準決賽當日。

東京都大賽會場門口,手塚國光與大石褓姆最先抵達集合地點。

在兩人之後,其他球員也陸續來到。

「呦喝!久等了。」菊丸英二笑嘻嘻地打招呼。

「早安。」河村隆也抵達了。

……

「呵呵,大家都很早呢!」不二周助緩步走來。

……

「別擋我的路,嘶~」海棠薰瞪著桃城武。

「你說什麼?想打架嗎?」桃城武擺出拳擊姿勢。

「你們別鬧了。」大石褓姆連忙制止。

……

「越前還沒到嗎?」手塚國光問著。

「啊,真的耶!」龍套三人組驚呼。

「他又遲到了?」

才說著,人就出現了。

「早。」

「喔,到了、到了。」大石褓姆這才鬆了口氣。

「咦?璃音呢?她不是都是最準時的嗎?」菊丸英二納悶的問。

「對耶!以前集合的時候,她都是第一個來的,怎麼……」大石褓姆又擔心起來了。

「會不會遇到什麼事啊?」

就在眾人議論紛紛時,戴著口罩,穿著運動服的她出現了。

「咳咳、咳咳咳!抱歉,我來晚了。」人沒到,咳嗽聲先到,說話的音調裡還有濃濃的鼻音。

「哇啊!妳感冒了嗎?」菊丸英二關心的上前。

「璃音,妳還好嗎?怎麼會感冒了呢?有沒有去看醫生?吃過藥了嗎?」大石褓姆探手上前,想要測量她的額溫,後者急忙退開。

「沒、沒事,我早上量過,溫度不高,等一下我就去醫院。」她朝大石褓姆擺擺手,「你們不要太靠近我,要是傳染了可就麻煩了。」

她刻意與眾人保持距離,現在是比賽的關鍵時刻,東京都大賽之後緊接著是關東大賽,這些正選可不能生病了。

「體溫幾度?」手塚冰山定定地看著她。

「呃、三、三十七。」她心虛地回道,實際上,是三十八點七度。

「去醫院。」

「我等比賽……」

「去醫院。」冰山放出冷氣,但璃音現在正燒得厲害,冰山的冷氣攻擊無效。

「沒、沒關係啦!今天太陽這麼大,我讓太陽曬一曬,感冒病毒就會蒸發了。」

「……」冷氣攻擊無效,冰山皺眉瞪著她。

「璃音,妳還是先去看醫生吧!」大石褓姆站在手塚這邊。

「是啊,妳先去醫院,再回來找我們。」不二周助附和。

「嘶~」海堂薰點頭。

「嗯喵~小璃音還是快去醫院吧!妳看起來很不舒服呢!」菊丸英二跟著勸著。

「要是現在不去看醫生,等到比賽結束感冒加重的機率是百分之九十三……」乾貞治拿出他的水壺,「還是說,妳想嘗試對身體健康很有益處的乾加強版蔬菜汁?」

「謝謝阿乾學長的好意,不用了。」璃音斷然拒絕。

「笨蛋。」越前龍馬調了調帽子。

「今天是準決賽還有決賽,等你們打完第一場,我就去,好不好?」她可憐兮兮的央求,這麼重要的時刻她不想錯過。

對上她那雙因感冒而更顯溼潤的黑眸,青學眾人覺得自己像在欺負小動物一樣。

「……」青學正選們被擊敗了。

「那、那就這樣吧!看完第一場就去,這樣也可以吧?手塚。」大石褓姆轉而向手塚求情。

「……」手塚國光推了推眼鏡,好半餉才點頭答應。

「謝謝,那我們現在快進去吧!」璃音催促著。

當青學一行人完成報到手續,朝比賽場地走去時,卻遇見橘杏與不動峰眾位正選從裡頭走了出來。

咦?不可能這麼快就結束比賽吧?璃音下意識地看向時間,才十點十五分,比賽才剛開始呢!

「手塚,抱歉了,關東大賽再比過吧!」橘桔平歉然地對他說道。

「啊。」

「小杏,這是怎麼回事?」璃音走在隊伍最後,又跟青學等人保持了一段距離,並不清楚前面的談話狀況。

「神尾他們搭車過來的時候,出了車禍,現在哥哥要帶他們去醫院檢查,跟山吹的比賽棄權了。」

「原來如此。」璃音理解的點頭。

目送他們離去後,璃音發現手塚等人依舊站在原地,一名身穿全套綠色球衣、身材高大的銀髮少年擋住了眾人的去路。

是山吹的人?璃音記得山吹的千石清純也是穿著同樣的衣服。

雖然璃音很想搞清楚現在究竟是什麼狀況,但重感冒讓她整個人昏沉沉地,全身酸軟無力。

啊啊,不行了,頭好暈。她難受地蹲了下來。

昨天淋雨回家後,她的身體更不舒服了,但還是強撐著洗了熱水澡、換了套保暖的衣服,然後就直接倒在床上睡覺,連晚餐都沒吃。

早上醒來,卻發現頭更暈、身體的狀況更加不妙,在察覺到她睡過頭時,連忙匆匆趕到會場,連早餐也沒吃,現在出現了一些低血糖現象。

記得口袋裡有糖果。她掏了掏口袋,找到了幾顆牛奶糖。

「璃音,妳不舒服嗎?」大石褓姆擔心的詢問。

不知何時,那個銀髮男離開了,青學等人往前走了一段路,這才注意到璃音沒有跟上。

「啊,沒事、沒事,我只是站久了,腳有點酸。」璃音連忙起身,這動作卻讓她眼前一片黑暗,身子晃了幾下,差點暈倒。

幸好,身旁有人扶助了她。

「謝謝大石……呃,部長?」璃音瞪大眼,才想退開,對方卻先一步拉住她,探手摸上她的額頭。

「……三十七?」說話聲音低沉,嗓音裡透出強烈的質疑。

「呃、可能天氣熱,被太陽一曬,體溫提高了。」璃音尷尬地辯解。

「五十圈!」手塚冰山厲聲說道。

「……」璃音委屈的扁嘴。

什麼嘛!她會感冒也是因為在雨天收拾球具啊!而且為了陪他們參加比賽,她還抱病來了呢!這傢伙不體諒她也就算了,還罰她跑圈!太過分了!

