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魈,你怎麼會過來?不是說在忙嗎?」季薰困惑地追問。

「那邊的事情已經處理完了。」他突然出手揉亂季薰的頭髮,「妳又多管閒事了。」語氣中透出無奈與一絲難以察覺的寵溺。

「我哪有!」她抗議的抓開他的手,「不要弄亂我的頭髮啦!」

「妳又不綁頭髮、不打扮,弄亂跟沒弄亂根本看不出來。」

「誰說的!有沒有亂很明顯好嗎?」

跟季薰嬉鬧時,魈留意到一直站在季薰身旁的亞瑟。

「你好。」他向對方遞出名片,「我是……」

「魈。」亞瑟說出他的名字,露出意味深長的淡笑,「我知道你。」

「我也知道你。」魈回以同樣的微笑。

「你們認識啊?」看著兩人莫名的互動,季薰好奇的問。

「小孩子不要問那麼多。」魈再度揉亂她的頭髮,「玹澄楓很在意這邊的事情,妳去佐‧司魂院回報,順便叫他給妳身份證。」

「你在說什麼?我有身份證,啊……」話脫口說出後,季薰後知後覺的會意過來,「你是說『這邊』的啊?」

「妳真的很遲鈍。」魈皺了皺眉,順手從外套口袋拿出幾個袋子,「幫我將這個拿給乙汰化驗,看看能不能查出是什麼東西。」

「好。」

透明的證物袋裡放置著黑色硬塊,材質像是礦石,如同靈魂般的微弱氣息從裡頭滲出。

「好了就快去吧!」魈輕推她的背催促。

「等等,我去回報,那你呢?你要做什麼?」季薰反問道。

「拓展人際關係。」他笑嘻嘻地抽上亞瑟的肩膀,「第一次見到亞瑟先生,有很多事情想跟他聊,我想約他去喝一杯。如何?今晚有空嗎?」

「樂意之至。」亞瑟回以微笑,「剛好我也有些話想找魈先生聊聊。你們先回去吧!」他吩咐著他的「友人」。

「但是……」他們猶豫著,卻在接觸到亞瑟的目光時,乖乖遵從了。

「走吧!我知道有一間酒吧不錯。」魈拉著他就想走,卻被季薰一把抓住。

「我也要去!」

「去去去!」魈像是敷衍一樣的揮手,「男人跟男人的對話,小孩子跟什麼跟?」

「什麼男人小孩?我都已經成年了!」她抗議著。

「小薰,妳累了一天,先回去休息吧!」亞瑟輕拍她的臉頰安撫。

「可是你難得回來,我想跟你聊天啊!」她像孩子般的扁了嘴。

「我不是說過我會住上很長一段時間嗎?」亞瑟寵溺的笑著,「過兩天我再去找妳,妳先去忙妳的事吧!」

「……知道了。」既然亞瑟都這麼說了,季薰也只好乖乖答應。

 

魈推薦的酒吧位於東區的一條小巷子裡,位置不怎麼隱密,但也不算好找,店外沒有懸掛招牌,外頭佈置了一個小小的花臺,栽種了些花朵、盆栽,就跟一般住家差不多,極其低調,是一個只有熟客才會知道的場所。

