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幻影分身術的一到十級,你們全部用普通攻擊就行了,」在開打之前,佐佐伊先為我們進行步驟解說:「達成十級時,你們會聽到系統說『分身轉成自動攻擊』,這個時候你們再開始放出擅長的絕招跟必殺技。」
「為什麼不能一開始就放絕招?」我不解的提問。
「剛開始分身術等級不夠,沒辦法學習高級招式,用了也是浪費。」佐佐伊說出理由:「十級之後分身雖然開始自動攻擊,不再模仿本尊的行動,不過系統那邊還是會繼續執行動作紀錄……」
「請問一下,分身有時間限制或者其他限制嗎?」霏曼莎緊接著發問。
「分身大約可以維持一小時,不過分身的血量只有本尊的一半,被打到沒血就會消失,如果本尊被殺、陣亡了,分身也會立刻消失,分身消失之後,要等十分鐘才能再度施展,遊戲時間一天,只能夠使用五次分身術。」
大略理解狀況後,我們隨即開始準備進行練習。
夜音黎恩並持著「不想弄髒衣服」的原則,堅持不加入這場對練,所以對方只有六個人出馬。
雖然人數比我們少,不過因為他們每個人都會使用幻影分身術,再加上他們的會長跟副會長程度頗高,一個人可以跟三、四個人對打,所以人數的問題也就此彌補過來啦!
為了避免系統將這樣的練習當成是惡意廝殺,皇甫離火先向我們的隊伍傳送「對戰邀約」,讓這場練習正式化。
「不用太害怕,要是妳的分身消失了,我會立刻停手,不會追著打。」跟我對打的男生朝我笑著。
「好。」我朝他點頭笑笑,隨即開始進行練習。
前十級的對打,與其說是「打」不如說是「套招」,你來我往的招式中,完全沒有任何殺傷力。
這種枯燥無趣的練習,約莫持續了現實時間一小時又三十分鐘,雖然時間頗為漫長,不過因為分身的出現有時間限制,在分身消失時,我們經常要被迫停下來休息,等待再次進行幻影分身術的時間,所以整個過程也不算累。
『叮!幻影分身術等級提升為十級,分身轉成自動攻擊。』
「太好了,終於十級了!」聽到通知訊息,我開心的歡呼著。
「呼~~終於可以進階了。」陪我練習的葉赫拉長呼了聲,看來,他應該也是對這枯燥的練習感到很無趣。
「我們現在來玩真的吧!」我迫不及待想要好好活動手腳。
「嗯,妳儘管放手攻擊我吧。」葉赫拉朝我點頭說道。
我們同時放出十名分身,葉赫拉所用的武器是長刀跟長型盾牌,我則是複合劍盾。
才打算出手,發覺他並沒有變換身上的裝備,我開口提醒道:「你不用穿鎧甲嗎?」
「不用,這樣就可以打了。」
似乎是不認為我能對他構成威脅,葉赫拉臉上出現帶點輕蔑與驕傲的笑。
沒去在意他的態度,我朝他點頭回道:「那就開始吧。」
之前練習時,我只是採用普通速度跟他套招,既然現在要正式開打了,我當然也就使出疾行術來了。
我一個箭步衝上前,長劍瞄準朝他的胸口一刺,本以為對方會將我的攻擊擋下,沒想到葉赫拉並沒有如我所料的擋住攻擊,反倒是輕易的被我一劍刺穿胸口,倒在地上變成亡靈。
「欸?」我詫異的喊了聲。
「呃?」葉赫拉同樣是一臉的不信。
在我幫他復活後,他臉上的笑容瞬間消失了一兩秒,而後他又立刻恢復笑容。
