往後的幾天,我跟我的「專屬陪練團」密集進行各種對練,為求方便,我們的對練場就在鬼伯的墓園旁,如此一來,要是沒有人可以陪我練習,我還可以進去鬼王墓穴玩玩,練練身手。
凌依跟艾奎每天都會陪我打上一段時間,而北宮夜雪則是在一旁的空地生火,為我們烹煮美味的料理,等我們中場休息時給我們補充體力用,只是……因為烹煮的食材全是「就地取材」,所以經常有吸血鬼、狼人、貓女這類的食物進入我們的肚子。
有時候黃泉鎖鍊也會過來關心我的狀況,將她打怪收集到的多餘物品轉送給我,順便陪我打個幾回。
在這段練習的時間中,我同時進行了幻實的練習,取得了使用幻實的資格,不過,說真的,熟練度低的幻實還真是不好使用啊!
就攻擊效果來說,就像是拿樹枝、木棒打怪物的感覺差不多。
聽非凡子說,熟練度要到一百級以上才會具有驚人的破壞力,提升一級熟練度需要打倒五十隻怪物,雖然我已經很努力在拼了,熟練度卻只到五十二,距離一百還久的很呢!
「……停、停,先休息一下。」我搖著手對凌依喊道。
「不過才打三回合妳就要休息?」凌依不解的皺眉,「妳的體力變差了喔。」
「凌依大小姐,對妳來說只是打了三回合,對我而言,我已經打了幾十個回合了。」我無奈的嚷著。
在她「接手」之前,我可是跟艾奎進行了整整兩小時的對練啊。
「辛苦了,過來吃點東西吧。」負責照顧我們肚子的北宮夜雪朝我們招手。
在北宮夜雪所在的火堆旁,聚集著一群玩家,不曉得為什麼,當我們以這裡為練習場地之後,其他玩家也跟著往這邊聚集,眾人群聚在這裡聊天、販售物品,共同烹煮東西跟其他人分享。
「欸?雪老伯,我們開打的時候,你不是正在烤殭屍肉嗎?怎麼現在變成在煮三足鱉?」凌依指著被架在火上的大鱉問道。
北宮夜雪以三足鱉的鱉殼當湯鍋,裡頭滾著鮮美的肉塊以及濃郁的湯汁,看起來還真是令人食指大動。
「殭屍被暴雷跟尼克吃掉了。」北宮夜雪一臉無奈的聳肩。
而吃飽喝足的暴雷跟尼克則是窩在火堆旁邊睡覺,臉上還洋溢著滿滿的幸福笑容。
「真是的,為了預防它們偷吃,我特地抓了幾隻骷髏狼過來給它們啃耶!」凌依大感不滿的道。
抓骷髏狼給它們啃?我望著地面的一堆零散狼骨頭,無奈的道:「妳當它們是狗啊?」
「差不多。」凌依隨意的擺擺手。「反正都是寵物嘛!」
就算都是寵物,也是差很多啊……
「三足鱉很好吃啊,幹嘛一定要吃殭屍?」艾奎隨手叉起一塊肉塊,大口咬著。
「因為殭屍料理只有五星級廚師才能料理,一般人不能煮啊!」凌依理直氣壯的回道:「好不容易阿雪升格為『五星級廚師』,當然要叫他煮來吃吃看!」
「要是一般人煮了會怎樣?」我好奇的問著後果。
「好一點就是廚師料理失敗,糟一點就是吃的人中毒致死。」艾奎代替凌依回著。
「真恐怖。」
