跟著希杰,我們穿過了一座大型花園、一座小樹林,最後,我們來到一棟高聳的房屋面前,房屋濱海而立,綠色的藤蔓攀爬在白色的牆面上,在它的左手邊是蔚藍的大海,右手邊則是我們剛剛經過的森林,屋子前方則是一片綠油油的草原。

 

希杰是那美少年的名字,他是西學院三年級的學生,據說他們家的人住在一個非常……非常遙遠、氣候比這裡還要冷一些的島上。

 

「這裡就是我們住的宿舍了。」希杰笑著指向一旁的一棟建築物。

 

這、這算是宿舍嗎?簡直是城堡吧!看著眼前一棟巨大的洋房我不禁愣住了。

 

算一算,這宿舍一共有十層樓,每一層樓有四個房間,每個房間都有著一個落地窗陽台。

 

「快進去吧。」希杰上前開了門,我跟麗莎跟在他身後進入屋內。

 

「我帶了兩個人回來住。」一進門,對著空蕩蕩的大廳希杰像是自言自語般的說著。「這位姊姊叫做麗莎,哥哥叫做迪亞。」

 

幹麻對著空屋子說話?該不會真像那些人說的……這裡有……正當我開始發抖時,眼前「刷!」的出現兩個人。

 

「長的不錯但是……」金色長髮的男生突然將臉貼近直盯著我瞧。「我才是這個校園最英俊、最帥、最美的貴公子!知道嗎?」

 

自戀的傢伙……你可不可以離我遠一點說話啊?你的口水噴到我了!

 

「他叫做香澄˙果力多。」希杰笑著拉開金髮男並且為我們介紹著。「他們以後也要住在這裡,果力多,你不要嚇到他們啦!」

 

香澄……果力多?怎麼很像果汁的名字?

 

「你們叫我俊美的香澄公子就可以了。」揮揮手他一下子又不見蹤影。

 

「果力多跟你們一樣都是一年級,你們別看他這樣,他的能力其實很不錯,只是他拒絕參加升級測試,所以才一直停留在一年級。」

 

拒絕參加測試?「為什麼?」

 

「因為……」希杰無奈的嘆口氣。「他說升級測試場沒有鏡子可以照,這樣他看不到他測試時的美麗身影。」

 

……」頭上好像有烏鴉飛過。

 

「歡迎兩位。」一名斯文的男生捧著書本出現,他的雙眼是如同翠玉般的深綠色。「我叫做歐羅,北學院三年級學生,要是你們在課業上有任何問題都可以問我。」

 

這個叫歐羅的人好好喔!而且,他長的好帥!是斯文型的美男子啊!看著他,我的心撲通撲通的狂跳著。

 

 「你現在的情緒好像很激動。」他像是看到獵物般笑著。「能夠擁有沸騰的熱血真好。」

 

呃?沸騰的熱血?被他像盯著獵物一樣的瞧著,我的身體突然感到一絲寒意。

 

「我先帶他們到房間去。」希杰連忙拉著我像是怕我跑掉一般。「我們走吧!」

 

跟著希杰走上了三樓,他帶我們走到走廊底端。

 

「迪亞哥哥睡這間,麗莎姊姊就住隔壁房間吧。」

 

「那你的房間在哪裡?」麗莎突然開口問著。

 

「在四樓最底端的房間。」希杰乖巧的回著。

 

「喔。」麗莎臉上跟著出現詭異的笑容。

 

麗莎,他是個清純的孩子,妳別那麼快就對他下手啊!

 

「迪亞哥哥的行李等會就送過來,你先休息吧。」

 

為了方便學生集合,減少學生出門時的負擔,行李在家裡打包好後,學校就會派人前去運送過來。

 

「希杰。」看著他即將轉身出去,我叫住了他。

 

「什麼事?」他睜著圓圓的雙眼看著我。

 

「呃……」話到了嘴邊我又猶豫了。

 

才剛進來這裡,總不能開口就問他,這裡是不是一間鬼屋吧?雖然我真的很想問……

 

「那些傳聞是假的。」他像是讀出我的心事般笑著。「以後你就會知道了。」

 

以後就會知道?怎麼覺得……這裡好像隱藏著什麼秘密般?

 

「迪亞哥哥先休息吧,我帶麗莎姊姊過去她的房間。」說完,兩人便離開了。

 

等他們走了之後我開始打量我的房間,看著眼前寬敞的房間,真是讓我啞口無言,這裡大概有我的房間兩倍大吧!

