才走到屋外的庭院,兩人便見到命子與水色、獠摩坐在屋內,桌面上放擱了一個雕工精美的木盒。

「小薰!太好了,終於見到妳了!」水色開心的衝上前抱住她,「我好想妳,這次的事情要不是有妳幫我,我恐怕沒辦法奪回我的心,謝謝!我好愛妳!」

「呃,恭喜……」

發覺水色的態度從原先的沉穩、冷淡,瞬間轉變成如此開朗、親暱,這讓季薰感到十分難以適應。

目光往獠摩的方向投去,對方只是回應她一個苦笑,以唇語對她說出「後遺症」幾個字。

後遺症?季薰略略皺起眉頭。「水色,妳的身體還好嗎?」

「很好啊!」水色燦爛的笑著,「醒來之後我就一直很想來找妳,可是獠摩非要我躺在床上養傷,我都快被悶死了!」她像是小女孩的嘟嘴埋怨。

「對了,命子說妳現在沒有跟她住在一起,怎麼了,妳們不是相處的很好得嗎?為什麼突然搬出去住?」

「我也不想啊……」提起這件事,季薰也是滿臉無奈,「命子說我現在是魈的式神,式神不能離開主人太遠,要我跟他住一起。」

當初聽到命子的安排時,季薰也是很不願意,但在命子的強勢要求下,她沒辦法反對。

「咦?就你們兩個住在一起?」水色的綠眸中明顯流露出曖昧神色。

「別誤會。」季薰連忙澄清道:「我跟他住在佐‧司魂院的闇宅,小彌跟景泱也住在那裡,每個人都有『自己的房間』。」她特別強調後頭幾字。

「咦?那還真是可惜。」水色面露惋惜,「魈是個不錯的男人呢!如果不是因為我身邊已經有獠摩了,我肯定會愛上他。」

「呵呵,這樣啊……」在水色說這些話時,季薰可沒有忽略獠摩眼中一閃而過的冷意。

「啊,對了!你們來的正好。」水色打開桌上的木盒,將裡頭的東西逐一取出。

「這是廚師製作的新蛋糕,幫忙試吃一下吧!我還帶了咖啡跟花茶過來喔!」

一會功夫,桌面上就擺了二十多樣小蛋糕,以及整套的花茶組與咖啡杯組。

那是什麼盒子啊?竟然可以拿出這麼多東西。比起可口的甜點,季薰對於那個木盒更感興趣。

「安德拉大廚這次很用心呢!一共設計了一百樣甜點喔!」水色興奮的笑著,「我不曉得你們會過來,所以只帶了一部分,早知道我就全部拿來。」

要是妳真的拿了一百樣點心過來,我們也吃不完啊!季薰額冒黑線的想。

「來來來,快坐下來吃吧!」水色招呼著兩人,「你們要喝咖啡還是花茶?」

「咖啡。」季薰與魈口徑一致的回答。

「你們真有默契!不愧是感情很好的主僕!」水色為兩人倒了咖啡。「快吃吧!吃完跟我說感想!」

見她興沖沖的模樣,季薰也不好推託,只好端起一盤蛋糕,嚐了一口。

「如何?好吃嗎?」水色雙眼發光的瞧著她。

「嗯,這個蛋糕的柚子香氣很棒。」季薰點頭稱讚。「爽口又不會太甜,我喜歡。」

「對啊、對啊!我也覺得這款蛋糕很好吃!」如同覓得知音般,水色開心的嚷著,「入口的時候水果香氣濃郁,可是奶油又不會太油,我已經幫它想好名字了喔!叫做『閃亮亮的秋色愛戀』!」

閃亮亮的……秋色愛戀?季薰的目光再度轉向獠摩。

若是以往的水色,她根本就不會特別為蛋糕取名字,就算勉強逼著她想名稱,她頂多也只是用材料命名,賣點是柚子的就叫做柚子蛋糕,鋪上大量草莓的就是草莓蛋糕,要是用料沒有一個主題性,那就一律灌上「主廚特製」或者是「招牌推薦」。

就算那個所謂的「後遺症」再怎麼厲害,也不可能會讓水色說出「閃亮亮」這種形容詞吧?

