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為有人反映說,《混亂學園》有一些章節後面的文字斷掉了|||||||
那是因為之前PIX進行系統更新,造成文章被卡斷
本以為我之前已經將這些文章重新貼過了,沒想到還是有啊|||||||||
與其要一篇篇文章翻看核對,不如乾脆的清除、全部重貼
另外,聲明一點,這裡貼出的內容是--
「《混亂學園》原版」,而不是「《混亂學園》口袋書(完全版)」
這兩者的內容是有所不同的喔!
因為聽說原版的書,現在租書店都收起來了,就算想租也不見得能看到,所以就將原版的內容放上分享^^
另外,貼出的文,是最早最早開始寫文的稿子,也就是尚在符號亂用、全形、半形搞不清的年代,要是看到奇怪的注音符號,就略過吧|||||||||
之前曾經有將注音符號修正過,可是後來電腦當了,那份修改版也消失了,剩下的是最原始的版本||||||||

是說,不知道為啥,文章內容貼上PIX時,有些段落會自動變色...明明我在WORD上看,是正常的啊= =||||||||||

↓以下正文開始↓


 

「幻域」,這個世界的名字,由六塊大陸以及如同繁星般眾多的島嶼所構成,獸人、精靈、妖族、魔族、人類、矮人、吸血鬼、巨人……不同的族群存在這個世界中,他們自剛開始的互相爭鬥、殺戮對抗演變至現在的安定祥和、共生共榮。

 

這是一個全新的紀元,一個科技學術、西方魔法、東方法術、異界靈術……相互融合的新時代……

 

 

清晨的陽光從窗外照了進來,空氣中充滿甜甜的早餐香味,推開窗戶,眼前是一片綠意盎然的森林,朝露自翠嫩的葉片上滴落,略帶寒意的冷風自鼻尖穿過,幾隻小鳥穿梭在樹枝、草叢間,清脆愉悅的鳥啼聲忽遠忽近的傳著。

 

感覺應該是個很美好的一天,可是不知道為什麼,我總有個不好的預感……難道是因為在窗前看到「一排」的鳥屎嗎?

 

該死的小鳥,居然能將大便排的那麼整齊,既然要排為什麼不乾脆排個「大便圖形」這樣也比較名符其實啊。

 

「迪亞,快點下來吃早餐囉!」媽媽溫柔的聲音自樓下傳來。

 

「好!」聽見叫喚,我連忙回應了聲,望著窗外的那排整齊的大便,我順手發了道水咒將它們清理乾淨。

 

簡單的梳理過後,我快步跑到樓下,爺爺、奶奶已經坐在餐桌前,媽媽端著濃湯從廚房走出來,爸爸在餐桌旁擺著餐具。

 

「妳的氣色有點差,身體不舒服嗎?」見到我,媽媽關心的問著。

 

「看起來臉色真的很不好呢。」奶奶將我拉到她身邊瞧了我好一會。「等一下我去調一杯我新研發的『回氣藥』給妳,保證妳喝下去之後立刻恢復健康。」

 

奶奶是個巫婆,她最喜歡發明一些奇奇怪怪的巫藥,身為她孫女的我,當然就是她的最佳實驗品,雖說那些怪藥不至於置人於死,但是它的副作用可比死還恐怖。

 

先撇開之前變成的藍色蝸牛、紫色大蛇、半人馬……不說,讓我印象最深刻的是變成半透明人,所謂的半透明人可不是像幽靈一樣可愛的東西,而是當你看到我的時候可以直接看見我體內所有的器官,我的心臟隨著呼吸跳動,我吃下去的東西隨著食道慢慢進入胃中,笑的時候可以看見我臉部肌肉的的伸縮跳動……

 

那陣子吃飯的時候沒人敢坐在我面前,而我,更是不敢照鏡子、不敢走出房間一步。

 

