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真是不好意思,我因為心情有點糟,所以說話的口氣也就差了點,我回去已經有反省了,希望你們能夠原諒我……」
一早,夜音黎恩就現身在商會裡頭,低頭向我們道歉、認錯,皇甫離火陪著她一同前來。
雖然不太清楚她是真的覺得自己有錯,還是被皇甫離火硬逼著過來,總之,我們還是接受了她的陪罪。
「貓,差不多該出發了。」遙日催促著我。
「……真的要去嗎?」我有點無奈的回道。
「貓,這是為了妳好,妳總不希望一天到晚被追捕吧?」同行的月雪櫻開口勸著。
「乖一點,該做的還是要做。」紫玥親暱的拍拍我的臉。
「……」我發出一聲無聲的嘆息。
「親愛的貓,每個人都會遇到討厭、不想做的事情,但是我們還是要堅強的面對,這就是人生啊~~」痞子殺手突然冒出一句莫名奇妙的話來。
「嘎啦啦,人生啊啊啊啊……」暴雷同樣搖來晃去的喊著。
「嘿啊,是人蔘,不是靈芝。」絕對殺戮隨口接了句讓人難以理解的話。
「……」
這……是冷笑話咩?我們幾個人臉上都出現不知該做何表情的尷尬。
「阿戮。」痞子殺手沉重的搭著他的肩膀。「雖然這個笑話很冷,不過我們都知道你已經很努力搞笑了,放心,我們都明白滴。」
「……」被痞子殺手這麼一說,絕對殺戮瞬間尷尬的紅了臉。
「囉唆。」
他一拳揍向痞子,讓他整個人黏在牆上。
「嗚……人家都已經這麼支持你了,你竟然還打我。」痞子殺手趴在牆上哭泣。「枉我一片真心誠意,你竟然這麼對待我,從沒見過這麼沒良心的人……」
「我要去解任務,先走了。」絕對殺戮完全無視於他的話,快步離開商會。
「我要去海上玩,有人要跟我一起去嗎?」紫玥開口邀約著。
「我陪妳吧。」非凡子抓緊機會的說道。
「阿神跟阿鐵呢?要不要一起去?」紫玥問著兩人。
「也好,反正沒事。」他們兩人同意的點頭。
「我、我也要……」我才想要舉手,卻被遙日一把揪住後領。
「貓,我們也該走了。」
「知道了。」發現逃不了,我也只好乖乖的點頭。
「你們要去哪裡?」見我一臉不情願的樣子,皇甫離火好奇的問道。
「去打強盜。」我簡短的回了句。
「嘎啦啦,主人要去打強盜,要逞奸鋤惡,當一個大俠!」暴雷開心的喊著。
因為我一進城就會被士兵追捕,所以其他人建議我先將聲望值提高,當一個「俠盜」,而最好的提升方法,當然就是接一些逞奸鋤惡的任務了。
如果是幾天前,我一定會非常積極的進行這些任務,只是……
就算我努力將聲望值追回又怎樣?過幾天我這個角色就要被刪除了,暴雷也會跟著消失,還不如將這些時間拿來陪暴雷……我心情鬱悶的想著。
對方並沒有跟我說刪除人物的確切時間,因此,我每天都過的很忐忑不安,生怕隔天登入遊戲時,暴雷就徹底消失了。
「嘎啦啦,主人要加油喔!暴雷絕對會支持妳!」不知道自己即將面臨刪除的命運,暴雷依舊開心的笑著。
「快走吧,不要再拖延時間了。」遙日一把拉著我的手往外走。
「嘎啦啦,快快快,我們趕快走!」暴雷飛到我背後,用它的身子推著我前進。
「我可以跟你們一起去嗎?」皇甫離火熱心的問道:「多個人幫忙,任務也可以快一點完成。」
「皇甫哥,你……」夜音黎恩有點不樂意的皺眉。
