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方宛走出蜘蛛洞窟,在隱密的角落休息時,不遠處傳來腳步聲以及說話聲。

「你確定那個人在這裡?」

「當然!那個人加的是精靈領地的聲望,那就表示他是精靈,我剛才過來這裡打兔子,發現這邊有個洞窟,外面還有幾隻大蜘蛛在巡邏……」

「這蜘蛛洞的等級會不會很高?我們現在才三級……」另一人有些擔心。

「放心啦!那個人也是剛進來不久,升級速度不會比我們快到哪裡去啦!」

聽到這番對話,方宛的臉色一變,隨即起身朝小徑的深處躲去。

像這種追著線索找來的玩家,不是想要趁機奪寶就是想要探聽線索情報。

不管是哪一種,對她來說都非常不妙。

「看來還是大意了啊……」她一邊沿著小徑行走,一邊無奈嘆息。

她本來以為選擇匿名就不會被發現,卻忘了現在遊戲才剛開放,所有玩家一進入遊戲就是來到新手村,想要找人可是非常簡單!

警覺到這一點,她連忙把角色的基本設置改成「隱藏」,這樣一來,別人就不能查探她的資訊,就連名字也不知道,頂多就是從她的外型與身邊的綠妖判斷她是精靈術士。

當方宛繞著小徑走回村莊時,眼前人滿為患的景象讓她愣住了。

她查看了一下時間,時間顯示十一點四十七分,遊戲伺服器已經對外開放了。

輕巧的鑽過人群,她找上術士導師回覆任務。

「不愧是我出色的學生,蜂舞,妳做得很好。」術士導師滿意的點頭,而後又發給她另一個任務,要她獵殺黑翼蝙蝠,取回十顆「生鮮的蝙蝠心臟」。

接受任務後,方宛又花了五十七銀幣二十銅幣,向導師學習進階的詛咒、護甲術與血獠尖刺。除此之外,她還學了兩種學識──《認識惡魔》與《黑暗學識》,這兩種是不能使用的輔助技能,但是不學又不行,因為只有學了這些「知識」,後續才能學習更多的法術,就像要先學會加減乘除,之後才能進行數學運算一樣,所以她也只能把學費繳上了。

臨離去前,她又跑去雜貨商人那邊,用十五金幣向他購買五十格容量的背包,並把一些不需要的雜物賣掉。

五十格背包是玩家現在這個等級能買到的最大容量背包,想要拿到格數更多、空間更大的背包,最好的方式就是自己去打縫紉圖紙、自己製作。

「哇喔!這可是我做過的最大一筆交易。」雜貨商人驚呼道:「妳真是一位慷慨的客戶,蜂舞。」

看到商人露出誇張的神情,方宛笑了。

多虧了剛才的幾個系統獎勵,她才能一舉變成大富翁,要不然根據她之前的經驗,待在新手村的這段期間,就算再節省、再努力殺怪與解任務賺錢,任務與怪物給的錢也只有幾銅幣,只有獵殺王怪等級的怪物,才能拿到銀幣。

一百銅幣等於一銀幣、一百銀幣等於一金幣,可想而知,在需要花錢學技能、修裝備、採買補給物資的情況下,新手要湊到一金幣的難度有多高!

這種貧困的情況必須等到過了十級,到大一點的城鎮學得專業技能後,荷包乾扁的狀態才會稍微改善。

但也只是「稍微」而已。

拿到新背包後,方宛立刻將新手背包的東西挪過去,又向雜貨商人買了幾瓶補血與魔力補充藥劑,留作備用。

比起其他法系職業,術士是最不需要藥水的職業,十級以後,術士就能學到「萃魔」與「噬靈」,前者是把自身的血量轉成魔力,後者是對敵人造成的傷害數值,以一定的比例轉化成自身血量,有了這兩項技能,術士基本上就不需要擔心血量與魔力。

然而,即使藥劑使用機率不大,方宛還是習慣放幾瓶在身上,以備不時之需。

正當她準備離去時,雜貨商人突然拉住她。

「怎麼了嗎?」

在她困惑的目光下,商人先是朝四周張望一會,而後才附在她的耳邊低聲說道:「妳是一名優秀的精靈術士,其他人也經常誇讚妳,我聽說妳要進行《傳承的考驗》,可是妳身上的裝備……恐怕不行啊!」

這樣的裝備還不行?

