早晨,清脆的鳥啼聲伴隨著風飄送著,自窗外射入屋內的陽光讓我睡不安穩,拉緊了棉被,我轉過身背對光源繼續睡……

 

『喂!起來!快點幫本大爺脫離這隻該死的兔子!聽到沒有!』

 

搞什麼鬼?你這隻死兔子,竟然一大早就把我吵醒!知不知道睡覺是人生中最重要的一件事啊?惡狠狠的瞪著出現在面前的兔子。「別煩我!」

 

『快點起來聽到沒有!沒見過像妳這樣的女人!壞心、歹毒!妳……』兔子開始數落起罪狀來。

 

「吵死了!」我一把將他抓起狠狠的往窗外丟去。

 

丟的太順手了,這裡是三樓耶!內心感到小小的愧疚。

 

算了,睡飽後再去把他撿回來。睡意戰勝良心,翻個身繼續睡我的回籠覺。

 

「碰!碰!碰!碰!」門外傳來一陣急促的敲門聲。

 

誰啊?努力的將自己從床上「拔」起來。

 

『妳這凶暴的女人!竟然將本大爺丟到外面!妳想要謀殺大爺我嗎?』兔子站在門口一附氣沖沖的樣子。

 

「你不是早就死了嗎?」記得沒錯的話,你是一個附身在死兔子上的死幽靈吧。

 

『那、那個不是重點!重點是!妳怎麼可以把本大爺丟出去!』

 

「你現在不是回來了?」

 

『那是本大爺自己跑回來的!』他不服氣的反駁著。

 

「既然你知道怎麼回來,那還生什麼氣啊?」

 

『呃……』粉紅兔楞楞的站在門口。

 

笨兔子,懶的理你,我要回去睡覺。才想走回床鋪他卻拉住我的腳。

 

『妳別想逃!要是妳再不讓本大爺脫離這隻兔子,本大爺就殺了妳!』

 

「你已經跟我訂了契約,要是殺了我,你也會消失。」笨兔子記性這麼糟,同樣的事情老是要我一再重複。

 

『那妳快把契約給解除了!』

 

轟!我聽見耐心爆炸的聲音。一把將他抓到面前,扯開喉嚨對他大吼著。「我不知道該怎麼解契約!同樣的事情不要讓我一再重複的說!要是你再吵我睡覺我就把你剁成肉醬!」

 

『妳這女人!竟然敢這樣跟本大爺說話!本大爺今天非教訓妳不可!』兔子不停的揮舞著拳頭,一副想揍我的樣子。

 

「迪亞哥哥,兔子醬好吃嗎??」

 

這聲音……「希、希杰!你怎麼會在這裡?」

 

「我來叫迪亞哥哥起床的啊!」他眨著一雙無辜的眼睛看著我。

 

還好昨天睡覺的時候忘記將裝扮卸下,要不然就穿幫了。我暗暗的鬆了口氣。

 

「迪亞哥哥。」他一臉期盼的望著我。「要是你要做兔子醬,可不可以分我吃一點?」

 

什、什麼?我沒聽錯吧?你想吃他?一般人看到他應該會比較想抓來研究吧?「為什麼想吃他?」

 

「粉紅色的兔子看起來好好吃!」他的眼中閃著發現獵物的亮光。「就像棉花糖一樣,不知道吃起來會不會有甜甜的味道?」

 

甜甜的味道?抓著兔子左看右看。「你好吃嗎?」

 

『兔子肉用烤的應該不錯……呃!妳問這什麼爛問題!快點把那個奇怪的小鬼帶走!』

 

「希杰,迪亞哥哥沒有打算要吃他。」

 

「為什麼?因為他很可憐嗎?」

 

「不是」我把粉紅兔抓到他面前。「你不覺得這隻兔子長的很奇怪嗎?吃這種怪東西會吃壞肚子的。」

 

『喂!妳說這是什麼話!別把本大爺說的好像是壞掉的食物!』他生氣的抗議著。

 

『要是你自認為自己很好吃,那我就馬上把你煮給他吃。』為了怕希杰聽見,我使用了「心通術」,這是一種不用開口就能與對方溝通的方法,要不然被別人看到我在跟一隻兔子說話,我不被當成是瘋子才怪!

