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不容易等到夜音黎恩停止哭泣,我們這才又重新回到火堆旁坐下。
「不好意思,竟然讓你們看到我哭的這麼慘,我已經沒事了。」夜音黎恩抹去臉上的淚痕,有些不好意思的朝我們笑笑。
「貓,妳為什麼要殺她?」不清楚事情的經過,遙日直接問出他的疑惑。
「我……」
當我開口想要說明時,夜音黎恩搶著我的話回答。
「是我說要陪貓進行對練,本來說好只是點到為止,結果貓一不小心出手重了點,就……變成這樣了。」
哇哩咧,什麼叫做我出手重了點?明明就是妳這個死傢伙自己衝上來!
「貓,妳下次跟人比試,最好還是控制一下力道。」遙日提醒著我。
「……」
臭遙日,你什麼都不知道就唸我!這件事情根本不是我的錯!聽到他這麼說,還真是令人火大。
「這只是一場意外,再說,對打本來就會發生各種狀況。」皇甫離火為我辯解著。
欸?沒想到皇甫竟然會幫我說話?他的這番發言還真是讓我非常感動。
「對、對啊,就像皇甫哥說的,這只是一個意外,我想,貓應該不是故意的,」夜音黎恩搖著手,狀似非常貼心、溫柔的笑道:「沒關係,我已經沒事了,這個話題我們就此打住吧!」
好樣的,這招還真是高。我現在真是極為深刻的理解到,什麼叫做「百口莫辯」了。
「皇甫哥,我有朋友說想要加入我們公會,希望能夠見見你,順便問你一些事情。」
「嗯,走吧。」皇甫離火隨即起身跟我們道別。
「副會長也一起走吧!」發覺佐佐伊沒有行動的意願,夜音黎恩提出了要求。
「哎呦,有會長大人出馬就行了,就讓我休息一下吧。」佐佐伊婉拒的說道。
「喂、喂,會長大人都出馬了,你這個副會長卻在這邊偷懶,這怎麼可以?」夜音黎恩強行將佐佐伊拉起。
臨走時,皇甫離火往我瞧了眼,似乎是有話想跟我說,遲疑了幾秒,他還是沒有將話說出口,只是朝我輕點了一下頭,隨後便離開了。
皇甫想要跟我說什麼?這種懸在嘴邊的話,讓我的心情也跟著懸掛在空中。
 
「貓,剛才到底是怎麼一回事?」等到他們三人離去後,一直保持沉默的艾奎才又開口:「真的是夜音黎恩說的那樣嗎?」
「才不是!」我氣呼呼的大吼:「根本就是夜音黎恩自己衝上來自殺的!她真是個莫名奇妙的女人!」
「自殺?她為什麼要這麼做?」遙日完全無法理解。
「因為她覺得我纏著皇甫不放,她怕我拐了她喜歡的人。」
「這原因有點說不通。」遙日的語氣中透著質疑。「要是妳是單身,那她的擔心就很合理,可是夜音黎恩知道我是妳的男朋友,她應該不會有這種顧忌……」
「誰知道她在想什麼啊!」我沒好氣的回道:「我自己也覺得莫名奇妙!」
「女生的想法本來就很難理解,」凌依慢條斯理的接口:「某些女生會為了防止喜歡的人被搶走,做出很多很詭異的事情來。」
「假設貓說的事情是真的好了,可是這跟她自殺有什麼關係?」遙日追問著。「照常理來說,要是討厭一個人,應該是會狠狠給對方一個教訓,應該不是反過來傷害自己吧?」
「你以為我在騙你嗎?」聽到遙日處處質疑,我氣急敗壞的嚷道:「要是不相信,你可以看我的影片紀錄檔啊!」
「貓,妳不要這麼激動。」霏曼莎好言勸著。「為了那個人跟遙日吵架,這樣很不值得。」
