希杰帶著我跟兔子往澡堂的方向走去,澡堂的位置是在屋子的後院,若是直接從房屋內部走去,大約十分鐘便可迅速到達,不過,因為我跟兔子已經被果力多禁止進入屋內,所以只能沿著房屋的外圍繞著走,這一繞,可就要多花上十多分鐘了。

 

……身上的果汁、奶油被太陽這麼一烤……又粘又乾,真難過……我皺著眉努力的拍著身上的蛋糕泥、餅乾屑,試圖想將身上的殘渣清掉一些。

 

「迪亞,你別將你身上的垃圾亂揮亂揮亂甩啦!!」麗莎氣呼呼的瞪著我,擔心會被我甩出去的奶油流彈炸到的她,連忙拉遠我跟她的距離。

 

「妳以為我願意啊?那些奶油粘在身上很難過耶~~」我跟著反瞪回去。

 

「真是對不起……」希杰似乎感到很抱歉。「果力多他非常愛乾淨,所以只要看到有點髒亂他就會變成這樣,他不是有意要趕你們的。」

  

“我看他簡直是有潔癖!!”狂不滿的吼著。

  

「也難怪他會生氣,我們也真是夠髒的。」我的身上、臉上都沾上了奶油、巧克力醬,而兔子全身粘上了餅乾、蛋糕屑還被果汁染成紫紅色,看起來真夠噁心。

  

「前面就是澡堂了。」希杰手指著前方對我們說著。

 

希杰帶我們走過花園來到宿舍後面,有一棟扁圓形的建築物立在眼前,站在澡堂的門口望向宿舍,可以見到我們房間的落地窗及窗外的小陽台。

  

「這裡的溫泉水是直接從地心冒出的,不管什麼時候都是維持著四十度的溫度。」希杰笑嘻嘻的跟我們介紹著。「以前我們跟夜伢大哥常常會到這邊泡澡聊天喔~~」

  

夜伢大哥?什麼時候又多出這一號人物。

  

一旁的麗莎也同樣感到困惑。「他是誰?」

  

「夜伢大哥是很厲害的學生!他去年才進來學校唸書可是因為他的程度很好,老師就叫他參加跳級測試,他一下就通過三年級的考試呢!現在他是四年級的學生……

  

“這麼說這小子功夫應該不錯。”狂似乎開始摩拳擦掌了。“快幫本大爺問他在哪裡!!”

  

會幫你問才怪!誰不知道你想找他比一場,要是真的打起來,到時候慘的人是我耶!

  

「夜伢大哥就住在四樓的那個房間。」希杰指著宿舍上頭的窗戶,那房間的位置就是麗莎房間的上方,我的房間的斜上方。

  

“原來是住那麼近啊……”兔子臉上出現詭異的笑容。

  

……你可不可以不要笑啊?兔子笑起來很奇怪耶!!

  

「不過夜伢大哥現在不在學校,他跟其他人出去參加格鬥賽了。」

  

「格鬥賽?」

  

「為了讓學生能跟更多人切磋武藝、魔法,每年學校都會派在榮譽塔等級一百層以上的學生出去跟外校進行友誼賽,可是夜伢大哥是例外啦~~他現在只在第三十二層。」

  

三十二?我現在才到第三層而已……看來這個人真是很強。

  

……夜伢大哥可不是功夫不好喔!」希杰說到這裡又跟著補充著。「他只是懶的跟他們打,所以升級的速度很慢,夜伢大哥在榮譽塔可是非常有名的人!」

  

“太好了!這傢伙有資格當我的對手!”兔子興奮的快要跳起來。

  

“下層者不得挑戰上層者。”立刻將榮譽塔的規定搬出來。

  

“那我們快再去打幾個人升級!”

  

這傢伙想打架想瘋了。「他什麼時候回來?」他回來的時候我一定要立刻逃跑,要不然就將狂給鎖起來!

