跟家裡的人說明事情經過後,出乎意料的,他們全部都贊成我扮成男生到學校唸書。

 

真是奇怪,難道我當女生有那麼差嗎?冷汗冒兩滴。

 

「這把『紫珀星刀』是我最喜歡的一把刀,讓妳帶去磨練一下我教妳的刀法。」老媽將一把刀拿給我。

 

整把刀為銀白色調,刀柄上鑲著一顆發亮的紫色寶石,刀鞘雕著精細的雲型花紋,抽出長刀一瞧,炫眼的冷光叫人無法直視。

 

哇塞!閃發亮的刀子耶!真是美呆了……老媽她應該算是我們家最強的人吧!她可以不留一滴血的快速將牛給肢解成肉跟骨頭,她還可以只拿一支小刀就將十多隻狼給解決了,尤其,當她拿著菜刀在廚房準備切菜的時候,整個人更是散發出一股非常強大的氣勢呢!

 

「這斗篷跟靴子給妳。」爺爺給了我一件白色及膝的斗篷以及一雙有翅膀圖形的靴子。

 

唉……白色很容易髒耶!給我黑的不是更好?我暗暗嘆氣了下,都養我這麼久了還不知道我是個很懶的人嗎?

 

「這瓶是我特製的『變身藥』。」奶奶緊接著拿出一個小藥瓶,裡頭裝著小小顆的黑色藥丸。「一顆有十天的藥效,妳要記得按時吃。」

 

沒問題吧?這藥有沒有副作用啊?在奶奶「熱切」的眼光之下,我也只能忍著恐懼、硬著頭皮將藥給吞了下去。

 

瞬間,我的身高自一百六十二公分拉長為一百七十八公分,胸部也跟著平坦了下來,喉嚨處長了個喉結,身形骨架也較粗壯了些。

 

哇!我真的變成男生了耶!呃……胸部消失了,那……「下面」該不會……我用著充滿害怕的眼神看著奶奶,雖然說直接衝進去房間檢查會比較好,可是,我沒有那種勇氣。

 

奶奶看出我的恐懼給了我一個理解的笑容。「放心,這藥我可是特別設計過的,它只有改變妳的上半身而已。」

 

聽著奶奶的話,我這才小小的放心了。

 

因為身高突然長高,我原本穿在身上的衣服整個縮水,媽媽迅速的衝回房間拿了一套男生的衣服出現。

 

「這是我以前買給妳爸爸的,可是他卻連一次都沒有穿過。」老媽說到這裡不滿的瞪了老爸一眼。

 

……看著那套裝飾著白色羽毛、綴著流蘇還有鑲著碎鑽的衣服,我想我可以理解為什麼老爸不想穿。我跟老爸對看一眼,老爸給了我一個苦笑。

 

唉……沒辦法,現在先穿上將就一下好了。我帶著無奈的心情將衣服換上。

 

穿著閃亮亮的白色貴公子服讓我覺得很不習慣,可是奶奶說白色才有貴公子氣質。

 

帶著長刀讓我覺得很累贅,可是老媽說我這樣子很有她當年橫掃千軍的風範。

 

橫掃千軍?老媽以前究竟是……?

 

披著斗蓬……算了,反正他們滿意就好。

 

「好了,妳到鏡子前面看一下吧。」家裡的人似乎對他們的傑作很滿意。

 

這真的是我嗎?真是帥呆了!看著鏡中的自己,我口水都快要流下來,愕!不行!怎麼可以在家人面前損毀形象呢!快吸回來!我吸……~

 

超凡清秀的臉龐、斯文高貴的公子氣質、修長高挑的完美身材……鏡中的「他」真是帥的非比尋常、俊的艷冠群芳!簡直就是上天最高的藝術傑作!所有極致完美的精華呈現啊!看著鏡中的自己內心真是激動不已。

 

尤其是那雙有如寶石般發亮的紫色眼眸,還有那如絲綢般閃亮的紫色長髮真是……等等!紫色?