方宛愣了一下,反射性的詢問:「那我該怎麼辦?」

「妳的法杖不錯,但是法袍差了一些,手套跟鞋子也是。」雜貨商人從懷裡取出一枚戒指,「這是我的信物,妳拿著它去找歐朗克,他是一名流浪商人,他那裡會有妳需要的物品。」

「歐朗克在哪裡?」

「我不清楚他的下落,不過他經常在西南方的翡翠湖遊蕩,我以前就是在那裡遇到他的。」

提到翡翠湖,方宛就想起雜貨商人說的人是誰了。

那邊的確有一名哥布林商人,方宛在他那裡買過幾次東西,但他拿出的商品都是常見藥劑,或是幾樣較為稀少的材料,方宛可沒見過他販售過裝備。

不過這種事情也不稀奇,《異域》裡頭有很多這種需要一定好感度,或是某些契機才會觸發的隱藏交易,只有知道訣竅的人才能買到好東西。

 

將戒指收入背包,方宛向商人點頭道謝,隨後動身去村外的西邊找蝙蝠。

不是方宛不打算找商人,而是因為翡翠湖的位置靠近主城,那邊的怪物等級比新手村外圍的要高一些,現在的她去那裡太辛苦了。

離開村莊領地後,人潮擁擠的情況這才好轉,大多數的玩家現在依舊在村莊附近活動,沒人會像她跑得這麼遠。

要快點升級才行!滿頭大汗的從人群裡擠出來後,方宛抹去額邊的熱汗,心底嘀咕道。

不為別的,只為了這份無人爭搶獵物、沒人跟自己擠在同一區域的清幽,就值得她努力衝等級。

精靈的敏捷屬性讓她很快就抵達蝙蝠棲息的區域,放出綠妖,她從外圍開始獵殺蝙蝠。

殺蝙蝠除了會掉生鮮的心臟之外,也有乾枯的心臟、蝙蝠肉、蝙蝠牙齒等等雜物。

方宛捨棄掉物品名稱為灰色的垃圾,將需要的任務材料收進背包裡,運氣好的時候,蝙蝠也會掉出一兩樣白色裝備,簡稱白裝。

所謂的「白裝」,並不是說那物品的顏色是白色,而是指物品的「名稱」是白色,名稱的顏色代表了物品的等級。

灰色字是無用的垃圾,只能賣給NPC賺幾個銅板,白色字是屬性普通的一般裝備,解任務、打怪或是向NPC商人購買都能拿到,系統發放的新手裝備就是屬於這種。

白裝以上是綠色字的「綠裝」,綠裝附加的屬性點數較白裝優秀,有時候還會有額外的屬性附加;綠裝再上一級是「藍裝」,藍裝除了附加基本屬性之外,還有增加額外的加成效果,像是暴擊機率、幸運值、命中機率等等。

除此之外,藍裝以上還有紫裝,那是玩家們最期盼、最渴望的高級裝備!

現在《異域》才剛開放,裝備的最高級只有綠裝,就算是方宛剛才打的稀有怪,牠給的也只是基本加成比普通綠裝還要好的高階綠裝罷了。

清了兩次蝙蝠群,方宛才收集到需要的材料,與此同時,她的等級也提升到九級了。

吃了一塊麵包補充體力後,她拍拍屁股站起身,準備返回村子,但一想到村子裡人山人海的情況,她就不自覺的皺眉。

「又要跟人擠了……」

討厭歸討厭,她還是必須回去繳交任務。

唯一讓她慶幸的是,術士這個職業的背景設定是「陰沉、孤僻,浸淫黑暗,離群索居的人」,所以她的術士導師所在的木屋也比較偏僻,附近沒有商店或是其他NPC,除了到附近解任務的玩家之外,並沒有太多人會跑來這裡。