「就是說啊。」非凡子也跟著出面打圓場,「我們當然是相信妳啊,遙日只是覺得夜音黎恩做的事情太過違背常理,他想要理解整件事情罷了。」
「我不是在跟遙日吵,我只是覺得,我們都認識這麼久了,難道你不清楚我的為人?」我瞪著遙日,大感不滿的質問道:「就連認識不久的皇甫離火都會幫我說話,為什麼你卻是在質疑我?」
「我沒有質疑,我只是就事論事。」遙日回我一個無辜的表情,「我當然相信妳不可能蓄意傷人,只是我無法理解為什麼夜音黎恩會用這種手段,做出這種不利自己的事情……」
「這件事情並沒有對那個女生不利啊。」凌依似笑非笑的答道:「我想,她最主要的動機應該是讓她喜歡的男生能夠因此討厭阿羅,只可惜她失敗了。不過,就算沒有達成她要的算計,她還是能引起你們對阿羅的質疑,進而失去對她的信任,如果那個女生往後還有其他目的跟想法,這樣的『預先安排』,對她日後的計畫其實是有利的。」
「要想要傷害一個人,並不是只有出手打人這種方式,」非凡子跟著接下話,「挑撥感情、孤立對方,這種形式的傷害才嚴重。」
「原來如此。」聽完這樣的解釋,我跟遙日這才理解了夜音黎恩的動機。
「對了,非凡子,你們說要去找東西,那……找到了嗎?」霏曼莎轉了個話題,好奇的問。
「雖然很辛苦,不過總算找到了。」非凡子笑嘻嘻的回答道。
「是什麼東西?」
「這個。」遙日從懷中拿出兩個古銅色、羽毛形狀的金屬片,對我說道:「貓,妳的腳給我一下。」
「啊?」
不太明白遙日的意思,我索性將兩隻腳抬高,伸到他面前。
遙日將金屬羽毛放上靴子的羽毛凹槽圖形上頭,當金屬羽毛跟凹槽結合時,一道金色光芒隨之發出,金屬羽毛跟靴子合而為一,成了靴子上頭的漂亮裝飾。
「嘎啦啦,主人獲得飛行羽毛……」原本陷入昏睡的暴雷在這時候醒來,發出有如含糊不清的聲音。
「這就是飛行羽毛?」我摸著靴子上頭的金屬片,頗感訝異的道。
之前曾在烏龜大仙那邊聽到這個名稱,沒想到這東西竟然是長這樣子。
「這東西有什麼功用?」凌依等人不解的詢問道。
「這個叫做飛行羽毛,是進階版開放後推出的物品,」遙日逐一為他們解釋:「跟這雙靴子搭配可以在空中飛行,也可以將它拿去進行防具改造,將它加在裝備上時,可以減輕裝備的重量。」
「聽起來很不錯耶!」艾奎雙眼發亮的道:「飛行羽毛要去哪邊找?」
「嘎啦啦,飛行羽毛可以去『漂流島嶼』,打倒『雙頭鳳凰』就可以拿到。」暴雷開口為眾人說明著。
「唔?各位早上好。」聽到暴雷的聲音,尼克也跟著悠悠的醒來。「艾奎主人想要取得飛行羽毛嗎?在下擔心主人會在汪洋中迷路,建議還是找人陪您一同前往會比較好。」
被自家寵物這麼一說,艾奎臉上出現不以為然的表情:「迷路了也無所謂,反正我還沒去海上玩過,聽說有很多新東西可以玩。」
「漂流島嶼位於湛藍天域跟靛之流島中間的海域,」遙日接續的介紹道:「它在海上的位置並不固定,每天的凌晨一點都會移動方位,想要找到這個島域,可以先到湛藍天域的港口找到NPC船夫,請他載你們過去,如果想要自己去找也可以,不過找到的機率不大。」
「飛行羽毛獲得的機率不怎麼高,大約是兩百隻雙頭鳳凰才會掉出一根。」非凡子補充的說道。
「兩百隻才掉一根?」聽到這樣的機率,霏曼莎吃驚的嚷著:「你們該不會這幾天都在打雙頭鳳凰吧?」
