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物:厄爾克、果力多



內容介紹:

麗莎要跟派斯王子結婚了!
婚禮上,一個計謀正在上演,能夠順利阻止它的發生嗎?
在密謀者現身的同時,我們也陷入了更大的危機
死傷,似乎是在所難免……

失去生命的同時,心裡卻是滿滿的不捨
想說的話有很多,但是卻……來不及了……

魔王鯨身受重傷,必須要快點送他去他的居住地治療
可是,黑池可不是一般人能靠近的地方啊!


<試閱>

第一章 婚禮˙計謀˙殺戮


天才剛亮,王宮裡的上上下下就開始忙碌奔波,每個人臉上洋溢著笑容,因為──最受人愛戴的派斯王子就要結婚了,這可是王宮近期最棒的喜事!
不過也不是每個人都這麼想啦!那些愛慕王子的女孩一聽到結婚的消息,所有人都難過的抱頭痛哭,有些人還試圖要衝進王宮破壞這場婚禮,後來全被警衛給趕了出去。
「王子!你不要結婚!我不要你結婚!」女孩們聚在王宮外頭哭喊,讓皇宮外圍罩上一層鬼哭神號’天愁地慘的恐怖氣氛。
「王子,就算你結婚了,我還是愛著你!我永遠愛你!」
「派斯的新娘是我!其他人都別想跟我搶!那個叫什麼麗莎的我,不准妳跟我搶!」
「我詛咒妳!奪去王子的那個女人,我要永生永世的詛咒妳!」
站在窗簾後,看著外頭哭成一團的女孩,我發現,這場婚禮除了要提防斐洛他們之外,可能還要擔心愛慕者會引起暴動。
「真恐怖。」聽著如雷般激動的叫喊聲,我打趣的對麗莎說道:「妳現在應該是這個國家所有女生的眼中釘吧!」
說話時,我不自覺的伸手摸向腰間,原本佩帶長刀的地方現在空無一物,這真是讓我很不習慣。
要是真有狀況發生,我恐怕只能用魔法……
「隨她們去,我無所謂。」麗莎無動於衷的梳理頭髮,透過鏡子,她往我瞧了眼,手上的動作也緩了下來。
「妳……要不要先坐著休息?」
自從麗莎見到兩位哥哥的慘狀,又聽到我也中毒,她望向我的眼神總是帶著不安,似乎是怕一個沒留神,我就從此消失一般。
聽出她話裡的擔心,我給了她一個微笑。「我不是說過我沒事嗎?」
雖然我的身體依舊存在麻痹感,行動、反應上也不是很靈敏,然而,除此之外我並沒有多大的異狀,這並不是說毒性延緩,或者沒有發作。
相反的,這是毒性開始腐蝕神經的徵兆,在身體的麻痹感消失之後,我會開始逐漸失去痛覺、觸覺,然後……
「叩、叩叩、叩!」門口傳來藏有暗號的敲門聲。
儘管已經確認來者是「自己人」,我還是先藏身到一旁的布幔後。
麗莎上前開了門,穿著一襲新郎禮服的派斯走了進來,深色的衣服上頭點綴珍貴的寶石,在這些炫眼的珠寶襯托下,氣質出眾的王子,更增添了一份華貴氣息。
「我的新娘子真是漂亮。」帶著滿臉笑容,派斯輕輕在麗莎臉頰吻下。
「新郎好像很優閒?有空的話,要不要想想該怎麼解散外面的愛慕者軍隊?」帶酸的話語在門外響起,希杰臭著臉隔開兩人,不滿的情緒率直表現在臉上。
「忙完了?」見到希杰吃醋的模樣,麗莎笑著將他拉到自己身旁。
「這裡一切都準備好了嗎?」夜伢與歐羅緊跟在希杰之後走入。
關門之前,歐羅先謹慎的環顧門外,確定沒有可疑人物後,他才將門關上。
也就在確定沒有外人後,我才從藏身的地方走出。
「你的魅力還真大。」指著窗外的人潮,我揶揄的笑著。
「我也沒料到事情會變成這樣。」派斯無奈的攤手。
「現在來確認一下各自負責的工作。」夜伢直接進入主題。
儘管房裡沒有外人,夜伢卻還是繃著臉、毫無笑容。
「我已經叫果力多監視厄爾克他們的動靜,婚禮開始之後,派斯負責麗莎的安危,歐羅、希杰負責監視婚禮會場的狀況……」
「那我呢?」沒聽到自己該負責的事項,我指著自己反問:「我該負責哪邊?」
「……」安靜。
在我說完這句話時,沒有人回應我的問題,房內陷入令人尷尬的沉默。
「迪亞,我看……妳還是留在這邊吧。」遲疑了一下,派斯才語氣柔和的說道:「多虧有妳,我們才能這麼快掌握斐洛的計畫,剩下的事情就交給我們。」
「不,我不想呆坐在這裡,什麼都不做。」早料到他們會這麼說,我堅決的道。
好不容易事情進展到這邊,眼看就要有結果,要我現在停手?不,我絕對不要!我一定要親眼見到斐洛他們被抓起來才行!