「剛才是我一時沒有注意,現在正式開始吧!」
「嗯。」
我再度朝他進行攻擊,疾行術的速度讓他應接不暇,再加上連續技的技能讓我的出招有如行雲流水,沒有任何停頓或接連不上的狀況。
還沒有使出氣功彈,葉赫拉就已經被我逼得節節敗退,分身的數量從最初跟我相同的十人,逐漸增加成十二、十四……
當我進一步使出我這個種族的特殊技能「化霧」,放出霧氣遮掩自己的行蹤時,葉赫拉的分身已經到達最高額度的二十人大關,甚至,連他最初說不用穿的鎧甲都穿上了。
其實,葉赫拉的戰鬥能力應該跟我差不多,只是因為我在速度跟隱藏方面佔了優勢,所以才會造成戰事近乎一面倒的情況。
這種情況下,我要使用氣功彈嗎?我遲疑著。
放出氣功彈雖然不至於立刻讓對手斃命,可是也會造成蠻大的傷害,葉赫拉只是陪我對練的人,如果我用氣功彈拼命轟炸他,似乎有點過火啊……
正當休息過後,準備接著開始下一回合時,葉赫拉突然朝我喊停。
「等、等等!」葉赫拉朝我搖手說道:「我有點累了,我們先休息一下。」
「好。」
雖然我不覺得累,但還是必須顧及葉赫拉的狀況,讓他休息才是。
尾隨在葉赫拉身後,我跟他來到其他人休息、聊天的地方,跟他們坐在一塊閒聊,目前只剩下皇甫離火跟遙日還在進行練習。
兩人的攻防非常激烈,使用的也全是極高段的招式,華麗的動作搭配上炫眼的特效,讓人看了只有「嘆為觀止」能夠形容。
「他們兩個好強……」觀看的眾人佩服的說道。
「對啊,很少看到有人能跟會長打成這種局面。」
唉~~我也好想打一場這樣的對練。我羨慕的望著他們兩人。
在他們的分身使用時間結束時,兩人同時停下了動作,周圍也同時響起掌聲,為兩人的精采表現喝采。
「皇甫、遙日!你們兩個真是太帥了!」霏曼莎開心的朝他們喊著。
遙日只是淡淡的回了個笑,緩步走到我的身旁坐下。「貓,妳練的如何?」
「還不錯。」我朝他聳肩回應。
跟隨著遙日的腳步,夜音黎恩跟著來到我們身邊。
「遙日,你真的好厲害耶!」她用著近乎崇拜的語氣說道。
「還好。」遙日謙虛的朝她回了個笑。
「你有加入公會嗎?如果沒有,要不要來我們公會呢?」夜音黎恩說出她的目的。
「抱歉,我已經有公會了。」遙日婉拒的道。
「這樣啊。」雖然碰到軟釘子,但夜音黎恩還是保持著微笑,「沒關係啊,反正公會都是自由加入或退出的,要是改天想跳公會的話可以考慮一下……」
要是換成一般人,可能會順著對方的話,客套的說出「好啊,我會考慮」之類的話,不過,若這個答話者換成遙日……
「應該不可能吧,我沒打算離開這個公會。」
聽到這麼直接的回應,夜音黎恩的臉稍為扭曲了下,「這樣看來,你跟你們公會夥伴的感情很好,你的公會叫什麼名字啊?」
「新戰神。」
聽到這個公會名稱,夜音黎恩的笑容失去了些,「原來你跟非凡子是同一個公會啊?」
原來她已經先問過非凡子了?一連被兩個人拒絕,她還真是可憐。我在心中為她搖頭嘆息著。
「嗯,貓也是跟我同一個公會。」遙日連帶介紹著我。
欸,你跟她的對話幹嘛要拖我下水啊?我真是感到極為無奈。
「你們公會的高手可真不少,公會成員應該有很多人吧?」夜音黎恩的問話透著些尖銳。