「好吃的東西都是需要冒險的!」凌依握起粉拳,說出奇怪的論調:「我聽說只有五星級廚師才能做出的料理,可全是遊戲中的人間美味!不過因為食材不好找、廚師資格取得不易,所以吃到的人也不多,難得現在天時地利人和,要是沒有吃到殭屍料理,我會遺憾一輩子!」
聽起來好像真的很好吃。在凌依這種萬分渴望的語氣煽動下,我也心動了。
「阿雪,我去抓殭屍給你,你再煮一次吧!」我提議道。
「又不是有殭屍就可以。」北宮夜雪回了一個苦笑。「最簡單的烤殭屍,要先用淨水清洗,然後還要蒐集『水晶粉塵』跟『藍皮海怪的皮』混合之後當成調味料,這些東西我剛剛全用完了……」
「沒問題!那些材料我都有!」凌依從倉庫中拿出一堆物品。
「嗯,這樣的話,貓,就請妳去抓一隻殭屍來吧!要活的喔!」他在句末強調著。
「沒問題。」我笑著點頭回應,隨即往殭屍經常出沒的地方走去。
才走了一會,一隻殭屍就這麼出現在我眼前,我快速拋出一張光網將它網住,在它扯著網子掙扎時,我往它頭部踢了一記旋踢,它就這麼被我踢暈了過去。
「嘩!貓啊,現在妳不用武器就能擺平殭屍了吶!真是不簡單。」佐佐伊帶有笑意的聲音傳來。
回頭望去,他與皇甫離火出現在距離我數公尺的地方。
雖然忙著「乘龍御天」公會的事情,但,這兩人也是幾乎每天都會過來跟我閒聊幾句,陪我練練身手。
「你們來的正好,北宮夜雪要烤殭屍,一起吃吧!」我抓著光網,緩緩將殭屍拖向其他人的所在地。
「烤……殭屍?」皇甫離火臉上閃過一絲抽蓄。
「酷喔!你們竟然敢吃殭屍!不覺得它很醜嗎?」佐佐伊直接了當的批評道。
的確,殭屍真是長的很醜,臉部的表情非常猙獰,指甲又黑又長,看起來很不乾淨,皮膚就像被抽去水分、被烈日烤乾,怎麼看都是讓人提不起食慾,但是……
「聽人家說,越醜的東西越美味、越美的東西越毒,」我隨口回答道:「如果依照這個原理來看,殭屍應該很好吃。」
聽我這麼回,皇甫離火悶笑道:「妳這是歪理。」
「反正又吃不死人。」
「就算死了也可以復活,對吧?」佐佐伊順著我的話接口道。
「沒錯!」
談話中,我們來到火堆旁,北宮夜雪將食材拖到一旁去淨化,我們幾個就坐在火堆旁邊休息談天。
「遙日怎麼不見了?」才剛坐定,佐佐伊便開口詢問著。
「他跟非凡子去找東西。」霏曼莎一邊將三足鱉分裝到數個小碗裡頭,一邊回答道。
將整鍋三足鱉分好後,她轉而對附近的人喊道:「這邊有三足鱉,要吃的人就自己來拿喔!」
聽到她的叫喚,不少玩家往我們這裡聚集過來。
「謝啦!」
「有你們在真好,不管什麼時候都有東西吃。」
「我這邊有些食材,送給你們烹調吧!」另一名玩家將一堆物品擱在地上。
凌依順手往龜殼裡頭倒了些水,抓了幾樣食材丟入。
見著她這種舉動,霏曼莎好奇的問:「凌依是廚師嗎?」
「只是學徒等級。」凌依拿起長柄勺子翻攪著湯。「反正我煮的是大鍋湯,這種東西吃不死人,放心啦!」
「……」她的這句話讓我們幾個人的臉蒙上驚恐。
『要不要考慮來個「不小心絆倒」,然後順手將湯給翻倒呢?』佐佐伊對我傳來了密語。