 

『……』兔子沉默了。

 

「棉花糖是迪亞哥哥的寵物所以不能吃嗎?」希杰又跟著追問。

 

棉花糖?這麼快就幫他取好名字啦?「對啊,寵物是我們的好朋友,所以我們不能吃他。」

 

『為什麼本大爺又變成妳的寵物!』

 

『真囉唆!不然要說你是我在路上撿到的幽靈嗎?』我惡狠狠的瞪他一眼,這傢伙真是愛計較。

 

『……』兔子再度無言。

 

「可是」希杰嘟著嘴一臉期盼的看著我。「棉花糖看起來真的好好吃,我們把他煮來吃好不好?」

 

喔喔!那表情好純真!就像可愛的小狗一樣!

 

「好……」像是中了催眠般,我楞楞的點頭。

 

『好妳個頭!妳給我清醒點!』兔子往我的手狠狠的咬下去。

 

「好痛!」手一揮,「很不小心」的又將他丟到窗外去。

 

「棉花糖飛出去了!」他跑到窗邊探頭看著。「他不要緊吧?這裡是三樓耶!會不會摔死?」

 

「放心,他很喜歡這樣玩,等一下他就回來了。」

 

才說著,兔子就氣喘噓噓的出現在門口。『妳這傢伙!竟然又將本大爺丟出去!』

 

「兔子真的回來了耶!」希杰高興的將他抱起。

 

『死小鬼!別碰本大爺!快放開!』粉紅兔在他手中拼命掙扎著。

 

「棉花糖好像很不喜歡我?」希杰嘟著嘴無辜的望著我。

 

沒有人會喜歡一個說要吃自己的人吧?冒一滴汗。

 

『要是你敢吃本大爺!大爺我做鬼也不放過你!』

 

『你早就是鬼了。』真是一隻沒自覺的鬼。

 

「棉花糖看起來很生氣耶!」希杰敏感的注意到兔子的神情。

 

「才不呢!他現在很高興喔!他這種樣子就表示他很喜歡你!」

 

『喜歡妳個頭!』

 

「迪亞哥哥好厲害,連兔子在想什麼都知道,你跟他的感情一定很好對吧!」

 

「是、是啊!」小小心虛一下。

 

「好好喔!」他一臉羨慕的看著粉紅兔。「希杰也想當迪亞哥哥的寵物,可以嗎?」

 

又出現了!「小狗水汪汪眼必殺技」!這樣的眼神要叫人拒絕還真是困難啊!別說要當寵物!就算要當我後宮的收藏……呃……我怎麼變成麗莎一樣?

 

「那個……希杰是個人,人怎麼可以當寵物呢?我們當好朋友吧!」

 

「可是我……」他一副欲言又止的低下頭。「好吧。」

 

呼……還好即時清醒過來,要是讓麗莎知道他變成我的寵物,就算我有十條命也不夠活……

 

『叫他以後離本大爺遠一點!』

 

吵死了。故意將他抓到希杰面前。「以後你也要跟他變成好朋友喔!」

 

『誰要跟這個怪小孩當朋友!叫他閃遠點!』

 

「我知道了。」希杰哀怨的看著他。「棉花糖,我會聽迪亞哥哥的話跟你當好朋友,我會忍著不要把你吃掉。」

 

『誰是棉花糖啊!不要隨便給本大爺取名字!』

 

「迪亞。」麗莎拿著一張紙笑著跑了進來,見到希杰她立刻粘了上去。「你怎麼在這?我剛剛找你找好久。」

 

「我來叫迪亞哥哥起床啊!」

 

「偏心,你只想到要叫迪亞起床都沒想到我。」麗莎嘟著嘴一把將他抱住,眼神跟著哀怨的瞄了我一眼。「你對迪亞比較好喔!」

 

唔!有殺意!雞皮疙瘩開始冒出來。

 

「我有去叫姊姊啊!可是我敲了好久的門姊姊都沒開門。」

 

廢話,這個女人一但睡著就算天崩地裂都不會醒的。

 

「這樣啊,要不然姊姊給你一把我房間的鑰匙,你以後就直接開門進來。」

 

