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著戰場上如火如荼、發展快速的戰況,觀眾全都看的專注,生怕一不小心就錯過精彩片段。
「真厲害,明明場上狀況一堆,他們卻還是能清楚辨別情勢,不讓對手有機可趁。」皇甫離火讚嘆的道。
「他們竟然能將對自己不利的狀況轉移給其他人,除了防禦對手偷襲之外,還可以順便陷害別人,這一招真是高啊!」佐佐伊臉上出現了激動情緒。
「雖然是打鬥,不過他們看起來都很開心……」凌依臉上帶有嚮往的說道:「真想也跟他們打一場。」
「雖然出手都足以致命的絕招,不過場上卻沒有令人害怕、緊張的情緒,反倒像是在玩一樣。」艾奎認同的點頭。
「他們的確是一群很有趣、很有獨特魅力的人。」一個人影現身在座位間的走道處,順勢往艾奎旁邊的座位坐下。
發現身邊有人,艾奎反應性的回頭望去,見到對方時,他微愣了下。
「你……」
「艾奎,就算見到我出現在這裡,你也用不著這麼驚訝吧?」對方笑的一派溫和。
「唔?艾奎,這個人是你朋友啊?」聽到兩人的對話,凌依跟霏曼莎轉頭詢問著。
「你們好,我叫做仲澐。」他朝兩人點頭笑笑。
簡短打聲招呼後,凌依跟霏曼莎再度將注意力轉回戰場上。
「你、你怎麼會出現在這裡?」艾奎刻意壓低聲音詢問道。
再怎麼說,眼前的這個人都是不應該出現在這款遊戲的人物才是!
「我聽說這款遊戲很有趣,所以就過來參觀參觀。」對方簡單明瞭的回答道。
「只是這樣?」艾奎臉上出現質疑。
「當然不只是這個原因,」仲澐朝他笑了笑,「如果真要說明,那真是十分複雜,我們還是將事情簡化會比較好。」
「嗯……」
雖然艾奎心中充滿困惑,但他也明白,當仲雲做出這種「不想多說」的笑容後,就算他再怎麼追問,也得不到他想要的答案。
沉默了幾秒,仲雲才又開口道:「對了,順便跟你說一下,我今天加入了新戰神公會。」
「加入……他們?」
這項消息對艾奎來說,自然又是一項令他困惑的事情。
既然只是來這遊戲參觀,為什麼還要特地加入公會?而且加入的還是新戰神公會,仲雲跟他們之前不是……
就在艾奎腦中陷入一片雜亂時,比賽場上傳來的痞子殺手的聲音。
「大家注意!本世紀最厲害的魔術師要進行表演啦!」他跳到張開的巨傘上,搭乘巨傘緩緩飛至空中,得意的笑著。
「欸?魔術師不是焰星嗎?你幹嘛搶他的工作啊?」絕對殺戮不解的發問,說話的同時不忘對黑戰士招呼幾拳。
「……我是幻術師,不是魔術師。」焰星無奈的重覆著不知道已經說過幾次的話。
「痞子,要是你魔術變的很糟,我就打你打成肉餅喔!」紫玥警告的說道。
「不會、不會,我一定會令各位客人感到驚心動魄、驚叫連連!」
信心十足的說完話後,痞子殺手拿出了幾顆棒球大小的彩色軟球。
「拋球遊戲嗎?」韃羅貓納悶的反問。
在注意痞子動作的同時,她沒有忘記進行打鬥,一劍將近身的怪物刺穿。
「這場魔術我需要有觀眾幫忙……阿戮,接著!」痞子殺手將其中一顆軟球拋給絕對殺戮,而後者就這麼乖乖的接手。
「轟」的一聲,一陣粉紅色煙霧冒出,在煙霧過後,絕對殺戮的身影不見了,在他原先站立的位置,出現了一隻粉紅色貴賓狗。
「汪、汪、汪汪汪汪……」貴賓狗一連串的叫著,那神情似乎是又驚又氣。
「瞧!我們的猛男絕對殺戮先生,已經成了一隻可愛的粉紅色小貴賓了喲!」
「痞子,你真是夠狠……」雖然嘴上是責備的,但紫玥卻是笑彎了腰。
「帥喔!沒想到絕對殺戮竟然也有這麼可愛的一面啊?」韃羅貓跑到絕對殺戮身邊,朝他伸出了手。
「來,左手給我!」
「汪!汪汪!」粉紅色貴賓狗氣的朝她一爪子揮去,然而,變成狗的他並沒有造成什麼傷害。
「錯了,你給我的是右手,重來一次。」韃羅貓惡質的朝他笑著。
「汪汪汪汪……」
氣急敗壞的絕對殺戮,直接張大口,準備撲上前去咬人,韃羅貓則是蹬腳一跳,跳到了絕對殺戮搆不著的鏡面的邊框頂端。
「原來你拿到了變形球啊。」焰星認出那物品的來歷,臉上出現了提防神情。
「欸,絕對殺戮會一直保持這樣的模樣嗎?」想到接下來自己可能也會被砸中,紫玥有點心驚的詢問。
「不會,變形球的效果只會維持現實時間五分鐘。」痞子殺手笑嘻嘻的回答道。
然而,在這樣的決鬥當中,別說是五分鐘了,就算只有一分鐘,那也是足以致命的啊!
