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內容介紹:

 

換我們要去魔界了!

雖然答應要協助斐洛他們,但是,我還是有點不安……

聽說有另一派魔族想要暗算我們?這是怎麼回事?

在一連串謎般的事件之下,我們能夠找出真相嗎?

逐步抽絲剝繭,卻也將自己逼入險境!

該信任誰?又該提防誰?

 

 

《試閱》

第一章 對峙

 

 

見到這情況,我快速衝了過去……躲在附近的草叢偷聽。

「漂亮的美人,怎麼一個人坐在這邊呢?」壞人一號先行開口。

去!怎麼壞人調戲美女的開場白都一樣?真沒創意!

「本公子就是為了躲你們這些傢伙才到這裡來。」果力多不耐煩的瞪了他們一眼,身形閃了下,人就跳脫了他們的包圍,現身在那群人的身後。

「呦?想不到妳的功夫底子還不錯!」壞人二號興致高昂的直打量他。「有意思!我喜歡!」

面對對方的稱讚,果力多只冷冷回了句。「白痴。」

說的好!雖然只是簡單的「白痴」兩個字,可是它卻能激起群眾發怒圍扁的效果,這可是絕佳挑釁的用詞啊!我真想為果力多拍手叫好。

「妳說什麼?」如同喻料的狀況,壞人們大怒。「臭娘們!竟敢對我們說出這麼無理的話?」

「區區一個人類竟敢這麼囂張!妳知道我們是誰嗎?」

「那你們又知道我是誰嗎?」果力多慢條斯理的順了順頭髮。

聽果力多這麼問,壞人們互看了眼,帶點戒慎提防的問:「妳……是誰?」

「我,香澄˙果力多,是江翠城的少城主!」果力多突然爆出怒吼。「知不知道少城主的意思?本公子是個『男的』!」

呵~~看來,果力多應該遇上不少誤認他的性別,前來搭訕的無聊男生吧?要不然他也不會氣成這樣。看著暴跳如雷的果力多,我深深為他感到不幸。

不過這也算是果力多自作自受,他本來就長的很好看,穿上長裙之後,他那優雅的身段更是比其他女生撫媚不少,難怪會引來一堆狂蜂浪蝶啊!

「你是男的?」壞人們無法置信的呆了兩秒,接著齊聲大喊:「不可能!」

「該死的傢伙……」果力多氣的雙拳緊握,額上更是浮現青筋。

果力多將雙手向上高舉,隨著他的手勢,霎時狂風四起,強風吹的樹葉紛飛、人人站不住腳,過了數秒,四周又突然恢復平靜,一丁點風都感受不到,但,數個巨型龍捲風卻已經聚在果力多身旁,蓄勢待發。

「你們就到地獄去懺悔吧。」果力多恨恨的道。

起手一揮,龍捲風將那群人給攪和在一塊,帶著他們衝上天際又將他們從高處摔下。

望著癱在地上哀嚎,幾乎快要不成人形的壞人們,果力多只是不屑的哼了聲。

沒想到他發火的時候是這麼恐怖……我真是看的心驚膽顫,深深替那些壞人感到可憐。

「果力多,你在這邊做什麼?」夜伢從另一頭走向他,狐疑的望了眼地上的那堆人,納悶的瞧著他。「那些是……」

「人渣。」果力多簡短的回答道。

「嗯。」夜伢頗為同意的點頭,「我剛剛聽說迪亞下午昏倒了,她沒事吧?」

「雖然臉色有點糟,不過大致上沒事……」果力多的話還沒說完,另一群人又出現了。

「你們幾個在這邊做什麼?」為首的一名黑髮男生質問地上的人堆。「我不是叫你們不要亂跑嗎?是誰將你們打成這樣?」

「厄、厄爾克少爺。」地上的人用著顫抖的手指向果力多。「是、是他……」

厄爾克?原來他就是那個主戰派領袖的兒子!我聽到對方的名字,立刻想起出發前斐洛曾經提醒我,要我留意的人物。

聽說厄爾克跟他的父親表面上跟王室很要好,事實上,他們私下策劃了很多謀反活動。斐洛說,他們打算先除掉現今魔界統治者,也就是派斯王子跟他父親,等到他們登上王位、掌有王權之後,他們要一舉對人界發動攻擊,統治人類。

然而,雖然斐洛知道厄爾克跟他父親的意圖,可惜的是,因為他們行事縝密,目前還抓不到兩人的把柄,自然也無法向王室稟報,將他們定罪。

我打量著這名叫做厄爾克的男生,他的雙眼是少見的藍灰色,黑色的頭髮裡摻有幾束藍髮,在他的額頭正中央還長著一隻銀色眼睛。

感覺上這個人有點邪氣啊……

厄爾克身上有一種奇異的氣質,我說不上來那是什麼樣的感覺,可是見到厄爾克就會讓人覺得,他就是個魔族!是個會引人墮落的惡魔!

