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好!!沒想到才隔幾天又可以見到迪亞˙阿德烈米斯拉契的精采決鬥!上次他將對手斬成兩半的樣子至今還深深印在我腦中呢!不知道他今天還有什麼特別的演出!今天他所決戰的對手是東學院二年級學生卡西卡!就讓我們期待這兩個人所帶來的精采決鬥吧!】

  

「依照約定,兔子還給你。」他用眼神示意著台下的同夥,他們將一個袋子交給了希杰。

  

死兔子!都是你害我的!還說自己有多強!一下子就被別人給抓住了,真是沒用……看我等一下怎麼……

  

「迪亞哥哥!棉花糖他……」希杰臉色蒼白、眼中佈滿淚水的看著我。

  

在他手中的兔子全身染著鮮紅的血,樣子極為狼狽,看來似乎受到極大的凌虐。

  

「我們聽說他很厲害,所以小小的跟他玩了一下。」

  

“狂!狂!你還好吧?狂?”連忙用心通術跟狂對話。

  

“這群該死的傢伙……要不是本大爺被困在兔子裡,他們哪動的了本大爺一根寒毛!!”他的聲音聽起來非常微弱就像快要消失一般。

  

「希杰,你會治療術嗎?」我詢問著他。

  

「會。」他連忙為他治療。

  

“喂!女人!快讓本大爺脫離這裡!我一定要斬了他們!”

  

都已經傷成這樣還逞強?“你不是說我沒了你就無法決鬥嗎?待在那邊好好看著吧!”

  

「喂!發什麼呆啊!」對方不耐煩的叫著。「還不快開始!」

  

「就憑你也想當我的對手?」我嘴邊出現一絲冷笑,室內溫度跟著降了幾度。

  

【唔?不曉的各位觀眾有沒有感覺到……這裡好像變冷了,大家要記的穿上外套不然會感冒喔~~】

  

「那邊東學院的那幾個人……」點名了台下他的同夥。「一起上來吧。」

  

【什麼?!迪亞同學竟然對台下的其他人提出決鬥?雖然決鬥塔沒有限制比賽人數,但是很少看到有人會對那麼多人下決鬥邀約!】

  

被我點到名的那些人在眾目睽睽之下自然無法拒絕,他們全走到台上。

  

“女人!妳瘋啦?妳到底想做什麼?”

  

單獨對戰十五個人,我想我真是瘋了。

  

「迪亞哥哥,我來幫你!」希杰連忙想要跑到台上助陣。

  

「不!希杰!你幫我照顧兔子就好。」伸手拔出腰間的長刀,這件事我想要自己解決。

  

氣溫越來越低,自我腳下開始出現冰氣,一瞬間,整個競技台上全舖上了一層冰。

  

【真是、真是太有氣勢了!這樣的景象我已經好久沒有見過,現在的學生已經很少有這樣的膽量敢一對多,不愧是來自勇敢善戰的阿德烈米斯拉契家族!不過……為什麼台上會結冰啊?這裡也越來越冷了!有沒有暖爐、棉被?快點拿來!】

  

「非常謝謝你們對我家兔子的招待,我想我也該好好回報你們一下。」我飛快的衝上前,一刀斬了其中一個人的腦袋,回手順手割下了另外兩個人的手臂。

  

「你這傢伙!!」另外幾個喃喃念咒,幾道雷電向我劈來。

  

……你以為用雷電咒就能制住我嗎?這兩天我不知道被雷給劈了幾次,也總算讓我找到躲避的方法。

 

舉著刀子對向襲來的雷電,雷電跟著纏上了刀子,轉身將雷電引轉了方向,數道雷朝著他們自己人衝去,幾個人頓時成了焦炭。

  

【太帥了!真是太厲害了!對了,剛剛主持人聽見一個小道消息,東學院的人為了讓迪亞同學接受他們的挑戰便綁架了他的寵物,要是這件事情屬實的話,那真是太可怕了!沒想到我們學校有這麼心機重的同學!太恐怖了!!】

  

場上漸漸飄起了雪花,現場猶如冬天來臨,穿梭在雪花中用我老媽教我的刀法將他們一個個給切成數塊。

  