魈領在前頭走入店裡,亞瑟尾隨在後,而其他人則是留在外頭等候。

入店後,略帶慵懶的藍調音樂傳入耳中,酒吧內的照明採用溫暖的昏黃色調,吧台處站著一名蓄著鬍子的男子,模樣看起來三十歲上下。

店裡的客人不多,大多獨自前來,佔著一方桌,享受著個人專屬的空間與時光,對於入店的客人並沒有多作關注。

「歡迎光臨。」放下擦拭的晶亮的玻璃酒杯,站在吧台的男子招呼道。

「店長,好久不見。」魈直接在吧台前坐定。「我要威士忌加冰。」

「另一位呢?」

「一樣。」亞瑟坐在魈的身旁。

店長為兩人送上酒後,便走到一旁整理物品。

「找我什麼事?」淺嚐一口酒後,亞瑟開門見山的問。

「我想知道,你突然回來的原因。」魈緩緩搖晃著酒杯,杯裡澄透的液體在燈光照射下閃閃發光。

「閒著沒事,回來逛逛。」

「這樣啊?」魈輕笑著。「沒想到『N.K.Night King)』的首領,竟然會這麼悠哉,跟我聽到的情況不一樣。」

「是『前任』。」亞瑟同樣揚起微笑,「現在的領導者不是我。」

「我知道,是待在外頭當保鑣的蓋爾對吧?」魈指指店外,儘管對方已經刻意隱藏行蹤,還是被他察覺了。

「請他進來喝杯酒吧!我請客。」

「不需要。」冷硬的嗓音傳出,一名面部線條剛毅、髮色深紅的男子,現身亞瑟身旁。

「你怎麼沒有回去休息?」亞瑟面露苦笑,他還以為蓋爾真的聽他的話,跟其他人一起離開了。

「不累。」拉開椅子,蓋爾為自己點了一杯龍舌蘭。

「之前就聽說,身為副手的他對你十分忠心。」單手托著下巴,魈似笑非笑的瞧著兩人,「現在看來,傳言也不全都是假的,還是有人不受利益、權勢所誘,單純正直的效忠一人。」

「……」沒有回應,蓋爾只是沉默、緩慢地喝著酒。

「既然已經不是兩人對談,不如也請角落那位朋友過來吧?人多熱鬧。」亞瑟的目光掃向店內一角。

在他的注視下,位於角落處的影子產生扭動,變成了人形。

「你應該是季薰常提到的『影子大叔』,對吧?」亞瑟直視著他。

點了點頭,影子在魈身旁坐定。

儘管現場有四個人,但,蓋爾與影子全程保持沉默,只有亞瑟與魈進行著對話。

「我收到一些消息,據說這裡這陣子不太平靜。」亞瑟喝了一口酒。「原以為是因為你在這裡的關係,但後來發現並不是我以為的情況,知道是什麼原因嗎?」

「特倫斯打算在這裡進行實驗。」魈如實回道:「至於實驗內容跟目的目前還不清楚。」

「只是實驗嗎?」亞瑟總覺得還有其他原因,「光是實驗,應該不至於讓L組織的幾名幹部跑來這裡。」

「來了幾位?」

「大約三、四位。」亞瑟也不是十分確定,「目前收集到的線索是這樣。」

「還真多……」魈略略皺緊雙眉。

L組織的階級架構如同金字塔,儘管分支龐大,最上層的幹部也不過只有幾人,他們不管事、不爭權奪利,也不會互相支援,就只是任性妄為地過著奢華的生活,所有雜事全交由副手處理。

在這種各自為政的狀況下,突然有幾位同時跑來這裡,也難怪會引起各界關注了。

「難道這裡有什麼令他們在意的東西嗎?」魈困惑的猜想。

在對方目的與動機未明的情況下,他們就算想事先做好防備也沒辦法周全。

「我已經派人調查了。」蓋爾插嘴回道。

「感覺情況不太對勁。」亞瑟總有一種不好的預感。

聽到L組織重心移動的消息,又發現季薰跟L組織有牽扯,這讓亞瑟感覺不安,回來後,發現季薰涉入的狀況比他想像中還深,這讓他起了擔憂。

「魈,你知道小薰被L組織盯上的理由嗎?」亞瑟問出他最想知道的問題。

提起此事,魈沈重地嘆了一口氣。

「特倫斯跟艾蒙對她很感興趣。」

「知道原因嗎?」

「艾蒙應該只是覺得她有趣。」魈可以肯定這一點,將人當成玩物向來是艾蒙的惡習,「特倫斯那邊我就不清楚了,好像是覺得她有研究的價值。」

「哐噹!」沉默喝著啤酒的影子,因這句話差點打翻酒杯,啤酒灑出部份在桌面上。

「你知道內情嗎?」注意到他的不尋常,亞瑟敏感地追問。

「……」影子的情緒明顯繃緊,握緊的拳頭微微發顫。

「我會保護她,不用擔心。」以為對方是在擔心季薰,魈好言安撫著。

「不是你想的那樣。」意外地,影子開口說話了,聲音辨別不出男女,悠悠蕩蕩,猶如自虛空中傳來。

「那個孩子她、她絕對不能被特倫斯抓到……」聲音微微發顫,光從音調就可以聽出他十分不安。

見對方這模樣,魈跟亞瑟交換了個眼神。

「店長,這裡有沒有……」

魈的話還沒問出口,店長隨手指向一旁的長走道。

「底端有一間空房。」

得到允許,一行人隨即移動到隱蔽場所。

接下來,影子以緩慢地速度,開始陳述起隱藏多年的秘密,那個故事很長,好像花一晚上也陳述不完。

一開始眾人只是平心靜氣的聆聽,但,聽到後面,他們的臉色逐漸改變,情緒從驚愕、無法置信直到擔憂、惶恐……

「真糟糕。」亞瑟頭疼的扶額,「我聽說特倫斯是一個實驗狂,要是讓他發現這件事,他肯定會將小薰抓去當實驗品,對她百般折磨。」他完全無法想像那後果。

「那種事情他已經做了。」魈十指交疊緊握,緋紅雙眸中透出深沈怒意,「我絕對會保護她,絕對。」

「你們的重點是不是擺錯了?」蓋爾皺緊雙眉,提醒兩人真正該注意的狀況。「這件事情不只是關係到她,要是真的發生,不曉得會有多少人遭受牽連,與其擔心她的安危,還不如先想想該怎麼防備吧?」