另外,只要見過巫婆藥方的人就會知道,她們放的可不是一般正常的藥草,一杯看起來很像是蔬菜汁的飲料裡面,很有可能是放了蜥蜴、蜈蚣、蜘蛛、死人骨頭、蟑螂……這些詭異的東西去熬成,為什麼不放些正常點的東西呢?這個問題我問過奶奶。

 

「要是不加那些東西就不算是巫藥了!」這是奶奶給我的回答。

 

有時候我會想,說不定這些東西只是放進去增加巫婆湯藥的可信度,實際上一點醫療的效果也沒有。

 

說實在的,如果煮起來好喝我其實不介意藥裡面的成分,但是偏偏它們每一種藥煮起來都是苦苦的、粘稠又噁心,藥的顏色不是像墨汁一樣的黑、就是大便一樣的黃,看起來一點也不可口,藥的上面還會冒著骷髏頭形狀的煙霧,感覺上一喝下去就會立刻死掉。

 

一想到那些噁心的像是從別人口中吐出來的巫藥,一陣寒意不由得自脊椎發起。「我沒事,可能是昨天看書看太晚了覺得點累。」

 

「妳又熬夜看書?」媽媽聽我這樣說,臉跟著板起來。「不是告訴過妳多少次不要看書看到那麼晚!妳怎麼老是說不聽?」

 

「因為那本書今天就要還給王宮了,我只好熬夜看完它。」我扁著嘴,一臉無辜的回答。

 

我們家住在一個很偏遠的深山裡,照理說我們應該是平民小戶,可是不知道為什麼家裡的長輩們跟王族的人交情很好,所以我們家可以自由出入王宮,甚至可以自王宮的藏書庫借珍貴的古書來看。

 

 

看著我手中那本厚重的書,爺爺摸摸雪白的長鬚好奇的問。「能讓我們家迪亞那麼愛不釋手的書,想必一定很不錯,妳借了什麼書?」

 

其實那本書也沒什麼,而且還有些枯燥無味,只不過既然看了我就想看完它而已。深深吸了一口氣,接著我快速的唸出書名。「概論˙古闇黑魔法世紀的歷史由來與形成之因˙闇黑魔法對後世巫師之影響˙各界祭司、巫師對其之觀感。」

 

呼……這書名還真長,差點唸到沒氣。

 

……」聽完書名之後,眾人陷入沉默,屋內一片寂靜。

 

早知道就不要說了,看著他們的表情,我就知道我說錯話,屋內的氣溫明顯的感覺到降了好幾度。

 

「恭喜、恭喜、迪亞˙阿德烈米斯拉契已經獲准進入『帝華納科』學院就讀,請在朔月之日到東方『哥拉˙哥拉』廣場集合。」一張羊皮紙突然從窗外衝了進來打破屋內的僵局。

 

帝華納科?那不是一所很貴、很貴、貴到會讓人暈倒的貴族學校嗎?聽說要進去那學校要先提出申請然後經過重重審核,我根本就沒申請要去那裡唸書為什麼它會寄通知給我?最近學校的生意這麼糟嗎?看著家人一頭霧水的表情,我知道一定不是他們擅自作主幫我申請入學的,那……唯一有可能做這件事情的就是……

 

「恭喜、恭喜、迪亞˙阿德烈米斯拉契已經獲准進入『帝華納科』學院……」那張羊皮紙繼續咧著嘴大聲的不斷重複通知。

 

好吵。羊皮紙吵雜的聲音讓我頭痛,我唸出了「火球咒」,一顆小小的火球出現在我指尖上,對著羊皮紙將火球甩去,瞬間,羊皮紙便被火焰吞食。

 

「我去還書了。」

 

拿著書我緩緩走到後院,院子的左邊角落邊種了幾棵七色樹,七色樹是我老爸的得意之作,它可以依時令季節開出七種不同的花、長出七樣不同的水果,在院子的右邊是一個小型草藥田,那裡面的草藥都是奶奶熬製巫藥的必備品,在院子的正中央有著一個水池,水池以一圈石頭圍繞而成,十尺高的五個大石柱立在水池旁邊,那是「空間五角陣」,一個可以讓人瞬間移動到王宮內院的通道口。