 

「奶奶!為什麼我的頭髮跟眼睛變成紫色?」

 

「可能是藥的副作用吧。」奶奶依舊不以為意的笑著。「我們家迪亞真是一個美男子啊!」

 

老媽跟著點點頭。「紫色跟你很搭呢!現在這樣簡直可以跟精靈媲美……」

 

精靈?就是書上說的超美型的生物嗎?有機會真想抓一隻來收藏,呃……不對!「現在這個樣子我怎麼去學校?」

 

「不行嗎?為什麼?」

 

廢話!「請問有哪個正常的人會有紫色的頭髮跟眼睛?」忍著快要爆發的脾氣,努力維持我的形象。

 

「說的也是。」他們連忙找了一頂黑色短髮給我戴。「眼睛的顏色比較深,只要不要太接近應該就不會發現,妳就放心吧!」

 

希望如此……上天保佑……

 

「兒子啊,這是老爸我以前鑽研各種術法的秘笈,有了它,你絕對可以成為所向無敵的王者,說不定還可以迷倒全校園!不!是全天下的女生!」老爸興沖沖的拿出一本外皮略為發黃的書籍給我。

 

兒子?喂!老爸!我還沒變性好嗎!迷倒女生?我比較想迷倒男生耶!

 

「糟了!」老媽像是突然想到什麼叫著。「迪亞這麼帥!只有一套衣服怎麼行呢!可是明天就要出發了,現在也來不及去買……怎麼辦呢?」

 

買衣服給我幹麻?我學校是穿制服的耶!「不用……」

 

「拿瑞的衣服給她吧!」奶奶打斷了我的話。「他們兩個的身材應該差不多。」

 

「對喔,家裡還有他的衣服。」媽媽連忙從倉庫拖出一個大箱子,裡面塞滿了男生的衣服、鞋子以及一些配件。

 

「瑞?他是誰?」為什麼這個人的衣服會在我家倉庫?突然冒出來的陌生人名讓我困惑了。

 

「妳不知道?」他們一臉訝異的看著我。「他是妳哥啊!」

 

「我……哥!」腦袋像是被大石頭打到一般轟了一聲。

 

天啊!從我出生到現在整整十六年,竟然都不知道我有一個哥哥!「為什麼沒人跟我說過這件事?」

 

「我們以為妳知道……」他們一臉無辜的看著我。

 

靠!以為我會未卜先知嗎?「你們沒說我怎麼會知道?」頭上出現一排黑線。

 

「我想起來了……」爺爺一附想起什麼的模樣。「他是在妳出生之前離家出走的,難怪妳會不知道這件事情。」

 

離家出走?天啊!老哥離家出走十幾年居然沒人找他?他未免也太可憐了吧!「為什麼你們不去找哥?」

 

「因為他叫我們不要去找他啊!」眾人異口同聲的回答。

 

……沒見過這麼聽話的父母,暴汗。

 

「為什麼哥哥他會離家出走?」你們到底對他做了什麼事?

 

「他好像是說要出去找什麼……」老媽側著頭努力的回想。「對了!他說要出去尋找自我存在的真實意義。」

 

呃?自我存在的真實意義?我這老哥還真是高深莫側。「你們……都不擔心他嗎?」

 

「不會。」回答的非常爽快。

 

嗚嗚嗚……可憐的老哥,一定是這個家沒給你溫暖所以你才要拋下這裡吧?我從不知道他們是這麼狠心啊!

 

見我難過的模樣,老媽拍拍我的肩膀。「妳不用為他擔心,妳哥是一個就算在地獄中也能愉快生存下去的人。」

 

在……地獄中也能愉快的生存下去?他、他是生命力超強的寄生蟲嗎?