「阿戮,真是很可惜啊,要請你先出場了喔!」痞子殺手原先燦爛的笑容轉成了猙獰且邪惡。
「汪……」粉紅色貴賓頭上淌下了一滴冷汗。
痞子殺手朝他連連放出火球,將他給困在火海中,不多時,絕對殺戮就這麼被燒成灰燼。
解決完絕對殺戮之後,痞子殺手笑著將目標轉向其他人。
「好了,接下來該誰呢?」
「呃……」
見識到絕對殺戮的慘狀,幾個人臉上全出現不安的神情。
就算要死也要戰死,才不要像絕對殺戮那樣,變成怪異的寵物被人殺死!這是幾個人心中一致的想法。
「來吧!來玩接球變身遊戲吧!」痞子殺手將手上的軟球全數丟出。
其他人連忙快速閃躲,變形球在拋出後,要是沒有碰觸到人,它便會反彈回自己主人的手裡,等待主人再度將它拋出,於是,痞子殺手就這樣好整以暇的站在巨傘頂端,不斷丟球攻擊其他人……
焰星利用紙卡堆起了一道道防禦城牆,利用紙卡將變形球擋回去,同時,他摘下了帽子,從中拿出了一隻白鷹。
「焰星,現在不是變魔術的時候吧?」痞子殺手笑嘻嘻的對他說道。
「焰星,不是我要說你,」韃羅貓一邊閃躲變形球,一邊幫腔的附和:「變鴿子、老鷹這種把戲已經過時了,不吸引人了啦!」
「就是說啊!」紫玥同意的接口評論:「你這個正統的魔術師怎麼比痞子這個旁門左道還要遜啊?至少也該抓一隻大象出來,這才新鮮啊!」
「咩~~咩~~」本來應該是由黑戰士說話,但是他已經被變形球砸中,變成了水藍色的綿羊,無法開口了。
「我是幻術師。」焰星慢條斯理的再度訂正:「比起魔術師來說,我們的手法可是更加出神入化。」
說著,那隻白鷹飛升至空中,發出一聲長鳴後,牠揮動的羽翼泛出了冰氣,細白的雪花如同下雪般落下,氣溫驟降,白雪很快就將整個場地覆蓋凍結,就連原先正在彈跳的變形球,此時也一個個被凍住,部分落在地面被雪覆蓋,部分則是飄在半空,像是時間也被這場雪給凍結了般。
「帥耶!」觀戰的葉赫拉開心的拍手叫好:「這樣他們就不用怕那顆球了!」
「是嗎?」皇甫離火對此持相反的看法:「這場雪除了凍住變形球,也連帶凍住了場上的其他人。」
「啊……對耶!」
聽到這句提醒,葉赫拉才注意到其他人的身上全都附上了一層薄冰,身子也跟著僵住了,除了說話之外,他們什麼也不能做。
「該不會這樣就要分出勝負了吧?」佐佐伊打趣的笑。
「真可惜。」一直沒有開口的黃泉鎖鏈說話了,「如果之前貓有將我給她的魔法火石附加在武器上頭,她根本不會被這冰氣給困住。」
「啊啊,這樣一來,貓就是輸定了啊……」拉布拉苦悶的嚷著。
在瞬間掌控住局面的焰星,先是將變成綿羊的黑戰士給解決了,而後又緩步走向其他三人。
「接下來要輪到誰呢?」他站在細雪中,把玩著手上的紙卡,雖然臉上帶著溫和、迷人的微笑,但那笑容對其他人來說卻是宛如惡魔般恐怖。
「先解決痞子吧!」紫玥笑著建議道。
「喂喂,為什麼是我先?」聽到紫玥點名了自己,痞子殺手大感不滿的抗議道:「我飄在空中,妳們兩個都在地面,他先對妳們下手會比較方便啊!」
此時的痞子殺手站在巨傘上頭,他以及傘面全被白色雪花所覆蓋,就像是一個掛在空中的白色裝飾品。