 

前面也說了,我家是在一個偏僻的山上,從我家到山下村莊騎著快馬少說也要花上一天的時間來回,而從我們家騎馬到王宮則是要花上十多天,為了節省旅途奔波的時間,王族的人便在我家設置了這個通道口讓我們可以快速的往來王宮,不過我們家的人沒怎麼使用,反倒是王宮的人常常三不五時跑來我家串門子。

 

「五界串連˙移動˙前行。」我念完咒語,四周的石柱頂端發出不同顏色的光,光線接連串成一個星形圖樣,水池中央跟著升起一陣七彩的光芒,燦爛的光輝如同薄紗飄揚在半空中般。

 

老實說,這樣子真的很美,所以我常常沒事的時候就會跑來這邊念咒語,然後待在旁邊欣賞這景象。

 

我緩緩的走上前躍進池子裡,整個人瞬間被光芒烘托住,身子輕飄飄的,四周傳來如同太陽般溫暖的感覺。

 

「迪亞!我就知道妳會來找我!」還沒站穩,眼前出現一個人快速的撲向我。

 

「噗通!」我跟她一個重心不穩雙雙跌到水池裡,衣服濕了、頭髮濕了、借來的書……當然也濕了。

 

我忍住心中的怒意左瞧瞧、右看看,嗯……沒人。

 

「麗莎!妳搞什麼!要抱不會等一下再抱!現在書都濕掉了怎麼辦!妳這個豬頭!欠揍喔妳!馬的咧……

 

啥?跟剛剛的反差很大?才沒呢!這只是形象問題,雖然我只是個平民老百姓,但是在外人面前我還是堅持要保持超完美的形象。

 

可惡,這下要叫我怎麼跟書庫人員交代?要是他們以後不再借書給我怎麼辦?

 

「對不起嘛……人家只是太高興了。」她眨著一雙大眼睛、扁著小嘴,一臉無辜的看著我。

 

 

麗莎的臉上充滿委屈,她那雪白的肌膚經過水的浸澤顯得更加水嫩,棕色的波浪長髮不停的滴著水,漂亮的咖啡色雙眼透過陽光的折射成了淺棕色,粉紅色的雙唇略略的嘟起,這模樣看起來真是叫人又愛憐又心疼。

 

 

美少女就是美少女,隨便扁個嘴裝無辜還是美的冒泡,要是一般人看她這個樣子早就被她迷的神魂顛倒,說不定還會反過來安慰她、擔心她受到太大的驚嚇,但是,這招對我根本沒用,畢竟我跟她可不是認識一兩天的泛泛之交。

 

「道歉有個屁用啊?書都已經變成這樣了!」我從水池中撈起那本還在滴水的書。「現在要怎麼辦?妳最好給我想個辦法來解決,要不然,就算妳是公主我也照扁!」

 

是的,麗莎是這裡的公主,而且是最……受寵的小公主,聽說她上頭還有好幾個哥哥,不過我從沒見過就是了。

 

「要不然……我把它烤乾好了。」才說著她的口中就開始念起咒語。

 

大笨蛋!先別說這樣能不能烤乾這本書,她現在唸的咒語可是「焚燒術」,那會連拿著書的我也一起燒死!

 

眼見著我手上的書迅速起火燃燒,我連忙將它丟回水池,經過這樣的蹂躪,那本書只剩下表皮是完好的。

 

「麗莎!」我真是……真是恨不得將她腦袋剖開,看看她腦中裝了什麼東西!

 

「人家都已經跟妳道歉了妳還這麼凶,妳真是……真是太過分了……」她哇的一聲掩面跑開,瞬間就不知去向。

 

好樣的!居然給我使這招逃跑,妳以後就別出現在我面前!

 

回頭看見漂浮在池水上的書皮,我的頭開始痛了,難怪今天總覺得有壞事要發生!