「迪亞,妳就聽派斯的話。」麗莎也跟王子站在同一陣線,同聲勸道:「妳現在身體不舒服,還是留在這邊休息。」
「麗莎,我不是跟妳說過我沒事嗎?妳別……」
「好了。」夜伢打斷我的話,「迪亞跟我負責監視斐洛。」
「夜伢大哥!你怎麼……」希杰無法置信的瞪大眼。
「夜伢,你應該知道迪亞她現在的狀況……她應該要留在這邊。」派斯同樣不贊同這項決定。
「就算我們都反對,不讓她參加,妳也一樣會去,對吧?」夜伢回頭望著我。
「沒錯!」我極為篤定的點頭。
老實說,就在他們一致要阻止我參與時,我就已經偷偷計畫該怎麼溜去會場了。
「迪亞姐姐,妳真的很任性。」希杰罕見的指責我,臉上盡是無奈。
「抱歉,可是我……」第一次聽到希杰說出這種話,我低下頭反省著。
「我是認為,與其讓她偷偷摸摸、單獨行動,還不如讓她加入。」夜伢往下說出他的打算。「這樣,我們也比較容易掌控她的動向。」
耶?怎麼覺得,我好像變成需要監控的麻煩人物?
「妳老是這樣,任性、脾氣壞、愛惹事、看起來很聰明,實際上卻是呆呆笨笨,妳根本就不管我們會不會擔心……」麗莎開始一連串的數落我。
「……」現在是怎樣啦!要開始審判我的罪狀咩?
「不過……」歐羅抿著嘴唇,悶聲笑著。「這樣的迪亞,才是迪亞。」
嗯?歐羅說這話是認同我還是在損我?
「哼!我就知道你們都會幫著她說話!」聽到歐羅這麼回,麗莎氣呼呼的給了他一記白眼,回頭,麗莎一手叉著腰,一手指著夜伢說道:「這件事情是你提議的,你要負責管好她。」
「我知道。」夜伢毫不猶豫的點頭,同時也對我告誡道:「妳只能在我的視線範圍內活動。」
「遵命!」我調皮的對夜伢行禮回答。
「你……」見到事情急轉直下,本來反對的眾人全又轉為支持時,派斯的神情複雜。
「怎麼了?」發現派斯說話有些吞吞吐吐,我好奇的問。
「沒。」派斯對我笑了,表情帶著羨慕。「只是覺得,你們的感情很好。」
「叩、叩、叩!」敲門聲再度響起,隨從在門外恭敬的喊著。
「王子,婚禮即將開始,請王子先到會場準備。」
「我知道了。」派斯朝門口喊了回去。
臨離開前,派斯走到我身邊,從懷中拿出一個扁型的小方盒。
「迪亞,我有東西要給妳。」
盒子打開之後,派斯從裡面取出一把被縮小的長刀,唸了幾句咒語,那刀子就恢復成正常大小。
「這是……紫珀!」見到失去的武器出現,我喜出望外的叫道:「你是怎麼找到的?」
沒有回答,派斯只是意味深長的對我笑笑,跟著,他用手指輕觸我的額頭,在我還沒會意過來時,腦中出現派斯叮嚀的聲音。
『小心點。』
「嗯。」我笑著對他點頭答應道。
「他對妳說什麼?」在派斯走後,麗莎好奇的追問我。
「他要我小心點。」我照實回答。
「就這樣?」麗莎滿腹狐疑的瞧著我。「沒有其他的?」
「不然呢?他還會對我說什麼?」我困惑的反問。
「誰知道。」麗莎突然側首望向夜伢,嘴角出現詭異的笑。「說不定是會讓某個笨蛋擔心的事情。」
「擔心?」我循著麗莎的視線望向他,夜伢面色尷尬的轉移視線。