或許是生病的人情緒都會比較敏感、脆弱,璃音眼眶一紅,哭了。

她緊咬著下唇,斗大的淚水無聲掉落,看起來就像是倔強又脆弱的小動物。

就在她低頭哭泣時,隱隱約約地,耳邊傳來一聲輕嘆。

「大石,你先過去,我送她到醫院。」

「喔,好。」

「不要!」璃音倔強地回嘴,「我要看比賽,你答應過我的!」

「不要胡鬧!」嚴厲地斥責聲傳來,手塚國光罕見地生氣了。

「……」璃音被嚇了一跳,身子顫了一下。

「手、手塚,她只是關心比賽,你別……」大石秀一郎試圖勸解,緩和氣氛。

「我晚點回來。」手塚國光拉住璃音的手臂。

「我自己去!」璃音一把甩開他的手,「比賽要開始了,請部長快點回去。」丟下這句話,她轉身快步跑開。

「璃、璃音……」大石褓姆為難地看著她遠去的背影,又看看手塚。

「……」手塚國光緊了緊拳頭,轉身朝比賽場地走去。

本以為能打進前四強的銀華中學,應該會是難纏的對手,但,沒想到……

「我們棄權!」對方球員在雙方握手行禮後,如此喊道。

「……」這樣的變故,讓青學正選們錯愕了。

離下一場跟山吹中學的決賽還有一點時間,手塚國光沉默了一下,起身朝龍崎教練走去。

「教練,我先離開一下,晚點回來。」

「好,我知道了。」龍崎教練點頭同意了。

她已經聽說了璃音生病的事情,也知道為了觀看比賽,手塚與她鬧得有些不愉快,現在自然能猜出手塚想做什麼。

「說到璃音,我剛才好像看見她站在對面呢!」不二周助說道。

「……」冰山離開的速度更快了。

正如不二周助所瞧見的,與手塚國光鬧得不歡而散的璃音,並沒有去醫院看醫生,而是偷偷跑到比賽現場,觀看青學跟銀華比賽。

「什麼嘛!竟然棄權,真是浪費我的時間。」她扁了扁嘴,鬱悶的埋怨著。

轉過身,正當她打算離開時,頭又暈了,手心一片冰涼,還冒出了冷汗。

無可奈何之下,她只好坐在原地,雙手支著額頭,靜靜地等暈眩感過去。

不知過了多久,她察覺到有人走到她身旁,才剛想抬頭觀看,身子突然被人抱起,嚇得她驚呼一聲,急忙抓住對方的衣服。

「喂,你!」她才想抬頭罵人,卻對上一雙惱怒的茶眸。

「……」璃音心虛地低下頭,作懺悔狀。

抱著他,手塚國光直接朝大門方向走去,直到過了幾分鐘後,璃音這才注意到自己的情況。

「部、部長,請放我下來,你的手……」她擔心著他的手臂。

「安靜。」

「我可以自己走。」璃音皺眉,「你的手臂才剛痊癒,你這樣……」

「不礙事。」

「你的保證很難以信任。」璃音吐槽。

「……」沉默。

「讓我自己走吧!部長。」

「……」不理會。

「你這個人怎麼老是這樣啊?把人家的關心當垃圾!」璃音怒了。

「彼此彼此。」

「我哪有!」

「……」茶眸默默地瞪著她,璃音心虛了。

「又不是我想感冒的,都是龍馬那個死小鬼跟腹黑不二,下雨天還在那邊堅持什麼嘛!害我跟著他們淋雨……」她低聲嘀咕。

「三十圈。」

「啊?剛才不是才罰五十圈嗎?又加圈?」璃音不滿地瞪大眼,「我現在又沒做錯什麼事,為什麼……」

「減。」

「……減?」璃音楞住了,「是說五十圈減少三十圈?」

「啊。」

這傢伙真的是手塚嗎?該不會是別人假扮的吧?璃音狐疑的盯著他直瞧。

向來言出必行、說一不二的冰山竟然主動減少懲罰,太陽打西邊出來了嗎?還是我在做夢?要不然就是感冒燒得太嚴重,幻聽了吧?

她仰頭看看天上,又捏了自己的臉頰一下。

會痛,不是做夢。

「果然是幻聽。」她感嘆地低語,「手塚冰山怎麼可能會減少懲罰,果然應該要早點去醫院的,真糟糕……」

揉揉額角,她閉上眼睛,靠著手塚國光的肩膀休息。

隱約中,她聽到了明朗地輕笑聲。

笑聲?這個也肯定是幻聽!

冰山雖然會笑,但他的笑可沒有聲音。

 

 ※ ※ ※ ※

今天最後一章~


    全站熱搜

    貓邏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