『如果你不怕被她砍成肉醬,直接煮一鍋人肉湯,你可以試試。』我直接將下場說了出來。
佐佐伊乾笑了兩聲:『要不然,叫我家會長大人去翻吧!』
『嗯,這點子不錯。』我點頭同意。
雖然皇甫離火不是名列五大王者之列,名字也不在BOSS榜上,但是他的實力卻是跟五大王者相當,不容小覷。
佐佐伊隨即附在皇甫離火耳邊說了幾句,而對方的回答則是──一記白眼。
呵,看樣子是失敗了。我苦笑了下。
「湯好了,大家可以喝了。」凌依開始將她所煮的湯分裝入碗。
「謝謝啦,這湯看起來很不錯!」
其他玩家一人一碗接過手,大口喝下,而我們幾個則是安靜的縮在一旁,沒人敢上前拿湯。
「唔!這、這……」一名剛將湯喝下肚的玩家瞪大眼,狀似萬般驚恐的倒退數步。
「湯……有毒!」
「嗚哇!我、我……不行了。」
數名喝完湯的玩家在幾秒間趴地不起,手上端著的湯碗也在倒地時翻灑,當殘餘的湯汁潑在地上時,竟然冒出一陣青煙及宛如硫酸潑地的聲響。
「欸?怎麼會這樣?」犯人凌依一臉無辜狀的望著屍體們。
「因為妳丟了毒磨菇進去。」北宮夜雪將處理好的殭屍肉塊拿了回來,順便為我們解答這樁殺人事件的主因。
「原來是這樣!」凌依理解的拍了下手:「難過我總覺得那幾顆磨菇很眼熟!」
「所以說,來歷不明的東西還是別亂吃。」艾奎拋下還魂符為冤死的眾人復活。
「嘖,第一次吃東西被人給毒死。」
「還以為只有毒藥能夠殺人,沒想到這種大鍋湯也行?」
復活的眾人起身埋怨著。
「抱歉啦!要不然我重煮一鍋當作賠罪?」凌依提議著。
一聽到她這麼說,幾名剛復活的玩家臉色瞬間慘白。
「呃,這……」
「不、不用了,沒關係,妳有這份心意就好了。」
「是、是啊,今生今世能夠喝到一次凌依王者所煮的湯,我就已經心滿意足了,真的不用麻煩……」
嘴上一邊說著好聽的婉拒,幾個人動作飛快的往後退,生怕凌依一把將他們抓住,讓他們無法脫逃。
「真是的,難得我今天心情不錯,想做菜給大家吃哩~~」凌依不滿的哼了聲。
「這裡有北宮夜雪這位五星級廚師,妳還是坐著等吃的就好吧。」霏曼莎一把將她拉到身旁坐著。
「是啊,讓我為你們服務就好。」北宮夜雪朝我們笑了笑,手腳俐落的將殭屍肉塊一塊塊串著,灑上淡藍色的調味粉,然後再一串串放到火邊烤。
「對了,夜音黎恩怎麼沒有跟你們過來?」我詢問著皇甫離火他們。
在我的印象中,每次他們兩個過來找我的時候,夜音黎恩也會如影隨形的跟著,怎麼這次……
「我們可是好不容易才甩掉那個跟屁蟲,妳可別叫她過來啊。」佐佐伊提醒的道。
「你們吵架了?」我追問道。
「如果能大吵一架,將事情說開,那也倒好……」皇甫離火臉上出現無奈的苦笑。「不知道為什麼,黎恩她這幾天越來越奇怪,老是黏著我們不放,有點緊迫釘人的感覺,讓人覺得有點……」