「你願意幫忙那真是太好了,」遙日開心的點頭笑著,「我們一起走吧!」
「我也要一起去!」夜音黎恩急忙開口要求道:「我也一起過去幫忙!」
於是,我們幾個搭乘浮動部屋,浩浩蕩蕩的前往強盜窟……附近的結婚場所。
這裡雖然沒有宏偉又莊嚴的結婚禮堂,只有一個裝飾漂亮的結婚平台,但,搭配上漂亮的花圃與漂亮的白色圓柱造景,再加上清澈的藍天當作背景,整個感覺也是挺不錯的。
只是,美雖美……「我們來這邊做什麼?」
「強盜窩不好找,這邊會有強盜跑來搶新娘,我們只要在這裡等他們過來就行了。」遙日說出他的理由。
「嘎啦啦,主人,這樣可以事半功倍,不用花費太多力氣喔!」
「可是……」我往四周張望了下,質疑的反問:「這裡又沒有人結婚,他們會來嗎?」
別說是打算結婚的新人了,這裡連一個玩家也沒有,空蕩蕩的,耳邊傳來的只有風聲而已。
「沒有人結婚,我們就自己結啊。」遙日回的理所當然。
「嘎?自己結婚?」暴雷有些不解的偏著頭。
「要假扮誘餌又要抓強盜,這會不會太忙了點?」我朝他苦笑著。
「這也是沒辦法的事。」遙日絲毫沒有任何猶豫,並立刻開始分派工作,「貓,妳要負責打倒強盜,不能當新娘,所以……」
「讓我跟皇甫哥來當誘餌吧!」夜音黎恩毛遂自薦的道。
不等皇甫離火反應,夜音黎恩隨即拉著他走向一旁的圓形魔法陣,在兩人進入圓圈內部時,一陣光芒將兩人包覆,不多時,他們兩人身上的衣服換成了西裝與新娘禮服,女生手上還多了一束捧花,結婚進行曲開始在空中饗起,白色的走道上空飄下了玫瑰花瓣,主持婚禮的牧師這時也現身在高台前。
「好浪漫喔~~」看到兩人的穿著以及結婚進行的氣氛,月雪櫻用憧憬的語氣說道。
「嗯,真是很漂亮。」看著花瓣紛飛的美景,我贊同的點頭說道。
「嘎啦啦,恭喜兩位、賀喜兩位,」暴雷一連串的說出祝賀詞:「祝兩位新人百年好合、永浴愛河、早生貴子……」
本來想要好好欣賞這樣的景象,只是遙日卻總是喜歡在這種時刻將我拉回現實。
「貓,不要分心,新人走到神父面前時,強盜大概就會出現了。」
「……知道了。」被這麼煞風景的話一說,什麼欣賞的心情都沒有了。
就在兩位新人準備交換戒指之際,強盜團真的出現了。
強盜團大約二十多人,每個人都留著滿臉的落腮鬍,身上的穿著有點像是牛仔裝,騎著馬匹出現,現身後的他們不斷發出奇怪的吼叫聲,並且胡亂揮舞著手上的武器。
「喲喲!這新娘子長的不錯嘛!」強盜首領一臉色樣的說道:「這樣吧!將這個女人跟你們身上的錢都給我,我就放你們一條生路!」
「聽到沒有?快點把錢交上來!」其他小嘍囉跟著粗聲命令道。
「嘎啦啦,強盜出現了!主人上啊!衝啊!」暴雷激動萬分的嚷著。
「貓,要提升聲望值就要殺死首領。」遙日說出我的攻擊目標。「其他人可以不用理會。」
「了解。」
「嘎啦啦,要殺死強盜首領,主人加油!衝衝衝、GOGOGO!」
我拔出長劍,起腳一蹬,隨即飛到空中。
「飛、飛起來了!她飛起來了!」
因為太過吃驚,強盜們一動也不動的呆住了。
趁著他們發呆之際,我將長劍一揮,首領的腦袋隨即被我割下。
「老、老大死了?」
「老大被殺死了!」
失去領導的頭頭,強盜們嚇得四處逃竄,一下子就溜的不見蹤影。