【好美~~飛舞的雪花與四濺的鮮血交織成一幅紅白圖畫,在這華麗的美景當中迪亞同學用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將對手一個個擊敗,他的刀法快、狠、準,每個被他肢解的軀體平整完美,從那傷口看來他應該是對著關節接合處下手,從那精準的刀法看來,這應該是失傳已久的『斬龍快刀』,這刀法失傳已久,沒想到今日竟然有幸看到這絕妙的刀法!】

  

斬龍快刀?這只不過是我媽教我切雞、鴨、牛、豬的刀法而已。

  

「剩下你了。」冷冷的看著那個叫做卡西卡的人,竟敢將兔子傷成這樣,我非要好好的教訓你不可。「你想要怎麼死?切成四大塊?八塊?還是剁成泥?」

  

聽我這麼說他臉色慘白的擠出一絲笑容。「不、不過就是隻寵物……你何必……

  

沒等他說完,一刀刺入他的胸口。「他是我朋友。」剁成泥太累了,還是將他切成三十二塊就好。

  

【太……太感人了!迪亞同學最後說的那句話真是叫我太感動了!沒想到他跟兔子的情誼竟然那麼深!】

  

看著場上遍地的肉塊,我想我今晚吃不下肉了。

  

「迪亞˙阿德烈米斯拉契!這個屈辱我們東學院一定會向你討回來!」才剛被魔法陣治癒就有人大聲的放馬後砲。

  

你想要再死一次是吧?「轟隆!!」一道雷劈向他,他頓時成了焦炭。

  

「對我有不滿的話儘管衝著我來!要是還有人敢再對我的朋友下手,我保證我會加倍奉還!」我冷冷的瞪著他們,他們則是低著頭不敢與我正眼對望。

 

 

丟下東學院的人,我轉身回到台下,希杰跟麗莎也正從觀眾席上向我跑來。

 

“狂,你好點沒?”我打量著被希杰抱在懷中的兔子,此時,他身上的傷已經被治癒了。

  

……”狂沉默了會才冷冷的道。“大爺我可不是妳的朋友。”

  

……給你三分顏色你就跟我開起染房了?“我當然知道,你是我的寵物。”

 

 

「迪亞哥哥好厲害!!我從來沒見過那樣的刀法呢!」希杰像是極為崇拜的對我說著。

  

「餓不餓?要不要吃餅乾?」麗莎手上拿著一袋零食。「剛剛看你把他們切成一塊一塊的肉塊,害我肚子也跟著餓起來。」

  

妳以為妳是來看戲的嗎?看到那種景象一般人應該會怕的吃不下飯吧?

  

「我肚子也餓了。」希杰扁著嘴跟著摸摸肚子附和著。「我們到學生飯館去吃飯吧。」

 

 

 

學生餐館內,服務生為我們送上菜單招呼著我們。

 

「請問各位要吃點什麼?」

  

「我要一盤生菜沙拉、一份水果拼盤、一杯檸檬汁。」麗莎對著服務生甜甜的笑著。

  

吃這麼少?這裡沒幾個人用不著這樣注意形象吧?環顧四週,整間餐館只有零星的幾個人。

  

「我要……一隻迷迭蜜汁烤雞、一盤糖醋魚、兩碗海鮮濃湯、一份烤麵包、一杯大杯的牛奶……甜點要巧克力聖代還有巨無霸水果拼盤。」希杰一口氣點了一堆菜。

  

……點麼多吃的完嗎?

  

見到我們訝異的表情希杰不好意思的笑笑。「我媽媽說要多吃一點才會長的高。」

  

是沒錯啦~~只是未免也……太多了吧?你想要像大樹一樣高嗎?

  

「那……棉花糖要吃什麼?紅羅蔔五根好不好?」希杰關心的問著。

  

“誰要吃那種東西!本大爺要吃牛排、炸雞腿還有冰啤酒!”兔子非常生氣的用他那短短的手重重的垂打桌面。

  

聽他這麼說麗莎一臉狐疑的問。「你想吃牛排?兔子吃牛排不是很奇怪?」

  

「棉花糖說他想吃牛排?」希杰一臉困惑的看著麗莎。「麗莎姊姊知道棉花糖在說什麼嗎?」

  

「你沒聽到嗎?他剛剛說……」見她要將對話內容說出來,我連忙踢了踢她的腳。

  

“一般人是聽不到狂說的話的,因為我跟妳都跟它的靈體有過接觸所以才聽的到,千萬不要讓別人知道這件事,要不然一定會有很多麻煩。”我使用心通術對她解釋著。

  