 

「好了,別提他了,我們還是快一點整理妳的行李吧!」

 

看著她們努力的把那些東西塞到我那小小的木箱,我實在是不想潑她們冷水。「那個……我們學校要穿制服,這些衣服我用不到。」

 

聽到我說的話後,奶奶跟媽媽的眼神不約而同的望向爺爺。

 

怪了,這跟爺爺有啥關係?我真是為她們的反應感到納悶。

 

「咳!咳!」爺爺感覺到兩人所發出的殺氣,他乾咳了兩聲。「我忘記告訴妳,剛剛家裡接到通知,從這學期開始你們不用穿制服了。」

 

通知?哪時候來的啊?我怎麼不知道?我困惑的看著爺爺,爺爺則是避開我的視線坐到一旁的椅子上休息。

 

「依照迪亞的資質,我想她應該會進入南學院吧!」老媽一邊往行李箱塞衣服一邊跟奶奶討論著。「從她小時候開始,我就每天對她進行訓練,無論在武術或是體能上她都已經有了不錯的底子,只要在南學院加以磨練一下,說不定她以後能夠超越我,成為一個頂尖高手!」

 

頂尖高手?聽起來好像要經過很艱苦的磨練耶……我想我絕不是那塊料,這種事情還是讓給別人去做好了。

 

「不、不、不。」奶奶連忙搖著頭不同意的反駁。「迪亞她應該會進入西學院,她的魔法資質不錯,我教她的魔法她都能夠馬上上手,魔法陣應該會將她排入西學院,到時候她一定會成為一個非常優秀的巫婆。」

 

巫婆?聽起來好像不錯……可是……熬製巫藥很麻煩捏……不知道可不可以做一個不用熬巫婆藥的巫婆?

 

「不行!迪亞要成為聞名天下的高手!」

 

「不!她要成為頂尖的巫婆!」

 

奶奶跟老媽對看了一眼,接著,她們將手中的衣服丟下相互對峙著。

 

兩道電流在老媽與奶奶的眼中交會,眼看著一場婆媳之間的口水戰就要展開,我緩緩退後幾步遠離戰場,畢竟,被暴風掃到可不是好玩的。

 

「迪亞應該會進入東學院。」老爸這時候不知死活的接口。。「她天生就是學符咒術法的料,以她的聰明才智,她絕對可以成為御天師!」

 

御天師?這名詞在東方好像叫做「道士」、「陰陽師」,聽說他們好像是以降妖伏魔為人生目標,這……印象中的妖魔好像都很醜,要我整天看著那些醜醜的東西……不,這實在是太傷我的眼睛了,所以……我還是放棄好了。

 

現在,由於老爸加入戰局的關係,三人的位置連成了個三角形,閃雷在他們三人之間交流著。

 

難道說,我家的第一場家庭革命就要從我的入學爭論開始嗎??帶著緊張刺激的心情我……開始在一旁喝茶、吃點心觀戰。

 

「夠了。」爺爺出面制止他們,爺爺的話讓三人原本劍拔怒張的情勢稍稍趨緩了些。

 

果然,比起其他三個,爺爺可說是我家最明理、最睿智的人了。雖然很想為爺爺這舉動拍手表示支持,可是我手中的點心還沒吃完,所以只能用充滿崇拜的眼光向爺爺致意。

 

「迪亞會進入北學院。」爺爺用著堅定的語氣向他們說著。「她的體內有著屬於大自然的血液,她應該朝著種植草藥、維護大自然生態平衡的道路行走。」

 

爺爺的這番話說完,其他三人眼中瞬間冒起熊熊烈火。

 

「你想要用你的特權讓迪亞到北學院嗎?」奶奶首先開口,她的眼中出現怨恨的凶光。

 

「呃…………」爺爺連忙澄清著。

 

「若是爸爸想這麼做的話,那我也會採取必要的手段。」老媽語帶威脅的道。

 

「是嗎?妳想怎麼做呢?」爺爺的眼中閃過一絲光芒,老媽的話似乎讓爺爺燃起了對抗的鬥志。

 

啊哩……現在是啥情形?特權?手段?他們在說什麼啊?從開頭直到現在我沒一句聽的懂。

 

「有人可以跟我說明一下是怎麼回事嗎?」看著他們,我困惑的問著。

 

話出口之後,他們四個仍舊各自互瞪著,沒有一個人理我。

 

哎呀?要去唸書的是我,我可是主角耶!怎麼好像我是個局外人一樣?