 

呼……好累……我直接倒在比雙人床還大的床舖上,床鋪非常柔軟有彈性,躺在上面真是舒服極了。

 

『喂!為什麼本大爺還是被關在這隻兔子裡!』粉紅兔突然出現在我的眼前。『訂下契約之後我不是可以跟妳共用身體嗎?』

 

「簡單的說……是這樣沒錯。」好累,別吵我睡覺啦……

 

『那為什麼本大爺現在又回到這該死的兔子裡?』

 

「那個契約是用來讓鬼神降靈,以便對抗外敵的契約,也就是說……是一個召喚契約,當我招喚你的時候你就可以進到我的體內。」

 

『什麼?那本大爺不就要聽從妳的命令,變成妳的手下?』兔子這才理解過來。

 

「換個說法來說,是的。」

 

『該死的傢伙!大爺我要殺了妳!』粉紅兔撲向我準備行兇。

 

「要是我死了,你也會跟著消失。」要殺你就殺吧,經過今天一天的折磨我也沒力氣反抗了。

 

『妳!妳簡直是個惡魔!』粉紅兔憤恨的停下動作。

 

「隨便你怎麼說。」好睏啊!我的眼睛快睜不開了……

 

『妳!』見我這樣子兔子生氣的跳下床。『大爺我就不信解不開這契約!等本大爺解開之後,我一定會回來找妳報仇!』粉紅兔怒氣沖沖的跳走。

 

看著他離去的背影,心中小小的愧疚了下。我會不會做的太過分了?

 

但是他剛剛在船上還想搶我的身體呢!我這麼做只能算是小小的報復吧?想出理由安慰自己之後我便沉沉的睡去了。

 

 

「迪亞哥哥,你的行李送來囉!」不知過了多久,希杰在外頭敲著我的房門。

 

嗯?怎麼突然就變成晚上了?我到底睡了多久?連忙上前開門,麗莎跟希杰正站在門口。

 

這是我的行李?看著那四大箱行李真是令我難以置信。

 

記得我只有打包一箱啊?怎麼會?「是不是送錯了?」

 

「沒送錯,上頭都是寫著哥哥的名字。」

 

看著那上頭的姓名標籤,還真是我的名字,不得已,我只好上前領行李。

 

嗚!好重!這裡面到底裝了什麼東西啊?我努力的拉著其中的一個木箱,可是它卻連動都沒動。

 

「我來幫哥哥拿進去吧。」希杰將四個箱子疊在一起,輕輕鬆鬆就將它們搬進房間。

 

「太厲害了!你是怎麼辦到的?」那些行李至少有兩個我重呢!

 

「大慨是因為我喜歡喝牛奶吧。」被我這麼一誇讚,他紅著臉不好意思的笑笑。「我媽媽說喝牛奶可以讓人變強壯。」

 

牛奶?以後我也要多喝一點。

 

「對了,這個是迪亞哥哥的『浮嗶蜜蜂』。」他手上拿出一個小小的蛹,裡頭飛出一隻綠色的蜜蜂在我身邊繞著。

 

「這是什麼?」那詭異的綠色蜜蜂在我胸前停住,不注意看還以為是一枚胸針呢!

 

「他可以告訴你各種學園的校規、資訊,還有學園內發生的事情,是學校研發出來的學生幫手。」

 

突然間,綠蜜蜂身體開始發出綠光。「嗶!嗶!學園快報!新生迪亞˙阿德烈米斯拉契,來自神秘的阿德烈米斯拉契家族,一入學就造成轟動,四大學院搶著要他加入,但迪亞本人尚未確定要進入哪一個學院,他那特立獨行的作風果真有阿德烈米斯拉契家族的風格……」

 

……烏鴉又開始在我頭上飛了。

 

「迪亞哥哥真了不起,一入學就引起眾人的注意。」希杰眼中閃爍著崇拜的光芒。

 

唉,老實說……我不想引起注意反倒比較想當個隱形人,安安靜靜的過完在這邊的生活啊!我尷尬的苦笑著。

 

「你這裡面到底裝了什麼東西?」麗莎好奇的打開我的行李。

 

不打開還好,一打開……原本被硬塞入箱中的衣服全「爆」了出來,各式各樣的貴公子服還有裝飾品全都散落一地。

 

「迪亞哥哥的衣服好多喔!」看著遍地的衣服,希杰驚呼著。

 

「我家裡的人很喜歡幫我買衣服。」我又是尷尬的笑著。

 

看著淹沒我腳踝的衣服,我真是搞不懂……老媽跟奶奶是怎麼樣把將近兩個衣櫃的衣服塞進一個小小的箱子裡的?