「原來是這樣……」她這才恍然大悟。

  

「什麼這樣?麗莎姊姊在說什麼啊?」希杰好奇的追問。

  

「沒什麼。」她對希杰笑笑敷衍過去。

  

「我要橙汁魚排、水果聖代、一杯熱咖啡。」其實我想吃滷肉飯、貢丸湯、白斬雞,不過點這個實在是有損我的形象,只好忍痛放棄了。「請給這隻兔子一份牛排、五隻炸雞腿還有一杯冰啤酒。」

  

「呃……兔子要吃……牛排、炸雞腿、冰啤酒?」服務生一臉不可置信的反問。

  

“幹麻?本大爺想吃這些菜你有意見嗎?”兔子跳了起來大為不滿的叫著。

  

看他似乎想衝上前揍人,我連忙將他按在桌上。「請快點送菜上來,這隻兔子一但肚子餓脾氣就會變得很糟,要是讓他餓太久……說不定他連人也吃呢……

  

關於這隻詭異的兔子,服務生早就聽過它的眾多事蹟,一聽說它會吃人他連忙收起菜單飛也似的逃跑。「我馬上送菜上來!!!」

  

“幹麻把本大爺說的好像食人魔?不要亂損害本大爺的名聲!”

  

「棉花糖他真的會吃人嗎?」希杰瞪大雙眼好奇的將他抓在手上左看右看。

  

「我跟那個服務生開玩笑而已。」真是個單純好騙的孩子啊~~

  

過沒幾分鐘服務生顫抖著雙手將餐點遞上。「您、您、您的牛排、炸雞腿、冰啤酒、生菜沙拉、水果拼盤、迷迭蜜汁烤雞、糖醋魚、海鮮濃湯……

  

速度還真快,剛剛點的菜一下子全都擺滿整個桌面。

  

「要、要是還有其他想吃的東西請儘管吩咐。」服務生站在遠遠的柱子旁對我們叫著。

  

有必要怕成這樣嗎?隨便想也知道兔子不會吃人吧!不過……一隻正常的兔子應該也不會吃牛排這種東西才對。

  

「你們也在這邊啊。」歐羅出現在我們身邊手上還拿著兩本厚重的書。

  

「歐羅你下課啦?要不要跟我們一起吃?」希杰高興的對他邀約著。

  

「好啊。」他拉開椅子坐在我的身邊。

  

「請問您要點些什麼?」服務生依舊躲在柱子後面。

  

歐羅困惑的看著遠方的服務生一眼,似乎有點不解服務生為什麼要躲哪麼遠,但是他還是保持著他那溫和的態度點著他要的餐點。「我要蕃茄汁、蕃茄炒麵、蕃茄濃湯。」

  

怎麼都是蕃茄?「你喜歡吃蕃茄嗎?」

  

「不,我只是喜歡紅色。」他臉上出現一抹高深莫測的笑,跟著,他又補了一句。「我喜歡如同鮮血一樣的紅色。」

  

……他的話讓我聯想到今天決鬥場上鮮血四濺、肉塊橫飛的樣子。

  

「你今天的決鬥很精采。」他的眼神閃耀著興奮的光芒。「溫熱的血跟冰冷的雪融合在一起的樣子實在很棒!」

  

這算是讚美嗎?總覺得他有點怪。

  

“這裡做的炸雞腿真不錯,不過牛排煮的太老了。”兔子邊說邊順手將一隻雞骨頭往旁邊丟去。

  

“吃的時候注意一下你的形象好嗎?不要把骨頭亂丟!”看著他的吃相實在是讓我很想扁他,原本乾淨的桌面全被他弄得髒兮兮的,吃剩的骨頭遍佈在他的四周。

  

“要妳管!”兔子像是示威一般順手又將一隻骨頭丟到一旁。

  

「這隻兔子真奇妙……」歐羅一把將兔子抓在手中端詳。

  

“喂!快放開我!不要打擾本大爺吃東西!”