夜伢跟派斯?我腦中突然想到厄爾克跟果力多……
「難道派斯他……」我驚訝萬分的抓住莎的手。「派斯想要夜伢當他的男寵?」
「啪!」一記清脆的巴掌聲傳出,不過這次打我的人不是麗莎,是夜伢。
「別開這種玩笑。」夜伢的額上爆出青筋,嘴角微微抽蓄,臉上是哭笑不得的無奈。
「你打我,你竟然為了派斯打我……」我摀著額頭,滿眼委屈的望著他。
「我不是為了派斯,我是因為妳──」夜伢說到一半隨即又止住。
「因為什麼?」我困惑的望著他。
「是啊,是為了什麼呢?」麗莎用著不懷好意的表情追問。
「夜伢大哥,說嘛~~我也很想知道,是因為什麼呢?」希杰跟歐羅也一副期待他往下說的表情。
見到他們的態度,夜伢的臉快速泛上紅暈,冷冷的說了句。
「……因為妳很笨。」
「喂──」才要抗議,夜伢搶先打斷我的話。
「該去會場了。」
像是想要逃避他們的問題,夜伢快速拿過斗篷讓我披上,還取了一條面巾遮去我大半的臉,為我喬裝打扮後,他抓著我的手快步離開房間。
「真可惜,差一點就逼出他的話了……」
臨關上房門前,我聽到麗莎不甘的嚷著。

通往婚禮會場的路上鋪著長長的紅毯,地毯兩旁飄著成列的花束,如同雲般飄渺的霧氣包覆住花朵,花束的主花類似百合花,花瓣的顏色是如同琥珀般的紅,旁邊陪襯的花朵是形狀類似蝴蝶的花卉,一串串的自雲霧邊端上垂落而下。
雖然很想好好欣賞這些花朵裝飾,但是,拖著我走的夜伢腳步飛快,似乎不想多做停留。
「等、等等……」中毒後的身體有些遲緩,我的步伐跟不上夜伢,只好氣喘吁吁的對他喊著。「你走太快了。」
「抱歉,我一時沒注意……妳還好吧?」夜伢隨即緩下腳步,擔憂的看著我,一手還摸上我額頭探量溫度。
「我、我沒關係……」雖然早就習慣夜伢的照顧,可是當他突然做出這些關心的舉動時,還真是讓我有些不能適應。
「額頭……還痛嗎?」夜伢鬆下了手,不安的詢問。「對不起,我剛剛一時太過激動,沒有注意到力道。」
「哎呦!跟麗莎比起來,剛剛那一下根本就像蚊子叮!」看到夜伢內疚的神情,我打哈哈的對他說道:「你用不著放在心上啦!」
「那就好。」他鬆了口氣的笑了。
真奇怪,明明被打的是我,為什麼我要反過來安慰他啊?
我們很快就抵達婚禮會場,跟人界不同,這裡沒有什麼奢華的珠寶裝飾。
禮堂上方橫著兩道彎彎的彩虹,一條星河從會場中央流過,上頭擺著香氣盈人的佳餚,無人演奏的樂器發出令人心情愉悅的合奏,數道水柱從地板發出,近距離端詳,裡頭還有繽紛的小魚群優遊其中。
「真不愧是魔族的婚禮,跟人界就是不同!」望著眼前夢幻而又美如仙境的佈置,我心動的讚嘆著。
「借過、借過!」幾隻巨石力怪扛著一個大籠子從我面前經過,我退避不及,整個人往後跌了下去。
「小心。」夜伢快速挽住我後傾的身體,順勢將我擁入他懷中,低著嗓音在我耳邊說道:「妳沒事吧?」
「沒、沒有……」這樣的場面讓我瞬間紅了臉,只能慌亂的低著頭回答,視線卻再也不敢跟他對上。
怎麼回事?為什麼我會覺得心跳加速?而且,不過就是被夜伢抱住而已,我幹嘛臉紅啊?