 

我深吸了口氣,又再問了一次。「可以跟我說明一下你們在吵什麼嗎?」

 

……」還是沒人理我。

 

好、好樣的,還是不理我是吧?我深深的吸了口氣,語調平淡和緩的說。「我不去唸書了。」

 

聲音不大,可是這句話卻讓他們驚愕的衝到我面前。

 

「為什麼?為什麼妳突然不去唸了?」四個人異口同聲的問。

 

「要我去唸也是可以,不過你們要先回答我的問題。」

 

「沒問題,妳問吧!」爺爺首先開口允諾。

 

「想問什麼儘管問。」老媽跟著接話。

 

「問題一,為什麼你們對學校的事情這麼了解?」看著他們,我緩緩的問著。聽他們剛剛的談話內容,我想我家人應該跟學校有『某種特殊關係』。

 

「哈哈哈……」聽見問題,爺爺先是仰天大笑三聲。「那是當然的啊,我可是……

 

話還沒說完,爺爺便被奶奶跟老媽捂著嘴巴拖到一旁的角落。

 

「爸爸,這件事情先別跟她說啦!」老媽的聲音隱隱約傳來。「讓她自己去發現不是更好玩嗎?」

 

「是啊、是啊!」奶奶跟著附和老媽的話。「這樣她在學校才不會覺得太悶。」

 

討論結束之後他們又走回我面前。「關於這件事情,妳就自己到學校去查吧,線索就在學校中。」

 

去!不說就別說,我才懶的為了這種事情浪費時間找答案呢。「第二個問題,你們說的學院是怎麼回事?進到學校後我要選學院是嗎?」我從他們的對話中猜測著。

 

「正確來說……」老爸臉上出現一個詭異的笑容。「不是妳選學院,而是學院選妳。」

 

「既然是學校為我安排學院,你們吵什麼吵?」我沒好氣的白他們一眼。

 

「嘿嘿嘿……」奶奶用著類似巫婆的高分貝笑聲笑著。「到時候妳就知道了。」

 

好恐怖的感覺……總覺得好像不是什麼好事。我開始冒著冷汗。

 

「學校要用的用品跟衣服就交給妳媽媽跟奶奶去準備。」爺爺從櫃子上的木箱內拿出一捲地圖,他將它攤開在木桌上。「妳過來看一下地圖,我跟妳說該怎麼去集合地點……

 

「喔……」帶著無奈的心情我走到爺爺身邊,剛剛說不想去學校只是嚇唬他們的,不過,現在我真希望能夠不要去……

 

 

 

出發當天,我跟家人道別之後便騎著家中的一匹快馬,飛快的往集合地點奔去。

 

馬的咧!那個叫做「哥拉˙哥拉」的鬼地方怎麼那麼遠啊?記得老媽跟我說它跟我們家只有五百公里的距離,我是不知道五百公里有多遠啦!不過老爸也跟我說那裡很近,既然他們都說近,我想應該不遠吧?

 

可是!我都已經騎馬跑了一個早上了怎麼還沒有到?屁股快要碎成豆花了啦!該死的麗莎,還說什麼會罩我?要出發也不會找我一起去!

 

我騎著快馬奔馳在森林中,沿途的森林美景現在都沒時間好好欣賞,我只想要快點到達那邊,讓我可憐的小屁屁得到休息。

 

要出發之前我還特地查看了地圖,看了以後我才知道,原來「哥拉˙哥拉」是東方大陸的一個港口名稱,聽說爺爺說「帝華納科」是建造在一座孤島上的學校,出入那裡只有海、空兩條路線可以選擇,不過因為學校興建之初有很多魔獸從空中闖入學校,創建學校的第一任校長就設了魔法屏障將空中的路線給阻攔了,若是未經許可就從空中進入學校的話……那個人會被魔法陣打成蜂窩……

 

「啊!救命啊!」遠遠的聽到一個女生尖叫的聲音。

 

好像有人遇到麻煩了耶!要管嗎?可是要是遇到壞人怎麼辦?雖然家裡的人有教我一些魔法、一些刀法、一些製作毒藥的方法……可是我又沒跟外面的人打過,萬一反過來被毒打一頓怎麼辦?