「是誰那麼大膽,敢動我的人?」厄爾克的目光轉移到夜伢與果力多身上。

「是我。」果力多往前走上一步,面對面跟厄爾克對峙著。

「妳……」見到果力多,厄爾克先是倒抽一口氣,然後才沉聲問他。「叫什麼名字?」

「香澄˙果力多。」果力多快速報上名號,同時也即刻戒備起來。

「香澄嗎?」厄爾克牽動嘴角,臉上出現一抹笑容。「很美的名字,適合像妳這般的美人。」

糟糕,那個人死定了……我暗叫不妙。

本以為果力多會再度氣的跳腳,可是他卻笑了,那笑容十分美豔而且又極具危險。

「難道說,魔族的人都是一些蠢蛋?」伴隨著笑容,果力多說出這樣的損話。「還是說你們的眼睛都瞎了?連對方是男是女都分不出來?」

「你是男生?」厄爾克突兀的笑了。「還真看不出來。」

不曉得是不是氣炸了,果力多竟然一拳揍向對方,結結實實的挨了一拳,厄爾克狼狽的退了幾步,嘴角跟著滲出血來。

緊接著,果力多一把扯開上衣,露出白皙平坦的胸口。「睜大你的眼睛給我看清楚,本公子確確實實是個男的!」

「果力多,夠了。」夜伢連忙上前拉住他,低頭對厄爾克說了句抱歉,便強行將他帶離。

「厄爾克少爺,你沒事吧?」

「真是個該殺的人類!我這就去解決他!」隨從氣憤的怒吼道。

「不准動他。」厄爾克立刻下達禁令,神情嚴肅。

「少爺?」隨從們個個面帶不解。

「你們先去查清楚那兩人的底細,還有他們之間的關係。」厄爾克命令著。

「是。」

「香澄是吧?」厄爾克臉上出現一個極深、極怪異的笑容。「我絕對會讓你臣服,心甘情願成為我的男寵。」

男、男寵?那傢伙竟然要果力多成為他的男寵?聽到事件往這種奇異的地方發展,我震驚的說不出話來。

不過……男寵是什麼?寵物的一種嗎?震驚之餘,我腦中起了一個大大的問號。

「對了。」厄爾克像是記起某件事情,他的臉色突然轉為冷峻,語氣帶著質問:「下午是誰叫你們去挑釁貝卡的孫女還有她徒弟?」

耶?原來下午找我們麻煩的人是他的手下?意外聽見這消息,真是讓我感到訝異,我還以為,那些人只是每個學校都會出現的惡劣學生而已呢!

真是所謂……什麼樣的狗就有什麼樣的主人啊!咦?好像有點說錯了,算了,這不重要!

「這……」眾隨從們略帶尷尬的互望一眼,而後才有一個人壯起膽子回答。

「因為我們之前的計畫被貝卡破壞不少,吃了她很多悶虧,所以我們想趁這機會教訓一下貝卡她的──」

「啪!」狠狠的,厄爾克朝那人甩了一個大巴掌,那力道讓對方重重的摔飛,並且暈厥在地。

「少、少爺,對不起!」其他人見厄爾克發火,立刻跪在地上磕頭陪罪。

「以後沒我的命令,不准你們擅自行動。」厄爾克語調陰沉的警告。

「是,是!屬下知錯,請少爺原諒!」眾隨從誠惶誠恐的點頭答應。

「通知所有人,以後遇見貝卡她孫女跟徒弟,絕對要以最高禮節接待,不!就連其他人類也是一樣!全都要當成貴客款待!」厄爾克說出的這番話,讓他的手下跟我全愣住了。

用最高禮節接待我們?為什麼?他們這群人不是很討厭人類嗎?怎麼現在……這傢伙一定有陰謀!我肯定的想著。

「少、少爺?」眾人吞吞吐吐的望著厄爾克,一副想問卻又不敢問出口的模樣。

「我打算……要讓貝卡的孫女成為我的妻子。」一道陰沉的光芒從他眼中閃過。

啥?這傢伙想娶我!他想對我做什麼?望著厄爾克臉上那怪異的笑容,我不由自主的打了寒顫。

「少爺!不可以!這件事情萬萬不可啊!」

眾手下聽到他的決定,驚愕的顧不了害怕,紛紛趴在地上,磕頭如搗蒜的懇求。

「少爺,貝卡跟我們可是有不共載天之仇!你怎麼可以娶她的孫女!這……」

去!叫成這樣做什麼?難道你們以為厄爾克說要娶我,我就一定會嫁給他嗎?別作夢了!我真是被那群人的態度給惹火了,要不是顧慮到自己現在是偷聽的狀態,我早就衝出去罵人了!

