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乾杯!」各種不同的杯子碰撞在一起,發出高高低低不同的聲響。
絕佳好貨商會內,因為突然間湧入大批人潮,所有服務生全忙得不可開交。
為了不讓外人干擾聚會的情緒,痞子殺手特地命人抓了幾個矮屏風,將餐館角落處圈出一個私人聚會空地,外圍處還架上了封鎖線,不讓其他人靠近,只是,這樣的作為卻阻止不了那些人潮,一堆人全擠在封鎖線外圍,努力從屏風的上空及縫隙窺探我們的動靜。
「啊!焰星將帽子拿下了,他的頭髮好漂亮!」
「紫玥!是紫玥女王啊!她真是好性感。」
「貓,剛剛貓走過去了!」
「如果天然系遙日能往這邊看一下,那該有多好?」
「啊啊,絕對殺戮正在用筷子吃東西耶……」
「黑戰士喝的飲料好像很好喝!服務生,給我一杯跟他一樣的飲料!」
雖然努力不去理會外頭的談話聲,但是心裡會介意他們「實況轉播」我們的一舉一動。
「啪、啪……」
某樣物品碎裂的聲音傳來,回頭望去,發現絕對殺戮頭冒青筋,手上拿著的陶瓷杯已經被他捏碎。
「阿戮,冷靜、冷靜,千萬不要激動。」發現他一臉殺氣騰騰,我連忙開口安撫著他。
「嘎啦啦,絕對殺戮要乖乖的喔!雖然那些人很討厭、很想將他們揍扁扁,可是殺人是不好的事情喔!」暴雷用著不知是勸還是鼓勵絕對殺戮犯罪的語氣說道。
「如果資金足夠,也許可以將商會擴建,加蓋一層具有隱密性的VIP包廂。」仲澐提議著。
「我也想啊,可是我的資金不足,沒辦法拓展商會啊。」商會主人痞子殺手苦笑的回道。
「嘎啦啦,沒錢吶~~」暴雷做出了一個大大的嘆氣狀。
「需要多少錢?」艾奎緊接著追問。
「加蓋一層建築物還有內部裝潢的話,大約需要四千萬左右吧。」痞子殺手報出了數字。
「真是龐大的數字啊。」聽到這驚人的金額,我苦笑了下。
「哎喲!這點錢算什麼?」拉布拉插嘴道:「依照你們的人氣,只要往外頭喊一聲,你們的後援會立刻會將錢捧來給你們。」
「嘎啦啦,喊一聲就有錢喔!」暴雷身邊冒出了錢幣的符號。
「不行!」痞子殺手堅定的挺起胸口回道:「男子漢大丈夫,要錢就要自己賺!」
「嘎啦啦?男子漢……大豆腐?」誤解了詞句,暴雷頭上冒出了問號。
「喂……」痞子殺手無奈的瞧它一眼,順手將一盤食物推到暴雷面前,希望能藉此讓它不要開口。
「喲?原來身為一個痞子也是有痞子的志氣啊?」拉布拉一語雙關的笑諷道。
「當然!」痞子順著他的話接口:「我可是一個有格調、有尊嚴、行事正當、全身散發正直之氣的痞子!」
「正直?」紫玥輕哼了聲,順手往他的腰側輕打了一拳。「少往自己臉上貼金了,剛才戰鬥時,是誰用那種怪招式拐人上當的?」
「紫玥女王,戰場上本來就是用計謀的地方,妳不能因為輸了就……」
「痞子,你說錯了喔!」紫玥瞇起眼,聲音極為輕柔的糾正他:「被你陷害陣亡的人可不是我。」
「啪、啪……」被紫玥暗中點名的絕對殺戮,再度捏碎了一個杯子。
這一次,我可沒有再勸阻了。「阿戮,如果你想宰了痞子,這個我絕對不反對。」
「欸,等、等等!」痞子殺手動作俐落的退開絕對殺戮身邊,緊張的喊道:「現在有客人在場,就算要動手,還是要看一下時間跟場地……」
