陵南高中,體育館。

「你們好!」

湘北一行人站在門口,朝裡頭正在進行準備的陵南男籃社成員打招呼。

「哇!流川楓真的好高。」

「那個紅頭髮的是誰?他也是籃球員?」

眾人望著站在最前面的赤木三人,好奇地竊竊私語。

「我會打倒仙道!」櫻木花道突然吼出了這一聲,而後被赤木剛憲施以鐵拳制裁。

「沒禮貌!笨蛋!」赤木剛憲吼道。

「幹嘛一到這裡就打人啊……」櫻木花道抱著頭,頭上已經腫起一個大包。

「彩子,妳的大摺扇今天借我吧!」紅葉頭疼的向她討著「武器」。

她有預感,櫻木花道今天一定會惹出很多事情。

「櫻木同學!」相田彥一笑著跑來。

「喔!彥一啊!」櫻木花道認出了他。

「今天的比賽我很期待喔!雖然我不能出場……」相田彥一說道。

「哇哈哈哈,仙道就交由我來打倒!」櫻木花道再度宣告。

「啪!」一把大摺扇往他後腦打下。

「你少在那邊胡言亂語,不要丟湘北的臉!」紅葉板著臉來到他身後。

「啊!是紅葉同學!」相田彥一發出更大的驚呼聲,「上次您跟仙道學長的比賽真是相當精彩,我很佩服呢!田岡教練後來還在我們面前稱讚您,說您的球技已經是職業級水準,就算現在就進入職業球隊也沒問題,您真是太了不起了!」

在相田彥一的大聲嚷嚷之下,陵南其他人也朝紅葉望來,接觸到他們的目光,紅葉朝他們點點頭,當作是打招呼。

「您好!」陵南眾人齊齊向她彎身回禮,聲音響亮,崇拜之情溢於言表。

受到這麼大陣仗、高規格的招呼,紅葉訝異的楞了一下,而後笑了。

「今天還請各位多多指教。」她正式地向他們行鞠躬禮。

「是!也請您多多指教!」陵南眾人恭敬地回道。

陵南眾人對待紅葉的態度,讓湘北一干人等全都瞪大眼、張大嘴地呆住了。

什麼時候,這位魔女已經將勢力拓展到這裡來了?

「紅葉真是厲害,這麼快就收服陵南的人了。」彩子目光閃閃的讚嘆,「不愧是安西教練的孫女啊!」

「嗯嗯,果然很了不起。」木暮公延將滑落的眼鏡推了回去。

就在此時,田岡茂一走向安西教練,以晚輩的禮節向他打招呼。

「安西先生,本來應該由我們去拜訪您的,還讓您今天特地跑來一趟,真是不好意思。」

「沒關係、沒關係,呵呵呵~」安西教練的招牌笑聲再度出現。

「喂!彥一,快點拿椅子來!」田岡教練朝彥一吼道。

「是!」彥一急忙搬了一張有靠背的椅子過來。

「笨蛋!沒有大一點的嗎?椅墊寬闊的啊!」田岡繼續吼道。

那張椅子的座墊,連安西教練的一半屁股都坐不下!

「是!」彥一急忙再跑去找。

「原來我們老爹也很了不起啊……」櫻木花道大感意外。

「教練當年一定很厲害。」其他人附和道。

一般說來,雙方球隊的教練地位是平等的,沒有什麼前後輩之分,但陵南的教練卻以晚輩的禮節對待,還親自張羅安西教練的座椅,很明顯地表露出他對安西教練的推崇。

湘北眾人只知道安西教練年輕時是職業選手,後來轉職當教練,也有相當棒的成績,但這些也只是當作故事聽聽,並沒有真的放在心上,直到現在,他們見到了田岡教練的態度,這才有了更進一步的體會。