這招厲害,引誘他進去妳房間,然後妳再把他……這時候我不禁開始擔心希杰的貞操安危了。

 

「對了,校長要我將課表拿給你。」她將手上的紙遞給我。

 

「課表?我都還沒分學院怎麼會?」我將課表接過手開始看著。

 

東學院:古代文學、符咒術、道家法學。

西學院:魔法基本概論、攻防魔法、占卜初級。

南學院:武術入門、兵器學、心學。

北學院:禮儀課、藥草學、治療學。

 

「好棒喔,迪亞哥哥將四個學院的精華都學到了。」希杰一臉羨慕的叫。

 

「精華?」

 

見我一臉困惑,希杰便開始為我解說。「雖然每個學院上的課程都一樣,可是四個學院都有它特別擅長的地方,東學院專精鬼神道術、五行之法,西學院偏愛魔法、占卜,南學院是格鬥派擅長打鬥、兵法,北學院的人喜歡研製藥物、醫療。」

 

原來是這樣……我理解似的點點頭,心中又跟著起了另一個疑惑。「為什麼我要跑四個學院上課?是誰幫我安排課表的?」

 

麗莎對著我詭異的笑笑。「是校長幫你排的。」

 

「為什麼他將我的課表排成這樣??」感覺上,校長好像有陰謀,該不會……他還在生氣我破壞魔法陣的那件事?所以故意這樣整我?

 

「嗶!嗶!學園快報!迪亞˙阿德烈米斯拉契選擇學院之事,校長今天特為此事發佈公告!以下是校長的公告文……」

 

「各位同學……」校長的聲音自浮嗶蜜蜂傳出。「在開學日見到各學院與迪亞同學的精采決鬥實在令我感動不已,武術就是要相互切磋才會有成長,所以,我決定開創一個特例,任何學院只要能打贏迪亞同學,迪亞同學便屬於該學院的學生,並且,打贏迪亞的學生榮譽分數加一百分!該學院榮譽分數加一百五十分,希望這項創舉能當作同學們學習的原動力……」

 

搞什麼!拿我當獎品?他果然是想整我啊!這個校長的心眼真小!喔喔!我好像聽見各路人馬殺向我的聲音了,現在該躲哪去才好?

 

「但是!」校長緊接著的一句話讓眾人暫時停止動作。「一切對決只能在榮譽塔進行!一切私底下的利誘、偷襲……的動作均算違規,若被查獲不管是學院或個人皆扣榮譽分數三百分!」

 

「榮譽塔?那是什麼地方?」我疑惑的看著希杰,浮嗶蜜蜂的聲音在此時又響起。

 

「嗶!嗶!學園介紹!榮譽塔,共有兩百層樓,校方提供給學生對練、比試、決鬥、休閒的場所,打贏十人便可逕升一級,十級可上升一層樓,增加一級便可獲榮譽分數十分,打輸五人便降低一級,不扣榮譽分數。」

 

「迪亞……你……自己好自為之。」麗莎一臉悲淒的拍拍我的肩頭。

 

「我、我可不可以退學?」用著些微發抖的聲音跟她請求著。

 

「不行!」麗莎毫不留情的拒絕。

 

「可是……被刀刺到會很痛耶!要是我被殺死怎麼辦?」這個沒良心的女人!竟然推我入火坑!

 

「嗶!嗶!榮譽塔補充說明!榮譽塔設有魔法陣,就算被剁成八大塊、被刺了一百刀,在決鬥過後,魔法陣會幫學生療傷、重生。」

 

被剁成肉塊、刺一百多刀……那我還寧願死掉。

 

「迪亞哥哥也不用太擔心啦!真正決鬥要等決鬥卡寄到才開始。」希杰見我臉色蒼白連忙安慰著我。

 

決鬥卡?意思是說……這幾天我應該還可以悠哉的過生活囉?

 

「啪啪啪啪……」一堆不明物體從窗外飛入,它們像是訓練有術的整齊堆疊在書桌上。

 

又是什麼東西?拿起來一看是一張張的紙卡,白色的紙面上燙著金色的字體。「決鬥卡。」

 

咚!我感覺到自己的心跳漏了一拍,這學校辦事效率也太好了吧。

 

一旁的麗莎笑容滿面的看著我。「才剛公告完決鬥卡就寄來了?看來他們很急著要跟你分出勝負呢!加油!」

 

去妳的!竟然用那天使般的臉孔說出像是惡魔的話,算妳狠!

