幾個人隨意的在森林裡走著逛著,當他們踏入某個區域時,周圍的靈壓出現明顯不同,空氣像是突然被增加了密度,四面八方的壓迫著他們。

是這裡嗎?從周圍環境的變化,他們知道自己已經進入法陣裡頭。

才剛踏入不久,他們隨即被長相奇怪的妖物攻擊。

「這些東西到底是什麼?我從沒見過。」季薰一邊揮刀砍殺,一邊注意不跟其他人分隔太遠。

「或許是特倫斯的實驗品吧!」魈臆測的回道。

眼前這些妖異跟他們之前遇見的異種極為相像,氣息混濁、雜亂,像是被人以外力強制揉合,有著一種不自然的人工感。

「又是他?」季薰發出哀鳴。「那個瘋子怎麼還不離開啊?他當台灣是他的實驗場嗎?」

「目前看來,似乎是這樣。」亞瑟回以苦笑。

「真是的,要是讓我遇見他,我肯定揍他一頓,然後把他打包寄到南極去!」季薰咬牙切齒的說道。

「妳還是祈禱不要見到他吧!」魈提出相反意見,「難道妳還想再被他抓去當實驗品?」

「又不是要被他抓走才能見到!」季薰悶著聲音回嘴:「難道不能反過來,我去抓他嗎?」

「妳在說天方夜譚嗎?」魈不以為然的挑眉。「童話故事少看一點,妳已經是個大人了。」

「什麼嘛!我是認真的!」她不滿的抗議。

當兩人你來我往的鬥嘴時,攻擊他們的妖異也被殲滅了。

「繼續前進。」沒有休息,蓋爾開口催促。

一行人就這樣在森林裡東繞西轉,一邊尋找魔法陣核心,一邊應付妖異一波又一波的攻擊。在險峻的山路上進行戰鬥,每個人全都繃緊神經,生怕有個疏忽或閃失,一不小心就會摔到深不見底的山溝裡。