「還好,我們只有八個人。」
「欸?只有八個人?這麼少啊?」夜音黎恩佯裝詫異的提高音量:「我還以為我們公會七十三個人已經算少了,沒想到你們比我們還少。」
「剛開始一切都還不熟悉,不敢招攬太多人。」不想招惹不必要的麻煩,我保持著和氣的態度。
「是這樣啊?雖然我們也才剛開始,不過對於公會的事情還算了解,要是你們有任何問題,可以儘管問我們。」
「那就先謝謝啦!」我禮貌的回了個笑。
聽到我的回答,夜音黎恩驕傲的抬高下巴,翩然離去。
「你們有朋友在這附近嗎?」休息當中,皇甫離火突然開口問著眾人:「因為現在大家的等級都已經提升不少,目前我們的人數有點不夠,如果可以找你們的朋友一起過來幫忙,我們就可以進行團體戰……」
面對皇甫離火的提問,只見眾人不斷搖頭。
「他們都跑去玩新的任務了。」
「現在開放了新的島嶼跟新技能,他們都跑去學了。」
不曉得凌依跟艾奎還在不在這裡?我想起之前進行鬼王任務時,意外遇見的兩人。
我對他們發出了密語,說明我們目前遇到的困境,兩人在聽完我的話後,全都爽快的答應要幫忙。
「我找了兩個朋友過來,他們等一下就到了。」我對皇甫離火說道。
「我也是找了兩個朋友。」皇甫離火朝我點頭回應:「在他們來之前,大家就先休息一下吧。」
雖是這麼說,不過我總覺得自己沒有真正活動到筋骨……
像是接收到了我的想法,佐佐伊的話跟著傳來:「要是有人不想休息,還想練習一下,我可以陪他練。」
「那就請你陪我練習吧。」我起身對他說道。
「嗯,走吧。」
為了避免戰鬥波及無辜,我們走到距離其他人較遠的地方。
在對戰之前,佐佐伊進行了衣著更換,將身上的便服換成凱甲,並叫出了跟我同數量的分身。
「我還以為你不會換裝。」畢竟之前他跟霏曼莎她們對練時,同樣是便裝打扮。
「能讓葉赫拉穿上鎧甲,妳的程度應該不差,跟高手對練,我當然要盛裝打扮。」佐佐伊順手揮動了幾下長刀,當作暖身。
欸?原來他除了陪霏曼莎她們練習之外,還會留意其他人的動靜啊?
「既然這樣,我們玩真的吧!」我提議道。
「至死方休?」佐佐伊唇邊勾起一抹笑。
「沒錯!」我朝他重重的一點頭。
確定雙方的想法一致後,我跟他隨即各自後退數步,拉開彼此的距離,擴大戰場的範圍。
「貓,加油!」霏曼莎她們坐在一旁草地,朝我打氣的喊著。
當對戰開始的聲音一落,佐佐伊隨即邁步朝我衝來,他揮舞著手中長刀,不斷朝我進攻,佐佐伊的攻擊方式極為強勢、激烈,就像是要將人逼到無處可逃、無路可退一般。
為了尋找反擊的機會,我放出霧氣遮掩自己的行動,企圖讓他因為身在迷霧中而亂了陣腳。
然而,儘管被霧氣包圍,佐佐伊依舊是氣定神閑的模樣。
就在我試圖偷襲他時,他精準掌握住我的行動,迅速無誤的攔下了我的攻擊。
他看的到?不可能啊!視力應該多少都會受到影響才是……我詫異的退開。
「原來妳也是夜魍啊?」佐佐伊帶著笑意的聲音傳來。
也是?聽到這樣的說法,我立刻明白了。
先為我們進行步驟解說:「達成十級之後,你們就「原來你不是獸族?」
看到他頭上有一對綿羊角,我還以為他選了綿羊這個種族呢!