 

「這個箱子是放什麼?」麗莎跟著又打開了第二個箱子。

 

箱子裡放了一堆奶奶的特製補藥,滿滿的一個箱子……全都是藥……

 

感冒藥、回氣藥、滋補丸、頭痛藥、胃藥、創傷藥、灼傷藥……哇哩咧!奶奶是打算讓我開一間藥舖嗎?

 

「迪亞哥哥的身體很不好嗎?」希杰大感奇怪的問。

 

「呃,有病治病沒病強身嘛!就跟你喝牛奶是一樣的啊!」隨便找個理由唬小孩。

 

第三個箱子放了滿滿的一箱子書籍。

 

「『毒藥輕鬆作』、『五行大挪移』、『刀劍之巔』、『無敵咒術』、『超現實存在主義』……」希杰從書籍中抬起頭,眼中又閃起閃亮亮的光芒。「迪亞哥哥看的書還真是深奧。」

 

「呃,書到用時方恨少嘛!所以我家的人都希望我能多看一點書,要是你想看也可以拿去看。」爆汗。

 

第四個箱子放了一堆……雜七雜八……

 

老爸!老媽!爺爺!奶奶!你們到底想怎樣啊!

 

「調藥的藥鍋、符紙、骨頭、蟑螂、頭髮、古壺、八卦鏡、攪拌匙、菜頭、冬瓜、魚乾、蛇酒……?」希杰的眼中出現茫然的神情。

 

「這、這應該是附近鄰居送我的禮物啦!他們都很疼我。」連忙將幾個箱子關上。「我肚子有點餓,哪裡可以吃飯啊?」

 

「就在附近,我帶你們去吧!」希杰開心的拉著我們出門。

 

 

跟著希杰來到學生飯館,裡頭寬敞的可以容納上萬人。

 

「這裡的大廚很厲害喔!他會煮很多國家的料理呢!」希杰帶著我們到夾菜區,但是原本應該在那幫忙夾菜的廚子們卻都不見蹤影。

 

「怎麼回事?幫忙夾菜的廚子呢?」希杰找來經過我們身邊的助手問著。

 

「他們都在廚房,那邊發生了一些事情。」他邊說邊搖搖頭。「詭異,真是詭異啊……」

 

詭異?煮個菜可以用詭異形容嗎?

 

我們幾個互看一眼跟著好奇的朝著圍滿人的廚房走去,當我們快要接近那裡時,聽到了熱烈的討論聲……

 

「真是太奇怪了!我第一次看到粉紅色的兔子!」

 

「就是說!而且他竟然能使的出旋風腿!」

 

「不只啊!你晚來了一步!他剛剛還使了一招八卦掌呢!」

 

會使用旋風腿跟八卦掌的粉紅兔?該不會是……「借過!讓我進去一下。」

 

從人縫中鑽進廚房裡,大廚正拿著刀跟一隻粉紅兔對峙著。

 

大廚臉色凝重的盯著他。「今日不將你做成三杯兔我誓不為廚!」

 

『就算變成兔子,本大爺也絕不會敗在你手下!』粉紅兔握緊拳頭擺出拳法招式。

 

「你看!那隻兔子竟然會使拳法!真是太神奇了!」

 

粉紅兔一記左勾拳、右勾拳、昇龍……不,是昇兔拳,然後兔子再補上一記旋風連續踢……大廚被淒慘的打倒在地。

 

『哼!哼!正道必勝!』兔子用兩腳站立,傲氣凌人的看著暈倒的大廚。

 

明明就是一隻兔子,耍什麼帥啊?看著兔子那種囂張的樣子,我真想朝他丟雞蛋。

 

「大廚!」旁邊的小廚、助手悲淒的看著被打倒的他,跟著,眾助手們舉起了手中的炒菜鏟、炒菜鍋、叉子、銅盆……

 

事情不妙啊……我的額頭上開始冒冷汗。

 

「你這隻死兔子!我們要為大廚報仇!」

 

果然,我發現我的第六感真是越來越準確了。

 

眼看他就要被剁成兔子肉醬我連忙抓著他往外衝。「對不起!打擾了!」

 