在那群巨石力怪經過後,門口的侍從同時大聲嚷著。「渣八八公爵獻上一隻八頭三翼鳥為婚禮慶賀!」
「魔界的奇珍異獸還真多。」見到會場角落處,各個貴族送上的祝賀禮品,夜伢對我笑著說道。
「對、對啊……」我尷尬的回了個笑。
不行了,現在連說話都結結巴巴的!我看,我還是先到外頭呼吸一下空氣,緩和一下情緒……在穩住身子後,我稍稍退開跟夜伢之間的距離,但卻隨即被夜伢拉回身邊。
「不是跟妳說過,別離開我的視線範圍嗎?」這一次,夜伢握緊了我的手,不放開。
「好、好啦……」我為難的想要抽回我的手,可是夜伢卻沒有鬆手的打算。
「你、你把手還給我啦!幹嘛抓著不放啊!」雖然是在對他抗議,可是我發出的聲音竟然跟蚊子沒什麼兩樣。
我到底在搞什麼?平常的氣勢都到哪裡去了?
突然,夜伢抓我的力道加重了,才想生氣的質問他,卻發現夜伢的視線緊盯著前方,臉色也變的嚴肅。
「夜……」
「別說話。」夜伢沉著聲音制止我。
在我還沒反應過來時,斐洛的聲音竄入了耳中,見到他出現,我連忙低下頭生怕被他認出。
「你好。」斐洛笑著走來,順帶還打量了我一眼。「這位是……」
「她是我班上的同學。」夜伢順手將我拉到身後。「校長找我有事情嗎?」
「我聽說迪亞跟一名男同學失蹤了,這是真的嗎?」斐洛假意的問道,臉上還裝出擔憂的表情。
「嗯,現在我們已經請派斯王子幫我們協尋了。」夜伢冷著聲音回道:「應該很快就有他們的消息。」
聞言,斐洛同意的點頭,順手拍了拍夜伢的肩頭。「你也別太擔心,他們不會有事的。」
「這個我知道。」夜伢語調平淡的回:「我只是在想……該怎麼對付抓走他們的傢伙。」
「這個啊……」斐洛微瞇起眼,話中有話的道:「你要先抓到人才行。」
「歡迎各位貴賓出席這場婚宴。」主持人站在會場正中央的高台上,笑容滿面的說道:「婚禮即將開始,請大家聚集到中央來!」
「我先過去跟其他人打聲招呼。」斐洛轉身走往人群,而夜伢的視線卻仍緊盯著他。
「別激動。」雖然夜伢臉上沒有任何神情,可是,我還是感覺到他心底的那股憤怒。
「等一下要是發現情況不對,妳要立刻離開。」夜伢鬆開了我的手,認真的對我說道。
「你要我丟下你們?不可能,我……」才想出聲抗議,然而,夜伢那異常嚴肅的神情,讓我將所有的話都嚥下。
「我不希望妳受傷。」夜伢的語氣極為沉重。
「……」我知道夜伢想要我點頭答應,但,我無法回應他。
我也會害怕死亡,可是丟下同伴,孤寂的活著,那更讓人難受……
「現在,讓我們歡迎美麗的新娘進場!」
熱鬧的喧嘩聲,沖散了我跟夜伢的靜默,伴隨著悠揚的音樂聲響起,披著白紗的麗莎步入會場,在眾人的鼓掌聲之下,麗莎走到了派斯王子的身邊。
「今天是一個美好的日子,是全國的大喜事!」國王站在兩位新人中間,端著酒杯,「瞧瞧這對新人,男的俊、女的美,簡直是天造地設的一對!讓我們一起舉杯為他們慶祝吧!」
「乾杯!」眾人紛紛舉杯,爽快的飲盡杯中酒。
「現在,讓我們請促成這門親事的斐洛說幾句話!」國王笑著招呼斐洛上台。
「今天真是個值得慶賀的日子。」走到台上,望著麗莎與派斯,斐洛心情愉悅的笑著。「在這場婚禮過後,一切都將變的不同,世界會是一個新的局面……」