  

「照理說應該回來了。」希杰也是一臉納悶。「今天你跟那些人決鬥的時候,我有看見其他跟夜伢大哥一起出去的選手呢!」

  

……看到狂聽到希杰的回答後,那躍躍欲試的眼神,我想……該去買個籠子了。

  

走入澡堂之後,一個可容納數十人的白色浴池出現在我們面前,清澈的水面不斷冒著熱氣。

  

不愧是貴族唸的學校,連澡堂也這麼貴氣。我看著澡堂內部的裝潢心底不由得讚嘆著。

  

「為什麼要裝這麼大片的鏡子?」麗莎指著一面鑲上整面鏡子的牆壁。

  

還用問嗎?看也知道這是誰的傑作。

  

「那個是果力多要求的啦~~他本來想將四面牆甚至天花板跟地面都裝上鏡子,可是我們幾個不答應他這麼作,後來他才勉強只在這面牆壁裝鏡子。」

 

看吧!果然是那個自戀潔癖男做的事情。

  

……」突然沉默了一陣子,我們幾個全站在原地沒人有動作。

  

「迪亞哥哥不脫衣服洗澡嗎?」希杰見我沒動作開口問著。

  

我是很想洗啦……可是你們不出去我要怎麼洗?「你們……要這樣站在這邊嗎??」

  

「希杰~~我們走吧!」麗莎會意過來連忙上前拉著他。

  

「麗莎姊姊先出去吧,我想跟迪亞哥哥一起洗澡。」他開始解開上衣的鈕扣準備脫衣服。

  

不會吧!喂!麗莎!妳不要看他脫衣服看到流口水好嗎?!“快點把他帶出去!!”

  

「那個……希杰……」她連忙將嘴邊的口水擦去。「要洗澡也要先拿衣服啊~~我們先回去拿衣服吧!」

  

「不用啦~~這裡有浴衣可以穿。」他指著一旁衣架上的衣服。

  

這、這要我怎麼辦?雖然打扮成男生但我還是個女的啊!「希杰,兔子在這裡洗澡我怕他會被淹死,你可不可以帶他到別的地方洗?」

  

“喂!本大爺也想在這裡洗澡,妳幹嘛叫他把我帶走!”

  

“你不想被我淹死在這邊的話就給我閉嘴!!”惡狠狠的警告著他。

 

「對啊、對啊~~」麗莎連忙將他抓起來。「我們帶他到房間裡洗好了。」

  

「可是……」他猶豫著。

  

還不走?下最後一招狠招!「你看!兔子聽到你要幫他洗澡他一直動來動去很高興呢!」

  

“大爺不需要他幫我洗!快叫他走!!”

  

「棉花糖好像真的很高興耶~~走吧!我帶你去洗澡!!」希杰開開心心的跟著麗莎走了。

  

終於把他支開了,我可以舒舒服服的泡個澡了!脫下衣服、拿下假髮,整個人也輕鬆許多。

  

唉~~頭髮跟眼睛到底會不會變回原來的顏色啊?看著鏡中那頭紫色長髮實在是很想哭。

  

雖然說這頭髮像紫色絲線一樣漂亮,眼睛就像紫水晶一樣美麗,可是還是覺得很不習慣啊~~整個人沮喪的躺到水中,泡了一會之後我突然感到頭昏眼花、四肢發軟。

  

奇怪……頭好暈……我沒有泡很久啊?勉強扶著浴池邊爬了起來。

  

眼角瞄見鏡中的身影,我正逐漸縮水中,頭髮也正逐漸轉成黑色。

  

對了!今天是第十天!難道這是藥效沒了的副作用?!

  

穿上了浴衣想快點回房間去,可是頭卻暈的讓我無法快速行動。

  

要是暈倒在這裡就糟了!穿上爺爺給我的靴子、披上斗逢、抓起了刀跟假髮,幾乎是半跪半爬的走到門口。

  

奶奶做的藥真需要再改進,吃的時候有副作用,藥效沒了也有副作用!真是……

  

我的房間在哪?眼前暈暈晃晃的根本不清楚正確位置。

  

是那間吧!跑了幾步接著用力往上一跳。

  

「碰!」腳一軟,整個人摔進了房間。

  

好痛……屁屁開花了啦~~揉著發疼的屁股,用長刀支撐著身體勉強站起來。

  

「妳是誰?」一個陌生的男生站在房間裡冷冷質問我。

  

問我是誰?你又是誰啊?「你為什麼在我的房間?」

  

「妳的房間?我才離開一陣子這裡就換主人了嗎?」男生臉上浮現促俠的笑。

  

咦?這裡好像真的不是我的房間……四周的擺設都跟我房間不一樣。

  

該不會我跳錯樓了吧?「這裡是幾樓?」

  

「四樓,摔下去不會死只會摔斷腳而已。」

  