 

『沒想到有那麼多人想跟本大爺決鬥,哼!哼!儘管放馬過來吧!』兔子得意的在旁笑著。

 

放你個鬼!臭兔子!這一切都是你害我的!我順手又將他給丟了出去。

 

「這上面怎麼還別著一隻羽毛?」麗莎順手將卡片裡頭的一隻淡藍色羽毛給抽起來。

 

「咻……」卡片迅速飛離。

 

「呃……」希杰面有難色的看著我。「抽起那隻羽毛表示你決定接受那個人的決鬥邀約。」

 

「嗶!嗶!學園快報!就在剛才,迪亞˙阿德烈米斯拉契已經接受南學院二年級學生魯凱˙魯魯尼的決鬥邀約,此場比賽定於今日下午舉行!想要觀賞的同學記的要儘早前去佔位子!」

 

豬頭麗莎!妳沒事將那羽毛拔出來做什麼!「我可不可以不要去?」

 

希杰拼命的搖著頭。「不行,一但接受邀約就必須前去赴約,這是榮譽塔的規定。」

 

嗚……狂,我錯了,你快點回到我身邊保護我吧!

 

 

下午,我拖著沉重的腳步,身邊跟著兩個興奮異常像是要去看戲的麗莎與希杰,緩緩的走向死刑塔…………是榮譽塔……

 

決鬥塔設於學校的正中央,名義上是「塔」,但是它實際上是十個漂浮在空中的建築物,建築物的外形像是燈籠形狀,以地面大燈籠為開頭,其餘幾個相同形狀的建築物一個接一個往上漂浮串起最後消失在雲端。

 

「時間要到了,快進去吧。」麗莎帶著惡魔般的笑容催促著我。

 

唉……看著她的笑容,我突然想到最毒婦人心這句話。

 

拖著沉重的腳步,我被他們半拖半拉的帶進會場,當我們一踏進會場,四周發出了極大的喧鬧騷動聲。

 

看著眼前快要擠暴整個場地的人潮,我的頭開始發暈。

 

「希杰,你不是說像我這種初級決鬥沒什麼人會想要看嗎?」我壓低音量問著身旁的他。「為什麼這裡會有這麼多人?」

 

「呃……」希杰也是一臉不解的傻笑著。「大概是迪亞哥哥太有名了,大家都想看迪亞哥哥的比賽吧。」

 

有名?這指的是我弄壞魔法陣的事情嗎?嗚……人家又不是故意的…………

 

正當我在懺悔反省的時候,一旁的聲音跟著飄進我耳中.

 

「妳看!就是他!他就是那個有史以來第一個跨四個學院上課的新生!」

 

「好帥喔!他什麼名字?」

 

「妳不知道嗎?他叫做迪亞˙阿德烈米斯拉契!就是那個神秘的第一家族啊!」

 

「他的肩上有一隻粉紅色的兔子耶!好奇怪。」

 

「別小看那隻兔子。」旁邊一個男生插話。「聽說他會使用昇兔拳、旋風腿還會八卦掌呢!他可是非常厲害的!」

 

「哇!連寵物都這麼與眾不同!阿德烈米斯拉契家族果然是深不可測!」

 

一個帥氣的美男子帶著一隻粉紅兔,真的很奇怪,整個畫面跟美感都被破壞了,不過,現在只要能夠活著,就算叫我帶一隻蟑螂在身上我也願意啊!

 

『喂!你確定能打贏吧?』站在台下,我雖然擺出一副酷到不行的樣子,但是我的腳其實正在發抖。

 

『哼!本大爺至今從未輸過!今日的決鬥當然也是一樣!』

 

『希望如此。』要是你輸了,害我被刺成蜂窩,我一定不饒你!