在精神與體力的雙重耗費之下,眾人臉上逐漸出現疲態。

天色逐漸昏暗,他們已經在山裡繞了幾個小時。

「快要晚上了,要不要先找個地方休息?」季薰開口提議。

在這種深山裡,太陽一下山,視線的能見度馬上就會降低,就算是經驗十足的登山者,也會盡量避免在夜間行動。

「你們沒有攜帶照明工具嗎?」蓋爾挑眉回問。

對於吸血鬼來說,夜晚對他們的視線並沒有影響。

「有是有,不過……」

「那就可以了。」蓋爾打斷她的話,「現在我們待在對方的地盤裡,敵暗我明,如果為了顧慮夜間搜尋而延長滯留時間,危險性會大增。」

「不。」亞瑟提出反對意見,「正是因為我們現在在噬魂陷阱裡,才不應該進行夜間探索。」

「……知道了。」蓋爾有些不情願的點頭。

「再往前看看吧!」魈繼續往前走去。「這附近沒有適合過夜的場所。」

然而,直到夜晚來臨,他們還沒有找到適合休憩的場所,突襲的妖異倒是遇見了兩批。

「好像變冷了。」季薰拉起外套拉鍊。

入夜後,山裡的溫度瞬間降低,沁涼的寒意襲身,讓她不由得縮了縮身子。

「給妳。」亞瑟將自己的外套遞給她。

「不用了,你穿。」她婉拒了。

「妳應該知道我的體質不怕冷。」他硬是為她披上外套。

對沒有體溫的吸血鬼來說,周遭的氣溫變化根本沒有影響,要他們在高溫下穿厚外套,也不是什麼痛苦的事情。

「謝謝。」對方都這麼說了,季薰自然也不再拒絕。

就在此時,周圍的草叢突然發出聲響,像是有東西在附近潛伏,四個人瞬間提高警戒。

數道黑影從幽暗的草叢竄出,腐敗氣味隨著它們的現身傳出。

「這、這是什麼?」季薰愕然發問。

雖然四周一片漆黑,她的視力卻意外地不受影響,現身的妖異她看得一清二楚。

但,要是有可能的話,她真希望可以看不清楚狀況,那樣至少不會覺得噁心。

這次突襲的妖異已經沒有完整的樣貌,就像是從地底爬出的半腐動物屍體,爛肉黏附在骨頭上,臟器外露,有的眼球還掛在眼眶外晃來晃去。

「特倫斯到底是從哪裡找來這些東西的?」季薰感到頭皮發毛,「難道他特地收集動物屍體嗎?」

「那些是在實驗中死亡的淘汰品,特倫斯只是順手拿來利用罷了。」魈不用多做臆測,也能猜得八九不離十,眼前這樣的場景,他已經見過不下千次。

粗略估算,眼前這批妖異約莫四、五十隻,個個齜牙咧嘴,發散出濃烈邪氣,將他們團團包圍後,妖異們立刻展開攻擊。

霎時間,十數隻妖異近身眼前,它們張著獠牙大口,發狂似的撲上前啃咬,就算出手斬斷它的頭,它們還能張著利爪揮舞。

更讓人頭疼的是,外觀看來已經半腐爛的屍體,行動卻十分敏捷,一個失神就可能趨於劣勢。

「啊──」在閃躲退避時,季薰不小心被凸起的樹根絆倒,狼狽地跌坐在地。

同一時間,三隻妖異朝她撲去,她不假思索的舉起手,發出幾道風刃斬除那些撲上前的妖物。

「妳進步了。」亞瑟稱讚著。

最初見到季薰跌倒時,他本想出手援救,沒想到季薰的反應比他還快,瞬間就反擊了妖異。

獲得讚美,季薰十分開心,但她也沒有忽略場上動態,她殺死一隻妖物的時間,其他三人已經解決了四、五隻。

「你們比較厲害。」她真希望自己也能達到那樣的程度。

與季薰左避右閃的模樣不同,亞瑟只是優雅的站在原地,宛如高高在上的帝王,等待著妖異們衝向他。

在那些腐爛軀體靠近時,他手上的細長匕首,刀光閃了幾閃,攻擊他的妖異立刻被切割成數塊,成了草地上的一灘腐爛物。

從頭到尾,他只動用了一隻手。

一切的攻擊對他來說,不過是像喝水一般簡單。

與亞瑟相反,蓋爾像軍人般面無表情的站立,雙手插在口袋,面對衝來的妖怪,他只是一次又一次的起腳踹飛,強大的腳踢力道,讓那些屍體像被大砲轟擊到一樣,肢體四散、型態瞬間瓦解。