「當成是餘興節目也不錯啊。」鐵色狂想落井下石的接口。
「阿鐵,你這個沒良心的傢伙,見死不救也就算了,竟然還說這種風涼話,你對得起我們的友情嗎?」
「嘎啦啦!餘興節目喲!」快速吃完一盤食物的暴雷又插嘴嚷道:「請大家掌聲鼓勵鼓勵……」
「鼓勵你個頭!」痞子殺手不滿的斥責了聲。
「嘎……痞子罵暴雷,痞子好兇。」暴雷隨即撲到我懷中哭訴。
「嘎啦啦,主人,暴雷被欺負了,痞子兇暴雷。」
「暴雷乖,等一下壞人就會得到報應了。」我用眼神示意身旁的絕對殺戮行兇。
「喂喂,沒有這樣群起圍攻的啦!」
發現缺乏援軍,痞子殺手將求救目標轉到一直不吭聲的遙日身上。
「遙日,我的好兄弟,你不要再發呆了,快幫我說說話啊!」
「我沒有在發呆。」遙日為自己澄清著。「我只是在想剛剛的話題。」
「剛剛的話題?」痞子殺手頗感無奈的拍了下自己的額頭,「這位老兄,我們都已經從遠古時期聊到現代了,你還留在侏儸紀時代?拜託一下,跟上進度好咩?」
「遙日,你在想什麼事情啊?」月雪櫻好奇的追問。
「我只是在想,如果手邊資金不足,不能夠擴展商會,或許可以先用手邊現有的資金開個小賭場,用它來賺取擴建商會的資金。」遙日說出了他的看法。
「開賭場?」痞子殺手安靜了幾秒,快速的計算了下,「賭場的資金大約需要一千萬左右,這個金額商會出的起,要建造賭場也不是什麼難事……」
「建造賭場很簡單,但是要由誰來管理?誰來經營?誰來籌備這一切?」黑戰士追問著細部的管理問題。
「如果不介意的話,賭場就交給我來負責吧。」仲澐自告奮勇的說道:「我不擅長打怪、也不擅長製作物品,不過經營方面倒是還可以。」
「是啊,他真的對這方面很熟悉,交給他絕對沒問題。」艾奎用擔保的語氣說道。
「仲澐做生意的手腕的確是讓人印象深刻。」紫玥似笑非笑的回道,語氣中似乎是負面的情緒成分居多。
「那只是一種奉命行事的作法,並不是我喜歡的作風。」仲澐像是解釋的回答道:「我也是為了不想這樣繼續下去,所以才會來到這裡。」
「這個點子不錯。」焰星若有所思的點頭,「如果能夠成立賭場、增加資金收入,往後公會就等於如虎添翼,要實現計畫也就更往前邁進一步了。」
「實現計畫?」我不解的皺眉,「我怎麼不記得我們還有什麼計畫要實現?」
「親愛的貓,妳怎麼會不記得?」痞子殺手笑的一臉詭異。「剛才不是還有人在為我們歡呼口號嗎?妳這麼快就忘了?」
「你是說……」一想到他們說的是「那件事情」,我的心涼了一半。
「稱霸零度,這個口號真是好聽啊!」痞子殺手萬分期盼的笑著。
「很不錯的目標。」絕對殺戮動心的點頭。
「那個不是他們隨便喊喊的嗎?」我尷尬的笑著。
「貓,妳這就錯了。」痞子殺手朝我搖了搖手,笑的萬分燦爛。「我們的公會名稱是啥?」
「新戰神。」我無力的回著。
「這就對啦!我們是新戰神,既然名稱中有個神字,那我們也就等同於神啦!神明就應該要傾聽廣大信徒的心聲,達成他們的心願啊。」
「有個神就要當神?」我完全不想聽信痞子這一套歪理:「那要是名字裡面有個屎字,那不就要當大便?」
「噗!咳咳咳……」