我只不過不小心跳錯房間,你說話有需要這麼酸嗎?「不好意思,我跑錯地方了。」

  

「站住。」他出手抓著我的肩膀制住我的行動。「妳是誰?為什麼會出現在這裡?!」

  

煩死了,現在我頭暈的要命,你還在那邊囉哩囉唆的!「放手!」我一把將他的手甩開。

  

「給我站住!」他將一把帶著刀鞘的刀架在我脖子上。

  

想打嗎?雖然狂不在我身邊,雖然我現在頭很暈,但是不代表我沒法打!!揮開了他的刀順手送了他一顆火球。

  

「沒見過這麼凶悍的女生。」火球被他一刀給斬滅。

 

「那你今天算是開了眼界了。」我拔出長刀跟他對峙著。

  

「夜伢大哥!聽說你回來…………」希杰跟麗莎楞在門口。

  

「迪、迪亞?妳怎麼……?」看著我的樣子,麗莎訝異脫口問著。

 

笨麗莎,妳竟然拆穿我的身分?!妳到底想不想贏這場賭注啊?我氣憤的瞪著她。

 

「她……是迪亞……哥哥?」希杰聽著她說的話一臉驚愕的看著我。

 

唉~~我不管了,唔……頭好暈……眼前一黑,我便失去知覺了。

 

 

──迪亞的房間──

 

雪紡紗的白色窗簾隨著窗外吹入的涼風擺動,柔軟的床上有著一個熟睡的身影,烏黑的長髮如同絲絹般柔亮,長又彎俏的睫毛,看上去就如同兩把小扇子一般,她的肌膚有如嬰兒般粉嫩白皙,整體而言,她就像是洋娃娃一般可愛……

 

房間內聚集了幾個人,每個人都擔憂的等著她醒來。

 

「迪亞、迪亞?妳醒醒啊。」麗莎的聲音傳進我耳中。

  

嗯?我怎麼了?掙扎著自床上爬起,希杰、麗莎全圍繞在我床邊。

  

「沒事吧?身體有沒有好一點?」麗莎關心的問著。

  

「迪亞姊姊……」希杰哭喪著坐在我旁邊。

  

姊姊?對了……已經被他發現了。「那個……希杰……對不起…………」這樣欺騙一個小孩真是對不起他。

  

「迪亞姊姊妳實在是好辛苦、好可憐……

  

我辛苦?我可憐?我又是怎麼了?轉頭看著麗莎,她正對我擠眉弄眼暗示著。

  

「麗莎姊姊剛剛都跟我們說了,妳那個哥哥真壞!居然拋棄家人自己一個人跑出去!害的妳爸爸、媽媽傷心,也害妳必須要假扮成男生……」希杰氣憤的臉都漲紅了。

  

“麗莎,妳到底對他說了什麼?”看希杰哭的一把鼻涕、一把眼淚的還真是覺得良心不安。

  

“我只是說……妳哥哥丟下你們離家出走,妳爸媽為了他的事情很難過,孝順的妳為了讓家人心情好一點便將自己扮成男生,然後妳還一肩扛下所有哥哥的責任,而且妳要跟家人證明哥哥能做到的事情妳也一樣能做得到。”

  

妳也太會掰了吧?「那個……希杰……我不希望這件事情讓其他人知道,所以……

  

「我知道!麗莎姊姊有跟我們說了,我跟夜伢大哥絕對不會說出去,對不對夜伢大哥?」他轉頭對坐在一旁的男生問著。

  

夜伢?這才發現那個差點跟我打起來的人正坐在不遠處的椅子上。

  

雖然之前已經跟他見過面,但是一直到現在我才有機會仔細看清楚他的樣子。

  

深邃的黑眸閃耀著星辰的光輝,閉著的唇勾咧出漂亮的弧線,整個人有如畫家筆下的絕美人物,尊貴非凡的氣勢自他身上湧現,他的存在讓四周的景物都黯然失色。

  

貴族!他是一個真正具有貴族氣質的人!這是見到他之後腦中出現的第一印象,雖然這所學校的學生全是王室、名門之後,但是能夠具有那獨特氣質的人卻不多,而他,便是那少數人中的佼佼者。

  

他真是……帥呆了!!