 

「奇妙?他只不過是一隻奇怪的粉紅兔而已。」我不以為然的對他笑笑,順手叉起盤內的食物吃著。

 

「不,他感覺上不像一般的兔子,該怎麼說呢……」他轉過頭來對我意味深長的笑著。「就像是……他的體內棲息著人的靈魂……

  

「轟隆!轟隆!」歐羅的話讓我感到驚愕萬分,連帶的,我在學生餐館裡引發了幾道閃雷。

  

兔子也跟著僵在他手中一動也不動。

  

「他怎麼了?好像在發抖?」歐羅將手中的兔子翻來翻去的把玩著。

  

「他、他會怕打雷!一聽到雷聲就會這樣發抖。」我連忙將他自歐羅手中抓回來。

  

「您點的餐點來了。」服務生遞上歐羅點的菜。

  

看著歐羅面前一盤又一盤的紅色,實在是……讓我有點吃不下。

  

「以後你要多加小心。」歐羅邊喝著蕃茄濃湯邊對我說著。

  

沒頭沒尾的冒出這句話讓我愣住了。「為什麼?」

  

「以前挑戰你的人都只是一些第一層的決鬥者,不過在今天這場決鬥之後,我聽說其他上層榮譽塔的決鬥者也想跟你一較高下,他們可是比那些人厲害多了。」

  

「轟隆!轟隆!」又有幾道閃電劈過。

  

比那些人還厲害的人?怎麼辦?這下一定死定了!!我開始擔憂起我的未來了。

 

 

晚上,當我回到房間時,我發現我的房間被蜂湧而入的決鬥卡給淹沒了,看著覆蓋整個地板將我的膝蓋淹沒的決鬥卡,我真是有種欲哭無淚的感覺……

 

搞什麼鬼啊!為什麼他們那麼喜歡打架?為什麼我非要跟他們打?!我生氣的用力踩著卡片洩恨。

 

「迪亞……你的房間怎麼變成這樣啊?」麗莎跟希杰出現在我房門口。

 

我深吸了口氣試圖緩和情緒。「希杰,我可以拒絕接受決鬥嗎?」

 

「可以啊~~」希杰點頭回答著。「不過,這些卡片會一直飛進來喔……

 

「不能叫他們不要寄了嗎?」要是這些卡片這樣一直飛進來,我可能會被這些卡片壓死吧。

 

「可以是可以……可是……」希杰面有難色的看著我。「要到五十層的人才能有拒絕接受決鬥卡的權力。」

 

……」聽著這答案,我的臉也跟著垮了下來。

 

「接受決鬥也沒什麼不好啊~~」麗莎像是安慰般的對我說著。「決鬥優勝可以加榮譽分數還可以增加在學校的名氣,要是層級再更高一些,連校外的人都會認識你呢~~」

 

被那些人煩的人不是妳,妳當然這麼說啊。「幫我想解決的辦法吧。」

 

就算再不滿、再生氣,將情緒發洩完之後還是要將問題解決,將麻煩丟著只會越滾越大最後鬧的不可收拾而已。

 

“要解決還不簡單,狠狠的教訓他們一頓,讓其他人看了之後再也不敢來挑戰,這樣不就得了。狂邊說臉上邊露出詭異的笑。

 

“爛提議,駁回。”我冷冷的瞧著兔子說著。他的這番話只是讓我覺得他想趁機來個瘋狂大屠殺而已。

 

“妳說這是爛提議?!”兔子生氣的跳了起來。“本大爺以往可都是用這方法逼退那些煩人的傢伙!妳竟然說這是爛方法!?”

 

“適合你的不一定適合我。”我可不想被冠上殺人魔的稱號。

 

“不,我覺得這個方法不錯。”兔子身旁的麗莎像是頗感同意的道。「如果你可以狠狠的給那些人一個下馬威!最好讓他們覺得依自己的實力根本就無法勝過你,這樣一來,敢挑戰你的人也就變少了。」

 

「麗莎姊姊這主意不錯耶~~」希杰也像是十分贊成似的附和。「只要讓他們覺得迪亞哥哥很厲害,他們自然就會知難而退了。」

 

唉~~這種事情用說的當然很簡單啊。「要怎樣才會讓他們覺得我很厲害?」

 

……」兩人被我這們一問跟著沉默了。

 

“要展現實力最好的方法,就是以一敵百。”

 

“一敵百?你乾脆挖個墳墓要我跳進去好了。”老是說這種天方夜譚,真欠扁……我沒好氣的瞪著他。

 

「一對多?」麗莎若有所思的重複著,跟著,她的臉上出現怪異的笑容。

 

看著她的笑容,我的心也跟著涼了一半。

 

 

 