「這樣就解決了?這個任務真簡單。」
沒料到事情會這麼輕鬆就解決了,我感到有點意外。
「嘎啦啦,主人消滅了強盜首領,聲望值提升一點,目前聲望值為☆◎★……」
以前聽到暴雷模糊不清的語句時,我總是以為那只是我沒有聽仔細,現在,我終於明白了,那就是那些程式人員說的亂碼、錯誤……一回想起這件事情,我的心情再度陷入低潮。
「剛開始都是比較簡單,接下來強盜團會逐漸進化,妳要多加小心。」注意力一直在提升聲望值身上的遙日,並沒有注意到暴雷的異常。
「……嗯。」
「皇甫哥,我們接下來換中式結婚禮服!」夜音黎恩開心的提議道。
皇甫離火沒有回答,只是用著有些無奈的表情,朝她點頭笑笑。
就這樣,我們前前後後一共進行了二十多次,本來夜音黎恩還很有興致,很開心的更換著各國結婚禮服,到了最後,她開始有些不耐煩了。
「好了沒有?我們已經走了二十幾次,難道提升的點數還不夠嗎?」疲憊至極的夜音黎恩將手上的捧花一摔,新娘禮服一抓,直接坐在平台上。
說實在的,不只是夜音黎恩感到厭煩,我同樣也覺得有點膩了。
我也很想知道這種枯燥的行為什麼時候才能停下,只是……我根本不知道我現在的數值狀況啊!
「抱歉,因為一次只有提升一點,所以……」我歉然的對她說道。
「才一點?」她用著近乎崩潰的語氣叫道:「要是妳需要提升五十點,那我不就要走五十趟?」
「應該不止五十趟。」遙日說出了更糟糕的消息。「貓的職業是強盜,這項職業會將聲望值扣除一百點,在這之前,貓還有因為其他狀況被扣了一些……」
「別開玩笑了!」聽到還有這麼龐大的數字,夜音黎恩怒沖沖的吼道:「我才不想像個呆子一樣在這邊走一百多趟!你們找別人幫你們吧!」
「嘎啦啦,請多多包含、請多多忍耐,拜託拜託……」暴雷柔聲柔氣的勸著她。
「沒有更好、更快速提昇數值的方法嗎?」月雪櫻追問道。
「另一個方式就是剷平強盜窩,將一個強盜窩完全消滅可以提升五十點,」遙日說出另一種方式,語末也補了個但書,「不過強盜窩非常難找,而且要將全部的強盜殲滅、連同房子也要毀滅,這樣才算完成。」
「如果剛剛我沒有出手殺了強盜頭目,他們就會將新娘抓走,那麼……新娘會被抓到哪裡去?」我好奇的問著。
「這個……應該是強盜窩吧。」遙日用不確定的語氣回道。
「妳是打算讓新娘被他們抓走,我們在強盜後面跟蹤,藉此找到強盜窩?」皇甫離火猜出我的想法。
「對啊,這樣我們就不用花時間找了。」
「這個方法之前有人試過,可是成功的沒幾個。」皇甫離火搖頭回道。
「為什麼?」
「嘎啦啦,為什麼?」
「因為強盜團移動的速度很快,很容易跟丟,」皇甫離火說出理由:「而且跟蹤的時候不能距離他們太近,要不然就會立刻被發現。」
在皇甫離火的話音結束後,遙日緊接著補充說明道:「除此之外,人質被綁走之後,只有五小時的時間能夠進行拯救,時間一到,新娘就會被送回之前被擄走的地方,強盜窩也會立刻消失,時間上非常緊迫。」
聽起來難度好像很高啊,可是為了快速脫離現在的狀況……
「雖然成功機率不大,我還是想試試看。」
「如果用浮動部屋來追,應該會比較容易跟蹤。」遙日說出計策。「浮動部屋有鎖定目標的功能。」
「那好吧。」聽到有方便的交通工具能使用,皇甫離火也跟著表示贊同,「我們先來進行幾次,看看能不能有收穫。」