  

“迪亞……注意妳的口水……”麗莎在一旁提醒著我。

  

糟糕!我吸~~~

  

「可以請問一下嗎?」他突然開口問著。

  

「請說。」儘管問吧!身高、血型、星座、生日……什麼都讓你問~~

  

「為什麼他要這樣盯著我?」夜伢斜眼瞧著一旁桌上的兔子。

  

被抓起的粉紅兔正目露兇光看著他。“跟本大爺一決高下吧!讓大爺我瞧瞧你是不是有傳說中那麼厲害!!”

  

真是的,竟然是問兔子的事情。心情小小的沮喪了一下。「他見到陌生人都會這樣啦~~不用理他。」

  

“喂!女人!快點讓我附身!我要試一下這小子的身手!”

  

“別鬧了,人家又沒惹你。”

  

【嗶!嗶!決鬥通知!您再過二十分鐘將有一場決鬥,請儘速到決鬥場集合!】

  

糟糕!要來不及了!我連忙從床上跳了起來。

  

希杰見我起來連忙上前阻止我。「把決鬥延後吧!妳不是不舒服嗎?這樣的身體怎能去跟他們決鬥呢?」

  

「我沒有不舒服啊。」睡了一覺之後反而覺得精神很好呢!

  

麗莎聽我這樣說不以為然的瞪我一眼。「還說沒有不舒服,妳剛剛不是暈倒了嗎?」

  

「那是變身藥的藥效退了的副作用。」順手抓起長刀跟斗篷。

  

「妳……要這樣出去?」臨要出門時,夜伢眼神狐疑的打量著我。

  

低頭看看自己,我的身材、外型已經恢復成原來的樣子、假髮也沒戴,這樣子真是不能出門。

  

藥呢?我的藥呢?連忙拿出藥丸吞了下去。

  

「迪亞姊姊變成哥哥了!!而且妳的頭髮跟眼睛……變紫色的!!」希杰在一旁驚愕的不得了。

  

「別擔心,這也是藥的副作用。」一種藥有兩個副作用,這應該算是失敗品吧。

  

「吃了藥,迪亞姊姊的眼睛跟頭髮會變色,藥效退了迪亞姊姊還會暈倒。」希杰眼中開始出現淚光,他像是為我感到極大的委屈。「沒想到迪亞姊姊居然要忍受這樣的痛苦,姊姊真是好可憐……要是我見到妳哥哥我一定要好好修理他為妳出氣!!」

  

“麗莎……妳欺騙這樣的一個單純的孩子不會覺得很愧疚嗎?”

  

“我又不是故意的……”她一臉無辜的看著我。

  

「希杰,我真的沒事,你不用為我擔心。」彎下身拍拍他的臉頰,覺得他真是既單純又貼心。「你以後還是叫我迪亞哥哥就可以了。」

  

我抓起衣服迅速衝到更衣室換裝。

 

……假髮、服裝、斗篷、靴子、長刀,一切都準備好了!對著面前的鏡子左看右看,鏡中的我真是無比的完美啊~~我現在可是精神百倍準備要上場殺敵摟!!

 

  

“狂,走吧!!”出了更衣室,我對著窩在桌子上的兔子說著。

  

……”兔子遲疑了會。“延期吧,大爺我現在不想跟那些人打。”

  

“不想打?你剛剛才跟我說要跟夜伢打現在又說不想打?你搞什麼?!”

  

“少囉唆!!總之,大爺我今天不想打,妳就休息一天,回床上去睡覺吧!!

  

去!你說不打就不打嗎?難得我今天精神特好,有一股切肉的慾望呢!!“你不想去就算了!我自己去!”

  

“妳這女人!為什麼老是要跟大爺我唱反調!沒有本大爺,妳有能力對付他們嗎!”

  

靠!瞧不起我?!“上次跟東學院的那一場,沒有你,我一個人也是打贏了十五個人啊!!”

  

不過,今天好像要跟三十九個打耶……

  

“那次是妳運氣好,少在那邊自以為是了!!”狂冷冷的笑著。

  

好你個……香蕉芭樂爛西瓜,竟然這麼瞧不起我?“我今天就打贏給你看!!”

  

“妳就不要打到一半將本大爺拉去幫忙。”

  

“就算死我也不要你幫忙!”