 

 

──皇室圖書館內──

 

「對不起,都是我不好,你們好心的將書借給我,我卻……我卻……」我眨著帶著淚光的雙眼看著書庫人員,溼透的身子微微的發顫。「請你們懲罰我吧。」

 

嗚……好冷啊……要是我感冒了怎麼辦?該死的麗莎!等一下一定要找妳算帳!

 

「沒關係、沒關係,這本書一共有兩本,燒了一本沒關係。」書庫人員見我這樣子,心疼的七手八腳找來毛毯為我裹上。「妳全身都溼透了趕緊找衣服換上吧,要是不小心生病那就糟糕了。」

 

嘿、嘿……還好我媽把我生的清純可愛再加上渾然天成的演技,現在我才能逃過這一劫。

 

啥?我是雙重性格?不、不!才兩種哪夠我用,以後大家慢慢就知道了。

 

離開書庫,我裹著愛心毛毯迅速的往一個地方走去。

 

「麗莎公主,迪亞小姐來找您了。」侍女親切的招呼我進去。

 

一進去,卻瞧見王后也坐在裡面。

 

「迪亞,妳來啦……」王后親切的向我走來。「怎麼濕成這樣呢?再不將衣服換下來可是會生病的。」她招來侍女送來一套衣服給我。

 

好傢伙,敢找妳母后作擋箭牌?趁王后沒注意,我惡狠狠的瞪她一眼,她則是眨眨眼向我扮了個鬼臉。

 

換上乾淨的衣服,王后也開始談起正事。「妳收到『帝華納科』學院的入學通知了嗎?」

 

王后也跟這件事有關?這還真是出乎我意料。「今天收到了,請問這究竟是怎麼一回事?」

 

努力的克制自己抓狂的怒意,畢竟,溫婉有禮、恬靜乖巧一向是我完美的形象,順帶一提,除了我家人之外,這世界上知道我真面目的只有一個人,那就是麗莎。

 

「這……這說起來有點難以啟齒,麗莎,我看還是由妳說吧。」王后將問題丟給她之後就走了。

 

「好樣的,果然跟妳有關,到底是什麼事還不快說!」送走王后,我也就不再客氣,開始坐在她面前開始質問她。

 

「唉呦,幹麻這麼生氣嘛……不就是前幾天我跑出去玩,母后就罵我說我是全天下最野蠻的公主,還說要我跟妳多學學,我當然不服氣啊……

 

你們母女倆吵架跟我入學有什麼關係?「說重點!」

 

麗莎頓了一下接著飛快說出結論。「所以我們決定要讓妳去學院唸書。」

 

這、這未免太「重點」了吧!「把原因說清楚。」

 

麗莎嘟著嘴、絞著手指開始將事情經過說給我聽,事情是這樣發生的……

 

某一天,麗莎又溜出王宮跑出去玩,回到王宮之後,她當然就被王后唸了一頓。

 

王后:「……沒見過像妳這麼野的女生,簡直跟男生沒什麼兩樣,妳可是個公主耶!!身為公主的氣質禮儀都跑哪去了?……一樣是女生,迪亞她的個性可比妳溫柔、懂事多了,為什麼妳就不會跟她多學學?有時候我還真擔心妳把人家給帶野了……

 

聽到這話,麗莎不高興的反駁:「那是妳不知道她的個性,迪亞她比我還像個男生!」

 

王后:「妳少胡說,她可是我見過最有禮貌、最乖巧的孩子。」

 

麗莎:「要不然我們來打賭!我賭迪亞她可以扮成男生進到學院唸書而且不會被發現!」

 

因為這個母女吵架事件,結果就演變至此了。

 

「靠!妳們母女打賭幹麻拿我當賭注?」這世界上只有她能逼我一再沒形象的罵人。

 

「總之,為了我,妳一定要好好加油!」麗莎快速的下這個結論,跟著,她用著滿懷希望的眼神看著我。

 

「不要!」這種沒好處的事情要我做?門都沒有!