厄爾克舉起手,示意要眾人安靜。「這件事情,我自有我的打算。」

「但、但是……」手下們似乎還不願意服從這項指令,仍然企圖說服厄爾克。

「這是命令!」厄爾克態度強硬的不准他們多言。「要是再讓我知道你們擅自對人類出手,我決不輕饒!」

話一說完,一股強大的殺氣自他身上發出,巨石般的壓迫感重重的壓在心上。

這個人不好應付啊!雖然暗叫不妙,可是我心底深處卻又湧起一股莫名激動,讓我有股挑戰的慾望。

「是……」眾人在聽到厄爾克這麼說之後,再也不敢多說話。

厄爾克說完話後便轉身走人,他的那些手下見到他離去,連忙從地上爬起,快步跟上前去。

「這傢伙到底想做什麼?」待他們走遠,我才從藏身的地方走了出來。

從剛剛的話聽來,厄爾克像是想接近我、討好我,然後拐騙我成為他的妻子?要是順著這樣的情勢發展……

「他該不會想要利用我當棋子,藉機進行他某項計謀?」我猜測的說道。

「完全正確。」突兀的,身旁傳來一個柔和順耳的男生嗓音答腔。

突如其來的聲音,嚇的我心臟差點停住,迅速回頭一看,派斯王子跟麗莎、希杰全站在我身旁。

「貝卡尊者對他們來說是一大阻礙。」希杰推敲起厄爾克的想法。「這些主戰派的人想要達到征服人類的目的,一定要先除掉她。」

「不過,貝卡奶奶是魔界厲害的尊者。」麗莎跟著接下話:「他們應該找不到機會下手,也可能已經失敗很多次,所以厄爾克想要趁這次兩校交流,迪亞來魔界參觀的機會,想辦法接近她、取得她的好感與信任,等他們交往之後,迪亞一定會帶厄爾克回家,到時厄爾克就有機會接近貝卡奶奶。」

「你們說的跟我想的完全一樣。」我望著兩人笑笑,順帶揶揄了句。「真奇怪,我怎麼覺得某兩位有一種『夫唱婦隨』的感覺呢?」

「呃……」兩人的臉瞬間紅了,面對我惡質又燦爛的笑臉,希杰連忙扯開話題。

「迪亞姐姐,妳現在有什麼打算嗎?」

「這個嘛~~」我故意手支著下巴沉吟了一會。「我是希望你們別太早結婚啦!因為我現在身上沒錢,沒辦法包大紅包給你們。」

「迪亞!」麗莎氣呼呼的舉起手,打算往我頭上賞一記鐵砂掌,我急忙雙手護頭,往後跳開一步,躲過。

「迪亞姐姐,我們可是很擔心妳的安危,妳怎麼……」希杰一臉莫可奈何的望著我,似乎在怪我忽略他們的關心。

「有什麼好擔心的?」我用極詭異的笑容對他們笑笑。「現在可是有人想要討好我,想要阿諛奉承我,這有什麼不好?」

「妳……」不知道是不是我的笑容太過「燦爛」,希杰只吐出一個字之後,便再也說不下去了。

「需要我幫忙嗎?」麗莎像是已經猜到我的想法,眉開眼笑的毛遂自薦。「我可以提供很多點子喔!」

「當然。」真不愧是我多年的知己啊!我才開了頭,她就知道我接下來想做的事情。

想拿我當棋子對付奶奶?我倒要看看,到底是誰先被誰給解決了!想對我家人下手的傢伙,我絕對不會輕易的放過他!