「嘎啦啦,剷除強盜窩!維護世界和平!」暴雷開心的嚷著。
「黎恩,走吧。」皇甫離火對她說道。
「不要。」夜音黎恩直接開口回絕。
「為什麼?」皇甫離火不解的反問。
「我累了。」夜音黎恩嘟著嘴,不斷搥打著雙腿。
「妳不是已經有休息了嗎?」聽見她這個理由,皇甫離火有些無奈的皺眉。
「我才坐下幾分鐘,剛剛走了二十幾趟,我的腿都快要走斷了。」夜音黎恩一副可憐兮兮的說道:「再說,難道你不累嗎?你也已經走了二十幾趟,為什麼不休息一下呢?」
「我不累。」皇甫離火果斷的拒絕了。「要是妳累了,妳就休息吧,新娘就請月雪櫻來當。」
「我?」原本只是在旁觀看,卻突然被皇甫離火點名,月雪櫻訝異的愣了一下。
「不行!」夜音黎恩起身抗議道:「皇甫哥的新娘只有我,其他人都不能當!」
「黎恩,妳在胡說什麼?不要無理取鬧。」皇甫離火臉色一沉,責備的說道。
「我、我……我就是不希望別人當你的新娘嘛!」夜音黎恩抓著他的手臂,任性而又頑固的喊著。
不希望因為這種事情讓他們起爭執,我連忙上前勸阻。
「皇甫,你跟黎恩都休息一下吧,接下來就換小櫻跟遙日搭檔。」
「欸?要我跟遙日當結婚的新人?」月雪櫻瞪大雙眼,雙頰頓時泛紅。
「是啊,換你們兩個幫忙誘餌,」我將兩人推向NPC,笑嘻嘻的催促道:「動作快一點,不要再拖時間了。」
依循皇甫離火他們之前的動作,兩人進入了魔法圈,當他們再度現身時,身上已經換上了結婚禮服,服裝的樣式是西式結婚禮服,男生是白色西裝、女生則是白紗禮服。
雖然同為西式禮服,但禮服款式跟皇甫他們之前穿的有些不同,身上點綴的飾品跟捧花也有更動。
「小櫻穿禮服的樣子好漂亮。」我笑著讚美道。
「謝謝。」月雪櫻低著頭輕聲道謝,雙頰就像蘋果一樣紅通通的。
相較於月雪櫻的開心,遙日則是對身上的正式服裝顯得有些不自在,他鬆開領口的鈕扣,試圖讓自己更舒適一點。
「遙日,你不要把領子打開啦!」發現他將鈕扣鬆開、領帶拉鬆,我連忙制止他。
「可是脖子被束縛住,感覺很不舒服。」遙日語帶無奈的嚷著。
「這種衣服本來就是要這麼穿才帥啊!」我將他的釦子重新扣上,並幫忙他將領帶整理好。
「瞧!這樣不是很帥、很好看嗎?」
「……可是不舒服。」遙日再度重複道。
「忍一下咩!人家皇甫剛剛也是這樣穿啊!」
「嘎啦啦,皇甫離火也是這樣的喔!遙日要忍耐!」暴雷異口同聲的勸著。
「嗯,穿那種禮服的確很不自在。」有過經驗的皇甫離火點頭認同道。
「有沒有比較舒服的款式?」遙日轉而詢問皇甫離火,似乎是打算改變身上的衣著。
這話一出口,月雪櫻像是想說話的張口,卻又一個字也沒說的止住,眼神中略過了一絲無奈。
「遙日,你們都已經換好了,幹嘛換來換去?你穿這樣很好看啊。」我將他拉離了NPC,讓他無從進行更換。
「小櫻,要準備開始了喔!」我朝身後的她喊了聲。
「好。」
「等等。」遙日突然停住了腳,並將浮動部屋叫了出來。
「在婚禮進行的時候,你們待在浮動部屋裡面不要現身,這樣強盜才不會搶劫你們的財物。」
「瞭解。」
「嘎啦啦,暴雷會乖乖躲好!」暴雷一臉認真的點頭。
「那就開始吧。」說完,遙日快步往走道那端走去。