「焰星,你不是覺得痞子殺手纏的你很煩嗎?」韃羅貓跟紫玥聯成一氣,接口說道:「我看啊,他今天早上會去將你挖起床,一定就是想要趁機消耗你的體力,讓你變的虛弱,反正我們最後都是會死在你手上,我比較建議你先從痞子殺手下手。」
「親愛的貓,妳怎麼也針對我啊!」痞子殺手欲哭無淚的喊著:「好歹我跟妳的感情也不錯,妳怎麼可以趁這時機落井下石呢?難道這就是俗語說的『夫妻本是同林鳥,大難臨頭各自飛』?」
「飛你個頭!誰叫你老是要招惹焰星。」韃羅貓用理所當然的語氣回道:「還有,你是我們幾個裡面詭計最多的,要是多給你一些時間,說不定你就可以找到方法脫困!」
「貓說的很對!」紫玥附和說道:「焰星啊,為了避免夜長夢多,你還是先從痞子下手吧!」
「說的也是,像痞子這種麻煩人物,還是早解決早好。」焰星張開滑翔翼,飛升至空中。
「等、等等!」發現焰星真的往自己飛來,痞子殺手這下也急了,為了保護自己,他用發誓般的語氣對焰星說道。
「親愛的鄰居焰星啊,我、我們有話好說,凡事都可以商量的嘛~~」
「我跟你好像沒話好說。」
焰星將手上的紙卡轉了幾圈,紙卡隨即伸長,變成了一把漂亮的黑色彎刀。
「別這麼無情啊,我跟你的感情那麼好,怎麼會無話可說呢?」痞子殺手笑嘻嘻的回道:「這樣吧,你放我一馬,以後我就不會一大早去你家騷擾你。」
「你這是威脅?」焰星眼中閃過一抹帶怒的光芒。
「不、不、不,我哪敢啊?」痞子殺手延續他一慣的嘻皮笑臉:「你可是我親愛的夥伴、又是我友好的鄰居,我怎麼可能威脅你呢?」
「……」像是察覺到不對勁,焰星的神情轉為警戒。
「我啊,只是想要來場公平點的決鬥罷了。」
說完,痞子殺手身體一震,附著於身上的薄冰應聲迸開、灑落,並迅速朝焰星丟出一顆巨型火球,將他轟退。
原來,就在眾人都沒察覺的時候,痞子殺手就悄悄從冰氣的束縛中脫困了。
遭受火球的撞擊,焰星狼狽的乾咳幾聲,才剛拍去衣服上的火星,痞子緊接著拋出一灘青色黏液,將焰星整個人包覆,無法飛行的焰星就這麼摔在地上,
「你……」
「嘿嘿!親愛的焰星,這樣的偷襲有沒有帶給你驚喜的感覺啊?」
痞子殺手從傘面上跳下,在落地的時候,巨傘同步回到他的手中,他抓著傘炳,以傘尖在地上寫寫畫畫,兩三筆便完成了一個簡易的魔法陣。
「土˙吞食崩毀之術!」
褐黑色的土堆迅速上堆起,動彈不得的焰星就這樣被土堆給吞沒,陣亡了。
「嘖!早就跟焰星說叫他快點解決你,這下好了吧,他反而讓你給掛了。」韃羅貓狀似莫可奈何的笑笑。
「這就是人算不如天算吧!」紫玥同感可惜的接口。「只能說焰星運氣不好了。」
痞子殺手回頭朝兩人笑著:「接下來就輪到兩位美女了。」
「那麼……」紫玥朝他拋了一個迷人的媚笑。「我跟貓,你想要選擇哪一位呢?」
「這個嘛~~」痞子殺手作出一副考慮的為難模樣,「怎麼辦呢,兩位美女我都很喜歡,可以兩個人都選嗎?」
「當然是不可以囉~~」紫玥柔聲柔語的回道:「我最──討厭花心的男人了。」
就在紫玥說完話後,觀眾席上爆出了某位男玩家的聲音。
「親愛的紫玥女王,我不花心,我很專情!我愛妳──」
「不!我比他更專情!我今生今世只愛妳一個!」另一名男玩家像是競爭般的喊著。