原本安靜吃飯的霏曼莎等人,突然噴出了口中的食物,連帶引起一陣咳嗽,而凌依跟黃泉鎖鍊則是笑彎了腰。
「阿羅,有妳的,竟然可以想到這樣的比喻。」凌依拍手說道。
「還好我剛才沒有在吃東西,要不然一定跟他們一樣,將食物都噴出來。」黃泉鎖鍊慶幸的笑著。
「貓……妳說話可不可以修飾一下?不覺得太直接了嗎?」霏曼莎埋怨的說道。
「對不起啦!我忘記你們在吃東西,下次我會改一個比較好的形容詞。」我朝他們賠罪的笑笑。
「那就將賭場的事情交給仲澐去籌劃吧!」焰星開口說道:「如果仲澐需要幫忙,大家再從旁協助。」
「好。」大家紛紛點頭表示贊同。
「打擾一下。」服務生的聲音傳來,她領著皇甫離火等人前來參加聚會。
「抱歉,我們來晚了。」皇甫離火朝眾人點頭打招呼道。
「呼~~外面的人潮還真多啊!連要進來找你們都還要請服務生先行開路。」佐佐伊笑嘻嘻的說道。
「就是說啊。」在佐佐伊的稱讚過後,夜音黎恩用一種酸溜溜的語氣道:「有這樣的人氣竟然還說公會成員很少,這樣不覺得『太過謙虛』了嗎?還是說,妳是擔心引起別人眼紅,所以才故意將人數說少?」
「……」發覺夜音黎恩的語氣帶有嚴重的情緒問題,皇甫離火臉上略過一絲尷尬。
「我想這位小姐可能是誤會了。」焰星笑的一派溫和,語氣也比平常親切許多:「我們公會的成員真的不多,妳說的那些人都只是前來為我們加油的朋友。」
霏曼莎也在此時幫腔的說道:「要是不相信,最簡單的方法就是到『公會資訊』查詢,這樣不就清楚了嗎?」
「真了不起,只是加油的朋友就這麼多人吶?」夜音黎恩不以為然的笑笑。「既然你們覺得公會人數過少,為什麼不找那些人加入公會呢?還是說……你們刻意要挑高手加入,不想搭理那些能力差的人?」
「黎恩,妳在胡說些什麼?」發覺夜音黎恩越說越過火,皇甫離火沉下了臉。
「哎呦,我只是在跟他們開玩笑嘛~~」發現皇甫離火表情不對,夜音黎恩立刻改了態度。
「呵,這個玩笑還真是高深,」凌依皮笑肉不笑的道:「我完全聽不出來哪邊是笑點。」
「……」這樣的回話讓夜音黎恩臉色微變,只是礙於皇甫離火在場,她不好發怒,只好強將脾氣壓下。
「呃,哈哈……」佐佐伊手摸著肚子,乾笑了幾聲,「不知道為什麼,突然覺得好餓,這裡有哪些好吃的菜啊?有沒有人可以跟我推薦一下?」
「先坐下吧!」痞子殺手上前招呼他們就座。「我們這裡好吃的東西非常多!想吃什麼儘管叫。」
接下來的時間,原先還有說有笑的眾人,因為夜音黎恩的態度,導致整個氣氛跟著改變,熱鬧的情形頓時消失了不少。
為了再度炒熱氣氛,痞子殺手跟佐佐伊不斷找話題聊著。
聊天的話題有時候會提到各自的公會,經過這番談話,我也才大略知道其他人目前的狀況。
凌依、艾奎、霏曼莎和北宮夜雪因為獨來獨往慣了,並沒有加入任何一個公會,黃泉鎖鍊因為跟皇甫離火熟識,前幾天已經答應要加入乘龍御天,而天神樂、鐵色狂想、月雪櫻及拉布拉則是早已加入了其他公會。
「真是可惜,」遙日朝月雪櫻他們笑笑,「見到你們的時候,我本來想邀請你們加入新戰神,沒想到你們已經有公會了。」
「呃……」聽到遙日的邀約,月雪櫻臉上染上一片緋紅,語氣帶點著急的道:「其實……我們只是為了幫公會會長湊人數才過去的,現在人數也夠了,所以、所以……」