「看來妳心中已經擬好計畫了,不過,」派斯王子眉頭輕蹙,若有所思的沉吟道:「厄爾克他這個人手段非常毒辣,要是被他知道妳已經識破他的計畫,他恐怕……」

「放心,我沒問題的!」我極有自信的對他笑著。

「派斯王子,為什麼你會知道厄爾克他的計畫?」遲疑了下,心細的希杰納悶的開口。

對喔!斐洛校長在出發前曾經跟我們說過,厄爾克父子倆跟王室關係很好,那麼王子應該不知道厄爾克他們的陰謀才是……聽到希杰發問,我後知後覺想起這件事情。

「本來我也跟其他王室成員一樣,十分相信他們父子倆人,不過後來發生一件事情……」派斯說到這裡,遲疑的停頓住,語氣也有所轉變,「幸好有斐洛校長告訴我他們的計畫,要不然我可能跟其他王室成員一樣,都被他們兩人蒙在鼓裡。」

說完話,派斯連帶勾起一抹微笑,態度依舊是那般不溫不火,看不出他有任何怒氣或不悅。

這個王子,應該不是省油的燈。看著派斯王子的態度,我心中產生這樣的想法。

一般人提起敵對的一方時,多多少少都會流露出不快的情緒,但派斯沒有,他的眼神、態度甚至說話的情緒都跟先前一樣,叫人無法從他外在的表情判斷出他的心思,這種情緒控制一般人可是做不到的吶!

「派斯王子,我可以請問你一個問題嗎?」希杰出聲問道。

「請說。」

「什麼是男寵?」問出問題後,希杰連帶皺起眉頭,眼底充滿好奇。「剛剛聽到這個詞的時候,我想了好久,可是還是想不透!」

「男……」似乎是很意外的,派斯王子面帶尷尬的倒抽一口冷氣,臉上的笑容也跟著僵了下。

「我也想知道。」我同聲附和的望向派斯王子。「男寵到底是什麼?」

「是啊!為什麼厄爾克會想要果力多當他的男寵?男寵是什麼意思呢?」麗莎睜著晶亮亮的雙眸,連串的追問。

雖然同樣是問句,可是她臉上的笑容卻十分詭異,好像她正往某個不良之處想去。

「這就要從舊魔界時代說起了……」經不過我們的追問,派斯王子只好對我們說起這個名詞的緣由。

「你們應該也都知道,以前的魔族將人類視為奴隸使喚,這種奴役人類的風氣,尤其以貴族、商宦為重,他們除了將人類當成奴隸外,有些人還會在奴隸中挑選喜歡的人類,將那些人當成寵物飼養,女生是女奴、男的就叫男寵,就身分階級而言,這些人類寵物比其他奴隸的身份還要高,有的男寵甚至還能擁有伺候他的僕人。」

「原來是這樣啊?」我跟希杰恍然大悟的點頭。

「我還以為……」相較於我跟希杰的態度,麗莎卻是一副興致索然的扁扁嘴。「沒想到是寵物的意思。」

「不然妳以為是什麼?」我發現麗莎話中有話,跟著追問她。

「就是一些絕色美男子被……」麗莎才想說出口,但是當她的眼神瞄到希杰時,又急忙止了口。

「哎呦!反正跟魔族這邊的定義不同就是了,問那麼多做什麼?」

就是不知道才想問咩!雖然我想要這麼回她,不過看麗莎一臉詭異的模樣,我敢肯定,麗莎沒說出的話絕對……不能在公開的場所說!

「我們先回去通知果力多,要他小心點吧!」希杰擔心的道:「我總覺得,對方會對果力多使出一些小手段。」

對喔!是該提醒果力多要注意厄爾克……才想到這裡,我腦中竄出一個更有趣的想法。

「不,我有更好的主意。」我神秘的對他們眨眼笑笑。「先回宿舍去吧!這件事情需要先說服果力多答應才行!」

「似乎是很有趣的計畫。」派斯像是大感好奇的望著我,露出絢麗的笑容,「請問我有這個榮幸可以參與嗎?」

「呃……」接觸到派斯他那極具「殺傷力」的笑容,我的心跳突然跳快幾拍,腦袋也出現短暫的空白。

「不方便嗎?」見我沒回應他,派斯以為我正在考慮,連忙又接著說道:「雖然我不清楚我能幫上什麼忙,但是,計畫中所需的物資跟人力我……」

「如果派斯王子不覺得麻煩,當然歡迎您加入。」回過神來,我立刻順著他的話接下,臉上是一副心虛又尷尬的笑容。

真糟糕,我怎麼會表現的這麼失常?要是讓派斯知道我剛剛是在發呆,那我的形象不就毀了?不行!我要保持冷靜,絕對不可以被美色所惑!

「我們現在就回宿舍去吧!」我佯裝鎮定的轉過身,快步離去。

 




貓邏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