回覆任務後,術士導師又要她收集十五顆紅蜘蛛的毒囊。

紅蜘蛛的活動區域很靠近翡翠湖,既然手邊的兩個任務都在那個區域,方宛自然想要一趟就把它解決了。

等級往上提升一級後,她對應付那邊的怪物也比較有把握。沿途的怪物除了九級的蝙蝠之外,還有十級的紅蜘蛛與黑狼。

只要不高過自己三級,方宛都有信心應付,只是她也不能再像之前那麼囂張,一次引來三、四隻怪物,只能一次打個兩隻,留幾分餘力用來對付突發狀況。

 

一邊殺怪賺經驗值,方宛一邊慢悠悠往湖邊晃去,當她抵達翡翠湖時,紅蜘蛛的毒囊已經收集完畢。

圍繞在湖邊活動的怪物是棕熊與樹怪,等級分別是十一與十二級。

方宛來這裡的目的並不是為了打怪,見到哥布林商人的蹤影後,她立刻繞著怪物走,避開牠們的攻擊範圍。

在等級差不多的情況下,只要距離怪物七碼以上就不會被攻擊,但若是等級與怪物差距超過五級,那就要離怪物十二碼遠;相反的,若玩家的等級高過怪物五級以上,就算站在牠旁邊,牠也不會理會──除非玩家故意從牠身上踩過。

「歐朗克,我的精靈朋友告訴我,你這裡可以買到我需要的東西。」方宛把雜貨商人的信物遞給他。

歐朗克看了信物一眼,咧嘴笑了。

「那當然,我的精靈朋友,歐朗克這裡有非常多的好東西,只要妳出得起價錢。」歐朗克自信滿滿的說道。

「只要你拿出的裝備夠好,我自然會付出與裝備價值相當的價格。」

方宛沒有拍胸口保證說她有錢,若她這麼說了,這個奸商肯定會把商品售價拉抬一倍以上!

聽到方宛這麼說,歐朗克的嘴角抽了一下,嘴裡暗暗嘀咕幾句,內容不外乎是「精靈什麼時候也變得這麼狡猾了」之類。

很快的,方宛面前就出現了半套裝備──黑色法袍與黑色手套。

因為職業背景的關係,術士的技能特效與服裝大多走暗色調,造型相當幽暗。

歐朗克提供的這套裝備是成長型綠裝,附加了智力、精神與耐力的屬性加成,基本值是增加五點,往後每往上提升一級,屬性附加就會跟著增加一點,方宛估計這套裝備大約可以用到十八級。

「為什麼只有半套?沒有靴子跟皮帶嗎?」方宛問道。

提起此事,歐朗克就露出一臉心疼的樣子。

「它本來是一套、完整的一套裝備!都是那可惡的樹怪吃掉了我的靴子,還有湖裡的鱷魚,那隻臉上有刀疤的鱷魚吞了我的皮帶!」

「要是我幫你把東西找回來,這兩樣就免費送我嗎?」方宛問道。

「免費?不不不,歐朗克的字典裡沒有免費這兩個字!狡猾的精靈,妳怎麼可以這麼殘忍?妳應該要熱心的幫助我才是!」

「我的字典裡沒有熱心這兩個字,要我幫忙,就要給我一些好處。」方宛學著他的語氣回道。

「好處?妳想要什麼好處?」

「我幫你把東西找回來,這整套裝備你算我半價。」

「半價?天啊!妳怎麼可以砍價砍得這麼狠?狡猾的精靈!」歐朗克氣得直跳腳,淡綠色臉龐泛出了紅暈。

相較於歐朗克的氣急敗壞,方宛則是神情輕鬆的與他討價還價,完全沒有一絲火氣。

在兩人你來我往的談了半小時後,歐朗克垂下雙肩,投降了。

「妳贏了,狡猾的精靈,妳真是我見過最會講價的人……」

與此同時,系統的提示聲也隨之響起。








    全站熱搜

    貓邏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