榮譽塔內,觀眾席依舊是黑壓壓的一片人潮,人數多的幾乎將內部擠的水洩不通,服務生忙碌的為所有人遞送茶水、毛巾、點心,喧嘩的討論聲、熱鬧的觀戰氣氛,這一切的一切都是為了那位有如黑馬之姿迅速躍升層級的新生,一個恍若神話傳奇中才會出現的非凡人物。

 

「啊~~他進來了!他來了!!」一個女生首先發出尖叫聲。

 

瞬間,原本熱鬧沸騰的談話聲全都止住,眾人的目光全集中在入口處的人影,入口處站著三個人,一名是有著甜美笑容的美少女,一名是純真如天使的小男孩,另外,還有永遠披著白色斗篷的主角,以及立在他肩膀上的註冊商標『粉紅色兔子』。

 

三個人進場之後,男生將肩膀上的兔子交給身旁的小男孩後便迅速的往台上走去,決鬥,就在他上台之後跟著準備開始了。

 

要開始了。”我跟狂說著,看著面前站著的一堆人實在是讓我有點頭暈。

  

“又是一堆草包!到底要到什麼時候本大爺才能夠跟真正懂劍術的人一較高下啊!”狂不滿的抱怨著。

  

“快點升級就可以了。”

 

 

【又到了觀看迪亞˙阿德烈米斯拉契的決鬥時刻!每次到這時候總是讓我既緊張又期待!讓我們來看一下他今天的決鬥人數……三十三人!一共三十三人!他再一次刷新了他個人的紀錄!天啊!他究竟還要做多少令人驚訝的事情!】

  

唉~~這也不是我願意的啊~我無奈的嘆著氣。

 

那晚,我們最後的討論結果就是……一對多……

 

去!我乾脆直接挖洞自己將自己埋了算了……

 

為了讓我無法拒絕,麗莎還特地編了一堆理由想要說服我,說什麼……這樣子的話,不但可以快速解決那些卡片,採用團戰的方式還可以讓我快速升級……

 

本來以為會站我這邊的希杰,竟然也同意麗莎的說法,他還跟我說榮譽塔有個規定『下層者不得挑戰上層者』,如果我快速往上升級的話,那些前來挑戰我的人也會跟著減少。

  

老實說,這個提議我不是很贊成,雖然升級可以減少那些人,可是越往上層所面臨的對手也就越厲害,這種風險實在太大了,但是,我一個人怎能抵抗他們兩個人呢?於是,在兩票對一票的情況下,我也只好接受了。

                              

「殺!!!」一群人像猛獸般瘋狂的衝來。

  

“他們殺來了!!快開始啊!!”我驚慌的大叫著。

 

「絃之一字刀!!」狂平刀一揮,幾個人瞬間身首異處,接著,狂快速的衝進的敵陣之中。

  

【各位觀眾!現在的場面真是血肉橫飛、悽慘悲壯啊!!只見迪亞同學又使出『斬龍快刀』!!他就像殺雞斬鴨一樣,一個個將對手切成四大段、八大塊,台上的屍首越堆越多……

  

“喂!狂!你怎麼可以偷學我老媽教我的切菜刀法!!”

  

“哼!別將本大爺的肢解刀法跟妳媽那殺雞鴨的刀法相比!大爺我的刀法可比妳俐落多了!”

  

“俐落個屁!我老媽她可以將一頭牛快速的切成肉塊,而且那頭牛還沒有感覺到痛呢!”

  

“說大話誰不會?!改天叫她表演幾招啊!”

  

“該死的傢伙!改天我就叫我媽把你給切了作菜!”

  

「迪亞哥哥小心後面!」場外突然傳來希杰的叫聲。

  

迅速的轉過身,瞧見一個人拿刀向我刺來。

  

糟了!這麼近的距離一定會被刺中!要是身上被開一個洞那會很醜耶!

  

“火雷術!!”不自覺的,待在體內的我迅速使出法術防禦。

  

「空龍斬!!」操縱身體的狂同時出招。

  

沒想到我跟狂同時出招,當兩個招式合併之後會有什麼後果呢?

