起身,三頭犬擔心地舔舔蜜亞的臉。

「不要緊,我沒事。」勾起虛弱的微笑,她毫無起身的力氣,只覺得眼皮沉重,全身發冷。

「死狗,給老子滾開!」掙脫蜜亞咒言的箝制,札克快步衝上前,將她扶起,讓她以坐姿躺在自己懷中。

查看她的手腕,獠牙在她手上刺出大洞,傷勢已經不是「深可見骨」可形容,札克甚至可以透過洞口望到另一端去了。鮮血源源不絕的自傷處湧出,在地上聚出一灘血池,卻仍無停止的跡象。

「看樣子應該傷到動脈了。」哈蒂嘉湊上前觀察傷口。

「該死!」札克暗暗咒罵一聲,「李維,藥!」

「拿去。」李維從藥箱中拿出幾罐藥瓶遞上前,讓札克為蜜亞進行止血與急救。

「好痛……」札克粗魯的包紮動作,讓蜜亞額上泛出冷汗。

「會痛嗎?剛才不是不會?還跟老子嗆聲?」札克沒好氣的發牢騷,「妳不是被咬的心甘情願?老子還以為妳要將手送給哪隻狗吃咧!」

嘴上罵著,札克的動作卻放柔了。

「對不起。」扁著嘴,蜜亞眼眶泛紅。

「……說對不起就有用的話,裡世界就不需要聯盟這個機構了。」嘴上說得不饒人,但札克的火氣卻明顯減弱很多。

「不愧是克莉絲汀的學生,果然很有趣呢!」哈蒂嘉趨步上前,抓起蜜亞的手,「蜜亞我要了。」

「要個屁!」札克一巴掌將哈蒂嘉的手打掉,抱著蜜亞退離。「這傢伙是老子的人!不是妳的玩具!」

「我又沒說她是玩具,我只是想讓她當我的玩伴。」哈蒂嘉不以為然的笑笑,「再說,你以為你隨便吼個幾聲,就能讓我打消主意?你未免也太高估你自己了吧?你在我心裡的分量可沒有蜜亞重喔!」

「妳這個老巫婆!想打是吧?來啊!」札克將蜜亞往李維懷裡一塞,抽出彎刀準備應戰。

「要玩嗎?好啊!我也好久沒跟你過招了呢!好懷念喔!」眨眨眼,哈蒂嘉笑的開心。

「哼!老子要把妳這個老巫婆打成老豬頭!」

「那我把你打成狗頭好了。」哈蒂嘉說著不知道是真是假的回應。

「札克……」望著他,蜜亞十分擔心,卻無力勸阻。

正當兩人對峙時,圍牆外頭傳來一連串急促的噪音──喇叭聲、剎車聲、輪胎滑行聲,而後,一台火紅色的跑車就這麼衝入聯盟總部。

 




    全站熱搜

    貓邏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