「接下來我還安排了一連串驚喜企劃!」水色氣勢高昂的道:「我想要每個星期都變換菜單,甜點也要不斷更新,店裡的裝潢還有員工穿著也要改變,這樣客人才會覺得新鮮!而且,安德拉大廚做的食物那麼棒,簡直可以媲美羅浮宮的藝術品,裝潢跟服務生都是用來跟食物相稱的配件,怎麼可以比餐點遜色?」

紂邪跟獠摩他們已經淪落成食物的「配件」了嗎?季薰再度對獠摩投以同情眼神。

「咳!」獠摩乾咳一聲,神色尷尬。

「每次要品嚐安德拉大廚的作品時,我都覺得好罪惡、好不捨,那麼美麗的藝術品,竟然就這麼被我給吃掉了!」水色眼角凝著晶瑩的淚光。「要是以後我再也吃不到那麼完美的食物,該怎麼辦?沒有美食的人生,簡直比黑夜鬱悶、比地獄還要令人痛苦!」

……有必要因為這種小事哭嗎?季薰的額角淌下冷汗。

「啊,先別說這些,快點吃下一個吧!」水色的情緒在瞬間從哀傷變成期待。

「呃,讓魈先試吃吧!」季薰將這差事推給他,「我有事情要問命子。」

「為什麼?不可以先吃完再問嗎?」水色皺眉反問。

「抱歉,這件事情很重要。」季薰歉然的笑笑。

先別說她有沒有辦法吃完全部,光是一個個的品嚐,也要花去她不少時間。

「等等!」魈一把抓住即將離席的她,「那件事情由我去問就好,妳還是……」

「你知道我想問什麼嗎?」季薰拉開他的手。

「這個……」魈的語氣一頓,「既然是連我都不知道的事情,那我就更要跟妳一起去了。」

「那你就邊吃邊聽我們聊啊!」季薰笑嘻嘻的回道:「我只是要去坐在命子旁邊,並沒有要去別的地方喔!」

「但、但是我對蛋糕這種東西其實不懂,而且我也不太喜歡甜食。」魈還想掙扎。

「那真是太好了。」獠摩一手搭上魈的肩膀,將他壓制在座位上,「如果我們新推出的蛋糕,能讓不喜歡甜食的人也喜歡吃,其他喜歡甜食的客人也一定可以接受。」

雖然理由說得冠冕堂皇,但季薰卻覺得那是獠摩想要整魈的說詞。

「沒錯、沒錯!」水色同意地拍手,「魈,你就幫我們試味道吧!對了,既然要試,我將其他蛋糕也拿過來吧!」

「這真是一個好主意。」刻意無視魈發白的臉色,獠摩欣然同意。

「不、不用那麼大費周章,我吃這些就好了,不需要花時間跑回去……」

「放心,我使用魔法陣傳送,很快的!」說著,水色唸出了一段咒語,眨眼便消失在眾人眼前。

「好了,魈先生,請開始享用這些美味點心吧!」獠摩往魈身旁一坐,目光透出威脅,「還是說,您需要由我來服侍您用餐呢?」

「……我自己吃。」他乖乖地拿起叉子。

「獠摩,水色她到底怎麼了?」季薰問出她一直忍住不問的問題,「你所謂的『後遺症』到底是什麼?」

「她的心曾經被人奪走,連同她的情感也一併跟著心臟遺失。」獠摩開口解釋,「將心奪回來後,她的情感也跟著回歸,但是因為適應性的問題,她會有一段時間,全部的情緒會放大數倍,喜怒哀樂以及其他情緒波動,會比平日激動數倍,不過不用擔心,她的情況已經逐漸穩定了。」