「我才是,我才是最最專心、專一的人,紫玥女王,妳選我吧!」
「……那些旁人插什麼嘴啊?」韃羅貓略感頭痛的嘆息。
「謝謝你們的對我的關心與支持。」紫玥輕笑了下,「不過我們現在正在決鬥,可以請各位安靜點嗎?」
這畫一說出口,原本情緒激動的眾人隨即又止了口。
「這樣才乖嘛~~」
紫玥嫣然一笑,身上的薄冰突然崩裂飛濺,一陣白色水霧遮去了大半視線。
「這、這是怎麼……」
痞子殺手的話還沒說完,脖子上就被架了一把長劍。
「親愛的,遊戲結束了喔!」
甜美的聲音一落,痞子殺手脖子上的利刃一劃,他的人頭就這麼離開了身體,原本還想做垂死掙扎的痞子,手上原本要拋出的黑色彈丸就這麼跟隨身體倒地。
「呼,現在就剩下……」
紫玥才準備繼續取下韃羅貓的首級,一轉過身,卻只見到一片白色濃霧出現在眼前。
「有一句話說『螳螂捕蟬、黃雀在後』,大概就是這樣的狀況吧?」
韃羅貓的聲音從霧中傳出,緊接著便是一波又一波的氣功彈攻擊,被連番轟炸後,紫玥單腳跪地、身上傷痕累累,沒有一處完好。
「這、怎麼會……」紫玥無法置信的叫著。「妳不是不能動了嗎?」
「是啊。」韃羅貓現身在她面前,手上的長劍刺穿了紫玥的胸口。
「我是趁妳在解決痞子的時候,叫我家寵物幫我解凍的。」
「嘎啦啦,是暴雷喔!」此時,藏身於白霧中的暴雷也跟著現身了。
「怎麼……可能?寵物怎麼能夠解除冰氣……」剩最後一口氣的紫玥,瞪大雙眼,無法置信的說道。
「其實這是個意外的狀況。」韃羅貓唇邊出現一抹淺笑,「我朋友送給我一顆魔法火球,我本來想將它裝在武器上頭,可是因為暴雷貪吃,趁我沒注意時將魔法火球吃掉了,然後它便具有了這樣的力量囉。」
「這……太扯了啦!哪有人這樣玩的!」紫玥皺眉的抗議。
「抱歉啦,女王,這是天意啊!」
韃羅貓一把將長劍自她胸口抽出,就在紫玥倒地的同時,兩人身旁突然出現莫名的大爆炸,強大的爆炸威力將韃羅貓跟紫玥雙雙炸飛,成了兩具亡魂。
「系統判定:此場對決,全軍覆沒,無勝利者。」
「欸?怎麼會這樣?」
「打了那麼久,竟然大家全死光了?」
「剛剛那個爆炸是怎麼回事?」
最後的結局引起現場一片震驚,就連台上死而復生的他們也是滿臉訝異。
「剛剛那個炸彈是誰放的?」到手的勝利飛了,韃羅貓的語氣有點沉悶。
「當然是你家親愛的我囉!」痞子殺手出面自首道。
「可是我在你丟炸彈之前就已經將你殺了啊!」紫玥不解的反問。
「親愛的女王,有種炸彈是可以設定時間的,妳難道不知道嗎?」痞子殺手朝她頑皮的眨眨眼。
「能夠掐算好時間,讓炸彈在分出勝負的最後一刻爆炸,這樣的計算也真是厲害。」黑戰士稱讚的說道。
「那……現在這情況要怎麼辦?」絕對殺戮反問著眾人。「重打一場嗎?」
「怎麼說應該都是我贏吧!」韃羅貓抗議著。
「可是妳跟紫玥都被我的炸彈炸死了,」痞子殺手反駁道:「如果要說,應該也是我贏!」
「在那之前,你早就已經被我殺死了!」紫玥往他的頭敲了一記。
「那叫做戰術!沒人說不可以用戰術獲勝啊!」痞子殺手耍賴似的說道。
「要不,就重打一場吧!」黑戰士建議著。
「不要!」兩人異口同聲的道。