至於魈……

「魈,你竟然偷懶!」季薰簡直快被他的舉動氣炸了。

雖然他也參與了戰鬥,但他卻狡猾的將大半妖異引向亞瑟與蓋爾,自己則是撿些落單的怪物玩玩,偽裝成「他也有在共同作戰」的模樣。

「咦?被發現了啊?」他打哈哈的笑著。

「你這個大豬頭!都什麼時候了還這麼混!找死啊?」季薰真想一拳朝他揍去,讓他好好看清現下的狀況。

「哎喲,有他們兩個在,不用擔心啦!」魈老神在在的回道:「他們的實力就跟一支軍隊差不多,不會有事,安啦安啦!」

「安你個大頭鬼。」季薰咬牙切齒的瞪著他。

交談中,一旁又撲來四、五隻妖異,季薰起腳踢飛了一隻,而後反手發出風刃,一口氣宰了其他幾隻。

「要是你再不認真一點,我就順便把你給埋在這裡!」一回手,她又撂倒一隻妖物。

「真恐怖。」魈佯裝害怕的縮了縮,「功夫不怎麼樣,威脅人倒是挺厲害的。」

「你說什麼?」

「走了。」蓋爾截斷兩人的對話。

在他們鬥嘴之際,現場殘餘的妖異已經被蓋爾和亞瑟收拾得乾乾淨淨。

「都結束了啊?辛苦啦!果然是最可靠的蓋爾老大。」魈笑嘻嘻的拍著馬屁。「難怪會有人說,只要跟著蓋爾老大,所有人都可以吃香喝辣,害我也想加入你們N.K.了。」

「……」蓋爾沉默地掃他一眼,沒有多作回應。

「非常歡迎喔!」亞瑟語氣溫和的接口,「只要說一聲,我隨時可以將你變成吸血鬼,引薦你加入。」

他臉上的笑容極其和善,簡直就像一位聖潔的天使,但他眼中卻透出隱隱的壓迫感,彷彿魈若是隨性地開口附和了,他便會馬上會執行他所說的協助。

「真危險,差點上勾了。」魈似笑非笑的抓抓頭髮,「竟然用那種態度說話,想讓人沒有防備嗎?這種引誘法可是犯規的喔!」

「嗯?我不清楚你說什麼,我只是好心的想幫忙而已。」

「謝謝你的好意。」魈朝他擺擺手,「我喜歡現在的生活,目前還沒有更換的打算。」

「那真是可惜。」

「亞瑟,我勸你還是不要收這種人。」季薰一邊尾隨在蓋爾身後走著,一邊插嘴說道:「他要是加入了,大概沒幾天就將N.K.裡值錢的東西搜括一空,捲款潛逃。」

「喂喂!我是那種人嗎?」魈不滿的抗議。「再怎麼說我也是個品行端正、親切善良的好人。」

「大叔,你清醒點,不要再欺騙自己了。」季薰不以為然的掃他一眼。「你根本就是一個好色、下流、刻薄、欠揍、缺點一堆、優點很少的糟糕大色狼!」

「是是是。」被季薰這麼叨叨絮絮的數落,魈也沒有動怒,「我的優點的確很少,唯一的優點就是沒有缺點。」

「啊?」聽到魈這麼大言不慚的誇著自己,季薰回過頭來想斥責他,卻一個不小心腳下踩空,往旁邊的陡峭山溝滑了下去。

「哇啊──」

她本以為自己應該會往下滾個數十公尺,沒想到才剛發出尖叫,就被亞瑟與魈一左一右的拉住手。

兩人手上一個用力,就將季薰拉了上去。

「沒事吧?」亞瑟關心的詢問。

「沒、沒有。」搖著頭,她的手腳卻因驚嚇過度而不停顫抖。

「怎麼,妳是覺得光是爬山太無聊,想訓練一下我們的反應?」摔死的危機才剛解除,魈又開始揶揄著她。

「才不是!」她怒沖沖的反駁:「我只是不小心滑倒……」

「好好,知道了。」魈揉亂她的頭髮,笑嘻嘻的說道:「既然妳連走路都會絆倒,我就好心一點,牽著妳走好了。」說著,他就牽住了她的手。

男人的手會比女生稍大一些,這一點季薰知道,但,被魈牽著的時候,她還是因為這份差異楞了一下。

魈的指尖與掌心結著粗繭,就像從事過很多勞動的手,握著她的手勁有些偏大,讓季薰覺得手上隱隱發疼。魈的體溫自透過掌心傳來,讓她冰冷的手逐漸回溫,驚嚇過度的情緒,竟也一點一滴的消散。

「……我又不是小孩子。」扁著嘴,她細碎的發著牢騷。

「欸,妳真是不坦率,正常狀況下,應該要說『謝謝你』、『我好喜歡你、『有你保護我真好』之類的話吧?」

「哼!」季薰不以為然的別過頭去。

「傲嬌小季。」魈同樣也哼了一聲。

一邊走著、魈一邊對她嘮叨,不停的抱怨季薰對他態度不佳,還恐嚇說要將她推下山谷。

然而,他的嘴上雖然這麼嚷嚷,抓著季薰的手卻緊緊不放。

「前面有個小木屋。」走在最前方的蓋爾,回頭對他們說道。

走近一瞧,那應該是往來的登山客自行搭建的小屋,幾片薄板釘一釘,就成了一個遮風避雨的棲所,儘管簡陋,但在這種深山裡,倒也不失一個好地方。

為了避免突然遭遇突襲,他們先在屋外下了結界,而後才走入木屋裡。

木屋裡的空間並不大,四個人待在裡頭實在是有點擠,殘餘的空間不可能讓他們躺下睡覺,四個人只能靠牆坐著,以半坐半躺的姿勢入睡。

歷經過一天的折騰,疲憊的季薰很快就睡著了,不知過了多久,她被吵雜聲驚醒。

睜眼一瞧,發現房內的三人早已經醒了,莫名地,魈被亞瑟與蓋爾抓住雙手,面朝下的壓制在地上。

「怎麼了?」季薰對眼前的情況大感意外。

「他被控制了。」亞瑟簡短的一句話,就清楚說明了現下的狀況。

被壓制在地上的魈,目光凶狠的瞪著他們,雙瞳比平日更為鮮紅,強烈的殺氣自他身上發出,重重地壓迫著眾人。

「怎麼會這樣?」季薰更加不明白了,他們明明在屋外下了結界,外人怎麼可能穿透結界控制魈?

「不清楚。」亞瑟也弄不明白是怎麼回事。

就在他們交談時,魈突然放出龐大鬥氣,強大的氣場波動將他們全數震開,重重地撞擊在木牆上,原本就不怎麼牢靠的木屋,被這麼一撞,屋內的支柱立刻產生歪斜,用來當作牆壁的木板倒了一兩片,屋頂更是塌陷了一半。

從亞瑟他們手上掙脫後,魈對他們一連串放出了符咒,火球、風刃、水柱、禁錮等等,出手毫不手軟。

在他凌厲的攻擊之下,小木屋倒了,發出「砰砰磅磅」地一堆聲響,激起一陣又一陣灰塵,一切就這麼被夷為平地。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貓邏 的頭像
貓邏

貓步慢行

貓邏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