「容我更正一下。」佐佐伊打斷了皇甫離火的話,「她是粘著『你』不放,可不是我們。」
「……」佐佐伊的話讓皇甫離火沉下臉來。
「真神奇,我還以為她在你們公會很吃的開,很受歡迎呢!」霏曼莎戲謔的笑著。
「就是說啊。」凌依接著說下,「每次見到你們行動,你們公會的人好像將她當成公主,她說什麼你們就作什麼、她要什麼你們就給她什麼……」
「凌依王者是在羨慕嗎?」佐佐伊打趣的笑著。
「是啊,我真是非──常羨慕呢!」凌依用半認真的表情回道。
「凌依啊,誰叫我們身邊沒有男生願意幫忙?我看我們就認命吧!」霏曼莎佯裝委屈模樣的扁著嘴。
「唉唉,我們還真是苦命,想要的東西都必須要靠自己想辦法拿到,沒有人疼啊……」
眼看著兩個外貌出眾的女生一搭一唱,明明有拋個媚眼就能勾到一堆男生,卻在那裡喊著「沒人疼」、「沒人愛」,這種景象還真是令人傻眼。
「別鬧了。」艾奎莫可奈何的回她們一記白眼,「妳們只要隨便喊一下,方圓百里的男玩家一定會衝過來,還是說妳們太過矜持,不好意思這樣喊,需要我幫妳們貼公告徵男友?」
「好啊。」霏曼莎爽快的答應。「公告上的應徵條件要寫上:要很有錢、要隨傳隨到、要會搞笑、打怪要很厲害、要……」
「……妳是在應徵萬能機器人是吧?」艾奎的臉上明顯出現三條黑線。
「他們公會就是這樣的啊。」凌依將話題回歸到最初。「我聽朋友說,你們公會的人對夜音黎恩百依百順,體貼的不得了。」
對此,皇甫離火解釋的回道:「那是因為黎恩是公會唯一的一個女生,又是全公會年紀最小的,很多時候我們都會讓著她。」
「但是,我發現最近黎恩她的任性有變本加厲的感覺,」趁這時機,佐佐伊說出了他的不滿:「個性也越來越奇怪……讓人有點受不了。」
「她的個性一直都很奇怪不是嗎?」霏曼莎在旁邊小聲發著牢騷,這音量剛好讓圍在火堆旁的我們聽見。
「剛開始認識她的時候,她還蠻好相處。」皇甫離火帶些袒護的說著:「可是跟她認識久了以後,發現她的想法真是難以捉摸。」
「所謂『女人心,海底針』,」佐佐伊感嘆的道:「我們在撈起那根針之前早就被海水淹死了,男生還真是不好當。」
「女生真是很難懂。」北宮夜雪認同的點頭,語末還問了句:「難道妳們女生都這樣嗎?」
「別一竿子打翻一船人,那種女生叫做愛鬧彆扭、耍心機。」霏曼莎輕笑著回答道:「並不是每一個女生都這樣,有些女生可是很坦率的呢!」
「你們是因為不想被夜音黎恩纏住,所以才刻意疏遠她?」我繼續追問著之前的話題。
「也不算疏遠啦!」佐佐伊隨手抓著頭髮,「只是還不知道該怎麼跟她說,所以就……」
「畢竟她是你們的伙伴,」我好言的勸著,「不管是什麼事情,最好還是坦白跟她說清楚會比較好。」
才這樣說著,話題主角夜音黎恩的聲音隨即傳來。
「皇甫哥,怎麼你過來這裡都不叫我?」
夜音黎恩出現在距離我們數公尺遠的距離,快步朝我們走來。
「說人人到啊……」佐佐伊嘴邊噙著一個狀似無奈的笑。