在斐洛說話時,我跟夜伢察覺到,禮堂已經被一群人悄悄的包圍住,庫馬等人逐步往台前接近,負責監視的歐羅他們也出現在會場,對我們使眼色示意。
要開始行動了?我跟夜伢交換了下眼神,提高警戒。
由於我們還沒有得到斐洛犯罪的證據,雖然發現狀況不對,但是我們還不能出手,非要等到他們實際展開行動才行。
台上的斐洛這時高舉手中的杯子,朗聲說道:「現在,為了慶祝新的未來!讓我們再喝一杯!好好的慶祝吧!」
「好!」眾人再度舉杯,齊聲吶喊道。
就在此時,數百名黑衣人從暗處衝上前,團團包圍住眾人,厄爾克跟桑嵐也快步上前抓住了麗莎跟派斯。
「這、這是怎麼回事?」突如其來的狀況,讓賓客們全都傻了眼。
「斐洛!你想做什麼?」國王怒聲的質問道。
「我說過,今天這場婚宴之後,一切都會變的不同。」斐洛的右手突然轉變成一把長刀,架在國王的脖子上。「不歸順我的人,全都要死。」
「你以為就憑你們這些人,能夠制服我們。」其中一名貴族走上前厲聲的說道:「少瞧不起身為王室的尊貴血統!」
說話時,那人眼睛出現紅光,在他發出幾聲如猛獸般的吶喊聲之後,他蛻去了人的形體,變成一個有著四對黑色羽翼,半人半獸的型態。
這個就是魔族的真正形體?雖然魔族都是以接近人類的模樣跟我們見面,其實,他們在出生時是魔物的型態,聽說,血統越純正的魔族,他的本體就越接近魔。
「呃、呃……」變身完之後,那人突然弓起身體,像是極為難受。
「是不是覺得很難過?」斐洛戲謔的笑著。「感覺力量使不上來,全身的魔法好像失去了一樣?」
「你……你下藥?」不只是那個人,其他在場的賓客紛紛倒在地上,派斯王子跟國王也同樣伏在台上。
「奇怪,我怎麼沒有感覺?」
看著週遭陷入痛苦難受的魔族人,我們學校的學生卻沒有感覺到任何不舒服。
「別害怕,我只是在酒裡攙了『聖麟粉』,用它封住你們的魔力而已。」斐洛從懷中拿出一個小袋子。
難怪我們沒事……我這才理解目前的狀況。
魔族的力量來源是他們與生俱來的魔力,生命的維持也與魔力習習相關,要是沒有這份力量,他們可是脆弱的比嬰兒都不如。
而我們人類本來就不是依賴魔力維生,失去魔法這件事情,對我們沒有多大影響。
「說真的,這藥粉還真是不好找,要不是有幽帝幫忙,我還真的找不到。」斐洛開心的拍拍身旁中年男子的肩膀。
相對於斐洛的興奮,被稱為幽帝的男人沒有任何表情。
那個叫幽帝的……怎麼好像很眼熟?我困惑的盯著對方打量。
「選擇吧!要服從我,還是寧願死?」斐洛面露猙獰的威脅道。
「咻!」一把匕首快速射向斐洛,輕輕鬆鬆,他就將那匕首給接住了。
「你這個卑鄙小人,休想我會服從!」人群中,一名男子摀著胸口,大聲的對他咆嘯。
斐洛順手將匕首一丟,筆直的射中那人的額頭,中刀的男子跟著緩緩倒下。
「死人還這麼多話。」斐洛不以為然的笑笑,語調更是冷的讓人發寒。
「斐洛……你這個該死的……」國王生氣的衝向他,在他衝到斐洛面前時,斐洛的右手狠狠的刺入他的胸口。
「我說過,不服從我的人就必須死。」斐洛快速將右手抽離,國王的胸口跟著噴出一道血。
「父親!」見到父親在面前倒下,派斯掙扎的站起身,但卻被一旁的幽帝架住。