「我們很樂意加入新戰神。」在月雪櫻吞吞吐吐的時候,鐵色狂想代替她將話說完。「晚一點我會去跟會長說退會的事情。」
「以後就請你們多多指教了。」天神樂朝我們點頭笑笑。
「算我一份!」拉布拉著急的嚷道:「我也要跳槽加入新戰神!」
「好──」才想點頭答應,遙日的話卻被痞子殺手否決了。
「不行、不行、不行!」痞子殺手一連說了三次拒絕。「要是讓你加入了,你一定會黏著我家的貓不放,身為會長的我,絕對不讓你加入!」
「難道你以為你不讓我加入,我就不會黏著她了嗎?」拉布拉回給他一記白眼。
「呃……」這一句話堵得痞子殺手無話可說。
「他說的沒錯。」黑戰士認同的附和:「不管有沒有加入,會黏的還是會黏。」
「既然後果一樣,那還不如讓他加入。」絕對殺戮幫腔的道。
「不、不行!我絕對、絕對……」
想要堅持立場的痞子殺手,被焰星接下來的話改變了心意。
「如果他不是公會的成員,不管你說什麼他都不會理會,但是如果讓他加入,你說不定還能用會長的權威控制他……」
「親愛的拉布拉同志!」痞子殺手雙手緊握拉布拉的手,態度有了一百八十度的轉變,「身為新戰神公會會長的我,竭誠歡迎你加入我們!讓我們一起高喊三聲喔耶吧!」
「為什麼要喊喔耶?」我們幾個人全都無法理解。
「這是一種歡呼啊!就跟喊加油是一樣的效果!是一種最酷的說法!」痞子殺手用理所當然的語氣回答道。
「喔喔!」拉布拉狀似理解的點頭。「那就來喊吧!」
「喔耶、喔耶……」
「……這兩個人在搞笑啊?」看著他們兩個鬧成一團的模樣,絕對殺戮搖頭苦笑。
「好像是看到了兩個痞子。」紫玥單手托著下巴,說出了她的感想。
「焰星,會長的權力真的有那麼大嗎?」我壓低音量,悄聲的問道:「痞子他真的可以用會長的權威命令拉布拉?」
「嗯?我有這樣說嗎?」焰星推了推眼鏡,笑的一派純真。
「你剛剛不是說……」
「貓,請注意我的用詞,」焰星用溫柔的語氣反駁道:「我只是說『說不定』他可以這麼做,並沒有說一定可以喔。」
好樣的,真不愧是焰星啊!我對焰星的佩服再度加深了一層。
「來來來,為了歡迎新加入的朋友,大家一起舉杯慶祝!
痞子殺手率先將手中的杯子高舉,其他人也跟著她的動作紛紛舉起杯子。
「希望新戰神以後能越來越棒、越來越好!要成為一個最頂尖的公會!」
在說完對未來的期許後,大家舉杯相互碰撞,因為太過激動,杯裡的飲料濺出了一些。
看來以後的公會應該會越來越好玩吧!我開始期待後續的發展了。
『請問是韃邏貓小姐嗎?』突然,我收到了一則陌生人傳來的密語。
『我是,請問你是哪位?』
『我是零度領域的程式維護人員,抱歉,請問您現在有空嗎?』對方用極為禮貌的語氣詢問道。
『呃,算是……有吧。』我朝眼前正在開心玩樂的他們望了眼,回答道。
『不曉得能不能耽誤您幾分鐘的時間?』對方緊接著詢問:『我們想將您傳送到另一個空間跟您談幾句話。』
發覺狀況好像有點怪異,我不安的詢問:『請問有什麼事情嗎?』
『這件事情有點難以解釋,可能要面對面才能說清楚……』
『我知道了,請等我一下,讓我跟朋友說一下。』