「頭上這個只是裝飾品,」明白我的疑問,佐佐伊臉上的笑意更深了,「如果妳想要,我可以送妳一副……只要妳能打贏我。」
「那就先謝啦!」我朝他回了個笑,順便將霧氣撤除。
在霧氣散去的同時,我用上最快的速度,學著他的招式與動作,一連串對他進行反擊。
在高速揮劍攻擊的情況下,劍身的光芒在空中形成一道道不間斷的軌跡,在刀劍交鋒時,銳利的刀鋒劍刃摩擦出點點火光,隨著攻防越來越緊迫,佐佐伊臉上的笑容逐漸斂起。
「真厲害。」他稱讚了聲,並隨手朝我拋來一顆圓球。
不知道那是什麼物品,我反射性的舉盾擋下,「轟」的一聲,圓球在接觸圓盾時爆炸了,我被這股轟炸威力給炸飛了數公尺,狼狽的在地上滾了幾圈。
嘖!就只有你會丟炸彈嗎?我從倉庫中拿出幾張炸符,朝他反丟了回去。
「碰碰碰碰……」
一陣天搖地動後,空氣中彌漫著濃濃的煙硝味及沙塵。
同時,觀眾們也發出的抗議的聲音。
「你們不要再炸了啦!我們都快被你們炸暈了。」
「像剛剛那樣打不是很好咩?看起來很刺激、很精采耶!」
「非凡子,弄點風出來將煙霧吹走吧。」霏曼莎朝他喊著。
幾秒後,一陣清風吹起,因為目的只是想吹散煙霧,所以這次出現的風並沒有之前宛如暴風的破壞力。
在濃重的塵霧開了個口時,佐佐伊正舉刀朝我衝來,長刀一砍,我手上的長劍便被他給打離了手。
「看來妳綿羊角拿不到了喔。」佐佐伊朝我笑了笑,手上的長刀順勢劈下。
在刀鋒砍來時,我連忙側身閃過,同時使出一記手刀朝他拿刀的手劈去,「咣噹」一聲,他手中的長劍也跟著落地。
「現在大家都沒武器了。」沒有急忙去撿拾長劍,我朝他擺出了對打姿勢。
「徒手對打?」明白我的用意,佐佐伊隨即朝我揮來一記直拳。
我順勢抓住了他揮來的手臂,扭身將他摔出,佐佐伊摔在地上時還順勢滾了兩圈,我追上前準備給予其他攻擊,沒料到佐佐伊卻反過來朝我丟出一記水球。
被擊中之後,我連連退了好幾步,佐佐伊便趁這空檔將武器拾起。
當他舉刀朝我衝來時,我快速在手上聚氣,朝他拋出了一面光網,緊緊將他困住。
「這是……」沒料到我還留有一手,佐佐伊瞪大眼睛望著身上的物體。
「綿羊角我要收下囉!」我開始著手匯聚氣功彈。
佐佐伊當然沒有就此放棄,他不斷在網中揮砍,光網很快就被他給砍出了一個缺口。
沒打算錯失這個攻擊的機會,我努力的聚氣,打算將手上的氣功彈擴大,一擊收拾掉佐佐伊。
就在我要拋出氣功彈時,一個熟悉的叫聲從旁傳來。
「原來跟我對打的那個鬼王就是妳!」
「欸?」
我反射性的偏過頭去想要尋找說話者,放出的氣功彈順著身體一偏,離開了原有的軌道,沒有正中目標,反而將佐佐伊身旁的地面轟出個大洞。
嘖!到底是誰在這種時候干擾我啦?雖然想揪出干擾我的人,但是眼前的對手還沒解決,說什麼也不能大意。
看著還在冒煙的大坑洞,觀眾們紛紛發出驚呼。
「嘩!破壞力比炸彈還強耶!」
「貓,妳之前放炸彈,現在改放原子彈,妳會不會放的太大了點?」非凡子笑著揶揄道:「妳就那麼恨那隻羊,想將他宰了當烤羊啊?」