「好……」見到遙日離開,月雪櫻隨即撩起裙襬、快步跟上。
等我們進入浮動部屋後,熟悉的結婚進行曲再度響起,漂亮的粉色花瓣如雪花般落下,一對樣貌出色的新人從走道彼端……快速走入。
是的,這兩個人沒有電影般的慢動作優雅姿態,而是像趕時間一樣的快步行走,只見新郎邁開步伐,自顧自的大步前進,完全不管後頭身穿蓬裙禮服的新娘。
「卡!重來!」看不下去的我跳出浮動部屋,衝上前制止。
「嘎啦啦,重來、重來!音樂停止!」暴雷同樣飛上前嚷著。
「為什麼要重來?」遙日不解的反問。
「是啊,為什麼突然說要重來?」跟在我後頭下車的皇甫離火,同感困惑的問。
「當然要停啊!這像什麼結婚典禮啊?」
「啊?」遙日跟皇甫離火同時回給我一個單音。
「遙日,你是新郎耶!你怎麼可以將新娘一個人拋在後面?」我不滿的指責道:「你應該要等新娘,跟她用同樣的速度走啊!」
「貓,我們只是在演戲。」遙日語帶無奈的回道。
「就算是演戲也一樣,」我打斷了他的話,繼續往下說:「人家皇甫他就陪著黎恩慢慢的走,你卻讓小櫻在後面追你,她的禮服很重、很難走,為什麼你就不會體貼一下,放緩速度呢?」
「嘎啦啦,遙日不懂得體貼女生!」暴雷同聲指責道。
經過我的提醒,遙日這才注意到月雪櫻的狀況。
「抱歉,我沒有注意到,等一下我會放慢我的速度。」
「沒、沒關係啦,我本來走路速度就很慢,所以不全是你的問題……」月雪櫻尷尬的回了個笑。
「好,既然你已經瞭解問題了,我們重來一次!」
丟下這句話之後,我隨即拉著皇甫離火跑回浮動部屋,讓這個婚禮繼續往下進行。
經過提醒,遙日果然將走路的速度放慢不少,那種小心翼翼陪在月雪櫻身邊的模樣,要是讓不知情的人看到了,應該會以為他們是一對吧!
「這樣才對嘛!這種氣氛才像結婚。」見到遙日表現良好,我笑嘻嘻的自語道。
「貓,妳真是很奇怪。」夜音黎恩不以為然的說道:「明明妳跟遙日才是男女朋友,妳卻幫他們製造出這種戀人的氣氛,難道妳不會忌妒或吃醋啊?」
「不會啊。」
「呵,妳回的還真是乾脆,」夜音黎恩輕哼了聲:「難道妳不怕擦槍走火、日久生情,遙日突然喜歡上小櫻,被她拐走嗎?」
「感情的事情本來就不能勉強,如果他們真的喜歡彼此,那麼我會祝福他們。」
再說,遙日跟我本來就不是男女朋友,我也沒那個資格過問他的感情啊……
「嘎啦啦,感情是不能勉強的喲!喜歡就是喜歡,不喜歡就是不喜歡吶~~」暴雷應和著我的話。
「說的還真瀟灑,要是事情真的發生,我就不相信妳能表現的這麼有風度。」夜音黎恩用酸溜溜的語氣冷諷道。
如果對方的心不在自己身上,勉強將對方留在自己身邊,也同樣得不到愛情,倒不如讓他跟喜歡的人在一起……
原本,我想這樣跟夜音黎恩說,同時也想勸她改變一下喜歡皇甫離火的方式,只是……
就算我這樣跟她說了,她似乎也不會聽,說不定還會跟我大吵一架,與其在這種時刻鬧的不愉快,還不如什麼都別說。
我安靜的看著婚禮進行,在我不回話之後,夜音黎恩也不再吭聲。
跟前幾次一樣,強盜團在兩位新人準備交換戒指時出現了,這一次我們就任由他們擄走新娘,在他們離去後,遙日快步跑進浮動部屋。
「系統,鎖定前方那群人進行追蹤,跟對方的距離要保持在五十公尺。」還沒來得及喘氣,遙日就立刻對浮動部屋下追蹤命令。