就在兩人爭執不休時,坐在平台上休息的韃羅貓突然大笑出聲,這樣的情況讓眾人紛紛望向了她。
「貓啊,妳這算是樂極生悲,所以……變的怪怪的嗎?」絕對殺戮不甚理解的望著她。
「不是,我只是覺得我們打了那麼久,又是耍心機又是拼的你死我活,結果還是沒有人贏,這樣的情況不覺得很好笑嗎?」
「說的也是。」
聽到她這麼說,其他幾個人也跟著笑了,這樣的情緒感染了在場的觀眾,笑容在所有觀眾的臉上綻開。
「這場比賽太精采了!你們全都是贏家!」
「所有人都是勝利者,都是最棒的高手!」
「我愛你們!戰神是最強的!」
聽到觀眾們的鼓掌聲與喝采聲,台上的幾個人整理了下儀容、站成一列,朝在場的觀眾們鞠躬回禮。
「感謝各位給我們的鼓勵,」紫玥對在場的觀眾說道:「我們幾個組成了新戰神公會,往後會以這個名號繼續努力,也請大家繼續支持我們……」
「一定會,我們會永遠支持新戰神公會!」
「稱霸零度吧!」在這熱切的氣氛中,某位玩家情緒激動的大喊著:「你們一定可以成為零度的王者公會、最強的強者!」
如同在呼應這位玩家的話,其他玩家跟著喊出了口號。
「稱霸零度!創造新戰神神話!」
「稱霸零度!創造新戰神神話……」
在這樣的歡呼情緒中,台上的幾個人相視一笑,僅僅只是朝觀眾們揮手致意,隨後便緩步走下比賽場,連同其他公會成員傳送離開。
「欸,剛才貓傳密語給我,」在這陣吵雜的歡呼聲中,凌依開口對旁邊的幾個人說道:「她說他們公會的人要去絕佳好貨商會慶祝,邀我們一起去。」
「嗯,走吧!」
幾個人立刻轉移了場地。
沒有立刻跟著其他人離開,佐佐伊跟皇甫離火依舊坐在觀眾席上。
「好一個峰迴路轉的戰況。」佐佐伊笑著說道:「他們真是一個很有趣的公會,同時……也是一群很棒的對手。」
「你們聽到了沒?」夜音黎恩用著不以為然的語氣道:「他們竟然說要稱霸零度耶!真是好囂張。」
「他們的確是有那個實力。」佐佐伊說出了事實。
「什麼嘛!你這個副會長怎麼可以長他人志氣、滅自己威風?」夜音黎恩咬牙切齒的斥責道:「我相信我們絕對不會輸給他們!」
相較於夜音黎恩的滿臉怒容,皇甫離火跟佐佐伊只是無奈且無言的互看一眼。
「走吧,我們該去參加他們的聚會了。」皇甫離火起身說道。
「皇甫哥,他們是我們的敵人、是競爭對手耶!你竟然還要去參加他們的慶功宴?」夜音黎恩一把揪住他的手不放。
「就算是競爭對手,也可以當朋友。」皇甫離火的眼中泛起鬥志,語調更是透著堅定,「再說,能夠有這麼高水準的公會當我們的對手,這也是一件好事。」
「皇甫哥,敵人就是敵人,我們應該要跟他們劃清界線才對!」
「要是照妳這樣的想法,不就等於不同公會的人就要相互敵視了嗎?」皇甫離火拍拍她的肩膀,示意她平息情緒。
「大家都是朋友,雖然同為競爭者,但是也可以互相激勵啊。」
「……我知道了。」發覺無法說服皇甫離火,夜音黎恩不滿的嘟起嘴,跟隨他們前去參加聚會。
 
 
 

貓邏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5)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