「反正大家應該也餓了,烤來吃也不錯。」我笑著回道。
「真是好險。」佐佐伊掙脫了光網,慶幸的拍拍胸口,並望了那個地洞一眼。
「繼續吧!」我再度抽出長劍,擺出防備招式。
「停,停戰!」皇甫離火的叫喊聲打斷了我們。「幫手來了,你們別打了。」
回頭望去,發現皇甫離火身旁出現了幾個人,在他們出現後,隊友們出現了訝異的討論聲。
「北宮夜雪跟黃泉鎖鍊是我的朋友,」皇甫離火介紹著兩人:「他們會陪大家將幻影分身術練到二十級。」
沒想到皇甫離火找的朋友是阿雪跟黃泉鎖鍊啊。這種情況還真是令我感到意外。
「我們真的要跟他們打啊?好恐怖的感覺。」
「恐怖?他們很厲害嗎?」
「艾奎、凌依、北宮夜雪跟黃泉鎖鍊,這四個人是吃BOSS榜的前十名高手,一個人就可以啃掉高級BOSS,妳說他們厲不厲害?」
「欸?我們要跟這麼厲害的人打嗎?」
「北宮跟黃泉是皇甫離火的朋友,那凌依跟艾奎是……」
眾人紛紛將視線轉向我,霏曼莎順手往我的肩膀一拍。
「貓,妳找來對練的高手,程度未免也太高了吧?」
「剛好他們都在這附近,機會難得嘛~~」我朝她回了個笑。
「韃羅貓小姐、遙日先生,真是好久不見。」翼手龍尼克先主人一步發現了我們,牠朝我們點頭打招呼。
「嗨,好久不見。」發現了我,艾奎朝我跟遙日揮手打招呼。
「謝謝你願意過來幫忙。」我開心的朝他笑著。
「自從上次一別之後,在下就十分想念兩位,」尼克溫文有禮的說道:「這次能夠再次相遇,真是令在下感到十分高興,不曉得暴雷現在過的可好?」
兜了這麼一圈,你其實是想找暴雷是吧?我隨即將暴雷從倉庫中叫出。
「嘎啦啦,尼克!暴雷好想你!」一見到尼克,暴雷立刻撲到牠懷中。
「在下也十分想念暴雷,最近有沒有乖乖學習,增進知識?」
「嘎啦啦,有!暴雷很乖,暴雷一直、一直很乖喔!」暴雷拼命用點頭回應。
兩隻寵物一碰面,立刻跑到一旁私下聚會,完全不理會我們。
「貓,沒想到妳跟皇甫離火認識啊?」北宮夜雪略帶訝異的問著。
該說是認識嗎?不知道該怎麼回應的我,只好如實說道:「是啊,我們剛認識幾個小時。」
「欸……」不曉得是不是回的有些奇怪,北宮夜雪臉上出現怪異的笑。
「嘖嘖!不過一陣子沒見,妳竟然變的這麼強,真是不簡單吶!」黃泉鎖鍊朝我笑著。
「還好啦,我只是盡量努力學習、努力增加技能。」
「改天一起去打高級地城吧!」黃泉鎖鏈向我邀約道。
「好啊。」我開心的允諾。
「阿羅,之前用怪招式跟我對打的鬼王就是妳,對吧!」凌依用篤定的語氣問道。
那個才不是怪招式……才想反駁,發現艾奎跟皇甫離火的視線也同時往我集中。
「我在水晶洞裡遇見的鬼王應該也是妳吧,貓。」艾奎附和的問著。
「呵呵~~」我尷尬的笑著。
「我們在庭園的對戰中途被打斷,也許我們可以找時間將戰鬥完成?」皇甫離火也同樣認出了我,並對我說出續戰的邀約。
差點忘了他們兩個人也被我用同樣的招式整過,我、我該怎麼回答呢?雖然我很想跟高手對打,可是,我不想被一群高手圍毆到死啊!
「喵?」裝死吧,我就化身成貓裝死吧!