 

「大家好!相信大家對這場決鬥已經期待很久。」主持人的聲音透過漂浮在場邊的大型浮嗶蜜蜂傳來。「現在上場的是南學院二年級學生魯凱˙魯魯尼!他擅長的武器是大榔頭,擅長的招式是『大榔頭必殺連擊』!」

 

一抬頭,場上出現一名又黑又高大的男生,他的手中拿著兩隻大榔頭。

 

天啊!要是被那個大榔頭敲到我的腦漿一定會暴出來!說不定我還會被打成肉餅!嗚……人家好想逃跑……不!不行!要是這樣逃跑,我那完美的形象不就毀了!可是,真的好恐怖啊!愛面子的我跟怕死的我在交戰中。

 

『發什麼呆?準備上場了!』

 

『喂!狂!雖然在這裡決鬥不會死人,但我也不想傷的很難看!不!最好是能夠不要受傷!』

 

『憑那三腳貓也想傷到本大爺?!叫他再練個五百年吧!』

 

希望如此,要是你敢讓我受傷,我一定把你封印到小雞裡面抓去做雞排!

 

「解除一切的束縛˙沉睡的靈體啊!聽從我令˙現身降臨!」一陣風圍繞著我吹起,再度睜開眼睛,一個狂傲的笑容出現在嘴邊。

 

「希杰,幫我照顧兔子。」我將兔子的軀體遞給了他。

 

『要是敢吃掉他,大爺我就要你好看!』狂在我身體裡怒罵著。

 

「棉花糖沒有呼吸了!」發覺兔子沒了脈搏,希杰一臉驚慌的看著我。

 

「別緊張,他睡著的時候常常會忘記呼吸,等一下他就會醒過來了。」

 

緩緩的走到比武台的中央,四周的鼓譟聲也越來越大。

 

「他的笑容好性格!好帥!」

 

「他的眼神又酷又冷!真希望他能看我一眼!」

 

「哼!」一個男生不甘心的冷哼一聲。「長的跟個女人一樣,一點男子氣概也沒有。」

 

廢話,我本來就是個女的啊!我冷冷的往聲音的方向瞪去,批評的聲音跟著消失不見。

 

見我上台主持人緊接著介紹。「現在上場的這位就是自開學日就引起大騷動的迪亞˙阿德烈米斯拉契!他來自一個眾所皆知的神秘家族!一個深藏不露的貴族世家!現在,就讓我們期待他們帶給我們的精采決鬥吧!」

 

「殺!」那個男生揮著大榔頭向我衝來。

 

『他殺過來了!快防備啊!』但是,任憑我怎麼叫,狂卻一動也不動。

 

「碰!」一眨眼間那人已被砍成兩半倒下。

 

好快的動作!就在交會之間,狂飛快的拔刀將那人給斬了。

 

全場被這突如其來的狀況給嚇住了。

 

「這、這是怎麼回事?剛剛大家有看清楚嗎?竟然、竟然就在一瞬間……南學院的魯凱˙魯魯尼就……被殺了?」

 

「啊!殺人了!」眾人開始瘋狂的尖叫。

 

「他居然殺了他!」

 

『呃?幹麻這麼驚訝?這裡不是被殺了也不會死嗎?還是說……那是騙人的?』開始擔心起來。『狂!你幹嘛要殺他啊?』

 

『決鬥場上生死難測,他在來之前就應該要有死亡的覺悟。』

 

雖然覺得他說的有道理,可是……『你竟然害我變成殺人犯!你要害死我啊!』我一把將他的靈魂塞回兔子裡去。

 

「天啊!雖然在這裡決鬥並不會死亡,但是,這可是第一次有人在這裡殺人!接下來會怎麼樣呢?聽說會有重生術幫忙治療,這景象從來沒人見過,今天總算可以大開眼界了!」

 

拜託、拜託!一定要救活那個人啊!不然我就死定了!