 

妳還是不要過來吧!求求妳!才這麼想那個女生已經跑到我面前了。

 

「求求你!救救我吧!」

 

馬的!妳不會繞別的地方跑喔?「可是我不會打架……」

 

正確來說,除了老媽之外我根本沒跟別人打過,而且每次跟老媽對練都被老媽修理的慘兮兮的……我連我老媽都打不過了,跟別人打我哪能贏啊?

 

「不會打架!你身上的刀是帶好玩的嗎!」她抬起頭生氣的對我吼,然後她就變成石像愣住了。「好帥!」

 

帥?啊……對喔,現在我已經扮成男生了。

 

「英勇的武士……拜託你救救我……」她突然發出嗲到令人發寒的聲音。

 

靠!幹麻嗲成這樣啊?如果可以我真想將她綁起來送給要抓她的人。

 

「小子!你想多管閒事嗎?!」幾個身材魁武的男人氣喘噓噓的出現。

 

不,大哥!我一點也不想管,你們儘管將她抓走吧!雖然怕的要死可是又不能表現出來,我現在可是一個帥到暴的貴公子啊!怎麼可以損毀這超完美的形象呢!

 

「你們完蛋了!他說他要好好修理你們!」

 

閉嘴!死八婆!妳是想要我死是嗎?大哥啊,你們別聽她胡說!

 

「哈哈哈哈……」那群人聽她這麼說全都狂笑起來。「就憑這樣一個娘娘腔也想要修理我們?」

 

啪!理智斷線的聲音。

 

娘娘腔?你們眼前這個美男子可是我家人的心血傑作!上天超完美的藝術品耶!

 

我緩緩下了馬背,抓緊刀對著一個離我較近的人劈了過去,那人悶哼一聲便倒了下去。

 

啥?殺人?我刀都沒抽出來怎麼殺啊?不過是把他打暈而已。

 

我冷冷的瞧著他們,嘴邊跟著浮現一絲冷笑,緊接著,我抬起腳對著面前的人踢去,一轉身,我將刀握緊對著另個人給了一記橫劈……

 

我踩!我踢!我劈!劈死你們這些死王八蛋!敢說我是娘娘腔!不想活了!

 

「啊!唔!呃!哇!」血花四濺、慘叫聲四起,原本寧靜優美的森林頓時成了人間地獄。

 

 等我回復意識之後,那群人已經成了一攤爛泥攤在地上,原本土黃色的泥土被他們的血染成了紅色。

 

咦?我剛剛做了什麼?記得我好像……用刀柄揍了一個人……其餘的事情我全沒印象了

 

我……殺了他們嗎?連忙看看刀,沒血,那……我到底是怎麼把他們扁成這樣的呢?

 

回頭想找剛剛那個女生問清楚卻找不到她的人。

 

靠!利用完我就落跑?妳下次不要給我遇到!騎上馬繼續往目的地前進。

 

 

馬蹄聲遠去之後,一旁的草叢中傳出了發抖的聲音。

 

「好恐怖、好恐怖……他居然連刀都沒抽出來,直接用刀柄就把他們扁成重傷……」先前出現求救的女孩躲在樹旁不停的發抖,剛剛鮮血飛濺的景象還存在她的心中。

 

 

 後來我才知道,老媽給我的可是一把殺人不沾血的好刀,無論噴了多少血上去刀柄和刀身都是乾淨無比,而爺爺給的這件斗篷更是防污、防塵、防水、防風真是適合出外旅遊的好東西啊!