「是啊,為了這兩根羽毛,我跟遙日可是費盡千辛萬苦,連續打了幾天幾夜才拿到。」
「你們會不會太拼了?」霏曼莎大感不可思議的搖頭。
「我啊,本來打一天就打算放棄了,可是遙日卻說貓明天要跟其他人進行比賽,焰星他們都擁有可以進行空戰的工具,貓卻沒有,為了不讓貓在這一方面吃虧,他無論如何都要拿到羽毛給貓,硬是不肯收手,我也只好捨命陪他了。」非凡子略帶無奈的聳肩笑著。
「貓,妳還真幸福。」霏曼莎半羨慕的嚷著:「要是我身邊也能有個男朋友這樣對我就好了。」
「貓應該是身在福中不知福吧!」凌依轉而數落著我:「剛才還在抱怨說遙日不信任妳,也不想想人家私底下為妳做了多少事情……」
「嘎啦啦,遙日很乖,主人不可以罵遙日喔!主人這樣不對。」暴雷幫腔的責備道。
這根本是兩碼子事吧?雖然很想這樣反駁,但,一聽到遙日因為我而這樣奔波,為我設想的這麼周全,我對他還是充滿感激的……
「謝謝。」
聽到我的道謝,遙日只是朝我回了個笑,打氣的說道:「明天加油吧!」
「嗯,我會的!」
 
次日,我比約定的時間還要提早一小時抵達湛藍天域的龍城,但是因為一些意外,我還是遲到了。
當我氣喘吁吁衝入半圓形的白色決鬥場時,裡面已經聚集了不少觀眾。
決鬥場是採用類似羅馬競技場的座位安排設計,座位沿著圓形的牆面一階階往上升高,廣場中央處有一塊高起的大平台供人進行決鬥使用,平台上頭有時會突然升起或降下幾根大石柱,用來增加打鬥時的困難度。
當我進入會場時,決鬥場上已經有兩個人在進行決鬥──痞子殺手跟絕對殺戮。
只見絕對殺戮動作俐落的逼近痞子殺手,大手一揮,痞子殺手用來藏身的大石柱就這麼給打碎,痞子也不甘示弱的使用冰刀反擊,將絕對殺戮的胸口、身上畫出幾道血痕。
這樣的疼痛並沒有使得絕對殺戮退避,反而激發他的鬥志,只見他大吼一聲,用更加敏捷的速度,宛如一團炙熱火焰的朝痞子殺手席捲而去。
這場力量與速度兼具的精采戰鬥讓我停住了腳步,正打算好好觀看時,紫玥的聲音從旁傳來。
「貓,妳在那邊發什麼呆?還不快過來!」
順著聲音望去,我見到其他人群聚在決鬥場的右手邊,我連忙快步朝他們跑了過去。
「抱歉、抱歉,我來晚了。」我一把抹去額上的汗水,不斷對他們道歉著。
「貓啊,我記得妳以前都很準時,怎麼這次遲到了快半小時啊?」最討厭人家遲到的紫玥,滿臉不悅的叨唸道。
「女王不要生氣啦~~我不是故意的,」我滿是無奈的嘟著嘴:「我很早就到龍城了,本來想說時間還早,我就跑去商店想要買些東西,結果突然冒出一堆小孩子要抓我,我本來不想理他們,可是那群小孩真的很厲害,看起來不過七、八歲,可是力氣、速度跟大人差不多,我被他們追的跑遍整座城,差點被他們抓到……」
「那是『童兵』。」遙日為我解釋著那些孩子的來歷。「龍城這邊的NPC都是小孩子的樣貌,就連士兵也是。」
「為什麼童兵要追妳?」黑戰士不解的追問。
「因為貓是強盜。」遙日回答道:「入城之後只要在一個地方停留十分鐘以上,就會出現士兵追捕。」
「真是的,好端端的職業妳不選,幹嘛選強盜這種吃力不討好的職業啊?」紫玥甩了我一記白眼。
「我也是千百個不願意啊。」我苦笑了下。「可是這件事情都已經成定局了,也沒辦法了。」