 

決鬥場上出現數十顆各種顏色的光球,象牙白、耀眼黃、蘋果綠、淡彩藍、媚惑紫、野火紅……光球飄向倒在地上的他,一顆顆的將他全身包覆住,空中降下數圈光環套在他身上,在光芒散去後那人昏昏沉沉的醒來。

 

「他活了!重生之術將南學院的魯凱˙魯魯尼救活了!」

 

太好了,這樣我就不會被當成殺人犯了!我真是高興的快要掉下眼淚。

 

「迪亞˙阿德烈米斯拉契!」他醒來後開始對我大吼。「我以魯魯尼家族的名義發誓!我絕對會將你打敗!你帶給我的羞辱我絕對會加倍奉還!」

 

「南學院的魯凱˙魯魯尼在醒來後對迪亞˙阿德烈米斯拉契說出了宣言,看來他是將他當成非打敗不可的勁敵了!」

 

才一開學就豎立了敵人?我不要啦~~

 

 

整潔乾淨的臥室內,一隻粉紅色的兔子大剌剌的躺在柔軟的床舖上。

 

『喂!本大爺想喝水!快給大爺我倒水來!』兔子躺在床上翹著二郎腿說著。

 

「水來了。」我恭敬的遞上水杯。

  

『大爺我現在想吃葡萄。』兔子又緊接著命令道。

  

「葡萄來了。」我快速的遞上一盤葡萄。

  

『妳這個女人到底懂不懂得伺候男人啊?葡萄要先剝皮去籽才可以送上來啊!』他不屑的斜睨我一眼。

  

該死的兔子!居然囂張成這樣!要不是因為要靠你打贏他們,我老早就把你作成烤肉給希杰吃了!忍耐,我一定要忍耐!

  

自從我成了眾人決鬥的目標之後,我跟兔子的地位也反了過來,雖然跟狂訂下了附身契約遇到敵人時可以招喚他附身,可是要是他不願意幫忙我打他們,我也沒辦法命令他。

  

『喂!我肩膀酸了!快幫大爺我按摩!』

  

還要我幫你按摩?好樣的!我再忍!心不甘情不願的走上前為他槌肩膀。

  

唉……人在屋簷下不得不低頭啊!我竟然淪落到變成一隻死幽靈的僕人?天啊!要是讓別人知道了,那真是太丟臉了!我悲戚的開始為兔子垂著肩膀、捏著他的腿。

  

『喂!妳沒吃飯啊?那麼小力!再大力點!』

  

……我、我再忍……不!可惡的傢伙!我再也忍不下去了!停下了手,一把將他抓起。

  

『喂!妳想做什麼?別忘了!要是沒有本大爺……』

  

「就算沒有你,我也絕不會輸!」我狠狠的將他丟出窗外。

  

呼!心情舒服多了!為了忍受他!我這幾天簡直過著生不如死的生活!那種鬱悶的心情就好像便秘了十天一樣啊!

  

哼!我就不相信沒有你我打不贏他們!不過,要怎麼打呢?對了!老爸不是有給我一本家傳秘笈嗎?趕緊從行李中找出老爸給我的那本秘笈。

  

「電眼術」練成者可以放出極大電流電擊對方……嗯,好像不錯。我繼續往下看著解說。

 

凡是被電眼術擊倒者……將會死心踏地對你唯命是從?是個收集僕人的好咒語?呃……這樣是很不錯啦!可是我只想打贏對方耶!

  

「吹雪之術」可放出眾多雪花,滿天飛舞的雪花具有阻絕敵人視線與美化打鬥之效?美是很美,不過這只能用在逃跑吧?

  

「舞之悅音」有如天賴之漫妙音樂,能讓聽到的人心情輕鬆,適合用在婚禮、慶點等宴會場所?這、這什麼跟什麼啊?

  

這裡面到底有沒有強大的魔法?我快速的翻了幾頁。

  

「秘技˙風雲變色˙究極之術」使用此法可以呼風喚雨、改變週遭的氣候,威力極大……

  

就是這個!能呼風喚雨!嘿嘿!到時候我就用這個將對手打敗!

  

先來試一下!它的咒語是……「春夏秋冬瞬時萬換˙風火雷電任隨心來!」

  

來吧!來個閃電吧!

  

「……」安靜了一會,四周完全沒改變,這本秘笈到底是真的還是假的?我生氣而又失望的將秘笈丟到一邊。

  

「迪亞哥哥!不好了!」希杰匆匆忙忙的跑了進來。「棉花糖被東學院的學生抓走了!」

  

真難得,那個傢伙也會被抓啊?「為什麼要抓走他?」

  

「我也不知道。」

  

東學院……好像是專精鬼神術法、五行八卦的學院……等等!這麼說,他們該不會是知道那隻兔子其實有一個靈魂封印在裡面,所以想抓回去超渡?或者……他們想利用狂的靈體來研究符咒術法?