『好的。』
「那個……我有朋友找我,我先離開一下,等一下就回來。」
說完,我順手將暴雷收進倉庫,隨後便被轉移到另一個地方。
我站在一個無邊無際、沒有任何擺設、景物的地方。
這裡……應該是我第二次過來吧?望著熟悉的空曠四周,我想起之前老哥他們也曾經將我抓到這個地方來。
一道光束出現在我面前,裡頭走出了兩名穿著制服的男生。
「妳好。」
「請問找我有什麼事情嗎?」我開門見山的問。
面前的兩個人互望了眼,最後由其中一個人開口進行說明。
「是這樣的,我們……發現妳的帳號好像有些問題。」
「什麼問題?」我不解的追問。
「妳在遊戲中的行動記錄檔出現了bug。」
「……bug?」
不會吧?怎麼又是bug的問題?我想起之前我被抓到這裡的原因,也同樣是因為bug。
可是,老哥他們之前不是已經將問題解決了嗎?為什麼現在又……
「……我想,我還是讓妳看看實際狀況,這樣妳才會比較清楚。」
說著,那人開始叫出一堆螢幕,在我面前展示。
「這個是任務排行榜,上面會顯示各種任務的首位過關者,妳曾經跟夥伴共同完成了這個任務對吧?」
「嗯。」
「我們發現在澄色境界,機器人A級任務的過關者名單上,妳的名字成了亂碼。」
「如果只是亂碼的問題,應該很容易解決吧?」我反問道。
「事實上,我們在察覺這個狀況之後,立刻著手處理了,只是……」
那人面露難色的停頓了下,才又接著往下說。
「在我們調出妳的檔案時,意外發現妳的行動紀錄檔出現錯亂,我們嘗試了各種方式進行修正,卻始終沒有辦法修改它。」
「如果再這樣下去,往後妳所承接的任務、妳完成的紀錄……任何一個跟妳有關的紀錄都會受到影響,而且這個影響的層面將會隨著妳對遊戲的參與度擴大……」
「換句話說,妳是遊戲中一個不確定的變數,我們無法肯定你往後所造成的影響會是如何……」
「所以,你們打算要怎麼處理?」我直接詢問答案。
這種單刀直入的詢問,讓對方再度沉默了幾秒。
「我們想請妳刪除這個人物。」
「什……麼?」
我本來以為頂多是要我這幾天別上線,讓他們能夠找出問題的來源,沒想到他們解決的方式竟然是這麼……乾淨俐落?
「當然,我們會補償妳!」發覺我的臉色不對,他們立刻補充說道:「妳可以重建一個人物,金錢、物品跟技能方面我們會依照現在的狀況幫妳加上,只是任務那些可能要麻煩妳重新進行……另外朋友名單、公會的部份也必須請妳重新加入。」
看樣子,他們早就已經想好後續的狀況了啊?我苦笑著。
雖然表面上聽起來好像一切就跟原先一樣,只是……
「我可以維持原有的外型嗎?」
「抱歉,因為那不是遊戲原本設定的外型,目前我們還沒查出錯誤的起因,為了避免一切可能引起的因素,妳原本的人物外型無法保留。」
只要不是遊戲原有的設定,就全部刪除是嗎?這樣的話,暴雷它……
「重新開始之後,我的寵物還在嗎?」
「妳的寵物並不是遊戲原先的設定,所以也不能保留。」
果然啊。我的心情因為這項消息而低落。
我可以沒有原本的樣貌、不要技能,也可以接受跟其他NPC的互動資料,那些回憶被刪除……
可是,暴雷、暴雷它不一樣啊,我們相處了那麼久,怎麼可以這麼輕易的就將它刪除?