 

 

 

──榮譽塔──

 

【哇~~今天的觀眾好像比平常多了一倍,由於上次有部分觀眾不小心遭到決鬥的波及,所以這次我們在觀眾區加了防禦措施,現在就算將這裡給炸了大家也絕對不會受傷!請各位盡情觀賞接下來的這場決鬥吧!!!】

  

三十九個果然是大數目,我真的贏的了這些人嗎?前面站了一大群目露兇光的傢伙,看那樣子好像想將我切成肉塊、磨成肉泥一樣。

  

「迪亞哥哥!我來幫你!」希杰跟著我跑到場上。

  

希杰……你要幫忙我當然很高興,可是你畢竟只是個孩子啊~~我怎麼能夠拖你下水。「希杰,你也知道榮譽塔的規定,同隊的隊員必須要同層級的人才行,你……

  

「沒關係!我願意降層!」

  

降、降層?難道說你的層級比我高??「你在第幾層?」

  

「十一。」

  

十一!天啊!沒想到他這麼厲害!我真是太小看他了!希杰!乾脆這些人就全部交給你吧!!!

  

才剛想要答應他,卻瞧見兔子等著看戲的眼神。

  

不!不行!我絕對不能讓那隻死兔子瞧不起!「希杰,很謝謝你的好意,不過這場決鬥我一定要自己來。」

  

唉~~面子還是比命重要啊~~我真是個虛榮的傢伙。

  

我緩步走到台上跟著拔出腰間的刀。「開始吧!」

  

一瞬間,狼牙棒、長劍、斧頭、棍子……全都向我衝了過來。

  

「『吹雪之術』!!」這是我老爸秘笈上那個可放出眾多雪花,可以阻絕敵人視線還可以美化戰鬥效果的招數,本來我是要用來逃跑的,可是我那該死的自尊心卻把我推向那群野獸之中。

  

「絃之一字刀!!」嘿嘿!!這是狂常用的招式,既然他偷學了我的斬龍快刀,我當然也可以學他的一字刀摟~~

  

我砍砍砍!我切切切!我戳戳戳!!手好酸啊~~這些人怎麼好像殺不完?

  

“女人!小心旁邊!”場外的狂突然對我叫著。

  

旁邊?才轉過身,迎面灑來一把白粉。「我的眼睛!!」

  

【這真是太、太卑鄙了!竟然用這種小人招數!決鬥應該是光明正大的不是嗎?!】

  

「太過分了!你們拿出點紳士風度行不行!」

  

「怎麼可以這樣做?簡直辱沒了身為貴族的尊嚴!」場上響起一片噓聲。

  

「偷襲也是兵法上的一種制敵招數,我們只是實際拿出來演練而已!」場上的人不服氣的抗辯著。

  

該死!現在看不到該怎麼打?真是氣的一肚子火。

  

“快點招換我!”遠處傳來狂的聲音。

  

“不要!我要靠自己打贏!”

  

“都什麼時候了妳還在耍脾氣!?”

  

“哼!怎樣!反正我就是不要靠你啦!!”不過……我現在該怎麼對付他們呢?要是真的被他們給砍了,那一定很痛吧!人家不想要被切成一塊一塊的啦!!

  

「集中妳的精神去感覺那些人的位置!!」吵雜的聲音中突然清楚的傳來夜伢的聲音。

  

集中精神?感應位置?對了!!突然想到老媽以前常常跟我玩的一個遊戲。

  

可是現在這麼吵,這樣我要怎麼集中精神?「安靜!!」

  

……」場上立刻寂靜無聲。

  

他們還真乖。「繼續!」

  

「受死吧!!」

  

感覺到身邊好幾個人衝向我,握緊了手中的刀。「『斬龍快刀』!!」

  

一陣殺戮之後,四周又恢復平靜。

  

【太……厲害了,真是太厲害了!沒想到他眼睛看不見,竟然還能準確的將那些人切成兩半!真是太了不起了!阿德烈米斯拉契家族果真是一個高深莫測、厲害神奇的家族啊!!】

  

厲害神奇?什麼時候又多這個新名詞了?

  

回到台下,麗莎立刻遞上一條毛巾給我。「快點將你的臉擦乾淨吧,你看起來好髒。」

 

髒?只不過被撒了些白粉而已用不著說成這樣吧……我接過毛巾,將眼睛上的粉末擦拭乾淨,恢復視覺之後,我發現我的臉上、衣服上沾了許多混著紅、白雙色的……麵團??

