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厲害……」季薰還是第一次見到這樣的凱安,強勢得有如帝王,而且是個性糟糕的那種。

「那個……小薰是L組織的目標嗎?」亞瑟詢問的語氣有些遲疑。

「咦?呃,我也不清楚。」沒料到亞瑟會突然這麼問,季薰茫然地抓抓頭髮,「但是他們都這樣說,所以我應該是被盯上了吧?」

「是這樣啊,我還以為妳只是偶然涉入事件。」亞瑟單手支著下巴,陷入思考。「如果是被盯上,要脫身就有點麻煩,但是有可能因為這樣就動員那麼多人力嗎?」

發覺亞瑟的神情有些古怪,季薰心裡泛起疑問。

「你對L組織的事情好像知道很多?」

「那麼有名的黨派,活久一點的人都會知道。」他敷衍的笑笑。

是這樣嗎?季薰總覺得有些奇怪,但是一觸及他的目光,莫名地,她突然覺得似乎不該發問。

「亞瑟先生。」

一群陌生人走了過來,人數約莫七人,有男有女,共通特色就是年輕、容貌俊美。

「附近已經搜查過了,沒發現異常。」其中一人恭敬地稟報。

「辛苦了,謝謝你們的幫忙。」亞瑟示意他們離去,臉上依舊笑的溫和。

「他們是……」望著面前的陌生人,季薰有點好奇。

「朋友。」亞瑟回的乾脆,卻讓季薰皺起眉頭。

朋友會稱呼對方「先生」嗎?季薰忍住想反駁的話,心底的疑惑逐漸加深。

雖然吸血鬼的存在已經是世人皆知,但,不知道該說他們慣於隱藏、還是行事低調,一般狀態下,季薰很少見到一群吸血鬼結伴同行。

「原來妳在這裡啊?真無情,要撤退也不說一聲。」巴薩德突然現身,手上抓著幾樣東西。

「那個是拆下的媒介?」季薰盯著他拿在手上的物體,「你拿那個做什麼?」

「難不成要丟在裡面嗎?」巴薩德笑笑的反問:「亂丟垃圾好像不太好。」

「也對,拿來吧!我幫你拿去丟。」季薰向他索討物品。

「不用啦,我拿去丟就好。」

「只不過是垃圾,誰丟不都一樣?」她笑嘻嘻的反問。

「不一樣,我怎麼可以讓小姐作這種粗重活呢?」

「真看不出你這麼紳士。既然這樣,我換個理由跟你說吧!我想要拿那個媒介回去研究,請你讓給我。」

「真傷腦筋,沒想到妳竟然說得這麼清楚明白,看樣子我好像不能不給了。」語氣頓了頓,他突然咧嘴笑開,「但是這種東西妳不也有拿嗎?既然已經有了,應該不用刻意搶我的吧?」

「因為結界媒介可能不一樣,我不想漏掉任何一個線索。」雙手交疊胸前,季薰沒打算退讓,「不過如果你願意告訴我,你拿那個東西的真正目的,我就放棄。」

「這個嘛……」他兩手一攤,「暫時無可奉告。」

「是嗎?那就不好意思了。」季薰身形一閃,瞬間衝到對方面前奪取媒介。

面對突如其來的攻擊,巴薩德沉穩地應變,一把抓住季薰的手腕,以一記過肩摔將她甩飛,輕輕鬆鬆,毫不費力。

在空中一個旋身,季薰在落地前快速穩住了身子,在她進行下一個行動之前,亞瑟已經出手扣住巴薩德的手腕,打算制服他。

面對這樣的情勢,巴薩德轉以使用肘擊反擊亞瑟側腹,趁著他吃痛鬆手之際,他起腳將他踹退。

「鏘鏘鏘鏘。」亞瑟被逼退的瞬間,他的幾名「朋友」各自亮出武器,一齊架在巴薩德頸子上。

「喂喂,這麼多人欺負我一個就算了,竟然還使用武器?這未免也太說不過去了吧?」巴薩德無辜的苦笑。

「非常時期,非常手段。」季薰上前取走他手上的媒介。

「哼!這種行為應該叫做『為達目的,不擇手段』吧?」語氣停頓了一秒,巴薩德突然咧嘴笑了出來。

「是說,要比人數我也不見得會輸你們。」

有其他同夥嗎?季薰提起警戒。

只見巴薩德深深吸了口氣,而後用極大的音量大喊。

「夏契爾──」放大數倍音量,讓在場人震耳欲聾,「救命啊!隊長我被人欺負了啦!」

夏契爾?順著他的目光回頭望去,季薰瞧見DA小組一行人現身街邊。

「巴……薩德?」聽到他的呼喚,向來冷靜、穩重的夏契爾,罕見地出現驚愕的神色。

他快步朝巴薩德奔來,眼神充斥著驚喜、困惑、無法置信等等情緒。

「為、為什麼你會在這裡?你、你什麼時候回來的?為什麼、怎麼會……」夏契爾問話的情緒激動且近乎語無倫次。

「小鬼,要問話之前,你是不是應該先救我脫困?」巴薩德的目光掃向身旁的幾人。

聽到提醒,夏契爾這才稍稍恢復以往的冷靜。

「請問這裡是怎麼回事?」

「一點小狀況。」亞瑟輕描淡寫的帶過,並以眼神示意他們放開巴薩德。

「呼!終於輕鬆了。」巴薩德燦爛地揚笑。「剛才我還以為會被宰了咧!還好遇到你,最近過得怎麼樣?死神殿應該跟以前一樣吧?你現在變得比以前成熟一點,我剛才差點認不出你了呢!」