 

 

「哥拉˙哥拉」港口,岸邊停泊著數十艘船隻,港口附近有一座類似競技場的圓形建築物,數個男生站在建築物的入口處指揮著。

 

「請排成兩列!先在左右兩邊的簽到處簽到,簽到之後再聽從各個學長的指揮分發,前往屬於你們的接駁船!」

 

這裡是「帝華納科」的新生報到區,所有的新生都必須到這邊完成報名、分發手續才能夠上船前往學校。

 

廣場內聚集了一大群的人,排隊的人龍不斷延伸幾乎將整個廣場擠滿,黑壓壓的一大片人群讓我覺得有些頭暈。

 

「好帥的男生!」背後的一個女生突然發出尖叫。

 

不會吧!我都已經包成這樣了還會有人注意到我?

 

過來這裡的路上我接收到不少異樣的眼光,甚至還有女生追在我的馬後面跑,見鬼了,還真的差點被她追上,馬跑不過人?

 

為了怕來到這邊造成騷動,我特地將斗篷的帽子戴上還拿塊方巾,將我這完美的臉蒙去大半。

 

不會的,應該不是在說我。忍著逃跑的衝動我緩緩轉過身去。

 

呼……好險,果然不是在說我。那女生的眼神直直的盯著我身旁的男生。

 

切!這男生只不過是普通而已,哪裡帥啊?

 

「那女生好漂亮!」另一個男生突然發出讚嘆聲。

 

咦?有美少女嗎?希望不會又讓我失望。

 

在入口處我見到一個美麗的身影,她的嘴邊揚著甜甜的淺笑,棕色長髮隨風緩緩飄動,合身的衣裳恰恰襯托出她窈窕的身段,舉手投足間散發著名門淑女的氣質,女孩的身後尾隨著四十多名侍從。

 

一出場就引起眾人注意,果然是她的作風啊。見著這陣仗,我感嘆的笑著。

 

是的,那個引起眾人注意的美少女就是麗莎。

 

嗚嗚嗚……人家也想要這樣的出場方式啦!

 

「公主,好久不見。」學著紳士的舉止,我上前向她欠身問安。

 

「請問你是?」麗莎一臉茫然與狐疑的看著我。

 

「忘記妳的賭注了嗎?」我頑皮的對她眨眨眼。

 

「迪亞?」麗莎臉上閃過一絲訝異。「妳的眼睛……

 

「巫藥的副作用。」唉……雖然我也覺得這眼睛很美,可是眼睛變成這樣還是不太習慣……

 

「為什麼妳要蒙著臉?」她又跟著追問。

 

「我……

 

還沒等我回答她的手就飛快的把我臉上的方巾扯下。

 

「好帥!帥!帥!帥!帥!」

 

「啊……帥哥!哥!哥!哥!哥!哥!」

 

靠!沒事學人家用什麼回音?

 

此起彼落的尖叫聲像是回音一樣在廣場內擴散,人潮像海水一樣四面八方的湧向我。

 

該死的!現在我要往哪邊逃?就算沒被這群狼女給分屍也會被她們流的口水給淹死,麗莎!要是我今天死在這邊妳就是兇手!

 

「快點擋下她們!」麗莎連忙對身旁的侍從下令。

 

四十多人要擋住幾百個獸性大發的狼女?那後果就是……

 

「碰碰碰!啊啊啊!」侍從的慘叫聲響起。

 

唉……我的直覺果然是對的,那四十幾個人被踩成肉餅了。

 

「呃……」麗莎見到這情況整個人嚇的愣住了。

 

「發什麼呆!還不快跑!」我連忙拉著她的手狂奔,雖然她是陷害我被狼女追殺的元兇,可是我還是不希望我的朋友也跟著變成肉餅啊!

 

我們先是繞著廣場跑了一圈而後從其中一個出口逃到廣場外,在碼頭上東奔西跑的繞了一陣子,那群狼女還是緊追在後。

 

嗚嗚嗚……怎麼辦?要躲哪去?跑了那麼久我已經快要虛脫了,一旁被我拉著跑的麗莎臉色也是非常慘白,向來很少運動的她,跑步對她來說可是一種極刑啊!

 

「快點進去那艘船!」

 

看到前面碼頭邊有一艘船正準備駛離,我們連忙衝了進去,入口的門在我們進去之後便緩緩的關上。

 

 

 

全站熱搜

貓邏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