 

見鬼了!這是怎麼回事?難道說……剛剛他們對我撒的白色粉末是麵粉?然後,當我將他們砍成肉塊時,他們的血噴到了我的身上,我身上的麵粉沾上了他們的血便全部凝固成麵團???將整件事情連貫起來之後,我總算知道麵團形成的經過。

 

看著身上那些紅紅白白的麵團,讓我好想……吃湯圓……不知道餐館有沒有賣湯圓呢??

 

「迪亞哥哥好棒!!眼睛看不見還能打贏他們!你是怎麼做到的?」希杰又興奮又崇拜的問著我。

  

「雖然眼睛看不到,但是可以集中精神去感覺那些人的位置,這都多虧了我媽以前常跟我玩蒙眼睛的遊戲,我現在才有辦法分辨他們的位置。」

  

「蒙眼遊戲?是躲貓貓遊戲嗎?」希杰一臉好奇的問。

  

「不是,我媽將我的眼睛蒙起來之後,她會拿雞蛋、蕃茄、蘋果、鳳梨……丟我,然後我要將它們接住,如果沒接住就會被砸到,被雞蛋砸到真是超難過的,全身粘粘的而且臭的要命,對了!還有一次我媽竟然拿榴連丟我,那個味道比壞掉的雞蛋還臭啊!!」一想起那段回憶,我依稀還可以聞到那股榴連味。

  

「這遊戲……好特別。」眾人臉上的笑容有點僵硬。

  

當我將身上的麵團清理乾淨之後,抬起頭時,我的視線正好跟夜伢對上。「剛剛謝謝你提醒我。」

  

「用不著謝我,我只是看不慣他們使這種卑劣的招數。」

  

雖然口氣很冷淡,可是他的聲音好好聽喔~~

  

  

*** 小 *** 花 *** 分 *** 隔 *** 線 **

  

 

「恭喜夜伢參加比賽獲得勝利!乾杯!」歐羅舉起手中的杯子說著。

  

為了慶祝夜伢比賽得勝,我們全部的人聚集在學生餐館聚餐。

  

雖然我很努力、很專心的在吃東西,可是總有一些話會從四面八方飄進我耳朵。

  

「妳看!是他們耶~~今天來餐館真是挑對時間了,竟然能看到五人幫之中的四個人!!」

  

五人幫?是說他們嗎?那……還有一個是誰?

  

「聽說夜伢同學這次參加校外友誼賽得到個人組的冠軍呢!」

  

是啊、是啊~~人長的帥又厲害,簡直是極品啊!!喔喔~~口水又差點流出來了。

  

「歐羅同學他喝飲料的樣子好斯文、好好看。」

  

對啊、對啊~~他喝東西的樣子真是好吸引人,不過……他怎麼老是喝蕃茄汁?而且他點的菜……一律是紅色調的東西,看起來還真是……

  

「果力多同學切食物的樣子好優雅、好迷人。」

  

……如果他能少一些自戀、少一點潔癖……他也就合乎我對帥哥的標準了。

  

「希杰同學吃東西的樣子好可愛~~他的嘴邊還沾上一小塊蛋糕呢!」

  

沒錯、沒錯!希杰真是可愛極了!!就像隻軟綿綿的小狗一樣可愛!!

  

「希杰~~你臉上沾到東西了。」麗莎輕輕的拿出手帕為他擦拭,有意無意間她擺出最美的表情微笑著環視周圍的人。

  

凡是見到她這模樣的女生,全都自卑的低下頭不敢跟她對視。

  

“妳幹嘛要用這麼具有殺傷力的招式啊?”從認識她到現在,我還沒見過有哪個女生見到她這招之後還有自信跟她對望的。

  

“這樣我才能趕走那些想粘著希杰打轉的蒼蠅啊~~”她繼續擺著她那美美的笑容、美美的姿勢。

  

把那些人比喻成蒼蠅?那希杰不就是大…………算了……

  

「麗莎公主笑起來的樣子好可愛,簡直就像天使一樣。」一旁男生的聲音開始多了起來。

  

說錯了!她是戴著天使面具的惡魔。

  

「她為希杰擦臉的樣子好溫柔,要是她也能這樣對我就算叫我死我也願意。」

  

這樣就可以叫你去死?沒出息的傢伙,你爸媽生你還不如生一顆雞蛋!!