「還是可以改變。」非凡子接口反駁道:「如果妳將妳的聲望值提升至九百,妳就可以從強盜轉成『俠盜』,一樣是搶人,可是俠盜會受到眾人尊敬,士兵們也不會追捕妳。」
「原來如此。」我理解的點頭。
在我們談話時,場上的戰鬥也接近尾聲,原以為絕對殺戮應該可以獲勝,但,事實卻與我所預估的相反。
痞子殺手朝絕對殺戮丟出一堆炸符,引發劇烈爆炸與漫天塵霧,兩人的身影被土黃色的沙塵吞沒,在霧氣散去後,只見絕對殺戮倒地陣亡。
「系統判定:絕對殺戮與痞子殺手的對戰,由痞子殺手獲勝。」
在結束戰鬥後,絕對殺戮自動從台上復活,兩人朝我們的方向走了回來。
「親愛的貓~~妳終於來了,我好擔心妳。」
痞子殺手快步跑向我,張開雙臂想要將我抱住,我連旁側身閃過,躲開他的「黏人攻擊」。
「關心用說的就好,人不用黏過來。」我提醒的道。
「哎喲!不是有一句話說『坐而言,不如起而行』?關心妳當然用行動表現才會有誠意啊。」
「痞子,這句話好像不是這個意思吧?」黑戰士頭疼的搖頭。
「嘖!幹嘛計較這麼多,反正你們懂我在說什麼就好了。」痞子殺手一臉不在乎的揮揮手。
「貓,妳怎麼會遲到?」絕對殺戮追問著原因。
「我被這座城的士兵追趕……」我簡短的將狀況重複了遍。
「親愛的貓,這真是辛苦妳了。」痞子殺手突然一把摟住我的肩膀。「下次要是遇到困難,記得要呼叫我過去救妳,為了妳,就算要我與整座城的人為敵,我也是在所不辭!」
「不用了。」我毫不考慮的回絕。「我可以靠自己處理那些士兵。」
「貓啊,不要害羞嘛~~」痞子殺手拍著胸口笑道:「憑妳跟我的交情,這種事情有什麼好推辭的呢!」
「不,我只是不希望你將事情越搞越糟。」
我一把將痞子殺手推開,但他卻再度黏了上來,我索性一腳將他踹向旁邊的座位,好巧不巧,痞子殺手就這麼跌在原先坐在座位上閉目休息的焰星身上。
「痛……」遭到撞擊,焰星臉色難看的醒來,他用充滿殺氣的眼神瞪著身上的「重物」。
「痞子,我不是叫你別來煩我嗎!」
一揮手,焰星往痞子殺手的頭上貼了張紙卡,一個龍捲風迅速將痞子殺手包覆,先是將痞子捲至高空之後,再將他重重的摔在地上。
「嗚哇~~」這樣的重傷害讓痞子殺手癱在地上,動彈不得。
「親愛的鄰居,你下手未免也太重了吧?我、我內傷了……」
「真是遺憾啊,我還以為可以殺死你,沒想到你的生命力竟然這麼強。」
焰星站起身,狀似疲憊的動動雙肩,而後又伸了個懶腰、整理了下自身衣著,而後才發現到我的存在。
「貓,妳來了啊?」
「焰星,你看起來好像很累的樣子。」發現他的神情不如以往有精神,我關心的問。
「貓。」焰星突然將雙手搭在我的肩上,望著我的目光透著哀怨。
「如果妳連續熬夜了三天三夜趕企劃,好不容易在企劃交出後可以好好睡上一覺,卻在睡了三小時之後被人拼命按電鈴吵醒,醒來時,發現時間只是凌晨六點,接著又被那該死的傢伙拖著去晨跑、打籃球……妳會很有精神嗎?」
說話時,焰星的臉越來越往我接近,神情也越來越鬱悶,我甚至可以感受到他從內心發出的怨恨。
「辛、辛苦你了。」我尷尬的朝他笑笑。
「哎呦,如果你早點跟我說你熬夜沒睡,我就不會去吵你了啊。」引起焰星怨恨的兇手──痞子殺手從遠處「爬」了回來,揪著焰星的褲管澄清著。