站在一旁的紅葉,舉著相機將兩位教練會面的情景拍了下來。

「咦?是妳。」聽到相機的快門聲響,田岡教練這才注意到她。

「田岡教練好,今天我又來打擾了。」紅葉笑嘻嘻的說道。

「仙道到現在還沒來,妳要找他的話要等一下。」田岡以為她是來找仙道彰練球的。

「不是,我今天是跟爺爺過來這邊參觀比賽的。」

「爺爺?」

「上次忘了向您自我介紹,我叫做安西紅葉,湘北一年級學生。」

「啊!妳是安西先生的孫女啊?難怪球技這麼厲害!」田岡教練面露恍然。

「呵呵呵~紅葉的球技是自己練出來的,我沒指導過她。」安西教練笑著回道。他對孫女的球技也是相當滿意。

幾個人又交談幾句後,輪到雙方的隊長向對方的教練打招呼。

陵南的隊長還真高……看著身高超過兩公尺的魚住純,紅葉突然覺得仰起的脖子有點酸。

「我是陵南的隊長,魚住,請多多指教。」大個子魚住純聲音渾厚的道。

「呵呵呵~你好,魚住。」安西教練回以招牌笑聲。

向對方教練打完招呼後,接著是雙方隊長的賽前招呼。

「請多多指教。」赤木剛憲向對方伸出手。

「……」魚住純沉默的看了一眼,無視了這個握手禮。

「我會贏。」丟下這句話,他逕自朝陵南的坐席區走去。

「別太自大了。」赤木剛憲面色不變的收回手。

緊接著,湘北一行人轉移陣地,跑到更衣室裡宣佈出賽名單以及發放球衣,而紅葉則是坐在位置上替他們看著物品。

「混帳大猩猩!我要出賽!我的號碼是三號!」

櫻木花道的怒吼聲從更衣室裡傳出,讓外頭的眾人一陣茫然,原有的談話聲也跟著停止了。

「沒有三號!是從四號開始的!」赤木剛憲吼聲接著傳出,接著是一陣乒乒乓乓的聲響。

「啊啊,都要比賽了,怎麼他們又……」木暮無奈的聲音出現。

「流川楓!快點去制止那兩個,你一定可以的!」彩子緊張的叫著。

「不要。」流川楓斷然拒絕。

就在紅葉抓起摺扇,準備進入更衣室裡揍人時,吵雜的聲響又停下了。

擺平了嗎?紅葉坐回椅子。

「喂!流川楓,把你的球衣給我!你用膠帶黏一黏就好!」櫻木的聲音再度出現。

「不要。」

「混帳!你以為你能夠出賽就了不起嗎?」

「好了、好了,你們不要吵了……」木暮制止的聲音傳出。

「……這個該死的紅毛。」抓起摺扇,紅葉快步走進更衣室裡。

更衣室裡頭,上身赤裸的櫻木正想搶劫流川楓的背號球衣。

「你給我適可而止!」她直接痛揍了櫻木一頓。

「老爹說我是秘密武器!秘密武器怎麼可以沒有球衣?」櫻木花道一邊逃竄、一邊抗議的反駁。

「你算哪門子的秘密武器!」紅葉繼續追著打。

「好了、好了,紅葉,安西教練他剛才的確是這麼說……」木暮公延出面制止。

後來,在木暮的協調下,櫻木穿上了流川楓原有的十號,流川楓則是穿十一號球衣。

「這傢伙到底要任性到什麼時候?」赤木剛憲額爆青筋的瞪著他。

「櫻木,這種事情我不希望再有第二遍,要是再讓我看到……我會直接把你揍進醫院。」紅葉陰沉著臉威脅。

她是認真的!感受到紅葉身上的冷意,湘北其他人一臉的驚恐。

「知道啦、知道啦!」當事者櫻木花道完全不在意的笑著。

結束這場小風波後,湘北的球員們走出了更衣室。

赤木剛憲穿著代表隊長的四號球衣,位置是中鋒;安田是六號球衣,位置是控球後衛,副後衛是潮崎,背號八;小前鋒是木暮公延,背號五,而大前鋒則是流川楓,背號十一。

看著身穿紅色背心的流川楓等人,紅葉又喀嚓、喀嚓地拍了好幾張照片。

 

 

    全站熱搜

    貓邏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5) 人氣()