原本坐在皇甫離火身旁的他隨即站起身,皇甫離火則是出手拉住了他的衣服。
「你幹嘛突然站起來?」
「讓位給『大嫂』啊。」
這句回答讓皇甫離火苦惱的皺眉,「佐佐伊,我已經說過我跟黎恩不是你們想的這樣,你沒必要……」
「兄弟,這種事情可不是你說了算。」佐佐伊一手搭在他肩上,語帶無奈的道:「我現在不自動閃開,等一下那位大小姐就會直接開口趕人了。」
對皇甫離火丟出這句話後,佐佐伊扯回自己的衣服,轉而坐到我身旁。
在他「讓座」後,隨後抵達的夜音黎恩在那空出的位置鋪上一條毯子,順勢坐在皇甫離火身旁。
「嗨,你們在烤肉啊?聞起來很香呢!」夜音黎恩對我們寒暄的笑笑。
只是,她的這句問話沒有任何一個人回應,安靜幾秒鐘後,擔任廚師的北宮夜雪才客套的回應。
「這是烤殭屍肉,已經烤得差不多了,妳要不要嚐嚐?」北宮夜雪順手遞出一串肉串給她。
「殭屍?天啊!你們竟然敢吃那麼噁心的東西,真是……」夜音黎恩臉上出現極為厭惡、作嘔的神情,完全沒有接過手的打算。
真奇怪,一樣是批評,為什麼佐佐伊的話聽起來就很順耳,而夜音黎恩的態度則是……令人厭惡。
我留意了下其他人的反應,原以為個性直接的凌依或霏曼莎會反駁她幾句,但,她們卻是一臉不想多做理會的模樣,同時,在夜音黎恩出現後,原本熱絡談話的氣氛也跟著蕩然無存。
北宮夜雪遞出的肉串就這麼懸在半空,氣氛還真是有些尷尬。
「臭雪,剛剛我就已經先跟你預約了,你竟然先拿給別人?」凌依先往他頭上敲了一記,然後再一把搶過肉串,大口咬下。
「好好吃!簡直是人間美味啊啊啊啊……」
在凌依發出感動吶喊的同時,一陣七彩光芒自她體內發出,將她整個人籠罩包覆,兩隻拿著樂器的小天使從光芒中浮現,撥弄著手上的金色小豎琴,彈出一首悅耳動聽的短曲。
「有五星級食物的特效耶!我也要吃!」霏曼莎跟著拿起一串肉串,跟凌依一同進入美食的天堂。
「皇甫哥,你等一下有空嗎?我想要去秘密商店買衣服,你陪我去吧。」夜音黎恩膩在皇甫離火身邊,笑嘻嘻的央求道。
「我……」皇甫離火的目光漂移了下,幾秒後對上了我的視線。
是在跟我求救嗎?不知道怎麼的,我好像從皇甫離火眼中讀到要我救他的訊息。
可是,我實在是不想淌這趟渾水啊……我為難的皺眉。
就在我遲疑的時候,佐佐伊開口了。「黎恩,皇甫剛剛答應貓要陪她對練,可能沒辦法陪妳喔。」
「你們什麼時候約的,我怎麼不知道?」夜音黎恩質疑的反問。
也難怪她會提問了,依照她緊黏在皇甫離火身邊的情況看來,皇甫離火的事情應該都在她的掌握中,不可能有任何事情遺漏才對。
「就在三分鐘之前。」凌依隨口胡扯道。
「我可以作證。」霏曼莎一邊啃著烤殭屍肉,一邊舉手發言。
真是奇妙,大家竟然有志一同的幫著皇甫離火說謊?可見夜音黎恩的人緣實在是……
在我接觸到夜音黎恩的視線時,發現……她的眼中燃著熊熊的火焰呢!