「蓋爾,你多派幾組人分頭調查。」亞瑟提出要求,語氣沉穩且強勢,「我希望可以快點收集到情報,資訊越多越好……」

話說到一半,亞瑟突然察覺出口的話不太對勁。

「抱歉,我失言了。」他緩了口氣,恢復成平日的溫文語氣,「這件事跟N.K.無關,我不該作這種要求,但是我真的很需要幫助。」

「不用道歉,我很高興聽見你這麼說。」蓋爾並沒有因為被命令而感到不滿,相反地,他因亞瑟的指示感到愉快。

「加油吧!你們一定可以拯救世人。」魈改變坐姿,往後靠在沙發上。「N.K.的力量絕對可以發揮不少效用。」

「你要撒手不管?」見他將事情推給他們,蓋爾挑眉斜睨著他,「這可不是少數人的事情。」

「我只有一個人,力量太過微薄了。」他用嘻皮笑臉的說道:「像那種大事,當然要讓你們這種厲害的人處理。」

「說得這麼好聽,其實你只想要置身事外,根本不在乎別人的死活。」蓋爾以尖酸的語氣回道。

「沒錯。」魈完全不否認,「你要說我自私也好、無情也罷,我不是什麼救世主、也不是超人,只是一個平凡又渺小的傢伙,對於解救世人的事情沒興趣。」

「除了你自己跟錢以外,你對其它事情應該都不感興趣。」蓋爾譏笑道。

「是啊,的確是這樣。」魈同樣笑了出來。「錢很重要,命也很重要,光是想辦法生存下去,就已經夠傷腦筋的了。」

「光是自己活著,不覺得孤單嗎?」亞瑟似笑非笑地望著他。

「還好啦!反正人都是這樣,一個人來到這世上,然後又獨自死去。」

「扣去頭尾,中間那段時間可是很漫長,你有把握不寂寞?」茶色雙瞳直盯著魈,溫和的目光帶著審視。

「……你很有逼供的才能。」魈投降似的攤手,笑容裡滲出了苦澀。

「我只是想確定你的真心。」亞瑟可不認為自己是在逼問。

「一個人的生活真的很不好過。」魈坦言道:「不過我從不覺得辛苦,雖然等了很久,但是,我終於等到我要等的那個人。」

在那段辛苦的逃亡歲月中,他每天都數著日期,期盼著重逢的那天。

一天天、一年年,他費盡辛苦,終於走到對方的身邊。

「沒想到你除了金錢以外還有重視的人,真是叫我意外。」

「覺得很虛偽嗎?」魈促狹的反問。

「不。」亞瑟可不這麼認為,茶色雙瞳閃爍著光彩。「跟傳聞中的你比起來,你出乎我意料的坦率,應該是對方改變了你吧?」

「嗯。」魈臉上出現複雜的情緒,似感嘆又像是感激。「現在我唯一能想做的事情,就是用我這雙手,牢牢的保護住對方,再也不讓她受到傷害。」

魈像是想抓緊什麼般的握緊雙手,目光悠遠。

光是想保全她,就已經讓他費盡心思、用盡全力……

「喔?原來是『她』啊?」亞瑟露出狡笑。

儘管對方沒有明說,他還是知道魈指的是誰。

「……你真是一個討厭的傢伙。」一直深埋心底的秘密被窺視,魈罕見的紅了臉。

「害羞了?真可愛。」像是惡作劇成功般,亞瑟歡快的笑了。

「囉唆。」魈惱怒的瞪他一眼,「就是因為這樣,我才不喜歡跟你們這種狡詐的『老人』來往。」

就算是聊天,也不能不提防對方套話,一刻都不能放鬆。

「我為我無理的行為向你道歉。」亞瑟真摯的笑笑,「我並沒有惡意,只是想確定,是不是應該讓小薰留在你身邊,或者我該將她強制帶離。」

「結論呢?」

「暫時。」亞瑟說出答案,「我同意『暫時』讓我的lady留下。」

「你的lady嗎?聽起來好像是獨占的宣告。」魈牽動嘴角,揚起若有似無的笑。

「她是個重要的存在。」亞瑟沒有否認,「對你來說,不也是嗎?」

「……」莫名地,魈突然有一種被反將一軍的感覺。

「各位,既然談話已經結束,是不是應該散會了?」蓋爾已經不想多做逗留。

「也對,我也累了。」魈同意的附和。

在他們分離之前,魈像是想到什麼般開口提醒。

「雖然蓋爾先生不在意聽從亞瑟的命令,但不代表N.K.其他人就不反對,身為現任領導者,表面上的裝模作樣還是要有,不要讓旁人認為你想將地盤拱手讓出,N.K.的首領位置可是有很多人覬覦著。」

「我自有分寸。」蓋爾的濃眉緊鎖,目光深沈。



貓邏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