就在我抓著兔子狂奔出餐廳時,我聽見了浮嗶蜜蜂的響聲……

 

「嗶!嗶!學園快報!新生迪亞˙阿德烈米斯拉契今晚又有驚人之舉!他所飼養的粉紅色兔子今日誤闖廚房,差點慘遭大廚毒手變成三杯兔,但是最後結局竟然是兔子將大廚給打敗了!!被食物打敗的大廚精神深受打擊,原本宣佈要退出廚師界的他,在校長的強力勸說之下勉強留了下來,這個事件震驚了料理界,所有的廚師們都在熱烈的討論這個話題!詭異的德烈米斯拉契家族、神秘的德烈米斯拉契家族!究竟這家族還有多少不為人知的秘密呢?請大家拭目以待!」

 

誤會!一切都是誤會啊!為了避免事情越鬧越大,我抓著兔子快速的飛奔回房間。

 

「碰!」我反手關上房間的門,我手腳發軟的倒在床上。

 

嗚……我肚子好餓……我的肚子已經開始出現「咕嚕咕嚕」的聲響了。

 

現在想想,今天從我早上在家裡吃過早餐之後,我好像就再也沒有吃過東西,開學式的餐點也沒有吃到,晚餐也沒吃……我怎麼這麼可憐啊……

 

『妳這個死女人!妳竟然破壞大爺我的事情!』兔子在一旁生氣的咆嘯著。

 

「我壞你的事?」看著害我沒有晚餐吃的兇手,我一把將他抓到眼前。「你給我搞清楚!剛剛要不是我救了你,你早就被那些人剁能肉泥了!」

 

唔?肉泥……烤肉丸真是人間美味啊!想到這裡肚子又更餓了。

 

『喂,妳幹嘛用那種飢渴的眼神看著本大爺?』兔子像是感覺到危機般掙脫了我的手。

 

「咕嚕咕嚕……」我肚子餓的響聲越來越大了。

 

看著他,我腦中閃過許多道美味的料理,烤兔腿、滷兔耳、紅燒兔腳、三杯兔、醬兔肉……

 

『妳、妳想對大爺我做什麼!』兔子連忙跳到床鋪的角落。

 

「看起來好好吃……」我嚥了口口水,快速的撲向他。

 

『妳這個恐怖的女人!竟然想吃本大爺!』兔子躲過我的攻勢跳到窗戶邊。『本、本大爺大人有大量,今天就先不跟妳計較!明天妳一定要將本大爺恢復原狀!』落下狠話之後,兔子跳出窗戶逃走了。

 

「啊……我的烤肉……」我悲淒的看著他離去,整個人無力的倒回床上,在飢餓與肚子的咕嚕聲中,我昏昏沉沉的睡著……

 

 

半夜,本來已經睡著的我因為肚子餓的受不了而又醒了過來。

 

記得樓下好像有一間廚房,去找找看有沒有吃的東西好了。我走出了房間準備到樓下廚房覓食。

 

「刷!」剛走到一樓樓梯口,我彷彿看到一個白影略過。

 

咦?剛剛那是什麼東西?我連忙四下找尋著,但是卻什麼也沒見到。

 

奇怪了……是我眼花嗎?帶著困惑我走到廚房,四處找了一陣子,卻發現除了白開水之外其他什麼東西都沒有。

 

唉……搞什麼啊?就算不會煮飯,至少也放些水果、餅乾吧?這裡的人都沒有吃消夜的習慣嗎?看著空蕩蕩的廚房,我突然懷念起我家那個食物充沛的廚房了。

 

算了,喝水將肚子灌飽吧。我開始努力的往肚子灌水,等我喝到八分飽的時候,我那開始運轉的腦袋突然閃過剛剛白影的事情。

 

住進來之前曾經聽那些人說這裡是鬼屋,該不會剛剛那個白影就是……「那個」吧……一想到這個答案,帶著恐懼的心情,我邊喝著水邊瞪大雙眼警戒的四下巡視著。

 

還是快點回房間好了。我將最後一口水灌進嘴中,還沒來的急將水嚥下我便迅速的轉身準備回房間。

 

沒想到,當我轉過身時,卻發現一個沒有五官只有一張白臉的人站在我身後。

 

「噗!」驚慌之中,我將嘴裡的水噴了對方滿臉。

 

「啊!」白臉鬼發出慘叫。

 

哇咧!我都還沒叫你這隻鬼叫什麼叫啊?