  

「轟!!!!」眼前一陣煙霧瀰漫、亂石齊飛。

  

【咳!咳!剛剛到底發生什麼事?呃……各、各位觀眾,由於剛剛迪亞同學使出前所未見、威力強大的招式,所以不僅場上的對手全部被他擊敗就連場地也被他從中剖開!!而、而且因為威力太過強大……西側的觀眾也跟著全數陣亡!!我當了這麼久的主持人這還是我第一次見到的事情!太厲害了!那到底是什麼招式?】

  

原來我們可以聯手攻擊啊?這還真是一大發現!“喂!幫剛剛的招式取個名字吧!”

  

“為什麼要取名字?”狂反問我。

  

“因為主持人在問。”

  

“既然是兩招合併的就叫『火雷空龍斬』好了。”

  

“不好吧……這樣人家一下子就知道是什麼招數了。”就在此時,一道靈光閃過腦中。“叫『九霄雷龍破』吧!”

  

“為什麼要叫這名字?”

  

“突然想到的,你不覺得這名字很帥嗎?”

  

……隨便妳。”

  

就這樣,我們有了第一個合作招式『九霄雷龍破』!!

  

本來這場對決之後還有其他對手要打,不過因為場地被我破壞需要重修,整個決鬥時間就被迫延後。

 

我收起了長刀,緩緩走回台下,觀眾席上的希杰跟麗莎向我走來,照往例,我們在學生餐廳點了些東西,接著回到宿舍大廳吃點心、聊天。

 

「迪亞哥哥今天清場的那招好帥喔~~」希杰一臉崇拜的看著我。

  

「是啊~~那個新招式真的很棒!!」麗莎邊稱讚邊將一個小餅乾丟入口中。「不過今天真是好危險,你差一點就被那個人刺到了。」

  

「對啊~~我也嚇了一跳。」

  

“喂!狂!我覺得你最好要練一下你的功夫了,要不是我反應快,我今天一定被那個人刺中!”

  

「嗯嗯~~沒錯,是該多練練。」麗莎跟著點頭附和。

  

「麗莎姊姊?要練什麼?」完全不清楚對話的希杰側著頭不解的問。

  

麗莎楞了一下。「我、我是說……狂亂小粉紅最近好像變胖了,他應該要好好鍛鍊身體。」

  

「棉花糖變胖了嗎?」希杰將兔子抓起來左看看右瞧瞧。

  

“胖你個頭!那是她的身體太遲鈍了!害本大爺所有招式都沒辦法流暢使用,現在大爺我的實力根本發揮不到三成!”兔子在希杰手上不斷掙扎著。“放開我!死小鬼!”

  

“你說什麼!!明明就你自己功夫不好!”順手抓了一把餅乾對兔子扔去。「希杰,兔子今天吃太多東西了,不要再給他吃了。」

  

“妳這女人!想打架嗎?!”他掙脫希杰的手將桌上的一盤蛋糕踢向我。

  

「死兔子!你做什麼阿!」現在的我全身灑滿了蛋糕以及奶油,我飛快的抓起桌上的飲料對他潑了過去。

  

「迪亞哥哥!棉花糖!你們不要打架!!」希杰連忙又將兔子給抓住。

  

“妳竟然拿檸檬汁潑我!我最討厭的就是檸檬汁了!”兔子大聲咆嘯著。

  

「不喜歡檸檬汁?那葡萄汁要不要啊?」又抓了一杯飲料往他頭上澆下去。

  

“妳這傢伙!!!”他非常努力想將自己從希杰手上『拔』出來,不過這次希杰將他抓的很緊,他怎麼努力都逃不出他的手。

  

「棉花糖你不要跟迪亞哥哥打架,他也是為你好,他怕你吃的太胖……肥兔子很醜耶!!」

  

“你這小鬼少管閒事!快放開我!!”

 

我跟兔子的戰況越演越烈,只見空中蛋糕、餅乾飛來飛去,飲料也撒了一地……

  

「你們……給我住手!!」一個憤怒的聲音突然響起,我們全停下了動作。

  

「太糟糕了!!真是太糟糕了!!」一個戴白帽、口罩,穿著工作服手上帶著手套的人在我們面前出現。「你們怎麼可以將這裡弄得跟豬窩一樣髒?知不知道這樣會引來螞蟻、蟑螂、老鼠、跳蚤、還有一堆又髒又噁心的害蟲?!」

  

這裡有請清潔人員打掃嗎?看看麗莎,她也是跟我一樣疑惑。

  

「天啊!!窗戶上竟然有奶油!真是太可怕了!!」他拿著抹布開始從右邊擦、擦、擦、擦到左邊去。

  