  

既然其他人都表現的那麼完美,我當然也不能太遜摟~~

  

輕輕的端起杯子、露出最迷人的微笑,用著帥而又憂鬱的眼神輕輕的掃射一圈。

  

「好帥啊~~~~~~」週遭的女生開始出現騷動。

  

「迪亞同學那眼神真是太憂鬱、太性格了!!」

  

「他拿著杯子的樣子好藝術、好美、簡直就像一幅畫!!」

  

「他們那一桌簡直耀眼的讓人無法直視,光是坐在他們附近跟他們呼吸同樣的空氣就覺得好幸福~~」

  

這麼神奇?要是現在他們有人放個屁……你們該不會搶著要把它吸光吧??

  

“哼……還說我?妳自己不也是一樣,裝那什麼樣子嘛~~小心等一下又有一堆女生追著妳跑!”麗莎偷偷瞪了我一眼。

  

呃,對喔~~自從變成男生之後,我頓時成了上等獵物,每次當我一個人在學校散步時,就會有一群女生神不知鬼不覺的,從草叢中、樓梯邊、柱子旁……衝出來追著我跑……還好我逃跑的技巧很高超,要不然我早就被那些人給撕成碎塊帶回家收藏了。

  

一想到這裡我連忙收斂一點,安安靜靜的縮在一旁吃東西。

  

「夜、夜伢同學……」幾個女生出現在我們旁邊,其中一個女生紅著臉遞上一個包裝精美的禮物。「聽、聽說你得冠軍……我、我、這、這禮物我想……送、送……

  

哇咧~~緊張成這樣?一句話講三分鐘還講不完?

  

「妳的好意我心領了,但是禮物請妳拿回去吧。」沒等她說完夜伢就一口回絕了她。

  

「為、為什麼?我只是、我只是…………恭喜……」聽到拒絕,女生急的眼睛都紅了、淚水也在眼光中打轉。

  

「謝謝,不過這禮物我真的不能收。」語氣非常冰冷堅決。

  

「可是這禮物是她親手……」旁邊跟她一同前來的女生連忙為她說話。

  

「給我一個理由。」他放下手中的刀叉,轉過身盯著她們。「為什麼我要收下一個陌生人的禮物?」

  

哇~~這招狠!沒想到他竟然會說出這樣的話。

  

「你!!」其他幾個女生又急又氣的看著他。

  

「算了啦……」那女生一手攔著朋友、一手拭去眼淚。「對不起,打擾你們用餐了。」

  

真可憐……看她那樣子真是讓人於心不忍。「她只是想祝賀你,沒必要將氣氛搞的這麼僵吧?」

  

……」他沉默的掃了我一眼,似乎是很不高興我插手管這件事。

  

歐羅見氣氛不對立刻轉移話題。「夜伢,你參加比賽的時候有遇到什麼特別的事情嗎??」

  

「沒有。」他拿起飲料喝了一口。「不過……我回來學校後發現參加榮譽塔決鬥的女生變多了……

  

有嗎?有女生嗎?怎麼我都沒遇見?才在納悶時卻正好對上他的目光。

  

「聽說她們想要證明女生並不比男生差,說實在的,她們這樣積極的修練劍術,實在讓我感到很佩服,不過……」說著,他嘴邊出現一絲戲謔般的笑容。「如果這些女生只會說大話根本沒有可媲美男生的實力,那她們不如打扮的漂漂亮亮當個花瓶就好,這樣反而比較輕鬆。」

  

這話是故意說給我聽的!這傢伙!努力的忍著氣,臉上依舊帶著笑容。「雖然我剛進入榮譽塔不久,也沒遇過你所說的女決鬥者,不過你剛剛說的那些像花瓶一樣、沒實力的『男生』我倒是遇到不少,真的很糟糕……

  

聽我這樣說他只是微微的笑著。「我想……那是因為你都待在『下層』才會有這種感覺,等你到了『上層』之後,你就能遇見真正的決鬥者了。」

  

「是嗎?」雖然恨的牙癢癢但我還是裝出很期待的樣子。「那我要快點加快腳步到你所說的上層去了,到時候請多多關照啊~~」

  

「我會待在上面等你來的。」他依舊冷冷的笑著。「不過你最好要多加修練你自己,不然,通往上層的路途你可是會走的很辛苦。」

  

「你的勸告我會銘記在心的。」

 

轟隆!轟隆!兩道電流在我跟他之間交匯著。

  

馬的!馬的!馬的!明明人長的這麼帥!說話卻是這麼討人厭!!瞧不起我?等我上去之後我一定要把你給扁下來!!

  

  

  

全站熱搜

貓邏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