就在他伸手準備搭上夏契爾的肩膀時,對方卻冷不防的揮拳揍出,將他擊倒在地。

「開什麼玩笑?」他憤怒的發出低吼:「既然還活著,為什麼不快點回來?故意裝死嗎?還是又跑去哪裡摸魚了?你以為不出現就可以嗎?把所有事情都丟給我,這樣就可以嗎?」

「痛死了。」巴薩德捂著臉,坐在地上,「你這個臭小子,出手的力道還是一點都不懂得節制,我的下巴都被你給打歪了。」

「不要扯開話題,回答我!」握緊拳頭,要不是他極力克制,肯定又會一拳揍過去。

「嘖!一見面就朝著我大吼,我都快分不清楚到底是你是隊長還是我是隊長了。」

緩緩地從地上站起身,巴薩德彎身拍去褲子上的灰塵,起身後隨即朝夏契爾腹部揍了一拳。

遭受到重擊,夏契爾痛得弓起身體。

「怎樣?我的拳頭應該沒有退步吧?」巴薩德戲謔的揚笑。

「根、根本就不痛。」迅速調整好狀態,夏契爾展開反擊。

兩人就這麼你來我往的揮拳互毆,直到雙方都鼻青臉腫、氣喘吁吁,不過就身上的傷勢看來,夏契爾居於下風。

「怎樣?還想打嗎?」巴薩德好整以暇的瞧著他。

「當然!」

「還是跟以前一樣固執啊!」巴薩德無奈地抓抓頭髮。「喂!那邊那幾個,你們是他的同伴吧?看到這小子被揍成這樣,你們都不想幫他嗎?」

「我對看戲比較有興趣。」葛瑞蹲在一旁,懶洋洋的說道。

「我對圍毆沒興趣。」嘴裡嚼著口香糖,伊恩直接回絕。

「他不會讓我們幫。」尚漓指出重點。

「真無情,竟然不擔心夥伴的死活。」巴薩德感嘆的搖頭,「要是我不小心將他打死怎麼辦?」

「等你打得死他再說。」薇菈替眾人回答。

「夏契爾,需要幫忙嗎?」尚漓象徵性的詢問。

「不要!」夏契爾以手背抹去嘴角的血,堅定的回絕。

「你看吧!」尚漓聳肩笑道。

「不過都被打得這麼慘了,他還想繼續,這真是匪夷所思。」葛瑞無法置信的挑眉。「而且他看起來好像很高興。」

「是啊,很少看見他這種表情,好神奇。」手撐著下巴,尚漓附和的說道。

「真詭異,哪有人被打還笑得出來?」伊恩詫異的搖頭。

「也許他潛意識裡是被虐狂。」薇菈用半肯定的語氣評論著。

「原來如此。」葛瑞理解的擊掌,「我從沒想過夏契爾有這種傾向,真是一語驚醒夢中人。」

「你們在胡扯什麼?」夏契爾發怒的反駁:「我只是想痛揍這個死老頭一頓!」

「可是現在看來,被痛揍的人是你。」尚漓毫無掩飾地說出感想。

「……」被這麼一刀刺中要害,夏契爾氣得臉色發青。

「菜鳥。」葛瑞搭上他的肩膀,嘴角微顫,「有些事情知道就好,不要說出來。」

「總要給當事者留點面子。」薇菈認同的附和。

「哈哈哈,說得好!我喜歡你們!」聽著他們的對話,巴薩德被逗得捧腹大笑。

「閉嘴!你這個死老頭!」

「夏契爾,他真的是你的隊長嗎?」季薰狐疑的開口。

「……以前是。」夏契爾沒有否認。

「什麼叫做『以前是』啊?」巴薩德不滿的抗議,「沒聽過『一日為隊長、終生為隊長』嗎?好歹我也教了你不少東西。」

「既然是這樣,為什麼你不早點回來?」夏契爾沒好氣的回嘴,「以前的隊伍早就被解散了,現在有個組長的位置給你,你就應該要心存感激了!」

「咦?組長?」

「所以說,他是……」尚漓等人面面相覷。

DA小組整隊!」夏契爾嚴肅地下令。

口令一下,DA小組成員立刻迅速整隊,雖然面露狐疑,但先前散漫的態度現在全都一掃而空。

DA小組從沒上任過的組長──巴薩德,現在到職,全體行禮!」

說著,夏契爾率先舉手行了軍禮,見他這動作,其他人也立刻跟進。

應著眾人,巴薩德同樣起手回了個軍禮。

「雖然以前都沒盡到作組長的責任,不過從現在起,我會好好負起這職位的責任。」巴薩德以少有的正經神情說道。

「現在,我上任後指派的第一件任務是──將她手上的東西搶過來。」他指向季薰。

「咦?」發現巴薩德所說的對象是季薰,眾人全都愣住。