「別急,下一個就輪到你了。」斐洛笑著走向派斯,右手形成的長刀對準他的胸口。「我可沒打算讓你們父子兩個活命。」
「住手!」我跟夜伢快步衝上台,夜伢揮著長刀將斐洛擊退,而我則是揮刀逼開幽帝,將派斯王子救下。
「放開麗莎!」
數道銀針射向架住麗莎的桑嵐,桑嵐快速的跳了開來,希杰手持長針擋在麗莎前方。
「膽識不錯。」斐洛仍是一副悠哉模樣。「就你們幾個,你們能應付這麼多人嗎?我隨便一個手下就能殺光你們。」
「要試試嗎?」歐羅突然現身在斐洛身後。
當歐羅揮起刀子準備攻向斐洛時,庫馬立刻揮著三叉戟上前阻擋,兩個人一路從台上打到台下,原本站在台下的人全退了開來,其中也有些貴族想要幫上一把,卻反被斐洛的黑衣手下給殺了。
在兩人打的難分難捨時,幾名黑衣人想要趁隙攻擊歐羅,果力多適時出現擋下,見到他現身,斐洛跟庫馬訝異的愣住。
「你是怎麼……」庫馬奇怪的望著他。
「你以為你困的住本公子?」果力多朝庫馬轟了一個龍捲風,躲避不及,庫瑪硬生生從正面被擊中,強大的風壓讓他往後滑行一公尺多。
「這麼說……妳是迪亞。」斐洛見到果力多,回頭望向我,「難怪我覺得妳很眼熟。」
「見到我,你很失望嗎?」我拿下遮臉的面巾,同時抽出腰間的長刀。
「我本來想慢慢折磨妳,讓妳嚐盡痛苦死去,既然妳想死在這裡,那我也就成全妳。」
斐洛原本變成長刀的右手再度進行變化,那刀子突然變成跟他身高差不多的大刀,揮舞著刀子,斐洛逐步接近我。
「你的對手是我。」夜伢擋在他面前,刀氣夾帶著火焰向斐洛攻去。
斐洛大刀橫擋住攻勢,輕而易舉就將刀氣給化開。「看來,你們幾個並沒有喝下酒。」
「慶祝的酒,我要等到打敗你再喝。」
夜伢再次衝向斐洛,長刀正面擊中斐洛的右手大刀,空出另一隻手,夜伢朝他發出雷電咒,雷電將斐洛的臉頰傷出一道血痕。
「這樣的攻擊就想打敗我?」斐洛一把抹去臉頰上的血,那傷口瞬間就癒合了。「我會讓你了解,魔族跟卑微人類的差別!」
斐洛的額上突然爆出一對彎角,眼睛往外凸出,大刀重重的擊下,夜伢隨即閃躲開來,高台被他給劈成兩半,台上的我們迅速退避到台下。
「殺了他們!」斐洛惡狠狠的命令道:「將所有反抗的人都殺了!」
「是!」接到命令的黑衣人,紛紛拿起武器衝向我們。
面對黑衣人接連不斷的攻勢,我們幾個陷入了苦戰,逐漸的,我們幾個被逼到會場中央,黑衣人團團包圍住我們。
「死吧!」
兩個舉著斧頭的黑衣人對我劈來,我快速揮刀阻擋,但是發麻的手卻握不住刀,被對方的力道一震,我手上的刀子掉落在地上。
「可惡!」我快速發出火龍將他們擊退。
幸好剛剛我沒有喝下那酒,要不,我可能就被劈死了……我才想上前撿刀,身體卻突然竄上一陣暈眩感,我難受的跪倒在地。
「迪亞!快避開!」被黑衣人團團包圍的夜伢大聲喊道。
一抬頭,我看見一個巨大的黑影衝向我,手上還拿著一把亮晃晃的劍。

    全站熱搜

    貓邏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4)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