「喵什麼喵啊?」凌依往我頭上敲了一記:「少在那邊裝傻,那個怪招式目前我只看過妳用過,不要跟我說那個人不是妳。」
「不過就用網子網住妳,殺了妳一次,後來我也被妳給宰了啊,我們……應該可以扯平吧?」我陪笑的說道。
「不行,那次不算,我們要重新打過!」凌依完全不肯接受這樣的說法。
「那就……改天吧。」我使出拖延戰術。
「什麼時候?」凌依追問著確切的時間。
「就……改天啊。」我繼續敷衍。
「阿羅……」一陣恐怖的殺氣從凌依身上出現。
「喵~~」我是貓,我現在是貓,我聽不懂人話。
正當凌依準備出手掐住我的脖子時,我被一股力量拉開,回頭一瞧,拉我的「人」是尼克。
「韃羅貓小姐,」翼手龍尼克朝我恭敬的點頭:「之前妳跟我家主人在水晶洞的決鬥,因為最後的結果實在是太過意外,我家主人自此耿耿於懷,請妳務必跟我家主人重新打過。」
「尼克,事情過去就過去了,我們還是就這麼算了吧。」我極為認真的搭著牠的雙「肩」說道。
「這是在下與主人的共同想法,請妳務必答應,完成在下與主人的願望。」
願你個頭!為了不讓尼克繼續嘮叨,我轉而向暴雷說道。
「暴雷,乖,尼克說很想你玩,你帶尼克去旁邊玩。」
「嘎啦啦,好!尼克,我們去旁邊玩!」暴雷開心的應了聲,隨即不顧尼克的反對,硬是將牠拉開。
呼,終於將尼克拐走了。在尼克走後,我對上了艾奎的視線。
「貓,水晶洞那場不算,有空我們再打一場。」艾奎不放棄的說道。
「……有空再說。」我再度使出敷衍招式。
「那麼,等一下的對練就由我當妳的對手。」艾奎緊接著道。
「欸?」竟然這麼強勢?
「不行!」凌依一口回絕:「阿羅的第一個對手是我,你排第二個。」
「那我就排第三吧。」皇甫離火順勢接口。
「皇甫大哥,你沒事湊什麼熱鬧啊?」我哀淒的往他瞟了眼。
「獨樂樂不如眾樂樂。」佐佐伊玩笑似的答腔。
「所以我就成為任由你們蹂躪的玩具?」我回他一記白眼。
「沒人說妳要任由我們摧殘,」凌依反駁的回著:「妳絕對可以反抗,不反抗就不好玩了。」
「……」
就在他們的「熱情」要求之下,其他隊員是採用團戰,讓幻影分身術逐漸升級,我卻是跟這幾位高手一對一的對打。
雖然之前化身成鬼王時,利用氣功彈在戰鬥上僥倖佔了上風,可現在的他們全是有備而來,哪有可能那麼輕易的讓我搞定呢!
打到後來,除了凌依他們三人之外,原本在陪其他人練習的黃泉鎖鍊跟北宮夜雪也突然來了興致,下場跟我打了幾場。
就在跟他們幾個輪番交手十幾個回合後,我終於累的趴地不起。
「你們全都不是人,一群沒心沒肝沒肺的惡魔……」我含淚泣訴著。
「要說他們不是人,我看妳也差不多吧。」早早就達成幻影分身術二十級,休息觀戰的非凡子,意有所指的道。
「是啊,簡直變態到極致。」霏曼莎異口同聲的接話:「敢情這隻貓是從火星來的?」
「嘎?主人是火星來的?」暴雷頭上冒出一個驚嘆號。
「親愛的朋友,請容在下解釋。」尼克開始開導著它:「所謂的『火星來的』這句話,只是一種形容詞,用來形容你家主人並非常人。」
「嘎啦啦?主人不是正常人?」暴雷更加訝異了。
「暴雷,你家主人當然不是人,她是貓,從遙遠的外太空偷渡到地球的貓。」霏曼莎刻意讓暴雷造成混淆,玩笑似的說道。
「喂……」我無奈的白了他們一眼。「我都這麼慘了,你們還說這種風涼話,真是沒良心。」
「這是恭維。」非凡子一臉正經的道:「我們可是在稱讚妳。」
「用變態跟外星人這種詞稱讚別人?」我質疑的反問。「這種話也只有你們做的出來。」
「最初的第一、第二回合妳完全處於下風,在第五回合之後妳進步到能跟他們維持平手,最後這幾局妳還能獲勝一兩次,這種表現不叫變態叫啥?」霏曼莎反問著我。
「所以……變態指的是『強到變態』的意思?」我緩緩坐起身,推敲著他們的話。
如果是這樣的稱讚,我當然是樂於接受囉!嘿嘿嘿!我是宇宙無厘霹靂厲害的外星人!