「我、有、跟、你、說、過。」焰星咬牙切齒的瞪著他,佈滿血絲的雙眼傳出濃厚的殺氣。
如果這時候焰星的腳沒有被痞子抓住,他應該會用腳踩死痞子吧?我想著極為有可能發生的後果。
「欸?那可能是我沒聽到吧。」痞子殺手回他一個燦爛的笑,順帶從地上緩緩起身,整個人直接「掛」在焰星身上。
「不過,你家真是很棒耶,房屋佈置的很舒適,有很多有趣的東西可以玩,我晚上可以去你家玩遊戲機嗎?」
「不行!」
「嘖!幹嘛這麼小氣啊?要不然你來我家玩好了,我母親說很歡迎你到我家玩喔!」
「幫我謝謝伯母的好意,不過不用了。」
「欸?為什麼?你不喜歡我媽煮的料理嗎?」
「不是。」
「那為什麼不來我家呢?你不覺得一個人待在家裡很無聊嗎?我家人很多、很熱鬧,大家可以一起玩牌……」
聽到痞子殺手一連串的追問跟邀約,焰星先是深吸一口氣,而後像是不想理會的轉過頭。
「剛剛的比賽是誰獲勝?」焰星往決鬥場的上空望了眼,那上面飄浮著一面螢幕,上頭顯示著勝利者的名字跟照片。
「沒想到絕對殺戮竟然會輸給痞子,這還真是……」焰星臉上出現無法置信的表情。
「很出人意料,對吧?」紫玥接下焰星未完的話。
「我一時大意,才會被他趁虛而入。」絕對殺戮沉著臉,往一旁的座位坐下。
「比賽除了需要實力之外,運氣也是很重要。」黑戰士意有所指的道。
「沒錯、沒錯,我是個集實力與運氣於一身的強者!」痞子殺手自豪的說道。
儘管痞子殺手笑的得意,但大家明顯表現出不想理會的模樣,焰星更是直接用忽視他的態度轉移話題。
「在下一場比賽開始之前,我想跟大家介紹一個人。」
焰星朝上端的階梯座位招了幾下手,一名男生從上頭走了下來。
那名男生有著灰藍色的髮色、紫色雙眼,金色的長毛耳朵跟尾巴,從他一身輕便的衣著看來,這個人應該不是戰鬥系走向的玩家。
怪了,怎麼覺得……這個人的樣子很眼熟?我狐疑的望著對方。
「他叫做仲澐,種族是狐族,」焰星開口介紹著對方。「是個剛進入遊戲的新手,他想要加入新戰神公會,所以我帶他過來徵求大家的意見。」
「仲澐?是那位仲澐先生嗎?」紫玥挑了挑眉,表情有些不以為然。
「嗯,就是妳以為的那位。」焰星點頭回了個笑。
「真難得啊。」絕對殺戮帶點欲言又止的笑笑。
「的確,這樣的舉動真是令人意想不到。」黑戰士認同的點頭。
怪了,怎麼大家的反應……「你們都認識他啊?」
我這個問題一問出口,眾人全回給我一個不可思議的神情。
「貓,他……」痞子殺手才想開口,卻被焰星給阻止了。
「貓不認識他也無所謂,反正日後可以慢慢了解,他也就是為了要跟大家交朋友,所以才會來到這裡。」
在焰星說完話後,仲澐緊接著道:「希望大家能給我一個機會,讓我加入你們,表現出我的誠意。」
「……」聽到對方這麼說,其他人沉默的互看了眼。
他們跟這個叫做仲澐的人是怎麼了?感覺上大家對他的態度好像……不是很好?我狐疑的望著他們。
「既然焰星都已經帶你過來了,那就表示他在事先已經考慮過整個情況。」紫玥首先開口說道:「雖然我沒辦法很熱烈的表示歡迎,不過也不至於反對就是了。」
「那麼,大家是同意了?」焰星追問著其他人的想法。
「先讓他加入,以後再看情況。」黑戰士回應道。