 

「迪亞!」白臉鬼發出怒吼。

 

呃?它怎麼知道我的名字?而且……這聲音怎麼聽起來很耳熟?

 

白臉鬼撕下了它的臉,我這才發現原來它是……「果力多?」

 

「你幹嘛噴我一臉口水啊!」他氣的滿臉通紅,雙眼瞪的像牛眼一樣大。「你知不知道口水裡有很多細菌?你曉不曉得口水會傳播很多疾病?要是我因為這樣生病了該怎麼辦?」

 

掯!不過是噴了你一臉口水,幹麼說的好像我的口水是傳染病之源?!雖然我心裡很不爽,但是看在他也算是受害者的身份上,我還是低聲下氣的向他賠罪著。「抱歉,我不是故意的,我只是被你嚇了一跳,所以……

 

「嚇一跳?你說你被本公子嚇到?」果力多像是更為生氣的逼近我。「本公子有哪一點嚇人的?你說啊你!」

 

「沒……」你都已經生氣成這樣子,我才不會不知死活的說出實話咧……

 

「果力多,你在幹嘛?」歐羅的聲音自門口傳來。「之前就跟你說過不要在晚上敷臉之後還在出來四處走動,這樣子很容易嚇到人你知不知道?」

 

「你說本公子的長相嚇人?」果力多將火氣轉向歐羅。

 

「我說錯了嗎?」歐羅的語調依舊溫平淡。「之前那些人不就是因為被你嚇到所以搬出這裡?這宿舍會變成鬼屋……可是你的功勞啊……

 

「鬼?你的意思是本公子是鬼嗎?」果力多的臉出現抽蓄、氣憤、無奈的表情。

 

「這可不是我說的。」歐羅像是極為無辜般的聳聳肩。「這些話可都是那些搬出去的學生說的。」

 

「去他個鬼!哪個鬼有本公子這樣俊美的外表!哪隻鬼有本公子這般優雅的氣質?為什麼你們這些傢伙都會拿本公子與那種醜物相比!」果力多像是快要崩潰般的大吼大叫著。

 

這麼聽來,那些人說的這裡有鬼……指的就是果力多啊?聽著他們的對話我終於理解一些了。

 

「怎麼了?你們怎麼在吵架啊?」希杰的聲音自樓梯傳來,他睡眼惺忪的看著我們。

 

「希杰!你說!」果力多衝向他。「本公子像鬼嗎?」

 

「啊?原來你們在吵這個啊?」希杰像是理解似的點點頭。「你敷臉的時候真的很像。」

 

……」果力多像是突然石化般的愣住了,屋子跟著靜默了一分鐘,而後,他像是極為沮喪的垂著雙肩,緩緩的走上樓梯。

 

「我要回去休息了……

 

唉……看樣子他應該受到很大的打擊吧,真是可憐……望著他的背影,我為他感到小小的悲哀。

 

歐羅在果力多回房間後,他也跟著打開大門準備出去。

 

「歐羅,你不回房間睡覺嗎?」見他的舉動我好奇的問著。

 

「我想出去散散步。」他回頭對我笑著,他那碧綠色的雙眼帶著比平時更加燦爛的神采。

 

這麼晚了他還要去散步?望著他的背影,我開始感到納悶。

 

「迪亞哥哥,你現在知道鬼屋那個謠言是怎麼出現的了吧?」希杰調皮的對我眨眼笑著。

 

「嗯……

 

「不過以前住這邊的那些人真是好討厭喔!」希杰不高興的嘟著嘴嚷著。「他們根本沒弄清楚事情就急急忙忙的搬出去,然後還跟別人加油添醋的說一堆恐怖的傳說,我在學校散步的時候,有些人都會用一種很奇怪的眼光看我。」

 

……我差點也是那些人之一啊…………

 

「迪亞哥哥,他們說的那個鬼真的很可怕嗎?」希杰好奇的追問著。

 

鬼可怕嗎?這……一般而言,答案應該是肯定的,不過,狂他也是鬼,我到不覺得他可怕。「希杰,我想,他們害怕的並不是恐懼本身,他們怕的應該是未知,因為不了解、無法掌控,所以他們害怕。」

 

「唔?」希杰沉默了會跟著又搖搖頭。「不懂。」

 

「不懂沒關係,我們只要過自己的生活,對於那些謠言我們用不著去理會。」我走向他拉著他的手。「回房間睡覺吧。」

 

 

貓邏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