「收到命令,開始進行追蹤。」平板的系統語音回答道。
「辛苦啦!先坐著休息吧!」待一切交代完成,我順手拉了一張漂浮椅給遙日。
 
浮動部屋跟著強盜團跑了很長的一段路,最後,我們跟著他們進入一座樹林,在樹林深處出現幾棟木造房屋,強盜們在屋前下了馬,開心的帶著人質跑進屋裡。
我想像中的強盜窩應該是藏在深山裡,建築在山洞之中,裡頭使用的是火把照明,閃閃的火光照耀在剛獵殺到的野獸跟人質臉上,血腥味在山洞中迴繞,陰影營造出奇異的氣氛,可是……
「這裡就是強盜窩?看起來像是普通的住家。」
除了建築外型普通之外,整個氣氛非常歡樂、平和,房屋外頭還有母雞帶著小雞奔走,完全沒有我以為的殺戮之氣。
為了不被發現,我們幾個下了浮動部屋,藏身在附近的樹群後頭。
「貓,進攻強盜窩的方式有兩種,一種是組隊,一種是妳獨自殲滅他們。」遙日為我分析著。「如果是組隊進行,聲望值獲得的會比較少,我想妳應該可以獨自滅掉他們,所以接下來就由妳一個人行動吧。」
「好。」
我點頭答應了聲,隨即準備朝強盜窩走去,然而,皇甫離火卻在這時開口制止。
「等等,雖然貓具有相當的實力,可是這裡是強盜窩,並不是像之前那麼容易應付,我們還是組隊進去比較好吧?」
「雖然會有點辛苦,不過這是快速提昇聲望值的方法。」遙日說出他的理由:「要是組隊進行,就必須來回進行很多趟,這會浪費很多時間。」
「不管怎麼說,丟貓一個人作戰實在是有些不妥。」皇甫離火堅持著意見。
「皇甫哥,既然貓都同意了,那我們就在這邊等她就好了嘛~~」夜音黎恩插話說道:「貓她很厲害,絕對沒有問題的啦!」
「話不是這麼說。」皇甫離火反駁的回道:「如果要讓貓獨自奮鬥,那我們跟過來做什麼?我們來這裡不就是為了要幫忙她的嗎?」
「皇甫哥,你真的好奇怪,」夜音黎恩嘟著嘴說道:「以前你都放我一個人去打怪,從來也沒說要跟我一起去,可是你現在卻一直堅持要陪貓……」
「黎恩,妳在胡說什麼?」發覺夜音黎恩又做出奇怪的推測,皇甫離火帶點無奈的嘆氣。
「不是嗎?你明明就是偏心……」
「黎恩,皇甫他不是這個意思,妳應該是誤會了啦。」我好言的打圓場。
「什麼叫做我誤會?難道妳以為妳比我了解皇甫哥?」夜音黎恩用咄咄逼人的語氣質問。
「黎恩,妳不覺得妳越說越荒唐了嗎?」皇甫離火已經被她給惹惱,臉色越來越嚴肅了。
「停、停!」眼看氣氛越來越糟,我真是感到尷尬不已。「我已經決定要一個人行動,你們就在浮動部屋裡頭等我,不用擔心,暴雷會幫忙我對付敵人。」
「嘎啦啦,對啊!暴雷會保護主人!主人的安全包在暴雷身上!」暴雷信心滿滿的喊道。
「可是……」皇甫離火還想說話,遙日攔住了他。
「我們已經浪費了很多時間,要是在這樣拖下去,這次的任務就會失敗了。」
「對啊!時間快要來不及了,我要走了。」我往強盜窩的方向走了幾步,同時不忘對他們揮手道別:「你們先回浮動部屋休息吧。」
「嘎啦啦,暴雷要跟主人去打強盜了,大家要等我們回來喔!」暴雷變出一條手帕朝他們揮了幾下。
 
 

貓邏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