「你看看!你看看!地上竟然有餅乾、蛋糕、果汁、七根兔子毛、十五根長頭髮、二十三根短頭髮!」他丟下抹布拿起掃把從左邊掃、掃、掃、掃到右邊來。

  

他眼力真好……拍拍手。

  

「這裡真是、真是太髒了!!!」最後,他丟下掃把歇斯底里的吼著。

  

用不著這麼生氣吧?只不過是一些餅乾屑跟蛋糕。我看看了四周環境,遍地都是蛋糕泥、餅乾碎片、地板也被飲料弄得紫一塊、黃一塊的。

 

好吧,這不只是『一些』,應該說是一大陀……

  

「對不起,果力多……剛剛棉花糖跟迪亞哥哥在吵架所以才會……

  

他是果力多?那個自戀男?他什麼時候變成清潔工了?「不好意思,這裡是我們弄髒的我們自己掃就好……

  

「不!」他堅定的一口回絕,跟著他拉下口罩眼神凌厲的逼近我。「你可別小看清掃這件事,它是一門細緻的美學、一種氣質的昇華,像你們這種外行人怎麼可能將這裡清理的具有極致美感!一個不具有極致美感的地方又怎麼能搭配我俊美的外表跟高貴的氣質呢!!!」

  

……剛剛那一串的意思是說他要自己打掃是吧?

  

接下來的時間,我們幾個站在一旁看著他拿著抹布從這頭擦到那頭,拿著掃把從左邊掃到右邊……

  

「不行!清掃速度太慢!這樣會耽誤到我美容的時間!」他急躁的在我們面前兜了幾圈。「『鏡˙化身之術』!!」

  

一陣煙霧出現,眼前突然出現十幾個果力多,他們開始忙碌的擦桌子、掃地、拖地、打蠟、拿酒精消毒所有的桌椅。

  

好厲害!他竟然能變出那麼多個自己耶!聽說這是叫做分身術,可是……這不是一個叫做『忍者』的古武者流派才會的功夫嗎?

  

在那麼多個果力多合作之下,整間大廳一下子就清理的乾乾淨淨、閃閃發亮!!

  

“這傢伙有當清潔工的天份。”兔子往前跳了幾步,腳底一滑,他便「咻~~」的滑到對面牆壁去。

 

「碰!!」無法停下來的兔子狠狠的『粘』在牆壁上。

  

“唔…………

 

「地上我有打蠟,你們要小心點。」果力多見他這樣轉頭提醒著我們。

  

「啊!!他掉了一根兔毛!!」另一個果力多用小夾子小心翼翼的夾起那根兔毛丟到垃圾桶裡。

 

“切!有必要這麼大驚小怪嗎?”兔子又跳了幾步,然後他就又「咻~~」的滑了回來。

 

“呦~~還挺好玩的。”兔子像是玩上癮般開始在屋內溜來溜去、滑來滑去。

 

「你!不要再動了!!」站在他旁邊的果力多將他抓起來。

  

“放開我!你想做什麼!!”掙扎之中從兔子身上又掉下一些餅乾、蛋糕屑。

  

「又髒掉了!!」幾個果力多又開始掃地、拖地、打蠟、擦酒精。

  

「這位小姐腳邊也有餅乾屑!」又來一個果力多拿著小掃把開始在麗莎身邊掃起來。

  

「呃……對不起……我剛剛吃餅乾的時候不小心掉了。」她的左手端著一盤餅乾,右手還拿著一塊小蛋糕吃著。

  

真辛苦,他到底要重複幾次這些動作啊?

  

「嘖嘖!髒成這樣……」又走來一個果力多看看他又看看我。「你們兩個馬上去將自己洗乾淨!沒洗乾淨前不准踏出房間一步!!」

  

「不!不行!」兩個果力多跑出來反對。「這裡才剛清掃完成要是他們又走過去不就又弄髒了!!」

  

「說的也是。」其他幾個果力多向我們聚集過來。

  

一下子見到這麼多個同面孔的人還真是非常詭異。

  

「希杰,你帶他們到後面的澡堂去吧!」其中一個想到了解決方法。

  

「沒有洗乾淨不准回來!!」另個果力多又跟著命令著。

  

就這樣,我們幾個便被一群果力多給趕出宿舍。

 

 

 

    全站熱搜

    貓邏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