絕對殺戮沒有開口,只是神情淡漠的掃了對方一眼,而後又轉移了視線,望向決鬥場。
「謝謝。」得到同意後,仲澐朝他們幾個點頭笑笑。
「喂,我可是事先警告你,」痞子殺手瞪著眼向他逼近,「你最好別騷擾我家的貓,要是你敢惹她生氣,你的下場絕對會非常悽慘……」
「你少在那邊破壞我的名聲!」我一腳將痞子殺手踹開,「普天之下,會惹我生氣的人只有你一個。」
「貓,應該不是只有痞子吧?」遙日欲言又止的望著我。「我好像也經常……」
真是的,遙日這時候來湊什麼熱鬧啊?我無奈的翻翻白眼。
「遙日,好兄弟。」痞子殺手一把拍著他的肩膀,笑嘻嘻的道:「既然你有這種自覺,那麼『經常惹貓生氣』的名單就再加上你一個,從今以後,我跟你是『惹貓生氣雙人組』!」
這、這什麼跟什麼啊?我再度舉腳朝痞子殺手踹去,罵道:「你不要帶壞我家遙日!」
「好了,不要再玩了,觀眾都已經等的不耐煩了。」紫玥打斷了我們的對話,指著觀眾席逐漸產生的騷動。
「下一場是誰跟誰打?快點上去打吧!」絕對殺戮跟著催促著。
「剩下貓跟黑戰士還沒打。」焰星說出了名單。
「欸?為什麼是我跟黑戰士?」我訝異的反問:「至少也該抽籤決定人選吧?」
聽到我這麼問,紫玥回給我一記白眼,「我跟焰星是第一場,痞子跟絕對殺戮是第二場,現在就剩下妳跟黑戰士,還抽什麼籤啊?」
「你們已經打完了?誰贏?」我好奇的追問。
「他。」紫玥板著臉指向一旁的焰星。
「這麼說,等一下要是我贏了……就要跟焰星還有痞子打?」一發現接下來的對手是這兩人,我隨即垮下了臉。
論實力,我們幾個的水準應該差不多,但,要是論戰場上的心機跟計謀……他們兩個可不是省油的燈啊!
「貓,在妳煩惱這件事情之前,是不是應該先煩惱跟黑戰士的對決呢?」遙日提醒著我。
「人總要看遠一點嘛!」我朝遙日回了個笑,並轉而對黑戰士說道:「我想,黑戰士的想法應該跟我一樣,對吧?」
「貓,前面分組對打的三場只是暖身賽。」黑戰士語調和緩的解說道:「打完三場之後,接下來會來個全體對決,那個才算是真正的勝負喔!」
「欸?」這樣的答案讓我感到無法理解,「既然要打,那就直接打啦!為什麼要先分組比個三場啊?」
「還不是因為『某人』遲到,才會造成這樣的後果。」紫玥用眼角往我掃了眼。
「欸,這關我什麼事啊?」
「焰星他們本來是想要等到妳來再開打,」遙日開口為我解釋道:「可是約定的時間一到,觀眾就開始傳出騷動,一直催促比賽開始進行,所以他們只好拆成三組,先上去做做暖身操……」
「那,我們現在可以正式開始了啊,我跟黑戰士應該不用再……」
「不行。」焰星一口否決了我。「雖然分組比賽只是暖身,不過剛才我們幾個已經說好,分組比賽輸的人必須擔任公會跟商會的跑腿人員,往後有任何活動或是要蒐集物品就由這三個人去準備。」
「這個懲罰還真恐怖……」
這樣看來,我跟黑戰士無論如何都要打,而且絕對不能輸!
「貓,我們上場吧。」黑戰士對我說了聲,率先朝平台走去。
 
 

貓邏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7)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