「貓大姐,妳真是好樣的,」葉赫拉往我的肩上一拍,一臉興奮的道:「之前還覺得輸給妳很不光采,現在我對妳真是佩服的五體投地,對妳的景仰有如滔滔江水綿延不止。」
「葉赫拉,你這樣很沒誠意喔!」我朝葉赫拉回了個惡質的笑。「竟然用這麼老舊的讚美詞,換套新的說法來聽聽。」
「這……」葉赫拉尷尬的抓抓頭髮,「改天吧。」
喲?竟敢學我的拖延招數?
「妳的進步真是很快,我從沒見過能在戰鬥中迅速成長的人。」皇甫離火笑著對我說道。
「剛才真是好險,要不是我反擊的夠快,死的人就是我了。」黃泉鎖鍊語帶慶幸的說道。
「不公平啦!你們根本是大屠殺!」我苦悶的對他們嚷著。
「這哪算屠殺啊?」凌依用不以為然的語氣回道:「妳剛才還有出手反擊咧!」
不反擊難道我要乖乖站著給你們打?我對她投以悲淒的眼神。「是妳自己說不反抗就不好玩啊。」
「所以說,我們根本不算對妳大屠殺啊。」艾奎接著我的話說下。
被人這樣狡辯,我也真是……認了。
『貓,妳過幾天不是要跟其他人進行比賽嗎?』遙日對我傳來密語:『既然這樣,妳就跟他們進行對練,加強妳的實戰經驗。』
『說的也是。』我同意的點頭。
雖然被他們這樣凌虐真是很悶,可是我也發現自己在一次次的戰鬥中有了成長。
如果我能再加強一些,往後對上其他人應該也是勝券在握吧?
想到這一點,我隨即開口對他們說道:「我過幾天要跟朋友進行比賽,你們再陪我打個幾天,幫我磨練技能吧!」
話才剛說出口,身邊的一群人全都「咣當」一聲,跌倒在地。
「這位貓妹妹,妳剛才不是才喊著被欺負了嗎?」霏曼莎用無法置信的眼神望著我。「怎麼一下子又要他們陪妳繼續練技能?妳的轉變會不會太大了啊?」
「貓,妳千萬不要自暴自棄啊……」非凡子邊搖頭邊對我說道。
「竟然叫一群高手陪妳練技能?這、這未免也太……」
說話時,他們用一種看到外星人的眼神望著我。
「幹嘛這樣說?這麼好的一群陪練團,不好好跟他們打個幾天幾夜,不覺得很可惜嗎?」我有點無奈的扁嘴。
「……」聽到我將高手當成「專屬陪練團」,他們全驚愕的深吸了一口氣。
「我、我無法想像那樣的情況……」某位隊員狀似被打擊至深,無力的趴倒在地
「好恐怖啊,這隻貓好恐怖啊~~」
「貓,有時候,發瘋要適可而止。」霏曼莎抓著我的肩膀,用力的搖晃兩下。
「……我很正常。」我無奈的回答道,並試圖輸出我的想法:「看到高手,你們不會想跟他們打嗎?與其去欺負那些容易抓到弱點的怪物,還是跟真人PK比較有趣吧?」
「哈哈,原來貓是個好戰份子啊?」艾奎朝我笑著。「反正我打怪也打膩了,就陪妳練吧!」
「感謝!」我開心的給他一個大擁抱。「艾奎你真是個好人。」
「我可以掺一腳嗎?」佐佐伊毛遂自薦的道。
「好啊、好啊,人越多越熱鬧。」
「欸,你們應該不會拒絕吧?」其他幾人還沒給我回覆,我不安的追問:「幾天而已啦!不會花你們太多時間……要不然我們來排行程,一人一天?」
「沒問題。」凌依點頭回道:「反正這幾天我也沒有別的事情要做,就陪妳練吧。」「我也OK。」北宮夜雪跟著點頭答應。
「我手上還有任務,等我忙完了再去找妳。」黃泉鎖鍊回答著。
「任何時間我都可以。」皇甫離火十分乾脆的說道。
「謝啦!」
嘿嘿!有了這麼高段的陪練團,我就不相信我贏不了比賽!
 
 
 
 
 

貓邏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