  

「迪亞,有人送這張紙條要給你。」麗莎拿著一張紙片進來。

  

「要是想救回你的寵物,就接受我的決鬥!東學院-卡西卡。」

  

唉……我把他們想的太厲害了,他們根本什麼都沒發現嘛!

  

「真是太卑鄙了!他們竟然用棉花糖威脅迪亞哥哥!」希杰一臉生氣的大罵。

  

麗莎站在一旁看我。「現在該怎麼辦呢?要接受嗎?」

  

「不,我不打算接受。」開玩笑,我怎麼可能為了那隻兔子接受決鬥。

  

「那、那棉花糖怎麼辦?」希杰擔心的追問著。

  

「別擔心,他會自己想辦法回來。」

  

「不行!你一定要去救狂亂小粉紅!」麗莎嘟著嘴不滿的叫。

  

搞什麼?我剛剛才跟他吵架耶!他對我那麼囂張!我幹麻要去救他啊!真是氣死人了!

  

「迪、迪亞?」麗莎楞的看著我,她跟希杰的臉色變了。

  

「幹嘛?」我沒好氣的白了她一眼。

  

「迪亞哥哥……冒煙了。」

  

「冒煙?我看是我冒火吧!」現在我可是一肚子火!

  

麗莎指著我開始尖叫。「真、真的冒火了!」

  

咦?低下頭看看自己,我的手上、身上全都漂浮著熊熊的火焰。「著火啦!快救火!救命啊!」

  

怎麼會這樣?怎麼會這樣?我急的在房間跑來跑去、衝來衝去。

  

「迪亞哥哥!水!」希杰提著一大桶的水往我潑來。

  

呼……火總算滅了,可是人家的房間……全都亂成一團了啦!看著一團亂的房間,實在讓我很想哭啊!嗚嗚嗚……

  

「嘩啦嘩啦……」房間內下起了雨,我的頭上飄著一朵烏雲。

  

「這是怎麼回事?為什麼房間裡會下雨?」麗莎跟希杰連忙跑到房門外。

  

「迪亞!你到底做了什麼?」麗莎站在房間外頭質問我。

  

我什麼都沒做啊!等等,該不會是……連忙將那本秘笈拿起來看,在剛剛看到的「秘技˙風雲變色˙究極之術」那頁最下面還寫著幾行小字……

  

念出咒語後,可以隨著心情任意改變四周氣候,傷心時會下雨、生氣會冒火……無法妥善控制情緒者最好不要使用此法,一但施法後其效果將會……持續五天!

  

什麼!五天?要我這樣子生活五天?這麼重要的事情怎麼不用大一點的字註明清楚!

  

「轟隆!轟隆!」房間內出現幾道雷電。

  

冷靜、冷靜……要是被自己引出來的雷電給劈死了那真是太慘了。

  

「迪亞哥哥……你沒事吧?」希杰一臉擔心的看著我。

  

「沒事,我只是在試新的咒語。」

  

說來說去這一切都是那隻該死的兔子害的!要不是他我也不會變的這麼慘!走到書桌前將其中一張卡片的羽毛抽出來,卡片迅速飛離我手中。

  

「學園快報!迪亞˙阿德烈米斯拉契剛剛接受了東學院二年級學生卡西卡的決鬥邀約,決鬥時間定於三天後的下午……」

  

「迪亞哥哥決定要去救棉花糖了嗎?」希杰見到我答應了決鬥高興的不得了。

  

等那隻死兔子回到我手中……哼、哼、哼……

  

「好冷,怎麼突然變冷了?」房間的氣溫突然降了好幾度,麗莎凍的受不了抓著希杰衝出我房間。

  

真的好冷!趕快找衣服穿。

 

接下來的時間,我開始試著控制脾氣、擬定決鬥必勝戰術,經過練習,我也終於知道「秘技˙風雲變色˙究極之術」的使用技巧,現在的我可說是信心滿滿的等著決鬥的到來……

 

 

 

全站熱搜

貓邏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