「發什麼呆?還不快去執行命令?」他催促著。

「為、為什麼要搶薰手上的東西?」尚漓不解的問。

「那是這次事件的現場證物。」巴薩德語氣篤定回道:「必須拿回去進行分析,從中找出線索,無論如何都要拿到手!」

「既然這樣,季薰……」夏契爾才想向她討取,季薰先一步將東西遞出。

「給你。」

「咦?妳、妳為什麼就這麼給他?」見她這麼乾脆就將物品轉讓,巴薩德大感意外的嚷嚷。

「你不是說想要?」她回的乾脆。

「是、是沒錯啦!可是妳剛剛才從我手上搶走,現在竟然連反抗也沒有……」對於這麼順利取得物品,巴薩德實在感到納悶無比,他原以為要訴諸武力才能奪得回來。

「我只是想知道你的用途,既然你是DA小組的成員,交給你們也無所謂。」

再說,季薰將東西拿到手的時候,就已經確定那些媒介體都是相同的物品,不需要收集全部也能調查結界的狀況。

「不過作為交換條件,要是你們有得到任何情報,請告訴我一聲,可以嗎?」雖然是詢問句,季薰的態度卻十分強勢。

「拒絕。」巴薩德朝她扮了個鬼臉,「這是我們死神殿的案子,所有情報都是機密,不可能外洩給妳。」

「是嗎?那就算了。」季薰放棄的也十分爽快,「反正我這裡也有同樣的物品,而且……我拿到的資源可不比你們少。」

「我支持這項合作!」巴薩德的態度瞬間有了一百八十度轉變,「雖然機構不同,不過情報交流這種事情是友好的表現,以後我們就好好配合吧!」

巴薩德笑吟吟的跟季薰握手,態度熱情的近乎諂媚。

「態度轉變得還真快。」看著眼前的景象,尚漓真不知道該說佩服還是……

「見風轉舵也算是一種計謀。」薇菈推了推眼鏡,「雖然跟以往的傳聞有點出入,不過這樣也算不錯。」

「傳聞?什麼傳聞?」尚漓好奇的追問。

「在這個人出現之前,薇菈就已經調查過他了?」伊恩同感困惑。「妳之前就知道他是組長?」

「真厲害。」葛瑞嘻皮笑臉的道:「我從來不知道薇菈還有『未卜先知』的能力。」

「你們幾個被分派來的時候,難道不會先調查一下組裡的狀況嗎?」薇菈額冒黑線的嘆息,「打從DA小組一成立,那個人就是掛名組長,夏契爾平常不也一直強調他只是『代理組長』嗎?」

「……慶祝我今天正式上任,大家來去喝一杯吧!」巴薩德興沖沖的邀約。

「抱歉,我還有很多資料需要整理,恕我無法參加。」薇菈拿過夏契爾手上的媒介體,轉身離去。

「比起喝酒,辦公室還有很多工作要你處理。」夏契爾可沒打算讓他玩樂。

「喂喂!上任的第一天,好歹也讓我輕鬆一下。」

「沒聽過『新官上任三把火』嗎?上班第一天應該要特別有衝勁才對。」夏契爾使了個眼色,示意尚漓等人強行將巴薩德壓制住。

「喂喂喂!你們這樣對待上司,不怕我記你們警戒嗎?」巴薩德抗議著。

「長久以來一直曠職的人沒資格說那種話。」夏契爾冷聲回嘴。

「總覺得你比他有魄力多了。」季薰語帶感慨的揶揄。

「雖然組長說要跟妳合作,但是在合作之前我有個問題想問。」直視著季薰,夏契爾開口說道:「為什麼妳會插手這件事?跟妳有任何關係嗎?」

「……」皺著眉頭,她也不知道該說什麼,畢竟那只是一種直覺與不安。

「跟她無關。」魈突然現身,答覆了夏契爾的問題。「佐‧司魂院委託我們查這個案子,他們希望我們找出這些事件的幕後兇手跟目的,要是你們覺得不妥、不想合作,那我也不會勉強。」

「不,我接受。」夏契爾回的乾脆。「既然目標一致,一起行動比較有效率。以後任何線索就互相告知吧!」

轉過身,夏契爾領著DA小組離去。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貓邏 的頭像
貓邏

貓步慢行

貓邏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