 

「如果妳答應幫我……我就送妳一間房子。」她對我提出利誘。

 

「我在我家住的好好的要房子做什麼?」

 

「書庫裡妳喜歡的書都送妳?」

 

喂喂喂……那些可是歷代祖先流傳來的珍貴書籍啊!妳就這麼隨隨便便的送人?雖然真是有些心動。「不要。」

 

「那……給妳十萬枚金幣?」

 

十萬枚金幣可說是極高的金額,這些錢可以讓一個小村莊無憂無慮的生活一年,不過,很抱歉,本小姐不需要這麼多錢。「不要。」

 

「厚!妳到底想怎樣啦!這個也不要那個也不要!妳真的很難伺候耶!」見我一直拒絕她也火了。

 

「誰叫妳要做這種必輸的賭注?」要我裝成男的去唸書?這怎麼可能不被發現?

 

「怎麼可能會輸?!」她一臉狐疑的反駁。

 

「先別說言行舉止光就外表來說好了,我聽說那學校為了防止外人假冒學生闖入,所以設下了搜查『變身術』的魔法陣,也就是說我無法變身成為男生進入,那妳要我怎麼裝?」

 

好歹我也還算「有料」的好嗎!胸部是胸部、腰是腰,更別提我清純可愛的臉蛋了。

 

「這個我早就想好了。」她一臉得意的笑著,那表情像是早有預謀的一般。「那裡的學生都是穿著寬鬆的長袍子,所以妳只要在胸部用布條綁一下、掩飾一下就可以啦……至於頭髮……

 

「不剪。」摸著我那烏黑柔亮的長髮一口拒絕,不過這可不是我不想剪,而是我那老媽她喜歡我留長頭髮的樣子,所以她絕不准任何人動我頭髮的腦筋,除非那個人想被菜刀剁成肉塊然後被我奶奶拿去煮湯。

 

「嗯……留長頭髮的男生也是有啦!所以妳不剪也沒關係。」

 

「我家又不是貴族。」那可是王宮貴族、社會名人的專屬學校呢!

 

「拜託……誰說妳家不是貴族?你們以前在貴族界可是非常、非常有名的家族呢!只不過現在不在貴族名人榜上面而已。」她的表情好像我提出一個白痴問題。

 

我家是貴族?我怎麼不知道這回事?貴族名人榜?那又是什麼鬼東東?

 

「你們家的人就是愛搞低調、耍孤僻,先是突然不參加貴族聚會然後又搬到深山隱居,我真是搞不懂妳家人在想什麼耶!山裡有什麼好啊……」她開始嘰哩瓜啦的唸著。「要不是妳家突然消失不再出現,妳們家族的名字也不會從排行榜上消失,妳們家以前可是貴族界的第一家族呢!」

 

切!越說越離譜了!還第一家族咧!

 

「我家的人哪裡孤僻啊?我媽常常跟山腳下的伯母、阿婆一起聊天、聚餐,我爸常常拿著他新研發的啤酒口味的西瓜、檸檬口味的櫻桃、香蕉口味的苦瓜……送給山腳下的朋友還教他們種呢!」

 

我那個老爸非常喜歡在田裡研發一些怪東西,本來我以為他是個蔬菜發明家,後來才從別人那邊聽到老爸以前的事,原來他不是個農夫啊!

 

「那妳說!除了山下那些村人,現在會到妳家作客的還有幾個?」

 

要我想這個?這還真難啊……「姨婆、大伯父、二阿姨、三舅舅、小阿姨、叔叔、叔母……

 

「停!」見我唸個不停她連忙截住我的話。「妳家的親戚不算!」

 

「爺爺的朋友李西歐先生、奇瓦哥先生、北齋先生、拉哥斯夫人……奶奶的朋友契波夫人、皮爾先生、蘿可夫人……爸爸的朋友……」等我念完時麗莎已經在旁邊睡著了。

 

切!我念到口乾舌躁妳居然給我睡著?