「現在的情況算是穩定?」魈對這一點感到十分質疑。「一般人不會用『羅浮宮的藝術品』形容食物吧?竟然還為食物哭了,真是蠢……」

「啪!」獠摩手上的叉子刺穿了蛋糕與磁盤,叉子的尖端甚至已經沒入桌面。

「魈先生怎麼只吃一口就不繼續吃了呢?」他露出極為俊美且危險的笑靨。「我看還是由我來『服侍』您用餐好了,也許這樣會吃得快一點。」

「不、不用麻煩了,我馬上吃。」

在魈苦著臉吃蛋糕時,季薰將玉飾裡的東西拿出。

「命子,妳知道這些是什麼嗎?」她將木偶與媒介遞給她。

「用來操控的人偶,跟製作結界的媒介。」她說出眾人都知道的答案。

「我的意思是,這是什麼樣的結界?用途跟目的是什麼?」季薰進一步追問。

「這個嘛~~」單手托腮,命子漫不經心地把玩著木偶,「這是用來進行召喚的結界。」

「召喚?」季薰想起那晚妖異匯集在紅樓的景象。「召喚之後呢?」

「誰知道,看設下結界的人想做什麼囉!」她敷衍的笑笑。

「妳知道該怎麼佈置這個結界嗎?」

「大概吧!」她沒有給予明確的回答。

「命子,妳……認識一個叫做黑羽律子的人嗎?」季薰試探的詢問。

「妳覺得我該認識嗎?」她笑著反問,神情平靜。

「她說她用那個結界的目的,是要找一個叫做MEIKO的人。」季薰說出她的想法,「如果我沒有記錯,命子的日文發音就是MEIKO。」

「如果妳還記得我教妳的日文,那妳應該也知道,明子的發音也是MEIKO。」

「她要找的人真的不是妳?」季薰確認的追問。

「妳在懷疑我嗎?」命子反問她,目光清澈。

「……沒有。」被她的視線如此凝視,季薰心底的質疑動搖了。

「沒有就好。」命子回以溫柔笑靨,「這個木偶送給我吧!我想拿來當教材,教小彌不同的式神操控方式。」

「為什麼妳會想要收小彌當學生?」季薰對這一點也是感到十分好奇。

「不是我想收,是她想學。」命子糾正道:「那個孩子想要追上你們,不想被拋下,妳應該可以理解她的心情吧?」

……不想被拋下嗎?不知道為什麼,季薰隱隱可以感受到小彌的心情。

「大家,我們來烤肉吧!」突兀地,空中出現一個紅色魔法陣,水色跟咖啡館其他員工現身屋裡。

「妳不是回去拿蛋糕嗎?怎麼突然說要烤肉?」季薰滿臉困惑。

「因為我回去之後跟安德拉說,小薰很喜歡他的柚子蛋糕,說到柚子,當然就會想起月餅,想起月餅,就想到中秋節跟烤肉,所以我決定今天來辦一場烤肉會!」

這是哪門子的聯想啊?季薰再度為水色的想法感到訝異。

「你們看!我將廚房的肉片還有可以烤的材料都拿來了喔!」水色笑吟吟的說道:「這裡還有烤肉工具還有相關材料,另外我還買了好多煙火跟鞭炮,吃完烤肉以後,我們可以來一場煙火大戰喔!」

「你們會不會買太多了啊?」季薰看著他們提著的各種提袋,那些東西已經足夠讓二、三十個人大吃一頓了。

「會嗎?比起吃不飽,還不如吃到撐死比較好吧?」水色提出她的論調。

……這兩種都不好。季薰臉上再度降下黑線。

「快點出去升火吧!今天要通霄烤肉喔!」水色一馬當先的衝出木屋。

「嘖!這女人什麼時候才要恢復正常啊?」紂邪抗議的埋怨。「一下子說要改裝潢,一下子說要設計新餐點,我都快被她搞瘋了。」

「總比試吃蛋糕好吧?」已經吃了十多個蛋糕的魈,臉色慘白的回道:「我已經吃到快吐了。」

「這種經驗,我們前兩天才經歷過。」湘玉同情地拍拍他的肩膀。

「雖然這個水色很有活力,但是我還是比較想念以前的水色。」骸滿臉苦悶。

「你們怎麼還不出來啊?」水色折回門口催促。

「既然要辦烤肉會,我去叫朽六他們也來參加吧!」命子起身往外走去。

「對了,還有亞瑟、蓋爾跟朱姐他們,尚漓他們不知道會不會過來?」季薰想起DA小組以及他們新上任的隊長。

「所有認識的人都叫來吧!」水色大方的提出邀約,「就將今天當成中秋節,大家來個烤肉聚會,對了!利用這個機會,順便辦個我跟小薰的重生慶祝會!」她語出驚人的提議。

「重生慶祝會?」眾人再度冒出問號,思緒完全趕不上水色的跳躍式發言。

「我取回了寶貴的心臟,小薰脫胎換骨成為式神,這都是值得慶祝的重生啊!」她燦爛的笑著。

重生嗎?聽到這種形容詞,季薰認同的揚笑。「的確是這樣沒錯。」

儘管有得有失,但,她現在平安的站在這裡,身邊還有朋友與家人陪伴,這讓她感到十分幸福且開心。

比起辛苦壓抑情緒的過往,她更喜歡現在捨命重生後的自己。

「算了,今天就什麼都不要想,好好狂歡吧!」她決定暫時將腦中的諸多疑問拋開,好好享受當下。

未來雖然令人不安與擔心,但,現在的她,相信自己有勇氣繼續走下去……

 

 

 

    全站熱搜

    貓邏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7)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