「暴雷它……真的不能保留嗎?」我再度詢問道。
「抱歉,因為它是玩家的行動紀錄程式,我們曾經檢測過它,發現它的程式也出現異狀,所以沒辦法保留。」
「……如果我說不要呢?」我反問道。
「呃?」
「如果我說我不要刪人物,也不要刪除寵物呢?」我再度重複了一次。
「這……抱歉,因為妳的狀況會影響到整個遊戲,為了避免其他玩家受到影響,請妳多多包涵。」
「這句話的意思是,你們早就決定要刪除我的人物,現在只是找我來告訴我這件事情,而不是要詢問我的意見?」
「……」對方用沉默當做回答。
「既然這樣,你們幹嘛特地找我過來?」我生氣的朝他們大吼。
一想到無論我如何拒絕、抗議都沒有辦法挽回狀況,那深沉的無力感成了怒火。
「你們可以直接發出一封告知信,跟我說『不好意思,因為妳是令人討厭的bug,為了不讓妳影響其他人,我們決定在X月X日將妳刪除』這樣不是更簡單、更方便快速?」
「我們也很不希望發生這樣的事情,希望妳能諒解,在刪除人物之前,我們會給妳幾天的時間……」
「這一次的事件,我們會提供適當補償給妳……」
儘管兩人不停的說盡好話,但我卻是一個字都聽不進去。
「……我朋友還在等我,請你們讓我離開。」
「嗯。」對方沒有多做阻攔,直接將我傳送回到商會門口。
 
心情鬱悶的走向聚會的角落,本來想要向其他人發牢騷、抱怨,只是,當我穿過屏風,看見他們一夥人又笑又鬧,玩的十分盡興又開心,這種破壞氣氛的話也就說不出口了。
我停下了腳步,靜靜的站在屏風旁,望著玩鬧中的他們。
如果將這件事情告訴遙日,他會幫我處理嗎?……不,依照他的個性,他大概會做出跟那些人一樣的選擇吧。
不只是遙日,老哥、焰星應該也都一樣……
「貓?妳怎麼站在那邊發呆?」紫玥最先發現了我,朝我招手道:「快過來坐啊。」
「喔……好。」依著紫玥的話,我走到她的身邊坐下。
「怎麼了?妳怎麼看起來怪怪的?好像心情不好。」紫玥追問著我。
「啊?沒、沒啊。」我尷尬的朝她笑笑,視線則是往旁邊飄開。
「咦?皇甫離火他們呢?」發現少了他們三人,我反問道。
「走了。」凌依沉著臉、語調僵硬的回著。
發覺到凌依的語氣不對,我轉而望向紫玥,希望她能夠跟我說個明白。
「妳不在的時候夜音黎恩跟凌依吵了起來,後來皇甫離火就生氣的責備夜音黎恩,然後女生就跑走了,皇甫離火跟佐佐伊也跟著離開了。」
「為什麼她們兩個會吵架?」
雖然早知道她們兩個人不可能好好相處,不過凌依應該不至於會在這種氣氛下跟夜音黎恩吵架吧?
「整件事情的癥結當然是因為那位夜大小姐囉!」一提起她,凌依的火氣也跟著上揚,「我從沒見過像她這樣嬌蠻的人,說話帶酸又帶刺,臉色臭的好像我們全都得罪她一樣……」
「凌依她只是搶先我一步發火,我本來也打算開口罵人了呢!」紫玥拍了拍凌依的肩膀,頗有種認同她的意味。
「還好是凌依先發出手,」絕對殺戮語帶慶幸的道:「要是讓紫玥女王出馬的話,我看那個夜音黎恩恐怕走不出商會了。」
「可是凌依也不是泛泛之輩啊。」拉布拉笑嘻嘻的回著:「要不是那個皇甫離火出面攔阻,我看她應該會被打的很慘。」
「我的朋友對她的評價都非常不好,」霏曼莎雙眉深鎖,一臉不滿的道:「真搞不懂為什麼他們公會可以容忍她這樣的人?」
「雖然皇甫罵了她,不過她其實是在幫她找台階下吧。」非凡子猜測的說道。
「她好像很喜歡皇甫離火?」月雪櫻跟著猜測著:「她被皇甫離火罵的時候都哭了呢!」
「哭了又怎樣?」紫玥不以為然的冷笑著。「你們都只有看到她哭著跑掉,沒人注意到她還有回頭瞪了我們一眼嗎?」
「她有……瞪我們?」月雪櫻對此感到十分訝異。
「有,我有看到。」焰星的聲音中帶著笑意,「那一眼還真是殺氣十足啊。」
「嘖嘖,沒有看到還真是可惜……」痞子殺手惋惜的搖頭道。
「勸你最好別看,要不然你可能會做惡夢。」紫玥揶瑜著他。
這場聚會就在談論夜音黎恩的事件中結束,本以為,夜音黎恩在經歷這樣的事件後,應該不會再出現在我們面前,沒想到隔了兩天……
 
 

貓邏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7)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