「皇甫,我沒關係啦!」不想要無端樹敵,我急忙搖手說道:「你陪她去吧!我找別人陪我練就行了。」
「不行!」皇甫離火堅決的否決:「既然我已經答應妳,我就不可以食言。」
喂,這一切都是捏造的,你根本沒答應我什麼吧?這樣的情況真是讓我很想翻白眼。
「皇甫哥,反正這裡還有其他人可以陪她啊,你就陪我去嘛~~」夜音黎恩一邊嬌聲細語的撒嬌,一邊搖晃著皇甫離火的手臂。
是啊、是啊,這裡還有幾個高手在,怎麼看都不需要皇甫離火留下啊。我打從心底認同夜音黎恩的話。
「阿羅,妳可別找我陪你練喔!」凌依突然開口說道:「我陪妳打了那麼久,好不容易有皇甫來接手,我想要休息一下。」
欸?妳剛剛不是嫌打的不夠嗎?我詫異的望著凌依,她則是暗地回給我一個鬼臉。
「也別找我,我也累了。」艾奎心有靈犀的附和道。
「那就佐佐伊吧!」夜音黎恩提出人選。「反正他現在沒事,不是嗎?」
「答應貓的人是皇甫,不是我。」佐佐伊擺出一副想要置身事外的模樣。
「黎恩,我看買衣服的事情就改天吧。」皇甫離火婉轉的說出決定。
「我不要,這裡人這麼多,我就不相信她找不到人陪她!」夜音黎恩嘟著嘴,一臉不妥協的道。
沒想到夜音黎恩這麼堅持……
「黎恩,我說過,我已經答應貓了,如果妳非要挑今天去買衣服,那就請妳找別人吧!」皇甫離火語氣僵硬的道。
「你……」被皇甫離火用這種冷漠的態度拒絕,夜音黎恩隨即紅了眼框。
用不著將情況搞的這麼僵吧?發現夜音黎恩似乎快要哭出來,被拿來當擋箭牌的我也為難了。
『佐佐伊,你要不要勸勸皇甫?』我傳了密語給他。
『不想勸,而且也勸不動。』佐佐伊語氣淡漠的回著。『皇甫決定的事情,通常很少有人能改變。』
既然這樣,我也只好轉而跟當事者說了。
『皇甫,我看你就跟她去吧。』
『……不想。』皇甫離火滿臉不情願的回道。
『可是夜音黎恩都快要哭了。』
『要哭就讓她去哭吧,反正這也不是第一次了。』似乎是對女生的眼淚免疫,皇甫離火絲毫不為所動。
可是我不想看到她哭啊。我偷偷往夜音黎恩那邊瞄了眼,卻意外發現她的眼神透著憤怒。
這樣的情況讓我愕然的楞了下,雖然那種帶著恨意的眼神稍縱即逝,但我還是被那樣的情緒撼動了。
唉~~看來我已經被她列入黑名單了。
「好吧,既然皇甫哥已經跟貓約好了,那我也不勉強你,改天我們再去買衣服。」沉默一分鐘後,夜音黎恩的態度突然有了一百八十度大轉變,她的臉上再度揚起笑容。
「……好。」捉摸不清她的心情,皇甫離火回的有些遲疑。
「貓跟朋友的比賽是在明天對吧?」夜音黎恩轉而詢問我。
「對啊,明天早上就要開打了。」
「既然這樣,我就陪妳一起練習吧!」
「妳……陪我?」這樣的提議真是令人感到意外。
她不是向來最討厭弄髒衣服,不喜歡跟人打鬥嗎?
『阿羅,妳最好小心點。』凌依傳了密語警告我。『看來她好像想要修理妳呢!』
雖然已經料到這一點,不過還是有點無法理解。『就因為皇甫要陪我不能陪她,她就反過來要修理我?』
『另一方面應該是要警告妳,少動皇甫的腦筋吧!』凌依說出另一個原因。
『拜託,我跟皇甫只是朋友啊!』我真是感到極為無辜。
『戀愛中的女人都是盲目而且善妒的……』
「貓,我們可以開始了。」夜音黎恩打斷了我跟凌依的對話,笑盈盈的要我跟她進行比試。
「嗯。」
我起身跟著她走向遠處的空地,邊走,她邊跟我說道。
「我對打鬥不是很擅長,等一下我們點到為止就好。」
「好。」
然而,這樣的約定卻在對打開始之後全變了樣。
我秉持著點到為止的原則跟她交手,可是夜音黎恩卻是連連放出大絕招,招招致命。
這正是所謂的「說一套、作一套」啊。我一邊加快閃躲速度、一邊小心提防。
「暴烈火焰陣!」
夜音黎恩手上的魔法手杖一揮下,三個火焰圈隨即將我包圍,將我的出路全數擋死。
本以為她打算將我困在火圈中將我燒死,沒想到她又緊接著召喚出「亂雷陣」,無數道強大的雷電直往我劈來。
見到來勢洶洶的雷電,我連忙舉起圓盾將雷電給擋下,透過紅色的火焰與金色閃雷,我看見夜音黎恩唇邊浮現猙獰的笑容。
俗語說最毒婦人心吶……我感嘆的搖頭,同時也想起了凌依給我的警告。
看來她好像想要修理妳呢!