 

「喂!醒醒!」我邊叫邊順便踢她兩腳,回報她害我掉下水池之仇。

 

「嗯?剛剛說到哪裡?」她揉著眼睛一副好像失憶的樣子。

 

「妳說我家的人愛搞低調、耍孤僻,不參加貴族聚會然後又搬到深山隱居遠離人群……」這傢伙的記性真差,才剛說過的話馬上就忘記。

 

「別人也都是這麼說啊!」恢復記憶之後,她一臉不服氣的叫著。「妳知道他們都怎麼形容你們家嗎?他們都說你們是『像濃霧一般』的家族。」

 

濃霧?是沒錯啊!晚上山上的霧氣很重,有時候我照鏡子時連鏡中的自己都看不到呢!

 

「拜託啦!要是我輸了這比賽,我的『夢幻樂園』就蓋不成了。」麗莎的態度轉為軟性哀求。

 

原來賭注是麗莎的後宮啊!這才知道她為什麼這麼緊張。

 

順帶提一下,麗莎的興趣就是收集十二歲以下的美少年,人生最大的目標是「將所有美少年全部收集起來」,而她口中的「夢幻樂園」,就是她打算用來存放美少年的後宮。

 

「妳真的不去?」見我還是不肯鬆口答應,她轉了個口氣半試探的問。「那裡有很多美男子、美少女、很多的稀世名畫還有非常……藝術的雕像喔!」

 

美男子!美少女!名畫!藝術的雕像!這、這吸引力真是太……大了……

 

我一向最喜歡美美的東西、不管是人是物甚至是妖魔鬼怪!總之!美是世界唯一的法則啊!

 

見我心動了麗莎連忙緊跟著勸誘、鼓動。「反正賭注只有一個學期,就當作是一趟欣賞美的快樂之旅!」

 

「要是有人認出我怎麼辦?」雖然心動但還是要先做好萬全的準備。

 

「怎麼可能有人認出妳。」她不以為然的白了我一眼。「妳那麼自閉,每天窩在家裡不出門,又沒參加過貴族的宴會,誰會認識妳?」

 

不出門?那我現在在哪裡?說話不經大腦的傢伙,而且我哪裡自閉了啊?只不過是懶的交朋友、懶的出門、懶得說話而已,總之,勤勞的事情我做不來,我的人生目標是混吃混喝、悠哉平淡的過完一生。

 

「還有啊,學校雖然規定學生要住宿,可是每個人都有自己的房間,根本就不會跟別人睡同一間房,這樣妳就更不用擔心了吧?」她連帶補充著。

 

嗯,聽起來感覺好像沒什麼問題。「好吧。」

 

「太好了!」她高興的抱住我。「那我們以後就是同學囉!以後請多多指教!」

 

「同學?妳?」

 

「我跟妳都是那個學校的新生啊,妳放心!我一定會好好照顧妳的!」

 

哼!妳不要扯我後腿就好了!

 

「現在還有最後一個問題,學校的入學通知被我燒了,妳再去幫我弄一張來。」

 

「靠!妳居然把入學通知給燒了!妳也未免太大膽了吧?從來就沒人敢燒『帝華納科』的入學通知!妳竟然燒了!」聽到這件事,她那潑辣的脾氣也跑出來了。

 

既然我是多重個性,跟我最麻吉的人怎麼可能會是單純的正常人呢?

 

「妳就跟學校說突然有一隻狼衝進我家將那張通知書給吃掉了,叫他們再幫我寄一張不就得了。」

 

我說的話可是千真萬確的,我家經常會有狼跑來光顧,然後他們就不小心被我媽煮成狼肉串、狼肉蕃茄蔬菜湯、狼肉拼盤,做菜剩下的頭顱跟骨頭、毛皮就會被我奶奶拿去研發她的巫藥,一點都沒浪費呢!

 

「在過幾天就要開學了,妳先回家準備行李。」麗莎催促著我。「我拿到入學通知之後就立刻派人送去給妳。」

 

唉……雖然已經決定要去唸書了,可是要是老爸老媽知道我要扮成男生去學校唸書,不知道他們會有什麼反應……一想到這裡,我又開始覺得頭痛了。

 

 

 

貓邏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