「夜音,剛才不是說好點到為止嗎?」被火圈與雷電困住的我,苦笑著朝她喊道。
「喔?我有說嗎?我忘了呢。」她不以為然的掏掏耳朵。
「……」無言。
這位小姐的忘性真是驚人啊,前幾分鐘自己說的話,這會又說全忘了,我終於理解佐佐伊他們為什麼會對她感到頭疼了。
「妳是因為我要皇甫陪我練習,所以在生氣?」我開門見山的問。
「呵呵,當然不是囉!我是那麼小氣的人嗎?」夜音黎恩突然停下雷電攻擊,並將火圈給滅了。
她臉上帶著淺笑,往我緩步走來,在我跟她的距離剩下十步左右時,她輕聲的對我說道。
「我之所以生氣,是因為妳纏著我的皇甫哥不放。」
丟出這句話後,她手上的魔法手杖一揮,一陣龍捲風將我高高捲起,而後又讓我重重摔倒在地。
在我倒地後,她刻意提高音量,裝成極為驚愕的大喊:「天啊!貓,妳怎麼沒有防禦啊?還好吧?有沒有摔傷?痛不痛啊?」
「……沒、我沒事。」我強撐著身體,努力想要從地上爬起,但是身上傳來的痛楚卻讓我起不了身。
夜音黎恩快步來到我身邊,趁彎身攙扶我之際,在我耳旁低聲的說道。
「知道我跟妳實力的差距了吧?以後要是妳敢再纏著我的皇甫哥,我會讓妳嚐到更慘的後果。」
靠……這個蛇蠍心腸的恐怖女人。意外發現她這一面,我真是感到極為意外。
「妳這麼做,不怕我去向他告狀嗎?」我故意反問道。
「妳覺得皇甫哥會相信妳嗎?」夜音黎恩回我一個輕笑。
「這可就很難說了。」
「要是妳敢亂說話,我保證我會讓妳失去朋友,無法繼續待在遊戲中。」
喲?竟然恐嚇我?我唇邊揚起一抹輕笑。「我可不是被嚇大的。」
「是嗎?」夜音黎恩同樣回給我一個看似無害的笑容:「我們……繼續打吧。」
又想要修理我了嗎?面對這樣的挑釁,我當然是欣然接受。
「好。」
為了不讓她發動大規模的魔法攻擊,在她開始揮動魔法手杖時,我隨即衝向她。
當我揮出長劍,準備將她手上的手杖打落時,她卻邁步上前,將身子朝劍端迎了上來。
欸?驚愕之中,雖然想要收手,但是卻已經來不及了。
長劍刺穿了她的胸口,她成了劍下亡魂。
「好痛!」成為幽靈的她,索性坐在地上委屈的哭泣。
她的動作引起其他人的注意,他們紛紛走上前關心,以及隨後出現的非凡子跟遙日。
「貓,不是說好點到為止嗎?妳怎麼……」北宮夜雪納悶的問。
「不是,我……」
在我想要解釋時,夜音黎恩搶先我抱怨著。
「貓,雖然剛剛我不小心害妳摔在地上,可是我已經跟妳說過對不起了啊……」
喂!明明就是妳自己衝上來的!聽到她這種說法,我真是、真是XXOO又OOXX……
「黎恩,妳還好吧?」皇甫離火拋下還魂符為她復活,並伸手將她扶起。
「皇甫哥,死掉真的好痛……」夜音黎恩像是受到莫大委屈般,直接哭倒在他懷中。
「貓,妳怎麼出手那麼重啊?」霏曼莎附在我耳邊悄聲的問。
大人,冤枉啊,是她自己衝上來自殺的耶!
 
  
  
 

貓邏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8)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